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霸寇-第5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酒已喝完,杨煜也是没有办法,正在这时,萧寒却是站起身来,笑道:“我也喝的差不多了,既然酒也没了,那我们便就此别过,日后若是有缘,再坐下喝酒吧,告辞。”

说完之后,萧寒对样杨煜他们几人挥了挥手之后,下了屋顶翩然而去,美酒没了,美女也没了,杨煜留下来也没了什么意思,只能带着遗憾悻悻的回到了他们暂居的旅舍,而等杨煜他们刚一进旅舍,却见一个小厮模样打扮的人立刻迎上前来,压低了声音道:“敢问可是霸刀杨杨爷几位吗?”

杨煜点了点头,道:“我是,有什么事吗?”

那小厮急道:“可找到三位爷了,杨爷,我家老爷已在您房里等候,此事十万火急,只能不告而至了。”

杨煜一听,急急往自己的房里走去,一推房门,却见黄金才正在他的房里来回踱步,杨煜当即道:“黄二爷这么急找我可有什么急事吗?”

黄金才急急迎了上来,将房门一关,道:“杨爷,出大事了,今天上午来了突然来了一支部队,有两千之众,此刻已然驻扎的在关内,恐怕他们的目标,可是杨爷啊。”

杨煜一听,酒也醒了几分,沉声道:“只有两千余人,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大武终于决定出兵了吗?”

黄金才摇头道:“也不尽然,若是大武朝堂上决议出兵的话,守备大人总会得到消息的,可现在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应该不是大武朝廷出兵。”

杨煜松了口气,道:“不是大武出兵,那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区区两千人而已,随手就打发了。”

黄金才急道:“杨爷,事情可不是这么简单啊,您知道那两千人是什么人吗?那可是镇西王手下的黑骑啊,镇西王早年跟随先皇东征西战,战功赫赫,那黑骑,就是镇西的近卫啊,黑骑军虽然统共之有五千人,却是号称大武五大强军之一,而且如今黑骑军的领军之人黑将军威名赫赫,这一次竟然也是亲至,杨爷,绝不可小觑啊。”

杨煜收起了听到只有两千人之后的轻视之心,虽然现在敌人只有两千人余人,看上去人数好像不多,但要紧的是大武究竟是何打算,他却是一无所知,如果大武决定要把草原上的马匪势力连根拔起,那事情可就严重了,何况就算只有两千骑,但如果是在大武都赫赫有名的精锐的话,却是不得不防了。

黄金才的这个消息太重要了,如果黑骑军都已经出了关到了草原上,而他却还在虎口关里吃喝玩乐的话,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黄金才的消息送的十分及时,杨煜由衷的道:“多谢黄二爷的消息了,杨某感激不尽,我现在就走,这里的东西还有柳郎中麻烦黄二爷在事了之后送到我那里。”

黄金才颌首道:“这些在下自会处理妥当,杨爷放心就是,杨爷,镇守大人说了,他会在给黑骑补给军粮的时候尽力拖上黑骑一些时间,不过这时间不会太久,估计最多也就是半天的时间,还请杨爷及早谋划。”

杨煜点了点头道:“请替我谢过镇守大人,杨煜必有所报,黄二爷,样某人有个疑惑,还请黄二爷能给杨某解惑,相比大武而言,我这里简直不值一提,不知黄二爷为何仍对我充满了信心,以至于会尽心帮我呢?”

黄金才一笑,道:“黄某人虽是个商人,却也知道一句话,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杨煜哈哈一笑,道:“好,有了你这句话,我也许诺你一件事,若我林山无事,我保你鑫源盛成为天下第一等的商号!”

第一百六十六章 强敌

杨煜他们连夜出了虎口关,开始向林山疾奔,本来虎口关晚上是要关闭城门的,不过有虎口关守备暗中相助,城门自然不会成为阻碍,但是让杨煜愤愤不平的是,他的享受之旅,到此又告终结。

杨煜把部队都撒了出去,遍布在草原之上,若是想全部收拢起来的话,从发出命令到返回林山,至少得有两天的时间,只有他的亲军是在林山附近,只要接到召唤随时都可以回到林山,现在杨煜觉得自己还是有些托大了,以至于在林山附近保留的力量还是太少,有时候两天的时间,就足以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了。

当杨煜他们跑回到了林山,已经是第四天的下午了,杨煜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的传令兵都派出去,把所有的部队都召回之后,杨煜立刻去找吴过,现在对于作战上对他能有些帮助的人,也就是吴过了。

见到吴过之后,杨煜的第一句话便道:“老吴,对于镇西王手下的黑骑,你了解多少?”

一听到黑骑的名字,吴过的脸色立刻难看了起来,沉声道:“黑骑堪称天下强军,若论单兵战力,整个大武也绝对在前二之列,最关键的是,镇西王一声纵横无败,若论个人战力,镇西王只是泛泛,但若论指挥大军的能力,镇西王绝对比当年的武皇高出不止一筹,大武的国土,有大半都是镇西王打下来的,而每战黑骑都是先锋,若是镇西王亲率黑骑来此,我们现在还是赶紧想逃到那里才好。”

杨煜吃了一惊,道:“这么厉害?还好,黑骑这次只是来了两千人,咱们应该还是有胜算的吧?”

吴过思忖了一会儿后,摇了摇头,道:“最要紧的,是看由谁带领这支黑骑了,若是如今的黑将军带领的话,还是没有胜算。”

杨煜的脸色难看了起来,苦笑道:“据说,这次带领黑骑来的就是黑将军,老吴,这个黑将军有那么恐怖吗?”

吴过叹声道:“不是我长敌人威风,灭自家士气,问题是,黑将军自从接手黑骑以来,无一败绩,大武军七年前对南蛮用兵,四十万大军在南方蛮荒之中损兵折将,退回的将士不足万人,如今的武皇震怒,启用赋闲已久的镇西王,镇西王只是带领了十万兵马,以黑将军统领黑骑,便将南蛮一举攻破,那黑将军更是只率五千黑骑,从蛮荒边缘一路直捣南蛮的王庭,一路大小战事七十余次,歼敌十六万余人,将蛮王活捉在王庭之内,你说,黑将军有没有那么恐怖,还有啊,那黑将军大小战斗七十余次,竟然只是死了一人,伤了六人,而死的那个是不小心被毒蛇咬死的,你说说看,那黑骑厉害不厉害,那黑将军厉害不厉害?”

杨煜倒吸了口冷气,苦笑道:“这,这也太夸张了吧?是不是南蛮太弱了些?”

“南蛮弱?大人,你说什么呢?南蛮力大无比,体格之壮硕堪比兽人,而且南蛮打起仗来悍不畏死,视生死如无物,多少年了,历朝历代只能安抚南蛮,而不能力取,七年前的那场大战,南蛮以三十万对大武四十万强军,硬碰硬面对面的交锋,把大武杀了个血流成河,大人,这样的对手,能说太弱?”

杨煜听得自己都快没信心了,苦笑道:“老吴啊,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咱们好像只有投降或者送死两条路可选了,有没有别的路好走啊?”

吴过苦笑道:“据我所知,没有,现在嘛,也就是尽人事安天命了。”

杨煜只觉得郁闷之极,道:“怎么一个个冒出来的对手都是这么逆天级别的,我靠,就不能给个好打发一点的对手吗,老吴,你知道不知道那黑骑到底厉害在哪了?”

“白家对于镇西王和他手下的黑骑一直关注的很,这些年搜集的情报,也多少了解了一点,据说黑骑内最差的也是五级的武者,半数应该在六级之列,十个八个的五级六级武者凑在一起不可怕,可怕的是五千个这种等级的武者,而且还是受过长期的训练,经过无数战斗锤炼出来的,还有,那黑骑五千人全都身着经金系术者加持过五行之力的厚甲,其甲刀枪难入也就罢了,却还极为轻盈,就好像身上穿的只是皮甲,有轻骑的机动力却又重骑的防护,这可怎么打?还有那黑将军,据信应该是浩天真武道出来的,而且应该是七级强者,但黑将军露面时总是身着一身黑甲,面上也覆以头盔之下,无人见过其真面目,也无人得知起真实身份,只治黑将军作战比身先士卒,勇猛异常,手下尚无三合之敌。”

杨煜苦笑了一声,道:“好吧,虽然很伤士气,但我们还是先考虑好后路吧,唉,刚过了几天好日子,就又得准备着亡命天涯了。”

吴过也是叹了口气,道:“谁能想到镇西王竟然会派出手下的黑骑出战呢,按理说不该啊,镇西王功劳太大,是唯一异姓封王之人,为了避嫌,镇西王只有奉武皇之命,才会出动手下的黑骑的,对付咱们,怎么看镇西王也不至于上来就动用黑骑啊,古怪,真是古怪之极啊。”

“有什么古怪的,肯定是咱们这里的情况被人知道了呗,镇西王图省事,干脆派黑骑来个一劳永逸,他妈的,不管怎么说,咱们总不能束手待毙吧,拼他娘的,咱们十个打一个,累也累死他们了,不行,我还打算让狼青在半路上袭击迟滞黑骑的进军速度,看来计划得改改了。”

吴过也是连连点头,道:“不错,对付黑骑这种极富冲击力,而且机动又极为快速的部队,分兵不是上策,还是以绝对的数量优势围杀决一死战才有些胜算。”

杨煜咬着牙点头道:“不错,就是这样,无论如何,这一战也得胜了,否则就算是想逃也是来不及,何况若是败了,又能逃到哪里去,这一次大武不可能还会放过兽人,就算他们躲在沙漠里也是够呛,所以我们一定要打,还一定要胜,只有这样,才有机会给兽人找条生路出来,否则,我就是让兽人灭族的罪人了。”

第一百六十七章 生于忧患

和吴过分开之后,杨煜首先找到了白正行,白正行虽然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从杨煜下达的一连串命令,知道必然有大事发生,看着杨煜找一脸难看的表情,白正行叹了口气,道:“龙头,可是有强敌来袭?”

杨煜点了点头,道:“先生,黑骑来了,有两千人,我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获胜,而且就算这仗胜了,镇西王也不会善罢干休,现在就算我向王道大哥求救,也是来不及了,所以,先生必须得做好准备,准备另谋出路了。”

白正行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道:“龙头,我听过黑骑的威名,也听说过镇西王的威名,我知道若是与镇西王的黑骑交战,我们的胜算确实不大,可是龙头,请问你自赤手控空拳,带领着大家打下了如今这番局面,其中那次是胜券在握的呢?”

杨煜愣了一愣,道:“这个,好像每次都是没什么胜算哈,每次遇到的敌人,好像都是惹不起的,不过先生,这次不同啊,原来那些不论怎么样,最后都是顺顺当当的事就成了,可这次,敌人却是太厉害了啊,和我们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啊。”

白正行颌首道:“龙头此言差矣,此前林山催命彪对您而言,何曾又是一个量级的对手了,龙头还不是顺利拿下林山,龙头,原来我们义一无所有,要想活命,就得先拼命才行,现在,咱们是有了一点小小的基业,龙头便无法放开手脚了吗,要我说的话,现在的这些基业也不过是水上浮萍而已,终究是没有根基啊,就算了舍弃,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但这小小的基业却绝不能成为龙头你的负担和包袱啊,林山丢了,大不了我们就去草原上好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白正行的话让杨煜为之深思,他想了想,好像事实果如白正行所言,此前局面也是一般恶劣,可他从来没有害怕过,反正他也是一穷二白,要想活命就得先拼命,没什么负担,也没什么担心可丢的,现在林山的形势一片大好,日子好过了,他好像也没了那份以命相博的气势,变得患得患失起来,而且一听到黑骑的厉害,首先想到的就是如何保住现在的局面和家底儿,可是以他现在的实力来说,根本没有资格说一定能保住林山的这一切,说到底,要想继续过好日子,他就得拼命才行。

杨煜思忖了良久之后,点了点头,微笑道:“先生说的极是,原来的我遭遇强敌,会想尽一切办法击败对手,现在遇到了强敌,我只是怕失去眼前这一切,却没想过如何保住我们的基业,却不像以前一样,如何才能打退来袭的敌人,哈哈,有句话说的好啊,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这还没怎么样呢,就开始耽于享乐了,幸亏先生提醒,我现在想通了,先生放心,我定会想到办法,击退黑骑!”

白正行微微一笑,道:“龙头时常口出惊人之语啊,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此语可谓千古警句,既然龙头已经明白,老朽也就不多说了,只请龙头记住,我云州遗民,既已拜您为龙头,自是与龙头同生死,龙头活,我们便活,龙头死,我们便追随龙头同死,其余的话,龙头也不必讲了,这世上,哪有弃龙头苟活之人,我们自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杨煜本来是想让白正行安排云州遗民准备一下,万一他要是败了,就让白正行带着云州遗民携带大量金银远走高飞,也能留下性命,可他这话还没出口,白正行就已经给他堵了回来。

知道白正行不可能带领族人偷生,杨煜也就不再废话,只是对白正行躬身道:“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要活,大家一起活,要死大家就一起死吧,先生,杨煜告辞,请先生静待佳音便罢。”

说完之后,杨煜大步离去,和白正行的一席话,让他的心境发生了极大的转变,原来他听到黑骑的厉害之后,心里可说是惴惴不安,生怕黑骑太过厉害让他无法相敌,他死了也就罢了,却是还要连累兽人和云州遗民为之灭族,但和白正行一席话后,杨煜却是重新恢复了斗志,兽人和云州遗民的存亡,不再是他的负担,而是激发他的斗志,让他为之拼命的动力了,他杨煜既然把兽人和云州遗民从沙漠里带了出来,可不是为乐让他们灭族的。

告别了白正行之后,杨煜又去了克厄斯的房间,克厄斯现在每天里就是在自己的房间内冥想恢复魔力,很少出门,守着一个八级强者,杨煜必然要去自己的师父那里请教一下的。

敲开了克厄斯的房门之后,杨煜先躬身行礼后,沉声道:“师父,弟子现在面临强敌,不知师父可否教我。”

克厄斯坐在了床上,睁开眼瞥了杨煜一眼后,轻声道:“看你小子的样,这次来的不是什么善茬吧,怎么,连你那刀王的大哥都镇不住对方吗?”

杨煜苦笑了一声道:“说实话,我不想给我大哥添太多的麻烦,要是连打都没打,就这就这么拱手投降,用我大哥的名头压人,那也太丢人了吧,再说了,对方来的是大武官面上的人,顶头的可是现在的武皇,就算我抬出了刀王,人家也不见得就怕啊。”

克厄斯冷哼了一声,道:“你小子怕给刀王添麻烦,就不怕给我老头子添麻烦,真是麻烦,算了,谁让你是我徒弟呢,到时候,我老头子自然得出手帮你一把,不过我可告诉你,你师父我现在可是虚的很,你可别拿我还当什么八级的看待,你还是做好完全的准备才好。”

杨煜大喜,道:“师父慧眼如炬,不等我开口就知道我的来意了,有师父你这句话就行,以师父你的厉害,区区一个七级的武者算个屁啊。”

克厄斯挥了挥手,道:“行了,先告诉你小子,别太指望我了,我要想帮你,就得动用我压箱底的本事,你师父我现在就靠这点东西保命了,你最好还是别让我出手的好,再说了,只是一个七级的武者,就把你吓成这样,唉,就这点出息丢人啊。”

杨煜也不辩解,只是赔笑道:“师父放心,能不麻烦你,我当然不会麻烦你了,这不是以防万一嘛,师父,您继续,徒弟我先告辞了啊。”

一连找了几个林山上的关键人物后,杨煜的心情由低落也重新变得高涨起来,不过该做的工作还得作,就算要拼命,可未虑胜,先虑败,趁着黑骑还没有到来,杨煜把林山上跟跟战事无关的人召集到了一起,让他们不必再工作,只是静待消息就好,如果是他胜了,自然一切照旧,如果他败了,这些人只需声称是被掳来的奴隶,投降黑骑想必也不会有杀生之祸,至于云州遗民那里,虽然白正行说了要同生共死,但杨煜是已经做好了舍弃林山跑到草原上打游击的准备的,所以云州遗民该做的准备自然还是要做。

当杨煜把林山上的大小事情都安排的差不多了之后,也陆续有队伍回到林山了,豹威是最先率领队伍回到林山的,有了豹威的五千人,还是最为精锐的五千人到达林山之后,杨煜的心里也安稳了一点,随后马六也带着马匪们从金水河边赶了回来,这样一来杨煜手下就有了七千可用的人马,以七千对两千,杨煜在人数上是占据优势的,但真正的实力上是否占优,杨煜却是不敢保证了,而这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天五夜。

杨煜的部队还在陆续的赶回,但黑骑的踪迹却是始终没有发现,于是杨煜不得不痛苦的煎熬中等待着消息,他既想得到黑骑的准确消息,却又不想听到黑骑在向着林山而来,一时间很是矛盾,而杨煜就连想从路过的商队那里探听一下消息都不行,这几天来,没有一家商队路过,最大的可能,就是虎口关因为黑骑的行动而关闭了城门,不让任何商队出入。

杨煜从虎口关回来的时候,是日夜兼程的,如果黑骑是白天行军晚上休息的话,他应该能争取到三四天的时间,这世间已经足够杨煜把所有的部队都收回来了,可如果黑骑也是日夜兼程的话,杨煜甚至来不及收拢所有部队,这时杨煜不由感慨没经验就是没经验,早知道在虎口关附近安排一支队伍,专门用来监视虎口关有没有什么动静,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两眼一抹黑的境地。

在急切的等待中,杨煜派出了草上飞的和他原来的人马,全都派到金水河沿线,去寻找黑骑的踪迹,这个工作草上飞来干是最合适的,他的人打仗的本领只能说平常,但马术却都是拔尖的,侦查和逃命的本领都是一等一。

把草上飞安排去寻找黑骑的踪迹之后,杨煜率领着已经回来的部队开始往东移动,如果可以的话,杨煜还是希望战场远离林山的。

第一百六十八章 幽灵部队

随着部队的陆续归来,杨煜手下的队伍除了狼青的一万狼人还没有回来之外,已经全都和杨煜的部队汇合,而等部队多了之后,问题也随之暴露了出来。

兽人的作战风格,是粗旷型的,他们没有什么阵型,也没有什么战术,看见敌人,就是一哄而上,然后要么把敌人杀光,要么被敌人杀光,不管战局如何,撤退是不可能的,而自从杨煜控制了几乎所有的兽人之后,虽然有心改变这一点,但杨煜却是不会练兵,他只能把希望达到效果告诉手下带兵的将领后,就让这些将领去自行练兵,至于能练到什么地步,就不是他能把握了。

通过几个月来的练兵,也不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原来兽人都是以部落划分,现在,至少能以自己的军团为单位聚集在一起,虽然只是按种族聚集在一起,完全称不上是什么阵型,但好赖不是按部族和部落聚集成一片让后一拥而上了。

人数过万之后,就是密密麻麻的一大片了,杨煜头疼的发现想要如臂使指一般的指挥这支部队,好像根本就不可能,不专业就是不专业,虽然书看了不少,可队伍让他整的还是像大规模的群殴,完全谈不上有什么细致的指挥。

按照杨煜的设想,和黑骑的战场在哪里不要紧,要紧的是开战的时间,最好也必须是在晚上,在晚上兽人有可以夜视的优点,对于人类来说,这时兽人极大的一个长处,除此之外,夜战也就代表了是雨战,对于黑骑这样的骑兵来说,夜战加雨战几乎完全无法发挥出他们的厉害之处,而杨煜以兽人为主的部队,却是可以将战力发挥到极致,但这都不是最主要的,主要的是,如果是夜晚下雨时开战,一旦形势不利的话,杨煜还能作为一个人肉引雷器跑到黑骑阵中引来雷电,可如果是白天作战的话,他这杀手锏可就没得用了。

为了让战斗在自己希望的时间开始,杨煜也只能离开林山,否则要是被黑骑堵在林山之上,何时开战就不是他能左右了,但大军开拔之后,杨煜心里却是一阵茫然,他已经把所有能派出的侦骑队伍都派了出去,按理说只要黑骑到达了草原上,就不可能发现不了,但奇怪的是,黑骑却是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两千余人的一直队伍,竟然就是找不到半点踪迹。

一天没有发现黑骑的踪迹,杨煜就只能也在草原上到处晃荡,这种如同身处与浓雾之中,放眼望去一片茫然的感觉,让杨煜极为不爽,而却杨煜也知道,这种情况很危险,但可惜的是,杨煜却没有半点办法。

在草原上等待了半个白天一个晚上的时间后,随着太阳的升起,杨煜只能收拢部队,做好随时开战的准备,严阵以待,现在的他也只有用这个笨方法来防范了,杨煜心里总感觉黑骑这支看不见摸不着的队伍,好像随时会在他不注意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为了避免这个可能,杨煜只能提高警惕,只当黑骑就在附近了。

在下达命令之后,杨煜总觉得心里不安宁,现在狼青的部队早该回来了,却还是不见踪影,杨煜忍不住想难道是狼青已和黑骑遭遇了不成,所以才这时还没有回来,可就算狼青的部队全军覆没,也该有个报信的回来啊。

等到了上午十分,狼青的部队还是不见踪影,杨煜这时有些沉不住气了,既然狼青迟迟不来,那只好他去寻找了,下令让几个军团的领军人物都来见他。

当几个部队的将领都来到杨煜身前后,杨煜强压内心不安的感觉,努力做出一脸镇静,道:“现在局势不明,我们迟迟无法找到黑骑的下落,而狼青也迟迟不来,我怀疑狼青那里是不是出事了,你们怎么看。”

熊大脚有些急躁,道:“狼青只要接到了命令,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该到了,他现在不来,要么是没接到命令,要么是被人缠住了无法脱身,狼青那里有一万人呢,只要接到了命令,这么着也能分出几个人来报信,现在他迟迟不回来,我觉得他是根本没接到命令。”

杨煜皱眉道:“应该不会吧,我早就派了出去,而且算时间,黑骑不可能会赶在我们之前啊,而且我派了不下十个人去,难道一个把信送到的都没有?”

狼大棍皱眉道:“头领,恐怕我们现在的局势很危险,当年和大武打仗的时候,我们就经常遇到这种情况,大武军会派出大量骑兵,半途截杀我们的信使,让我们一个个部落之间断绝消息,我想会不会是黑骑已经到了我们附近。”

熊大脚也是点头道:“不错,大武军玩这一手是玩惯了的,头领,要不然我们派出一支大部队去找找吧,以防万一啊。”

杨煜皱紧了眉头,狼大棍和熊大脚说的可能性很大,如果他真的错估了黑骑到来的时间,那么现在狼青和他的处境都已经很危险了,丝毫没有犹豫,杨煜立刻道:“马六,你立刻率领手下所有人去找狼青的下落,你要见机行事,一旦遭遇了黑骑或者见事情不妙,务要马上回返报信。”

马六得令之后,对杨煜拱了拱手,立刻率领手下两千人出列而去,看马六的人马渐渐远去,杨煜不知为何,心里不安的感觉却是越来越强烈,这仗打的了现在的份上,杨煜只觉的憋屈无比,此前无论哪一战,都是他在暗处敌人在明处,可这次这一战,却是敌人躲在了暗处,这让他感觉极为难受。

就在杨煜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的时候,他身边的吴过突然惊呼道:“大人,你看!”

顺着吴过的手看去,杨煜看见他前方一大片黑影向他疾驰而来,只是距离太远看不太清楚,不过就在这时,狼大棍却是喜道:“是狼青他们,狼青他们来了,他们没出事。”

虽然狼青回来了,但杨煜心里不知为何不但没有半分欣喜的感觉,反而是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以至于他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里的大刀,就在这时,杨煜的瞳孔骤然收缩,因为他发现,在他和狼青的中间,一片原本空无一物的草原上,就在距离他不到两里地的地方,突然就出现了一支骑兵部队,一支全身都笼罩在黑甲之内的骑兵部队,如同幽灵一般,突然的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第一百六十九章 怎么是你!

在杨煜不可思议的眼神中,那支黑色的骑兵向着他的方向径直扑来,没有呐喊,甚至没有什么马蹄的声音,就那么静静的,向着杨煜径直冲来。

杨煜的部队里,熊人站在了最前列,他们手里拿着三米来长,鹅蛋粗细的大铁棒,这就是熊人的武器,对于行动相较迟缓,但皮糙肉厚,身高和体格都是极大的熊人来说,这种铁棒子就是最好的武器,他们不需要什么锋锐的武器,只要有大铁棒子在手,不论敌人是谁,下场就是被一棍砸成肉泥的下场,而体格高大,力量极强的熊人站在最前列,正是抵御骑兵的最好人选,在熊人面前,就算是以冲击力著称的重骑兵,面对熊人的防线,也只能是送死的下场。

在熊人之后,是虎人的队列,虎人手中的武器是比熊人稍细些的铁棒,当熊人挡下了敌人的第一波冲锋之后,就是虎人发起反击的时候了,作为兽人四族里最为均衡,各个能力也是最为突出的虎人来说,当他们挥舞着大铁棒子冲入敌阵的时候,就是敌人的末日,当虎人有武器在手,绝没有任何一支队伍,可以和虎人在面对面的近身肉搏中能取胜的。

在虎人身后,是手持三棱刺的豹人,当熊人挡下第一波的冲击,虎人反击冲进敌阵之后,豹人就是跟在虎人后面与敌军乱战的人,敏捷与速度天下无双的豹人,极适合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乱战。

狼人,分列与三族的两侧,当战斗开始,他们就像左右两翼伸出的长臂,将敌人包围在内,还有就是发起追击,在兽人四族联合作战的时候,他们的职责类似与人类的轻骑兵,要包抄,要截杀,要冲乱敌阵,还要衔尾追杀。由卝文卝人卝书卝屋卝整卝理

兽人四族的阵型,是杨煜按照他们的特点所设想出来的,虽然阵型排列的乱七八糟,但至少做到了层次分明,就算是再乱,在面对眼前的这支如同神兵天降的黑骑时,也绝对能起到效果,但是很可惜,杨煜安排的阵型再好,兽人战斗力再强,此时都是没有什么用处了,因为杨煜,处于整个阵型的最前列。

杨煜真的没有想到,黑骑会是以这样一种姿态突然出现,这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力,一直完全隐身,就在他眼皮子低下隐藏了不知道多久,自己的所有安排与调动就在人家的眼底下进行也就算了,最要命的是,现在他手下所有的将领全都在他的身旁,而敌人只要不是傻子,必然能发现他这里就是这支军队的最高首脑。

吴过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喊道:“这是五行阵,他们有五行术者,大人,快退。”

杨煜与黑骑的距离只有两里,当黑骑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冲来,很显然,豹威和狼大棍他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