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HP]狐狸的铂金情人-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记得我失去意识前压在了他的身上。”

“马尔福啊,”赫敏回答道,罗恩哼了一声,显然不待见这个问题,“他之前就醒来离开了,我们在来的路上碰上他了,还有他的父亲,大马尔福先生。”

禹乐眉毛一扬,不禁有些懊恼,怎么就装晕装到睡着了呢,这不,错过了见到卢修斯的机会了吧!不过,看来他的计算并没有错,只是这么一点点小事,卢修斯就急匆匆地赶来了霍格沃茨看德拉科[小说网·。。],那如果是血统觉醒,还会不出现?

“我说,敏恩,罗恩,你们上课快迟到了吧!”禹乐突然提醒道,不动声色地从赫敏的手里抽走了他自己的头发,熟练地编织成了一根麻花辫垂在脑后。

“啊!”赫敏尖叫一声,她可从来没迟到过,“是啊,时间快到了!罗恩,我们走。”

“敏恩,等等,我也一起去。”禹乐急忙道。

“你不在休息一天吗?”罗恩问道,有理由还不休假?

“恩,不休息了。”禹乐点了下头,他可不想睡在床上什么事也不能做,还不如去上课呢!

禹乐的新形象显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在疑惑着这从没在学校里见到过的这么好看的同学。

“都给我集中注意力!”弗立维教授站在他的书堆上,脸色难看地拿魔杖用力地在黑板上敲了敲。

“无声无息!”罗恩挥动着他的魔杖,对着他面前丑陋的乌鸦喊道,但是他只能得到那只大乌鸦嘲笑地呱呱大叫。

“无声无息!无声无息!”罗恩的魔杖挥得更用力了,可还是没有一点作用,乌鸦叫得更响了。

“你的魔杖动得不对,”赫敏用批评的眼光看着罗恩,“不要挥舞,眼光迅速一刺。”

“乌鸦比青蛙难。”罗恩咬牙切齿地说。

“好,我们交换。”赫敏抓过罗恩的乌鸦换掉了她那只肥青蛙。“无声无息!”乌鸦的尖嘴还在一张一合,但没有了声音。

“很好,格兰杰小姐!”弗立维教授尖细的嗓门说,三人吓了一跳,“现在,我来看你练习,韦斯莱先生!”

“什——?噢——噢,好的,”罗恩慌张地说,“呃——无声无息!”

他刺得用力过猛,戳到了青蛙的眼睛,青蛙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叫,从桌上蹦了下去。

“青蛙飞来!无声无息!”禹乐一甩魔杖,那逃跑的青蛙就飞了回来,还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做得很好,你是……”弗立维教授很迟疑,他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学生啊!

“哈利…波特,教授,我是哈利…波特。”禹乐道。

“波、波特!”弗立维教授激动了一下,其他的同学们也呆滞了一下,“做得很好,波特先生,很出色的飞来咒和无声无息咒。”他转了一个身,对着罗恩说道,“韦斯莱先生,我想你的家庭作业里要加上无声无息咒的练习。”

“什么?哦,不,教授,你不能这么做。”罗恩惊叫道。

“不,我能这样做。”弗立维教授摇着头,一本正经地说,“我想你的朋友,格兰杰小姐和波特先生会很高兴给你指导的。”弗立维教授离开去看了别的学生的练习,这动作也惊醒了其他的学生把精神集中到无声无息咒的练习上。

这世上什么传播得最快?当然是八卦啦!

还没等魔咒课下课,哈利…波特变脸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霍格沃茨,这个消息可比当年救世主进了霍格沃茨上学还让他们感到兴趣,更何况之前还有他是个大骗子的传闻。就如同五年前一样,一大群人赶去了魔咒课教室的门口,围观变了样貌的哈利…波特。

禹乐把垂下的头发挽到了耳后,嘴角含着笑意在一群人的面前悠悠然地走过,他天生就是个发光体,只不过给几百人看看而已,小case,可比不上当年他牵引着起码百万人的眼光。其实这也没什么,看着看着,习惯了也就没什么了。

“嘿,发现了没有,那道闪电疤不见了,他真的是哈利…波特么?”

“是啊,他究竟还是不是救世主啊?”

“谁知道呢!说不定波特逃走了,随便找了个人顶替也说不定。”

“还真有可能!”

谣言不知从什么地方开始流传……

Chapter021

因为下雨,课间休息可以留在室内。禹乐他们在二楼一间闹哄哄的教室里找了个座位,皮皮鬼在吊灯旁梦幻般地往上飘,时而朝某人头顶上吹一滴墨珠。

禹乐轻飘飘地朝皮皮鬼瞥了一眼,皮皮鬼银白色的身体立刻就起了一阵波动,悄悄瞧了禹乐一眼,瑟缩着飘到了另一边。

他们刚坐下,安吉丽娜就从一堆堆聊天的学生中挤了过来,也没对变了脸的哈利表示出惊讶,就兴奋地对他们道:“我得到批准了!我们可以重组魁地奇球队了!”

“太棒了!”罗恩高兴地道,禹乐和赫敏也笑着回应,在怎么说安吉丽娜也是他们的朋友。

“是啊,”安吉丽娜满面春风地说,“我找了麦格教授,我想她可能去求邓布利多了——总之,乌姆里奇只好让步。哈!所以我请你今晚七点到球场,行吗?我们得补时间。你意识到离第一场比赛只有三星期了吗?”

罗恩使劲地点着头,安吉丽娜从他们的身边挤了过去,朝着魁地奇球队里另外两个队员打着招呼,传达着这一喜讯和训练的通知。

窗玻璃被大雨打得一片模糊,赫敏望着窗户,目光茫然,眉头微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她有些迷茫地开口问道:“哈利……我们是在做正确的事……是吗?”

“你指的是什么?”禹乐挑了挑眉,很是疑惑。

“我们的小组,那真的是正确的吗?”赫敏不敢说的太过具体,只能以小组代替。

“敏恩。”禹乐沉吟了一下,这个聪明的小姑娘是在向他咨询吧,但是他一个妖,还是任性的妖,还真是没有做好这个导航灯塔的自信,“敏恩,看了那么多的书,我想你也该知道,很多事,在没有发生的时候,你都不能轻易地给它下判断,正确与否,也只有发生了,它产生影响了,你才能下判断。而且,也有很多事,它并不是一个对与错可以下定论的,可能现在是对的,下一刻它就是错的,而你觉得这事是错的,可能过了两年,它又产生了好的影响。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中国的秦始皇建长城的事,在当时弄得天怒人怨的,可是长城却在之后的千多年里,却是中国抵御塞外最坚固的城墙。”

“所以啊,敏恩,只要去做你觉得正确的事情就好,这世上从来没有绝对的对与错,总是这么想的话,你还用不用做事了?”禹乐笑了笑,轻描淡写地道。

“我觉得正确的事吗?”赫敏的自信又回来了,两眼熠熠生辉,“我们当然还是得做下去,我要好好合计一下。”

“你们究竟在说些什么呀?又是对又是错的,到底是对还是错啊?”罗恩一脸不解地问。

禹乐和赫敏莞尔一笑,对于罗恩的迟钝,他们都已经习惯了。

晚上,禹乐没急着给德拉科进行血统觉醒,他还需要做些准备,而对于没见到卢修斯的懊恼倒是让他想起了小宝的魔法留影,兴致勃勃地把那个时间段的留影给调了出来,好好地欣赏了一下。最后,更是意犹未尽地想到了二十多年前卢修斯也是霍格沃茨的学生,又硬是让小宝让他欣赏了个过瘾。

当然,禹乐也并不总是高兴的。想那扎比尼够厉害吧,泡遍了七个年级的女生,可当年的卢修斯更厉害,泡遍了整个霍格沃茨。虽然他对于贵族的糜烂生活有些心理准备了,可这么没节操的,他还是第一次见。说起来,德拉科怎么会被卢修斯教导地这么——纯洁?是不是童男,他一眼就能确定了。

不过,斯内普教授似乎是卢修斯唯一的好友呢,那是不是说,这也能成为他可以利用的地方呢?

“对了,小宝,你有什么隐秘的地方可以用来给我们集会用吗?”禹乐离开前装似无意地问道。

“有啊,在八楼,有个有求必应屋,你可以去那里,很少有人会用到那间屋子。”霍格沃茨小宝道,“你只要在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对面的墙前,想着你要的房间,绕上三圈就可以看到了。”

“这么好用?”禹乐听了非常感兴趣,要知道,就连圣人都做不到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当然,霍格沃茨里面没有的东西,你想破了脑袋都不会出现的。”小宝幽幽地补充了一句。

禹乐的脑袋上挂上了几条黑线,感情他是白高兴了一场。

虽说禹乐不怎么稀罕这个有求必应屋,但是看到墙上出现的那扇非常光滑的门,他还是很好奇地打量着。罗恩也盯着它,露出了难得的戒慎。

禹乐握住了铜把手,拉开了门,带头走了进去。这是一间非常宽敞的屋子,里面点着火把,像地下教室里一样。墙边是一溜木书架,地上没有椅子,但放着缎面的大坐垫。屋子另一头的架子上摆着窥镜、探密器等各种仪器,还有一面有裂缝的大照妖镜。

可能是禹乐为主的意念,这个房间里的布置,在细节处总是透露出种种华夏风格。比如大坐垫上的花纹都是传统的龙纹、凤纹,木架子的边边角角上都有着云纹的雕刻。当然,霍格沃茨不会有这些东西,全是通过变形术变出来的。

禹乐眯了眯眼睛,很是满意这样的环境,特别是见到书架上的那些关于黑魔法防御术的书籍时,更是觉得这个房间的方便之处,这可以少了他多少在拉文克劳的书房里查找的时间啊!

“这些练昏迷咒的时候有用。”罗恩用脚踢踢坐垫,兴奋地说。

“看这些书!”赫敏激动地抚着那一排排羊皮面大厚书的书脊,“《普通咒语及解招》……《智胜黑魔法》……《自卫魔咒集》……哇……”她回头望着禹乐,脸上放着光。禹乐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这小姑娘,还是一如既往地爱学习啊。

“哈利,太棒了,我们要的东西应有尽有。”赫敏立刻从书架上抽出《以毒攻毒集》,坐到最近的垫子上读了起来。

没多久,在野猪酒吧聚会的二十五人便到齐了,他们都好奇地看着这个房间,显然没几个人知道这个地方,倒是韦斯莱双胞兄弟有点印象。

“我想我们应该选一个领导。”赫敏说,一个组织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个领导,这样才会有凝聚力,也让这个团队有个脊柱。

“哈利就是领导。”张秋马上说,含义深远地看了禹乐一眼,转而看向赫敏的目光,就像是她疯了似的。

禹乐惬意地坐在一边,捏着自己左手的尾指,看着眼前的这一群人,这是赫敏的舞台。

“没错,但我想我们应该正式地选举,”赫敏镇静地说,“这样可以正式授权给他,以后也不会有这样那样的意见导致我们的小组分裂。所以——谁觉得哈利应该做我们的领导?”思维慎密的赫敏初露风采,其实只要给她时间成长,她也可以成为一个好的领导。

全体举手,连扎卡赖斯…史密斯也举手了,尽管勉勉强强。

见是全体通过,赫敏很是大气地一挥手,道:“我觉得我们应该有个名称,”她清晰地说,手还举在空中,“这可以促进团结和加强集体精神,是不是?”

“叫‘反乌姆里奇联盟’行吗?”安吉丽娜期待地问,可见她有多不待见乌姆里奇了。

“或者叫‘魔法部是笨蛋’小组?”弗雷德提议,这明显就是恶作剧。

“我想,”赫敏皱眉望着弗雷德说,“这个名称最好不让人看出我们是干什么的,这样我们可以在外面安全地提到它。”

“防御协会?”张秋说,“简称d。a。,谁也不知道我们说什么。”

“嘿,d。a。不错,”金妮说,“它还可以表示‘邓布利多军’,那可是魔法部最害怕的,对吧?”

禹乐微阖着眼,“邓布利多军”这个词还是拨动了他的神经,这要有多少的个人崇拜才能让学生们称自己是他的军队啊!不过,这不关他的事,只要不会妨碍到他就可以了,更何况,他此时也不正是其中的一员么?

“都同意d。a。吗?”赫敏听到一片低声的赞许和笑声,还是照例问了一声,还起来数人头,“大多数——动议通过了。”她把写着所有人名字的纸条钉到墙上,在顶端写道:邓布利多军。

赫敏做完这些,就把主位让给了禹乐,退居到二线。

禹乐轻轻一笑,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那种种蕴含着不同情感的视线,丝毫没引起他的注意。

“那么我们就开始我们的第一节课程。”禹乐的声音不高,却让每个人都清晰地听到了,声音中更是带着异样的魅力,让众人无形中都集中起了精神,“我们都知道,黑魔法防御术是一门实践的课程,理论和实践总是有着距离的。所以,你们就先让我看看,大家的黑魔法防御术的程度到哪里了,先查漏补缺,然后再学新的东西。”

扎卡赖斯…史密斯嘴唇动了动,貌似想要出言反对一番,却在禹乐严厉针对的眼神下硬是吞了下去。

“我们分成两人一组,可以互相练习。”禹乐道,“就从缴械咒开始吧。”

Chapter022

很多事,不做不知道。

赫敏总算确定,她做的事在正确也没有了,特别是在她见到他们这二十多人在使用魔咒时低得吓人的成功率时,要是这样上了战场,不成为炮灰才是怪事。

而别的人也不再在暗地里不满禹乐让他们先复习旧魔咒的事了,可能他们也被自己糟糕的成绩给吓到了,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掌握了的魔咒,在实际运用起来的时候却是这么的不顺心。

整个防御协会里,可能也就只有两个人没把这情况放在心里,一个是禹乐,他是不关心这个,这种情况并没有超出他的预料。而另一个就是罗恩了,他一直沉浸在打掉了一次赫敏的魔杖的喜悦中,把他的粗神经发挥到了极限。

禹乐花了几天时间补充了一些魔药,终于开始了他的计划。

“嘿嘿,哈利,你竟然让我给你开条到德拉科…马尔福寝室的路,是不是……有什么……要做?”霍格沃茨小宝发出一阵阵yd的笑声。

禹乐翻了翻白眼,也就随意地道:“是啊,是啊,我就是去偷香的。”

“我说嘛,你们都是半大小子的年龄,总有需求的不是,瞧扎比尼家的小子,二年级的时候就和人上床了。”小宝还自得地说。

“小宝,这些你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不过就这么几天时间,你就变得这么下流?”禹乐忍不住了,这究竟是什么跟什么啊?好的不学,坏的怎么就学起来那么快!

“当然是从那些魔法留影里啊!”小宝说得理直气壮,“这里的学生都是这么做的嘛!不论是哪个学院,从二年级开始就交男女朋友了,发展到最后的不在少数。”

“小宝,难道你就不能把你的注意力放在别的地方吗?”禹乐哭笑不得。

地窖斯莱特林级长寝室,银绿色的房间里到处点缀着铂金色的装饰品,华丽而精致。

禹乐慢步从一个墙上突然出现的蛇形门框里走了出来,他一抖袍子的袖子,一股狐香被他特意散了出去,睡在床上的德拉科陷入了更深沉的睡眠中。

幸好,德拉科是斯莱特林五年级的级长,享用的是单人房间,也省却了禹乐不少的掩饰功夫。

禹乐在床沿坐下,摸了摸德拉科的脸蛋,暧昧地在他的唇上摩挲着。不得不说,这张脸还是一样地吸引他。但是一想到,由于他头香的影响,德拉科一见到他盯着他看,就会脸红害羞而头疼不已。天晓得,他宁可看到德拉科气愤隐忍的面孔都比见到羞答答的小媳妇样好,这让他少了不少的乐趣。

禹乐公主抱抱起了德拉科,通过那个蛇形门框来到了萨拉查的实验室,把德拉科放到了魔法阵中,几瓶子色彩斑斓的魔药就被禹乐毫不怜香惜玉地灌到了德拉科的嘴里,一滴都没有溢出来。

沉睡中的德拉科难受得皱起了眉头、鼻子,咧着嘴,却怎么也摆脱不了那种不能形容的怪味道。扭了扭身子,德拉科翻了个身,接着睡去了,但是脸上却带上了委屈的表情。那小样,整一个让人心疼的货。

禹乐捏了捏左手尾指,有点无奈于自己被牵动的心绪,他在德拉科的身边坐下,再次抱起了他,在他的嘴里滴入了几滴桃花蜜,使得德拉科总算不再皱着小脸了。

定了定心,禹乐抛开了一切心绪,进入了无思无念的虚空之境。光球法宝被他引出了体外,发出的光芒把德拉科全身都笼罩了起来。德拉科慢慢发出恬淡的微笑,就好像回到了母亲的怀里,觉得无比地安全、舒适。

禹乐确定了德拉科不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被法宝给保护了起来,这才发动了魔法阵。

魔法阵在魔力的激发下,散发出蓝色的能量波动,一波又一波地刷过德拉科的身体。越来越明亮的蓝色代表着魔法阵威力的加强,德拉科的身体也渐渐颤抖了起来。

禹乐皱起了眉,光球法宝毕竟是他的认主法宝,而且他还不能完全控制它,甚至于他并不完全了解它,对于德拉科的保护并没有对他的保护那么完全。而他,除了帮德拉科控制他体内失控的魔力外,他并不能帮他做另外的了。

德拉科在禹乐的怀中蜷缩了起来,双手抓紧了禹乐的袍子,可那种从灵魂中泛起的疼痛并不是那么好忍受的。德拉科从沉睡中迷迷糊糊醒来,面对的却是铺天盖地而来的疼痛。

“嗯……”德拉科忍不住呻、吟出声,却因为自身的骄傲死死咬住了唇,把所有的声音都给吞了下去,由此可见,他并不只是个被娇惯的贵族大少爷。

德拉科并不清楚在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不知从何而来的疼痛让他非常不安,身体的触感告诉他,他并没有睡在他那张柔软的级长寝室的床上,反倒是鼻端充斥着熟悉的香味,那种他怎么也分辨不出成分的却意外好闻的味道。

德拉科挣扎着睁开了双眼,却被魔法阵明亮的蓝光刺痛了眼睛,分泌出的生理性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睛,却意外地让他可以看到一点东西。

那是一张模糊的脸,却充满着静谧的力量,把他的所有不安都在瞬间压了下去。

又是一波疼痛涌了上来,德拉科把自己的脑袋埋到了抱着他的人的颈间,这让他感觉安心。

禹乐没有理会德拉科的一切动作,只是专注着他体内的变化。由于在自己的体内做过同样的事,这次倒是驾轻就熟,所以这次他一下就打算驱除德拉科体内两到三种弱小血脉的,但是现在他所面对的困难是,德拉科的*太过弱小,这么做显然会让他在短时间内产生虚脱的衰弱感。

人类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禹乐有些苦恼,看来他还得给德拉科加强身体的强度才行,同样的,他在卢修斯身上做的还得更多,早过了成长期的卢修斯可没有德拉科你什么好的恢复力。

剧烈的疼痛让德拉科实在忍受不住昏了过去,冷汗却还在不停地冒出来,身体也在不停地抽搐着。禹乐把德拉科的脑袋平放在了他的左手臂弯里,右手食指点着他的眉心。

一道道比头发丝还细的血线在德拉科的眉心汇聚,使得德拉科的眉心变得殷红无比,一颗紫红色的血珠在禹乐的食指离开德拉科的眉心时从其中慢慢沁了出来,并缓缓升空。

禹乐的指间瞬间出现了一个水晶长颈瓶,把那颗血珠装了进去。禹乐缓缓吐出一口气,再次把食指点上了德拉科的眉心,重复着刚才的动作。

一连收了三颗血珠,禹乐皱着眉停下了动作,魔法阵也停止了作用,此时德拉科已是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睡衣也被冷汗湿透,肌肉还在微微痉挛着。

禹乐叹息了一声,温和的灵力顺着他的指尖进入德拉科的身体,帮他调和身体,并顺着同一条路回了级长寝室。

“哈利,哈利,我连热水都帮你放好了哦!”小宝突然出声道。

禹乐一愣,嘴角狠狠地抽了两下,道:“小宝,你不会就等着我给他洗澡吧?”

“那是当然,马尔福的身材都很好!”小宝的语气里明显带着馋涎。

“小宝,你不会天天都在偷看人洗澡吧?”禹乐已经无力了,显然,这个器魂正在向猥琐大叔的方向进化。

“你怎么知道?难道……其实你也想看?”小宝带着原来如此的语气说道。

“我还不想伤了眼睛!”禹乐抱着德拉科进了浴室,试了试水温后,脱光了他的衣服,把他轻轻放进了水池里。

热水显然放松了德拉科的身体,他渐渐露出舒适的表情,热气把他的皮肤蒸腾出粉红的色泽。

禹乐的手指流连在德拉科的肌肤上,那种不同于普通白种人的细腻触感显然很合他的意,也没有毛孔粗大的缺点,就像是白色的羊脂白玉一般。而在他手下微微颤抖着的身体,也说明了令他满意的敏感度。

给德拉科擦干身体、穿上新睡衣,重新放到了床上,禹乐想了想,从碧夜中拿出一瓶万年石乳,滴了一滴在德拉科的嘴里,这总算能够让德拉科尽快恢复并有限度地提升他的身体强度,虽然是浪费了点,可谁叫他身上就没有更基础的收藏呢!

“哈利,哈利,你为什么不和马尔福上床呢?我都给了你那么多的方便了?”小宝意犹未尽地道,“给了你通道,帮你放了热水,你都脱了他的衣服了,怎么又给他穿回去了?难道……你不行?”

禹乐的脑门上青筋直冒,一跳一跳地犹如他越来越旺的怒火,作为一个雄性,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说他不行。

禹乐低着头,嘴角含着邪肆的笑容,在他走出通道回到格兰芬多塔楼的时候,他强大神识便如风暴一般席卷而出,朝着小宝的意识核心而去。

“哎,哎哎……哈利,你要干什么?啊——”小宝惊叫着,毫无反抗之力地被禹乐封印了起来。

“切,叫你偷看德拉科洗澡,叫你看卢修斯洗澡,叫你说我不行!”禹乐咬牙切齿地喃喃。

第二天,整个霍格沃茨的学生都惊奇地发现,总是恶作剧似的动来动去的楼梯都安静的处在原地,一动也没动。而画像们和幽灵们也在这一天失去了对霍格沃茨的感应,度过了心惊胆战的一天。

Chapter023

早上六点,德拉科遵循着生物钟醒了过来,浑身酸软疼痛的好像被马车压过一样,动一动都觉得难以忍受。这股难受劲让他一下子从刚醒的迷糊中清醒了过来,费了老半天的劲才坐了起来,他皱着眉,怎么也想不出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依稀记得昨晚他做了一个充满蓝光的梦。

德拉科以绝大的毅力下了床,一步一挪地走进了浴室。镜子里映照出一个苍白无血色的尖瘦脸庞,一身天蓝色的睡袍包裹在身上,怎么看都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德拉科再次皱起了眉,他明明记得昨晚他穿的是铂金色绣有威尔士绿龙的那件睡衣的,而不是这件蓝色的素色睡袍,昨天晚上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是,究竟是谁,能够无声无息地避过霍格沃茨的防御系统,进入斯莱特林的级长寝室?

德拉科把自己整个泡入了热水里,总算松了松自己因为难受而紧绷起来的神经,可又一个发现让他全身发冷,他的魔力在一夜之间缩水了五分之一。他在水中握紧了拳,无边的恐惧攫住了他,在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德拉科沉入了水里,憋着胸中一口气,直到窒息,他不允许自己软弱。

换好装的德拉科紧抿着唇,所有的不适都在他灌下了大堆的提神药剂、止痛药剂、体力药剂给压了下去,一瓶荣光药剂更是让他比平时更为闪亮。

整理好袍子,德拉科收拾起一切情绪,挺直了脊梁,开门走了出去,布雷斯…扎比尼已经在门口等待了。

“早上好,德拉科。”布雷斯依旧是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

“早上好。”德拉科矜持地点了一下头,“高尔和克拉布呢?”

“还没起吧。”布雷斯不在意地说道。

“嗨,德拉科,早上好。”潘西…帕金森边打着招呼,边黏上了德拉科,还转头招呼道,“早,布雷斯。”

“早上好,我的女王殿下。”布雷斯行了一个骑士礼,笑着道。

“我们去大厅吧。”德拉科点头道。

斯莱特林三人组在长桌旁坐下,德拉科随便弄了点东西就沉默地吃了起来,太多的疑问充斥在他的心间,而最令他恐惧的就是魔力的缺失。心事重重的他甚至没有注意到从格兰芬多长桌射来的视线,只是努力地维持着他的贵族礼仪。

或许是德拉科的年岁还是太小,即使他觉得自己已经掩饰地相当到位了,但是熟悉他的人还是看出了不少破绽,比如布雷斯,比如潘西,比如斯内普教授。

布雷斯和潘西基于友情,既然德拉科不想说,他们也就没问,只是在他需要的时候给予了帮助。在他体力不支的时候支撑起了他的体重,在他需要松口气的时候,把高尔和克拉布拉来当门神。

斯内普教授却狠狠地皱起了眉,他在德拉科的身上闻到了前段时间在波特的身上闻到过的魔药味儿,他实在是纳闷了,德拉科什么时候和波特那么亲近了,可以随便喝他给的魔药了?而且,德拉科的魔力波动似乎也有了很细微的区别。

思考了一个星期,在德拉科的愁绪再次加重,魔力波动又发生了变动之后,善于隐忍的他也忍不住了。斯内普教授把德拉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在见到那张疲惫不堪的脸时,担心之意达到了顶点,眼前这单薄的少年像是风一吹就会跑一样。

“斯内普教授,叫我来有什么事吗?”德拉科强打着精神问道,昨天晚上似乎又发生了一次他害怕的事情,他的魔力再次缩水了五分之一,身体上的伤痛永远没有魔力的缺失带给他的打击大。

“马尔福先生……”斯内普教授抿了抿唇,紧皱着眉头,思索着问话的语句,“德拉科,你和波特究竟是什么关系?”

“波特?”德拉科惊讶地瞪大了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产生想要亲近他的想法,甚至那张堪称完美的脸总在他的脑海中晃荡,在他的视线下,他总觉得脸颊发烧,可是他唯一和他最接近的一次也不过是他血统觉醒的那一次吧!“我、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没有?”斯内普教授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当然!”德拉科奇怪道,“教父,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以为我和波特有关系?他可是救世主,是邓布利多的人。”

“你的身上有一股特殊魔药的味道,而这种味道,我只在波特的身上闻到过。”斯内普教授坦言道。

德拉科愣了愣,心里不知怎么就松了口气,虽然还有种种疑问,但无疑让他惶恐的心安定了不少。魔力一次又一次地减少,他不仅瞒着朋友,更要瞒着他最崇拜的父亲,他多怕他会成为一个麻瓜,给马尔福丢人。

如果这两次都是波特做的,他究竟想要做什么?他又是怎么进入地窖的,进入级长寝室的?

“教父,这魔药有什么作用?”德拉科反而镇定了下来。

“……”斯内普教授一阵沉默,在德拉科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才说道,“我不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