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豪门暖婚之霸少追妻-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凵
  “ 晏作家和月亮小姐相携而来真是令这个酒宴蓬荜生辉呀,哈哈哈哈哈…”一个粗狂的男音豪放的传出。
  小翔正在捧着椰子露的手顿时一抖,抬眼望去,暖色光辉下男子一身深蓝色名贵西装笔挺的架在他身上,伟岸欣长的身形彰显的淋漓精致,身边一个女子黑色系的抹胸晚礼装束,娇媚可人,柔若无骨的小手挽在那男子的手肘之间,金童玉女,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地造一双……
  她头迅速扬起,睁圆了双眼倔强的仰望着雕刻新颖的天花板,极力控制着不争气的眼泪,坚决不让它流出来,更不能在这个时间、这个场合流出来。
  “ 美丽的小翔,本少是否有这个荣幸能邀请你共舞一支?”贝骏不合时宜的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如果是平时小翔一定会摇头拒绝,但这个时候,她只想挽回自己被人抛弃的尊严,她已经被嫉妒冲昏了头脑,迷失了心智,深吸了一口气,头缓缓恢复到原位与贝骏平视。
  调皮的小脸眉眼四射,弹性的红唇张扬上挑,迷人的酒窝召唤着欲。望,“ 很荣幸;”她道。
  两人相携步入舞厅中央,这时优美的华尔兹已经停止,紧随而至的是快节奏的拉丁舞音乐,小翔一听音乐不对刚想反悔,贝骏哪里会给她逃离自己身边的机会,长臂一伸直接揽过那露背晚礼装的迁腰,另一只手掌托举起她相反的一只小手,转着圈华丽丽旋进舞厅中央。
  “ ——啊——,那不是贝少吗?好帅啊。”一个女花痴的声音高亢的响起,顿时四面八方的视线迅速被舞厅中央的两个快速舞动的身影所吸引。
  原本是众人舞蹈,不过也不怎的后来就变成了贝骏和小翔两个人的独舞,音乐欢快,人儿亦愉悦,小翔因受贝骏的感染,将那些琐碎的烦恼统统抛诸脑后,跟着他的带动不断扭动柔软无骨的腰肢。
  舞厅外,一双充满愤恨怫郁的瞳孔紧紧收缩,牢握成拳的手甲骨泛白,英挺的俊眉深深拧住。
  身边的月亮似早有感触,拍了拍他的肩宽慰道;“ 不过是跳支舞而已,你别多想。”
  本来已忍无可忍的他此刻听到这样一句,更是火上浇油,愤怒的眼睛强制的闭了闭,再也不做他想,推开阻挡在他面前所有的人,径直步入舞厅中央,无视周围人捂嘴瞪眼的惊愕表情。
  上前扣住小翔一只手臂,目光咄咄逼人深沉严肃的口吻;“ 跟我走。”牵起她就要带离会场。
  贝骏牢牢扣住小翔另一只手臂,紧紧握住不放,狭长的眼睛眯起,慵懒地问道;“ 奇了怪了,本少和女友跳支舞都不安生,晏作家欲将本少的女友带往何处啊?”
  晏思涛猛然转过头看向贝骏,“ 你 的女友?贝骏,请你看清楚她是我晏思涛的未婚妻。”俨然一副捉奸在场的当事人。
  “ 小翔,你来告诉她你是谁的人?”贝骏俊美不羁的面容带着一抹自信从容的光辉。
  小翔狠狠甩开两人的手掌,“ 在你们眼里,我算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奴婢?平淡生活中一抹可有可无的调味剂?对不起本姑娘没时间陪你们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言毕不顾及周围人的眼光匆匆跑出会场中心,隐与昏黄路灯中。
  “ 小翔?”身后两人都急步想要追离而去。
  晏思涛扣住贝骏一只手臂道;“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是故意的。”
  贝骏轻轻拍掉他的手掌痞里痞气的回道;“ 呵,奇怪了,会场大门敞开,本少想来便来了,依照晏作家的意思这个酒会本少难道没资格参加吗?”
  “ 你明知道,这是我影视作品的交流宴,你带着她出现在这里意欲何为?大家心知肚明。”
  贝骏慵懒而严肃的回道;“ 投鼠忌器 心照不宣,大家明人不说暗话,小翔是个特别的女人,本少出入情场这么多年首次对一个女人动了恻隐之心,为赢得佳人芳心,本少真可谓煞费苦心啊,既然她已经误会你了,那就将错就错吧,依本少看来月亮比小翔更适合你,怎样,晏作家还要跟本少抢女人吗?”“ 卑鄙。”晏思涛咬牙切齿的说。
  “ 哈哈哈哈…过奖过奖,卑鄙是本少贝氏家族的徽章,格外弥足珍贵,如今为了这个小女人,拿它出来对付晏作家,也算是把压箱底的宝贝都给动用了,晏作家该感到荣幸才对,”接着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直到那张狂的笑声消失在会场大厅。
  小翔跑出会场后眼泪再也无法抑制,汹涌般淌出,她跌跌撞撞走到一处昏暗僻静处,靠着一颗不算太粗的树干,身体缓缓滑了下去,蜷缩着身体将脸深埋在双膝之间,打湿了一片裙襟。
  贝骏焦急地在茫茫夜色中寻找着小翔的身影,忽然他听到了一个低低的抽泣声,猛然回头,看到一抹娇弱蜷憩的身影抱蹲在树干下,迁细的双肩在微微颤动。
  心倏地划过一丝疼痛,他放慢脚步走到她面前,缓缓蹲下身躯将她小小的身子圈揽入怀,狭长的眸光微微敛垂,几分钟后,他揽过她的腰身,将她抱到自己附近的车上,驶离原地。
  ------题外话------
  

        
第52章:举报您涉嫌贩毒
  叮铃铃——叮铃铃——,闹钟开始了它每日必须履行的使命。
  ——啪——,一只芊芊玉手伸了过来,拍在了闹钟的脑袋上,吵闹不休的铃声顿时止住。
  嗡…手机在床头柜上不断震荡着,她睁开迷蒙略带发肿的双眼,懒洋洋洁白的右手食指伸向柜面上勾了勾,手机掉落在床上。
  “ 喂…”小翔沙哑着开口,迷蒙低沉的嗓音足可以证明她嗓子一定不好,更能够证明她还没睡醒。
  “ 尼玛,现在都几点了,你个死丫头怎么还不来啊,周会马上就要召开了。”婷婷在电话另一头气的跳脚。
  卷翘浓密的睫毛陡然睁开,略微有些红丝伴随的大眼睛瞬间精神不少,手机被扔在一边,急急忙忙跑去卫生间洗漱。
  “ 喂…喂…死丫头…人呢…?”
  洗漱过后开始翻箱倒柜找衣服,啪——一拍脑门这才想起裙装都被贝骏收走拿去干洗了,那么只有职业装而且还是职业裤装可以选择了。
  咬了咬嘴唇,取出一套黑色女式西装,衬衫选了一件淡灰色仿古衬衣。
  急急忙忙蹬上电梯,眼前是焦急紧盯不断下滑的数字,1楼,叮咚打开。
  匆忙冲出电梯,咔嚓,黑色高跟鞋崴了一下,她眉间蹙了蹙,弯腰摸了摸自己的脚裸,再次起身向停车场冲去。
  “ 小翔…”贝骏唤道。
  “ 小翔…”思涛唤道。
  她急行的步伐停住,转头向身后看了一眼,两张仪表不凡,俊美无双的男子同时向她伸出了手掌。
  她撇撇红唇道;“我快迟到了,有事改天再说吧。”她转身准备打开奔驰SMART的车门。
  “ 等一下,”贝骏再次唤道。
  贝骏大步走到她面前,伸出手在她胸前;“ 你呀,总是这么毛躁,”贝骏将她匆忙错位的纽扣一一解开,然后再一一将它们恢复原位,狭长的眸子中似有一闪而逝的光芒,“ 下次注意。”
  小翔略有些尴尬,脸颊瞬间泛红,点点头,不再犹豫,径直驾车离去。
  贝骏嘴角微勾,走到一脸阴郁的晏思涛身旁,笑容有些漫不经心,“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往事不堪回首啊,过去的就让她过去吧,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非和本少抢呢?”贝骏气死人不偿命的说着风凉话。
  晏思涛黑曜的眼眸深沉,脸色骇人,“ 贝少当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过本人也有几句话想奉劝你,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永远不是你的,珍惜该珍惜的,放弃不属于自己的。”说完转身驾车离去。
  狭长的双眸微眯起,“ 有志者事竟成,只要本少想要还没有得不到的。”贝骏攥紧了拳头狠狠道。
  小翔到达公司的时已经迟到半个小时了,不过还好周会是赶上了,开会途中她右眼皮直跳,人也有些心不在焉,不怎么了今天总感觉有事情发生。
  迷迷糊糊结束了会议,抱着文件夹回到自己位置上,单手撑在额间。
  忽然听到办公室里一阵喧嚣。
  有两三个脚步声在自己办公桌面前停下,“ 请问您是任小翔女士吗?”
  朦胧的抬起头,三个身穿警察服装的人笔直的站立在桌前。
  “ 嗯,我是,请问你们…找我有事吗?”小翔有些呆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 有人举报您涉嫌贩毒严重影响社会安全,请跟我们走一趟。”一名警察神情严肃的说道。
  办公室内瞬间沸腾了,小翔倏地站立起来,她懵了,“ 贩毒?警察同志你会不会搞错了,我有稳定的工作有丰富的收入,怎么可能去贩毒呢?”
  婷婷快步跑了过来,一脸焦急;“对啊,警察同志,你们都是国家维护和平的使者,可不能轻易听信谗言冤枉好人呢?”
  “ 贩毒涉及面较广,危害性较大,我们需要任小翔女士的配合,如果真是有人污蔑您,等真相大白后您可以拿起法律武器争取自己应得的权益,但事关重大,现在您必须跟我们走,协助我们的调查。”
  一副冰凉的手铐扣在手腕上,一左一右两臂被两名警察浅扯住衣袖,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缓缓离开了。
  “ 警察同志,等一等,”婷婷踩着高跟鞋从后面追到电梯口。
  “ 小翔我相信你,不要放弃任何一个可以为自己争辩的机会,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婷婷眉间紧蹙着劝道。
  轻轻点了点头道:“婷婷谢谢你,请你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我父母。”
  婷婷眼泪唰的流了下来,“ 我知道,你放心吧,一定要挺住啊,”婷婷转头看了看两边的警察轻声问道;“警察同志,你们不会严刑逼供吧?”
  小翔额前下来三条黑线很明显能感觉到那两名警察此刻的脸色该有多黑;“这 位女士,现在是民主社会,请您相信政府也请您相信我们。”
  警笛声断断续续的响着,直到车门被拉开,蓝白相间的庄严建筑映入眼帘。
  B市责深办公室里正在和下属讨论一份合作方案的启斌听到手机铃声响起,取过按下接听键,“呜呜…华副总…您快救救小翔吧。”婷婷泣不成声的说。
  启斌一脸紧张,放低了声音道:“ 你别着急,慢慢说,小翔她怎么了?”
  “ 今天公司来了三名警察把她带走了,说有人举报她涉嫌贩毒。”
  “ 什么?”——啪——手机掉落在地毯上。
  转头简单交代了下属两句,赶紧收拾了一下东西拎着西服外套和公文包匆忙冲出了办公室。
  婷婷躲进一间小会议室里,边抹眼泪边一个个的打电话过去。
  正在帮病患洗牙的彩英同样接到了电话,她带着口罩的嘴陡然张大,赶紧出言请别的口腔科医生来帮病患洗牙,跑到更衣室换成便衣。
  彩英跑到龚松龄外科办公室,一看他对面还坐着一位病患,显然正在交流病情,“ 跌跌撞撞的出什么事了?”
  “ 小翔出事了,我要去看一下,”然后准备转身出门。
  “ 要不我请个假开车送你过去吧。”龚松龄站立起身说道。
  “ 不用了来不及了,我打的过去吧。”言毕转身冲出了外科办公室。
  

        
第53章:哥哥喜欢的人
  警察局讯问室,以一张光亮的长方形漆红色审讯桌为界限,三位神色严肃的审讯民警对面小翔神情呆滞的坐在同色系的木椅上。
  中间一位民警,其他人称呼他为张警官,眼神直直盯住小翔,“ 这张纸上面的车牌号你认识吗?”张警官手中的纸张正面向她;上面粗黑色碳素笔写好的英文及阿拉伯数字组合成的文字。
  “ 是我的车牌号。”小翔平静的回答。
  张警官点了点头,随后他戴上一双洁白的手套从左边一位男警官手中接过一个透明封闭的塑胶袋,里面横躺着一小袋白色凝块装的东西,“ 这个认识吗?”
  小翔一脸惊愕,无助的摇了摇头。
  “ 这包东西是从你私家车副驾驶座套底下发现的,它的化学名称是:二乙酰。吗。啡,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海洛因,对此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小翔很激动倏地站立起来,“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压根就不认识这种东西又怎么会私藏它呢?”
  张警官旁边的警官绕过审讯桌走到她面前,“ 女士请别激动,有什么需要补充的请坐下来说。”然后一把将她摁坐回木椅上。
  “ 经检测部门鉴定这包毒品中有25%的海洛因基准含量,纯度并非最高,可酌定从轻处罚。”
  “ 什么从轻处罚,我再说一遍,我根本就不认识那包东西,不认识…”小翔撕裂着嗓子吼道,欲站立的身体再次被按回到木椅上。
  警察办公大厅,同样聚集了很多人,彩英情绪起伏趴在及胸高的前厅隔离桌面上,“ 警察同志你们一定搞错了,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你们可以去调录像,验指纹,请你们一定要彻查清楚,千万不能冤枉好人呢。”
  “ 这位家属同志,您的心情我们理解,但我们办案有一定的流程,在下结论之前我们相关部门的同志一定会调查取证的,这期间同样希望能得到您的理解和配合好吗?”一位女民警语气平静的劝慰道。
  彩英随后提出要见小翔一面的要求,但办案人员说这次案件涉及到毒品,危害性大,重视度高,再加上嫌疑人此时情绪激动不适合安排见面。
  彩英滞重疲倦的拖着步伐走出了民警营业大厅。
  与对面神色焦急赶来的晏思涛、贝骏先后撞上,两人开始不分先后的向她打探小翔的消息,彩英眉间纠结着摇头哀泣道:“ 她好端端一个人谁都没招没惹的,怎么会摊上这么恶心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人能恨她到这种地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贝骏狭长的眸底涌起一片暗潮,即刻转身驾车离去,晏思涛则迈动脚步想去办公大厅,被随后甸肚挥汗跑来的老黄给拦截住,告诉他切不可冲动,拽过他一只长臂边往回拖,边劝道从长计议。
  贝骏预定了最早的航班从A市返回B市,而启斌则预定了最早的航班从B市飞向A市。
  下飞机后启斌打了的士急速飞驰而出,启斌在车上顺便打了电话给婷婷向她打听了一下大概的情况,随后他翻开手机上一条保存好的信息,这条信息的内容是他在B市的私人律师推荐了同行老同学的工作地址。
  对于一个律师来说,棘手的案子还是在自己熟悉的地域,打赢的几率更高,因此他的私人律师便向他推荐了A市知名度颇高的老同学周律师。
  一幢高高的写字楼上,一间豪华的工作室内,老黄坐在真皮沙发上,眼珠子来回晃动,紧盯着面前来回踱步的晏思涛。
  他紧蹙着双眉,黑曜的眸子里是一抹悲凉和自责,“ 都怪我,如果我当时不和她稚气,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接送她上下班,她就不会去买那个比蜗牛壳大不了多少的破车,更不会有什么私车涉嫌藏毒的事发生。”
  “ 行了,你也别太自责了,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如果她真是被人陷害的,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当务之急是想一个万全之策。”老黄一脸憨厚的建议道。
  “ 对,老黄赶紧联系Bernice,让她预定最早的航班过来。”晏思涛忽然想到自己的私人律师。
  老黄有些犹豫,“ 思涛,不是我不联系啊,主要是人家刚结婚不久,现在正是夫妻蜜月期,这合适吗?”
  晏思涛眉毛拧了拧道:“ 她作为我的私人律师就要有随时随地为我效力的觉悟,更何况救人如救火,她就是在天边也要给我催回来。”
  老黄撇了撇嘴,没在说什么,站起身去寻找自己的觉悟了。
  而动静最大的莫过于贝骏这边了,返回到洋房别墅里,楼上楼下找了一圈愣没找到人,一问阿姨才知道人一大早就出去了。
  掏出手机拨打了一组号码。
  “ 哥哥,找我有事吗?”贝雪波澜不惊的声音传来。
  “ 我在贝氏总部等你,无论你在哪里一个小时后,必须出现在我面前。”贝骏一字一句讲完后挂断电话。
  ……
  纵横交错、四通八达的路段中心,高耸直立的褐色异域风格五星酒店,贝雪身穿白色连衣长裙气质盎然的进入,在前台、迎宾、以及各方经理的问候下,进入电梯,眼前是不断攀升的数字键。
  推开总经理办公室的门,看到一个健跋高挺的身影站立在落地窗前。
  贝雪唇角动了动;“ 哥哥你找我?”
  贝骏陡然转身,狭长的眸子像一汪深潭似的攫住她,看的贝雪直发悚。
  “ 哥哥,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呀?发生什么事了?”贝雪弱弱的问。
  “ 小雪,喜欢一个人没有错,为了喜欢的那个人你可以促谋划策,也可以运筹帷幄,但绝对不能心机阴恨,居心叵测的去伤害一个无辜的人。”贝骏踱步到贝雪面前紧盯着她的双眼,讲了这句意味深长的话语。
  “ 哥哥,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贝雪在贝骏笃定的目光下有些含糊其辞。
  “ 我今天找你来,并非想听你的辩解,而是警告你,这次的事看在兄妹一场的份上,我可以视若无睹,但绝对不允许有下一次,否则…”
  “ 为什么?我不明白?”贝雪恢复了清冷的气场,有些不可思议地问。
  贝骏勾起一侧的嘴角苦笑,“ 因为你所伤害的那个无辜的人恰巧是哥哥喜欢的人。” 
  贝雪抬起一侧的小手捂住紧咬的唇瓣,“哥哥你在跟我开玩笑吧,怎么可能?”贝雪冷笑道;“ 谁不知道你是风月游戏中的情场高手,而且从未和任何女人有过纠缠不清的关系,无论对方什么身份什么类型都会被你以最快的方式打发的干干净净,所以…”
  “ 所以,你让我去接近她,让我以打发其她女人的方式去打发她,然后你就可以踩着她凄凉悲痛的自尊而欢呼鼓舞对吗?”贝骏截过贝雪未完的话题道。
  ------题外话------
  

        
第54章:无罪释放
  “ 哥哥…”贝雪提高了嗓音。
  “ 我想让你知道,自那个纯真倔强的她出现在我面前那一刻,我才幡然醒悟,曾经那个我有多荒谬,日复一日,她总是以微弱的力量在顽强的生活,她有目标、有理想,甚至还有一些小脾气,但无论哪个时期的她都是那么炫彩夺目,使我想要不断深入,探究更多。” 
  贝骏眼眸中闪过瞬间的温柔。
  贝雪跌退了一步,摇着头撕裂般的喊道;“ 启斌疯了,晏思涛疯了,就连你也疯了吗?”眼眸间透着一抹阴冷,“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放过她?告诉你,我现在对她除了恨还是恨,她本事不是很大吗?那就让我拭目以待,瞧瞧她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吧?”言毕转身跑出了办公室。
  贝骏幽黑的眼潭深不见底,他返回办公桌身前,按下四个数字键,“ 跟着她,探测她的行踪路线以及结交人群。”
  启斌拜访了A市的知名律师后就回到了公司,办公室,他在真皮转椅上静坐,站在办公桌对面的婷婷不断的伸手抹眼泪,嘴角狠狠抽搐一下,本来还想当面向她了解一下,小翔最近的活动范围呢,现在看来是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
  ……
  这几天晏思涛同样食不下咽,夜不能寝,一颗心全纠结在小翔身上,她一个小姑娘身处拘留所,她能吃得好,睡得好吗?老黄接到一大堆合作项目,全部被他回绝了,此时此刻哪还有闲心去管什么工作?
  ……
  贝氏总部,贝骏站在敞开的落地窗前,高层流动的风扑面而来,他手上握有三四张照片和几张文件纸张。
  “ 李特助,你是说小雪最近和这个戴墨镜的女人在咖啡厅见过几次面是吗?”
  “ 是的,而且这个神秘的女人的身份… ”李特助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 继续说,”贝骏依然面朝落地窗,从冷清的声音中听不出什么起伏。
  李特助翻出一本厚厚的文件夹,平拿在手中翻开,“ 去年3月底您应邀同企业众多供应商的少爷们去刺舞KTV聚会,席间您感觉一位服务小妹服侍周到,就将她带回了,还允许她成为了您第21任女友,并且她是在您身边陪伴时间最长的一位,整整4个月零6天,上个月您这位过期女友应聘到责深国际航线工作… ”“ 你是说曾是小翔的下属?”
  “ 不止如此,有可靠消息,您这位过期女友曾因业务差错被小翔姑娘单独纠正过,但她不仅不予悔改反而当众将小翔姑娘给羞辱了一番,说小翔姑娘是人尽可夫的贱女人…”
  贝骏双眉深深皱起,眼神犀利地盯住照片上的人,指尖用力划过照片中的人脸,如果再稍微用力一分这照片就会被戳个窟窿出来。
  李特助似乎能猜测到接下来贝少想要吩咐他做什么,于是率先开口道;“ 她三天前登上了去往Z国的飞机。” 
  “ 哎,要我说呢,小翔姑娘也真够倒霉的,华少是贝雪小姐喜欢的人,贝少又曾是这位神秘女人的前男友,两个得不到心爱男人垂帘的女人凑到一块儿,于是小翔姑娘就有了现在的牢狱之灾。”李特助摇头感叹着。
  贝骏猛然转过身来,狭长的双眸紧盯着他;“ 照李特助这样说来,本少应该远离她才对是吗?”
  “ 呵呵,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您可千万不要误会,”李特助干笑两声,赶紧打圆场。
  “ 没有最好,这一生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让本少远离她,既然上天安排她出现在本少的视线内,那本少就一定要牢牢握紧手中这根长线,无论她这只风筝飞的有多高,本少都会一点一点的将她收回身边不再放手。”贝骏语调严肃的吼道。
  李特助生生打了一冷颤。
  B市派出所民警工作室,严肃整洁的白色墙壁上有三面锦旗。
  几位民警正在办公桌前面对着电脑分析着各种案件。
  有位民警推门而入,手中拎着几包东西,走到一位女民警办公桌前道:“赵姐,麻烦你再将这些东西给12号候审室那位送去吧。”
  坐在办公桌前的赵姐脊背笔直,眉梢间稍稍一蹙,问道;“ 这姑娘还真不像是取保候审的嫌疑犯,倒更像是出门在外的贵妇人,”言谈间她浅笑着站立起身,拎起办公桌上的几包东西,“洗漱用品全是名牌,真够奢侈的,这倒让我不免猜测她贩毒的真实性了?”
  “ 可不是,这都送来好几拨了,而且这些朋友的身份个个不凡,任我说破了喉咙,都不听,非求着我将这些东西稍给她。”那个拎东西进来的年轻民警揶揄道。
  正在两人谈话间,有又一位民警走了进来,他伸脖子瞅了瞅,“ 哟哈,都在呀,”接着大步走了进去,将手中的一个快递包裹搁置到张警官办公桌上。
  “ 这是什么?”张警官问。
  “ 不知道,快递员送到前厅的紧急快递,我们就签收下来,1分钟不敢耽搁,快马加鞭就给您送来了。”前厅民警打着哈哈道。
  张警官顺手拆了包裹,塑料泡沫包了好几层,拆到最后,一张光盘露了出来。
  张警官脸上立即严肃起来,将手中的光盘即刻放入光盘驱动器,用鼠标轻击几下,画面中是一家熟知的大型购物超市停车场地。
  画面中一位女子缓缓开着奔驰SMART车进入停好车,开车门、下车关门、当她用钥匙自动关锁车门时,副驾驶那侧有一位戴着墨镜的大胡子男人恰巧经过,而且这个画面分别调取了多个方向角度的监控。
  慢镜头回放后,一副完整的画面清晰的浮现在几人面前,问题就出在电动关锁门的霎那,那位大胡子男人用手指轻勾了下副驾驶车门,幅度不大,不仔细看甚至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关键就在这里,跟着录像下去,大约15分钟后这辆车身副驾驶一侧,又出现了一位戴墨镜的男轻男子,他有恃无恐的打开车门弯腰进去不知塞了什么东西…张警官等围拢观看的民警们顿时恍然大悟,他迅速起身,“ 召集X02号贩毒案件的所有民警人员迅速到会议室开会。”
  “ 是。”众民警敬礼道。
  同一天中午时分,小翔就被洗脱了冤屈,无罪释放了,她脚步沉甸甸的抱着自己的东西走出了派出所大门,太阳光束强烈,她已经好几天都没有见到过阳光了,忽然间有些不适应,手掌抬起遮挡在额前。
  ------题外话------
  

        
第55章:决定把你带走
  她大口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缓缓将手掌放下。
  面前停了两辆豪车,银白色的奔驰是启斌的车,炫黑色的保时捷是思涛的车,两人俊逸的脸上,有倦意,有心疼,看到小翔后两人竟然难得的没有争相上前,而是静静地等着她向他们走近。
  她站立在原地垂下了眼帘,从两人疲惫的黑眼圈可以看出,自己被拘留这段时间他们其实也备受煎熬,脚步很沉重不管自己走向谁,感觉都对不起另外一个为自己担惊受怕,辗转奔波的人。
  手机铃响起,下意识接起。
  “ 小翔,我是彩英了,我本来想去接你的,走在半路被晏思涛一个电话给轰了回来,所以,你知道的吧。”彩英在电话那头有些无可奈何。
  挂断电话,小翔微微眯了眯眼睛扫向晏思涛,他黑曜般的眸子隐隐有些闪躲,尴尬的清清嗓子道;“ 小翔,我来接你回家。”
  她瞬间一怔,我来接你回家,这无疑是最动听的一句情话,可他和月亮不清不楚的关系让她的心忍不住抽痛了一下。
  “ 谢谢,不必了,我自己可以。”她委婉的拒绝道。
  “ 你我之间非要这样生疏吗?”他浓密眼睫毛微颤了两下,那黑色瞳孔中透着一抹悲凉。
  手机铃声再次不和谐的响起,她一看是婷婷的,再次按下接听键。
  “ 小翔恭喜你终于沉冤昭雪,我原打算为你准备个金盆火炉为你去去晦气的,华副总官威压人他下了死命令不让我去,该解释的我都解释清楚了,你别怪我啊。”
  什么,小翔彻底无语,他们两个不愧是兄弟,一个一个都这么腹黑,转头瞥了眼启斌。
  他深邃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她,唇角上扬,很清爽的一个笑容,好像雨后跨越半空的一抹弯曲彩虹。
  她蹬蹬蹬踩着高跟鞋走过去,面对着他;“ 严肃点,别对我笑,为什么不让婷婷来接我?”
  他的笑嘎然而止,挑了挑眉,凝视着她反问道;“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希望由我亲自告诉你原因?”
  小翔抿抿唇瓣道:“ 谢谢你们来看我,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言毕她捋了捋怀抱里的大袋子,转身大步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