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xz201389233430--第5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窒碌陌舜蠼鸶照箍苏蕉罚《凶磐婪蛉馊偻夂诺恼钦飧鑫忤山堋H绱怂道矗宜钡哪橇礁龊旒捉绞亢芸赡芫褪俏忤山艿牧礁鍪窒拢饪《Ω檬谴哦右宦诽拥搅苏饫铮急溉パ冀淌笛槭业模墒遣恢胃臃挚约捍乓欢咏绞柯暗搅斯旁迷茫挚尚狼叭ジ倬仍脖蛔サ健

背着李云鹏飞行速度大减,这对我的耐力体力也是一种挑战,越往西行我心里越是失望,这一路上压根就没有见到小丧尸的身影,遇到了几波丧尸群也都是在五级丧尸的带领下外出觅食的。小丧尸到底去了哪里呢?

我带着李云鹏日夜兼程,到了第五天的时候已经是到了GS省和西域的交界处。这样直线飞行正巧可以从被称为“八百里戈壁”的戈壁滩上穿过,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砾石滩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当大风掠过,下面就是黄砂滚滚,遮天蔽日。这整片地区都是人迹罕至,一派荒凉景象。路上遇到了几波自由民也是满面尘灰,一脸菜色,虽说在这样的不毛之地能减少遇到丧尸生物的威胁,可是物资极度匮乏,已经远远达不到生存需要了。

飞得累了,我降落了下来,李云鹏看着四周荒凉的砾石滩叹息道:“这些戈壁滩是怎样形成的?真的是太壮观了!”

“呵呵,是第一次见到吧?如果我们驾驶车辆的话,要穿过这里起码需要半个月,地势难行啊!因为西部地势不断上升,干燥气候区不断扩大。这些地带表面沉积的砂岩、粉砂质泥岩以及砂砾岩等比较疏松的岩体在太阳和风的作用下,不断被风化剥蚀,变成大量碎屑物质。细砂被风吹到附近,形成了沙漠。粒径比较大的砾石,则被留在原地了,就形成了如今的戈壁滩地貌了!”眼前一望无际的戈壁滩给人一股发自内心的荒凉,我向李云鹏解释了几句。

这个时节已经算是初冬了,这里深处内陆;远离海洋;空气中水份稀少;气候也是极为干燥;这戈壁滩上的适生植物种类相对少;这个季节的植被覆盖率更是低。我这几天终日里催出一身骨甲防护还好一些,而李云鹏的生物盔甲只罩住头部,一张脸露着,嘴唇早已在这干燥的气候下皴裂了。

“飞了大半天了也没有见到一个人影,看来今天又得饿肚子了……”李云鹏愁眉苦脸的揉着肚子说道,看得我不禁一乐。

我还好说,路上能遇到很多丧兽,将之杀死就能架在火上烤熟食用,但是李云鹏可无法像我一样变态,每次看着我抱着烤肉大啃他就直咽口水,但这种肉他是万万不敢品尝的,虽说进化战士也有抵御X病毒的能力,但是直接食用X病毒变异的丧兽也还是会被感染的。

我安抚他道:“走吧,再坚持几个小时就能出了这片戈壁滩了,血兰教的实验室就在戈壁滩尽头的一处高原上,我们还要好好找一找呢!”

李云鹏无奈的点了点头,我再次背着他朝着前方飞了起来,现在正是午时,我的打算是在天黑前赶到血兰教实验室所在的那片高原。

“咦?那里有烟火!”李云鹏在我背后惊喜的喊了起来,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在北面的方向顺风刮来一股烟,既然有烟火那就是一定有人在那里,李云鹏被饿的饥肠辘辘,立马兴奋的催促我朝那边飞去。

我顺着烟刮来的方向飞去,果然远远的见到了一群人围坐在一起生起了篝火,在他们身后扎起了几座帐篷,帐篷后还停着两辆改装过得越野车,车上甚至还各安放了一挺重机枪。

“下去看看吧!”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下去跟他们换取一些食物。

飞到远一些的地方我们降落了下去,我收起了骨翅骨甲,李云鹏也收起了头部的生物盔甲,用一件黑衣披在了身上把身上的红甲遮了起来。

“什么人?”看到我和李云鹏并肩走了过来,围坐在火堆旁谈笑的人们纷纷戒备的拿起了手里的武器,站了起来。

我和李云鹏举起了双手,一边缓缓走近,一边朗声说道:“不要开枪,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向你们讨一些食物!”说话间我打量了一下这十几个人,都是清一色的男人,年纪大的四十来岁,最小的也得有二十岁了,每人手里一杆枪,最好的也只不过是突击步枪,而有的人更是用的自制的长杆猎枪,枪柄被摩挲的油亮,显然用了很多年头了。

这些家伙的重武器也只不过是越野车上的那两挺重机枪,见我和李云鹏两手空空的样子对方明显松了一口气,但是仍旧是一脸的戒备,那个年纪最大的中年男子说道:“你们怎么会来到死亡之地?是哪个部落的?”

第167章 换粮风波

我和李云鹏隔着他们七八米站定,我手指着西边随口胡掐道:“我们是从那边过来的,在这里迷了路碰巧发现了你们的烟火这才找了过来,想跟你们讨要一些食物!”

“那个方向?”听到我说中年男人脸色沉了下来,说道:“你胡说,那边是死亡山洞,怎么可能有部落?快走开,我们没有多余的食物给你们吃!”

我和李云鹏交换了一个眼色,他从怀里掏出一枚绿色脑核拿在手里,笑着说道:“一点点食物而已,这位大哥不要吝啬!而且我们愿意用这个东西跟你交换……”

“三级脑核?”看到李云鹏手里的绿色脑核中年男子瞪大了眼睛,他周围的同伴也是吸了一口气,眼底涌起贪婪之色。

“一枚三级脑核已经足够换去我们所有的食物了,你们是真傻还是假傻?”中年男子说着冲周围的同伴们使了个眼色,那些人会意,逐渐的散开围成了一圈。

我摊了摊手,说道:“我们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跟你交换了,这颗脑核也是我们偶然得到的!”

中年男子嗤笑道:“凭你们两个人怎么能杀死一只三级的丧尸生物呢?这脑核是从哪里得到的,你们还有多少?”

看着对方眼里的贪婪我顿时明白了,这个家伙是看我们两个好欺负,打起了小算盘,我哂笑道:“既然你不相信那我们也没办法,我们只捡到了一颗,我想用这样一颗三级脑核跟你换一些食物应该是很划算的事吧?”

“岂止是划算,简直是赚大了!”看出了对方的不怀好意,李云鹏面露不豫之色的说:“到底换不换?”

“换!怎么可能不换呢!”中年男子冷笑一声,说道:“送上门来的好事谁会不想要呢?老四,给他们拿几块面饼来……”

一旁一个瘦弱的汉子答应一声,返身钻到了一个帐篷里,没过多久捧着几个硬又黑的面饼出来了。

“喏!脑核拿来……”瘦弱汉子不怀好意的笑着,把手里的几个像石头块一样的糙面饼递到李云鹏面前。

“欺负人是么?”李云鹏的眼神阴冷了下来,绿色脑核不断的在手里抛起,玩味的打量着瘦弱汉子,我的脸色也是立马沉了下来,这区区几块糙面制成的面饼就想换走一颗三级绿色脑核?

瘦弱汉子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脖子,转头看到周围同伴手里的枪又硬朗起来,尖声说道:“给你换你就换,别不识抬举!给我拿来吧你!”说着他把手里的面饼扔到了地上,朝着李云鹏手里的绿色脑核抓去。

“玩硬的?”李云鹏眼神犀利起来,看到瘦弱汉子的手抓来一把捏住了他的手腕。

“你松手!松手!哎哟……”瘦弱汉子色厉内荏的瞪着李云鹏,刚没说一句话就疼得叫唤起来,原来手腕被李云鹏握住用力捏了起来。

中年男子见我们在枪口的包围下敢做出如此举动,在一愣之后杀气腾腾的喊道:“松手!否则开枪了!”

李云鹏怒哼一声,抓住瘦弱汉子的手微一用力手腕骨发出“喀喇”一声脆响,立马让他杀猪一般喊了起来,在李云鹏的用力下手腕骨被捏断了。

“动手!”我早已经失去了耐心,虽说这三级脑核对我们来说是小菜一碟,可是这颗脑核的价值还是有一个衡量标准的,这群家伙实在是很不识抬举,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只能教训他们一顿了!

我瞬间就把骨甲催出,而李云鹏也是催出了头部的生物盔甲,而我话音刚落后,周围这些家伙手里的枪就朝着我们开火了,子弹击在我和李云鹏的身上“当当”作响,李云鹏一把扯过瘦弱汉子挡在身前,这个悲剧的家伙顿时被子弹射穿了身体,发出了一声惨叫。

“进化战士?!”看到我和李云鹏瞬间骨甲临身,中年男子脸色变得煞白,而周围也枪声顿消,这群家伙一个个惊恐的看着我和李云鹏。

我不答话,手里的蛛丝猛地喷射出,李云鹏也动了,兔起鹘落间朝着离他最近的几个人攻去。这些普通人又怎么会是我和李云鹏的对手,眨眼间就被我们制服,有几个倒霉的家伙还想开枪射击,被李云鹏打断了手脚在地上惨嚎起来。

“饶……饶命!”中年男子被我用骨刺射穿了双臂,浑身筛糠一般的求饶道:“我杨振有眼不识泰山,求求二位饶了我吧……我,我们的粮食都给你们,都给你们……”

李云鹏一脸鄙视的看着他,说道:“早干什么去了?犯贱,敬酒不吃吃罚酒!食物在哪?”

中年男子伸手指了指一个帐篷,老老实实的说道:“在……在那里!”

李云鹏点点头,骂了一句后就走到了那个帐篷里,从里面传来翻腾东西的声音,没过多久帐篷里传来李云鹏的一声惊叫,惊诧间李云鹏从帐篷里跳了出来,惊声说道:“怎么会有变异生物?”

话音刚落,从帐篷里爬出了一条两米多长的蟒蛇,浑身密布着青灰色的鳞甲,朝着李云鹏吐着信子作势欲攻,李云鹏脸色凝重起来,看到这条变异蟒蛇朝自己的小腿咬来,一脚踢在了它的头上。他这五级红甲的实力非凡,这一脚竟然发出踢在铁块上般的闷响,而变异蟒蛇也被这一脚踢出了几米远。

“你……你怎么把这个东西给放出来了?”杨振一脸惊骇的看着变异蟒蛇,看到李云鹏和变异蟒蛇斗了起来,眼底却闪过一丝幸灾乐祸的意味。

我惊疑不定的看着那条变异蟒蛇,它被李云鹏一脚踢飞后竟然晃了晃脑袋,仿若无事般继续朝着李云鹏游动了过去。

“等等云鹏!”我看到李云鹏作势又要打,立马喝止住,紧赶几步跑了过去拦在李云鹏面前,看着变异蟒蛇爬了过来我沉声喝道:“小畜生不认人了么?”

见到我出现在眼前,变异蟒蛇立起了上半截身体,吐着信子用一对墨绿色的眼睛瞪着我,看了一会后朝着我迅猛的爬了过来。

“张扬小心!”李云鹏在我身后提醒了一句,刚想要再说话下半句却噎住了,因为他看到变异蟒蛇爬到了我脚下顺着我的大腿爬了上来,盘在我的手臂上亲昵的用三角形的脑袋摩擦我的脸,禁不住惊骇道:“张扬兄弟!这……这……”

我哈哈一笑,摩挲着变异蟒蛇的三角脑袋说道:“云鹏,这是我的宠物!”

“啊?”听到我的话李云鹏包括杨振那些人全都惊呆了,李云鹏半响才缓过劲来,啧啧称奇道:“这是你的宠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刚才进去找东西发现角落里有个封住口的袋子在蠕动,好奇下打开这家伙却跑了出来,张口就要咬我……”

眼前的这条变异蟒蛇,正是我得到的两颗蛇蛋孵化出来的小蛇之一,杀死那条五级变异巨蟒后我在它的腹部发现了那两颗蛇蛋,没想到却孵化了出来,后来我就送给了夏鸢,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这条小蛇,我心情激荡间爱怜的抚着它的脑袋说道:“这小家伙长的这么快!记得刚出生时才有半米长短酒瓶口粗细,这才过了多久啊……”

这条变异蟒蛇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心里疑窦丛生,脸色也再次阴沉起来,带着变异蟒蛇缓缓走到杨振身前,他见到我过来惊骇的嘴都合不拢了。

“这条变异蟒蛇你是从哪里抓到的?”我俯视着杨振,问道:“给我老老实实交代,否则……哼,这条蛇的毒液你应该见识过吧!”

我把变异蟒蛇放到了地上,它吐着信子昂首盯着杨振,墨绿色的眼珠里满是嗜血的光芒,杨振惊恐的看着变异蟒蛇,连滚带爬的后退着一边忙不迭的尖声说道:“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你快把它弄走……别让它咬我……”

我唤住了变异蟒蛇,说道:“你们是怎么抓到它的?”

杨振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这一会的功夫浑身都是冷汗,他惊恐的说道:“这……我们前几天遇到了几个女人,看到长的很漂亮就……就想过去,认识认识……谁知道突然从旁边蹿出了两条变异蟒蛇,这是其中的一条……我们被咬死了好几个人才抓到了它!”

听到杨振的话我只感觉心跳加快了起来,一把上前揪住了他的衣领,嘶声说道:“那几个女孩呢?她们在哪?”杨振所说的几人应该就是夏鸢莫月她们了,怎么她们不是被血兰教的人抓走了吗?

第168章 跟踪

我缓缓的走到杨振身前站定,这个家伙看到莫月她们漂亮想“认识一下”,分明是生了歹意,要不是这两条变异蟒蛇护主恐怕还会被他们得逞了呢!我心底杀意层涌,这里身处西部戈壁,人烟稀少,能够凑巧遇到他们既是偶然又是该他不走运,几个女孩在外面身处险境风餐露宿,抓紧找到她们才是最重要的,想到这里我沉声说道:“她们往什么地方跑了?”

杨振老老实实的说道:“往西北方向跑了……”

我遥望着西北方,心底暗自嘀咕,那个方向不正是血兰教的实验室所在的方向吗?几个女孩到底是怎么从血兰教的手中逃出来的?我只感觉心里一阵乱糟糟的,看到眼前的杨振只觉厌恶无比,他妈的,老子的女人也敢觊觎!我踢了一脚身前的变异蟒蛇,它会意箭一般朝着杨振扑去,在他惊恐的尖叫声中,变异蟒蛇一口咬在了他的胳膊上,锋利的獠牙登时撕裂下来一块血肉。

周围的同伴一个个噤若寒蝉,眼睁睁的看着杨振在地上翻滚着,逐渐没了声息,变异蟒蛇的毒素非同一般,他又怎么可能熬得住?

“云鹏,都解决了吧!”我看着周围的这些人,轻叹了一口气。

“别!”“不要杀我!”这些人惊恐的惊叫起来,李云鹏欺身扑上去,虎入羊群一般展开了杀戮,顿时惨叫声四起,一个个被李云鹏击杀。

“云鹏,走!”我心底焦急,让云鹏在帐篷里找了一些干粮,就带着他和变异蟒蛇再次飞上了天空,朝着西北方向飞去,一边飞我一边暗自祈祷,希望莫月夏鸢她们平安无事。

长着稀疏灌木、浅草的戈壁滩上一目了然,远处几个凸起的少量稀疏的灌木、浅草、非但没有给这里带来多少生气,还增加了几分寥落、孤寂、荒凉的感觉。一路飞来再没又见到一个人影,而飞越了这片青黑色的戈壁滩之后前方已经能看到光秃秃的荒土丘了,这些高原山坡孤零零的立在这广袤的戈壁滩边缘,黄昏刮起的大风一片黄沙漫漫。

“唉!在这样条件极端恶劣的情况下,她们是怎么过的?”想到这里我一阵心疼,天空中风沙太大,我不得不降低了飞行高度。

“咦?前面有人……”在李云鹏的提示下我看了过去,黄沙漫天间影影绰绰的几个人影在顶着狂风砾石艰难的行走着,我心中一喜,急忙飞了过去,一飞近这才看清是六个身穿黑衣的男人在抬着一些物品行走,从头到脚都包裹在黑衣里看不到面目,而衣服被这风沙染成了土黄色,我眼尖瞥见了他们抬的箱子上的标志,上面是一朵血红色的兰花徽标。

“血兰教的人!先不过去,我们跟一会再说……”这里离血兰教的实验室很接近了,看到他们步伐沉稳的样子我暗自警觉,放慢了速度远远的缀着。

这六个黑衣人跨过了一片河砾滩,朝着山里去了,直到进入了一个山谷里我这才降落了下来。

“张扬兄弟,要不要进去看看?”看到那些人进入山谷,李云鹏犹豫的问我。

“如果没猜错的话,前面就是血兰教的实验室所在,那些人应该是血兰教的生化战士……”我也犹豫了起来,前面应该就是血兰教的实验室所在了,我们这样贸贸然跟过去很容易会打草惊蛇,跟李云鹏商量了半天,还是决定悄悄过去看看。

山谷里有很多巡守的生化战士,而天上也不时飞起三三两两生着翅膀的黑衣人,很明显都是进化出骨翅的生化战士,很显然血兰教十分重视这个实验室。

我和李云鹏爬到了山顶上,借着乱石堆掩藏了起来,李云鹏惊奇的说道:“血兰教的生化战士就出自这个实验室吗?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是的,血兰教一直不把真实的力量显露在世人面前,就是因为他们有着更大的图谋,他们实验室里的科学家都是搜罗的各地精英,我跟你说的夏鸢的爸爸就被软禁在这里面。”看到这里守卫森严的样子,我脸色凝重起来,进入实验室的唯一的通道口就在山谷里,看起来血兰教的实验室也是建立在山腹中的,真不知他们是怎么找到的这个地方,难道说他们也是用一个秘密基地改造的?

我俩正打量山谷内的情况,突然我感觉耳后风声响起,全身骨甲瞬间随心而生,“当”的一声脆响,一个硬物击在了我的头部。

“什么人?”这一下子把我惊出了一身冷汗,而李云鹏也是立马拔出了双刀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我疑惑的看了看后面四周,远处也是一片片乱石堆,看不出有人躲在哪里,我搔了搔头皮,刚才应该是被人用石头扔在了头上,力量并不大,可以感觉出来对方并没有恶意。

“在那里!”我瞥见一处乱石堆后一个黑影一闪即逝,立马出声示警,带着李云鹏就追了过去。

“不要跑……你是什么人?”我没有敢大声喝斥,一边追了过去一边小声喊道。

前面那人一身黑衣,就连头部也是罩在黑布中,不过看那窈窕的身影不难看出是个女子,这黑衣女子在乱石堆间熟悉的左闪右避,我和李云鹏一时间竟然还追不上她。

“停下!再不停下我就要射你了……”我暴喝出声,突然瞥见了天空中飞过来的两个黑影,我心里暗叫糟糕,刚才的声响还是太大了,而这里在半空里能看的仔细,我们最终还是被血兰教的生化战士发现了。

李云鹏也发现了天上逐渐接近的黑影,惊叫道:“糟了,张扬兄弟,他们追上来了!”

“继续追!”我一咬牙,脚步不停歇的继续追逐着,前面那个神秘黑衣女人搞不清身份,但我能感觉到她是没有恶意的。

跑过了那条满是砾石的河滩,这里离那处山谷也已经有一大段距离了,那个黑衣女子猛地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用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盯着我,我和李云鹏小心戒备的接近了过去,我疑惑道:“你是谁?”

我看着她的眼睛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那黑衣女子并不答话,双手擎出两把怪异的尖刺状武器,指了指我们身后,我猛地回头,半空里那两名生化战士尖啸着扑了下来。

这两个生化战士半空里就亮出了各自的兵刃,一个双手进化出了两把狭长的骨刃,另一个双臂双腿上都生出来灰白色的锋利骨刺,那骨刺一看就是锋利至极,拱出体外有几十公分。

看到两个生化战士扑了下来,我和李云鹏再也无暇顾及黑衣女子,各自对上一个生化战士战了起来。

我对上了身上生出骨刺的生化战士,看到他满是尖刺的拳头攻来,我伸出双手挡去,甫一接触我就感觉这个家伙的力量非同小可,借着降落下来的冲势这一拳威猛如斯,我只感觉被火车头撞了一般,身子蹬蹬蹬退出了七八米,而旁边的李云鹏传来一声痛呼,我急忙扭头看去,两个人都是使用双刃,只不过李云鹏的实力明显比起对方差上许多,这短短的交手的功夫李云鹏已是险象环生。

“李云鹏小心!”我吆喝了一嗓子,那手脚上长满尖刺的生化战士再次扑了过来,我虎吼一声双手的蛛丝骨刺就喷射而出。

这蛛丝缠在他的身上,将他的攻势一阻,而骨刺射在了他的身体上,竟然叮叮当当的都被弹了开去,我心里大惊,看这家伙貌不惊人的样子,原来身体已经像铁石般坚硬,很明显他擅长近身攻击。这两个家伙能够守护血兰教实验室,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

那个使双刃的生化战士攻速极快,与李云鹏的双刀互相击打在一起,“乒乒乓乓”的就像炒豆子一般发出密集的声响,而缠住我的这个生化战士,则属于皮糙肉厚力大无穷擅长近攻的角色,蛛丝不断的喷射在他身上,只是将他的脚步阻了阻就被崩断了。

第169章 昏迷

我心底骇然,这家伙是个什么水平,怎么会这么厉害?我跟他对上,短短几个照面我身上就挨了不知多少下,只不过力气虽大,但却破不过我的骨甲防御,他手臂上那锋利的尖刺反而被我的骨甲崩断了几根。

战斗间我瞥了一眼旁边的黑衣女子,那女子擎着两手武器直愣愣的站在一边,我分不清她是敌是友,一直谨慎的戒备着。

“哧!”与我交手的这个生化战士被我一拳轰在了胸前,趁他被我打了个趔趄间我一把撕扯在他的黑衣上,衣服登时撕裂开来,露出了灰白色的骨甲。

“果然!”我的心瞬间沉了下去,这家伙竟然是一个进化出了尖刺骨甲的生化战士,我看得分明,那尖刺都是从骨甲上生出的,看来只能攻击他没有骨甲保护的头部了。

“嗷……”被我轰在了胸口处,这个生化战士蓦地仰天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嚎叫,声传数里,紧接着他的身体就剧烈的颤抖起来,我暗自惊惧,在他的嚎叫声过后,他的身躯猛地膨胀了一倍,而头部也逐渐的生出了灰白色的骨甲,甚至一些尖刺还从头顶冒了出来。

“不好!这家伙狂化了!”我暗暗捏紧了拳头,突然远处传来的数声尖啸,听声音传来的方向赫然便是那处山谷。

“云鹏!快跑,他们是在喊人……”听到遥遥呼应的几声尖啸,我再也无心再战,眼前的这两个生化战士已经是很难对付了,这还仅仅是他们没有狂化,看眼前狂化后的这个家伙,实力不知道增强了多少,很有可能……很有可能都不比那六级骨甲丧尸的实力差了!

眼前这狂化后的生化战士动了,而我惊恐的看到狂化后的他本是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竟然整个成了如墨般的黑色,狂化后的他成了六级的实力了!

他狞笑着,大踏步的朝我奔了过来,膨胀了一倍后三米多高的身躯带给我一股窒息般的压力,看到他的拳头朝我头顶砸来,我双臂架起遮挡在头部。

“咣!”我只感觉双臂间传来如山般的沉重压力,双膝一软脚下一沉,他这一砸之力通过我的身体传到脚下的地面,竟然龟裂出了几道裂纹,而我的双脚更是直接沉到了坚硬的土地里。

“啊……”突然一声惨叫从李云鹏的口中传出,我浑身一震,借势双拳猛地击打在狂化后的生化战士的腹部,接着猛地后退开,惊惧的看去,只见那个生化战士一把骨刃刺穿了李云鹏的腹部,这锋利的骨刃竟然能够刺穿五级生物盔甲!我怔了一下,继而发狂般朝着李云鹏扑了过去,那生化战士见我袭来,一脚蹬在李云鹏的身上,骨刃拔出带出了一蓬鲜血。

拔出骨刃后李云鹏就脸色惨白着扑倒在地,而这个生化战士举起双刃朝我劈砍过来,我双臂一挡,骨刃“锵”的一声被我的骨甲防护住了,我不等他另一把骨刃举起左手的蛛丝就喷射而出,登时缠在了他的骨刃上,这家伙见骨刃被缠住,抽了两下没有抽出来,愕然愣了一下,我瞅准机会,一拳轰在了他的脸上,顿时将他击飞了出去。

“去死吧!”我咆哮一声,刚想追上去继续攻击身体却突然被抱住了,我心里一惊,那个狂化后的骨甲生化战士追了过来,勒住了我的身体!

“小心!”见我腹背受袭,一旁那黑衣女子终于按捺不住惊叫出声,这声音听在我的耳朵里格外清晰,我猛地转过头去惊疑不定的看着她叫道:“梁晓琳?”

那黑衣女子一把摘下了脸上的黑布,露出了一张精美绝伦的脸孔来,不是梁晓琳还是谁?

我惊喜的喊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梁晓琳冲我笑了笑,擎着手里的两把尖刺状武器就一步步走了过来,想到此时的处境凶险之极,我心里一惊再次焦急起来,拼命想要挣脱背后骨甲生化战士的束缚却挣脱不得,只得大喝道:“不要过来!快跑,跑得越远越好!”

梁晓琳不答话,那两个生化战士也一脸谨慎的停住了手,而一旁躺倒在血泊里的李云鹏看清了梁晓琳的样子,突然失声喊道:“统领……”

梁晓琳神色复杂的看了躺倒在血泊里的李云鹏一眼,脸色沉重起来,而她突然轻启朱唇,嘴里发出一声轻微的“啵”声,这声响听在我的脑中却如撞击的巨大铜钟一般,让我脑中剧烈一震,就像被重物击在了头上一般让我的意识昏昏沉沉起来,而我只感觉到身后束缚着我的生化战士双臂一松,接着我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上,天空是湛蓝的晴朗,飘荡着几丝云朵,我只感觉到浑身酸软,嗓子里还带着几分火辣辣的疼,数秒钟的茫然后我顿时反映了过来,刚想要爬起耳旁就听到惊喜的叫声:“姐姐!大哥哥醒了!”

这……这是夏鸢的声音!我恍惚间仿佛在做梦一般,眼里映入了几张如花般的面容,正是失散许久的莫月和夏鸢她们。

“月儿!小鸢!张雪……我这不是在做梦吧?”我猛地坐了起来,惊喜的一把握住了莫月伸过来的纤手,一一向周围的几个女孩看去,莫月、夏鸢、张雪、苏茗蕊还有一身黑衣的梁晓琳。

“大哥哥,我好想你!”夏鸢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不顾莫月在我身旁,一把扑到了我的怀里大哭起来,而莫月她们眼里也溢满了兴奋的泪水,我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这一切不是在做梦!几女神色憔悴,一个个都瘦了一圈,很明显吃了很多苦头。

我盯着眼神复杂的梁晓琳,疑惑道:“晓琳,这是怎么回事?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的?”说话间我这才注意到自己身处在戈壁滩上,远处一片红黄棕绿的荒漠植被,正是戈壁滩里常见的胡杨树林,这胡杨树林仿佛油画里那浓重而激烈的色彩一般向天际延伸而去,带着来自久远岁月里的一股悲怆苍凉的味道。

“这……这是哪里?”看到这片胡杨树林,我心里不由得生出几分惊异,向几女询问起来。

莫月擦拭去脸上的泪水,兴奋着说道:“是的,是晓琳把你带回来的!我们现在还是在戈壁滩上,过了那片胡杨林就是这里的人们所说的死亡山洞,而那里,你看……”

我顺着莫月手指的方向看去,在西北方向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漫漫黄沙,我不禁瞪大了眼睛,失声说道:“沙漠?”

夏鸢止住了哭啼,接口道:“大哥哥,我们在这里一直逃啊逃!这附近都被我们走遍了……”

“唉!苦了你们了……”我摸了摸夏鸢的脑袋,这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