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霸寇-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靠近白四公子的人之外,被白四公子的爆裂炎所击倒的竟是大多又站了起来。

杨煜使劲的晃了晃脑袋,向抱住了肩膀只是疼的呲牙咧嘴的高永明紧张的道:“你没事吧?你没事吧?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快告诉我你现在的感觉。”

高永明嘴里嘶嘶作响,咬牙切齿的道:“那白四公子呢?现在是怎么一个状况?”

杨煜急声道:“死了,现在没事了,快告诉我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疼,好疼啊,妈的,尤其是肩膀这里疼死了,我这半边身子都没感觉了,咦,这里是怎么回事?好奇怪的伤口。”

“你没事就好,稍等一下,我去看看大嘴有事没。”

看着高永明不解的指着自己左肩上一处碗口大,呈碎裂状或者说蛛网状一处伤口,杨煜猛然站了起来,转身就向杨大嘴走去他可不想向高永明解释他身上的奇怪伤痕是怎么来的。

杨大嘴站在了白四公子的尸体前,虽然后背上和高永明一样,被爆裂炎烧出了满身的烫伤,其实伤势颇为严重,但杨大嘴还能支撑着自己站起来并走出好远,不就是冲着那股异香来的吗,可是,真相总是残酷的,当看到烤到八成熟,散发着香气的白四公子时,杨大嘴的脸色却是极为精彩。

杨煜站在杨大嘴的身后,想拍拍杨大嘴的肩膀,不过刚伸出手去,却是想起了高永明的下场,当即把双手负在身后,沉声道:“好了,别看了,现在不会再有人再打搅咱们吃饭了。”

杨大嘴扭过身来,又用那种很是奇怪的眼神在杨煜身上打量了一番之后,突然道:“大哥,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终归是咱们胜了就好,只是我不太明白,大哥,你为什么又裸奔了?”

杨煜脸色大变,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之后,却是哭笑不得,现在他和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时一样,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而且连从头到脚半根毛发都欠奉,他被闪电击中了没事,但不代表着他的衣服也没事。

杨煜俯身想要离去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没地方可去,也没备用衣服可穿,既然怎么样都要裸奔,那就大大方方的裸奔吧,反正在杨大嘴他们面前,裸奔纵使还没成为习惯,却也不是最为难堪的第一次了。

轻咳了两声之后,杨煜沉声道:“这件事嘛,回头慢慢说就好,现在说说你的情况,怎么样,可能坚持吗?”

杨大嘴撇了撇嘴,道:“那白四公子的术法看着挺厉害,其实也就那么回事,我就是被热劲一扑,给晕了过去而已,身上的伤也就疼一些,死不了人的。”

“死不了就好,和我去看看胖子吧,胖子的情况比你要重,不过也死不了。”

说完之后,杨煜想去搀扶杨大嘴,可是刚伸出手去,杨煜却是立刻又打消了这个念头,鉴于他现在的身体好像一个会乱放电的人形电池,杨煜觉得暂时还是不要乱碰别人的好。

第七十三章 对与错

一场短促而激烈的混战之后,白四公子一方全灭,而杨煜这边,一共死了二十一个人,重伤十几个,轻伤十几个,死伤过半,但战果不能说不辉煌,能将一个拥有两个六级以上术者的队伍全歼,对于这些马匪来说,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同时也因为杨煜的逆天表现,将雷电玩弄于指掌,可说是神乎其技,凡是亲眼看到了杨煜被闪电劈个不停却安然无恙,还能借助闪电之力将白四公子一击而杀之后,杨煜不再是依仗着人多势众,借助兽人之力抢了他们山寨的马匪头子,而是一个他们必须仰视,接近于神的存在了,所以虽然半数的人完全失去了战斗力,却丝毫没有影响其余马匪的心态。

其实死在白四公子手下的人原本不该只有这些的,白四公子在神州大陆也是小有名声的,作为一个冉冉升起的未来之星,如果不是高永明的表现太过耀眼,让白四公子的损失过于惨重的话,白四公子也不至于在愤怒的驱使之下做出了一个极其错误的决定,那就是先用爆裂炎来将围住他的人全都击倒,等控制了大局之后,再将那个箭无虚发的死胖子狠狠的虐杀才能消气,可是,白四公子的打算却是给了杨煜大翻盘的机会。

杨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喜欢招雷劈,不过穿越这种事情都已经出现,那再出现什么不可思议的状况也不值得大惊小怪了,而且能吸取闪电的力量,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坏事,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杨煜拥有了立足的本钱。

将所有的伤员都送到帐篷里之后,没有受伤的马匪开始打扫战场,将自己人的尸体收拢起来,准备带回去安葬,而对对方可就没有那么客气了,由于对方是白家的子弟,一旦留下些微的痕迹就有可能会带来灭顶之灾,为求毁尸灭迹,白家人的尸体全都被抛入了金水河中,这里距离金水河的入海口已经很近,就算尸体不被冲进海里,也会被鱼人吃掉,绝不会留下一丝痕迹来。

由于冲突发生的短促而激烈,白家人没有一个逃脱的,除此之外,相距最近的一个商队营地距此也有二里多地,加上帐篷阻隔了视线,应该不会有人看到发生的一幕,只是天上的风暴之眼和不停落下的闪电声势太过惊人,却是想瞒也不可能瞒住的了,杨煜也只能期望与没有人会把天空的异状和白四公子的死联系在一起就好,就算日后白家得知了白四公子的死讯,但只要找不到他的头上,那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大雨一下,就再也看不出任何痕迹,杨煜从白家人的尸体上找了一身衣服穿上之后,杨煜亲眼看着马匪们把战场上的痕迹打扫干净,才去探望已被送进了帐篷内的杨大嘴和高永明。

杨大嘴和高永明的伤势都是颇重,两人都是被火灼伤,身上起了不少的水泡,一运动之下大部分都被磨破,开始渗出血水,这种情况很是棘手,一旦伤口被感染可是无药可医的,好在由于及早做好了准备,在大雨下起之前就在帐篷四周挖出了排水沟,又把帐篷的地势垫高,所以雨势虽大,但帐篷里却还保持了干燥,倒是不会对伤势造成太坏的影响。

杨大嘴只能伏趴在铺在地上的一张兽皮之上,而高永明却是躺在一张兽皮上,两杨大嘴的情况还好一些,虽然距离白四公子更近,但白四公子将大多数的火球控制着在高永明的身前爆开,所以高永明的伤势远比杨大嘴要重,醒过来和杨煜说了几句话之后,却是很快又人事不省。

等杨煜掀开帐帘进去之后,看到杨煜进了帐篷,奉命照看杨大嘴和高永明的马六占了起来,一脸愁容,道:“大当家的,高兄弟的情况不妙,只怕,只怕要糟啊!”

杨大嘴还能挣扎着和杨煜说话,趴在地上虚弱的道:“大哥,能不能想象办法,胖子是怕是撑不住的。”

杨煜伸手止住了杨大嘴,让他不要动之后,走上前去查看高永明的情况,高永明的脸上身前的水泡都已经破了,浑身上下一片血肉模糊,却是连本来面目都已经看不出来了,这时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又已经昏死了过去,只是从微微起伏的胸口上,才能判断出他现在还吊着一口气,但如果没有人可救治的话,只怕一时片刻就要死去。

杨煜看的心里惶恐之极,生怕高永明的会在他面前突然停止了呼吸,可是在茫茫草原之上,又那里去找可以找他的人呢。

杨煜猛然站起身来,看着一脸惶急的马六,沉声道:“现在,有什么办法能救他吗?不管是什么办法,只要能救他就行!”

马六一脸为难,小心翼翼的道:“大当家,办法也不是一点没有,咱们这里缺医少药,但过往的商队有的却会带着郎中随行的,距离咱们不远就有商队驻扎,要是运气的好的话,没准儿就能找到郎中。”

杨煜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太过于惶急之下,他却是把这茬给忘了,距他么不远的地方应该最少也有两支商队扎营,不管有没有带着郎中,也要去试上一试才行,总好过与在这里眼睁睁的看着胖子去死。

“你在这里照看好他们两个,我去去就回。”

杨煜说完之后,就要大步离去,去相邻的商队那里给高永明寻找一线生机,不过就在杨煜要走的时候,马六却是急声道:“大当家的且慢,您真的要去吗?”

杨煜停下了脚步,沉声道:“当然要去,怎么了?”

马六一脸为难的道:“大当家的,刚才咱们杀的可是白家的人,而且还是白家的四公子,如果一旦走漏了风声,白家岂能善罢甘休,如果我们趁雨离开的话,没有人知道我们的来历,可一旦您和别的商队打了照面,只怕后患无穷啊。”

杨煜冷冷一笑,道:“被白家知道就知道,大不了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兄弟去死,不可能。”

马六连连摇手,道:“大当家的您误会了,您为了兄弟着想,我们这些小的感激还来不及,我的意思是您不能露面,要不然,要不然您留下,我去得了,如果有郎中的话,把郎中叫过来医好高兄弟之后,再把郎中杀了灭口就是,日后一旦有变,大不了我去鬼门关露个脸,随便扯个来历之后就去寻死,白家要找的话就让他找去吧,总好过大当家的您亲自出面,大当家对小的恩重如山,小的不求别的,只求我死了之后,大当家的把我的金银交给我父母妻儿就行,那样我死了也不亏了。”

杨煜拍了拍马六的肩膀,手上不经意放出的电流让马六疼的龇牙咧嘴的,不过好赖没有在马六的肩上留下伤痕,歉意的一笑之后,杨煜沉声道:“你的心意我明白了,好生留下照看他们两个,其他的事情你不用管,享受在前,冲锋在后,不是我的风格,有什么事把弟兄们推出去送死,我做不到,白家找到了咱们,那就大家并肩子上完事儿!”

说完了之后,杨煜转身走出了帐篷,大声招呼了李福,其余的人一个不带,骑上了马便向距离最近的商队快马跑去。

看着杨煜消失在了雨中,马六也说不上是个什么心情,在马六看来,杨煜的性子其实不适合当个马匪头子,没有那个大当家的会因为自己的一个手下而致自己的安危而不顾,绝大多数的马匪头子不能说六亲不认吧,但至少也不会将自己的属下安危凌驾于自身的安危之上,也不会因为一两个人,而将自己的整个势力置于危险之中,杨煜这一去,很有可能会为自己和整个林山带来灭顶之灾,白家的怒火,放眼整个神州又有几人能够承受,更何况一个小小的林山。

虽然对杨煜的做法不是很认同,但对于自己跟了杨煜这样一个大当家,马六却又隐隐感觉庆幸,杨煜的做法是不理智,但对于跟着他混的众多马匪来说,却是个天大的福音,能为自己的属下不顾一切,那就亏待不了其他跟着他的人,原来的催命彪倒是很符合马匪的行事作风,可对于马六他们这样的喽啰来说,跟着催命彪这样一个大当家的,上阵搏杀在前,事后分赃却没他们的事,如果真的有了危险,肯定会被推出去顶岗或者干脆就是被直接灭口,相较而下,杨煜的做法不符合马匪的习惯,却是让马六这样的人肯全力为之效死了,如果说此前马六决定留在林山效力是迫于形势和压力的话,现在的马六却是真心想留下为杨煜效力,这样的大当家,现在可是不好找了。

马六掀起了帐篷,出神的看着大雨下的夜幕,这时候他早已无法再看到杨煜的身影了,但马六却不知从哪来的信心,只是认为杨煜这一去,必定能带着他想要的结果回来。

第七十四章 麻烦很多

大雨整整下了一夜,直到黎明时分才停,趁着天色未明的时候,一支马队护送着三辆马车悄悄离开了营地。

杨煜除了留下熟悉鬼门关情况的李福之外,让先锋营的人护送这伤员回到了林山,高永明和杨大嘴就在离去的马车之上。

杨煜的运气不错,或者说高永明的运气不错,杨煜在相邻的商队里,还真有一个郎中,虽然没有准备着治疗烫伤之类的药物,但由于金水河的商路上并不太平,金疮药之类是必不可少的,再加上常备的醒神提劲,和一些提高人自身的免疫力以及抵抗力的药物,虽然不是很对症,但高永明的一条命却也算是暂时抢了回来。

杨煜没有将那个郎中个杀了灭口,只是把高永明所能用到的药物,从那个带着郎中的商队手里半是强迫半是利诱的高价全都买了回来,在雨停之后,让马六带队赶紧撤回了林山,杨煜决定只身带领着车队赶往鬼门关。

杨煜已经没有时间再拖延了,现在不止是粮食的问题,更是高永明和几个严重烧伤的伤员无法拖延下去,杨煜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赶到鬼门关,不仅要和鲁家谈判,还要寻找可以治疗烫伤的药物,以及一个高明的医生。

虽然没有了先锋营的护送,但自从和白家一战之后,所有人都对杨煜充满了信心,再加上赶着马车的一百余人也都是常年征战的马匪,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惹得起的,所以杨煜没时间再等从林山上调人来护送,干脆就兵分两路,带着剩余的人赶着车队上路。

路过定海桥的时候,天色还没有大亮,而且杨煜现在也没有心思去欣赏风景,所以在过定海桥的时候,杨煜终究还是没能一窥定海桥的全貌,只是在海浪拍击定海桥的声音中,走过了他向往已久的定海桥。

等过了定海桥之后,马上就是漫漫黄沙,进入了绝地沙漠,而进入了绝地沙漠之后,也就真正进入了到了西夷大陆之上,从现在起,杨煜他们至少要在沙漠里跋涉半个月之久了。

走在沙漠里,本来是无法骑马的,但因为刚刚下了一夜的雨,被雨水浇透之后的沙子承载力也增大了不少,只有表面一层被晒干的沙子松软无比,却是不至于会将马蹄和车轮深陷进去,这一来车队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白天就是盯着炎炎烈日在沙漠里艰苦跋涉,晚上则在伴随着电闪雷鸣之中的大雨里度过,而每到了晚上,杨煜就会独自一个人探索他体内的秘密。

关于体内的力量,杨煜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毫无疑问,杨煜体内的力量是因为闪电而来的,可杨煜还是无法自如的使用体内的力量,每当杨煜想调动体内的闪电之力,重现哪天和天上云层中的电荷建立联系的奇妙感觉时,总是毫无头绪的无功而返。

杨煜原来用重刀力劈能达到五百九十三下,在全力杀了几个人之后,杨煜只能挥出三百多下重刀,而在力劈催命彪之后,这个数字更是下降到了只有不到二百下,也就是说杨煜体内的闪电之力会随着使用而减少,真的就像一个电池一样,而在这次又被闪电击中之后,杨煜仿佛是充满了电的电池,这一次杨煜可以挥出一千六百多刀才会力竭,比起以往进步了许多,但只是耐力有所增长,力气却是没有多大的变化,说明白一点,就是杨煜原来能把五百斤的重物举五百下的,现在可以举一千下,但他还是只能举起五百斤的重物,而无法举起六百斤的东西。

除了耐力成倍的增长了之外,杨煜还觉得自己的反应速度有了显著的提升,身体做出反应的速度也有些微的提升,每当他全力调动自己体内的闪电之力,好像能进入一个奇妙的慢动作世界,在他面前发生的一切,好像都放慢了三分之一的速度,原来看不清的动作,现在可以观察的很清楚不说,杨煜还可以十分轻松的做出应对,如果是作战的话,他可以用他觉得正常的速度去对付放慢了的速度的对手,其意义之大不言自喻。

对于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杨煜自己是大感莫名其妙,可想要找个明白人问问也是不行,一切只能靠自己去摸索,所以杨煜现在极想找到一个肯教他的人,不过这种事情杨煜也知道急不来,只能看缘分了。

赶往鬼门关的路上虽然辛苦,也在半路上遇到了几支往神州的商队,但双方都在高度警惕下相安无事的擦身而过,却也一路无事,而且在雨季虽然有诸多麻烦,但行路却比平时还快了些,再加上全力赶路,只用了十一天就走完了原本需要十五天的路程。

当一条横亘在地平线上的山脉从沙漠里蒸腾起的雾气中突然出现的时候,预示着鬼门关已经近在咫尺了,看到了好像是突然冒出的山脉之后,连日赶路的疲惫在所有人的身上都一扫而空。

一直跟在杨煜身边的李福指着山脉,兴奋的大声喊道:“大当家的,那就是横岭山脉了,看到这山,咱们离鬼门关已经不远啦,加快些脚步,再有半天功夫肯定能到鬼门关的。”

杨煜轻舒了口气,笑道:“很好,叫弟兄们加把劲儿,到了鬼门关再好好休息一番,告诉大家,到了鬼门关一人发一百两银子,让他们随便乐呵去,不花光谁也不许走。”

李福大喜,虽说一百两银子不是个大数目,鬼门关的消费水平也是不低,但一百两银子却是足够一个人花天酒地的享乐一番,却是绰绰有余了。

李福扭身对着身后的车队大声喊道:“听好了,大当家有赏,到了鬼门关,一人一百人银子,不许干别的,只能拿去随便玩,他娘的,咱弟兄们去包个窑子,好好的喝他一顿花酒,还不快谢过大当家的!”

“谢大当家的赏,谢过大当家的。”

在一众马匪的轰然大笑中谢过杨煜之后,李福也是满脸堆笑,对杨煜道:“谢过大当家的,嗨嗨,弟兄们在林山憋得久了,连个女人都见不着,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来趟鬼门关,这回我可得好好乐呵一下。”

杨煜微微一笑,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他们可以去找乐子,你却是不行啊,你得和我去鬼门关找出名的郎中,试着带回林山去,还得采购些东西,若是没事儿的话,你倒是可以随便玩,不过现在咱们时间太过紧张,只要事情办完就走,你却是没机会跟他们一起玩了。”

李福虽然微微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却是大喜,以后来玩的机会多得是,但在杨煜面前表现的机会可是不多,当下把胸脯拍得震天响,大声道:“大当家的能用的着我李福那是给我面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您放心,承蒙大当家看得起我,我李福绝对把事给办的妥妥的。”

杨煜叹了口气;道:“走了这么多天,也不知道受伤的弟兄们情况怎么样了,我这心里一直不踏实,还是尽量早些回去才行啊。”

李福感激的道:“大当家的,您这样替兄弟们着想,弟兄们都是感激不尽的,换了别人,谁会管我们这些人的死活,您可是独一份啊,我李福当马匪也有十几年年了,您是我跟的第三个大当家了,在您以前我就没听说过草原上那个大当家的肯找个郎中,弟兄们都说了,跟着您走,放心,您是真把弟兄们当成弟兄看待,弟兄们为您卖命,就是死了也值当的啊。”

杨煜摆了摆手,苦笑道:“行了,少拍马屁吧,我第一趟领着大伙出来就死了二十多个兄弟,这你们都还放心吗?”

“嗨,当马匪的,出来混哪有不死人的,一次死二十几个算什么,您别看我们跟着催命彪的时候有五百来号人,可原来和血豹子一场火拼,我们死了二百多号人,重伤的和残疾的都被催命彪下令给杀了,算起来一共死了三百五十个,这不是没用一年的功夫,现在又是五百来号人马,草原上别管那支马队,想凑够五百来号人还不容易,有人自愿来投,有的被掳来强迫如伙,怎么也缺不了人啊,所以啊,这马匪的命,不值钱的。”

杨煜有些惊奇,道:“你说维持在五百人左右吗,这又是为什么?”

“您不知道吗?据说是大武对于小股的马匪不甚在意,只要别超了五百人,就没人管,可要是人数太多的话,镇西王就该下令征剿了,原来草原上最大的马队是红胡子的,有足足三千来人呢,可以说兵强马壮,连白家也得礼让他们三分,不过也是因为太招摇了,后来被镇西王下令给剿了,三千人一个没跑的了,小道消息说镇西王曾经下过命令,要是马匪人数过了五百就征剿,没过五百嘛,就不用去管,所以现在的马队没有一只超过五百人的,谁也不敢把队伍搞的太大,生怕引起了镇西王的注意可就惨了。”

杨煜此前却是不知道这个情况,此刻从李福嘴里听到的这个消息,确实让杨煜有些担心,林山上现在恐怕两千人都不止了,看来要小心不要引起大武的注意才行,不过眼看着鬼门关就要到了,这件事也只能等回去再考虑了。

第七十五章 鬼门关

斯坎迪亚山脉不是很长,却将西夷大陆东端一块三角形的地域从西夷大陆上隔离了出来,而这块三角形的地块,就是绝地沙漠。

东方要塞,亦即神州人口中的鬼门关建立在斯坎迪亚山脉的唯一的隘口之中,而要想真正进入西夷大陆,就必须经过东方要塞,至少对于平常人来说,东方要塞是必经之路,那些可以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强者,当然不包括在内。

在历史上,神州大陆和西夷大陆没少打过仗,虽然神州大陆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统一的整体,相对分裂成无数大小国家的西夷大陆占据了绝对上风,可神州人却是从未有能够真正的进入过西夷,原因无他,这个世界的造物主给两个大陆各自装上了两扇大门,神州有虎口关,西夷有鬼门关。

神州人的大军杀曾多次到东方要塞的城墙下,却无不是丢盔卸甲铩羽而归,当杨煜远远的能看到鬼门关的城墙时,终于明白为什么神州人会给东方要塞安上一个鬼门关这么不吉利的名字了。

东方要塞建立在山隘之中,而东方要塞的城墙也就将两座山峰连接了起来,依照山势而建的城墙长有二里多地,全部由大块条石垒成的城墙至少有一百米的高度,城墙上每隔二十步就有一座魔法塔,在战时,整个城墙都能被魔法护盾完全的守护起来,不仅可以完全阻隔魔法的攻击,就连属于不同体系的五行术法也有极大的削弱作用,这样的一座要塞,除非是发生了神迹,否则在这冷兵器的时代,单凭凡人之力攻破东方要塞绝对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杨煜自诩为见过了现代建筑,已经很难再对这个世界的建筑感到什么惊奇之感了,可是当杨煜真正看到鬼门关时,却还是被极大的震撼了,这时候,杨煜才收起来他那始终在内心盘踞着的一丝骄傲,鬼门关的雄伟让他明白自己还是坐井观天了,任何时候,都不能小看古人的智慧,或者说,不要小看这个世界的创造力。

东方要塞采取了一个相当开放的姿态,只需要按人头征税就好,东方要塞的统治者不对任何人设置任何的限制,而来自西夷和神州的商人络绎不绝,给东方要塞带来了极为庞大的收入,在开放的姿态之下,东方要塞慢慢的已经成为了神州和西夷货物的集散地,两个大陆的商人都云集于此,让东方要塞成为了整个西夷大陆最大也是最富庶的城市。

东方要塞的富庶让很多人眼红,可东方要塞却始终保持了自己的独立,甚至不归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或者说东方要塞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原因无他,东方要塞在神州这边极难攻打,在西夷人这边也是极难攻打,而且谁都知道控制了东方要塞,就相当于控制了西夷大陆一般的财源,没有那个国家可以坐视其他的国家掌控东方要塞,所以在二百年前的大黑斯曼帝国分裂的时候,东方要塞乘机独立出来之后,依靠着地势上的易守难攻,和其他国家的相互监视,东方要塞一直独立到了今天,并在西夷大陆的诸国不成文的规定下,还将继续独立下去。

东方要塞的城墙极其雄伟庞大,可城门却是很小,只能勉强让两辆马车并排通过,而且整个东方要塞还就这么一个城门,所以杨煜他们在到达东方要塞之后,就被先堵在了城门之外。

等快轮到杨煜他们入城的时候,对于鬼门关的情况很熟的李福却是皱眉道:“大当家的,情况不对啊,原来进鬼门关,只需按照人头交税就行,城门口只有士兵守卫的,可现在城门口竟然有光明神殿的人在把守,还要对出城的人一一盘查,要不是这样的话,也不至于会拥堵,真是奇了怪了,光明神殿什么时候把手伸到鬼门关来了。”

“怎么?原来鬼门关没有光明神殿的人吗?”

“有是有,可是光明神殿除了传宗布道之外一概不理的啊,平时也必须受鬼门关城主的约束,挺守规矩的,可现在怎么会对出城的商队盘查呢。”

杨煜笑了一笑,道:“肯定是出事了呗,你忘了那个叫克莱蒙德的在咱们营地里还找人了吗,光明神殿连八级强者都出动了,这事必然小不了啊。”

李福仍是不解的道:“就算是出事了,又能出什么大事,能让光明神殿一反常态,在鬼门关开始设岗盘查了,能让光明神殿做到这一步的,总不成是他们的教皇被人宰了吧,不行,等入了关可得找人问问,别是光明神殿已经把鬼门关给占了就好,那样的话只怕日后商队的生意可就不好做了,咱们也会跟着倒霉。”

杨煜耸了耸肩,道:“这话没错儿,进了关之后是得找人问问,别改朝换代了咱们都还不知道就好。”

对于光明神殿的一反常态,凡是熟知西夷大陆和鬼门关情况的人无不啧啧称奇,就在排队等着入关的时候,都在猜测这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不过光明神殿的人好像只对出关的人感兴趣,排查的极是细致,但对于入关的人却是并不在意,等到杨煜们叫了人头税,开始入关的时候,只是有个光明神殿的人上前问了问,随意看了看之后就让杨煜他们入了关。

鬼门关毕竟是个军事性质极为浓厚的要塞,杨煜虽然从别人嘴里听说鬼门关很繁荣,却也一直以为鬼门关里是那种军人比百姓多,可等进了关之后,杨煜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大街上人潮涌动,等候在路旁准备和新入关的商队做生意的人大声吵闹着,纷纷上前热情的打着招呼,或是替商行做事,或是想给自己找个活计,好像是到了一处极为热闹的市场,而大街两便节比鳞次的建筑都是极为华美,极尽奢华之能事,既有西夷大陆各处的建筑风格,也汇聚了神州大陆各处的建筑风格,在鬼门关的大街上走不出多远,就能把神州大陆和西夷大陆的建筑风格全都见上一个遍。

杨煜也算是从大城市里来的,虽然在沙漠里混了几个月,却也总归不是杨大嘴他们那样没见过世面,所以杨煜总觉得自己不会有太多的惊奇,可没想到,真的到了鬼门关之后,杨煜却感觉自己的眼睛都不够用了,无论是街上的人群,还是华美的建筑,对他而言绝对充满了异域色彩,让他很有种土包子进城的感觉,尤其是杨煜自穿越以来在这个世界就没见过女人,这时候是个母的在他眼里就是大美女的级别,而鬼门关里的美女可很是不少,又是汇聚了两个大陆的风采,这一路走来,杨煜的眼都不带眨一下的。

杨煜在看着别人,街上的行人也把目光投向了他,没过多久,杨煜才涩然发现,在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