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HP]狐狸的铂金情人-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诔。蛐碜既返乃担奘恿宋谀防锲妗

下午的课才是风雨欲来,乌姆里奇旁听了特里劳妮教授的占卜课,特里劳妮教授并没有弗利维教授的淡定,乌姆里奇的旁听给了她莫大的压力。也不知是不是她有些心虚的原因,她总是会被乌姆里奇的问题弄得怒气连连,然而对于乌姆里奇问及的关于预言的话题时却支吾着答不上来,最终只能以一贯的危险论做答案。很显然,乌姆里奇对于她得评语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

之后的黑魔法防御术课更是沉闷异常,乌姆里奇只会让他们死读课本,学聪明了的赫敏也不再期待会从乌姆里奇那里得到任何可以让她满意的答案。这一星期,在织毛线的空隙里,她阅读了托父母买的《君主论》,虽说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可她也懂得了该忍就忍的道理,沉默并不代表妥协。

禹乐根本没理会乌姆里奇,语言的问题解决后,现在他的首要问题就是结合自己对于最完整妖文的知识来理解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那些文献典籍以及他做的笔记。

使用了一个小小的障眼法——当然不是用魔法,而是使用了干爹所送的一个光球法宝,运用光线的折射造成视觉的错觉,禹乐光明正大地翻看着那些千年前的珍贵典籍,手里还拿着一块空白的玉简,时不时地往里面记录一些所得和想法。

根据萨拉查的研究方向,禹乐甚至有了初步的设想,不过想要付诸行动就必须做大量的准备,完成并完善魔法阵,还有诸多各种功能的魔药需要熬制。最头疼的是,一些违禁药品和珍惜炼金物品该怎么弄到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Chapter015

结果最让禹乐无奈的事情让小宝给解决了。

“哎呀呀,为什么不问我呢?”霍格沃茨小宝咯咯笑着出声,自从有了禹乐和他聊天,他的智能进化得飞快,甚至学会了耍无赖和哭闹,现在不就来炫耀来了,“哈利你需要那些斯莱特林曾经用过的魔药材料和建魔法阵的炼金材料吧,哼哼,我可以带你到霍格沃茨的藏宝室哦,里面有很多珍惜的炼金材料。不过魔药材料就要你自己去禁林的最深处啦,斯莱特林在那里建了一个魔药圃,那里可是有好多的好东西!”

禹乐愣了愣,想了想也就了然了,萨拉查既然在研究纯净血统,还有了一些成果,那他必定会做好实践的准备。

好不容易等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禹乐拿着他的光球法宝大摇大摆地走出了霍格沃茨城堡,往禁林的方向走去。捏了捏手中的法宝,禹乐其实还真的不是很清楚这法宝的真正神通,当初干爹把这光球法宝作为见面礼给他的时候也不过说是总有一天他会知道该怎么用的。

清冷的月辉透过他的身体照在地上,就仿佛他是虚无的并不存在,不远处的禁林一片黑黝黝的,像是一只张开了大嘴的凶兽,冒着森森的幽冷之气。

禹乐没有任何停留地进了禁林,这里面并没有任何可以伤害到他的存在,这早在他来到霍格沃茨的那天就已经了解到了。

层层叠叠的树叶把月光挡得死死的,只在偶尔间才会从缝隙间放下一两缕月光带来微弱至极的光芒。禹乐的两眼冒出点点绿光,把这黑暗的森林看得一清二楚,轻松地穿行在茂密的植物之间。

一条青蛇蜿蜒着在禹乐的脚背上滑过,它似有所觉地回头看了看,蛇信吐了又吐,刚才它似乎在一个温暖的东西上经过,但是此刻却没有丝毫发现,难道是错觉不成?

悉悉索索的穿行声引起了禹乐的警觉,神识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扫,却发现是斯内普教授。感觉好奇的禹乐把神识继续往斯内普教授前进的方向扫去,只见不远处就是一小片空地,在月光下可以清晰地见到那里的一个小型魔药圃,而其中的几味魔药已经成熟了。

看来这禁林还真是设置药圃的好地方啊!禹乐扬了扬眉就继续往前走去。

一路上,禹乐还真见到了不少对他来说非常稀奇的东西。比如开学时拉着马车的夜骐,在禁林里有着整整一个群落;比如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马的马人,像这种明显是进化失败的半妖竟然还形成了一个种族,这实在是让禹乐吃惊不小;比如有八只眼睛的八眼巨蛛,除了体型庞大和侵略性强大,此外竟然没有任何天赋神通,这让禹乐对其不屑一顾,大概唯一还有些价值的就是它们身上可以作为魔药材料的部分了……

在接近禁林中心时,禹乐手中的光球法宝开始发热发光起来,淡淡的金芒照亮了他身周三丈方圆的地域,把光照范围内的一切都照得光毫毕现。

禹乐踌躇了一下,这还是他拿到这法宝之后第一次发生这种自主变化,也不知这种变化是好是坏。但是都已经走到了药圃门前了才返回也未免太过扫兴了。

还没等禹乐决定是去是留,异变就发生了。

“人类,这里是禁林的中心,并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一匹有着金色独角的马出现在禹乐的面前,四蹄不停地在地上踢踏着,低沉丝滑的声音直接出现在禹乐的脑海里。这么明显的光芒毕竟还是惊动到了生存在这里的最强大的生物。

“独角兽王?”禹乐沉吟道,野兽通用语很顺畅地出了口。

独角兽王的眼中流露出震惊之色,他还是第一次遇上会说野兽通用语的人类,作为高智商的指挥生物,人类想要与他们交流,也只能等到他们学会人类的语言,最多也只是人类学习一些简单的独角兽语和他们交流,野兽通用语可是兽类之间的一种类似密码语言般的存在,是绝对不会被透露给人类的。

“人类,你是谁?”独角兽王严肃地问道,“是谁教你的野兽通用语?”

“哈利…波特。”禹乐笑着答道,两只白色的狐耳虚影出现在他的头上,九条毛茸茸的白色狐尾虚影也再背后摇曳着,一阵无形的力量波纹以禹乐为中心慢慢在这禁林里扩散。

独角兽王金色的金色的眼睛一阵迷茫,随即瞬间又清醒了过来,惊骇道:“魅惑?!”

禹乐的食指在自己的唇上一划而过,惊讶于那独角兽王竟然能够逃过他全力而发的魅惑,要知道,魅惑这种天赋能力可不会受到他灵力的限制,而是他的神识越强,威能越大的,而此刻,他的神识可是准圣级别的。

禹乐眼中绿芒闪动,他注意到独角兽王体内大量富集的光明的力量,可这并不能使它摆脱魅惑的威能。最后,他的目光集中到了独角兽王流光溢彩的金色独角上,那一圈圈的细腻纹路上似乎附着着一些奇异的能量,正发出微弱的却似乎牢不可破的波动,把独角兽王的精神牢牢保护在其内。

嘴角一勾,禹乐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那是一种亲近、慈和的感觉,只要是见到的生物就不会产生抵触的感觉,甚至还会千方百计的想要接近他。禹乐招了招手,几只不知什么时候跑过来的小独角兽欢快地跑了过来,围绕着禹乐不停地撒娇着。

“似乎,除了你就没有其它的独角兽会拒绝我。”禹乐愉快地说。

茂密的丛林里隐隐约约地可以见到那些成年的独角兽正按耐不住地探着脑袋,望着禹乐的眼神里有着向往和渴望。

“人类,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独角兽王的声音里有着惊怒,“所有的独角兽,都给我离开这里!”

那些普通的独角兽第一时间往远处挪动了两步,恋恋不舍地看着禹乐,最终渴望战胜了兽王的命令,它们又往回跺了过来,几只幼崽更是黏在禹乐的身边不愿离开。

“呵呵。”禹乐轻笑出声,道,“看来它们还是更喜欢我呢!”

“你……”独角兽王气急,摆出了一个进攻的姿势就向禹乐奔来。

“我只是想要在中心处的药圃里采些魔药而已,是你挡住了我的去路。”禹乐只是简单的一个踏步便躲开了独角兽王的冲撞。

“那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药圃!”独角兽王死不松口。

“现在是我的。”禹乐轻松地耍得独角兽王团团转。

“好,你想死,我不拦着你!把我的族人放了!”独角兽王气喘吁吁地妥协。

“我可从来没有控制过你的族人!”禹乐微微一笑,他的天赋魅惑可从来不是控制人(生物)的手段,那只是一种好感和喜欢,比那种控制手法可是高明多了。

禹乐揉了揉他身边独角兽幼崽的脑袋,挥挥手以示告别,越过独角兽王的阻拦踏进了禁林的中心圈。

穿透一层有着晦涩波动的结界,禹乐进入了一个华美异常的地方,一座古琴的虚影高挂在他的头顶,莹莹白光在他的体表形成了一道防护层,隔离了那些黑魔法的伤害。

随手弹了弹袍子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禹乐自信地向着中心圈的中心走去。

雕刻精细的篱笆上缠绕着异种蔷薇,鲜红的色泽、碗口大的花朵,墨绿的带刺枝条扭动着、挥舞着,诡异却唯美。

“开门。”禹乐发出嘶嘶的声音,对着篱笆门上的那条守门蛇雕说道。

守门蛇雕用红宝石做的眼睛闪了两闪,随即从门锁上游动着离开了,篱笆门发出“咔嗒”一声便打开了。

月光下的药圃充满了梦幻般的色彩,大片大片的药田有序地排列种植着,而不同的魔药由于生长环境的不同,其药田里还被刻画下了不同的魔法阵,人为地制造出了相对应的环境。

淡淡的水汽在药田里弥漫,月光照耀下,一道淡淡的小型彩虹挂在药田间,星星点点的露水反射着月华,美丽而梦幻。

药田的中心是几座温室,里面是一些更为珍惜的稀有魔药,而穿过温室,却是一座直径不过十米的小型喷泉。喷泉是蛇怪的造型,水从蛇怪仰天的嘴里喷出来。

清冽的泉水中有着点点的金光,仔细看,那些金光就像是不同时间的月亮,满月、弦月,柔和而迷蒙。

禹乐的光球法宝散发的光芒更盛,并飞离了他的手,飞临到了那喷泉的上空。

泉水中得点点金光汇聚,形成了一个小型的满月渐渐升空,和光球法宝融合在了一起。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点点白雾从光球中弥漫而出,如轻纱般笼罩了整个药圃。

由于千年没有打理,四散开来的魔药幼苗在这白雾的作用下迅速地成熟了起来。

看着这神奇的一幕,禹乐再次表达着对干爹的佩服。

禹乐一伸手,把光球法宝吸入了手中,一大段的法宝使用法诀流入了他的识海,虽然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可也比之前只能运用一些基本功能好太多了,而那种白雾就是其中一种神通,能够催熟一些灵草,当然还算不上灵草的魔药更不在话下了。

采摘了一些需要用到的魔药并做了初步处理,禹乐愉快地离开了这个地方。实在没想到,除了魔药,他竟然还能有意外的收获,难道干爹连这都能计算到吗?那光球法宝究竟还有什么秘密呢?

Chapter016

禹乐美滋滋地睡了两小时,心情愉悦地去了大厅用早餐,眯着的双眼直直地盯着德拉科优雅地用餐,想来也不用多久,他就可以在德拉科的身上实验血统的纯净了,还不知道马尔福是什么血统呢!

德拉科食不知味地吞下他的早餐,冷颤一个接着一个地打,他就像是一只被蛇盯上的老鼠,惶惶不可终日。

“布雷斯,你吃好了没有?我们去教室吧!”德拉科用餐巾擦了擦嘴唇,他绝对不要再和哈利…波特在一个空间里了,即使一定要在同一空间里,也要逃离他的视线范围,上学以来这七八天来,除了周末那两天,他就没觉得舒服过。

“怎么了?又感觉那个波特在盯着你看?”布雷斯…扎比尼放下餐具,他觉得这事实在是太神奇了,波特和马尔福做了四年的敌人吧,在这第五年里竟然发生了不可预知的变化。波特眼中的那种事占有欲吧,但似乎不仅仅是德拉科吧!

“也不知这波特在假期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给人的感觉整个都变了,跟以前相比,那就是云和泥的区别。”德拉科有些烦躁地说,禹乐给了他太多的压力了。

“最近都不见你去找他麻烦了。”布雷斯轻笑着调侃,视线投向格兰芬多的长桌。

“布雷斯!”德拉科有点恼羞成怒,“潘西,你好了没?走了。”

“当然,德拉科。”潘西优雅地起身,跟上了德拉科离开地身影。

禹乐状似无意地和布雷斯对视了一眼,那个黑黑的帅小孩他还是知道的,除了他总是跟着德拉科以外,感谢小宝的魔法留影吧,在小宝那他了解到,布雷斯可是一个泡遍霍格沃茨七个年级所有女生的牛人。

魔咒课后的变形课,是禹乐第二次在别的教授的课上见到乌姆里奇,她拿着她的写字板,坐在一个角落里。

“太好了。”他们在惯常的座位上坐下时,罗恩小声地说道,“让我们看看乌姆里奇怎么自作自受吧!”那语气怎一个幸灾乐祸可言!

麦格教授大步走进了教室,完全无视了乌姆里奇的存在,仿佛那个角落里与平时一样的空无一物。

“好了,”她说,教室里立刻安静了下来,她总是有着这样的魔力,“斐尼甘先生,请过来把家庭作业发下去——布朗小姐,请把这盒子老鼠拿去——别这么傻,姑娘,它们不会咬你的——给每个同学分一只——”

“咳,咳。”乌姆里奇发出咳嗽声,就是那种硬装出来的轻咳,意图打断麦格教授的说话。

麦格教授假装没有听到,继续着她的授课:“好了,同学们,请仔细听好——迪安…托马斯,如果你再那样折腾那只老鼠,我就关你禁闭——现在,大多数同学都能顺利地念消失咒让蜗牛消失了,即使那些还留下一点儿蜗牛壳的同学也都掌握了这个魔咒的要点。今天,我们要——”

“咳,咳。”乌姆里奇继续发出咳嗽声。

“怎么?”麦格教授说着转过身去,两根眉毛聚在一起,似乎形成了一根长长的、令人生畏的直线。而乌姆里奇,终于得到了她想要得到的关注。

“教授,我只想知道你有没有收到我的便条,上面通知了调查你上课情况的日期和时——”

“我显然是收到了,不然我就会问你跑到我的教室里来做什么了。”麦格教授打断了乌姆里奇甜腻腻的假装小姑娘的声音,果断地又转身背对着乌姆里奇,“正如我刚才说的:今天,我们要练习更难的老鼠消失咒。好,在这里,消失咒——”

“咳,咳。”

“我不明白,”麦格教授转身冲着乌姆里奇,带着怒气冷冷地说,“如果你不停地打断我,又怎么能够了解我平常的教学方法呢?你要知道,我说话时一般是不允许别人说话的。”

乌姆里奇看上去就像是被人扇了一耳光,她没有说话,而是正了正写字板上得羊皮纸,恼羞成怒地草草写了起来。

下面的学生们都偷笑起来,尤其是罗恩,抓着禹乐的手不放。

所谓一山还有一山高,麦格教授犹如女王般的气势立刻就把乌姆里奇的气焰给彻底压了下去。

之后的上课时间,乌姆里奇规矩异常地缩在她的那个角落里,往写字板上记了又记,想来她也知道麦格教授是不会允许她在她的课堂里走来走去的。相比之下,特里劳妮就只能被她欺负了。

禹乐挥动着魔杖,老鼠消失咒的咒文和蜗牛消失咒并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只是老鼠和蜗牛生理结构上的不同,这导致了魔力输出和魔力节点的架构都有着细微的不同。在试验到第三次的时候,他终于让那只老鼠消失了。

“做得很好,波特先生,格兰芬多加5分。”麦格教授微微柔和了表情。

下午的神奇生物保护课上,乌姆里奇再次出现了。她抱着她的写字板站在格拉普兰教授的身边,不停地提问。

罗恩和赫敏很不安,因为这还涉及着他们的大朋友海格。

禹乐虽然对海格没有多少关心,但那毕竟是哈利为数不多的朋友,也为了罗恩和赫敏,怎么也得把一些不确定因素给解决了。比如,带着两个大块头站在乌姆里奇的附近,貌似想要去打小报告的德拉科。

德拉科感觉有一道冷流从尾椎往上窜,让他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寒颤,然后就是一阵熟悉的灼热感,让他坐卧不安。转过身去,就看到救世主盯着他的身影,还带着让他又爱又恨的笑容。爱,是因为那笑容该死地吸引他,他多想走过去把那笑容从他脸上扯下来,不让别的任何人见到;恨,同样是因为那笑容该死地吸引他,那是一个波特,马尔福怎么能被一个波特吸引,更何况他们从来不是一个阵营的。

感觉不自在的德拉科躲到了高尔和克拉布的身后,让他们庞大的身躯把他挡得严严实实的。而在他看不到的前方,高尔、克拉布却在承受着来自禹乐的严厉目光,那种冰冷的、仿佛看着死物的无情目光。

冷汗从高尔、克拉布的额上不停地流下,颤抖地慢慢地往一边退去,渐渐远离了乌姆里奇的身边,直到走到了学生群的边缘处,才发现禹乐的目光不再放在他们的身上。

同样退到了边缘处的德拉科气愤地低声咒骂着两个跟班,但要他再次出现在禹乐的视线里又是千万分的不乐意,只能恨恨地放弃给海格上眼药的机会。

禹乐转头给了布雷斯一个笑容,只要这孩子不会阻碍他,他不介意给他好脸色。目前来说,扎比尼还是很会审时度势的。

休息室里,禹乐和罗恩、赫敏三人聚在角落里一起做着作业,最主要的是他和赫敏两人给罗恩补习。或许是如今禹乐不再是哈利那种不在意学习的态度,没人和罗恩一起逃作业,他也只能端正地坐着,接受来自赫敏的教导,即使他更愿意是禹乐给他的指点。

“她是个可怕的女人。”赫敏小声地说道,休息室里的人很多,即使他们已经布置下了一打的防打扰咒和隔离咒,但是有时候是防不胜防的,比如双胞胎的伸缩耳,“可怕。哈利,我觉得,我们必须对她采取一点行动了。”

禹乐挑了挑眉,他以为赫敏已经学聪明了,不会再正面和硬石头碰上。

“我建议下毒。”罗恩一本正经地说。

“别打岔,罗恩。”赫敏解释道,“哈利,我的意思是,她是一个多么糟糕的老师啊,从她那里我们根本学不到什么防御黑魔法的知识。”

“唉,那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呢。”罗恩喃喃嘀咕道,“已经来不及了,是吗?她得到了这份工作,注定要在这里待下去。福吉会保证这一点的。”匆匆在羊皮纸上划下最后一个符号,罗恩把他手中的作业递给赫敏检查。

“就是这样,我今天在想……”赫敏接过罗恩的作业,紧张地望了禹乐一眼,犹豫不决地说,“我在想——也许我们应该索性——索性自己来做了。”

“自己来做什么?”禹乐好奇了,这个聪明的小姑娘想做什么呢?如果不是太麻烦,还是可以帮上一把的。

“嗯——我们自己学习黑魔法防御术。”赫敏说,语气非常肯定,想来她有这个想法也有点时间了,也想过了方方面面的计划安排了。

“别胡扯了,我们自己做不了什么。”罗恩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说,“不错,我们可以到图书馆从书里找到一些恶咒自己练习,我想——”

“不,我认为我们已经过了只从书本上学习东西的阶段了。”赫敏打断了罗恩的话,盯着禹乐道,“我们只是需要一个老师,一个合适的老师,他可以教我们怎样使用魔咒,如果我们做得不对,还可以纠正我们。”

“看来你有了全盘的计划了,敏恩,说来听听吧。”禹乐说道。

“哈利,我想,你可以来教我们黑魔法防御术。”赫敏说得信心十足。

“我?”禹乐指着自己,他从来没想过,赫敏会这么相信他,或者说是相信哈利。

“哈利,你是全年级在黑魔法防御术方面最出色的。”赫敏称赞道,眼里带着笑意,就怕禹乐不答应。

“这是个再好不过的主意了。”罗恩兴致勃勃地说,完全扔开了他那堆还未完成的作业,或许,只要不让他再埋在作业堆里,什么都是好的,“哈利,你是最棒的,想想你做得那些事吧,你完全有资格教导我们。”罗恩拼命转动着脑筋,细数着哈利做过的事情。

禹乐静静的听着,虽然哈利以前的事情他也很清楚,但从别人的口中听到又是另一番感受。不过,那些事情都是运气居多吧,在邓布利多的控制下,哈利总能及时得到帮助,当然也不能真抹杀哈利自己的实力,可是过程真的很戏剧化。

“好吧,好吧,我考虑一下,我会尽快给你回复的,敏恩。”禹乐无奈地说,看起来如果不答应的话,这两人会不停地说下去,他对别人的丰功伟业可没那么大地兴趣,即使现在那些事是他的。

当然,他还是对赫敏的提议很感兴趣的,貌似他还没有做过老师呢,应该,可以,试一试。

Chapter017

继语言的学习后,禹乐再次陷入忙碌中,魔法阵的完善和补全,魔药的准备和熬制,都将花费他大量的精力和时间。特别是在魔药课上,斯内普教授总是会在他的身边停留,然后拿若有所思的眼神望着他。作为最年轻的魔药大师,可能还真被他发现了什么。

禹乐难得有点担心,即使他给自己做过处理,但是也不能肯定他有把所有魔药的味道都从自己的身上给去除了。总算,斯内普教授并没有说什么,算是安全过关。

在霍格沃茨小宝的帮助下——一些的魔药的熬制持续的时间太过漫长,需要时不时地关注一下,要上课的禹乐只能托付给小宝了,所有的准备在两个星期里终于都完成了,而现在,他需要在哈利的二十九种血统里挑出一种血统来作为身体魔力的主要来源,或者直接拿他自己的血脉来替换,只不过那样的话,哈利的身体将会发生不可预知的变化,特别是这张脸,肯定会变得不同。

“哈利。”赫敏终于抓到了禹乐,这两星期来,她总是找不到哈利这人,只要一下课就不见了踪影,“哈利,你有没有再考虑过黑魔法防御术的事?”

“黑魔法防御术?”禹乐愣了愣,他早把赫敏当初的提议扔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我指的是我和罗恩的那个主意——”罗恩用惊恐的、带有威胁的目光瞪了赫敏一眼,赫敏朝罗恩皱起眉头,“——哦,好吧,就说是我的那个主意——由你来教我们。”

禹乐放下了手中的羊皮纸和一堆查找到的书籍,全是有关于远古魔法生物的描述的,然后他把赫敏提议的那段记忆从脑海里挖了出来。

“哦,敏恩,我想,我没有什么问题。”禹乐道,“如果只是教你和罗恩两个人的话。”

“嗯,”赫敏看上去有一点不安,“嗯……哈利,难道你不认为,只要有谁想学,你都应该教他们吗?我是说,我们是在谈论如何保护自己,抵抗伏…伏地魔。哦,别那么垂头丧气,罗恩。如果我们不给其他人提供机会,似乎不太公平。”

“敏恩,我想我们要做的事情,乌姆里奇一定不会乐意见到的,对不对?”禹乐有点苦恼了,他可没有教导很多人的准备,他可没有背负太多责任的觉悟。

“是的,毋庸置疑。”赫敏回答道。

“那你有想过,上课的时间、地点该怎么安排?该怎么确保参加的人保守秘密?一旦发生意外我们该怎么应对?”禹乐问道,该死地,他现在只想把卢修斯…马尔福给引到霍格沃茨来。

“哈利,这些问题总会解决的。”赫敏飞快地说道,没有给禹乐继续质疑的机会,“就这么说定了,哈利。”赫敏拉着罗恩转身就走,昂着头,就像是刚下完命令的女王。

没有在图书馆里找到更多的他想要的资料,禹乐一头又栽进了拉文克劳的书房里。经过反复的验证和考证,禹乐确定了哈利的血统里,最具力量的就是狮鹫和木精灵的血统,而此刻,在哈利的身体里,占上风的是狮鹫的力量,所以他对于战斗总是有着不小的天赋。

但是禹乐对哈利的血统的力量并不感到满意,当然,他自己是如此的强大,怎么能够要求他去救弱小的身体。头疼了半天,不打算委屈自己的禹乐觉定还是用自己的血脉力量,管他们谁谁谁会怀疑他呢,到时候他的恢复速度也会大幅度地提升,没有他拳头大的,没有质疑的余地。

喝下那一瓶瓶绚烂多彩的魔药,禹乐吐了吐舌头,有些后悔没有多花点时间改良一下口感,那可怕的味道他都不敢喝第二次。但是,哈利的体内有二十九种血统,他注定要再喝二十八次,在没有任何经验的时候,他只能一次一种地实验。

站在被激发成功的魔法阵里,禹乐只感觉到深入灵魂的疼痛,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硬生生地从身体里抽离了出去,魔力在瞬间紊乱了起来,在身体里四处冲突着,造成了更大的伤害。

皮肤上沁出点点血丝,如果不是禹乐两个月来不停地锻体,此刻只怕他全身都在喷血了。皱着眉,禹乐强大的神识立刻控制住了乱窜的魔力,强行约束着它在经脉里按照他的功法运行。

而在这时,不久前才被他收入体内的光球法宝在他的丹田里散发出了柔和的金光,这金光不仅抚平了他血统抽离的痛楚,甚至开始修补他缺失的dna。

禹乐见此惊喜异常,立刻把准备好的,从他本体的血液中提炼出来的精血拿了出来,滴了一滴进嘴里,丹火瞬间变大,慢慢地把精血融炼进这个身体里。

就这样,在光球法宝的威能下,血脉的抽离和融炼都变得简单异常,只要能够控制住魔力的暴走,就不会有任何的危险了。

禹乐高兴地哼着歌,他只剩下最后两种最为强大的血脉还没有拔除,而魔力虽然有所萎缩,但却更为凝练和纯粹了。

“哈利,你怎么还在这里,我们不是约好了去猪头酒吧的吗?”赫敏急匆匆地跑来,抓着禹乐的手就往霍格沃茨的校门口跑,天知道她多怕再次找不到哈利的身影,他总在周末失踪。

禹乐晕乎乎的被拉着跑,好不容易才想起了这已经是十月的第一个周末,是霍格莫德周,而赫敏约见了一些想要参加他们的黑魔法防御术课程的同学,似乎他还没有拒绝的余地。

禹乐隐隐从赫敏的背包里见到一本厚厚的厚黑学的书籍,然后又想到了赫敏前段时间研究的《君主论》,究竟是谁让她看这种书的?禹乐愤愤地想着,哀悼着他即将浪费掉的时间。

拿出由小天狼星给他签名的同意书,禹乐和罗恩、赫敏出了学校——他总算不用被拖着走了。

他们顺着大路往前走,经过佐料笑话店,然后他们拐进了旁边的一条小路,路口有一家小酒吧。破破烂烂的木头招牌悬挂在门上锈迹斑斑的支架上,上面画着一个被砍下来的野猪头,血迹渗透了包着它的白布。他们走近时,招牌被风吹得吱吱嘎嘎作响。

说实在的,猪头酒吧并不是一个好去处。这里只有一间又小又暗、非常肮脏的屋子,散发着浓浓的羊膻味。几扇凸窗上积着厚厚的污垢,光线几乎投不进来,粗糙的木桌上点着一些蜡烛头。而原本是石头铺就的地面上仿佛积了几个世纪的污垢,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