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xz201389233430--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妈妈……好黑,我好怕!”夏鸢的声音在矿洞里回响,和着我们踢踏行走的脚步声,在这个阴暗潮湿的矿洞里显得是那么的突兀森然。

看到地面上有一把遗弃的破旧铁锹,我俯身拾起,把铁锹残破的铁头砸断,问道:“你们谁有火?”

“我有!”莫琳从贴身的兜里摸索着掏出一个金属小刀和一根棍状物,递给了我:“这是镁条,会用吗?”

“会!”我接过金属小刀和镁条,看了看三人,莫琳和夏鸢穿着单薄的衣衫,而郑吒则穿着从不离身的生物盔甲,只有我身上的衣衫破碎不堪,无奈的苦笑着把破碎的上衣脱了下来缠绕在铁锹的木把上,用小刀刮了些镁粉在衣服上。

“噌噌……”金属小刀刮在镁条上迸出灿烂的火花,黑漆漆的矿洞也随着火花一明一暗,很快,火花就溅射在镁粉上把衣服引燃,有了这个自制的火把,漆黑的矿洞一下子亮堂了不少。

第28章 废弃的矿洞

有了火把照明,众人脸上明显的放松许多。在这座废弃了百年之久的矿井中,有着许多条辐射四方八面的坑道,煤矿的矿工,就长年累月,在这漆黑的矿洞里劳作。

由于刚才进来的时候没有记清路途,我们只能一路瞎撞,幸运的是我后背上的背包虽然被一些丧尸鸟抓破散落了很多食物,但是目前包里还有一些食物和饮水,足够我们四人坚持几天。

在简易火把的照明下,这矿洞弯弯曲曲不知通到哪里,而我们也记不清转了几条坑道,只知道这些矿洞很深,至于究竟有多深却无人知晓。刚才走到的有些通道因为年久失修已经崩塌,落下来的石块堵塞住了坑道逼得我们不得不折返重新选路。

来到了一条极宽的矿洞,这里的很多旧日矿坑的设备都已经腐蚀坏了,运煤的铁轨和煤车也生了锈,矿洞的顶壁用粗大的原木支撑着,只是由于时间太久原木腐烂,给人一种摇摇欲坠随时就能垮塌的感觉,我敢肯定,那些部落的自由民根本远远的没有深入到这里,难道我们已经走到了山腹中。

“大哥哥,我们要走到什么时候?”夏鸢累的实在是走不动了,禁不住一屁股坐在一块巨石上,火光映在她的头脸上能看到一片香汗淋漓。

“休息一下吧!”两个女人的体力没法跟我和郑吒相比,我只好停止了前行,从背包里拿出一些食物和饮水让大家食用,经过一番恶战和逃亡,大家的体力都需要补充。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幸亏矿洞里木头很多,利用这些废弃的木头我们制作了几支火把。人类永远喜欢生活在光亮下,虽然我有夜视能力,但是点燃一支火把也会让我心里感觉舒服一些。

“大哥哥,如果我们出不去了怎么办?”夏鸢坐在我旁边莺声细语,问得我心里一阵发慌,心里不确定这个问题的答案,只能给夏鸢打气也像给自己鼓励一般说道:“能出去的!一定能!只要我们能够找到出口,你看,这么多洞口,一定还有其他的出口的。”

夏鸢看了前方幽深的矿洞一眼,黑黢黢的洞口深邃的仿佛一只吞噬的怪兽吓得她缩了缩脖子,不敢再看,拿起没有吃完的一块压缩食物对伏在脚前的雪豹小白说道:“小白,吃了吧……”

小白看了一眼夏鸢手里的压缩食物,呜咽了一嗓子别过了头去,显然对这些“素食”提不起一丝兴趣。

“真挑食!”夏鸢尴尬的缩回了手。

“小鸢,小白是肉食动物。如果我们要在矿洞里呆很久的话,为了小白的食物,只能把这个小丧尸的脑核取出来,把尸体给小白当做食物了……”郑吒看了莫琳一眼,指了指地上的小丧尸。

“这么小的丧尸也结成脑核了?”我疑惑的看着放倒在我旁边的小丧尸,由于没有了催眠针剂,小丧尸已经清醒了过来,圆睁着一双灰白色的眼珠凶狠的看着我们,因为手脚都被特制的坚硬绳索捆住,所以它也没有动弹,只是静静的躺在地上。

看到它灰白色的眼珠,我啧啧称奇,据说现在的丧尸都是成年后才能进化的,因为那时它们的身体长成,生理机能才有了进一步提升的可能。看眼前的这个小丧尸,明显十来岁孩童般大小,却已经有了向二级丧尸进化的体征。

“看什么看?再看就让小白吃了你……”夏鸢看到小丧尸择人欲噬的眼神,气恼的踢了它一脚,仿佛能听懂夏鸢的话一般,小丧尸畏惧的看了小白一眼,闭上了眼睛。

“很聪明的丧尸啊……”看到小丧尸的表现,我心底暗自惊惧,这要是成长起来,这个丧尸很有进化成高等级丧尸的可能,而且这个可能性是很高的。

“唉!其实,丧尸也是一条生命……”莫琳神色复杂的看着小丧尸,对刚才自己的话有些踟蹰:“研究它的脑核只能让我知道它的DNA天赋以及它体内的X病毒变异情况……也许,留着它的性命可能对实验更有价值。小白作为我和方行的实验品,从幼兽时就方行就在给它改变DNA排序,到现在小白的体征不也已经逐渐回复了返祖吗?”听到莫琳的话,小丧尸猛地睁开了眼睛,眼底的疑惑一闪即逝。

“爸爸?我好想他……”夏鸢的爸爸就叫做夏方行,听到妈妈说起以前的事情,夏鸢纯洁黑亮的眸子里马上蒙上了一层雾气。

“唉!妈妈也想他,不知道你还活着么……”莫琳喃喃自语一般,眼神空洞的看向远方,思念之情溢于言表。

“方行大哥一定还活着!一定!”听到这对母女的问答,郑吒低下了头去,沉声说了一句。火光照耀在他的脸上,映得他的眼睛格外的明亮,我一瞥间,仿佛错觉般看到他的眼眸里一丝锋芒一闪即逝。

“希望如此吧……”莫琳呢喃了一句,抬起头来,一脸感激的看着郑吒:“郑吒,当日如果不是你拼死救我出来,小鸢连妈妈也没有了,这几年,可苦了这个孩子……”说着爱怜的抚摸着夏鸢的长发。

“这是我应该做的,我进化失败后几乎死去,是方行大哥的针剂才救了我,还让我的实力恢复如初……”郑吒一脸的羞愧:“没有保护好方行大哥,我一直耿耿于怀!”

听到这里,我不禁惊异的叫了起来:“什么?进化失败后还有救吗?”

“通常是如此!”郑吒瞟了我一眼,这家伙不知为何对我始终很排斥,冷冰冰的说道:“这个世界上只有方行大哥和琳儿才有办法让进化失败的进化战士活下去并且恢复实力,不仅是我,还有侯明昭、余思昆,我们都是各种原因进化失败后被他们救了。除了他们,没有任何人可以做到!”

“郑吒!”莫琳脸色泛起了一丝红润,不悦的说道:“你不叫我嫂子也就罢了,也不能这么直接叫我的乳名啊……”

看到莫琳含羞带恼的样子,郑吒眼神呆了一下,嗫喏的答应着低下了头。

听到郑吒的话,我心里翻起了滔天巨浪,心底对莫琳和她的丈夫夏方行佩服得五体投地,进化战士进化失败不是偶然,几乎每一个渴求更强大力量的进化战士都会选择提升自己的实力,而晋级则是一把双刃剑,成功则以,不成功则要面临死亡或者变异的下场。如果有了莫琳夫妇的方法,那进化失败将不再是一个可怕的噩梦。

我想起了温政标大哥,他是红甲五级进化战士,进化失败后的他侥幸没有死掉,一身的五级实力也退化为二级,如果把他交给莫琳,她一定有办法让温政标恢复曾经的五级红甲实力。想到这里,我心下黯然,温政标被黑衣男子掳走尚不知生死,我不禁为他担忧。

“啊,小白?你要去哪?”夏鸢的惊叫打乱了我的思绪,循声望去,雪豹小白身形急速的向前飞扑,很快身影就消失了幽暗的通道里。

“怎么回事?”大家疑惑的站了起来,小白的突然跑远让我们惊疑不定,但是很快,小白满布斑纹的身躯再次回到了我的视线。

“回来了!”看到小白奇怪的表现,大家纷纷围了上去,只见小白呜咽一声,从嘴里吐出一只巨大的老鼠的尸体,用得意的眼神看着我们低吼了一声,原来这家伙去捕获猎物去了。

我仔细的观察着地上巨大的老鼠尸体,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个的老鼠,有着成年兔子般大小的身体,很明显是变异生物,只有感染了X病毒后的变异体才有如此庞大的体型,强壮的四肢耷拉在地上,灰色的皮毛稀稀拉拉的贴在皮肤上,嘴前的啮齿已经变异的越加锋利,火光的映照下,发出渗人的光芒。

小白得意的向我们显摆完之后,一口就将丧鼠的尸体咬在了嘴里,“咯吱咯吱”的咀嚼起这个不可多得的美味。

第29章 丧鼠

“哪里来的大老鼠?恶心死了……”夏鸢皱起了可爱的眉头,看着小白毫无吃相的享受着它的美味禁不住嘟起了小嘴:“真是太恶心了,小白那么恶心的老鼠你也能吃得下去……”

听到夏鸢的话,我不禁翻了翻白眼,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小白有的吃就不错了,哪里还能挑食呢?看着小白趴在一旁吃着丧鼠,我思考起来,作为三级的变异雪豹,小白进化出的独特能力就是那个牛叉的声波攻击以及对环境灵敏的感觉。

刚才能发现这只丧鼠,小白就完全凭借了这种灵敏的感觉,继而将它捕获,只是让我没想到这样的一个废弃的矿洞里竟然也有丧尸生物的存在,我不得不谨慎起来了。看了莫琳和郑吒一眼,两个人显然也都注意到了这一点。

“这种变异的老鼠是普通丧鼠,它们一般会选择潮湿阴暗的山洞或者地下生存,惧怕阳光……”莫琳缓缓的对我解释:“而且,它们是群居生物,很可能,这座矿洞已经成了它们的巢穴!”

莫琳的话让我骇然失色,一只丧鼠算不了什么,甚至十只百只这种丧鼠都对我们构不成致命的威胁,但是如果再多一些的话……

蚂蚁多了还能咬死大象呢!

“如果它们就生存在这个矿洞里,那它们吃什么生存呢?”我道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种丧鼠觅食性很强的,我们进来的那个矿洞口离那个自由民部落不算远,不可能他们不会受到丧鼠的攻击,可是没听那些自由民说遇到过这些丧鼠啊!”莫琳顿了顿,思考了一番,突然一脸欣喜的说道:“那这么说的话,这里一定还有其他的洞口,我想这些丧鼠一定是经过那些洞口出去觅食的……”

莫琳的话无疑带给了我们逃脱的希望和曙光,我点了点头,对莫琳的这个观点我是十分赞同的。

“那如果它们打了一个老鼠洞呢?”夏鸢发挥了她的想象,逗得我们都乐了起来:“那我们岂不是要从老鼠洞里钻出去?额,太恶心了,我可不要!”

在这个绝境中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姑娘逗乐也不失为一件惬意的事,我哈哈笑了起来,说道:“就算是老鼠洞,我们也要出去啊!放心吧,这些丧鼠没有那个耐心挖出一条通道到外面觅食的,肯定还有通道!”

这里的矿洞虽然废弃百年,但是石壁仍旧很坚硬,这些丧鼠如果要挖开一条通道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走吧!大家一路上小心一些……”眼看有了希望,众人再也按捺不住,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才是硬道理。

沿着小白捕获丧鼠的那条通道走去,越走越感觉到潮湿,而且地下矿洞的空气流通并不好,甚至都能闻到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气。

应该是这里了,仿佛闻到危险的气息,大家的脚步更加的轻盈,面临未知的危险,保持一颗谨慎的心是正确的,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你们看,这是什么骨骼?”眼尖的我发现散落在矿洞边的一副骨架,众人闻声聚了过来。

莫琳举着火把凑近了一些,骨架上还有些皮肉,底部残留的皮肉满是腐烂溃烂的痕迹,还生有蛆虫,莫琳仔细辨认方才说道:“错不了了,这是丧鼠的骨架,看来矿洞里确实还有很多丧鼠的存在!”

“大家小心一点!”我们接着向前走去,越往里走,地面上散落的丧鼠骨架越多,我们走到这里,骨架在地面上堆积了厚厚的一大层,踩在上面发出清脆的响声。而这里的洞壁更宽敞,已经不是人工开拓出来的矿洞了,好像是天然的洞穴。

地面上成堆的丧鼠骨架,让气氛开始凝重了起来,这些很明显不是自然死掉的尸体,而是被某种生物啃光了皮肉后留下的骨架。难道说丧鼠要靠吃掉同类生存?那这也太诡异了吧?

蓦地,我全身的血液加速流动了起来,心底突生警兆。自从我进化出骨甲之后我仿佛有了这种对危险来临的预兆,此时自然而然产生自内心的一种恐惧感,让我若有所觉的抬起头往壁顶看去。

饶是我胆大过人,此时映入眼中的情景也不禁让我毛骨悚然,火把晃动的光亮下,我看到在山洞的洞壁上,满满是粉红色,像是根本没有皮肤,但是又在不断蠕动的生物,成千上万,挤在一起!看起来,像是出生不久的蝙蝠!

“大哥哥你怎么了?啊……”顺着我呆滞的眼光想看个究竟的夏鸢彻底的被吓坏了,发出一声尖叫。

“不好!嘘……”我立马捂住了夏鸢的嘴巴,她簌簌发抖的身体瘫软在我怀里。

“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蝙蝠?”莫琳也发现了这些生物的存在,惊惧的退到郑吒身后:“这些好像是蝙蝠的幼崽,不过,为什么体型会这么大?”石洞的壁顶上挂满了一层这种蝙蝠幼崽,一个个拳头般大小,没有皮毛,粉红色的皮肉满是褶皱,倒挂在壁顶上,垂下的头部露出森森的白牙和粉红色的嘴内壁,让我们看得心惊肉跳又恶心欲呕。

摇曳的火光照耀下,有一些蝙蝠幼崽张开了嘴巴,有一些蝙蝠幼崽张开的嘴里竟开始流出暗红色粘稠的液体——是鲜血!

“是变异蝙蝠的幼崽!”莫琳的语气极为低沉,发现了这么多的丧尸生物,每个人的心都沉到了谷底。

夏鸢骇得手脚冰凉,瘫软在我怀里不住的颤抖道:“妈妈、大哥哥,我们快点逃出去……”

正说着,一阵扑簌簌的嘈杂声从石洞的那一侧逐渐响起,众人再也按捺不住,掉头向后跑去,我匆忙间回头一瞥,已经看到了一片黑压压的身影飞了过来。

大群大群的蝙蝠,遮天蔽云地飞进了这片山洞去,每一只体型都有鸽子般大小,有着明显的丧尸生物体征,一双双眼睛泛着幽幽的光芒,成千上万数也数不清。几只丧尸蝙蝠利爪下抓着一只死掉的丧鼠,显然是猎食归来,自己吃饱了之后,赶回来喂它们的幼崽。

我们来到了丧尸蝙蝠的巢穴!知道了自己的处境,大家跑的更快了,这么大群的丧尸蝙蝠从石洞飞来,很是怵目惊心,声势惊人,有一些丧尸蝙蝠甚至吱吱叫着向我们追了过来。

虽然它们的视力看不见,但是这些丧尸蝙蝠遗传了特意敏锐的感觉,有特殊的超声波探测的本能,在高速度的飞行之中,不会碰撞到甚么东西,这么多的丧尸蝙蝠乱糟糟的飞在一起,竟然没有相互碰撞,我们疾速奔跑下踩断丧鼠骨骼的声音和对人类的血肉的天性渴求,刺激的它们疯狂起来,紧追着我们不放。

“跑!跑啊!不要停下……”我几乎是在扯着夏鸢的身体奔跑,而那边郑吒也拽住莫琳的手臂,四人一兽就这样没命的奔逃,本以为能在安全的矿洞里找寻另一个出口,却没想刚出虎口又入狼窝。

“这边!这边!”手里的火把随着我们剧烈的奔跑而熄灭,看不清路途让两个女人都恐惧的大叫起来,我只能扯着夏鸢在前面领路。

丧尸蝙蝠可不会受到黑暗的影响,它们依靠特殊的超声波探测,越追越近,离我们的距离在逐渐的缩短。

转了个弯拐入了一条石洞,我不禁暗叫苦也,因为我看到前方的石洞被塌下来的石块堵住了,我们来到了一条“死胡同”!

妈的!这可怎么办?我心急如焚,后面追击的丧尸蝙蝠眼看就要追上来了,我倒是不怕,他妈的我一身骨甲就不信咯不掉这些蝙蝠崽子的牙,关键是莫琳和夏鸢怎么办?郑吒一身生物盔甲抵御,小白……

咦!对了,小白的声波攻击!

第30章 丧尸蝙蝠

仿佛黑夜里一道闪电划过了我的脑海,雪豹小白狮子吼般的声波攻击简直就是这些飞行状态的丧尸蝙蝠的致命克星,虽然不会全部震死,但是阻止它们的追击肯定是没问题。

“小白!叫啊!快叫啊!吼它们……”我冲着小白大喊起来,盯着黑压压飞过来的丧尸蝙蝠群,小白喉咙里发出一股嗜血的低吼,终于仰头长啸起来。

“吼……”一轮肉眼难以看到的波动从小白口中扩散,追击的丧尸蝙蝠纷纷被声波震动的掉落在了地上,有的甚至昏迷了过去,这些昏迷过去的显然是一级的丧尸蝙蝠。

成功了!小白的这个声波攻击可是分不清敌我,头脑再次随着入耳的冲击昏沉起来,仿佛地面都在颤动。

不对?!不是幻觉,地面真的在颤动,小白怒吼的回声在石洞之中,来回震荡,轰轰之声不绝。来回震荡的回声,不但令人心慌意乱,无所适从,而且,令得石洞的四壁,都像是在颤抖,大大小小的石块,纷纷落了下来。因为小白的声波攻击,引起了剧烈的连锁反应,石洞要塌了!

“不好,这里要塌了!”我大吼了一嗓子,向郑吒示警,一边扯着夏鸢的身体跑起来:“快跑!去前面!”

在这种山洞里,小白的声波攻击增强许多,此时莫琳和夏鸢被小白的吼声震得几乎昏迷,身体无意识的被我和郑吒拖着向前跑,躲避着不断砸下来的石块。

“轰隆……”一声巨响在我们的身后响起,继而是遮天蔽日的烟雾灰尘弥漫了整个石洞的空间,石洞终于倒塌了下来,关键的时刻我不得不把夏鸢的身体和小丧尸都护在了身子底下,化出一身骨甲硬硬的承受了塌方巨石的冲击,随着一声巨响过后,碎石土块把我们的身体掩埋了起来。

“他妈的!不会被活埋了吧……”感受到背后的压力,我一口鲜血喷了夏鸢一头一脸。

“啊!大哥哥……”感觉到我受伤,夏鸢惊叫了起来,小手不住的拍打着我的脸,担心我就这样被砸死,吓得她嘤嘤哭了起来:“大哥哥,我不要你死,你死了谁陪我玩啊?呜……”

“放心,大哥哥……还死不了!”我苦笑着回答了一句,双手在地上用力撑起,试探着身体上的巨石的重量。好像埋得不深,在我的逐渐用力下,背后的大石块逐渐的鼓起,这数块巨石摞在一起怕是有不下上千斤的重量,怪不得砸的那么疼!

从石土堆里拱出来,我和夏鸢都成了灰头土脸,因为担心莫琳的“实验品”受损,我把小丧尸一并护在了身下,此时将它从土堆里拖出来,一双灰白色的眸子盯着我露出了一丝复杂的意味。

我将它的眼神自动忽略,因为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环顾了四周的环境,我们来时的石洞已经被塌方完全堵死,而我们这一段幸亏是塌方的边缘,否则也会被埋在里面,就算是我们没被砸死,也会被活活的憋死。

而石洞的前方也是早就被堵死的,这下子前后都被堵住了,只给我们留下了一块不到200平方的区域。我们虽然逃离了丧尸蝙蝠的袭击,但是却被困在了这一段石洞中,也不知山洞塌方砸死了多少丧尸蝙蝠。

“妈妈……郑叔叔!你们在哪?”夏鸢一脱困立马大声的叫喊起来,焦急的声音在石洞里回响,因为在漆黑如墨的石洞里看不到周遭环境,夏鸢只能惊慌的在原地喊叫。

“嘭……”一处石堆逐渐的鼓起,里面传来沉闷的声响。

“在这里!”我连忙抓着夏鸢的手臂往那处石堆跑过去,和夏鸢一起手忙脚乱的挪开上面的石块,一块块碎石搬开后,露出了里面一个空隙,他们比我们幸运一些,几块巨石倒塌堆积出了一些空间,莫琳和郑吒恰巧就被埋在了这片小空间里。

从石堆中脱困,母女俩就紧紧地抱在了一起,显然这一番剧变吓坏了她们,能够死里逃生实在是侥幸。

郑吒脸上有几处擦伤,这点小伤对于四级进化战士来说很快就能自愈,因为石洞里漆黑如墨,他也不能视物,只是一脸戒备的样子倾听着周围的动静。

“小白呢?呀……小白,小白你在哪里?”夏鸢再次惊叫起来。

我四处寻找了一番,终于在后面塌方的碎石下发现了一根满是斑纹的尾巴,小白被埋在石堆里,生死不知。我连忙将压在它身体上的石块一块块的搬开,把奄奄一息的小白从石堆里拖了出来。

“呜……”小白发出一声无力的呜咽又垂下了头,它的身体多处被砸伤,背部一片血肉模糊,没有被砸死就已经证明它很强悍了。

“小白?小白你有没有事?”把小白拖到夏鸢身前,夏鸢手忙脚乱的抚摸着小白的毛发,摸到一手鲜血之后她惊叫起来:“小白你也受伤了……你可千万不要死啊!”小白伴随着夏鸢一起长大,对小白夏鸢已经产生了一种依赖般的感情。

“小白不会死,它只是受伤很重!”我拍了拍夏鸢的肩膀,安慰了她一句,同时四处的打量着这里:“我们要抓紧找到出去的路……”

好歹把夏鸢安抚好,几人商议了一番就散开找寻出去的路。闭着眼睛把这里摸索了一个遍,除了发现一个碗口大小的老鼠洞外,没发现任何的裂缝和洞穴,而两侧的通道不知道堵满了多少巨石,我和郑吒用力砸碎了几块最后不得不放弃。

“完了……真的出不去了!”我叹了一口气,找不到出路让众人都是一副沮丧的神情。

“大哥哥,你的伤,好些了吗?”夏鸢拖住了我的胳膊,一脸的担心。

“张扬也受伤了?”郑吒疑惑的抬起了头,虽然看不到我但仍是把脸对准了我的方向:“伤的重不重?”

“怎么不重了,大哥哥都吐了好多血呢!肯定是受了内伤……”夏鸢抢着说道,一脸心疼的样子,毕竟我舍身将她护在身下,受伤也都是因为她。

郑吒这个冷冰冰的家伙什么时候学会关心别人了?虽然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是人家总归是关心的问候,夏鸢说完我也没有反驳,接着说道:“可能是内脏受了伤……浑身无力……”确实如此,搬了半天的石块我已经累得一动都不想动。

“受伤了?那你一定要好好的休息休息……”郑吒神色复杂的说了一句,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我心里暗自嘀咕,这家伙有些不正常啊!

“我们的食物还有多少?”听到他这么问,我伸手把后背的背包拿过来,里面的食物都被石块压的粉碎,但是不影响我们食用,大部分的饮水都流光了,要不是这个背包的缓冲,我恐怕会受到更重的内伤。

“水和食物如果我们节省一些的话,还够我们四个人一周的口粮……”我苦笑着看着背包里的压缩食物,为我们的处境极为担忧,“弹尽”就要人绝了。

“这样啊?”郑吒缓缓的朝我走来,语气里虽然听不出一丝异样,但是在我的夜视能力下见到他的脸上逐渐积攒了一丝杀气,手里的钢刀也拿在了手中。

这分明是要对我不利,随着郑吒的逐渐走近,我的表情也愈加凝重了起来,心底暗暗的防备中骨甲再次在身体表面浮现,同时无力的回答道:“嗯,或许……撑不了那么久……”

话还没说完,郑吒手里的钢刀已经猛地向我横劈过来,我猛地一把将夏鸢推开,冷笑着用身体硬生生承受了郑吒的致命一击。

“当!”钢刀砍在我的骨甲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而钢刀所挟的这股巨力也让我的身体差点摔倒。

“去死吧!”郑吒面目狰狞的大喝一声,手里的动作不停歇,钢刀再次砍来,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砍中我,他还以为是被我用东西遮挡,根本没想到我的身体会有骨甲防身。

四级进化战士的力量不可小觑,郑吒听声辩位,钢刀一偏“当”的一声又砍在了我的手臂上,震得我臂膀发麻。

“郑吒?!”“大哥哥!”莫琳和夏鸢同时惊叫出声,显然不明白黑暗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们知道一点,那就是我和郑吒展开了争斗。

第31章 内讧

“郑吒?张扬?你们在干什么?快住手!”莫琳急了起来,一双眼眸里满是惊恐和不解的嚷道:“你们不要打了……”

“琳儿,我们的食物不多了,我要把这个讨厌的家伙干掉,留着他,实在是浪费我们的食物……妈的!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说话间,郑吒动作不停歇,已经连续向我砍来十数刀,这家伙动作迅速,我无法闪避,一时间石洞里响起连续的“当当”声。

“啊!不要,郑叔叔不要伤害大哥哥……”听到郑吒这么说,莫琳和夏鸢大惊,夏鸢更是急得都要哭了出来,如果能看清的话,我想她此时一定毫不犹豫的就扑到我身前挡住郑吒的攻击。

“郑吒!你不能这么做!你这样做,和那些残暴的联邦民还有什么两样?”莫琳眼神里满是失望,竭力的喊叫试图劝说郑吒停手:“是不是为了食物,你连我们娘俩都要杀死?”

“琳儿,你不用管!我不会对你们动手的!这家伙活着实在是浪费粮食……他必须死!”郑吒的话语让我愤怒了起来,这家伙实在是可恶,我活着浪费粮食?那他呢?在绝境中,人的自私心会被无限的放大,只不过我没想到郑吒会转变的这么快,看来他早就已经有了这个想法,只是此时方才付诸实际。

“张扬,你他妈拿了什么东西?不要逃避,是男人就和我一战!”郑吒闭着眼睛,通过听声辩位不住的向我攻击,感觉每一刀都仿佛砍在了铁块上一般,他禁不住咆哮了起来。

“咳……你他妈有本事就砍死老子!”我虽然一身骨甲,但是和郑吒四级进化战士之间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几乎他的每一刀都不落空,这么狭小的空间里我也无处躲避,还担心眼前这个发狂的家伙会误伤到莫琳二人。

我争取不让自己的脑袋被钢刀碰到,因为我的骨甲还没有覆盖到头部,钢刀砍上去,保准玩完!我所占据的优势就是我能在黑暗中视物,在这种环境下躲避,我仅仅能够做到自保,唯有不做声的硬着头皮挨打,等他出现疲态才有我反扑的机会。

两个女人就这么焦急的劝说着郑吒,而我们两人也不再做声,只是一下一下的攻击对方。令人郁闷的是,我的攻势都被郑吒一一化解,拳脚连他的边都没碰到,每次想要用手抓住他的钢刀,都被他迅速躲开。

再次朝我砍了一刀郑吒气喘吁吁的跳开,大声骂道:“妈的!你是乌龟啊,你他妈是不是进化出了丧尸的骨甲?”每一刀都砍到了我的身体,而我吃痛的呼声也被他清晰的听到耳里,让他终于感觉出来我身体的异常。

我捂着胸口急速的喘了几口气,这近十分钟狂风骤雨般的攻击让我浑身乏力,身体仿佛被捶打了无数遍般疼痛,低头一看,有些骨甲都被砍得出现了碎裂的痕迹,这家伙真是好大的力气!喘息了半天,终于能说出话来:“你……你他妈的……这么半天才想到,你……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