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腐系列琴师-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楚珂被弄得很不舒服,他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看看眼前的人是谁,却始终分不清楚。挣扎了许久仍不见成效,楚珂就放弃了,他不满的嘤咛着,抗拒这种粗暴的碰触。

  许是被弄疼了,楚珂半瞌的眼目中有了盈盈泪光。八贤王停下动作仔细地分辨了一会,才确定,那些细碎压抑、几若不闻的哽咽声确实是发自楚珂的嗓喉。

  楚珂紧咬着下唇,迷离的双眸依旧是睁不很开。他一声低过一声的呜咽着,却又不想让谁知道自己的苦楚,只能蜷曲起自己的身体,死命的压抑着。

  他恍然忆起了自己孤苦无依,恍然记起了堂兄残破的身体。

  每每想起楚璃堂兄,他的心脏没有一寸不在痛。堂兄身上的每一处伤都是代他受过的,堂兄他,,堂兄他日夜忍受折辱,不过是为了让他有机会活着。

  “很疼吗?”齐怀允不知所以,只当是自己把他给弄疼了。他停下手里的动作,轻轻揉摸着楚珂柔软的脑袋,像对待宠儿那样。这样动作轻柔的抚摸楚珂很满意,他柔顺的蹭蹭抚摸着自己的那只手,察觉到那只手掌要离去了,他不满的嘟哝着,追着那只手抽离的方向粘合上去。

  看着主动投怀送抱的楚珂,齐怀允不由低笑几声,方才的怒气也不见了。他轻轻拍抚着楚珂的后背,像安抚委屈哭泣的孩子那般。楚珂又向着那具温热的躯体靠了靠,在对方的胸膛中寻了个舒服的位置,抬手抱住对方的腰肢,惬意的趴在了对方怀里。

  因为楚珂总是像只撒娇的宠儿一样,不安分的往齐怀允怀里蹭弄着,齐怀允就不再似之前那般的淡定了。在郑国这样开化、甚至说是有些荒yin的环境中,齐怀允自是尝过男子的味道。早些年的时候轻狂不羁,那些柔媚似水的娈童他也养过几个。再者,今儿整个晚上齐怀允的脑子都不是很清明。以那坛清酒为门钥,他忆起了一些绵远的往事。现下,齐怀允恍然又回到了桀骜放荡的少年时代。

  他放在楚珂后背上的那只手顺着腰线滑了下去,落在楚珂圆挺的翘臀上,不轻不重的揉nie着手中质感微妙的臀瓣。这种惹人眷恋的手感,像是打开了一道门扉,齐怀允轻启的双唇间恍似溢出一声微乎绵长的低叹。

  察觉到怀中的人不安的扭动着身体,企图躲避自己在身下rou(揉)捏的手掌,齐怀允低悦的笑出声来,温哑的声音似融冰的暖风,再没了常日里那种冷冽的疏离。

  “舒服吗?”他低声询问,低下头侧脸yao(咬)住了楚珂的耳垂。得不到回答,又肆意的力口重了手中的力道,就连被han在口中的柔软耳垂也被牙齿略嫌狠重的咬了一下。

  ***************************

  【此处,被迫和谐N多字~咬帽檐咬帽檐~小狼崽纸们,小抽儿也很无奈~】







腐系列琴师…6。小狼崽子们集合~~~…耽美同人小说…



   “舒服吗?”他低声询问,低下头侧脸6&^ yao ^&^住了楚珂的耳垂。得不到回答,又肆意的^&^力口^&^重了手中的力道,就连被^&^(寒)^&^在口中的柔^&^软耳垂也被牙^&^齿略女兼狠^&^重的^&^咬了一下。

  楚珂低^&^呼一声,又往那具温^&^热的^&^胸怀里缩了几缩。齐怀允被^&^楚珂这番不自知的动作成功^&^愉悦,他低笑着,手中(糅)^&^捏的力道也不似先前那般只是^&^单纯的揉^&^捏几下,更像是一只点染情^&^谷欠的兽,时轻时重,时而xuan(旋)出不同^&^的纹路,抓^&^捏成不同形状。

  楚珂招架^&^不住这样的^&^工文势,整个人都软软^&^的足八^&^在齐怀允怀中,不时泄^&^出猫儿吟一般的口婴^&^口宁。齐怀允抬^&^起空闲的那只手^&^ba开楚珂木公^&^散的衣衫,看到腰线^&^延伸处^&^蓬蓬^&^丁页起的^&^巾长篷,揶揄笑问:“这就有反应了?”

  说罢便直接^&^ge着亵裤^&^给wo住了,时而旖旎轻旋^&^时而风起狂澜^&^般tiao弄着。

  楚珂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身)^&^森体在齐怀允的^&^手中被^&^前后夹击,不满的哼声^&^后退,齐怀允不乐意了,直接一个熊抱把楚珂揽在怀里,ge^&^着亵裤tiao^&^弄的那只^&^手从未^&^停止。他把楚珂^&^lan在怀里,俯身下去^&^追逐楚珂破了霜色^&^的绛红樱唇。不一会儿楚珂就^&^在那人手中^&^xie了出来;女乔口今^&^中裹着颤抖。余^&^波过后,人又软趴^&^在齐怀允的^&^怀里了。

  就手下黏^&^禾周的^&^角虫感齐怀允^&&便知道,楚珂从未^&^有过情^&^事。

  难怪会^&^这么快。齐怀允笑吟。又俯下身去^&^纠缠楚珂闪躲、染上(青)^&^谷欠^&^的娇羞面颊,心情愉悦的与之耳鬓厮磨。

  “药在哪?”

  齐怀允靡哑^&^黯然的声音就^&^贝占在楚珂^&^女乔嫩的^&^耳侧,似一股酉禾^&^麻的电流沿^&^着pi 肤^&^传入耳中。得不到回答的齐怀允^&^拿nie着力道^&^轻yao了^&^楚珂的脸侧^&^以示惩罚,再问:“药在哪?”

  楚珂^&^慌乱的^&^身朵闪着,却终也^&^身朵不过。刚才被齐怀允^&^刺挠痛痒土也^&^咬过后,原本就已丢盔弃甲^&^的他更是^&^溃不成军。他委屈的问道:“什么药?”

  “就是润滑的^&^药油,放在哪里?”

  齐怀允^&^贝占着楚珂的面颊^&^像猫儿一样^&^细细的^&^舌忝舐着,惹得^&^楚珂一味的扭头^&^闪身朵。在齐怀允的认知里,红倚楼原本就是伶倌馆,无论是哪间房里自然会备着与人交^&^(禾)用的润滑^&^药油。现在的八贤王俨然已经是荒诞时期的少年心性,只遵循着身体的^&^谷欠望思考,哪里还有什么礼仪道德。

  “什么润滑^&^药油?没有那种东西!”

  楚珂声音呶软的回答,^&^人还不是很清醒。虽然只是^&^舌忝舐亲吻,尚未^&^经历^&^人事的楚珂被齐怀允的^&^这番挑弄^&^逼得快要哭了出来,^&^声音委屈的都要^&^能qia出水来了。他现在意识恍惚,又从未^&^有过^&^那样的事情,自然不清楚身前的人在说的什么。

  齐怀允却是微有烦躁了,他又用力咬了^&^怀里人的绛唇,放开那人,欲起身去找药油。

  察觉到^&^身前的人^&^要离去了,楚珂慌忙的扯住^&^那人的衣袖,又说不出什么话来,雾气蒙蒙的眼睛^&^半瞌着,委屈^&^又依眷不舍的看着那人。

  “听话!”齐怀允声音微厉,楚珂就哀怨着放开了手,^&^委屈不解的坐在床榻上,^&^看那人离开去了床榻前的角柜那里,^&^略显烦躁的翻找着什么。

  为了方便客人使用,^&^那药^&^大都放在触手可得的角柜里。可齐怀允忘记了,楚珂不是一般的妓子,严格来说,他不是妓子,房中自然没有那样的药物。

  翻找不得的八贤王更显暴躁了,喧嚣的^&^下ti ^&^ 已经不允许^&^他再这样的浪费时间,^&^他转身又回到床榻上。

  见那人离而复返,神志恍惚地楚珂有些怯弱的^&^后退几许。方才那人十分严厉的呵责自己放手,怕是不会喜欢自己的吧。

  见状,齐怀允不悦的挑眉,再次命令:“过来!”

  楚珂又不明白了,也猜不透那人是为什么又叫自己过去了。犹豫几许后,楚珂又听话的凑了过去。不等楚珂完全靠近,八贤王猿臂一挥,^&^抓住楚珂,让他反足八^&^在自己的月退膝之上,^&^直接抬手^&^ba了楚珂的亵ku,白嫩^&^翘挺白勺^&^tun瓣便露出来了。

  不明所以的楚珂突然被人^&^⑧了裤子,不安的^&^挣扎着,被齐怀允一掌^&^pai在pi 股上。

  “老实点!”

  被打了屁股的^&^楚珂像只仔兽一般,委屈的低声^&^呜咽着,却也不敢^&^zai云力了。

  *******************

  拆字是项大工程,狼崽纸们,你们要奖励我~【咬帽檐咬帽檐~~】必须要奖励哦







腐系列琴师…7。求奖励~~喵呜!!…耽美同人小说…



   齐怀允拨开^&^楚珂一边的^&^(臀)屯肉,仔细看了后厅(庭)^&^处^&^的颜色,知道这是一枝从未绽开过的花骨。他拿起^&^自己先前给楚珂擦拭身体的丝帕,用手^&^直接捅了进去做了清洁。嗯,干净得很。

  见楚珂不舒服的^&^蜷曲着身子,齐怀允丢了丝帕,手指^&^在后穴^&^轻柔的^&^打磨着,^&^权当安慰。

  楚珂的身体^&^很敏感,^&^不消多时,晶亮的^&^肠ye^&^便濡湿了^&^后xue的入口。虽然有想到^&^润滑^&^或许不够透彻,齐怀允还是拿出^&^自己^&^喧嚣的^&^肉木奉^&^抵住了楚珂^&^濡软的^&^入口。在他八贤王这里,向来都只有别人伺候他的份,他今天能这样放下身价^&^给森(身)^&^下的人^&^扩展^&^后ting,就已经给足了面子。所以他做的心安理得。

  齐怀允让^&^楚珂跪^&^趴在床榻上,这样的动作好像让楚珂想起了什么,他变得惊慌不安。

  啪叽!又是一巴掌呼在楚珂^&^白嫩的^&^臀瓣上。

  “别动!”

  随着身hou人的怒喝,楚珂委屈的安分下来。见身qian的人安分了,齐怀允挺身^&^闯了进去。被温软^&^炽热的^&^(肠)chang肉^&^包裹着,齐怀允低叹一声。毕竟是^&^有些干涩,^&^等两个人^&^都适应了,齐怀允^&^挺云力^&^着月要^&^月夸^&^开始^&^云力作起来。须臾,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单手撑着^&^(身)森体,俯身^&^下去,让多半的重量^&^ya在^&^楚珂身上。

  他俯ya^&^在楚珂的后背上,^&^一只手钳住楚珂的下颌,把^&^他的脸^&^扳过来好让自己看得见。果然,身吓的人紧紧地咬着下唇,^&^媚^&^长的眼眸因为^&^迷^&^药的作用^&^还睁不很开,一双眼睛^&^雾气腾腾的,那副模样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齐怀允突然就心软了,他探森(身)^&^含住^&^被楚珂^&^紧紧咬住的唇瓣,打开^&^那人的牙关,温软的^&^灵she^&^探进去^&^与之^&^交^&^缠互^&^吮。

  待森(身)^&^下的人呼吸^&^变得^&^急^&^促^&^不稳,齐怀允^&^放开了他,任楚珂^&^软足八^&^下去,他只^&^双手扣住^&^楚珂的腰肢,像匹脱缰的野马^&^在楚珂白勺^&^体内^&^马也骋。

  楚珂从未经受过^&^这样的^&^ci 激,单只是^&^齐怀允劲霸专横的^&^抽石开^&^磨^&^插^&^就已经^&^受不住了。察觉到楚珂^&^又要^&^身寸^&^了出来,齐怀允单手揽住楚珂^&^白勺^&^月要跨,一只手^&^扣上楚珂^&^正蓬勃欲出的^&^下ti ^&^,蹙眉心念:这样也能出的来?

  他从不知道有人^&^单靠^&^后面^&^就能出米青^&^的,而且,楚珂这样的持抗力也太短了。^&^自己才刚开始,^&^宠儿怎么能^&^因为体力不支^&^就先晕了过去呢。齐怀允固执的^&^扣住^&^楚珂的^&^下ti ,不让他^&^身寸^&^出来。

  齐怀允发现,虽然楚珂素日里疏离淡漠,对谁都是冷冰冰的,一副难与相处的样子,在床上^&^却是听话的很,乖巧的^&^让自持肃重的八贤王^&^心猿意马。而八贤王呢,虽然他自己从未意识过,,嗯,平日里任谁看都是谦和有礼、温润尔雅的八贤王,脱了^&^衣服就是^&^衣冠禽兽。绝对的兽类,yin^&^兽!

  明明就要喷^&^身寸出来了,偏生在紧要关头^&^被人给扼住了,卡在那里出不来。^&^后面^&^又被人^&^力道凶狠白勺^&^操^&^弄着,灼热^&^刺人的^&^铁棍不停的^&^摩ca^&^足曾^&^撞着^&^肉必(壁)。被森(身)后^&^白勺人^&^揽住了^&^月要胯,^&^楚珂^&^就是^&^想躲也躲不掉,每向前逃离一分,下一秒就又会^&^被森(身)^&^后那人用力^&^揽了回去,回应的是^&^力道更为劲猛^&^白勺撞^&^击。

  楚珂嘤嘤的哭了出来,不安的^&^扭云力^&^身体^&^抗拒着。除了^&^被人^&^cao弄着的^&^后ting,和被卡断出路^&^白勺前^&^体,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蜷^&^缩着的。

  楚珂现在的景象不可谓不可怜,他被八贤王^&^剥的几近米青^&^光,理应遮挡住的没有一处^&^不裸^&^露在视线里。而在身后^&^作恶的人依旧衣冠楚楚,单只是^&^撩^&^起了衣袍,唯一不被^&^衣物遮盖的^&^下^&^体还悉尽^&^没在^&^楚珂^&^体内,快速迅猛土也^&^抽云力^&^着。

  情^&^谷欠上来,考虑到自己^&^穿着衣物^&^确实不方便,八贤王把森(身)^&^下的人调转过来,下^&^体慢慢的^&^在甬道中^&^石开^&^磨着,依旧恶劣的^&^单手扣着^&^楚珂^&^的下^&^体。他一手^&^揽在楚珂的^&^月要^&^肢上,手掌张开^&^托住楚珂的后脊,惑人的声音^&^低哑^&^靡^&^黯。

  “想要吗?”

  等不到回答,齐怀允^&^用力把楚珂托向自己,鼻尖抵着他的,依旧声音黯哑的^&^鼓惑着身前的人。

  “想要吗,嗯?想不想xie出来?”

  齐怀允侧头俯上^&^楚珂紧咬着下唇、不肯^&^泄出声音^&^来的唇腔,用舌jian^&^细细的描绘着^&^被咬的苍白的唇片,^&^又用自己的^&^牙齿^&^轻轻敲开^&^楚珂紧闭的牙关。终于楚珂^&^松开了紧闭的唇腔,嘤嘤的^&^发出声音来。

  ************************

  话说,为了给狼崽纸们发福利,伦家真的素费劲了心力呢~【咬帽檐咬帽檐~】

  因为,通篇系列都是情^&^色^&^故事的设定,所以H文素必不可少的,亲们不喜勿喷~

  另外呢,小抽儿知道,这些狐狸笑脸很碍眼啦~【咬帽檐咬帽檐~】但素,不这样不行呢,狼崽你们委屈了呢~

  还有呢还有呢,狼崽们稀饭的话就给小抽儿砸票票吧~给盖个章~再来签个到顶一顶~小抽儿谢谢狼崽们了~喵呜!!







腐系列琴师…8。逗猫猫~~喵呜!…耽美同人小说…



   “想不想xie出来?”

  齐怀允又问了一遍,楚珂不知是因为动情还是羞涩^&^而显出潮红的^&^面颊变得纠措,他羞愧的点点头,媚长的眼眸^&^又是盈盈湿润的模样。

  齐怀允不再为难他,舌尖^&^细月贰的^&^游走在^&^楚珂^&^娇嫩的脖颈处,靡声^&^命令:“帮我把衣服月兑掉。”

  楚珂手指轻颤,^&^解了好半天^&^也单只解开了^&^八贤王的月要扣,衣衫上的纽扣是一个也弄不开,他又嘤嘤的^&^低咽出声。齐怀允^&^被他弄得有些烦躁,让楚珂重新^&^足危足八^&^在自己身前,单手揽过^&^楚珂的纤月要^&^霸道的^&^掌握住^&^那木艮质感温润的^&^肉木奉,一手^&^除却了^&^自己的外衫衣裤,^&^只留了贝占身^&^内穿的长衣长裤,就连袜套都没有解去。

  许是为了惩罚^&^楚珂的笨手笨脚,除掉^&^外衫后,齐怀允又是一个狠戾的^&^挺身,再次从(身)森后^&^挤了进去,依旧是固执的^&^扣^&^住前端,不肯让楚珂^&^泄出来。

  考虑到楚珂毕竟是第一次沾^&^染青(情)^&^事,齐怀允终于好心^&^在楚珂晕迷之前^&^让他身寸^&^了出来。一阵占戈栗的^&^紧^&^缩之后,楚珂的热情^&^悉数喷^&^洒出来,无力地瘫^&^车欠下去,全身的重量都吊在^&^齐怀允扣住他月要^&^月夸^&^的那只手臂上。

  因为刚才那一阵占戈栗的^&^紧^&^缩,使齐怀允沾^&^染^&^情谷欠的眼眸^&^又暗了几许。他的(身)森^&^体还停留在^&^楚珂里^&^面,又似回到了少年时期,他变得焦躁不安,理智在情谷欠面前崩溃瓦解。

  不等楚珂完全清醒过来,齐怀允扣住^&^楚珂的月要肢^&^把他再次番羽^&^转过来。把楚珂的两条长腿^&^驾到^&^自己白勺肩膀上,幽^&^暗的眼眸中隐有愠火。这个人算什么,他凭什么引^&^诱起自己的情^&^谷欠!他凭什么让自己变得^&^像初尝(情)^&^青事的少年一般毛躁!他凭什么!

  齐怀允不能理解自己现在的心情,更不能解释自己现在的行为,他只能一次^&^更狠过一次的^&^闯进去,愤怒的发^&^xie着。

  楚珂又嘤嘤的哭了起来,依旧是声声压抑的低咽。细碎^&^残断的呜咽声,似猫儿嬉闹的爪子^&^挠在齐怀允心上,齐怀允很不满意。多少年来他都不曾失控过。人前人后,他都不曾如此疯狂过。而身下的这人,让他多年来的伪装分崩离析。

  “你是谁?是谁!”

  齐怀允愤懑的问着,身体更加怨怒的撞^&^击着。

  等他在楚珂的身体里^&^泄出来,楚珂早已经晕过去了。

  情谷欠^&^退却后,齐怀允的心也慢慢平静下来了。他凝眉盯着身下昏睡的人,细细的思考着。不一会儿就得出了答案,答案是,他八贤王政务操劳,已经许久没有发泄过了,许久未行房^&^事,而今日他确实是有些醉了,忆起了少年时候。而恰巧楚珂又是这么一个尤牛勿,今晚自己心性狂野些也是难免。再如说现在,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做下去的谷欠望,要知道,不论什么时候,他可不是只发泄一次就能满足的。

  想清楚这些后,齐怀允心中再无一丝疑惑,他又恢复了温雅疏离的模样,依旧是那位高高在上、肃穆克制的八贤王。

  念及丑时已过,草草给楚珂清理过后,齐怀允侧身躺卧在楚珂身旁睡了。此刻他已经忘记了,他八贤王是从不在伶倌房中留宿的,他也从不允许有谁睡卧在自己的枕榻旁。

  清晨太阳升起的时候,齐怀允起身的同时楚珂也醒了。齐怀允单只拍了拍手,房门被人推开,有小厮抬着新制浴盆和温水进来。他们训练有素鱼贯而入,放下浴盆和清洁的衣物,调好水温后恭敬地退身、掩门出去了。

  这些小厮是楚珂从未见过的,他羞愧的恨不能把脑袋垂到衣襟里,可他现在哪有什么衣襟,他早就被齐怀允给剥的米青^&^光,沾染着禾岁^&^物的衣衫被悉数丢弃^&^在床榻下。

  昨晚的事情他依稀记得微许,他和八贤王那个,,就是那个了。

  以八贤王的心性是肯定不会主动碰触自己的,这么说来,是自己银^&^贱的贴依上去了。

  想及此,楚珂又是羞愤难当。他低垂着脑袋,又是愧疚又是委屈,酸楚的眼眸又变的微红起来。若不是万宝行的那人给自己下了迷^&^药,他又怎会如此。现在八贤王肯定会认为自己与那些低贱的妓子无异。堂兄拼了性命为自己保留的尊严,就这么被自己给毁了。

  简单清洗过后,齐怀允又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整洁样子。正准备离开,却发现楚珂还光^&^裸着身子羞愧又悲怆地呆怔在床上呢,齐怀允被楚珂这副神色恍惚的模样逗乐了。嗯,很有意思。

  他信步悠然的来到床榻前,揶揄笑问:“还要本王伺候不成?”

  说罢也不给楚珂反应的时间,直接将人打横抱起,放进屏风后的金石浴盆里。

  楚珂被他的这番动作弄得惊乱失措,这是他刚刚沐浴用过的水啊!

  “怎么?”见楚珂神色窘然,齐怀允以为是水冷了,探手在水里拨了一下,又似劝哄说:“水还热着呢。”

  不是温度的问题啊!

  楚珂还是窘迫不安。算了,他今儿早上受的惊吓已经够多了。从睁开眼睛发现八贤王在自个床榻上开始,已经够了,他的脑袋快要炸了。

  那八贤王,您先出去不成么,他总要洗浴的吧,您在这楚珂怎么好意思清洗。

  似是明白了楚珂窘迫什么,齐怀允非但没有避嫌,还大有介势地挽起了衣袖,将擦澡用的棉帕抓在手里要给楚珂擦身体。

  才只一下,楚珂立即惊慌的躲开了,身子紧紧贴着浴盆边壁,惶恐惊问:“王爷这是要做什么?”

  齐怀允乍似温和的笑了,语气却是与表情不符的恶意捉弄:“给你擦澡啊。”

  说着还扬了扬手中浸湿了的棉帕子,继续悠然娱弄:“不是等着本王伺候么?”

  不等楚珂开口,齐怀允一把抓住楚珂的手臂把他拉到自己这边来,倒真像是那么回事似的,动作轻柔的给盆中的那个擦起身子来。







腐系列琴师…9。腹黑的允允~…耽美同人小说…



   清洗到下^&^面的时候,齐怀允拉扯着楚珂的手臂命令他站起来,手指直接^&^探进了^&^后^&^庭中去,一边搅^&^弄^&^一边解释:“昨晚没有清理干净,这东西留在身体里会坏肚子的。”

  楚珂说不出话来,只得拼命压低了脑袋,任由这人动作。不一会儿,楚珂^&^有些无力的就要^&^车欠足失下去。^&^八贤王却是乐了,单手揽住^&^楚珂的月要肢^&^让他靠在自个身上,衣袍被沾湿了也不介意。

  齐怀允手下的^&^动作不停,心情愉悦的命令楚珂:“抱着我。”

  楚珂听话的双手揽住了^&^齐怀允的月要肢,^&^心念怎么还没有清理干净!

  他没经过这样的事情,不清楚要怎么做,只知道每次合^&^欢之后都要把体^&^内的东西清出去。至于怎么清理就不清楚了,没想到是这样的。

  齐怀允一边恶作剧^&^一边低头观赏着^&^楚珂因为羞赧紧闭着的眼睛。怀中的人脸侧是^&^羞涩的红色,又坏习惯的紧咬着下唇,让人忍不住想给他撬开^&^旖旎一番。

  注意到楚珂的下^&^体因为自己^&^手指的动作^&^慢慢的扬起头来,^&^齐怀允抽出^&^作恶的那只手^&^探到身前,握住质感温润的^&^小楚珂,轻柔抚^&^弄着,动作旖旎的^&^滑云力起来。楚珂被他的动作惊到,惊呼一声,急忙放开了^&^怀抱着齐怀允腰肢的双手,险些滑落下去又慌忙重新抱住了。

  齐怀允不满意楚珂刚才松开了两手,恶劣的用力揉^&^弄一下,惹得楚珂痛呼出声。

  “王……”

  楚珂才要出口制止,惊觉自己的声音已经变了腔调,又慌忙闭嘴咬住了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齐怀允就像是偏要让楚珂再泄出声音一般,手里的动作^&^越发的激烈。突然齐怀允就停住了,察觉到^&^自己也起了反应^&^的齐怀允很不开心!

  他微蹙着眼眉陷入沉思,幽暗的双眸中是晦涩的火光。

  迟迟等不到齐怀允的动作,楚珂偷偷睁开了眼睛,温湿的眼眸不解的偷偷观察着身侧人的反应。好一会儿,八贤王似是回过神来,侧脸问了楚珂一句:“很喜欢?”

  依旧是那副温雅中暗含冷冽的疏离之音。

  在八贤王的逼视下,楚珂艰涩的点点头,承认了。八贤王唇边这才浮起一丝似讽似嘲的诡笑,又继续刚才的动作让楚珂泄了出来。之后就放开了楚珂,任楚珂软滑进浴盆里接连呛了好几口水也不管不问,信步闲庭的走了出去。

  一直在房外候着的侍卫见自家主子出来,连忙行了一礼。

  “王爷!”

  “行了,起来吧。”

  齐怀允神色闲适的淡雅吩咐了一句,身上的衣衫湿了大片也不见有半分狼狈。

  “是!”

  侍卫得令后起身,恭敬的站在齐怀允身后,准备随王爷一块离开。王爷却突然顿步问了一句。

  “昨晚都听见了?”

  侍卫忽然心惊了一跳,他昨晚一直守在房门外。他是习武之人,耳力自然敏锐过于常人,里面的人到后半夜又叫那么大动静,他怎么会听不见。虽不明白王爷为何这样问,那侍卫却也老实的回答了。

  “是!”

  “嗯,”八贤王笑眯眯的点点头,侍卫突然有了一种大祸临头的预感。

  他原本是暗卫,因为心思活络、善于交际被王爷拨到明面上来,做了王爷的近身侍卫。因为要护王爷周全,他们与王爷的距离定不能超出自己的守护范围,像昨晚那样的情况以前也有过不少。只是,怎么今儿个感觉,王爷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这名侍卫名为萧一,是齐怀允最得力的守卫之一。身为诸暗卫之首,萧一有多大能力就不用伦家说了吧。

  除了高超的武艺和敏捷的心思与思考能力,萧一在敏锐的洞察力之上还有极为精准的动物第六感。对,就是直觉!

  萧一强比兽类的直觉可不是说笑的,这种人天生就是捕猎者,他们无需思考身体就能做出最为精准的反应。

  (话说,萧一就是‘红倚楼’里的主角呢~~伦家好开心~小一大爱~~~O(∩_∩)O~)

  “回去吧。”

  八贤王轻轻淡淡的下了命令,续而信步悠然的离去。可怜的萧一还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哪里惹了主子不开心,只能在心里哀呼主子能手下留情,别再让他像个活死人一样、吊着一口气休养上半个月。

  半个月都不能移动的处罚其实还算是轻的,八贤王虽然看着温和无害,但若真触了他的底限,惹了他的厌,那绝对是个心狠手戾的。被盯上的那人绝对会把生不如死的体会深刻到骨子里,生死不能地哀怨自己为何要出生。

  等楚珂休缓过来,擦干身子穿上内衫,只微微闭合的门扉就被人给敲开了。

  “公子。”

  来人是楼内的管事,他顿首微作揖,算是见过礼。

  楚珂微微蹙眉,昨晚的事楼主怕是已经知道了,现在派人敲打来了。

  该来的还是得来,楚珂不一会儿就又恢复了常态,面上毫无尴尬之色,淡然开口。

  “管事有什么要交代的就尽管说吧,珂还要练琴,无心寒暄。”

  管事又是一揖,依旧声线泠然似乍寒的泉水:“楼主有话交代,请公子记住自己的身份。公子若是乱了规矩,我们会很难做。”

  楚珂知道管事这番话什么意思。楼主当年和楚璃堂兄立了约,楼主不得逼迫他以腰囤货资,所以按红倚楼的规矩,琴师楚珂是不待客的。

  他是卖艺不卖身的清倌,昨晚上的事情若是传了出去,红倚楼之前定的那些规矩就立不住了,怕是会有人要他以身待客了。

  “管事只管去回了楼主,珂会记住自己的身份,早日攒足了银两带堂兄尸骨归祖,不劳楼主费心!”

  言及此,楚珂语气微厉。若是单单只提起楚璃堂兄,楚珂只会哀恸,若是单单只提起楼主,他也只会淡然漠视。可若是同时想起了堂兄和楼主两个人,楚珂的情绪就会异常激动,通常遮掩不住自己的怒气。

  “公子记得便好,不敢再叨扰公子,容鄙退下。”

  管事又是顿首一揖,直接退出去了。







腐系列琴师…10。风波再起~狼崽猛回头~喵呜!…耽美同人小说…



   楼主特别有交代,楚珂和八贤王的事情被压了下来,即使红倚楼内也没多少人知道,这事便这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