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肉香-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城市唯一可以安身的地方,我已经预付了三个月的房租,合同规定,未住满三月,押金不退。

“是不是想让我给你证明这个世界上没有鬼,你在房间里看到的,只是一个你不能理解的现象,想通过我找到这个谜底的答案?”小岩狡黠的问。

“对,对,就是这个意思。”我急忙点头。我要的是一个解除我恐惧的理由,以便继续住在这里。这个房子的诱惑力太大了。

小岩做了一个无能为力的手势:“可是我没有答案,更证明不了什么。”

“那怎么办?”我颓然问。

“很简单,”小岩一笑说:“搬家。这是一间不祥的房屋,起初就不该来租住。”

“馊注意,”我不高兴的说,“我这个月的工资全部支付押金了,口袋里的钱能不能支撑到发工资还难说呢,你让我往哪儿搬?”

“唉,”小岩深深叹口气,说:“世上怎么这么多穷光蛋呀?我这里还有几百块钱,准备泡妞用的,要不,你先用着?”

“屁,不要。”我绝望的说,“你说说看,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呀?”我从来不信鬼神,鬼神却找上门来。虽然平日里嬉笑无状,此时体验到贫穷的悲哀,竟是如此无奈。

“你问我,我问谁去?”小岩全然体会不到我的心思,毫不在意的回答。

我知道他经常钻研易经,对鬼神之事颇有研究。听他口气,似乎不想帮我。

我朝老板娘招招手:“再来一瓶白酒。”小岩慌忙摆手:“不要了。先考虑今晚上的打算吧。”

“我去睡马路。”我说。

小岩说:“先到我那里凑合一晚上吧。”我白了他一眼,冷冷的说:“不敢打扰你,你请回吧,我不送了。”小岩看出我的不高兴,苦着脸说:“不要瞎猜疑,老大。我也怕鬼啊,怕的要死。而且对鬼神特敏感,你别逼我了。”我闷头喝酒。

小岩无奈的说:“好吧,我尽力帮你好了。不知道能不能解决问题,不要抱太大希望。首先要弄清这个小鬼的来历,看来秘密在那个被锁的房间里。我们一起去看看。”

 

我们又走向那间房子。一上楼梯,小岩嘟哝道:“阴气更重了呀。”我装作没听见,径直走在前面。虽然还是惊恐,可跟小岩在一起,心里塌实了很多。楼道里还是阴暗,我摸到嵌在墙壁里的触摸开关,廊灯亮了。我回头看了小岩一眼,只见在灯光的照射下,他的脸色苍白。

走进房门,打开灯,我先去看对面墙上的镜子,镜中的桌上空无一物,我暗暗松口气。

我们挪开桌子,小岩将眼睛凑到门锁处,仔细看了一下,说:“好办了,这门只是关闭,没有完全锁死。”边说边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卡片,“也许我们能将它打开。”他把卡片插进门缝里,小心的试探着,过了一会,“咔哒”一声,门果真开了。

自从看到这扇门,我就不止一次猜测里面放着什么。按照常理,多半是用不着的旧家具。在我想象中,一定堆满了老式桌椅和盛满了各种杂物的橱柜,说不准还会有书籍和衣物。

此时房门开了一条缝,借着客厅的灯光看去,里面似乎没有什么东西。小岩怔怔的看着我,神情异常凝重。我疑惑的看他一眼,走到门口,战战兢兢地伸出胳膊,到门里寻找电灯开关。

我紧张的厉害,感觉有东西正伏在黑暗处,要扑上来撕咬我的胳膊。终于,灯亮了,我伸手推开房门。

房内的景象让我目瞪口呆。

房间里空荡荡的,地板上积满了灰尘,看的出很久没人来过了。没有任何的橱柜桌椅,只在地上随意的摆着一只婴儿摇篮!

我浑身寒毛耸起。我在客厅里看到诡异的婴儿,又在这里看到婴儿摇篮,难道是巧合?这分明是一间空房子,房东为什么要锁起来,而不出租?

我呆呆的看着小岩,小岩也呆呆的看着我,神情惊恐。

“怎么办?”我问。

小岩摇摇头。

我声音颤抖的说:“一定是这个摇篮在作怪。”大着胆子走上前,狠狠在摇篮上踢了一脚。



/* 37 */
幻婴(9)     

小岩大声叫道:“不要。”随着他的叫声,我眼角的余光一扫,蓦然看到客厅地镜子里黑影一闪。扭头去看,却什么也没有。

我惊恐的问:“怎么了?别吓唬我。”

“没事,好多尘土。”小岩说。果然一踢之下,摇篮上的灰尘都漂浮起来。

“把摇篮抬出去扔掉。”我说。

小岩皱着眉,终于点点头。

我们抬着摇篮走下楼。

一出楼洞,小岩深深呼出一口气,说:“好重的阴气,仿佛浸在冰凉的水里。”我一愣:“我怎么没觉得?”小岩说:“我对鬼神过敏。”

将摇篮扔到垃圾箱边,我拍拍手说:“这下没事了。”小岩迟疑道:“也许我们不该把它扔出来。”

“为什么?”

“没什么,直觉。”

“去你的屁直觉,如果摇篮继续撂在那个房间里,我一定每晚上做噩梦。”

“也许扔出来,噩梦更多。”

“你说该咋办?”

小岩勉强一笑:“扔都扔出来了,还能咋办?难道你想抬回去呀?”

“扔出来就没事了。今晚住我这里吧,给我壮壮胆。”我说。

“不行,明天还上班,在这里我睡不塌实。”小岩摇头说,“这房间里的阴郁未消,还是先到我那里住一晚上吧。”小岩的态度极为坚决,无论如何不肯留下来。我不想表现出胆小懦弱,也拒绝了他的邀请,两人便在楼下分手。我看着垃圾箱傍边的摇篮,心中稍稍安定,隐约觉得这东西才是罪魁祸首。

 

7、奇异的肉香

 

回到房间,将所有的灯打开,又把挪开的桌子恢复原位,一切正常后,才长吁一口气,疲惫的躺到床上。突然,我又看到了镜子,两面镜子的角度那么契合,分明是人精心安置的。也就是说,在我之前已有人发现房里的古怪,并且用镜子进行了监控。那么我所看到的东西并非幻觉了?设置镜子的人一定通晓驱鬼僻邪的方法,可为什么没有镇住这只小鬼?

刚才乘着酒劲,未曾仔细思考,此刻酒意渐渐消失,这才想起扔掉的只是一个摇篮,摇篮中的小鬼哪里去了?我的心一阵抽搐,小岩已经离开,再没有可以帮我的人。我坐在床上,紧盯着镜子,惊恐的等待。

突然,镜子里黑影一闪,仿佛是灯光瞬间变暗。一股奇异的香气飘过来,我急促抽动着鼻子,能够分辨出是一股肉香,可这肉仿佛没有煮熟,又生又腻。我打开窗子,试图找出肉香的来源,可窗外空气清新,气味分明来自屋里。

我从床上跳下来,飞快的冲进厕所和厨房,但气味显然不是来自这两个地方。香气越来越浓烈,我呆呆的站在客厅里,脑海中闪过一个怪异的感觉:人肉,这是人肉的香气。虽然没有吃过人肉,可我毫不怀疑的相信,人肉一定就是这种味道。我抽动着鼻翼嗅来嗅去,突然发现,香气正是从我自己身上发出来的。

我手脚发凉,惊恐万状,欲逃出这个房子,又不知该去哪里。时间已近深夜,我感觉到困倦。咬咬牙躺到床上,将头埋在被窝里,安慰自己说:这都是梦境,明天醒来,一切都会正常。

睡梦里,又听到婴儿的哭声,声音异常凄厉。我感觉一双小手在推我的身体,那个奶声奶气声音在我耳边说:“你还我摇篮,还我摇篮……”蓦的,我看到一双眼睛,这双眼睛嵌在满是血污的脸上,正紧紧盯着我的胳膊,我的胳膊竟然冒着香喷喷的热气,仿佛是一只吱吱冒油烤鸡腿。那双眼睛向我冲过来,一张鲜血淋漓的嘴巴咬住我的胳膊,我感到胳膊上传来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我大叫一声,从梦中醒来。

昨晚没有关灯,卧室里明亮的灯光刺的眼睛生疼,我揉揉眼睛坐起来,窗帘外天已放亮,我眼睛扫过镜子,登时如身陷冰窖:那个满身血污的小鬼依然蹲坐在桌子上,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我,嘴巴翕张,竟然在咀嚼着什么,眼睛里闪烁出妖异的光芒。

我突然感到胳膊钻心的疼痛,惊恐的抬起胳膊,肌肉光滑结实,那股疼感却依然清晰。抬头再看,镜子里的婴儿已经消失。

手机急促的响起来,是小岩打来的,他的声音有些紧张:“钟子,你怎么样?”我平息一下自己的呼吸:“还好,怎么了?”

“哦,”小岩在那边松了口气,“没什么,我也听到那个婴儿的哭声了,它不断的在我耳边说还它摇篮。还做了一个噩梦,梦到你的胳膊被小鬼咬的鲜血直流。”我强忍心中的惊恐,说:“我做了跟你相同的梦。”小岩沉默一下:“晚上下班后,你到我这里来。”我只能答应,他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 38 */
幻婴(10)     

 

8、神秘的杜师傅

 

一整天,我精神恍惚,工作连出差错,部门经理脸色阴沉的看着我,眼神如同早晨那个婴儿。下班后,我如约来到小岩的住处。他住公司公寓,单独一个房间。

小岩坐在椅子上,手里夹了一根香烟。桌子上摆了些乱七八糟的书,都是易经八卦之类。

“我师傅告诉过我,世界上没有鬼神。可我竟然被那个小鬼迷惑了。”小岩沮丧的说。

“你师傅?”

“是的,现在我也陷进来了,只有他能帮助我们。”

“你师傅是什么人?”

“一个神奇的人,他对于鬼神的研究,已经走到世界的前列。我把情况简单跟他说过,他说事情不算很严重。”

“哦,他是做什么呢?”我心头升起一片希望。

“见到他就知道了。”小岩说。

我们起身下楼,走上一条普通的马路,因为不是城市的主干道,路边被小商小贩摆成一溜长摊儿,买卖各类小商品,俨然一个小市场。

小岩手指前方说:“那个就是我师傅。”

“哪里?”我想他师傅可能正在散步。

“前面,摆旧书摊儿的那个。”小岩说。

前方一个中年人,正站在旧书摊儿边,给一个买书人找零。

“你师傅是个摆旧书摊儿的呀?”我心里有些失望。

小岩扭头看了我一眼,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你知道以貌取人的另外一个说法吗?”

“什么?”我不明白他的意思。

“狗眼看人低。”小岩嘿嘿笑着,躲开了我的拳头。

“我师傅姓杜。”小岩说。

杜师傅看到小岩,很爽朗的打个哈哈,对旁边卖水果的妇女说:“帮我照看一下书摊儿。”转身把我们引到路边的茶楼里。

在茶楼坐定,杜师傅笑呵呵的说:“你就是钟子吧?听小岩说起你。”杜师傅身材高大,声音洪亮,额头皱纹很深,看的出是一个饱经沧桑的人。

听我把几天来的详细经过讲完,杜师傅用食指和拇指托住自己的脸颊,沉思着说:“情况不算严重,应该可以解决。”

“怎么解决?”我急切的问。

“这个,”杜师傅沉吟着,问:“你相信鬼神吗?”我一愣,小岩也曾问过这个问题。我疑惑的问:“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很重要!”杜师傅语气肯定的说。

“我本来是不信鬼神的。”我迟疑的说。

“那就好办了。”杜师傅说,“我们必须明确一个认识,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神,鬼神之说,都是虚妄不实的。只有认清了这个事实,才能解决你遇到的问题。”我静静的听着,若在平时,我一定对这种言论不屑一顾,但此时不由我不全神贯注。

“事实证明,月亮里没有嫦娥,天上也没有灵霄殿,什么盘古开天辟地,上帝制造诺亚方舟都是神话传说,而绝非事实。人死之后,灰飞湮灭,不会形成任何精灵古怪。鬼魂之说,也是无从证实的。至于阴曹地府十八层地狱,更是无稽之谈了。所以古往今来,装神弄鬼,符咒变化,都是骗术,万万不可相信。”我点头称是。

“但是现在你看到了鬼,不但你看到了鬼,小岩和你的女朋友都看到或感应到了鬼,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在这里,你必须对鬼神有一个新的认识,与以往完全不同的认识。那就是鬼神是不存在的,却又是存在的。”我皱皱眉,心说:“存在你个大头鬼,绕来绕去,原来是胡说八道。”看看小岩,他正神色虔诚凝神谛听。我心头一懔,忙整肃表情,继续听讲。

“你可能觉得相互矛盾,这里,你必须清楚我所说的存在与不存在的真正含义,所谓不存在的,是指我们传统观念中的鬼神。存在的,是指客观的事实,你这些天看到小鬼就是客观事实,这个客观的事实不是传统的鬼神,而是另外一种东西,我们称之为幻质。”我一震,这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说法。不由收起刚才的轻蔑之心。

“幻质的产生并非来自于死人,而是来自活人,这是当代鬼神学与传统鬼神学根本不同之处,最新的研究认为,意念是一种能量,这种能量可以转化为物质,由意念转化来的物质就是幻质。鬼神是不存在的,但幻质是存在的。”我若有所悟,问:“您的意思是,那只小鬼是我们的意念产生的幻觉?”

“不,不,你还没有搞清楚幻质的实质,幻质不是幻觉,幻觉里的意象是虚无的不存在的,幻质却是客观存在的。幻质不但存在,还会随强加于它的意念的增强而不断壮大。”我摇摇头,似懂非懂:“您能讲的详细一点吗?”此时,我对杜师傅的轻视之心早已变成敬畏之意。



/* 39 */
幻婴(11)     

“恩,我们以传说中的南海观世音举个例子。这里,南海观世音是否幻质,我们还不能肯定,我们假定它是一个幻质。最初,观音只是一个神话故事里的角色,随着故事的传播,有很多人开始信奉观音,这些人的思想便是一种意念,但并不所有意念都能产生幻质,只有特别强烈意念才能做到,假如观音的幻质适时出现了,那么所有信奉它的人的意念都会加到它的身上,它便具有强大的力量,并按照信奉它的人赋予它的意念行事,也就是给人以庇护。换句话说,如果有人曾见到观音显灵,那么他们所见的观音,其实是由无数人的意念制造的幻质。我一直认为观音的幻质是存在的,所以中国的老百姓更信奉观音菩萨,而不是玉皇大帝。”

“那么我们看到的小鬼又是怎么回事呢?”我问。

“现在我们只能做一个推测,”杜师傅说:“根据小岩的判断,那房间里可能发生过惨祸,导致一个婴儿死亡。婴儿亲人的思念就是一种意念,这种思念可能达到了很高的强度,导致婴儿幻质的出现,一般而言,这种幻质的能量都很微小,是不可见的。你们的发现丰富了幻质的理论,也就是幻质能量达到较高水平后,镜子可以映出他们的形象,这是否普遍现象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我判断那个幻质的能量被很多人的意念加强过,但最可怕的一次发生在昨天。因为在此之前它只是啼哭,而从昨天晚上它开始咬人。”

“什么意思呢?”我不寒而栗。

“昨天,你们其中一人,又给它注入了新一层意念,导致它噬咬你的胳膊。你们想想看,昨天是不是有过类似的想法?”杜师傅目光炯炯的看着我俩。

小岩摇摇头。我凝神一想,恍然道:“是的,昨晚打开那间房门后,我曾伸手到房里寻找电灯开关,当时有种很强烈的恐惧,仿佛鬼婴要来撕咬我的胳膊。”

“那就是了,一定是这个意念,被注入了婴儿的幻质内。”我稍一转念,又问:“那个鬼婴不过是个幻质,它又怎能出现在我们梦里呢?”杜师傅道:“幻质本身就是意念,意念是一种强大的能量,可以影响与之有关的人的思维,你们在睡梦中,意志放松,自然容易受影响了。”

“它在我的梦里撕咬我的胳膊,可是我的胳膊并没有真正受到伤害,会对我的身体产生影响吗?”

“幻质的意念专注于你的胳膊,虽然暂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时间久了,你的胳膊可能会发生病变。其实很多莫名其妙的疾病,就跟我们的意念有关。当代鬼神学的另一个研究方向,就是病理学研究。”

“哦,我们可以消灭这个幻质吗?”我问。

“你们遇到的幻质不是最强大的,我认为没有问题。”听说可以消灭幻质,我精神立刻振作起来:“还有过更强大的幻质吗?”杜师傅神情陡变,惨然的看着手里的茶水说:“有。”

“什么呢?”我好奇的问。

“一个洞。”杜师傅深深叹了一口气说,“一个山洞。”

“山洞?”我正要再问,小岩打断我的话,问道:“我们怎样消灭这个幻质呢?”杜师傅恍然回过神来:“哦,这个,首先需要找到幻质的源头,从源头截断支撑它的意念,然后尽可能多的断绝它的能量来源,它就会自然消灭。”

“哦,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小岩说。

杜师傅一笑,对小岩说:“你小子还是蛮聪明的,以后多读点书,少去泡网泡妞的。”小岩嘿嘿一笑说:“泡网是我的手段,泡妞是我的目的。”杜师傅神情黯然的说:“杜超走了后,家里冷清多了。以后有空的时候,多来坐坐吧,年纪轻轻,该多学点东西。”小岩肃然道:“好,我会的。”杜师傅叹了口气,站起来说:“弄清幻质来源后,你们再来找我吧。”

 

9、幻质理论

 

回到小岩的公寓,我由衷的赞叹道:“鬼神里竟有这么高深的学问,杜师傅好厉害,真人不露相啊。对了,杜超是谁?”小岩收起床上的杂乱物品,说:“杜超是师傅唯一的儿子,他跟他的朋友无意中冲撞了一个神秘的幻质,结果都被杀死了。杜师傅一生研究幻质,自己的儿子却死于幻质,这是最令他伤心的事情。所以刚才我不想让你勾起他的伤心回忆。”我想起不久前一个沸沸扬扬的传说,问:“你说的是城外浮来山幽洞的事情吧?”小岩点点头说:“是的,杜超就是在那次事件中丧生的。他的身体被什么东西刺穿了,听说非常惨烈。”我心中一寒,我读过关于那个神秘洞穴的报道,据说连进洞搜索的警察也失踪了,直到现在都没有准确的说法。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我问。



/* 40 */
幻婴(12)     

“断绝我们的意念,先从自身切断对幻婴能量的供应。”

“怎么断绝?”

“静坐,冥想。幻婴是不存在的。”

“可它是存在的呀。”

“你必须把幻婴存在这个念头从你意识中彻底消除,否则,它今晚还会咬你的胳膊。”小岩恶作剧般的说,“只要它不对我们发动攻击,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消灭它。”

“可是,怎么才能把幻婴从意识里消除呢?”我发现,即使我弄清了幻质的本质,还是不能把它从我脑海里赶走,让我用虚无的意识否定客观的存在,实在难以做到。

“你跟我学。”小岩说着,盘腿坐到床上。

我惊奇的看着他,笑着问:“和尚打坐呀?是杜师傅教你的吗?”小岩说:“无论什么姿势都行,只要你能迅速进入无我的境界。只有进入了无我的境界,才能断绝自己的意念。我试过多种方法,盘腿打坐是最容易进入的姿势。”我坐到他对面,闭上眼睛,试图让自己相信幻质是不存在的,可我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也服自己。根据杜师傅的理论,幻质分明是存在的,我怎能欺骗得了自己?

我睁开眼睛,只见小岩两眼微闭,神情肃穆,如老僧入定。过了许久,他睁开眼睛,问:“我好了,你呢?”我苦着脸摇摇头。

小岩说:“笨蛋,你闭上眼睛,什么也不要想,在心里对自己说:我死了,我死了。”

“你才死了呢。”我说。

“孺子不可教也。”小岩恨恨的说。“只有这样你才能从浮躁的心境中解脱出来,迅速沉入无我境界,才能削弱幻婴的力量,为我们消灭它争取时间。否则,随着你恐惧的加深,它的力量将不断强大,最终真的吃了你也说不准。”

“不要危言耸听。”我说。

其实我心里明白,根据杜师傅的理论,小岩的话不无道理,幻婴的力量将随着外部意念的改变而不断变化,也许某一天,幻婴积累到足够的能量,真的将我咬死也不是不可能。想到这里,我不由打个冷战。

“时间已经很晚了,别浪费时间,我们先削弱它的力量,然后去找房东。”小岩说。

我点头,按照小岩所说,闭上眼睛,凝神屏息,心里默默念道:“我死了,我死了……”不知过了多久,世界突然一片寂静,我睁开眼睛,眼前一片阴暗,竟然不知自己置身何处。突然,我又看到了幻婴,它趴在我前面,眼睛里闪着妖异的光芒,嘴巴还在咀嚼着,似乎正跃跃欲试。

我心胆俱裂,转身欲逃,幻婴已经纵身跃起,直扑我的咽喉。我大叫一声,硬生生将它扼在半空。幻婴一低头,在我胳膊上狠狠咬一口,然后冲我张开血淋淋的嘴巴。我寒毛竖起,胳膊上传来尖利的疼痛,一甩手,拼命将幻婴摔向地面。

幻婴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儿,重新跃起,扑上我的肩膀,未等我有所反应,它的嘴巴已经咬住了我的咽喉。我抓住它的两条腿,死命的挣扎。

这时,我感觉有人在用力摇晃我的脑袋,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大喊:“钟子,钟子……”我仓皇的睁开眼睛,所有的幻象瞬间消失,只有小岩在拼命摇着我的肩膀。

“你怎么了?”小岩紧张的看着我。

我喘息着平静下来,惶惑的摇摇头。

胳膊剧烈的疼痛,我低头,上面竟有两排清晰的牙印。我惊恐仰起头,对小岩说:“你看我的脖子,有没异常?”小岩仔细的看着:“好像是两排牙印,似乎被人咬过的样子。”汗水从我脸上流下来。

“是幻婴。”我说。

“怎么会这样?”小岩骇然问,“你没有断绝对它的意念?”

“没有,”我说,“刚才,我突然想到它会吃了我。”

“啊?”小岩惊恐的看着我,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嘴巴,“都怪我乱说。”我惨然摇头:“跟你没关系,是我自己胆小。”小岩紧张的盯着我:“你的恐惧又加强了它的能量,现在它开始按照你赋予的意念,向你发动致命的攻击了。它的能量强大到不需要进入你的梦里,从现在开始,你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10、死亡攻击

 

我失神的看着地面,黯然无语。我年轻健康,生命充满活力,从没想到有一天会与死亡为伍。但此时,死亡在我面前异常清晰起来,我体会着房间里的温暖和宁静,却感到死亡如一个寒冷黑暗的无底洞,正一点点把我的生命吸进去。从此以后,网络和美酒,友谊和爱情,一切的一切,都会与我无缘,这个世界将彻底抛弃我,就如同我从来没有来过。难言的恐惧攫住了我的心。

小岩面色苍白,在屋子里团团乱转,嘴里不断的念叨着:“怎么办?怎么办……”我失魂落魄的抓起手机,拨通了小萧的电话。



/* 41 */
幻婴(13)     

“你今天怎样,钟子?”小萧在那头问。

“我要死了。”我绝望的说。

“怎么了,钟子,你在哪里?”小萧惊恐的问。

我正要回答,小岩一把抢过我的手机,大声说:“小萧吗?钟子在我这里,他很好,没什么事情。现在很晚了,你不要过来,我会照顾他的。”一口气说完,掐断了电话,我冷冷的盯着他。

小岩默默看着我,半晌才说:“不能把真相告诉小萧,我们的意念都会成为幻婴的能量来源,幻婴的能量越来越强大,如果小萧的意念再掺和进来,我们更难控制。”我感到毫无原由的愤怒,大声喊道:“它要变的强大,我有什么办法?让它来吧,我不怕它。”小岩摇头道:“幻婴伤人的能量来自你自己,只要把它从你心中赶出去,我们就有办法。你必须断绝你的意念。”

“那我该怎么办?”我问。

“重新开始,进入无我境界,说服自己幻婴是不存在的,收回你释放的能量。”小岩说。

性命攸关,我别无选择。我盘腿坐在床上,闭上眼睛,用心拒绝头脑里的意识。可是越努力,幻婴满嘴鲜血的形象越清晰,我心慌意乱,稍一分神,幻婴又出现在眼前,它吱吱有声的咀嚼着我的肌肉,血水从嘴巴里流出来。我大叫一声,转身就逃,可还是迟了一步,幻婴的双手已经搭上了我的肩膀,张口向我脖子上咬去,我感到脖颈传来剧烈疼痛。

我又听到了小岩的声音,仓皇的睁开眼睛,只见小岩正用力拍打着我的脸颊。

他的眼睛突然盯住我的脖颈,失声道:“你受伤了?”我伸手在被幻婴咬中的部位一摸,手上竟然沾满淋漓的鲜血。我的身体一阵颤抖。

小岩手忙脚乱的找来药物,边帮我包扎伤口,边说:“幻婴的力量越来越强大,这样下去,只怕我们没时间弄清它的来源。”我内心烦躁,恶狠狠的说:“再看到这个小鬼,我一定杀死它。”小岩冲我大声喊道:“幻婴本质上是你的意念,你怎能在意念里杀死自己的意念?”我一呆。

看着小岩惊慌失措的样子,我紧缩的心突然放松,笑着说:“要死的是我不是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小岩不屑的扁扁嘴说:“如果要死的是我,我才不紧张。”转头叹口气说,“都怪我,觉得那房子古怪,却没下决心阻止你。如果你没有租住那套房子,现在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我无力的躺在床上,颓然道:“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死就死吧,早活够了。连套房子都租不起,活着也他妈窝囊。”

“你说的轻巧,”小岩反驳道,“你死了,小萧怎么办?我和杜师傅怎么办?”

“管你和杜师傅什么事?”

“如果你被幻质杀死了,我跟杜师傅不是很没面子?”小岩恶作剧般说。

“很抱歉,连累了你和杜师傅。”

“这个问题容易解决,”小岩说,“等我们把幻婴杀死,你再去死。”

“呸,幻婴死了,我干吗要死?”

“那我管不着。”小岩说。

 

幻婴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只要稍一走神,它就会冲进我的意识,朝我扑将过来,每次都是小岩及时唤醒我,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才几个钟头的工夫,我的脖颈竟被无形的幻质咬出多处伤口。我越来越沮丧,死亡的深渊清晰横在我眼前。

小岩精神高度紧张,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生怕我沉进梦里,一命呜呼。半夜12点以后,他终于想起向杜师傅求救。杜师傅听说事情有变,急匆匆从家里赶过来。

杜师傅仔细查看了我的伤口,吃惊的问:“幻质的能量怎会提升这么快?有没有查清它的来源?”小岩摇头说:“我们打算先从自身断绝幻婴的能量来源,还没来得及查。”将刚才的经过说了一遍。

杜师傅摇摇头说:“错了,你们切断幻质能量的方法错了。幻质是存在的,怎能在意识里强行否定呢?按照你说的方法,只能陷入更大的魔障。”

“那应该怎么办呢?”小岩谨慎的问。

“只需顺其自然,收回自己的意念就好了。也就是忘记它或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