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xz201389233430--第9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叫什么名字?”看着这黑壮青年专心致志的给我涂抹这种奇怪的药草,我心中感激,不由多打量了他几眼。

“我叫李二牛,叫我二牛就好了!”黑壮青年二牛拍了拍手,啐了口痰,说道:“止血草虽然抹上了,但是你要是体质太弱的话也很难熬过去的,唉!看你命硬不硬了……”

二牛把铁刀和两根剑牙背在了后背上,又把剥好的金斑兽皮捆在腰间,这才把我扶了起来一手用标枪挑起干柴,一手扶着我往前行去。我失血太多,走了这一路几乎是被二牛拖着回来的,他那捆干柴有一两百斤,再加上我怎么也得三百斤的重量,这个二牛的力气不小哇!

二牛带着我走出了森林,绕过了一个山坳后一片石头房子出现在眼前,这些房屋式样独特,远远的看去倒是别有一番感觉。

“二牛,这是哪个星球?你知道金元星吗?”我虚弱的靠在二牛的身上,要不是遇到了他恐怕我现在早已经成了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了。

二牛一愣,说道:“这是李家村啊!金元星是什么?”

“李家村?”看着炊烟袅袅的李家村我皱起了眉头,其实我也没指望这憨厚的二牛知晓金元星的事情,这星球也不知道有多大,看这二牛的样子与地球的人类无异,只是强壮许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天生就力气大。

李家村有着百来户人家,一进村子口一个肥胖的中年妇女就骂骂咧咧的迎了出来,二牛身体一僵,喃喃道:“惨了,这一顿骂又少不了了!”

我打量着这个中年妇女,禁不住皱了皱眉头,这婆娘面容尖刻,一嘴的大龅牙,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善茬子,薄嘴唇高颧骨这在地球上可是克夫之相,想不到李二牛的后妈生就了这副尊容。

“你这个兔崽子死哪里去耍了?是不是又偷溜到镇里去了?”李二牛的后娘一过来就连珠炮般骂了起来,吐沫星子四溅:“要不是你那死鬼老爹临死前交待我好好照顾你,老娘早就改嫁了,凭我貌美如花的李春兰,要不是你这个拖油瓶在提亲的门槛都踏烂了……”

“扑哧……”村口一旁看热闹的几个青年顿时哄笑起来,惹得李春兰眉毛倒竖,指手画脚的骂起兔崽子。

貌美如花的李春兰?我心中一阵犯恶,要不是此时虚弱不堪我早就跑到一边吐去了,见到我浑身是血的虚弱样子,又瞅了瞅我身上遮体的几片大树叶,李春兰一脸嫌恶的皱起了眉头,说道:“兔崽子又从哪里带回来的乞丐?快点扔出去,你别想把他给我带回去!”

第二百九十章 李二牛

我靠在李二牛身上,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颤了颤,显然是心中动怒了,二牛咬了咬牙,瓮声瓮气的说道:“他受伤了,我把他带回去照料几天……”

“呀……”李春兰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吐沫星子四溅的骂道:“你这个杀千刀的东西,家里都穷的揭不开锅了你还想带外人回家?当初要不是给你那死鬼老爹买药看病,死了又置办棺材,老娘辛辛苦苦攒了那么多年的银币又怎么会花光?”

听李春兰一口一个死鬼说起了病逝的父亲,李二牛拳头捏的青白,梗着头说道:“我不是正在打柴卖钱还你么?”

“我呸!一担柴两百斤,两担干柴才一个铁币,一个银币一百个铁币!你这一天才砍两担干柴,老娘的十个银币你什么时候能还上?”李春兰掰着手指算计了半天,说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要是把你娘留给你的那块破玉佩给我,兴许还能卖一个半个银币,你还天天当个宝似的捂着……”

李二牛下意识的捂着胸口,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道:“不行!这是我娘留给我的遗物,我打死也不卖钱!我……我大不了多砍一些柴……”

“哼,不识抬举!”李春兰嫌恶的说道:“打小就是贱种,你是贱种,你娘也是贱种,不快点给老娘把钱赚出来我就把你卖到镇里易府去做一辈子仆人……”

“不许你说我娘!”李二牛双眼通红的咆哮起来,这一嗓子倒是吓住了李春兰,但旋即她就跳了起来,一巴掌甩在李二牛的脸上:“你这个不孝的东西,我李春兰为你们爷俩做了这么多你还敢不敬我!我打死你个不知死活的兔崽子……”

“啪啪……”李二牛浑身颤抖的咬紧牙,默默的承受着李春兰一巴掌接一巴掌的扇,我提起一口气,一伸手握住了李春兰的手腕,吼道:“够了!”

李二牛给我用了止血草,身体虽然虚弱却也并无大碍了,积攒了半天的劲这一下子用了出来,我又感觉到心里有些无力的发慌。李春兰见我满脸是血,再看到我那满是煞气的眼神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一时间愣住了。

“二牛,男人要有点血性!这泼妇这么骂你这么打你,换了我早就还手了!”我叹了口气,眼神灼灼的看着李二牛。

“呀……你说我泼妇?”李春兰愣过之后返过神来,眉毛倒竖指着我骂道:“你这个该死的臭乞丐,竟然教唆这兔崽子,看我不打死你!”

我冷笑着看着李春兰的手掌挥来,手臂提不起一丝力气来遮挡了。就在李春兰的手要扇在我头上的时候,李二牛一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看到李二牛敢出手相拦,李春兰登时怔住了。

“他说的没错!”李二牛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了这句话:“你就是一个泼妇!”

“你……你……”李春兰气的浑身直哆嗦,手指着李二牛却一时不敢动手了,看着李二牛通红的双眼她还真怕李二牛还手打她。

“这是一张成年的金斑兽皮,怎么也能换两个银币,剩下的钱,我会尽快还给你!”李二牛解下缠绕在腰间的金斑兽皮,扔在了李春兰的脸上,鄙夷的看了她一眼就扶着我进了村子,往家里行去了。

“唉,二牛,我拖累你了……”我叹了口气,李二牛扶着我进了一个简陋的院子,看着眼前的两栋破房子我摇了摇头,恐怕这是全李家村最穷的一家了吧!

“不关你事,平时她都是这个样子!”李二牛扶着我进了他的房屋,让我躺倒在铺着干草的床上,苦笑道:“只是我今天跟她翻脸,恐怕食物的问题要我们自己来解决了……早知道我把那剑齿猪的肉切几块带回来呢!现在只能去我三叔家找一些吃的了……”

“二牛?”正说话间,一个粗犷的声音从院外传了进来,李二牛脸色一喜,说道:“是三叔!三叔来了……”

“三叔……”见到屋外走进来一个中年大汉,李二牛欣喜的叫了一声。

我打量着李二牛的三叔,他也看到了我,看到我浑身是血虚弱的样子禁不住皱了皱眉头,沉声说道:“二牛,是不是又去青木森林了?”

李二牛脸色一僵,讪讪的点了点头,看样子李二牛对他三叔倒是颇为敬畏。三叔叹了口气,说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那青木森林也是你能够去的地方?出了事怎么办?唉,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

听着三叔的数落李二牛只是低着头不说话,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说了半天三叔才指着我问道:“他是谁?”

“呃……”李二牛愣了愣,这家伙一直不知道我的名字,倒不知道如何向三叔说起了,我连忙接话道:“三叔,我叫张扬,是二牛从……从青木森林里救了我!”

“张扬?”三叔皱了皱眉头,疑惑道:“张……你是东边张家庄的人?”

“张家庄?”我笑了笑,摇头说道:“不是,我也记不起来我是来自哪了,醒来就在青木森林里了……”

三叔哦了一声,又打量了我半天就不再询问了,扫了一眼破木桌上的两根剑牙,眼中闪过一丝惊异,问道:“二牛,这剑齿猪的牙齿是从哪里来的?”

李二牛不敢撒谎,把见到我之后的事情如实说了一遍,三叔听完又劈头盖脸训了李二牛一顿,最后说道:“名额我托人给弄下来了,再过半个月就是镇里的预备武者考核了,只要你过了那一关,就可以脱离那个臭婆娘的控制扬眉吐气了!唉,我回去了……”

李二牛一听大喜若狂,跟三叔打了个招呼就把他送出了屋外,看着李二牛脸上笑开了花,我不禁微微一笑,说道:“看得出来你三叔挺疼你的!”

李二牛眼里难掩兴奋之意,说道:“那可不,镇里一年一度的预备武者考核名额都帮我弄到了,三叔真是太厉害了!”

“预备武者考核?”我愕然说道:“那是什么?”

李二牛惊讶的看着我,叫道:“你竟然不知道?在我们这里,不过无论哪个地方都一样,打从孩童起便开始锻炼体魄,学习战斗技巧,力争在三十岁前能走出大山,成为武者光宗耀祖!”

在李二牛的解释下我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在这个星球上,人们的身体素质普遍都不错,只要稍加锻炼便能具备相当不俗的力量,而武者,更是能将人体的潜力发挥到极致的存在,远远超出普通人的范畴,我这样的在李二牛的眼里算是羸弱的代表了。

“如果我能成为武者,就能改变整个自己的命运!”李二牛眼光灼灼的看着我,一脸憧憬的说道:“所有人都不会再瞧不起我!我会出人头地!”

看着李二牛那自信满满的样子我笑了笑,说道:“人活一世,怎能束手束脚?要做一个真正的男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

“嗯!”李二牛点了点头,找出了一件自己的粗布麻衣给了我,说道:“给!穿上吧!那个……我叫你扬哥吧!扬哥,我总感觉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有故事?”我笑了笑,谈何有故事,我的故事简直太多了,想起紫冰儿莫月她们,现在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得知了我失踪的消息她们一定很着急吧!她们一定以为我去了金元星了,谁想到我差点在空间黑洞里神魂俱灭,要不是金髓里的瓶子大神,我又怎么会到了这样一个地方。

龙啸天和唐攀是彻彻底底的死了,不留一星半点的完全被抹去了,刘牧野毁去了金元星连接地球的传送阵,没了血兰教和金元星人这两大威胁,米大哥他们再也不用束手束脚了,末世中百废待兴,有几大丧尸王者以及小丧尸张小灰等做坚强后盾,我的兄弟姊妹朋友们完全可以放手大干一场!只是,我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回到他们身边,甚至……我连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星球都不知道!想要回到地球,谈何容易……

第二百九十一章 变强的方法

“扬哥,扬哥?”见我默然不语脸露哀思的样子,李二牛不禁叫了起来:“那个,先把衣服换上吧!我忘了向三叔要东西吃了,你且先等我回来……”

我点了点头,李二牛就径自出去找他的三叔去了,我则把李二牛给我的粗布麻衣穿了起来,金髓重塑的身体比之前的身体羸弱了太多,给我感觉像是一个未成年人的身体一般,李二牛的衣服整个大了一号,要不是这种衣服可以随意束起,身上还真像罩了一个大麻袋一般了。李二牛给我涂抹的止血草效果很神奇,也不知是药草的原因还是我自身拥有的超出常人的自愈能力的原因,伤口的表面开始收拢结痂,要是放在普通人身上恐怕要休养个半个月才能恢复到这种程度。

有一副好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当务之急是如何把自己强壮起来,以往杀戮丧尸生物我都是依靠的纯粹的力量,以往特种部队里时的一些擒拿格斗技巧都用不上,现在是需要温习温习了。对李二牛所说的预备武者考核的事情,我倒是有些意动,正琢磨着李二牛兴冲冲的回来了,拿着两个刚烙好的大饼,递给我一个说道:“给!我婶烙的,热乎着呢!”

把热饼子递给我,李二牛就坐在床沿上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经过李春兰闹了那一场,无形中两个人距离拉近了不少,李二牛本身人也直爽厚道,也就跟我话多了起来。

我又问了些关于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无不透着一股子神秘新鲜感,只可惜李二牛打小就从这李家村出生成长,去的最远的地方也就是百里开外的青木镇,见识倒少了许多。

“二牛,你们这里人人习武,有什么办法能够迅速让自己变强吗?”李二牛的婶子也不知用什么面烙的饼,吃起来噎人,李二牛给我舀了一碗凉水喝了这才顺了下去,我道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

“成为武者,这才能让自己变强!”李二牛思索了一下,一脸得意的说道:“我三叔现在就是武者的实力,要不是规定三十岁之前通过武者考核的才能获得练习技巧,我三叔也不至于在这个村子里没落!不过我现在已经是高级武徒的实力了,半个月后进行统一考核,只要我突破了高级武徒达到武者的各项条件,那就扬眉吐气了!”

看着李二牛自信满满的样子我笑了笑,说道:“武者的条件是什么?”

“速度、力量、身体强度!”李二牛说道:“都有标准,回头我考核的时候带你见识见识!唉,扬哥,不是我打击你,你这体格想在三十岁前通过预备武者考核是不可能了,没有了武者晋升武师的练习方法,这辈子是不可能练到初级武师的程度!就像我三叔,没有那些练习方法现在也只是初级武者的水平!”

“这是什么规定?”我皱了皱眉头,思索了半响旋即释然了,这是一种优胜劣汰最直观的表现。李二牛他们生存环境恶劣,经常受到各种野兽的骚扰,一个人如果三十岁之前无法通过预备武者考核那无非就是两个原因,一个就是天赋身体素质不行,其二就是性格懒惰,如果三十岁连预备武者考核都通不过的话,那也就没有必要再把高级的练习方法传授下去了,这是大浪淘沙,想通了也倒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了。

“预备武者考核,也不知我现在这实力能达到什么样的标准……”我眼神坚定起来,目前来说,通过预备武者考核获得提升肉体力量的方法才是唯一的道理。

“唉,扬哥,你这小身板连初级武徒的标准都够不上,我看你也得有二十岁了吧?如果日夜苦练,练个十年兴许能够让身体强壮起来!”李二牛再次打击了我一把。

我苦笑着说道:“如果我身体强度好,或者我的速度很快也不能通过考核么?”

“不行!”李二牛摇了摇头,说道:“有明确的制约规定,哪怕某项能力再突出,三项中只要有一项未达到标准,就不能成为预备武者,不得加入任何武馆武堂,哪怕强如玄武门都无法违背。”

我点了点头,全面提升肉体实力才是正路子,看到李二牛一身蕴含着爆发力的肌肉,我纳闷道:“二牛你也就十六七吧?村里的青年都像你这样么?那你们平时如何练习,可有什么功法么?”

听我这么说李二牛脸上露出隐隐的得意之色,说道:“我今年十七有余,在这远近十里八乡能在十七岁达到高级武徒的屈指可数,嘿嘿!我们哪有啥功法,无非就是天天砍柴干活打熬力气,只有三叔平常教我们练枪!”

“不错!”我竖了竖大拇指,赞道:“年轻有为,你这次预备武者考核一定是没问题的,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说到练枪我很感兴趣,我倒是从小也接触过一些基本功,等我恢复好了得向你三叔学几招。”

“三叔也就那些把式,我教你一样,我打小就练,闭着眼睛都能使出来几套路了!”李二牛拍着胸脯说道:“只可惜富练剑穷练枪,镇里边那些有钱人家的孩子打小就练剑,我们也就只能削两根木棍练练枪法了!只是年刀,月棒,久练枪!练枪,确实很难,主流的兵器还是刀和剑。扬哥你要是没有基础,想要一蹴而成的,建议你放弃。”

李二牛所说并非是轻视我,枪,乃百兵之王,习练枪者必须稳扎基础,基础越扎实,对枪的领悟便越深,才能真正发挥枪的威力。男孩子从小就喜欢刀枪棍棒的,我小的时候住在农村,受我一个远房叔叔的影响从小就练枪,对于枪有很深的执着和情感,记得小时候与伙伴闹起口角打仗的时候把木棍当枪使差点把他戳出内出血来,为此我老头还狠揍了我一顿。

从小习枪,我虽然不懂什么高深的枪法,但枪法基础却是很扎实,很小时就跟着远房叔叔练习大枪桩,练习点、刺、穿等枪式锻炼。虽然后来大了也就逐渐荒废了,但是这些基础功我还是有的,因此李二牛一说练枪我立马决定重新拾起来。

要知道,真正的武学,必须与自身的身体素质相结合,强大的体魄才是根本,枪法只是一种发挥力量的技巧!

“枪是很难,我也没指望短期内就练成一个使枪高手,但是技不压身多学一些也能多一些保命的资本!”

看着我坚定的眼神,李二牛又拍了拍胸脯,说道:“那行,只要你别怕吃苦,明儿我就教你枪法基础!”

我就这样在李二牛家里住下了,也幸亏是遇到了憨厚实诚的李二牛给了我容身之地,否则我现在早就不知道饿死在哪里了,休养了两天我的伤势才完全恢复如初,李二牛一个劲的咋舌,直说我是怪胎,放在平常人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行的,我却还懊恼了许久,如果要是拥有以前的自愈能力,我用不了半天就长好了,断胳膊断腿更不担心,但是现在我可不敢轻易尝试,万一断个胳膊长不上了那才操蛋呢!

这两天李二牛砍柴更为勤奋了,每天都要砍四五担柴回来,这柴禾可不是随手就捡的,要爬山砍树的很是打熬力气,李二牛这么拼命砍柴他虽然不说我也知道,一切都是为了尽早把后娘李春兰的十个银币还上。算上那天给李春兰的那张金斑兽皮,李二牛还要积攒七个银币,也就是七百铁币,单纯靠砍柴卖钱的话,起码要弄一千四五百担干柴,这两天我也一直在琢磨如何帮李二牛一把,君子当知恩图报,难得初来这个地方结识一个厚道人。

第二百九十二章 学枪

第三天一大早,李二牛就拿来了两杆长枪,开始教授我他从小所学所练的基础枪法。“枪招,练顺了,练久了,练透了……才能悟!”能当一回老师,李二牛掩饰不住的自得,有板有眼的说道:“《枪法基础》有云,任何复杂的枪法,万变不离其宗,逃不过拦、拿、扎三大类十八个基本动作。我虽是从小练枪,但练的大多是‘扎’中崩、点、穿、劈、刺,戳六个攻击动作,在‘拦’和‘拿’这两类中涉及并不多。”

李二牛不厌其烦的跟我详细讲解了一些枪法的基础要领,听得我暗暗点头,这里面学问还真深,没有了热武器人们就会把冷兵器摆弄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确实如此!李二牛传授的要领跟我倒也相得,我从小除了练习枪桩,便是练“扎”。

“不对,这一式应该是这样。”

“出脚慢了点,时机没掌握好!”

李二牛一脸严肃的教我一招招枪法,稍有不如意没到位的动作就一本正经的严厉训斥,倒是也像那么回事,我心中暗笑,但还是用心去学,此时的我就仿佛一块海绵,饥渴的吸收着水份,李二牛的每一字每一句每一招每一式,无不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脑海中。

一个上午,我竟然将李二牛教授的三十六招枪法都学会了,虽然未精通,但是每一招每一枪使出来都有板有眼的,这让李二牛嫉妒不已,他说他打小学了半年时间才马马虎虎将这三十六招使出来。

“呼……”收枪而立,我此时练得汗流浃背,拿起地上的瓷碗,大口的喝着水,补充着流失的水份,双手掌里不知何时已磨出了水泡,想要学会本领不吃些苦头是不行的,我怕吃苦么?笑话,无数次死里逃生死都不怕,还怕这点苦头?就是吞食脑核的每一次进化都比这强烈千倍万倍。

这副身体虽然底子差,好歹潜力是有的,只是怪异的是我以前好像没有这么好的记忆力,有时候李二牛使出的繁复的枪招我立马就在脑中深深的中了印象,一遍遍的在脑中回放直至自己模仿使出,难道说是我强大的精神力的原因?

用精神力意念操控也做不到了,这让我完全绝望,看来必须要从头开始,唯一让我庆幸的是这强悍的精神力并非完全丧失,起码我的记忆力超强了,看一遍只要用心记就绝对不会忘,有时候凝神注意的时候,李二牛迅疾的枪速我竟然能够看清楚招式的来路,这在以后的战斗中一定能够派上用场的!用一句话来说,目前的我就是眼快手慢,我需要锤炼的这副身体跟的上我的眼力。

往后的日子我都是没日没夜的在李二牛家中练枪,李二牛的后娘李春兰因为被我吵得受不了早已经搬到了隔壁邻居家住了,这倒也方便了我更加心无旁骛的练习。我这拼命劲看的李二牛心惊肉跳,还以为我练枪练到走火入魔,他根本不知道我这么拼命是为了什么,我很明白,任何东西都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不停的练习,再练习!

哪怕吃再多的苦!我也要强大起来!我要把枪法练到熟能生巧,融会贯通了……

才能悟!才能明白枪招真正的精髓,而心中的那几个美丽的影子才是刺激我真正这么拼命的原因所在!我想家,想她们,很想很想……

像往常一样,我早早的就爬了起来,人家是闻鸡起舞我是闻鸡练枪,从天蒙蒙亮直练到日上三竿,院子里充斥着我挥汗如雨的身影,手中的长枪施展开来,宛如蛟龙出海,长枪飞舞带着缕缕劲风,每一招枪式都发出“嗤嗤”的气爆声。

就在我练的身心完全沉浸其中的时候,一声惊咦打断了我的下一式枪招,我收枪而立往院门口看去,李二牛跟在他三叔的后面走了进来,刚才那一声惊咦是李二牛的三叔发出的,见到我停了下来三叔摇了摇头,说道:“枪法是很熟悉了,只是徒具其形而无其心,练枪不是这么练的,要用心去练!”

没等我说话,李二牛就说道:“三叔,人家这才刚学了不到半个月,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什么?”三叔一听瞪大了眼睛,瞅着我摇头道:“不可能,看你这使枪的手法怎么也得浸淫了几年了,怎么可能是刚学的新手呢!不信不信……”

看到三叔不信,李二牛急了,说道:“真的,扬哥的枪法还是我教的!”

我笑了笑,接口道:“小时候练过一些,后来荒废了,这不才刚刚拾起来,还要三叔多多指导指导!”

三叔听我这么说,惊异的看着我说道:“有悟性,要真是这样那你可真的是有练枪的天赋!只可惜,身子骨太弱了,我家那闺女比你都要有力气吧!”

我和李二牛相视苦笑,三叔家的那个闺女我见过,却是长的五大三粗孔武有力,村子里一般的同龄男青年都比不上呢!

“好了,收拾好东西走吧!明天就是预备武者考核的日子了,我带你们去看看!”三叔说了一句,李二牛就兴奋的跑进了屋里,带了一个小包袱,又把那两把剑齿猪的剑牙带着了。

“扬哥,现在你练了枪,这剑牙我们也用不上,干脆拿到镇里卖了吧!还能给你买把好一些的镔铁枪呢!”听到要去镇里参加考核,李二牛早就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不等我答话就扯着我跟着三叔出门了。

三人就步行朝着东方行去,青木镇在百里之外,李二牛的三叔带着我们抄了近路,穿越了一段青木森林,路上遇到了一只铁角毛羊,三叔给我展示了他的枪法,给我上了活生生的一课。

那铁角毛羊也有黄牛般大的身躯,一对角直楞着像铁叉一般极具攻击性,要是在半个月前我自个遇到保准又要遭殃,可是在李二牛的三叔面前,却是一枪毙命!

一枪。

那是极快的一枪!我好不容易有了观摩实践的机会,像往常一样催动精神力凝神观察,看在眼中却是极慢,李二牛三叔出手的那一刹那,形成一种巨大落差,让人窒息。

普通的一杆长枪化成一道流光,这无比可怕的一枪直接便是刺穿了那铁角毛羊的头颅,爆裂的声音如雷贯耳,余音犹存,长枪在铁角毛羊的头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血洞,汩汩流淌着鲜红的血液,这凌厉的一枪让人看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我暗暗咋舌,同样是使枪,但是李二牛的三叔用起来可是声势大变,就是这可怕的对比,看得我心跳加速,血脉喷张。

这,就是初级武者的实力么?果然老道!

同样习枪,李二牛舞的虎虎生风,每一式的枪招都是有板有眼,架子十足,枪式与枪式之间的连接毫无别扭和生涩,但却好似凭空舞风,我就更别提了,仅仅是刚刚摸到门道而已。在受到李二牛三叔的这一枪之威的刺激下,我更是坚定了变强的内心,李二牛才年(贼吧Zei8。COM电子书)仅十七岁,就成为了高级武徒,整个十里八乡像他这么大的也仅仅只有两个人能与他相提并论。而那两个,都是一些衣食无忧的大户子弟,是花费极大资源的培养,不像李二牛天赋优秀,真正是靠自己一手一脚辛苦磨练而出。

李二牛如此,在我不要命的努力下,我会比他差吗?

一路向李二牛的三叔请教着枪法要领和心得,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来到了目的地青木镇。青木镇虽说只能算是一个小乡镇,但是看在我的眼里却无处不充满着新鲜感,房屋建筑人们的服饰面貌,镇里的种种都让我看的眼花缭乱。我东张西望的样子让李二牛和他三叔忍俊不禁,看我这样子活像一个土包子进城,事实也是如此。

三叔带着我们到了镇里的兵器坊,用两把剑牙和那副铁角毛羊的铁角换了两把镔铁枪,给我和李二牛一人一把后就带着我们往镇里预备武者考核的地方去了。

第二百九十三章 初级武者考核

清晨的青木镇似从沉睡中苏醒,鼎沸之音慢慢掀起,回旋八方。预备武者考核对青木镇来说是一年四次的盛典,地点就在镇中心有着九个雕像的巨大广场。

尽管是清晨,广场上却是早已熙熙攘攘站满了人,站在人群中,我四下张望着,脸上带着浓浓的好奇和惊讶,来到这个星球如今方才是大开眼界,凝望着青木镇来来往往的人群,仰视着那奇特高耸的各式建筑,感受着这片繁华景象,特别是在身边的很多人的身上都能感觉得到那隐隐间散露出来的气势,这里的人果然都普遍习武成风,体格健壮的青年,锋芒渐露的少年,甚至还有些乳臭未干的孩童,无不隐隐露出彪悍之色。

“好多人!都是来参加预备武者考核的吗?”我皱了皱眉头,虽然路上的时候李二牛的三叔说有三百多人来参加考核,但真正亲眼见到却是另外一番感觉,尤其是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具有相当的实力。

“没错!这可是青木镇一百多个村子选出的,我们李家村只有两个人来!除了二牛,还有就是村里瞭首的儿子李卓云!”三叔脸色闪过一丝得色,显然能够给侄儿李二牛弄来一个考核的名额并非轻松之事,他所说的瞭首也就是李家村的首领,类似于村长的意思。

“我一定能够超越李卓云!那个家伙从小就瞧不起别人,我小时候可没少挨他欺负!”身旁的李二牛紧握着拳头,眉宇间透射出浓浓的坚毅和决心,我拍了拍他的肩头,鼓励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