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霸寇-第3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一拳得手之后,杨煜立刻以一个难看的狗吃屎姿势扑倒在地,躲过了从他背后无声无息砍来的一刀,而扑倒在地之后,杨煜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的先前蹿出了一段距离之后,好不容易才站起身来,却见面前又多了一个面目狰狞的护卫,将手中的长刀朝他信口刺来。

杨煜侧身避过长刀,以掌缘狠狠的砍中了那个护卫的脖子,喀喇一声响后,那个护卫的脖子很不自然的倾倒在了一边躺在了地上,杨煜一个弯腰捡起了那个护卫掉落的长刀之后,大吼一声,向着从他背后追上来的护卫当头屁了下去。

面对面中,杨煜完全没有花哨的一刀,将那个护卫的身子斜斜的砍成了两段,而这时先出刀的护卫,刀口距离杨煜还有好大一截。

依仗着无以伦比的速度,杨煜面对着这些护卫的时候就跟砍瓜切菜一般,竟无一合之敌,可让杨煜苦笑不得的是,也是因为对手太弱,却是让他完全没有什么压力,想要借此引发天雷,却是无从谈起了。

就在杨煜环顾四周,想要再找一个对手的时候,却听有人冷冷的道:“不知死活,竟然还敢来送死,而且还是独身一人,给我抓活的,问问他和那些兽人是怎么回事儿。”

当杨煜寻找声音的来源时,手中抢来的长刀突然脱手飞出,远远的落在地上,随之空中的雨水和地面的积水,从四面八方向杨煜飞速射来,不等杨煜有何动作,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雨水便将杨煜包裹在内。

雨水没有给杨煜造成什么伤害,只是好像给杨煜穿上了一层厚厚的衣服,当杨煜惊觉自己的处境好像是落入了水中之后,杨煜马上闭住了呼吸,免得被水呛死,可他不管怎么加速动作,却发现都无法摆脱他身周寸许来厚的水衣。

包裹住杨煜的水极为纯净,杨煜的视线毫无阻碍,只是听到的生音有些朦胧,当杨煜看到几个人从阴影里出现向他走来之后,杨煜立刻扑了过去,可是杨煜只是稍有动作,原本不会对他的动作造成什么阻碍的水衣猛然收紧,杨煜就像一只落到了人手里的老鼠,被大手猛地一攥之后,七窍流血的同时,杨煜就像被牢牢的捆住一样,再也无法移动分毫,直挺挺的就倒在了地上。

四五个身着白衣走到了杨煜身前,也不做声,就是冷冷的看着杨煜,领头的一个中年人看了杨煜一眼后,冷声道:“等他晕了再撤去水牢,我要让他知道和白家作对会有什么下场。”

杨煜强忍着自己吸气的冲动,死死的闭住了呼吸,但这时他只觉得胸口越来越涨,眼前也可以发黑,这时再透过面前薄薄的一层水看出去,入目却是一片血红色,当杨煜开始缺氧只觉得天旋地转,即将失去意视的时候,他体内的雷电之力如同蛰伏已久的死火山,突然间又喷发出来岩浆一般,瞬间便流遍了他的全身。

当雷电之力终于发挥作用之后,杨煜被禁锢的身体顿觉压力一轻,杨煜下意识的便跳了起来,带着一身水衣,杨煜一拳就想向离他最近的人轰了出去。

杨煜这一拳没有轰到人,站在杨煜身前的白衣人虽然吓了一跳,却还是迅捷的躲过了杨煜一击,待闪到一边之后,这个白衣人惊怒道:“这么回事,他怎么还能动。”

出手维系着捆住杨煜水牢的术者也是吓了一条,下意识的便加大了力量,至于会不会把水牢之中的杨煜给捏爆了无法留下活口,却是压根儿没有功夫去想了,不过那个术者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因为在杨煜充斥着雷电之力的一拳挥出之后,本来距离颇远的一道闪电,却是在空中拐了一个大弯之后,划破了长空,带着耀眼的光明,笔直的就朝着水牢中的杨煜击来。

当闪电击中杨煜,在杨煜的身上湮灭的同时,也把杨煜身上的一层水衣瞬间气化,连带着把杨煜的衣服头发什么的化为灰烬,而这道闪电只是开了个头,天上的云层瞬间开始电芒四射。

伴随着云层中隐隐透出闪烁的闪电和隐隐的雷鸣,以杨煜为中心的头顶上空,云层突然开始旋转,天上好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从漩涡的中心看上去,可以看到天上的繁星点点。

围聚在杨煜四周的白衣人都看的傻了,从闪电落下开始,发生的一切就不是他们所能想象到的异变,而这一切只是瞬间的事,这时候,杨煜才终于呼吸到了一口新鲜空气。

杨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而他面前的白衣人却是看着天上的漩涡,大吼道:“这是怎么回事!”

并不是所有人都忘记了杨煜的存在,眼看着异变突生,两个术者同时对杨煜出手,杨煜被夺去落在地上的长刀向着杨煜激射而出,伴随着无数水箭射向了杨煜,可是这时杨煜头上的漩涡中一道比刚才粗大了许多的闪电落下之后,将射到杨煜身前的长刀和无数水箭尽数气化的无影无踪。

“我干,又让老子裸奔,都给我去死,去死吧!”

喘过来气的杨煜一声怒喝之后,将他的头顶和云层连成一体的闪电突然向四周分裂成了一张大网,瞬时间杨煜的身周百步之内,全都被闪电所笼罩,就好像一个大碗从空中扣了下来,而大碗中,是密密麻麻无数道粗细不一却同样充满了毁灭气息的电网。

随着剧烈的劈啪之声,以杨煜为中心,所有的生物都在瞬间化成了灰烬,没有任何例外。'TXT小说下载:。。'

第一百二十章 放大招的代价

这世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同样的,被雷劈的多了,自然会有被雷劈的经验。

杨煜被雷劈出了经验,上次和白四公子战斗之时招来了闪电之后,杨煜就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当他和天上的云层或者说那个大漩涡连为一体之后,云层里所蕴含的电流可以完全被他所用,只是杨煜还不知道如何去使用而已,当闪电不再是一道一道的生出击下,而是形成一个极为粗大的电柱落到他的身上之后,云层中的电荷也是消耗的极快,所以杨煜也没有机会去验证自己的想法,闪电就已经完全消失,但这次杨煜按照自己的设想试验了一把之后发现,他确实是可以控制闪电的。

当云层中的电荷以极快的速度化为电流,落到了杨煜的身上之后,除了极小的一部分会成为杨煜体内力量的一部分之后,其余的绝大部分会飞速的湮灭,而杨煜所做的,就是不让身体成为电流的终点,从他的头顶开始,电流就向四周扩散形成一张电网,而这个电网的极限,大约就在百步左右。

被人为控制的闪电无疑是恐怖的,当以杨煜为中心,向四周百步的距离开始疯狂放电,这个范围内不会剩下任何活物,而且不只是杨煜的百步距离范围之内,别忘了水也导电,地面上的积水可以把电流导向更远的地方,也就是说围绕杨煜身周直径六百步的的范围内,可以说是生命的禁区。

六百步的距离,换算过来差不多就是五百米,足足一里地,杨煜这一手召唤天雷,快要比的上一个禁咒的威力了,而白家的营地,占地可没有一里方圆,所以当云层中的电荷耗尽之时,白家的营地中除了杨煜之外,已经没有一个活物了,所区别只不过是死状的凄惨程度了。

以杨煜为中心的百步之内,一切都为了灰烬,就连兵器金银之类的金属,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地上只是留下了一个极为规则的圆形,这个圆形的区域内,地面都已经变成了类似岩浆冷却后的东西,当闪电的力量没有在杨煜身上湮灭,造成的后果就是这么恐怖。

自杨煜身周百步以外,二百步以内,所有的活物都已经熟透了,散发出说不上是难闻还是好闻的古怪气味,从这个范围再向外,所有的人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异状,却都已经死去,只是身上某处,有被灼烧的痕迹。

当天上的漩涡散去,重新变成厚厚的乌云开始落雨之后,杨煜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只是看着自己造成的惊人后果在发呆,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突发奇想,竟会造成如此辉煌而恐怖的战果,现在他已经开始担心扬大嘴他们是否受到了波及。

杨煜知道闪电是怎么来的,而且凡是上过学的人应该都知道,雨云会产生电荷出来,当有阴电荷和阳电荷的云层相遇的时候,就会放电,这就是闪电了,而闪电的温度从摄氏一万七千度至二万八千度不等,比太阳表面的温度都搞好几倍,再加上超强的电压,其威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杨煜现在关心的问题不是他怎么会如此吸引雷电,也不是为什么他被雷电击中还没事,既然穿越这种事都能发生,那在出现什么怪事,也就都不算奇怪了,杨煜现在想的是怎么才能再被雷劈的时候,身上的衣服不会被烧成灰,头发怎么能保住,要知道每次放大招的代价是必须裸奔,还要当好久的秃头,真的是非常非常苦逼的一件事。

杨煜双手捂住要害部位,一路小跑出了那块一切都融化的地方之后,开始挨个的到各个营帐里寻找能穿的衣服,不过被烤熟了的人身上的衣服他是肯定不穿的,而其看着还散发这热气的“熟人”,杨煜总觉得说不出来的别扭,急匆匆的跑到了那些至少外表上没有什么异样的死人堆里后,杨煜一手举着没有熄灭的灯笼,一手在白家护卫随身携带的东西里翻找衣服靴子,可恨的是越急着要找一样东西的时候,就越是找不到。

在几个帐篷里进进出出的找了好久,除了找到了一堆堆的死人之外,却是一件多余的衣服都没有找到,估计狼青他们差不多该到了之后,杨煜只能无奈的选择从死人身上剥一件衣服下来了。

当杨大嘴和狼青他们心急火燎的找到杨煜的时候,却见正在赤身裸体的从一个死去的白家护卫身上剥衣服,这也就算了,最要命的是,不管是在草原上,还是在沙漠里,没人会在长袍里再穿什么别的衣服。

当杨煜愕然发现,帐篷外站了十几个人,悄无声息一脸古怪的怔怔看着他的时候,杨煜看了看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再看看手上很是不雅的尸体,杨煜一阵恶寒,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

狼青轻咳了一声,大声对着身后的众人道:“行了行了,头儿没事,都走了走了,赶紧打扫战场去。”

杨煜欲哭无泪,还好这时福至心灵,灵光一闪之际,杨煜大喊一声道:“都别走,站住!”

说完之后,杨煜大步走到一路古怪的众人面前,扫视了一周之后,眼前终于一亮,当下大声道:“我刚才被雷劈的衣服都没了,正在找衣服的时候你们就来了,来的正好,胖子,就你的个头跟我差不多,把你的衣服脱下来给我穿上。”

高永明目瞪口呆的道:“什么?为什么是我?大哥你都快把那个死人的衣服剥下来来了,干脆穿他的不就好了,为什么要我的?”

杨煜把脸一板,道:“第一,你们几个的个头不是太高就是太矮,就你跟我差不多,第二,从死人身上剥衣服穿,你不觉得别扭吗?第三,我是你大哥,少说废话,把你的衣服给我,自己去剥死人衣服。”

高永明欲哭无泪,看了看身边一脸坏笑的几个人之后,恨恨的把脚一跺之后,一脸无奈的对着杨煜道:“大哥,跟你商量个事儿,这次我就认倒霉了,下次,咱带身备换的衣服成吗?”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丰收

不得不说,单论带兵打仗的本事,白朗比吴过强的不是一点半点儿,虽然白朗手下的术者比吴过要少,但对于草原上的马匪还是占据了绝对优势,可白朗并没有因此就放松了警惕。

如果不是一手召唤天雷太过逆天,杨煜还真就拿白朗没办法,待大局已定,杨煜有闲暇在白家的营地里仔细探查了一遍之后,不由觉得有些后怕,白朗把整个营地守的滴水不漏,就算只是白朗显露出来的实力,单凭他手上现在的这点人手也根本不可能突破的进去,还好白朗为了抓个活口,有意的放他进去,才让杨煜钻了个空子。

虽然一直在听别人说术者多么多么厉害,而杨煜也曾亲身验证过,但杨煜一路走来太过顺风顺水,不管是白四公子,还是吴过,杨煜都没有觉得术法有多恐怖,尤其是一举诛杀吴过的手下百名术者,更将号称神州大陆上也是算得上强者的七级术者吴过给生擒之后,杨煜对于术者更是不觉有什么厉害之处,心底隐隐也对术者有所轻视,甚至对于这个世界的强者,也连带着有些无以为然,而就在这时,白朗给他生动的上了一课,告诉杨煜术者,还不是他可以轻视的存在。

白朗也是一个七级术者,可是白朗根本没有亲自对杨煜出手过,也就是说,白朗手下一个最多到了六级的术者,轻轻松松的以一个杨煜不曾想到的术法,就让杨煜陷入了绝境,如果不是杨煜身上有他们无法想象的力量存在,杨煜就会被一个不知名的水系术者轻松灭杀。

杨煜自己都有些替白朗觉得憋屈,本来一切尽在掌握,可天知道一切会在转瞬间风云突变,掌控一切的白朗被电的尸骨无存,眼看这就要蹬腿的杨煜却咸鱼翻身,一瞬间把白朗的全部力量化为飞灰,这叫什么事?

白朗的不行幸,当然就是杨煜的幸运了,虽然代价是有点难以启齿,不过能化不可能为可能,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极大的胜利,就算让杨煜再裸奔几次,杨煜也认了,反正他这里也只有一帮大男人,就算裸奔几次,也不会影响到泡美眉,至于头发嘛,反正也还会再长出来的,总之裸奔也好,秃头也好,在清点战利品的时候,一切都值回票价了,不枉杨煜再裸奔一回。

白朗出兵大草原,虽说是为了给白四公子报仇,可是更深层的原因,当然就是为了利益了,谁都知道金水河商路那真的是金银流淌之地,这条商路上做生意的,都富的流油,那打劫过往商队的马匪,钱能少了吗?

白朗从虎口关出兵,直接就到了草原,可以直面马匪,不像吴过从鬼门关出兵还得先穿越绝地沙漠,所以白朗就占得了先机,让吴过只能不情不愿的把守定海桥,而白朗字自出兵以来,光是大股的马匪就有四个被白朗全歼,至于几十上百个的小股马匪,白朗也不肯放过,这一路走来把遇到的马匪一扫而光的同时,而马匪们多年积攒下来的家底,自然会落入到了白朗的口袋里。

杨煜召唤来的天雷把营地的一部分直接气化成了虚无,但还好杨煜所处的位置尚属营地的边缘,营地的三分之二没有受到什么波及,就是剩下的营地里找出的东西,在狼青清点过了报上数目之后,差点让杨煜幸福的晕过去。

白朗不像杨煜,什么都缺,得到什么破烂都要当宝贝一样,除了值钱的东西之外,白朗一概不要,所以跟着白朗随行的马车上,装的绝多部分都是真金白银,珠宝也有一些,至于马匪们抢来既占地而且还需要变卖的普通货物,白朗根本不要,直接一把火烧了就是,即便这样,白朗带着的马车基本上也没有什么闲着,全都装满了金银。

装满了黄金的马车有二十一辆,装满了白银的马车有十四辆,对于马匪来说,同样重量体积更小的黄金更受欢迎,除了金银之外,还有一百多枚五行石,不过这些五行石大多都是从死去的术者身上找到的,却不知道是白朗从马匪手里抢来的,还是他们随身携带而来的,不过这个对杨煜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既然落到自己手里了,管他是马匪的还是白家的呢。

白家的马车都是能拉两千斤重物的四马大车,这时候每一辆马车都装到了极限,也就是说杨煜得到的黄金足足有四万两千斤,这个世界是十两一斤,也就是说杨煜从白朗手里抢了四十二万两黄金,白银是二十八万两,不过这可不是全部,这四十二万两黄金只是全部转载了黄金的马车上的数量,其他零零碎碎被人带在身上的,被装在云粮食饮水的辎重车上的,甚至马匹的身上挂着的也有不少,而这些根本都还没来的及清点以计算在内。

钱太多了,也就是个数字,现在杨煜才算真切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看着所有人都是在忙碌着把零散的金银整理到一起撞车,满不在乎的样子就跟搬运大白菜似的,好像谁也不觉得这些让人拼死拼活的金银有多么可贵,而杨煜也是觉得白朗这家伙太可恨了,这么多车,装了这么多金银,对他根本没有用的嘛,杨煜宁可里面装的全都是粮食才好。

就在众人忙着打扫战场的时候,克厄斯也没有闲着,他也在打扫战场,不过克厄斯可不是忙着收敛财物,他对金银财宝之类的东西不屑一顾,却是一刻不停的在那些死尸旁边鼓捣什么。

杨煜本来想仔细瞧瞧克厄斯到底在干什么,他对这个神秘的师父实在是好奇,要不是克厄斯是个光明祭祀,杨煜一定会认为克厄斯该是个黑暗魔法师才对的,怎么看着克厄斯也不像个正常的光明祭祀,可是其他的力量还有可能共存,可光明与黑暗力量,那却是却无可能在一个人身上共存的,所以杨煜也只能往别的方面去想,不过一个光明祭祀喜欢和尸体打交道,杨煜是百思不得其解。

当杨煜走到克厄斯身边之后,却被克厄斯毫不留情的赶到了一边,杨煜只能站的远远的看着克厄斯在干什么,不过克厄斯只是在每个尸体旁边站立片刻之后,随即就起身离开,最多会去翻动一下尸体而已,现在杨煜对于黑暗魔法和死灵魔法也是不陌生的,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

等克厄斯基本上把所有的尸体都动过了之后,克厄斯不再继续翻动尸体,而是急匆匆的跑到了杨煜身边。

“大收获,大丰收啊,好多年没这么爽过了,快,把这东西吃下去,然后试着放个魔法出来,快点,别磨蹭。”

将克厄斯递来的一颗红色珠子拿到手里之后,杨煜满面狐疑的看着手里的珠子,却是迟迟不肯把珠子放到嘴里,开玩笑,克厄斯可是刚刚翻了一大堆的尸体,天知道这珠子到底是什么东西,没准儿就是从那些死尸身上变出来的什么花样,这样的东西,打死杨煜也不敢吞下去啊。

“师父,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原来没见你拿出来过啊?你不会是刚刚弄出来的吧?”

克厄斯一脸不耐烦,声色俱厉道:“少废话,让你吃你就快吃,能不能别废话少磨蹭?你不吃还我,真是有眼无珠的家伙。”

杨煜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珠子,虽然颜色是血红色的,但这颗珠子却是极为坚硬,而且还散发着淡淡的光晕,看上去倒是很好看,也不像是人身上的某个部位能变成的,更没有什么血腥味之类的古怪气味,不过就算是这样,杨煜却也还是无法当个糖豆一样给吞了。

“师父,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干什么用的,你跟我说一声总没事吧。”由卝文卝人卝书卝屋卝整卝理

克厄斯急道:“哪有那闲工夫跟你扯这些,这东西一会儿就没效果了,你想不想能用魔法,要想用的话,就赶紧给我吃了啊!”

杨煜犹豫了一下之后,终于还是觉得能用魔法好像比较关键,当下把心一横,把眼一闭,珠子往嘴里一扔就给吞下了肚去。

“嗯,把头和四肢去掉就可以吃了,蛋白质含量是牛肉的六倍,嘎嘣脆,鸡肉味。”

克厄斯瞠目结舌道:“你说什么?现在有什么感觉?”

“哦,我拿贝爷的名言激励一下自己,要不然我没办法吃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感觉吗,也没有什么感觉啊…”

杨煜最后一个啊字是惨叫出来的,因为他在说着没有什么感觉的时候,却是突然觉得一道冰寒从喉咙里急冲而上,一股透心的恶寒直扑大脑,好像把他整个人冻在了冰块里,与此同时,杨煜的耳边好像听到了无数人凄厉的嘶吼之声,这股声音差点让他的心神为之崩溃。

那股冰寒的感觉持续时间并不长,当杨煜正在惨叫的时候,耳边的凄厉嘶吼戛然而止,随之身上的恶寒也是为之一变,不仅完全不再难受,反而让杨煜从发梢道指尖都感到极其舒爽,一种从骨髓深处透出来的极度快感,以至于杨煜的惨叫声也为之一变,好像是舒服到极致的呻吟之声。

第一百二十二章 如梦似幻

当杨煜和克厄斯在一起的时候,好像总是时不时的发出一两声惨叫,但终归是没有什么事,所以众人也都见怪不怪了,不过像这次惨叫声突然变成了好像在叫春一般,却是让众人大呼古怪。

就在杨煜还在忘乎所以的大叫之时,克厄斯一脚蹬在了杨煜的屁股上,怒道:“你鬼叫个没完了是吧,叫你个头啊叫,赶紧给我放个魔法啊。”

杨煜被一脚踹醒之后,大惊道:“师父,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刚才的惨叫到底是什么声音?”

克厄斯气的脸都变形了,大吼道:“放魔法!”

被克厄斯一声大吼,杨煜也顾不得探寻真相了,意随心动,顺手就发出了一个他这些日子练得最勤,也是最顺手的一个魔法,不,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一个诅咒,大诅咒术里一个名为恐惧的简单诅咒。

大诅咒术和别的黑暗魔法最大的区别就是,施放诅咒术的时候,必须有一个目标,否则对着一团空气,难道去诅咒空气会受到污染吗,可惜的是杨煜面前除了克厄斯再没别人,于是杨煜很自然的就把面前的克厄斯当成了目标,反正恐惧这个小小的诅咒术,也就是把人吓一跳罢了。

杨煜的顺手一放不打紧,克厄斯却悲催了,当杨煜感受到体内一股多出来的力量,可以让他很轻松的放出了一个魔法之后,克厄斯怪叫一声,翻着白眼就倒在了地上,而杨煜在感受到体内一种应该名为魔力的力量之后,眼前却是突然一黑。

杨煜眼前的一切陷入了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了,也完全感受不到身体的存在,就好像灵魂离体一样,五感完全丧失,被丢在了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里,而杨煜还不及感到惊惧的时候,完全的黑暗之中,却是突然出现了一个亮点。

当看到亮点之后,那亮点就开始在杨煜眼前飞速的扩大,杨煜也分辨不出来是他在向那个亮点靠近,还是那个亮点在飞速的向他而来,没有过多长时间,亮点已经变成了四四方方好像是一道门一样。

杨煜已经能看到那扇门后的世界,但极目所及,却只是一片缭绕的云雾,当杨煜即将跨越那扇门时,如梦似幻的烟雾变薄了一些,一个一袭白衣的女子,伸出了手对他微微一招后,嫣然一笑。

就在杨煜即将越过那道门,脱离身后的黑暗时,眼前的门突然极速缩小,那个一袭白衣的女子瞬时不见,杨煜完全感受不到身体的存在,自然无法做出任何动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道门飞速的缩小成一个亮点之后,消失不见。

当亮点也消失不见,杨煜重新回归与完全的黑暗之后,突然身子一沉,眼中重复光明,当杨煜怔怔的四下扫视一周之后,却发现克厄斯口吐白沫的倒在了地上,扬大嘴和高永明正在快步向他走来,至于那如梦似幻的门和少女,好像就是他做了一个短暂而又真实的梦一般。

扬大嘴快步跑到杨煜身前之后,急声道:“大哥,出什么事了,是你把老爷子给放到了吗?”

杨煜晃了晃了脑袋,把不知道是真实还是虚幻的梦泡在一边后,道:“发生什么事了?”

扬大嘴一脸不解的道:“刚才就见你跟杀猪似的惨叫,然后叫着叫着就跟叫春似的,再然后,就是克厄斯老爷子跟杀猪似的鬼叫一声倒在了地上,你看,这不是开始吐白沫了,我就是觉得你惨叫还比较正常,怎么老爷子也开始鬼叫了,这才过来看看的啊。”

杨煜一拍脑袋,赶紧俯身一手去掐克厄斯的人中,一手使劲儿的拍打克厄斯,连声道:“师父,师父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

杨煜又是给克厄斯掐人中,又是使劲儿摇晃克厄斯,再加上天上不停的落雨到克厄斯的身上,就着也是过了好大一会儿之后,克厄斯才呻吟了一声之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克厄斯的样子把杨煜他们都给吓坏了,一群人围在了克厄斯的身边,而克厄斯一待睁开眼睛之后,却是立即有气无力的道:“没事人都给我散了。”

杨煜急声道:“师父您还好把?这是这么回事这,我可没干什么啊,你一吼,我就是顺手用了一个恐惧术,怎么会成这个样子。”

等别人都散开之后,克厄斯晃了晃脑袋,小声道:“你个臭小子,你想害死我老人家啊,我让你放个魔法,你就拿你师父开刀是不是?他妈的,怎么恐惧术在你手里,竟然这么厉害,你师父我岁数这么大了,能经得住你这么吓吗。”

杨煜苦声道:“我没怎么着啊,就是最最简单的恐惧术啊,不就是让人吓一跳,但很快就又没事的嘛。”

“吓一跳?你师父我没来由的差点吓死,你师父我是那么不经吓的吗?呸,现在别说这个,你肯定是发达了,哈哈,我就知道,你肯定和别人不一样,快快快,再发个魔法出来,别发大诅咒术了,嗯,你用亡灵魔法试试。”

杨煜把克厄斯轻轻的放到了在了地上之后,就想再施放一个比较简单的亡灵魔法,可是杨煜马上发现,他体内的魔力已经涓滴不剩。

“师父,放不了了,我体内的魔力一点都不剩了,不过我体内的雷电之力好像又强了一点儿,一丁点儿,好像是啊,我也不太敢保证。”

克厄斯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顿时就从地上跳了起来,双手扯住头发,狂叫了一声之后,大怒道:“他妈的,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杨煜小声道:“师父,你先别激动。我再问你个事儿啊,刚才,就刚才我刚刚用出大诅咒术的那一刻,嗯,我好像灵魂出窍一样,好像去了一个别的什么地方,师父,这个不是大诅咒术该有的效果吧?还是说这大诅咒术有什么副作用?”

克厄斯脸色大变,一把抓住了杨煜的肩膀,道:“你说什么?你看到了什么,快告诉我!”

杨煜把自己看到的景象和感受说出来之后,克厄斯满脸震惊的表情,摇摇晃晃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手使劲的揪着头发,双目无神的道:“这算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儿,这到底是他妈怎么一回事了,魔力会被转化成雷电之力,他妈的能和神灵直接沟通,却是和一个女的,和他妈一个女的,这魔神里哪有他妈的女的!该死的,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第一百二十三章 谜团

作为当事人,却是一切都不知道,其实杨煜才是那个最想知道真相的人,不过看着克厄斯一副快要疯掉的样子,让本来颇有怨言的杨煜不好说什么,反倒要去安慰克厄斯一下了。

“师父,何必这么激动呢,想不明白那就先不要去想好了,你看我,什么都懵懵懂懂的,日子不也一样照过吗,好吧,这个不是关键,关键是你不觉得我才该是那个大喊为什么为什么的人才对吗?”

克厄斯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珠子,口沫横飞的对着杨煜大吼道:“你知道个屁,老子我怎么可能被你的诅咒术吓到,这不合理你懂不懂?你看到了一个女人,这更不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