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霸寇-第3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林山上不过也就四五百人,怎么,你就认定吃定了我吗?”

杨煜哈哈一笑,道:“你别管我有多少人,我还真就吃定了你,你要是不服,可以让你的人捡起兵器咱们火拼一场,看看我是不是吃定了你,草上飞,还真不是我小看了你,白家可以把你赶尽杀绝,我也一样可以,你信不信?”

草上飞回头看了一眼,却见他的手下一个个呆滞的坐在泥水里动也不动,就算他下令让人们站起来拿起武器拼命,恐怕肯站起来的连十分之一都不会有,连续的逃命之下这些人早就没了勇气,不管面对的是多少人,也完全没有希望。

草上飞恨恨的叹了口气之后,又转身对着杨煜叹声道:“你究竟想怎么样,划下道来吧。”

杨煜微微一笑,道:“很简单,你们还是跟我上林山,留下来跟我一起干了白家的人马,要是胜了,大家都能活下去,要是败了,大家一起玩完。”

草上飞张大了嘴,惊道:“不是吧,你竟然想和白家硬碰硬,你,你莫非是傻了不成,就算你再厉害,你能和白家比吗?”

杨煜冷声道:“我只问你,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草上飞哭丧着一张脸道:“我还有得选吗,要么死在白家的手里,要么死在你的手里,我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啊。”

杨煜哈哈一笑,道:“你也是明白事理的,放心吧,只要你留下来与我一同抗击白家,我是不会亏待你的,何况你留下来还有一线生机,要是你一门心思的往鬼门关跑,嘿嘿,恐怕你就真的进了鬼门关啦。”

草上飞悚然道:“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白家已经过了定海桥,从西边打过来了?他们现在已经成了两边的夹击之势?”

杨煜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没错,白家已经牢牢控制了定海桥,你说你现在再跑,是不是去送死?”

草上飞的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哭丧着脸,道:“完了,完了,白家真是要赶尽杀绝了。”

杨煜叹了口气,道:“草上飞,你在草原上也是成名已久的人物了,又有一大帮的兄弟们跟着你,怎么你却是如此的胆小呢,那白家再厉害,咱们合力一处也不见得就是必死无疑,就算要逃,也得把白家打退了,杀出一条血路才有路可逃啊。”

草上飞面如死灰,垂头丧气的道:“事到如今,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白家现在是点了名要我的脑袋,不是,白家已经放话了,要把我千刀万剐,你说我能不逃吗,唉,前些日子,我追着一支商队,一直到了快到定海桥了,我看着也没有你们林山的人在,就出手把那支商队给劫了,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让那商队跑了两个活口,结果白家得了信,非说是我杀了他们的四公子,指名要我的命,你说我能不跑吗。”

杨煜又是惊讶,又是好笑,这草上飞竟然是做了他的替罪羊,背上了杀死白家四公子的罪名,这个发现让杀了白四公子的这个正主哭笑不得。

草上飞仍是垂头丧气的道:“我也看透了,得罪了白家,我怎么着都是一个死,这位兄弟,我这手下的几百号弟兄,都是跟了我多少年的,论身手论胆色,那都是一等一的好汉,要不是我,他们也惹不到这滔天大祸,跟着我只有死路一条,兄弟你行行好收留了他们,不管你是和白家死拼还是逃命,总比跟着我强,我把我积攒下来的东西都给你,这条命也给了你,你拿着我的人头去给白家,没准儿还能有条出路,我也省的受那千刀万剐的罪了。”

看得出来草上飞是真的比尔白家下破了胆子死了心了,眼看着无路可逃,竟然是自杀也不能和白家碰面,不过杨煜说白家已占了定海桥纯属是胡说的,而且他之所以要草上飞留下跟他一起对付白家,却是有个主意,一定得要草上飞帮忙才行的,尤其是得知草上飞做了他的替罪羊,成为了白家的主要目标之后,这草上飞就更不能离开了,当然也不能让草上飞就这么死了。

“行了,别哭丧着脸了,你要听我的,我给你一条活路,而且我连你的金银财宝都不要,还都还给了你,现在就看你有没有死中求活的胆色了,你说你也是鼎鼎有名的一个人物,现在连白家的面都没见着就先被吓死了,这以后要是传出去,你草上飞就算死了这脸也没地方搁啊。”

草上飞苦涩的一笑,道:“我也不愿意这样啊,可要杀我的是白家,那可是白家啊。”

杨煜冷冷一笑,道:“废话少说,现在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是愿意听我的安排找一条活路,还是现在就被杀了,也省的被白家千刀万剐,你选吧。”

其实这选择也不算是什么选择,草上飞只是犹豫了一下之后,便咬了咬牙,道:“左右是个死,我就拼了这条命,这省得被人笑话了。”

杨煜也不废话,当即让草上飞的人马召集起来,等草上飞的人把武器放到了杨煜身前再围拢到了一起之后,杨煜立刻让传令兵把狼青和豹威都召集到了他的跟前。

看着狼青和豹威从黑暗中突然冒了出来,一直留在杨煜身前的草上飞都吓得傻了,这时候他才知道杨煜的底气有多足,尤其是看着在他营地的四周不停的有狼人带着巨大的狂狼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原本被吓破了胆子的草上飞也是觉得多了些底气,虽然草原上已经多少年没见过兽人了,可兽人善战的威名他却是知道的。

把狼青和豹威叫到了一旁,把从草上飞那里得到的消息简单的说了一下之后,杨煜沉声道:“林山不能丢,我们也不能退,所以我决定和白家死战到底,我想过了,只要处置得当,咱们有很大的希望取胜,现在,我们开始给白家挖坑吧。”

第九十五章 守株待兔

杨煜说白家已经占据了定海桥,虽然是信口胡诌的,但事实上,白家确实已经占据了定海桥的东端。

针对草原上马匪发起的行动,是由白家在虎口关和鬼门关的负责人共同发起的,白家在鬼门关的负责人叫白静明,是白家旁系的子弟,但能够坐镇一方,又是对白家极为重要的鬼门关,除了必须有过人之处外,也必须有个靠山,而白四公子,就是白静明的靠山,能够镇守鬼门关,白静明仪仗白四公子的地方极多。

白静明名字里有个静字,平素就算遇到什么大事,也会极为冷静,可现在白静明却是冷静不下来了,只想杀人泄愤,先不说白四公子是他的靠山,虽然白四公子在白家不是什么大人物,上边有两个哥哥将他压制的死死的,下边还有一个强到变态的弟弟,白家的家主之位轮也轮不到他的头上,可不管怎么说,白四公子也是白家的堂堂一个公子,现在白四公子偏偏就死了,而且还偏偏就死在虎口关和鬼门关之间的地面上,最最要命的是,白四公子之所以会心急火燎的去鬼门关,还是因为他白静明的缘故。

白静明得了一件宝贝,这宝贝对于术者和魔术师都是有极大的用处,白静明暗自扣下来之后,首先想到的就是献给白四公子,好让自己的地位能更进一步,而白四公子得到了消息之后,生怕那件宝贝到了白家总堂之后会被他的兄弟抢走,便亲自来鬼门关去取,可没想到,白四公子竟是会在半路上音讯全无。

白静明算着日子觉得白四公子该到了,却是苦等不到白四公子的消息,于是白静明就派出了人去寻找白四公子的下落,然后白静明就得了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白四公子已死,所带的几个心腹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白四公子死后还能把消息传出去,不是因为杨煜做事不小心,而是白家另有一套传递讯息的法子,那就是用五行之力留下印记,来传递某些特定的信息,这种五行之力的印记不是高段的术者根本察觉不到,而杨煜他们一行人里又没有术者,所以消息也就走漏了出去。

白静明派出的人在过了定海桥之后,顺着金水河边一路搜寻的时候,竟然发现了一处五行印记,而所留下的两个五行印记所代表的意思是包括主子在内全军覆没,还有一个印记是代表马匪,虽然两个印记所传达的消息很简单,但也足够明确了。

白静明得到回报之后,差点没晕过去,白家的嫡系子弟丧命,这在白家已经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没有发生过了,现在这种事却偏偏落在了他的头上,虽然白四公子是死在了定海桥附近,好歹没有死在他的地面上,算是个两不管的地方,而且白四公子在从虎口关离开的时候,还带上了几十个虎口关里的守卫,就算受责,也是他和虎口关的镇守两个人的事,但白家上下都知道,白四公子是他白静明的靠山,白四公子突然要去鬼门关,绝对和他脱离不了干系,所以白静明也知道,无论如何他也是完了,甚至能不能留下性命都是个问题。

对于虎口关的镇守来说,白四公子从他这里离开后死了,也是一件性命攸关的大事,所以在得到了白静明传来的消息之后,立刻就将手头上的全部力量拉到了大草原上来,和从东西两方同时发力,务求将所有的马匪一网打净。

因为从鬼门关出来要越过绝地沙漠才能和马匪接触,所以等鬼门关这边的力量到达定海桥的时候,从虎口关出来的力量已经开始了对草原上马匪的扫荡,而白静明却是刚刚来得及把定海桥的东头全面封锁住,现在整个草原已经被完全堵住了口子,除非那些马匪都插上了翅膀,否则绝对无法逃脱。

虽然堵住了口子,但白静明却是很不满意,因为他想亲自把草原上的马匪一个个都宰了,不光是出口气的问题,若是能表现好一些,再把原本准备献给白四公子的宝贝献上去,不说别的,好赖也应该能保住小命,可现在虎口关那边已经动手,白静明却只能担任堵口的责任了,尽管白净明不太情愿,但要是放跑了马匪,白静明的麻烦只会更大,所以他也只能不情不愿的守着定海桥,祈祷杀死白四公子的马匪会一头扎进他设下的大网里了。

白静明怒气冲冲,看谁都死活不顺眼,他堵了定海桥不要紧,却也不能把整个商道都给堵死了,有正常的商队要过,还是得放人家离开,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偏偏这些商队里还有很多是白家的商队,每当遇到自家的商队经过,白静明还得编个借口来解释自己离开鬼门关来定海桥堵路的行为,还不敢说是给白四公子报仇,白静明打算先把草原上的马匪杀干净给白四公子报了仇,再找个可靠的靠山献上宝贝之后再把白四公子已死的事报上去,顺便把责任想办法往虎口关那边多推一点儿,而虎口关那边好像也是这个意思,所以几天下来白静明还要想尽一切办法来掩盖自己的真实目的,就连手下除了少数几个心腹之外,大多数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张旗鼓的跑到定海桥这里来堵路。

白静明又气又急,只盼着有那不开眼的马匪撞到他这里来,可惜几天下来却都是白等,而这天下午,就在白静明一个人在营帐里生闷气的时候,突然有个属下跑来向他禀报道:“大人,从东方来了一支队伍,看上去不像是商队,很有可能是马匪。”

白静明又惊又喜,急声道:“知道是那支马匪了吗?”

“回禀大人,尚不知道是那支马匪,但对方只有马匹而无车队,应该可以确定是马匪无疑了。”

白静明立刻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的道:“把所有的术者召集起来,不能放跑一个马匪。”

白静明带来正好三百人的队伍,其中二百人是普通的侍卫,其余的一百人却是术者了,而这一百人的术者里面有六十个人在五级以上,其中更有十一个人到了六级的水准,再加上白静明本身已是七级术者的水准,除了白家,神州大陆上再没有其他势力能把这样的一支队伍拉出来,如果只是用来对付马匪的话,真可谓是用杀牛刀来宰鸡了,甚至可说是用大炮来轰蚊子。

白静明急匆匆的走到营帐外面,到了一众护卫列队而立的地方之后,一个护卫躬身向白静明行礼之后指着东方道:“大人请看,前边有烟尘腾起,应该是群马奔腾而激起的,这个速度不可能是马车,而且从这片灰尘的规模来看,至少在千马之上。”

白静明咬牙切齿的道:“很好,估计他们用不了多久就能发现我们,如果对方要跑的话,不管对方是谁,绝不能放跑一个只要给我留下几个活口就好。”

在白家,术者也和军队一样有着自己的编制和规矩,而不是一哄而上的乱战的,只是术者的地位比普通的侍卫要高很多的,所以绝大多数的术者都在营帐或是阴凉的地方休息,这时侯术者们也都集合了起来,同样是十人一个小队,每个小队由一个六级的术者带领,听侯百人队长的指挥施法,等术者的百人队集结完毕之后,术者百人队的队长向白静明行礼道:“大人,术者百人队已做好准备,请大人示下。”

白静明点了点头,指着那片烟尘,恨声道:“一待那些人进入术法范围之后,就给我狠狠的杀,全力出手。”

待做好了安排之后,白静明全神贯注的看着那团烟尘,他已经做好了打算,只要那些人进入了射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始轰他们,想来这些人总是要到跟前探个究竟的,只是一等他们靠近,想要离开可就难了。

眼看着腾起的烟尘越来越近,已经能看到地上骑着马队伍在急冲而来,而在队伍的最前方,一面旗帜迎风飘展,上书“草上飞”三个大字,一待看清那面大旗之后,站在白静明身旁的心腹立刻翻开一本册子,看了几眼之后,对着白静明小声道:“大人,此拨马匪匪首名为草上飞,旗下共有四百三十一人,马匹一千三百六十六匹,战斗力总体评价为低下,匪首草上飞在前年升至五级,特长是擅长轻功,以迅捷身法接近敌人伤敌,武器是一双短刀,战斗力评价为低下。另据从虎口关传来的消息,草上飞一伙儿在曾在白四公子遇难之地出没,时间上也比较吻合,此人为凶手的几率在五成以上,是我们此次行动的最主要目标,只是此前报来的消息中从未提起过草上飞一伙儿有旗帜,不知今日为何会打着旗帜出现。”

第九十六章 谁是被待的兔子

当身旁的心腹快速的念完一段情报之后,白静明的心情是又怒又喜,怒的是杀死白四公子最大的嫌疑人出现在他的面前,喜得也是杀死白四公子的嫌疑人竟然要落到他的手里,这时白静明那还顾得上什么此前有没有旗帜这回事,当下大喊道:“术者们先别忙着出手,务必要生擒对方的匪首草上飞,务必生擒!我没有下令之前谁也不许妄动,如果对方提前逃跑就进行威慑性施法,将对方逼到我们跟前,为防万一,术者们也做好追击准备。”

当下完命令之后,白静明的心也提了起来,看着越来越近的马匪们,祈祷对方会一头扎进他的怀抱,这次出来白静明把所有能表明白家身份的标志全都去了,如果对方没有得到消息的话,真的很有可能主动靠近他们。

白静明做好了一切准备,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群马匪在距离他们还有大约一里地的距离,堪堪就在术者的队伍施法的最远射程边缘的时候,却是突然停了下来,在张望了几眼之后,那帮马匪却是突然有人大喊道:“是白家的人,是白家的人,大家快跑啊!”

白静明气的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天知道那帮马匪是怎么看出来他们是白家人的,想来想去也只能是虎口关那边走漏了风声,甚至是故意放出了消息,好让草原上的马匪不敢再往定海桥来,好能独吞功劳。

白静明的术法已到了七级,以他的实力,就算对方在一里地之外,白静明也能施放几个几个术法打到那些马匪的人群里,可是白静明能够到那些马匪的术法却是威力不够,就算用出来,也是顶不了大事,眼看着草上飞一伙儿马匪已经开始调转马头开始向南逃窜,根本不给他手下的术者队伍机会,白静明气的随手施放了两个术法之后,立刻大声喊道:“留下一队侍卫守在这里,其他所有人都给我追,把他们全部杀光,追!”

等术者们都上了马,开始追击的时候,草上飞一伙儿马匪都已经跑到两里之外了,尤其是在金水河边策马疾奔,扬起的漫天沙尘又将草上飞一伙儿人的身影给完全遮挡了起来,气到发疯的白静明这时只顾催着手下没命的拍马急追,哪怕追到天边去,他也得把这帮马匪给灭了。

从金水河向南跑的话没有多远就是厚厚的草皮,没有跑出太远,草上飞一伙人的身影又露了出来,只是此时草上飞一伙儿距离白静明又远了些许,距离已经拉到了三里左右,白家的侍卫虽然厉害,但骑术和常年生活在马背上的马匪却是没法比,至于骑马比较少的术者就不用说了,虽然都是百里挑一的良马,却是拉的更远。

白静明越追越是心急,眼看马匪们与他的距离拉的越来越远,白静明也是生怕真的被马匪们就此逃了,虽然知道马匪们就在草原上不能逃得太远,但马匪们要是在大草原上开始兜圈子的话,想要完全剿灭这活儿马匪也终究需要花费诺大的力气,所以无论如何白静明也要毕其功于一役,绝不能让这帮马匪跑了。

草上飞在前面逃命,白静明就在后面带人猛追,虽然距离越来越远,但草上飞始终也无法摆脱白静明的追击,而白静明与草上飞的距离越来越远,正在怒火中烧之时,却是突然发现有一匹马口吐白沫倒毙在了他们追击的路上。

看到有马倒毙,白静明一旁的心腹惊喜的大喊道:“大人,他们长途跋涉,马都已经跑的脱力了,别看他们马多,却是强弩之末,就算是能够轮换,他们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白静明大手向前一挥,大声喝道:“都给我追,杀光了这帮马匪,重重有赏!”

白静明喊完之后,自己也是安心了许多,知道自己只要一直追下去,就肯定能追上,而且在开了一个头之后,在追击的路上已经能时不时的看到脱力倒毙的马匹,多的时候能有两三匹同时出现,白静明心里大概的数着倒毙的马匹加起来已经快有百匹之多了,而他的发现也让白静明越发的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只要一直追下去,就一定能追上这些全都该千刀万剐的马匪。

白静明从下午开始追击,只到了傍晚时分,天都即将要黑了,还在一直的追,只是这个时候他和前面的马匪距离已经开始在逐渐的缩短,从最远时的五里左右,又到了现在的只剩下了两里,眼看着成功在望,虽然天上开始传来轰隆隆的雷声,白静明也不放在心上,虽然到了夜间追击的话会很困难,但白静明相信,马匪已经坚持不到天黑下来的时候了。

当天色黑到影影绰绰看不清前方的马匪时,白静明一直等候的时机终于到来了,马匪们的速度几乎是突然放慢了下来,距离追的最靠前的侍卫已不足一里的距离,对于这个距离来说,明显马速更快的白家人片刻就可以追上,但就在这时,白静明却是让身边的手下大喊着发出了他的命令,让那些追的靠前的侍卫闪到两旁,以免受到术法的误伤。

当白家的侍卫队伍给身后的术者闪开了一条道路时,白静明又下令让跑的太过靠前的术者稍微放慢一点,以便和拉成了一长溜的术者汇合到一处,正当一百个术者差不多都汇聚在了一起时,前面的马匪竟是突然放慢了速度,与术者队伍的距离也迅速缩短到了一里之内,堪堪已到了射程之内。

当草上飞的队伍后面的部分已经完全处于术法的攻击范围之内时,白静明扯着嗓子大声吼道:“土系术者第一波攻击,再靠近些之后金系术者和木系术者发动第二波攻击,火系术者开始起火准备近战,现在…”

白静明一个“放”字还没来的及出口,却见眼前的地面上却是有四五匹马连带着背上的骑士在挣扎似的,好像是那些马掉入了深坑之中,白静明还没来得及仔细瞧瞧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已经掠过了那几个马匪,就在这时,白静明正要一个“放”字出口的时候,却见一到黑影从他身侧的地下冲天而起,恍惚间,白静明好像看到了一个狰狞的豹子向他迎面扑来。

作为一个七级的术者,白静明很强,很强,可是术者虽然厉害,却有一个通病,那就是拳脚身体不怎么样,换句话说,就是近身之后,术者通常就要倒霉了,虽然也有术武双修的强者,但很可惜白静明不是,所以白静明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影从自己的左侧突然冒出来,虽然心里明白大事不妙,可手上却是来不急做出反应,当胯下的奔马从那个人影旁一掠而过,白静明急忙扭身想看看身边的黑影到底是什么东西时,便觉背后剧痛传来,白静明随之便被从马上打落了下去,连打带摔,立刻就昏迷不醒。

不幸中的万幸是,那道人影是从白静明的身侧突然冒出来,而不是从正前方,那道黑影只来得及从侧后方重重的一棍拍了上去,而不是当头刺下,白静明好歹还没有丧命而只是混了过去,可是白静明的运气不错,其他人的运气可就没那么好了,一条条的身影纷纷从地底下猛然冒出之后,立刻对聚成一团的术者大开杀戒,几乎只是一个照面,就有起码过半的术者掉落马下,或是连人带马扑倒在了地上,而这时一直逃命的马匪竟然是突然从中分成了两半,跑了一个半圆调转了马头之后,竟是兵分两路又向他们围杀过来。

这时再迟钝的人也明白了过来,他们这是踏入了陷阱,可是就在那些暂时还幸存的术者惊叫着想要四散逃开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来不及了,那些从地下突然冒出的黑影以他们难以想象的速度,追上了始终未停的奔马,每当一道黑光闪过,就有一个人影惨叫着落马,几乎是顷刻之间,一百个术者几乎全部丧命,只有寥寥四五个术者因为马术不精而落到后面的术者来得及拨转了马头,可是尽管如此,他们也来不及逃了,那些黑影已经开始向他们疾冲而来。

残存的几个术者都是骑在马上,但他们愕然而惊恐的发现,他们四条腿却是跑不过那些两条腿急追的黑影,当最后一个术者漫无目的得把手中的术法施放出去之后,随之便被从身后赶上的黑影一把拽到了马下,在他晕过去之前,只是在黑暗中模糊的看到了一个豹子的脑袋。

“这里怎么会有豹子的?”

当最后一个术者晕过去之前,脑子里只来得及闪过一个问号,不过足以让他感到欣慰一些的是,整整一百人的术者队伍,再加上一个七级的白静明,只有他一个人得以施放除了术法,不管有没有打到人,至少他是放出去了,除了他之外,全部的术者没有施放任何术法就在一瞬间被尽数撂倒,无一幸免。

第九十七章 一网打尽

看到术者们在一个照面之间就尽数倒地,给那些术者让开一条道路的白家护卫们瞬间便从追杀者变成了被杀的一方,就好像一个猎人追着一只兔子跑啊跑的,眼看就要追上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追的这只兔子竟然是大灰狼假扮的,而且,还成功的把自己引到了狼窝里。

当身份从猎人陡然变成了猎物的时候,白家的护卫无愧于精锐的名声,慌而不乱,虽然只有一百人,还是完全分散开来打乱了阵型,但这个百人队的队长却是临危不乱,将手中的长刀,向着迎面而来的草上飞一伙儿声嘶力竭的大喝道:“锋矢阵型,凿穿!”

分散开来的白家护卫排成了两个三角阵型,这时候他们已经来不及合拢到一处,而草上飞一伙儿在完成了转身之后,排成了一个半圆,伸出了两翼,却是想要包围白家的护卫,对于马匪来说,告诉接近商队之后将之包围起来,这是他们的必修课,所以他们的阵型排列的无懈可击,只要一接触,就能保证将白家的护卫团团包围起来。

草上飞失算了,白家护卫的悍勇有些超出了他的想象,虽然两翼顺势合围,将白家护卫包在了里面,可是白家护卫的两个排成了三角形的凿穿阵型只是一个照面,就成功的突破了草上飞阵型里最厚实的部分,在两边对冲之下,白家的护卫只是丢下了十二具尸体,可草上飞这边却是死了六十多个人。

白家的护卫队长也失算了,他以为只要凿穿草上飞一伙儿马匪的包围之后就可以扬长而去,可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些一个照面就把所有的术者都解决了的黑影,竟是从侧后方,绕过了草上飞一伙儿的马匪之后,斜刺里追上了他们。

看着几十道黑影从两边狂奔着追上了他们,护卫队长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他记得这些人黑影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很显然他们并没有坐骑,所以护卫队长很纳闷,这些人是怎么能够只凭双腿来追上他们胯下的好马的,等那些黑影一难以想象的告高速,将两个三角阵型从外向内开始削下去的时候,那个护卫队长终于看清了那些让他感到了心悸的黑影到底是何方神圣。

豹人!竟然是短途冲刺速度天下无匹的豹人!竟然是小范围之内乱战搏杀堪称天下第一兵种的豹人,在看清楚豹人面目的那一瞬间,护卫队长就明白了自己的下场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分散突围,把消息传出去!”

护卫队长在大喊了一声之后,立刻拨转马头脱离的已经所剩无几的大部队,原本一百个人的护卫队,现在活着的只有不到三十个人了,护卫队长下令分散突围,却也没抱多大的希望,只不过是聊尽人事罢了,虽然豹人是短距离冲刺的速度天下无敌,可是一旦距离长了,豹人的速度肯定会慢下来的,只不过护卫队长明白从豹人发起冲击到现在,距离可是算不得长的。

护卫队长脱离了队伍之后,随便找了个方向逃命,虽然知道能够生离的希望微乎其微,可既然还没死,总要尝试一下的嘛,就算只有一个人逃了出去,也能把这里发生的事情传回去。可是几乎就在护卫队长刚刚向着侧方跑出了没有多远,却是愕然发现,在他的前方又冒出了一片黑影。

护卫队长只怕豹人,如果他前面拦路的还是马匪的话,护卫队长绝对不会有丝毫迟疑的就会选择冲过去,他有这个自信,也有这个能力,可是随着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护卫队长借着天黑前最后一丝微光看清了他面前的人之后,护卫队长却是呆了,手中高高举起的长刀也无力的垂落了下来。

狼人,竟然是狼人,这一下不用想着逃出去的事情了,如果说豹人是短距离冲刺的速度天下第一,那就长途奔袭而言,狼人自称老二谁敢称第一?别说现在狼人是迎面而来,就算是狼人让他们先跑上个二三十里地再追又有何妨,如果那些术者没有在一瞬间宣告全灭的话,护卫队长有十足的信心可以将这些兽人全部杀光,可是现在术者都已经完蛋了,所以他们也注定只能死在这里,护卫队长悲哀的接受了现实,最后一丝希望也宣告破灭之后,本来身手很不错的护卫队长好像身上的精气神都在一瞬间被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