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霸寇-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还能骑狼跑路,所以还是我们自己去吧。”

孙守德沉吟片刻之后,点了点头,道:“也好,那这事就拜托你了,不过你千万急记着,知道这事儿的人可不能多了,再说探路也用不了几个人,总之你小心些才好。”

“我知道,绝不会走漏风声的,你就放心好了,今天的事咱就这么定了,什么时候去等确定了之后,我再告诉你们吧。”

孙守德点了点头,和狼青都伸出手掌相击后,谁也不再提起此事,这时早已按耐不住的杨煜兴奋的道:“没别的事了,咱们是不是可以处理这巨蝎了,先说好啊,巨蝎的刺针得归我啊,我要好好的收藏起来才行。”

孙守德和狼青相视一眼后,异口同声的哈哈一笑,孙守德拱了拱手,道:“狼青兄,这巨蝎是在你们的地面上打到的,怎么处理还是由你决定吧。”

狼青大手一挥,道:“二郎话都说出来了,我还能不给怎么着,这巨蝎咱们一人一半,刺针和甲壳都归你们,嗨,要不是我的狂狼实在饿的不行了,我也不好要一半,不过这不是打算去探探路,我得多留点肉,拿回去给几个要去探路的弟兄分分,总得先让狼崽子们吃饱了才好。”

这时狼红捂着伤口,上前道:“哥,我也要去,你可不能撇下我啊。”

狼青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你都伤成这样了,去个屁啊,回家好好养着去,先喂你的二愣少吃点,舔舔肚子就得了,其他的事你别掺乎,谁让你伤了呢。”

孙守德哈哈一笑,道:“你们兄弟两个回去慢慢商量吧,咱们现在先把这巨蝎给解了,狼青,一半的肉够不够,要不你们多要些,去探路才是大事,总得留下回来的吃食才行。”

狼青犹豫了片刻之后,道:“那就谢谢十三了,你们把尾巴上的肉拿走,其余的我都留下,不过总不好叫你们吃亏,等会儿我多给你们带些枣子回去好了。”

杨煜不关心他们去分那个巨蝎,他感兴趣的是怎么把那个巨蝎上的蛰刺个给弄下来,只是他心里一直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妥,却想不出哪里不对,不过他听到两个人的对话之后,却是猛然惊醒为何有不妥的感觉了。

“狼红不是被蝎子给蛰了吗,怎么你们都跟没事儿人似的,而且我看着狼红也不像中毒的样子,难道说这蝎子没毒?”

狼红捂着伤口,对杨煜含笑道:“没错,这蝎子没毒的,越大的东西毒性就越小,像这么厉害的巨蝎,也没有必要用毒了,要是换成了沙蝎给我来这么一下,到了这会儿我早没命了,沙漠里每年死的人里大多数的还是叫毒蝎或是毒蛇给要了命的,这种巨蝎虽然看着厉害,不过害死的人却没有几个,这个地方我们常来的,却从没见过有这种巨蝎出现,想来也是从别的地方跑来没有多久。”

杨煜完全放下了心来,当下把手一挥,道:“没事就好,大伙儿还愣着干嘛,开整啊!”

十来个人七手八脚的围着巨蝎忙活了起来,虽然有硬壳,很是让众人费了一番力气才把巨蝎的壳给扒开。巨蝎的内脏都扔给了两头狂狼,看着狼青和狼红羡慕而又欣慰的神情,杨煜这才知道原来狼人豢养的狂狼伙食比他们自己还要好得多。

一个巨蝎不管是对于狼人还是罪民来说,都算是极难得的大丰收了,巨蝎所提供的三百多斤肉也就罢了,对于物品极为匮乏的沙漠人来说,巨蝎的浑身都是无价之宝,可以当做武器的蛰刺自不必说,背壳本就是一面极为不错的盾牌,而其余一截截的甲壳也可以做成盔甲之类的东西,杨煜要了蛰刺之后本来不好意思再要别的,可不管是孙守德还是狼青,都一口咬定杨煜必须得要,而且还要尽快用上,现在杨煜对于他们的意义用受保护动物可是远远不足,这些人只差把杨煜当活祖宗来供着了,就算掉根头发也是绝不允许。

第十九章 大收获

九个人背着着一根硕大的蝎尾,抬着装满了沙枣的甲壳,从狼人的部落里接受了一番热情的招待后,优哉优哉的往劫余村里走,对于穿越后还是第一次实打实吃了顿饱饭的杨煜来说,虽然吃的是沙枣,虽然沙枣吃多了也会感觉甜得发腻,但这今天这日子过的还是实在太舒心了。

沙枣虽然好吃,但对于狼人来说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狼人本来也是肉食动物,但沙漠的环境却迫使他们不得不尝试着做杂食动物,不过对于罪民来说极为宝贵的沙枣,对于狼人来说却是不得已时才会在食谱上出现的东西,而狼人居住的地方沙枣树本来就比罪民们多得多,所以在有求于杨煜,又是看在巨蝎的面子上,狼青很是拿出了不少沙枣让杨煜他们带回去,若不是实在没有了可以盛放沙枣的东西,再多拿些狼青也不会在意。

“杨大哥,啊不,二哥,你真是厉害,咱们带回去的沙枣比村子里存着的还多呢。”

享受着秦守义头投来崇拜的目光,杨煜哈哈一笑,捻起一枚沙枣放在嘴里后,道:“运气,都是运气啊,你是不知道,那沙蝎从地里突然窜出来的时候,差点没把我吓死是好的,多亏了你们来的及时,要不然可就是巨蝎该笑喽,不过话也说回来了,要是一只能有这么大的收获,就算天天被巨蝎吓个半死我也认了。”

孙守德一直笑的合不拢嘴,道:“呵呵,这巨蝎那是那么容易碰到的,再说了,碰到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沙蝎地底下藏着,突然冒出来来那么一下,就算最为狡猾灵巧的沙狐也躲不开,你今天能躲开第一下,可真是不容易啊,所以以后还是不要碰到的好。”

杨煜叹了口气,道:“要是天天能吃这么饱,我还真希望天天遇到沙蝎了,我才不管这吃的是不是从地底下突然钻出来的呢,只要能吃饱,唔,地底下,地底下,有了!我想到了!”

杨煜狠狠的一拍自己的大腿,兴奋的一声大叫之后,把旁边的人都是吓了一大跳,杨大嘴赶紧道:“你想到什么了?”

杨煜兴奋的身体直发抖,用颤抖的声音道:“我这些天来,每天都是在想怎么能弄到吃的,想的最多的,还是金水河旁边的商道,刚才一说地底下,我却是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嗨,这事要是能成,咱们天天吃饱饭。”

杨煜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是立刻来了精神,杨大嘴更换死两眼反光,急道:“什么办法,快说快说,你倒是快说啊。”

杨煜考虑了一下之后,却是哈哈一笑,道:“先卖个关子,暂时不告诉你们,等回了村子再告诉你们,我得先问问才行。”

众人听到杨煜还要卖关子,不由都是心急如焚,无不催着杨煜快说,就连素来稳重的孙守德也是温言相求,好早点知道杨煜想到了什么法子,可杨煜就是咬紧了牙关不开口,无奈之下,众人也只好加快了速度,只求早点回去好早些解开心中的疑惑。

等下午的时候,十余人已经回到了村外不远的地方,不过太阳还有老高,村子里还是那些衣不蔽体的女人活动的场所,众人虽然着急,却也只能耐着性子等下去,好不容易等到夕阳西下,女人都已经回了泥屋之后,一众人才赶紧拿起东西回了村子。

带回到村子之后,出去觅食陆续回来的男人们见到杨煜一行人的收获无不惊讶万分,在得知猎得巨蝎的艰险过程之后,自然是对杨煜大加赞赏,这些人都是些上了岁数的人,可这时见了杨煜他们的收获之后,却是像小孩子一般欢呼雀跃,这让杨煜也是欣喜万分,他总算能对这些人有所回报了。

联想到小孩子之后,杨煜心头一动,悄悄的对孙守德道:“十三哥,怎么村子里没有孩子的吗?”

孙守德本来喜气洋洋的连瞬时沉了下来,摇了摇头之后,叹息道:“我们所有的罪民都商量好了,这沙漠里的日子不过也罢,我们受罪,就不要让孩子出世也跟着受罪了,所以行那事的时候,嗯,都是小心有加的,万一有那不小心生出来的,就在孩子还不知事的时候,让他早日重新投胎去个好人家吧!”

孙守德说这番话的时候,几度哽咽,这时杨大嘴站在孙守德的身后,偷偷的冲着杨煜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再提起这事,杨煜心里只觉堵得要命,想要宽慰孙守德也不知如何开口,只能叹了口气之后,拍了拍孙守德的肩膀不再言语。

就在这时,白正行和两个结伴而去觅食的人也回到了村子,这时早有人欢天喜地的上去告诉了他这件大喜事,而白正行等见到放在地上的沙枣和蝎尾之后,虽然已有心理准备,却还是不敢置信,愕然道:“竟有这么多,真是,真是大收获啊。”

见到白正行之后,孙守德偷偷摸了摸眼泪,上前行礼道:“先生回来了,好叫先生得知,今日的收获都是杨煜兄弟的功劳,”

杨煜连连摇头,道:“这话是怎么说的,兄弟们拼命换回来的,怎么能说是我的功劳呢。”

孙守德道:“这就是你的功劳,巨蝎是在狼人的地方发现的,按理说狼青肯分给我们一条尾巴就很不错了,至于甲壳蛰刺还有这么许多的沙枣那是想都不要想,狼青为人不错,和我也还熟识,可熟归熟,若不是,若不是你会那什么,嗨嗨,你当狼青肯那么好心分咱这么多好处吗?”

杨煜恍然大悟,道:“哦,原来这样啊,还好,还好我说的及时啊。”

秦守义早被杨煜的卖的关子撩拨的心痒难熬,这时见他们只顾闲聊,却是再也忍不住了,急道:“二哥二哥,你不是说回来就告诉我们的吗,那你现在倒是快说啊。”[小说网·。。]

杨煜本想跟白正行单独谈的,可是考虑了一下之后,却是决定还是当众说出来的好。杨煜对白正行行了个礼,微微欠身,道:“白先生,我有句话想问您,若是说的不对,还请先生见谅。”

见杨煜有话又说,喧闹的的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白正行伸出了一只手掌,做了个请的姿势后,道:“有什么话但讲无妨,不管你说什么,绝不会有人怪你的。”

“先生,草原上的马匪不事生产,但依靠劫掠过路的商人,却也衣食无忧,至少也比我们的生活好上万倍,不知先生对此如何看待?”

“这还用多说吗,马匪自是罪该万死。”

杨煜心中冰凉,但话已至此,却还是把想说的话都讲了出来。

“那我请问先生,若是我有办法,能让兄弟们也去劫掠商人来养活我们,不知先生如何看待?”

白正行微微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对杨煜摇了摇,沉声道:“我虽是前朝的翰林学士,读的也是圣贤之书,可你莫把我当做范将军一样的迂腐之人看待。”

杨煜有些摸不到头脑,愣怔道:“先生这话是何意?”

白正行微笑道:“马匪和我们不同,马匪有手有脚,完全可以自力更生,却要杀人越货打家劫舍,做那不法的勾当,自然是罪该万死。而我们呢?只要不做那伤天害理之事,为了生存自然无事不可为,何况以我们和商人的关系,你觉得我会反对去掠夺他们吗?尤其是白家的商号,与我们可说是血海深仇,若是能多抢他们一些,我高兴还来不及,自然是赞成的很呐!”

杨煜惊喜万分,道:“原来先生是这个意思,太好了,我还怕先生一听我的话就把我骂个半死呢,呵呵。”

白正行悠然长叹,道:“想当初我们流落到此,本已是万分不幸,难以为生,那些商人却还是想在石头里也要榨出些油水来,多少人丧命于白家商号,多少人被白家商号掳走,还有别家的商号也为虎作伥,直到罪民没剩下几个人,商队觉得不合算,这才不肯再深入沙漠掳人,我想起从前的惨状,恨极矣,怒极矣,痛极矣,百无一用是书生,只恨我学文却不曾习武,恨极,恨极啊!”

杨煜冷冷一笑,道:“先生放心,这个仇,早晚一定得报!”

“唉,话虽如此,可做事终究要凭个良心,商队里的人也不全是那些狼心狗肺之徒,绝不可一竿子全把人给打死了。”

杨煜又是一笑,道:“先生放心,这个道理我懂,说起来我今天能站在这里,也是靠了一位好心的商人,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我想好了,要是真能去当当强盗,哼哼,找到就是他白家商号!”

看杨煜自信满满的样子,孙守德再也忍不住,一脸狰狞,恶狠狠的道:“说吧,你打算怎么干!所有人全听你的,咱们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胆子,什么都怕,就是不怕玩命!”

白正行脸色一肃,沉声道:“且慢,我只是说了我的态度而已,为何你们看起来却像要真的去打劫过往商队?我们落到如今的田地,死是不怕的,可也不能白白送死,手无寸铁去和商队的护卫硬碰硬,非智者所为啊。”

杨煜和孙守德对视一眼之后,会心一笑之后,孙守德对白正行行礼笑道:“先生,要是我们能弄到武器,您允许我们博上一搏吗?”

第二十章 兵法大家

听到孙守德的话,原本静默的人群不由齐齐发出了一声惊呼,老成持重的白正行惊噫了一声之后,不等孙守德开口,白正行马上想到能给他们带来改变的就只有杨煜,于是便迅速看向了杨煜。

暗赞了一声白正行的脑子够好使之后,杨煜对白正行点了点头,微笑道:“先生,区区不才,会制作兵器,而从狼人那里得到了消息,距此不算太远的林山有矿脉,只要能弄到矿料,我有把握做出能用的武器。”

白正行的眼中几乎要放出光来,伸手止住身旁众人的连声惊呼之后,颤声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有足够的原料,你就能源源不断的做出武器来,而不是只能弄个三五把的就完事?”

杨煜点了点头,郑重的道:“没错,只要有原料,有充足的人手,需要多少,我就能造出多少。”

白正行思忖片刻,沉声道:“如果你只是帮我们做武器的话,危险还比较小,而武器对我们来说太过重要,我若是谢绝的话,那就是虚伪,所以我无法拒绝,可你刚才的话,似乎不止是打算帮我们造出武器就算,而是打算立刻要对商队下手?这是为何?”

杨煜道:“林山在马匪的手里,能不能弄到矿料还是两说,而我们今天在猎杀这只巨蝎的时候,我却是想出了一个主意,我觉得很有希望能弄到吃的,所以我想着双管齐下都试上一试,就算一时不能打造兵器,也应该能弄到些吃的。”

白正行犹豫了片刻之后,沉声道:“把你的注意说来听听。”

孙守德他们早就想知道杨煜打算怎么做了,现在终于到了解开谜底的时候了,不由得一个个竖起了耳朵,凝神倾听。

杨煜挠了挠头,道:“我也只是一个大概的想法,说出来其实也不值一提,我的注意就是陷马坑。”

白正行愕然到:“陷马坑?这,这,只是陷马坑的话,如何能对付那些商队的护卫呢?”

杨煜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道:“其实吧,我没打算劫商队,我的目标是马!护卫骑着的马,我想马肉应该是能吃的吧。”

孙守德等人还是茫然不解,杨大嘴喃喃自语的道:“陷马坑?马肉?那护卫能让咱们把马弄走吗?”

就在众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时候,白正行却是双手一拍,含笑道:“果然妙计,只是具体要怎么做才能让护卫高速追出,又要怎么让护卫舍马而去,你都想好了吗?老夫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还请杨小哥解惑啊。”

杨煜刚想回答,却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当下道:“先生,我要是说出办法来,您还让我去吗?”

白正行沉声道:“我们过的生活可说生不如死,所以这条命丢也丢了,总要搏上一把,可你不同,我们绝不会让你以身涉险。”

孙守德也是附和道:“二郎,你把注意说出来就行,我们自然会照着你的注意来,你不必亲自去的,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可怎么办。”

杨煜摇了摇头,道:“我出的注意,自然由我去试,再说了,计划赶不上变化的道理你们知道吧,你们在沙漠里这么多年了,罪民里可有身手不凡之人?可有人打过仗?就算没有打过仗,可有人与外人动过手?有谁读过什么兵书也算,有这样的人吗?”

杨煜每问一句,所有人就齐齐的摇摇头,开玩笑,当年云州城被围,幸存下来成了罪民的除了像白正行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之外,就是些商贩妇孺之类,就这些人还得是体弱多病的那种,凡是身强体壮练过武的人造被拉上城头当炮灰去了,越是出名的武人死得越快,哪里还能留下什么适合打仗练过的武艺的人,淹死的都是会水的,打死的都是练武的就是这道理,所以流落到沙漠里的罪民,各行各业的都有,可是找出一个曾经练过武的,或是稍微懂点打架斗殴的却是一个都欠奉。

杨煜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之后,所有人都是一脸黯然,白正行也是连连叹声道:“唉,老夫当年尽读了些圣贤之书,至于那兵书和武学却是一眼都没看过,真是悔不该当初啊。”

杨煜点了点头,道:“这就是了,我虽然没打过仗,可我知道的却是不少,孙子兵法、三十六计、六韬七略、论持久战、战争论、海权论、制空权,唔,这个不算,这些兵法咱可是统统都研究过的,半部三国打天下,三国我也是看了多少遍的,要说打群架,在我们那里还有水浒可以参考,电影,额,这个只当我没说,反正是和打仗打架打劫有关的,我绝对没少研究,你们说说,要是我不跟着去,万一有点意外情况你们知道怎么办?要是我不去,那不是浪费人才浪费资源是什么?”

杨煜的一番话把众人说的一愣一愣的,集体石化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杨煜,博学如白正行也是呆愣许久之后,才抱拳由衷的道:“真是想不到,杨小哥竟是兵法大家,此番所说的兵家典籍老朽竟是无一所闻,杨大家果然博学,老朽佩服,实在是佩服。”

杨煜叹了口气,摇了摇手,道:“大家不敢当,也就是翻翻书,纸上谈兵罢了,我也就是对古代冷兵器……,对打仗感兴趣而已,再说了吗,在我们那里,就算是纸上谈兵我也不算啥高手,大神那可都是论群来数的,只是他们没穿越,不,没来这而已,算了,不说这些没用的,总之呢,我得跟着去才行啊。”

虽然杨煜的来历还是个迷,但白正行心里却是将杨煜划归到了那些世家子弟或是名将之后的行列了,兵法,绝不是平头百姓所能看到的东西,历朝历代对这些兵法之类的典籍都控制的极为严格。

思索了片刻之后,白正行终于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如杨公子所言,劳烦亲自带守德他们去一趟便罢,只是有一样,杨公子绝不可以身犯险,若是公子不能答应老朽这个要求的话,我是绝不会让守德他们去的。”

杨煜连连点头,道:“没问题,绝对没问题,我一定会小心的。”

孙守德也是沉声道:“请先生放心,我们绝不会让杨公子冒险的,就算我们全都死光,也不会让杨公子掉一根头发。”

既然已经决定,白正行也不犹豫,道:“好,你知道轻重就好,凡事一切都听杨公子的吩咐,总之杨公子不能出任何事。”

杨煜皱眉道:“先生说的是没错,不过你们怎么突然就改口了,这公子公子的算是怎么回事,十三哥,连你也是这么叫,又不拿我当兄弟了怎么着。”

孙守德憨憨一笑,道:“这个,听你刚才那么一说,把我吓了一跳是真的,不留神就改口了,不过你自然还是我们兄弟,这个当然不用多说了。”

杨大嘴一把揽住杨煜的肩膀,兴奋的道:“二哥啊,一切都靠你了,你就说啥时候动手吧,我都等不及了。”

杨煜想了想,道:“事不宜迟,明天就去;。”

听到杨煜的话之后,白正行道:“你说明日便明日,一切都听你的,只是今日你们九个就只以蝎尾为食,一定要吃个饱,还要多准备些沙枣路上,其余杂的吃食就不要吃了,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一晚,养足力气再说。”

一众上了岁数的人也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了一大堆的煤块来烧烤蝎尾,让杨煜吃到了自穿越后的第一顿热饭,只是一条蝎尾对这些罪民真的是极其诱惑的美食,可没有一个人肯跟杨煜他们分享,只是都让杨煜多吃,杨煜颇有些不好意思,连连推辞,要邀请所有人一起吃才好。

孙守德拉了拉杨煜,道:“二郎,莫要推辞了,放开胃口大吃吧,若是没用力气怎么跟人拼命也就罢了,别到时连逃命的力气都没有就好。”

孙守德说完之后,带头开吃,而等孙守德他们真的放开胃口大吃以后,杨煜才惊讶的发现,原来人真的也可以这么能吃的,一条足足七八十的斤的蝎尾,纯肉也至少有五十斤以上,由于无法保存,所以必须的一顿吃完,而孙守德他们加上杨煜一共就个人真的就硬生生的给吃完了。

杨煜撑得实在是吃不下了,其余的人看上去确实意犹未尽,杨煜抱着肚子打了个嗝之后,指着还在燃烧的煤块道:“我来了这么久,这么就没见过有这东西呢,你们平常都放到哪了?”

孙守德指着一个方向道:“没放着,往哪里走没几步路就全是这东西,什么时候用什么时候现取就是,刨开沙子往地下一挖就有,要不是冬天得在屋里生火的话,哪里还用泥来做房子,直接就用石炭盖房子多省事,也就是你来了之后没有用到石炭的时候,所以你才没有见过罢了,这东西啊,可是不稀罕。”

第二十一章 终于挨劫了

杨煜他们到草原上已经三天了,除了孙守德他们之外,狼青还带了三个信得过的族人,顶着大中午的太阳,杨煜趴在挖出来的浅坑里,虽然身上有巨蝎的背壳遮阳,却还是热的受不了,就想睡会儿也是不行,只能百无聊赖的看着河边希望有商队路过,而孙守德和狼青就趴在杨煜身边,虽然他们连衣服都没有什么,却全然不觉晒得难受,这让杨煜只能感叹人比人气死人。

狼青嘴里咬着一根草棍儿,不停的嘟囔道:“怎么还不来,怎么还不来。”

听着狼青的嘟囔杨煜心里觉得更加烦躁,当下没有好气的道:“你能不能消停会儿,耳朵都被你磨出茧子来了。”

狼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二哥别恼,我这就闭嘴,这就闭嘴。”

其实杨煜比狼青更急,到了草原上这三天来,除了白天到沙漠监视探查过路的商队之外,晚上还要跑到草原上挖坑,光是累也就算了,还要防备有狼群路过,还好有狼青带着狂狼,一般的狼不敢靠近,可是每天都要挖不计其数的小坑,还是让杨煜累得够呛,而且主意虽然是杨煜出的,可能不能成杨煜却没有半分把握,无形中压力更大,这三天来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原本每天都至少有两三个商队路过,这其中大的商队护卫足有上千人,而最小的商队也有近百人的护卫,除此之外三家商队里又至少有一家是白家的商队,这些情况都让杨煜觉得有成功的希望,可就在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的第三天,都过了中午却没有一家商队路过,这一来也就难免杨煜他们会着急了。

眼看着太阳的位置越来越靠西,着急的杨煜不由从地上站了起来,手搭着凉棚向远方眺望了一下之后,却是惊喜的发现,有一只商队正在走来。

惊喜的杨煜立刻又趴了下来,大声道:“来了来了,都别动。”

就在众人伸长了脖子,想看清商队的旗号时,一个狼青带来的族人却是突然道:“是白家的商号,没错,就是白家的商号,嗨,运气不错。”

杨煜一听之下,虽然高兴目标出现,却也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当下道:“白眼狼,你没看错吧?”

那个被杨煜称做白眼狼的狼人无奈的道:“二哥,我叫狼白眼,不叫白眼狼啊,还有,我狼白眼的眼神那是出了名的好,绝不会看错的。”

狼白眼因为两个眼眶处生了一圈白毛,所以父母给起的名字就叫白眼,而狼人都是以狼为姓,所以全名就是狼白眼了,等狼青把狼白眼介绍给杨煜的时候,杨煜的第一反应却是白眼狼,吓了一跳的杨煜怎么也扭不过那股劲来,所以就一直白眼狼白眼狼的叫着了,不过也还好这个世界白眼狼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虽然不喜欢杨煜白眼狼的叫法,可自打孙守德把杨煜竟然是个兵法大家跟狼人说了之后,连狼青也改口叫杨煜二哥了,不管是谁都对杨煜言听计从,所以杨煜不管叫他什么名字,狼白眼也只能无奈的认了。

杨煜没有理会白眼狼的反对,道:“白眼狼,你眼神好好就好好看看,大概多少辆车,又有多少人。”

白眼狼仔细看了一会儿之后,道:“人数不少,马车四五十辆,按这个规模来说,护卫总得有二百来人吧,不过看不清有没有术者。”

看着车队渐行渐近,杨煜想了想之后,低声道:“二百来人,对白家商号来说不算少了,不过也不算大,应该没有术者,就他们了,你们在这等着,一切按计划行事就好。”

杨煜说完后就要起身爬起来,这时孙守德一把拉住杨煜,急道:“说好了我去诱敌的,你想干什么?”

杨煜叹了口气,道:“不是我说,你们看看自己的样子,除了我还能谁去?你们又矮又瘦,连头发胡子都乱糟糟的,说是马匪谁信啊,任谁一看也知道是罪民嘛,狼青他们更不用说了,咱们可是要嫁祸于人的,除了我去之外,还嫁祸个屁啊。”

杨大嘴也是连连摇头道:“不行,绝对不行,宁可不搞也不能让你去。”

杨煜佯怒道:“我的主意,我自然有把握,你们忘了先生怎么说的了,一切听我的,就在这给我老实呆着,按计划行事,别耽误了大事就成。”

说完之后,趁着孙守德发楞的档口,杨煜一跃而起,把穿好皮索的蝎壳往背上一背,蹭蹭的就跑了出去,等杨煜跑出去之后,孙守德反应过来想拦也拦不住了,只能趴在坑里,紧张的看着杨煜。

杨煜跑出来之后,很快就被商队的人发现,只是白家的商队出了名的强横,出了名的厉害,别说只是一个人向他们跑来,就算是一大队人马冲来他们也不会害怕什么,只不过是很好奇罢了,所以车队根本就没有停下,仍是自顾自的赶路而已。

等杨煜跑到挖好陷阱的地方时,车队打头的马车也堪堪赶到,杨煜在距车队还有二百来步的地方停下脚步之后,却是愕然发现根本不像上次那样有人上来盘问他什么,他被华丽丽的无视了。

杨煜只是稍待了片刻便明白过来,这么多年了那里有人敢惹白家商队,白家商队所配的这些护卫是为了到西夷人的地方之后准备的,要知道西夷大陆大国小国无数,而白家的商队几乎通行西夷无阻,在强大的国家就做生意,遇到小国弱国,他们的商队护卫就该改行当强盗去抢了,人家白家商队的护卫,那可是按国战的标准来的,这草原上的马匪别说抢白家了,白家不去抢他们就好。

想通了之后杨煜没有再犹豫,遇到这种情况也不错,更有利于他的计划,当下杨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