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和反派离婚之后[穿书]-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沈穆深绝对有能把死人给气活了的本事,以前看书的时候; 作者对这个人物描写得最多的就是; 冷笑; 阴狠; 手段不够光明磊落,暗地里使阴招; 穿书之后; 齐悦才知道他会成为反派的真正原因; 没有那个男主说出来的话能噎死个人的,除了反派。
  小吵过后的第四天,两个人依旧如上一个星期一样的相处模式,白天碰不上,晚上错开了时间。
  工作日时间,零交流。
  不像和好,也不像是吵过架,就像是住在一起的室友,对于这一点,齐悦还是挺满意的,起码不用受沈穆深那张嘴茶毒。
  无聊的时候看看书,在不碰水彩的基础上练练素描,小日子过得还是挺舒服的。
  午后休闲,海澜来了电话,说新家已经帮她布置好了,问她要不要过去看看。
  齐悦闲下来了这么多天,正好闷得发慌,也就和海澜约了时间,海澜开车过来接她。
  海澜怕齐悦搬离了沈穆深的家之后可能还要走动,就在离沈穆深公寓只有几个地铁站,大概二十分钟就能到的地方租了个房子,五千多块钱一个月的小区房,安全系数或许没有沈穆深公寓那么高,但也比齐悦之前住的地方要高很多。
  “布置得怎么样,我这几天可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就顾着给你布置新房了。”海澜推开门,让齐悦进去。
  很温馨的布置。
  “我知道你比较喜欢素雅的装修,所以这些家具全都是原木系的。”
  齐悦感动得抱住了海澜。
  “要是没你怎么办。”
  “所以我说咋俩就凑合过得了,还要什么男人。”
  齐悦松开了她,给了一记白眼她“有本事你把这话告诉你爸妈,再告诉凌越。”
  说到凌越,海澜顿时想战败的公鸡一样。
  “别提这事,一提我就喘不上气。”
  “为什么?”
  “我下周一要去凌越的公司上班了,反抗无效,这破剧情真是挡都挡不掉。”
  在原文中,海澜还真的是去了男主公司上班,只不过不一样的是,小说中是海澜自己要求的,而这次是被逼的。
  齐悦略微讶异。
  “你要去凌越公司上班了,那是不是代表着女主就要出场了?”
  海澜双手抱胸的点了点头“大概快了,不过说真的,我挺想见见传说中的女主,既然能把龟毛又沉闷得像葫芦的凌越收服了,应该不会真的只像原文中啥都不会,只会哭,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我要怀疑凌越的眼光了。”
  齐悦略微原女主出来的话,就意味着她冒充的事情也快要被戳穿了,她是不是应该提前和沈穆深打个招呼,经过这半个月的了解,齐悦觉得沈穆深一点也不会在意她有没有假扮女主的事情,毕竟如他所说的,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一概没那个闲工夫在意。
  “原女主出没,沈家应该不会对你怎么样?毕竟你还怀着他们沈家的骨肉。”
  齐悦淡淡的笑了笑“谁知道呢,找个时间和沈穆深解释清楚,虽然有可能会被他讽刺,但也好有个应对的对策。”
  在一个月之前,齐悦还在为这件事犯愁,但现在更多的是顺其自然。
  看了一会房子,海澜说要去商场给未来的干女儿准备礼物,孩子还没出生,性别也还没有确定,海澜就已经认定了齐悦这肚子里面的是女宝宝了。
  不是周末,还是下午四点左右,商场没有那么多人,逛了婴儿用品,路过家居用品的店是,齐悦停了脚步。
  “怎么不走了?”海澜顺着齐悦的目光看去,问“看这些东西做什么?”
  “沈穆深的房间太暗沉,那黑压压的窗帘让我感觉太压抑。”最主要的一点,有点阴森诡异,也不知道她这半个月是怎么抗过来的。
  “所以……?”
  齐悦皱眉想了想“虽然说住不了太久,但还要住十几天,影响心情。”
  “沈穆深会允许你动他的东西?”
  齐悦摇了摇头“之前有说过,但我还是问一下,到走的时候再给他重新换回去。”
  齐悦说着就已经拿出了手机,想了想,还是决定发微信给他,留意了眼,发现和沈穆深发的最后一条微信还是半个月之前的。
  沈先生,我能先把窗户的窗帘换一下吗?走的时候给你换回去。
  隔了半分钟后,沈穆深回了齐悦的信息,大概是手机限制了他的毒舌,所以沈穆深言简意赅的说了两个字随你。
  “他说随我。”齐悦脸上露出了笑意,显然心情不错。
  海澜却是露出了疑惑不解的表情。
  “我真是奇了怪了,你什么时候还和沈穆深有商有量了,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我错过了什么?”
  齐悦摇头,“不,周末的时候,我和他吵了。”
  海澜嘴巴微张,表情讶异,“你和沈反派吵架了?”
  齐悦点头“可能我比较暴躁。”
  海澜合起了嘴巴,“朋友,你这不是暴躁了,而是胆子大了,你是不是和他住久了,没有危险意识了,就算他不是杀人放火三观扭曲的反派,但他也不是什么好人呀。”
  齐悦耸了耸肩“大概是真的缺少了危险意识了,只是觉得他太嘚瑟了,嘚瑟得让人忍受不了。”
  齐悦说完话之后走进了家居用品的店铺
  海澜看着齐悦的背影,她信了,齐悦确实是暴躁了。
  海澜也跟在齐悦的身后进店了,问“那现在的情况是你们又谈拢了,恢复和平共处了?”
  齐悦挑选着窗帘,摇了摇头“我和沈穆不是那种发生矛盾后又闹闹小情绪再和好的关系,我和他只是住在一起的室友,抬头不见低头见,保持最基本的人际交往就好,不需要闹得太僵。”
  海澜佩服的点了点头“真佩服你们这种人,要是我,直接拉上行李箱就走,要不就是他走。”
  齐悦笑了笑,没告诉海澜,她是签了协议的,凡事要再三考虑。
  齐悦和海澜在商场另一边有说有笑的挑选着窗帘,而上一层商场对面的护栏边上站了几个西装笔挺的男人。
  “副总,真不要和齐小姐打个招呼?”宋秘书问。
  沈穆深看了眼齐悦脸上的笑意,摇了摇头“女人逛街的时候要么掏卡,要么掏卡的时候顺便拿东西。”
  “……副总你怎么知道?”
  沈穆深瞥了眼宋秘书,冷冷的说道“如果这点普遍现象都看不透彻,坐在副总这个位置的人就不是你现在的上司。”
  宋秘书……当我没问。
  “这两者我都做不到,我为什么要过去?”目光看回齐悦的恬静而略微阳光的笑脸上。
  要是他出现了,指不定又会露出一副欠了她钱的表情。
  看了最后一眼,沈穆深转身,与宋秘书说“看看给齐悦的那两百万赡养费打了没有。”
  宋秘书摇了摇头“还没有,还要等陈律师审核了材料才会打给齐小姐。”
  沈穆深蹙眉,不耐的说“转个两百万都能拖延这么久,两百万是两千万,还是两亿吗?”
  “明白,我稍后就会让陈律师立马安排。”
  “嗯。”沈穆深冷淡的应了声,随即继续巡查商场。
  “今天还有什么行程?”
  宋秘书打开了平板电脑看了眼,随即说“五点还有个会议,七点的话约了x的老板一起吃饭,大概九点就能结束今天的行程。”
  沈穆深略微沉默了片刻,淡淡的说“今天的会议尽量缩短到下班之前完成,和x老板的饭局改约到明天。”
  宋秘书一愣,问“副总你这是要准时下班的意思?”
  沈穆深瞥了宋秘书一眼,淡淡一笑“宋秘书想要加班?”
  宋秘书立马摇头,开始什么玩笑,再加班他这辈子就别想娶媳妇了。
  沈穆深不打算加班,确实是让宋秘书有点诧异,但随即,整个十八楼的员工都震惊了。
  会议期间,从来不看时间的副总竟然在半个小时内看了三遍腕表,让在座的员工都觉得不可思议,当五点二十五,副总说了会议到此结束这句话,人都已经出去了,十几个主管阶层的人没有一个有所动作,一个个像是都震惊得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开会只开了二十五分钟,这还是那个剥夺无产阶级劳动农民的沈地主吗?
  沈穆深时常加班,所以在他这个部门的人,除了加班这点之外,福利却非常的好,年终奖全三个月薪,各大节假日各种奖金,加班费是正常上班族的两倍,在年假七天的基础上,轮休十八天,每年两次旅行,一次国内一次国外,加班期间晚餐宵夜公司包,茶水间零食从未间断。
  打一棒槌再给一颗甜枣,是沈穆深贯用的套路,但同时这也是在他的管理下,人员流失得少的原因。
  向来以工作狂著称的沈副总破天荒的准时准点下班了,十八层的员工确实没有一个敢走的。
  宋秘书拿了公事包,看了一眼被奴役得不敢翻身的同胞们,无奈的说“还真是加班加上瘾了?老板都走了,你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宋秘书的话一落,整个十八层的员工顿时欢呼了起来。
  ………………
  沈穆深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半左右,从没有体会过下班高峰期的他,在路上堵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堵得他耐性却全无。
  原本心情就被堵车堵得糟糕透了,回到公寓的之后,客厅灯亮着,显然齐悦在家,客厅没有人,只从卧室中传出拉动窗帘的声音。
  沈穆深抬步走过去,卧室的门没关,他站到了门口一眼就看到了带着耳机听着音乐的齐悦在窗台下,挪动着一张椅子,手中还拿着一块窗帘,似乎想要踩上椅子换窗帘。
  在齐悦准备站上去的时候,才抬脚就被人拉住手腕。
  略微吃惊的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沈穆深。
  沈穆深面沉如水“齐悦,作为一个孕妇,你就不能安分一点吗?还是说你患有多动症?”
 

  第29章 抱歉

  “齐悦; 作为一个孕妇; 你就不能安分一点吗?还是说你患有多动症?”
  齐悦看着他愣了一下; 随后才把耳朵上的耳机摘拿下。
  “你刚刚说了什么; 我没听清楚。”
  ……
  沈穆深把齐悦手上的窗帘直接拿到了手上; 踩上了齐悦搬来的椅子; 站了上去之后,看了一眼黑沉沉,而且丝毫不透光的窗帘。
  刚买这房子的时候; 无论是装修还是家具,全都是宋秘书来安排,宋秘书也问过沈穆深喜欢那种色调,那时候沈穆深就回答了黑白色调。
  装修好之后,沈穆深也从来没有在意过; 现在看来,确实很暗沉了。
  齐悦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沈穆深要做什么,连忙说“不用麻……”
  话还没有说完,沈穆深低下头看向齐悦; 双眼锐利如昔; 语气凉凉的说“要我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吗?你这个患有动症的孕妇。”
  齐悦抿了抿嘴唇; “孕妇没有这么矫情。”
  到底是知道现在沈穆深是在帮自己,所以齐悦也没有因为他不满。
  沈穆深移开视线; 低沉着嗓音“在我眼里; 都矫情; 特别是在闹情绪的时候。”
  ……哪壶不开提哪壶。
  沈穆深开始动手把旧窗帘给拆下来。
  齐悦买的是比较清新的蓝色; 换上去了之后,似乎整个卧室都有了活人的气息一样,鲜活了起来。
  齐悦把沈穆深拆下来随便扔在地上的旧窗帘捡起来。
  “做什么?”沈穆深问。
  “收起来,到时候换回去。”齐悦说得理所当然。
  看了眼齐悦手上黑沉沉的窗帘,沈穆深没有半点的留念“留着这破玩意做什么,扔了。”
  ……原来沈穆深还是具有审美观的,她还一直以为审美这两个字在他这里基本是废了。
  齐悦还是把旧窗帘叠好放到了衣柜里,从卧室走出来,看到沈穆深翻着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杂志,然后又看了眼时间,发现还不到七点,便诧异的问“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毕竟他们除了周日,在工作日时间上已经错开了两个星期,沈穆深回来得这么在,她还真挺不习惯的。
  沈穆深抬眸看了眼齐悦,随后收回视线,翻动着手上的杂志,用稀疏平常的语气说“到了下班时间,想走就走,没有为什么。”
  什么呀,平时加班加得最狠的人是他好吗,加班正常,不加班才不正常。
  齐悦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忽然噔噔的响了两声微信的提示音,齐悦走到茶几前,微微弯腰去拿手机。
  因为已经洗过澡了,所以齐悦除了外面穿着一件无扣的针织毛衣,里面则是v领的纯棉家居服。
  因为宽松,在微微弯腰的时候,露出一小片的春色。
  沈穆深不经意的看了眼齐悦,就那么恰好的一晃而过,喉咙似乎有些干,清了清喉咙咳嗽了两声。
  拿起手机的齐悦看了眼他,说“我刚买了蜂蜜和柠檬,一会我泡的时候你喝一杯,最近天气又冷又干燥容易咳嗽,喝了可以润润喉咙。”
  沈穆深目不斜视的看着杂志,板着一张严肃的脸“嗯”了一声。
  天气确实很干燥。
  齐悦看了眼手机,发现是宋秘书发来的消息,点开一看,就看到宋秘书发了一张求神拜佛的表情包过来,然后在地下写——
  齐小姐,副总回到家了吗?
  齐悦看了眼沈穆深,随后回复回来有一会了。
  按照路程和下班高峰期拥堵的情况,已经回去好一会了,那就代表着副总他还没吃饭。
  ……
  我今晚已经预定了餐厅,准备给女朋友惊喜了,齐小姐拜托你了,别让副总找我。
  最后又是一张哀求的表情包。
  宋秘书,是个有趣的人。
  齐悦笑了笑随后回复宋秘书你就安心约会。
  有了齐悦这句话,宋秘书又连续发了三张跪谢的表情包过来。
  齐悦被逗乐了,轻笑出声,看杂志的沈穆深被吸引了注意力,问“和谁聊得这么开心。”
  齐悦答“一个朋友发了几张表情包给我。”
  对于微信只是用来工作的沈穆深,自然不会使用到表情包这些功能,所以无趣的继续看杂志,只是这一页杂志看得比较慢。
  从齐悦拿起手机的时候到现在,愣是没有翻过这一页。
  放下手机,齐悦问“你吃了饭没有?”
  “没有。”手指动了一下,终于翻了一页杂志。
  “要不今晚就将就一下,我去给你煮个面?”
  沈穆深想起了周日的时候,齐悦孕吐那个惨样,微微皱眉。
  “叫外卖就好了。”
  ……
  叫外卖的话,送外卖的,无疑就是沈穆深专属的外卖小哥——宋秘书。
  齐悦都想劝沈穆深善良一点,宋秘书要是孤独终老的话,绝对是他这个无良上司造成的。
  “下班时间,宋秘书也是需要点私人空间来陪陪女朋友的。”
  女朋友三个字一落,沈穆深从杂志中抬起视线,略微眯眼,问“宋秘书有女朋友?”
  “你不知道?”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宋秘书有女朋友,一点也不奇怪。
  “呵,平时宋秘书被我奴役得没有了时间,他竟然能交到女朋友,现在都还没分手,看来是个真爱。”真爱两个字,带着略微的嘲讽。
  在沈穆深这里,有那时间谈恋爱,还不如用来赚钱最为实在。
  “沈先生,你知道我最佩服你什么吗?”齐悦露出了一抹笑意。
  “你说。”
  “就是有自知之明的同时却不会改进,依旧变本加厉。”
  沈穆深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谢谢,你的夸奖非常的中肯。”
  …………
  最后还是出去吃了,齐悦其实已经和海澜吃过了,但是为了宋秘书着想,还是选择盯着沈穆深。
  没有开车,而是公寓的在附近找了一家看起来比较干净的饺子馆。
  两份虾饺,两份瓦罐粥。
  沈穆深依旧是没有什么食欲的吃着自己面前的粥,抬眸看了眼吃得香的齐悦。
  淡淡的喊了声“齐悦。”
  “嗯?”齐悦停顿了下,看向沈穆深,在等他的下句话。
  “我们和解。”
  齐悦愣了下,随即笑了笑。
  “沈先生,我们没有到冷战的地步。”
  沈穆深盯着齐悦看了几秒,肯定以及笃定的说“你的眼睛瞒不了人。”
  齐悦双眼清澈澄明,但带着冷淡疏离。
  齐悦眨了眨眼,笑“我的眼睛向来都是这样的。”
  沈穆深再而瞥了一眼她,如同在说——我没瞎。
  齐悦沉默下来,低下头淡漠无声的继续喝粥。
  “抱歉。”
  两个轻飘飘的字,如同羽毛一样划过湖面,弄起小小的涟漪。
  但随即,就像是一颗丢到水里面的深水鱼雷,轰的一声炸起了一大片水花。
  齐悦抬起双眼,带着吃惊之色看向面前的表情淡淡的沈穆深。
  她刚刚听到了什么?
  抱歉?
  沈穆深竟然说了抱歉?
  不会是幻听?
  这两个字没有夹带着沈穆深平时说话的讽刺语气,而是含有道歉意味的。
  可向来清冷孤傲的沈穆深怎么可能会向别人道歉?!而且还是在和他没有任何商业利益关系的情况之上。
  沈穆深表情淡淡的,像是什么都没有说过一样,继续用餐。
  “你,刚刚说了抱歉……?”
  齐悦还是觉得自己是听恰了。
  沈穆深瞥了眼她。
  “对的,你的耳朵没出现幻听这种滑稽的毛病。”
  ……
  沈穆深的道歉,对于很多人来说,其实不是惊喜,而是是惊吓,这很多人的概括中当然也包括了齐悦在内。
  多疑的孕妇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带着目的性的道歉,但想了很久很久之后,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值得对方可图的。
  应该真的就是道歉了。
  用完餐回到公寓的时候,齐悦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沈穆深竟然向她道歉了。
  这是今年齐悦继在警局知道怀孕之后,又一让她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的事件。
  这会不会就是她人生中最辉煌的巅峰时刻了?
  最后齐悦还是觉得自己大度一点,毕竟对方是那位高傲的沈穆深,既然他都已经服软了,那她就不计较了。
  ………………
  齐悦心情很好,从她一早上开始轻轻的哼着歌做早餐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来。
  沈穆深起来洗漱的时候就发现了。
  这是两周以来在工作日的早上第一次起来的时候遇上齐悦。
  以往确实是齐悦有心避开沈穆深,所以一般都会把闹钟调到他走了之后再起来,就算是醒了,也会在床上躺到沈穆深走了之后再起来。
  煎着蛋的齐悦转过头来看向沈穆深,露出笑意“今天起早了,所以就做了早餐,也做了你的,吐司面包,荷包蛋,还有牛奶。”
  “既然做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吃了。”说着落坐到了餐桌前看向齐悦的背影。
  啧,一句道歉的话至于让她高兴成这样了?
  沈穆深突然觉得好像道歉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吃着早餐,齐悦说“昨天晚上减压中心的老师发微信给我了,说是明晚的课程不需要丈夫过去了。”
  沈穆深略有停顿的看了眼齐悦,随即说“明晚让宋秘书送你过去。”
  齐悦摇头“不用麻烦了,坐地铁……好,你还是让宋秘书过来送我。”
  齐悦在看到沈穆深微微眯起来的双眼的时候,就默默改了口。
  就那个眼神,齐悦就已经猜得出来他想说什么了,例如作为一个孕妇,你的安全意识被狗啃了?
  齐悦觉得就算沈穆深没有坐过地铁,但他肯定也知道地铁在周末的下班时间到底有多挤。
 

  第30章 喝醉

  进入了冬天; 晚上八点九点的时候; 街道上的行人越来越少; 能不出门的都窝在家里了; 而在外面的; 一个个都穿着厚厚的衣服; 手插口袋,缩着脖子。
  齐悦上完了减压课程之后就给宋秘书打了电话,宋秘书说还要等两分钟就马上到; 齐悦也就从楼里出来,打算到路口等宋秘书,才出来,就冻得把一半的脸埋到了围巾中,实在冷得没办法; 把口罩也给戴上了。
  站了一小会,宋秘书开着沈穆深凯迪拉克停在了齐悦旁的马路边,立马下了车,给齐悦开了后车的车门。
  上了车之后; 宋秘书说“齐小姐; 这么冷的天; 你可以不用出来等的。”
  齐悦把口罩取了下来,无所谓的说“没关系; 也就一小会。”
  “齐小姐着不着急回去?”
  “为什么这么问?”
  “要接一下副总。”
  “他在哪?”
  “副总在和客户吃饭; 我出来接齐小姐的时候; 副总喝了点酒; 不能开车,现在应该也吃得差不多了。”
  宋秘书从后视镜看了眼齐悦,想了想又补充:“副总早两天就和x的老板有饭局,但似乎有什么急事推迟了,难得一次准时准点的下班了,而昨天x的老板没空,所以就推到今天了,要不然今天送齐小姐过来的肯定副总。”
  宋秘书这一段话告诉了齐悦的有两个信息,一是自家副总是真的有原因才没有接送她的,二则是告诉齐悦,副总有可能是因为她而下了早班。
  “你们副总真是个大忙人。”然而,齐悦却没有太过留意宋秘书想要传达给她的信息。
  “副总说过,他的身后还有无数个人追赶,他闲下来休息,那些人可不会休息。”
  还真的是沈穆深的作风,凡是不做则已,一做就是要做到最好,做巅峰上面那个碾压众人的上帝。
  大概二十分钟,车子停在了饭店的门口,宋秘书说“刚刚x的老板打电话给我,说副总喝醉了,齐小姐你先在车里等一下,或者也可以到大堂坐一会,我上去接副总。”
  “你去,我没关系。”齐悦说。
  宋秘书上去接沈穆深,齐悦略微想了一下,还是把口罩戴上了。
  沈穆深喝醉了,肯定一身的酒气,她现在还在敏感期,闻不得酒味。
  大概十分钟左右,宋秘书还有另外一个男性两个人一起扶着沈穆深从饭店出来,立马下了车,把后车门给打开了。
  看着两个人扶着晕晕乎乎的沈穆深,紧闭着眼靠在宋秘书的身上,齐悦略微皱眉“这是喝了多少酒?”
  另外一个陌生的男人回答“好像只有三杯。”
  齐悦默,所以说是三杯倒?
  酒量感人的反派。
  所幸的是沈穆深喝醉了,不像寻常酒鬼一样满嘴胡话,上了车之后,就安安静静的靠着后座睡觉。
  宋秘书和那个陌生男人在说话,齐悦就先上了车,往沈穆深靠过去,打算帮他系上安全带,谁知道才靠过去,原本闭上眼睛的人蓦地睁开了眼,把齐悦吓了一跳。
  对视了三秒,齐悦说“我只是打算给你系安全带。”
  沈穆深点了点头,随后把安全带拉了过来,自己系上了。
  大概是喝醉了的缘故,沈穆深的脸色略红,再加上他听话的样子,齐悦脑海里面一瞬间闪过了俩字——乖巧听话。
  乖巧听话这四个字放在沈穆深的身上,有那么点的惊悚。
  齐悦正要挪回靠窗的位置,一直静默不语的沈穆深伸出手直接拉住了齐悦的手腕,在齐悦不解的目光之下,慢慢的把头靠在了齐悦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带着醉意,嗓音如同提琴一样低沉“很香。”
  ……
  ……
  ………!
  齐悦目光震惊的看着沈穆深,他这那是喝醉酒了,分明是鬼上身了!
  推了推他的头,谁知道他更是往齐悦的脖子蹭,热得滚烫的气息呼出,洒到齐悦的脖子上。
  “别动。”
  别动……你大爷。
  像齐悦性格这么好的人都忍不住想要骂人,用力再度推动沈穆深的头,沈穆深倒好,抬起手直接拍了拍齐悦的手背。
  “cky别动。”
  齐悦一顿,cky……幸运,这人是谁?难道是刚刚饭局上一起吃饭的某个女人。
  想到这个可能,齐悦把口罩的一边摘了下来,往沈穆深的身上嗅了嗅,只闻到了酒味,没有半点的香水味。
  闻到了酒味,略感不适,齐悦又把口罩戴上了,想了想突然发觉自己的行为有点搞笑。
  她只是沈穆深的前妻,不是现任,她完全不需要在意这个叫cky的人到底是谁。
  宋秘书上了车之后,看到沈穆深靠在齐悦的肩膀上,很是诧异。
  齐悦无奈苦笑“推不开。”
  宋秘书沉默了三秒,微微的点头,“确实,副总喝醉的时候,有点黏人。”
  齐悦“……”无法想象平时对任何人都冷漠疏离的沈穆深黏起人来到底是怎么样的。
  看了眼无论她怎么推都无动于衷的沈穆深,她大概已经见识到了,确实非常的粘,就是502胶水都没他粘。
  到了公寓楼下,齐悦搭了把手,和宋秘书一起把沈穆深扶上了楼,放到了沙发上。
  给几乎累趴的宋秘书倒了一杯水,宋秘书喝了水之后,看了眼沙发上的上司,深呼吸了一口气后对齐悦说“齐小姐你不方便,还是我来给副总换一身衣服,要是第二天副总一早起来闻到自己浑身酒味,他绝对会想要杀个人泄愤,而那个人,是我。”
  ……
  齐悦确实记得沈穆深不管是在生理上还是生活上,都有着轻微的洁癖,而这种人也的确很容易暴躁。
  ………………
  宋秘书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照顾喝醉的沈穆深了,轻车熟路的从沈穆深的衣帽间中拿出了一套休闲的衣服,本想给宋秘书再搭把手的齐悦,在看到宋秘书开始脱沈穆深身上衣服,而沈穆深又格外配合的时候,齐悦似乎想到了不可描述的那晚,脸色微红。
  “我去热些牛奶给他醒酒。”
  等一切都弄完了,都已经快十一点了,齐悦让宋秘书先走了,说她会看着沈穆深的。
  宋秘书走了之后,齐悦从书房中把沈穆深的被子抱了出来,盖在他的身上,看了眼沉睡中的沈穆深,呢喃“闭上嘴巴和眼睛的时候,还挺人模人样的。”
  嘴巴毒舌,眼睛倨傲,两者加在一起,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强大。
  盖好了被子之后,齐悦打了个哈欠,她也困了,想睡觉了,看了眼睡得非常沉的沈穆深,心想他应该也不会闹,所以就放心的进房睡了。
  门窗紧闭,屋外的风声传不进屋子中,深夜两三点,安静得只有客厅中挂钟传出的细微滴答声。
  客厅中只有从夜视灯中散发出来的微弱光线,这时候躺在沙发上的人动了动,随即坐了起来,如同梦游一般又站了起来,眼睛未睁,全凭感觉的走到了饮水机前,拿了个杯子,准确无误的接了一杯水。
  喝了水之后,习惯性的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开门,进房,关门。
  上床,睡觉。
  …………
  沈穆深的生物钟是固定的,无论是多晚睡都好,早上六点钟会准时醒过来,最多相差不到五分钟。
  天色渐明,沈穆深先醒了,醒过来的那前十秒钟,面无表情的看着天花板,似乎是给自己一个过程来清醒。
  只是眼神逐渐诧异了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