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霸寇-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作者:非法捍天

【由文】

走,打劫去!

序章

把烧得通红的钢板从炉火里夹出来放到铁砧上,重重的一锤砸上去之后,钢板却应声而断。

杨煜皱了皱眉头,夹起短了一截的钢板,跟他贴在墙上的温度对照表比对了一下之后,杨煜苦笑了一声,把钢板扔进了一旁的水桶之中。

“温度又高了,还是掌握不准啊,轴承钢对温度的要求太严格,烧的太过就成酥的了,一砸就碎,温度不够很难锻合到一起,还容易断,难度确实不小啊。”

一直坐在一旁观看杨煜挥锤打铁的老头附和道:“没错儿,只要火候儿看准了,这轴承钢打的刀又硬又快,是挺不错的钢,不过想要和别的钢打到一块儿可就难喽,我原来也试着想打个夹钢的家伙事儿,可就是没弄成过。”

“咱们一般说的轴承钢是gcr15,这是高碳铬合金钢,锻打温度区间又窄,是挺不容易和别的钢打到一块儿,不过也能做成夹钢或者花纹钢的,我原来见别人做过,虽说是难了点儿了,可既然别人能做到,我怎么着也得给他做成了啊。”

笑眯眯的说完之后,从准备好的钢材里挑出了一块轴承钢,杨煜再次走到了炉前,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夹起钢板放进了燃烧正旺的火中,然后就是来回的翻动,一切都按照杨煜所知道最严格的程序来做,生怕再烧过了。

别误会,杨煜虽然在打铁,却不是个铁匠,他只是一个想要亲手锻造出自己理想中好刀的刀友而已,杨煜爱刀玩刀,但他不会什么刀法,也不在刀口上混饭吃,杨煜只是单纯的喜欢有着锐利锋刃的刀罢了,刀能给杨煜带来了欢乐,最单纯的快乐,仅此而已。

像杨煜这样爱刀的人还有很多,他们这一类人有个名称叫做“刀友”。杨煜就是众多刀友里的一员,而杨煜的财力不允许他随心所欲的购买他看得上的好刀,要知道一把好刀的价格可是不菲,虽然杨煜的囊中不算窘迫,可要把每一把喜欢刀都买来却也不现实,所以杨煜玩刀的方法是买来喜欢的刀后,把玩一阵用上一用,待对到手的刀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和认识之后,如果还是非常喜欢就留下,如果没有了当初的热情之后就把刀转手卖给其他的刀友,所以杨煜藏刀虽少,但对刀却称得上颇有研究,可杨煜总觉得自己玩刀玩了这么多年,却没有一把世界上独一无二只是属于自己的刀,总是一个遗憾。

为了拥有一把只属于自己的刀,所以杨煜就自己设计一把刀之后,然后再让刀匠按照要求给他做出来,但可恨的是,杨煜把图纸和钱都发给了一个他认识的刀匠之后,那个刀匠却是人间蒸发,再也联系不上。

钱没了也就罢了,可是苦等了好多天的刀也没影了,却让杨煜很是郁闷,一气之下,杨煜决定干脆自己亲手做一把出来。

杨煜废了好大的力气,在他生活的城市市郊找了一个即将永久关门的铁匠铺子,跟一个打算永久退休的老铁匠商量好了价格,暂借铁匠铺子用上几天之后,杨煜又花钱费了大力气在网上买了一些适合锻打做刀的钢材,而杨煜也明白自己没有经验,所以买来的都是最省事的钢板料,只需要简单的锻打就能打造成一把刀的摸样,而且杨煜也拿定了注意,就算是直接打出来的刀坯样子粗陋也无所谓,大不了到时再用砂轮什么的精修就成了。

扎实的理论基础,再加上比较低的起点,杨煜第一次还算是获得了成功,可是在极感兴趣的领域里,杨煜喜欢做到完美,而作刀这种事又是会让人上瘾的,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杨煜摇身一变,从一个赏刀玩刀的刀友,变成了一个打铁做刀的锻打派刀匠。

为了能做出更好的作品,杨煜可说煞费苦心,他所缺少的是实际动手的经验,于是杨煜就去拜访名师,好在杨煜在刀友圈子里混得久了,而刀友的圈子又不大,杨煜很轻易的就能找到一些成名的刀匠来学习,无非就是搭上路费在全国范围来回跑而已,都是在网上熟识的朋友,去了之后还有人管吃管玩,本就喜欢旅游的杨煜可以连玩顺带学东西,自然是乐此不疲。

时间久了之后,杨煜就不光是一个玩刀出名的刀友,而是一个赏作俱佳的牛人了,在刀友圈子里也算是一号人物,而杨煜做出的刀确实是好,不仅好看,性能也是相当的牛叉,这一点从杨煜不断发出的评测视屏上就能看出来,只不过让众多刀友郁闷的是,杨煜做的刀却是只送不卖,只有一些杨煜的好友那里才会得到杨煜赠送的好刀了。

虽然在刀友圈子里已经是公认杨煜是个后起之秀,但杨煜却并未自满,而是更加倍的努力提高自己的水平。做刀对杨煜来说只是个玩,可杨煜觉得玩也要玩到最好,而世上没有万能的刀,各种刀有各自的优点,各种做刀的手法也有各自的优点,一把刀要想在各个领域里称得上是最好,就只能用不同的材料加上不同的工艺,去适应一把刀在某种工作中的要求,从而达到相应的最好,所以杨煜就得不停学习和实践。

杨煜现在正在做的,就是把两种含碳量不同的钢通过折叠锻打后,做出具有绚丽花纹的花纹钢来。现代的科技发达,各种各样的钢材也是层出不穷,各种钢有各种钢的优点,但适合用来锻打做刀的钢材却还是那些成分比较简单的碳钢,那些锻打难度较大的合金钢虽然难度大了,可做成刀之后的性能却未必就好,虽然是成分简单的碳钢,但只要锻打和淬火的手法得宜,用最简单的碳钢做成的刀性能却还是属于最优异的,而花纹钢,就是属于那种性能和美观兼顾的钢材了。

锻造花纹钢很简单也很难,说简单是因为只需把两种或两种以上的钢材打成一块就是花纹钢,说难想要锻造出具有美丽的花纹,还得兼顾有良好的性能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虽然杨煜现在已是个老手,却也有相当大的几率失败。对那些普通刀匠来说,能够锻打简单的花纹钢已经算不简单了,可对于杨煜来说,如果不是自己开炉炼钢这种工作对于他长包下来的铁匠铺子太过夸张之外,杨煜现在就不会只是研究如何锻打高难度的花纹钢了。

由于锻打轴承钢最大的难点就在温度的控制,而为了让钢材始终在最佳的温度区间时锻打,杨煜就只能一遍遍的重复把钢板放进炉中加热,拿出之后然后再一遍遍的折过来叠过去锻打几下就得再放回去的过程,比起普通的钢材来辛苦的不是一点半点,好在杨煜用来和轴承钢相配来制作花纹钢的钢材是碳七,这种钢材对温度的要求不高,让杨煜所面临的困难还是小了不少。

当一块轴承钢和碳七共同锻打成的钢板最终成型,检查过没有任何问题之后,虽然还不算大功告成,可对于杨煜来说最难的一步已算做完了,剩下的工作就是把钢板再加工出杨煜想要刀型就可以,杨煜抹了抹脸上的汗水,兴奋的道:“看,成了吧。”

一直看着杨煜动手的老头,也就是铁匠铺子的老板由衷的赞叹了一声:“小杨厉害啊,老汉我打了一辈子的铁,什么菜刀杀猪刀也是打过不少,不过论起这打刀的本事来,却是差多了不如你啊,这阵子我没事就看你做刀,可是学到了不少东西,没想到临老了还能学到新东西,只是可惜啊,这学到的东西我是用不上喽。”

杨煜笑了一笑,摆了摆手:“您老是铁匠,什么都做,兼顾着做刀,我呢,却是专门研究怎么做刀的,这叫术业有专攻,不一样,不一样的,要是让我做些别的家伙事来,我可是不成。”

老头呵呵一笑:“行了,你就别安慰我了,比不上就是比不上,别的不说,光你说的那些什么门道我就不懂,听都没听说过,还得是你们知识人才行啊。得了,咱别闲扯了,眼看着变天了,你要是还回去就赶紧的吧,这里我收拾。”

杨煜抬头看了看,发现天上已经是乌云密布,虽然还不算晚,却是昏暗的很,隐隐还有雷声传来,反正也得回去,还是早点走的好。

“行,那就麻烦您老收拾了,啊,对了,今天这是打得流水纹的板子,比较简单,我自己来就行,明天我想着作个扭转纹或者天梯纹什么的板子,我自己一个人不成,到时候还得请大爷您帮忙啊。”

老头挥了挥手:“还这么客气干嘛,明儿个我帮你弄就成了,走吧,别被雨淋了,你今天出了一身汗一淋雨别感冒了。”

跟老头告别后,杨煜急匆匆的离开了铁匠铺子,为了不被雨淋,饿得发慌的杨煜只是随便买了一口吃食,就站到了公交车的站牌那里等候,只是市郊的公车本来就少,眼看着乌云越来越近,风也是越来越大,却始终不见公交车的踪影。

车站等候的人越来越多,等本就已经很是拥挤的公交车终于到站之后,生怕挤不上去的人们一拥而上,分外艰难的将公交车挤成了一个沙丁鱼罐头,不喜欢跟人挤的杨煜站在了一旁,等到再也没人跟他抢的时候,公车上却连容纳一个人的位置也没有了。

等公交车艰难的关上车门离去之后,刚刚还极为嘈杂的车站便只剩下了杨煜一个人,这时候雨点开始落下,雷声也更为密集的响起,等杨煜正在犹豫着是不是找个地方躲一躲,以免被雷劈的时候,一道闪电劈下,成功的击中了杨煜,让杨煜不用再为等公车还是去躲雨而为难。

被闪电击中之后,杨煜刚刚站立的地方只剩下了一堆黑乎乎的碳化物,就算有人看到,也不会认为这些不起眼的东西曾经属于一个大活人,杨煜就这么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世界上从未有他这么一个人出现过一样。

第一章 厄运还是好运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顶着炎炎烈日,几乎把体内最后的一丝水汽也消耗一空之后,杨煜终于爬上了一个最高的沙丘,然后杨煜就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场景,烈日当空,放眼望去皆是漫漫黄沙,他果然在沙漠里!

杨煜傻眼了,刚才还是电闪雷鸣瓢泼大雨,醒来之后便是烈日当空黄沙万里,但凡是看过网络小说的人都该知道这是穿越了,杨煜没少在网上追文,自然知道他的处境。

杨煜愤怒了,出离的愤怒了,指着天上就是一阵大骂,不过骂来骂去除了让杨煜更加的口渴之外,却是没有任何其他的好处,终于在嘴里干的都骂不出声来之后,杨煜无力的跌坐在了沙丘上,看着一望无垠的茫茫沙海,心中唯余茫然。

其实也难怪杨煜愤怒,穿越这回事对杨煜来说本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杨煜的情况比较特殊,他的父母却都在他念高一的时候,在一场车祸里双双遇难,只留下了杨煜一个人,而且杨煜的父母也都是各自家中的独苗,没有什么兄弟姐妹,再加上杨煜仅余的亲人的奶奶和姥爷在他父母遇难之后,没有过得两年也因伤心而相继去世,杨煜在世上再也没有什么亲人了,就算穿越,也没有什么牵挂,所以杨煜对于穿越这种事,其实还是有点小期待的。

杨煜之所以对穿越并不是很排斥,却在穿越之后还会感到愤怒,除了老天爷一道闪电把他劈到了沙漠里之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现在的情况很不妙,很不雅,很尴尬,因为杨煜里里外外的衣服全被闪电的高温给焚毁了,一个布条也没有给他留下,所以,杨煜是光着屁股穿越的……

身无寸缕行走在沙漠里,怎么看都是老天爷跟杨煜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还是很恶意的那种,别人穿越不管多惨,总不会是个光着屁股等着被渴死晒死的结果吧,悲愤的杨煜站在沙丘的顶上,往四下里看了一眼后,发现在他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他留在原地不动,等着太阳把他晒成人干,另一条路就是随便找个方向走下去,在行走的半路上被晒成人干。

一条路是十死无生,一条路是九死一生,杨煜很自然的选择了有一线生机的那条路,随便选了一个方向之后,便开始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前进。

沙子被太阳晒得很烫,可怜的杨煜却连双鞋都没有,赤脚走在滚烫的沙子上,杨煜的双脚很快就被烫出了无数个水泡,然后再被沙子磨破,每走一步都会感到钻心的疼痛,可杨煜却是仿佛感觉不到脚上所传来的痛楚,虽然速度越来越慢,却仍是缓慢而坚定的向着他所选定的方向走去。

杨煜没得选择,在沙漠里行走本来就极为艰难,不管是脱水还是因为高温中暑,只要一旦倒下,就再也没有可能站起来,而杨煜却连一件可以稍稍遮挡一下炙热阳光的衣服都没有,完全暴露在阳光下的后果就是他会在极快的时间里永远的倒在这个沙漠里。

杨煜自认为他有两到三个小时的时间来拼一把,可是杨煜很快就发现自己还是太乐观了些,天上太阳的位置几乎没动,当杨煜却几乎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本来就劳累了一天,体力已然不支,再加上各种有利于杨煜速死的因素,只是坚持了不到一个小时,杨煜终于濒临崩溃。

自知毫无机会求生的杨煜苦笑了一声,一屁股跌坐了在了沙子上,可是一声怪叫之后,杨煜也不知道从那来的力气,立刻又跳了起来,双手不住的拍打着屁股,跟所有屁股被烫到的人没有任何区别,纵使杨煜已经累得只想倒在地上就此死去。

连用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去死都不行,只要还有意识,就只能站着,穿越之后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就这样憋屈的死去,杨煜很有几分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郁闷之气。

杨煜给自己24岁的短暂人生下了一个活得无聊、死的憋屈的评语后,深深吸了一口灼热的空气,然后仰天长啸,只求能把胸中的郁闷之气发泄几分的同时,最好一口气上不来活活憋死自己,这种时候不管什么死法都绝对要比在绝望中慢慢死去的好。

当一声悲怆而绝望的嘶吼停歇下来之后,杨煜却是听到了一丝声响,好像是有人在奔跑的声音,这声音虽然不大,但在死寂的沙漠里却还是引起了杨煜的注意,而在死寂之中听到了声响,对于此时的杨煜来说不啻于天籁之音,惊喜的倾听了一下,确定了声音传来的方向之后,杨煜一边发狂的叫喊着,一边手足并用的爬上了从声音传来方向的沙丘。

沙丘并不高,也很平缓,只能阻挡一下视线而已,欣喜若狂的杨煜很容易就爬上了沙丘,可当他看到另一边的景象之后,却是愕然愣在了那里。

就在杨煜视线前方不到一里的地方,虽然同样也是一望无际的黄色,但那黄色却是枯黄,一片虽然呈现着没有什么生气的枯黄色,却是正儿八经的草原便就此出现在了杨煜的眼前,而在那枯黄色草原上,更有一条足以称得上宽阔的大河在静静的流淌。

杨煜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动着,在暗自庆幸着自己没有在距离生路近在咫尺的地方憋屈死去的同时,也看到几个人在沙子里深一脚浅一脚的向他跑来,呆愣了片刻之后,杨煜下意识的挥动着双手,以他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向那十几个迎面而来的人跑去。

当距离近到可以彼此看清对方之后,杨煜却是发现了一丝不妥,对面跑来的这几个人脸上的表情可称不上友善,愕然的停立下来之后,杨煜不知道自己是该扭身往回跑,还是勇敢的迎上前去。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犹豫,杨煜瞬间就做出了决定,以他的状况若是再跑回沙漠里的话纯粹是找死,还不如留下来看看这几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无意中救了杨煜一命的几个人很快跑到了杨煜额身前,他们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只是勉强还在身上挂着,可以避免太阳直接暴晒而已,身材也都是又瘦又矮,头发和胡子都是老长,最高的一个也比杨煜低了一头,而且手上都没有拿着武器,看光样子说这些人是乞丐都抬举了他们,可就是这样一群人赤手空拳的把杨煜团团围起来之后,杨煜却还是没有任何可以逃脱的可能。

被那些形似乞丐的人围住之后,杨煜暗自数了数,一共是八个人,虽然被一群看起来颇有敌意的人围在中间很不妙,不过好消息是杨煜可以肯定他们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而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物种,只是这些人浑身被晒得黑黝黝的,衣着又是破破烂烂,杨煜连他们是否是现代人都看不出来,更遑论其他的细节了,而围住杨煜的一群怪人只是上下打量着杨煜光溜溜的身子,一个个脸上都流露出愕然和惊讶的神情,互相用眼神交流着,却没有人说话,让暗呼自己处境不妙的杨煜从得脱大难的狂喜中稍微冷静下来之后,顿时惊觉自己此时还光着屁股的窘境,赶紧双手捂住自己胯下的要害蹲了下来。

光着屁股被几个男人围观,杨煜一时间连死的心都有了,本来想说的话也被憋了回去,好在终于有个人站了出来,首先打破了沉默。

“你是什么人?怎么,怎么光着身子在沙漠里乱跑?”

虽然强调有点奇怪,却是纯正的汉语,杨煜心里又是一喜,不过他没有回答那个人的问话,而是苦笑着道:“这个,这个我也不想光着身子啊,这不是遭难了没办法吗,请问这位大哥,这里是什么地方啊?现在又是什么时候?”

“这里快到定海桥了,也就是四五十里地吧,时辰嘛,现在是未时吧。”

杨煜问这番话本没有想过能得到答案,只不过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个人的问题罢了,但没有想到竟然得到了宝贵的讯息,至少从这个人的回答来看,杨煜知道了自己所处的时间段距离自己所熟知的年代不近。

感激的笑了一笑之后,杨煜道:“谢谢,不过我想知道的是,现在是什么朝代?嗯,现在是什么年号?”

那个站出来问杨煜话的人眉头挑了一挑,这一次没有回答杨煜的问题,只是看向杨煜的眼神更显好奇,而这时另一个人站了出来,站在起先问话的那个人身边,大声道:“十三哥,跟他废什么话,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从什么地方来的,来这里做什么来了,把你的吃的都交出来。”

那个一脸凶相的人所说的话似乎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因为最后一句话问出之后,所有人脸上的神色都是一紧,然后便眼巴巴的紧盯着杨煜。

杨煜再度苦笑,伸出一只手来指着自己道:“各位大哥看我的样子,可还像能藏东西的样子吗,不瞒各位,我现在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本来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可真的得到确认之后,所有人的脸上还是露出了极为失望的表情,有几个更是连声叹气。而那个被人称做十三个的人虽然也是一脸失望的表情,却还是有些希冀的问道:“你说你是遭了难才这样的,那你是遇到马匪了吗?你是商人吗?你还有同伴吗?”

既然对方给出了可以解释自己来历的答案,杨煜当然要利用起来,当下连连点头道:“我就是遇到马匪了,被他们剥得精光扔进了沙漠,我的同伴,唔,都死了,都被马匪给杀了,您想啊,要不是遇到马匪,我怎么着也不能像现在这个样子不是。”

第二章 食物

所有人都发出了近乎是哀叹的叹息之声,那个十三哥想说什么,但嘴张了张,却只是有气无力的把手一挥道:“算了,你走吧。”

杨煜喜出望外,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么简单就能脱身,虽然这些人起初把他吓得够呛,却终究是有惊无险,只是稍加思索之后,杨煜就做出了决定,他现在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在这鬼地方离开了这些人之后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遇到人,既然这些人是无害的,那自然是要牢牢的跟住了。

杨煜显然是高兴的太早了,就在他刚想要开口恳求这帮人带上自己的时候,那个大声问自己有没有食物的人一脸狰狞的却是伸手指着他恶狠狠的道:“你就在这蹲着,不准动。”

说完之后,那个一脸凶相的人扯了扯十三哥的衣服,丝毫没有隐瞒杨煜的意思,只是看上去有些紧张,对着十三哥结结巴巴的道:“十三哥,咱们这么远跑过来,到现在连一个老鼠也没逮到,看样子很难在草原上有什么收获了,眼看给咱们定下的时间就到了,这就得往回走,可弟兄们现在哪里还有力气回去啊,不倒在半路上就是好的,就算没饿死几个平安回去了,也得浪费咱家里的粮食,您说是不是啊?”

十三哥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很是奇怪,似乎很惊讶那个跟他说话的人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只是看着那个人,压低了声音道:“杨大嘴,你到底想说什么?”

那个杨大嘴看了杨煜一眼之后,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犹豫了一下之后,突然一跺脚,仿佛下定了决心,狠声道:“十三哥,这里只有咱们弟兄,又没有外人,再说了,就算有别人看见又怕什么,反正他们也没把咱们当人看,要我说,咱把这倒霉蛋给,给吃了吧。”

杨煜虽然一直有不妙的感觉,可那个叫做杨大嘴的一番话说出来后,还是把他给吓了个魂飞魄散,开什么玩笑,他杨煜穿越一趟可不是为了给人当食物的,这时候再也顾不上害羞了,杨煜蹭的一下便站了起来,他就算是要死,也得拉个垫背的。

十三哥仿佛没有看到杨煜,而是对着其余的人道:“你们是什么意思?”

杨煜一语不发,只是暗自戒备着,不过看着其余人的神色虽然大部分人脸上都流露出厌恶的表情,还有几人连连摇头,看上去对吃人没有什么兴趣,不过让杨煜担心的却是还有一个人虽然看上去很是纠结,却是忍不住伸出舌头来舔着嘴唇,喉头也是不住的抽动,似乎对那个杨大嘴的提议很感兴趣,只不过终究没有人开口附和杨大嘴的提议罢了。

看到没有人附和杨大嘴的提议,十三哥点了点头,然后扭过身来,一巴掌就扇到了杨大嘴的头顶上,大声叫骂道:“你个不长进的东西,他们不把咱当人,你也不把自己当人了吗?你个混账东西,吃人这种话也敢说出来,回去我要是告诉先生,看先生不得打断你的腿,混账东西,你当你是兽蛮吗,反了天了你,吃人,我让你吃人!我让你吃人!”

十三哥一边骂,手上也没闲着,巴掌不停的落到那个杨大嘴的头上,看的杨煜心里直呼大爽的同时,也暗暗松了口气,不过这时候显然不是得罪人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之后,杨煜还是拱手陪笑道:“十三哥,还是请停手吧,想来这么杨大哥也是开个玩笑,当不得真,当不得真的,呵呵,吃人这种事丧尽天良,罪大恶极,怎么能是人干出来的事呢,这禽兽还不吃同类呢,何况人了,这位杨大哥也是一时兴起跟在下开个玩笑,当不得真的。”

那个十三哥看起来颇有威信,那个杨大嘴虽然看起来颇为凶恶,但被十三个痛打却是连躲避也不敢,只是站在那里缩着脖子挨打,听到杨煜的话之后,杨大嘴连忙道:“十三哥,十三哥,我就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而已。”

十三哥停下手来,狠狠的瞪了杨大嘴一眼之后,很不自然的对杨煜道:“我这兄弟只是跟你开个玩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你不当真就对了,我们怎么会吃人呢,哈哈,这怎么可能呢,好了,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十三哥说完之后,一群人便不再围着杨煜,聚到一起之后便要离去,杨煜当然不能就这么走了,赶紧抱拳道:“十三哥,还有各位兄弟,在下杨煜,承蒙各位相救,在下感激不尽。”

说完之后,杨煜对着众人深深鞠了一躬,他这番话倒是真心的,虽然这些人没有做什么,还吓了他一大跳,可这些人终究是无意中救了他一命,若没有这些人发出声音,只怕杨煜真的就要在距离生路一线之隔的地方被活活晒死渴死了。

十三哥一群人面上都是有些古怪,一群人都是看着杨煜,却没人答话,以杨煜的感觉就是似乎这些人没有料到自己会对他们这般客气,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不过那个十三哥虽然面有惊奇之色,但显然不愿意与杨煜多谈,只是对杨煜拱了拱手之后,便再度招呼众人就要离去。

这一下杨煜却是急了,忙道:“各位,救人救到底,你们可不能就这么走了啊,还请各位给在下指条明路啊。”

那个十三哥再度停了下来,指了指那条河,没好气的道:“那里不就是路吗,还指什么指,如果你运气够好,很快就能遇上路过的商队,你跟我们又不一样,自然能跟商队离开,又那里需要我们给你指什么路了。”

十三哥一番话说得杨煜心里顿时又有了希望,有水又有商队会路过,自然不愁会被困死在这个该死的地方,不过杨煜急于搞清楚的事情太多了,暂时也只能指望十三哥他们来解答,所以杨煜还是连忙陪笑道:“多谢十三哥指点,不过,这,这,该怎么说呢,兄弟还是有些难处请十三哥帮忙。”

杨煜发愁的是怎么提出他的问题,他对于身处的世界一无所知,很想在这些人嘴里打听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来,可该怎么提问,却又感觉为难,所以一时才会语塞,不过他的这番为难显然被人误会了,那个想吃了他又承他给解围的杨大嘴粗声粗气的道:“不就是光着身子吗?怕什么了,都是大男人有什么可害羞的,你吞吞吐吐的是不是想求我们把衣服给你一身?告诉你,我们可没人肯把衣服给你,你死了这条心吧。”

那个十三哥连听杨煜把话说完的兴趣都没有,再次招了招手之后,便返身向来时的方向走去,一群人再也不理杨煜,只有那个杨大嘴临走时恶狠狠的盯了杨煜一眼,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之后,才有些不甘心的转身跟上众人离去。

看着那个杨大嘴的眼神,杨煜毫不怀疑对方是真想把自己吃掉的,顷刻间什么念头都烟消云散,再也不敢出言请求众人留下,更何况现在搞明白身处何方又是在什么时代这种事情,比起他即将被晒死渴死来说总是小事,已无力坚持下去的杨煜觉得的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河边才最是要紧。

好不容易挨到一行人走的稍远些了之后,杨煜也顾不得什么难堪与危险,向着河边走去,在烈日的暴晒和炙热的沙粒烘烤之下,杨煜身上的汗水时刻不停的涌出,可此时杨煜身上却在逐渐的变得干燥,杨煜知道自己这是已经脱水,再也无法拖延下去,否则一旦等他晕倒,就再也没有苏醒的可能了。

十三哥他们是以直线走向那条河的,而杨煜已经没有力气再绕一个圈子以避开他们,只能艰难的挪动这鲜血淋漓的双脚,缓慢的向十三哥他们走去,而杨煜每迈动一次脚步,除了感觉到钻心的疼痛之外,还感觉眼前一次次的发黑。

杨煜目测那条河距离他最多也只有两里地,可就是这短短的两里地,对于此刻的杨煜来说却需要杨煜逼迫出自己最后的一丝力气,不过生的希望就在眼前,在求生欲望的推动下,让杨煜得以缓慢却坚定的靠近了那条代表着活下去的河。

十三哥他们走到河边之后,便站在了河边,一群人就站在那里注视着杨煜,看着杨煜慢慢的从沙漠里走到了草原上,看着杨煜在草原上手脚并用,一点一点的向前爬去,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