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xz201389233430--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既然这样,那我就去挑战他!”张雪已经在杨日那呆了两天两夜,作为一个奴隶在这里是完全没有自由权的,主人不高兴,想打想杀全凭心情。

“你真不要命了!”莫月嗔道:“你现在是我的人,我怎么能让你这样去挑战杨日!走,跟我去找程乾博士。”

莫月领着我再次来到程乾博士的实验室,听完莫月的话,程乾博士不禁皱起了眉头。

“怎么?难道有什么不妥吗?”莫月急了。

“嗯,确实不妥!他的体质非常奇特,上午我们把他的血型和进化针剂里的进化因子结合,竟然发现二者有互相排斥的状况。”程乾博士如实说道:“这样的迹象就表明,生物盔甲穿在他的身上是完全没有作用的,盔甲甚至都不会展开……”

“啊!怎么会这样……”莫月诧异的看着我,思虑了一会毅然说道:“那这样的话,怎么着我也不能让你去送死!”

额?程乾博士人老成精,很快发现了我俩之间的暧昧,佯装咳嗽的闪过头去,我能瞥见这家伙眼底闪过的一丝惊讶,显然,平日里从不对男人假以辞色的莫月的这番变化让他诧异了。

程乾博士附和的点了点头:“是的,没有生物盔甲,你是绝对打不过杨日的!”

“这可难办了啊!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我希冀的看着程乾博士,看到他摇了摇头,终于懊恼的垂下了头。

张雪丫头啊,不是哥不救你,实在是我打不过人家啊!看来,这个棘手的事情得交给温政标来做了,这家伙虽然从红甲战士进化失败,但是好歹死里逃生,现在也是一个白甲不是?凭他的能力穿上生物盔甲,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这样的话,张大民老爷子所托之事也能圆满解决了!就这么定了……

莫月的前夫叫做郭子龙,联邦城市的荣誉和权利是世袭的,虽然莫月不是进化战士仅仅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仍旧承袭了丈夫的职位。回到郭府,叫来温政标和张大民商谈一番,这事就这么敲定了,于是莫月带着一队白甲战士和我们三人找到了刚刚巡防回城的杨日。

“月夫人,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杨日听到手下汇报,连忙迎了出来,虽然他属于辰罪派系的人,但是莫月属于红袍权贵,他也只能低人一头,看到我们跟随而来,眼睛里闪过一丝警惕。

“这不是从我手里买进来的奴隶吗?月夫人怎么和他们在一起了?小心玷污了您那尊贵的身份……”杨日语气不善,谁都能听出来里面的讥讽之意。

“杨日,不是我要找你,是他要找你!”莫月眼中闪过一丝怒火,忍住没有发作,伸手指了指温政标。

“你找我?有什么事?”一听到不是来找茬的,杨日也松了一口气,平日里这个冷若冰霜的莫月没少让他的老大辰罪吃瘪,他可不想正面冲突,但是对于自由民,他瞬间又恢复了倨傲。

“我来找你挑战!要一个人!”温政标直奔主题,这家伙说话就是痛快,说完他接过莫月手下女兵递过来的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白色椭圆如木瓜般大小的球状物。

“生物战甲?你是进化战士?”杨日目光一紧。

这就是生物战甲?我好奇的瞅着温政标从盒子里把球体拿出,脱去了上衣,露出结实的胸膛。温政标双手捏住球状物两头,把球体紧贴胸膛,按下了球体两侧的一个按钮,顿时球状物展开,单薄的宛如藤蔓状的物体从胸口开始沿着温政标全身蔓延,没一会的功夫就已经拼凑成薄薄的一层白色战甲,就这么紧贴在了温政标身体上。

穿上的过程明显的让温政标感觉到了痛楚,但是盔甲临身的感觉让他仿佛精神了一些,身体的每一个重要的关节部位都受到了保护。我仔细的观察着,生物战甲的造型也非常奇特,我发现在胸口位置的生物战甲和那里的肌肤紧密相连,给人一种嵌入肉体中的感觉,真正的做到了人甲合一,真是奇妙的战甲啊!

第16章 苛刻的条件

“有意思!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人?”看到温政标穿上了二级生物战甲,杨日终于慎重起来。

“那天和我们一起来的那个女孩,被你带走的那个!她是我孙女……”张大民忍不住抢着说道。

“哦?她啊?不凑巧哦,昨天我还没有下手就被我的老大辰罪要去了呢!”杨日松了口气,不用面对同级别进化战士的生死挑战,总归是平安无事好。

“什么?这下可糟了……”莫月秀眉皱了起来,绕来绕去,最终还是把难题交到了她的面前。

“月夫人,恕小人无能无力了!老大看上的女人,我想你也知道的……恕不远送哦!哈哈!”杨日嚣张的一笑,带着手下回去了。

“大人,求您救救我孙女!”张大民“噗通”一声跪在了莫月面前,苦苦哀求道:“只要您救了小雪,我给您做牛做马……”

莫月皱了皱眉头:“我要你做牛做马干什么?据我所知,辰罪这家伙虽然花心,但是对待女人还是蛮不错的。你的孙女跟了他,好吃好喝的,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莫月这话一出口,张大民更显沮丧,就连一旁的温政标也附和莫月这一观点。对莫月的这番话我实在不敢苟同,肃然说道:“月儿,你有很多的屋子,很多的钱,你什么都有了,独独没有一个爱你的人,你会幸福吗?”

“这……”莫月和温政标怔住了,我缓缓的说道:“幸福有很多种定义,在我看来或许是种感觉吧。也许如今这个时代的人会认为有吃有喝过着高人一等的生活,就是幸福,可我不那么认为!”

“一个无所事事的穷人说,有钱就是幸福。一个匆匆忙忙的富人说,有闲就是幸福。一个满头大汗的农民说,丰收就是幸福。一个漂泊他乡的游子说,回家就是幸福。一个失去双脚的残者说,能走路就是幸福。一个失去光明的盲人说,能看见就是幸福。”我直视莫月的眼睛:“那你说,你知道张雪想要的幸福是什么吗?是自由!”

“所以说,我希望你能够帮她!就像帮我一样帮她……”

听到我的话语莫月再次陷入了沉默,半响方才悠悠的说道:“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怎么会不帮她?”

张大民闻言大喜,连连磕了几个响头,被我一把拉了起来:“张爷爷,您一大把年纪了,这样也不怕折了腰?你和小雪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我的话让现场的气氛缓和了下来,莫月幽幽的瞪了我一眼:“糟了什么罪?要替你这个小冤家出头……”

“嘿嘿!这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张大民和温政标闻言瞪大了眼睛,对于从竞技场的死亡边缘拉回来他俩一直在纳闷,直到此时才明白,二人交换了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辰罪的府邸在城市的北侧,一南一北,作为一个五级红甲进化战士,他和莫月一武一文掌握着这个城市极大的权力,身为武官,辰罪的府邸建筑结构严密,气势雄伟,石砌的走廊宽阔平坦,路面由一些长方形或正多边形的石块排列成各种图案。乍一进入就给人感觉一股压力和陌生。

“哟哟!真是稀客!是什么风把月夫人吹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响起,走廊尽头走出一队人,为首的一人身穿奇异的红色战甲,不用猜就知道是辰罪来了。我仔细的打量着逐渐走进的辰罪,接近两米的身高,气势轩昂,皮肤白皙,鹰钩鼻,五官还算端正,只是阴鸷的眼神和薄薄的嘴唇透出了一股阴气,身后一队白甲士兵,气势昂扬的跟在辰罪身后。

“哼,辰大军团长公务繁忙,小女子这不是专程来拜会拜会。怎么不欢迎么?”莫月冷冷的说道:“多日没见,怎地辰大军团长还挂念着那件小事么?”

辰罪眼神里闪过一丝怒意,莫月之前就曾告诉我,二人前些日子在联邦会议上当着众多城市高层管理人员的面吵了个不可开交,被莫月挑了一件辰罪的糗事占据了上风,二人这一见面,两句话就讲出了火气。

“不敢不敢!有什么事月夫人就说吧……”辰罪在我们面前站定,比我高了一头的身躯给人一种压迫感,说实话,我很讨厌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辰罪饶有兴趣的看了我一眼,轻佻的说道:“这位就是传说中月夫人看中的小白脸么?果然有几分姿色……”

“不敢不敢,没你白!”火烧到了我的身上,我自然不甘示弱,况且莫月现在是我的女人,我怎么容得别的男人欺侮。

辰罪冷哼一声不再看我,冲着莫月扬起了下巴:“管好你的狗,不要乱叫……小心哪天丢了狗命!说吧,什么事来找我?”

看到辰罪这副样子,我就预感今天此行谈不拢了。

“我想问你要一个人!”

“谁?”

“你从杨日那要去的那个女奴隶!”

听到莫月这么说,辰罪一愣,半响失笑道:“堂堂审判长月夫人竟然会为了一个小奴隶到我这来要人?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

我这才知道莫月的身份,审判长,听起来貌似权力不小嘛!

“放不放人?”莫月恨得牙痒痒,但仍旧忍住没有发作。

“放,怎么不放?”辰罪呵呵一笑,显然今天让对头冤家有求与他让他很得意,摆出了一副高姿态说:“只是,有个条件……”

看到辰罪嘴角露出微不可察的笑意,我就想踹他脸,敲诈是需要技术的,我能预想到他会提出很过分的条件。

“条件就是,你陪我一晚!”

“你这个混蛋!”莫月脸色一变,俏脸气的煞白,就连身后的一队白甲女兵都忍不住要发作。

没等莫月发飙我就一把将她扯到身后,捕捉到辰罪眼中那丝嘲讽,我就接过话茬:“还没来到鹰城的时候就有人很崇拜辰大军团长,向我打听你的英雄事迹!”

听到我这么一说,辰罪一愣,继而有些得意地问道:“什么?打听我什么?”

“唔,他们问我辰罪是做什么的,你猜我怎么说?”我故意卖了个关子。

“做什么的?”我的话不由吸引了辰罪和他手下的兴趣。

“我告诉他们,辰罪是他妈做梦的!”听到我的话,辰罪顿时气冲霄汉,大怒起来:“好小子,我要杀了你!”说话间身后的士兵已经拔出了钢刀要砍我。

我伸手阻止道:“停!莫月是我的女人,老子容不得你撒野!换个条件!”

“哼!”辰罪喝止了手下,听到我嚣张的话语,辰罪眼神更加阴鸷,冷笑着看着我:“换个条件?也行,我的生物盔甲只要再凑齐三颗五级丧尸生物的脑核就能升为黑色生物战甲,只要你给我弄来三颗五级丧尸的脑核我就放了那个小妞……”

“成交!”我毅然答应下来。

“什么?”在场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都愣住了,继而辰罪和他的手下都哈哈大笑起来:“听到了没有?这小子说要去给我找三颗五级脑核,脑子被X病毒感染了吧?”

莫月在我身后拽了拽,埋怨道:“你开什么玩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就连张大民也连说使不得。

“你们没有听错!这个条件我答应了,男人要说到做到,到时候你可不要耍赖哦!”我看着辰罪露出一丝嘲讽。

辰罪脸色一沉,语气变得阴冷起来:“小子!这可是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别人!月夫人,你的姘头要自寻死路,可怨不得我,我相信整个鹰城再也找不出一块五级脑核了吧!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过时不候!否则,我可要给那个小妞开苞了哦!桀桀……”一干人再次淫荡的肆意大笑起来。

回到郭府,几个人都把我围了起来,一个个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

“你根本就不知道五级丧尸的可怕之处!”莫月恼火的看着我,喃喃说道:“我是行政官员,手里只有20名白甲战士做贴身护卫,这点人根本就不够一只五级丧尸塞牙缝的,那可是媲美红甲战士的超级丧尸啊!这可怎么办……”说着莫月都要哭了出来。

“怕他个鸟,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总会有办法的,起码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不是?”我乐观的说法同时遭到了温政标和张大民的鄙视,我顿时不乐意了:“喂!张爷爷,我这可是为了救你孙女,你那是什么眼神……”

张大民一脸懊恼,仿佛一下子又老了十岁,灰白胡子哆嗦了半天才叹了一大口气:“这就是小雪的命吧!张扬,尽力了就好……这个条件,你是完不成的……唉!只要人还活着就行……小雪,爷爷对不起你哇……”说着张大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呵呵,张爷爷,什么叫活着?呼吸下一秒的空气,喝到下一口水,吃到下一顿饱饭,这叫做真正的活着吗?你的观念是错误的,或许那是你的活法,但却不是我的,也不是小雪的,我非要找回来三颗五级脑核不可!”我迟疑了半天,才想起来伟人那句经典的话,坚定的说道:“人定胜天!”

第17章 废都

第二卷 进化之路 第17章 废都

“谢……谢谢你!”张大民顿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激动的看着我,眼睛里滚落两滴浑浊的眼泪,显然我的话对他触动极大。

“好汉子!好兄弟!你这个兄弟,我温政标交定了!”温政标一拍我的肩膀,目光炯炯的看着我大笑道:“这事,算我一份!”

“张扬,我这20名白甲战士都是一直忠心的跟在我的身边,就让她们都跟你吧!”夜晚,莫月的闺房,一番激情过后,莫月用手指划着我的胸膛,无限怜惜的说道:“有她们帮你,你成功的几率会大一些。”

我沉吟了半响,摇了摇头:“不妥,她们要守护在你身边,你都说过一个五级丧尸的厉害之处,你这点人口还不够塞牙缝的呢!况且这事是我一口答应下来的!我怎么能借你的人手!替男人守住尊严,才是女人的矜持……”

“替男人守住尊严,才是女人的矜持……”莫月喃喃的重复了两遍,温柔的看着我,臻首伏在我的胸膛,倾听着我的心声:“我就爱你这大男子主义!张扬,我发现我越来越爱上你了……”

男人的尊严,一定要用血来捍卫!其实我联邦城市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禁锢自由的囚笼,不知为什么我十分厌倦在这里生活,我的人生就要有自由和理想,而我的理想是什么呢?我这两天一直在反思自己,最后的答案,那就是我要活出一个男人的尊严,我要闯荡出自己的一片天!我要变强!只有这样,我才会在这个末世求存下去!才会活的更滋润!

时间紧迫,我们第二天就离开了鹰城,同行的有张大民、温政标,还有莫月死活要让我带走的10名二级白甲女兵。

送别的场景永远都是伤感的折柳,虽然和莫月仅仅相识两天,但是这个对我敞开心扉的女人还是让我压抑着不舍。

“我会等你回来!”一如多年前的那次送别,我坐在轻型装甲车上逐渐的远去,恍惚的看到莫月朝阳下挥洒出一行晶莹的泪水。

“保重!”挥泪惜别,唯有一声珍重。我们此行充满艰辛,但是男人做与不做又是另外一回事,我更把这将要面对的,当做一场挑战!程乾博士跟我说过,只有在面临绝境之中的我才能突破自己,我要挑战一切困难,包括挑战我自己!

是骡子是马,就牵出来溜溜吧!

涂着鹰城特有城徽的两辆墨绿色装甲车在朝阳下一前一后的行驶着。

莫月用特权给我们安排了两辆轻型装甲,每辆装甲车上都装配了轻火炮和几挺重机枪,弹药我们带的足够多,而一些必备的生活用品和药品也都准备齐全。

曾经繁华的城市,如今已成为当今时代人们谈之色变的禁地,那里已成为吞噬生命的深渊。为了重建家园,数十年前的人们已经舍弃了这些曾经人员密集的城市,而选择了各种险地建设新家园。人类重建了文明,为了抵抗病毒他们制造出了抗病毒针剂;为了抵御丧尸生物的侵袭,他们选出了强壮的进化战士抵御。

就这样,天下的格局重新洗牌,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势力在慢慢的发展壮大,不时的为了权力、资源碰撞出战争的火花。

当人类在发展的时候,是不是丧尸生物也在同步进化呢?这一点,是肯定的!

人们把昔日繁华的城市叫做废都,高等级的丧尸据说就在那里。而荒野以及森林和原野成了一个个自由民部落的栖居地,同样的,那里也有着其他丧尸生物的种类。

我们的目标就是如今人们所称的废都——充满危险的禁地!

据说,只有高级的进化战士才会组队到里面寻找他们需要的东西,他们所需要的,可能会是一些遗留下来供人类传承文明的书籍,也可能是建设家园所需的各种材料,更吸引他们的,就是高等级丧尸脑子里的那一颗小小的脑核。

现在的丧尸相对比较集中,无等级的丧尸也都只在它们的地盘内活动,一代代的繁衍下来,让它们进化出了一定的智慧,知道离索独居会被人类一个个消灭。

曾经的JN市是离鹰城最近的一个废都,这个曾经的一线城市规划的很好,街道纵横交错,每一个街区都是方方正正,只是现在很多地方都被损毁,遗留下一堆堆混凝土残壁和砖瓦木块。

张大民和张雪的张氏部落就在绕过JN城的南方,而我,就是在这座城市边缘地下的秘密实验室沉睡了百年之后苏醒。因为张大民对这里还算熟悉,所以我们决定从这里入手,寻找人人谈之色变的高等级丧尸。

随着轻型装甲车缓慢的前行,我们的队伍已经从边缘深入了城市。马路上有很多露出泥土的地方,那里生长出密集的树木和野草,迫使我们不得不绕过一个个障碍物。

“呯……”装了消音器的突击步枪再次喷出一道火舌,我记不清这是干掉的第几个丧尸了,摸索着枪体,慢慢回忆那股熟悉的感觉。

“找个地方,我们休息一下吧!丧尸们都是夜晚行动,我们要找一个安全的落脚点。”温政标曾经有一次带队深入废都的经验,据说那次他带着手下三名黄色四级进化战士和一个五级丧尸狭路相逢,展开了激战,干掉这个丧尸拿到脑核的代价就是每个人都负伤,由此可见五级丧尸的难缠。

绕过这个街角,我们选择了一栋两层的小楼驻足。这里属于城市的外环,这一片都是这样的未旧村改造的老屋,干掉了小楼里隐藏的四个丧尸,我们用轻型装甲车把腐朽的院墙推倒,两辆车头朝外并排堵在了大门口,以方便我们随时进入战斗状态。

“看起来,这里的丧尸也不怎么多嘛!”每人分发了一块压缩包装的混合型食物,我啃了一口进行了评论:“难道高等级的丧尸也是夜晚才愿意行动?”这些混合型压缩食物是这个时代的特殊产物,联邦城市为士兵们特意制作的,既能提供人体一天所需的热量,又美味可口,我们这次出来,每人都带了一个月的口粮。

“你不懂,越往城市中心去就会发现越多的丧尸,唉!”温政标三两口就吃完了食物,喝了口水:“一到夜晚,你都不知道这些丧尸是从哪里钻出来的!不论什么等级的丧尸生物,好像都不喜欢阳光,可能是野兽因子的天性使然吧!”

“既然如此,那我们夜晚观察一下,明天天亮就布置陷阱!”很快我们就敲定了计划,在这座小楼里耐心的等待夜晚的降临。

算上温政标,我们一共有11个拥有生物盔甲的二级白甲战士,他们的生物盔甲源源不断的提供给他们超常的体能,因为只有四级黄甲以上的生物盔甲才能利用吞噬的脑核进化出相应的攻击技能和武器,所以仅仅二级的白甲战士们都和我们配备着一样的武器,超人的体力和反应速度才是他们成功的最大倚仗。

进化为黄甲级别的战士,有的生物盔甲战斗时会拟化出各种奇形怪状的攻击武器,刀、刺、长尾,这些统统都来自高等级丧尸生前所拥有的,只不过通过生物盔甲进行了转化为人所用,我不得不感叹X病毒的神奇。

“这么多年,你们都白活了,连丧尸的生存规则都没有摸索透,唉!”我感叹了一口气,抬头看看外面,天色已经逐渐的黑了。

温政标无奈的点了点头:“没办法,这种地方危险至极,那些身体羸弱的科学家怎么可能到这种地方实地考察丧尸的生存规则呢?多少年前人类就有这种想法,只是在付出了很多科学家的生命之后才放弃了,毕竟科学家的价值比我们进化战士的价值高得多,现在顶多让我们进化战士出去抓一些丧尸生物回去研究。”

“哦,这样啊!怪不得竞技场里有那么多的丧尸生物呢,那也是你们进化战士抓回去的吧?却没有用到正途上……”我讥讽的说了一句,人性的丑恶就在这里,为了取乐和赚取足够他们挥霍的金币,什么方法他们也会想的出来。

这个世界以前的纸钞已经完全失去了用途,统一的交易货币就是金币,当然了,并非全部用金子铸成,而是掺杂了少量的黄金熔铸,小小的一枚金币可以换取很多的东西,比如说食物、武器、女人等等。我们15个人不就是被南山部落首领的大公子马彪以一枚小小的金币价格出售了么?

在各个联邦城市,除了外面通用的金币,就是各自用的钱币了,有铜有铁,不一而足。而自由民部落要和联邦城市交易,就需要用到金币了,不过,大多数都是像马彪这样的自由民,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称谓——狩猎者,顾名思义,干着人力贩卖这种事情的人。

很快到了夜晚,这个昔日的繁华都市没有了喧嚣,死气沉沉,只有蟋蟀躲在草丛里偶尔发出的几声鸣叫,月夜下我们躲在小楼的顶层,猫着身体藏好,冷静的窥视着四周的一切。

我的特殊体质赋予了我夜视的能力,而且好像视力比起以前要好很多,要知道本来我就是2。0的视力。

“怪了,都是从哪里钻出来的?”我眼尖,看到了从街角摇晃着走出的一个个身影,一群普通的丧尸,我连忙示意温政标和张大民他们去看。

第18章 丧尸夜猎

温政标通过夜视镜盯了一会,点头说道:“都是普通丧尸!”

“奇怪,这些丧尸怎么能和人类共存了这么多年?它们是怎么生存的?”我道出了心底的疑问。

“这不稀奇,这些丧尸起初靠猎取人类生存,现在它们和丧尸动物都有着各自的地盘,夜晚也同样是丧尸动物的天下,这些城市的丧尸就靠着猎取繁殖力超强的丧尸动物生存繁衍。”温政标的回答让我产生了兴趣,原来是这样,那么岂不是说,这里的夜晚会很热闹了!

丧尸群越走越近,月光洒在它们灰白色裸露的皮肤上,看起来更加渗人。细数了数,大约四十多只丧尸,一个身型壮硕的成年丧尸带队,在它不断的低吼声中,丧尸们跟随着它很快穿过了我们眼前的街道,往郊外走去。

“要不要跟上?”很显然这些丧尸是出去寻觅食物,我和温政标交换了一个眼神,决定跟着过去看个究竟。

“张爷爷,你和她们留守在这里,我们去查探一番!”张大民体力是我们这些人里面最弱的,如果不是他非要跟着出来,我还想把他留在鹰城里,毕竟没好意思说他是累赘,这会很伤人心的。

知道自己的实力是最差的,张大民点了点头,选择留下来和10名白甲女兵在小楼里驻守。

“嘘!别急……”带着温政标以及十名战士,十二个人刚要下楼就被我喝止住了,因为我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远远的缀在丧尸群的后面,灵巧的身体仿佛暗夜里的幽灵。

“高等级丧尸?”我们面面相觑,刚要出门,就遇到了这个家伙,骇的我们急忙缩回了身体,我心里逐渐的兴奋起来,这么快就遇到了一个高等级丧尸,只是,不知道它是什么级别的丧尸呢?

“走……”我打了个手势,带着大家贴在暗影中,遥遥跟着前面那个诡异轻巧的身影,这可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唯恐前面那个身影发现我们,我不得不拉开了距离,这个距离凭我的目力还是能够看得清楚的。

端着自动突击步枪的手心里都渗出了汗水,蹑手蹑脚的不断前行,很快我们就出了城,而这群丧尸也放缓了速度在荒野里前行着。

“嗷……”一声凄厉的惨嚎响起,前面的丧尸队伍乱了起来,一只丧尸动物的身影闯入了我的视线,在丧尸群中左冲右突,顿时撞倒了几只丧尸。

“什么情况?”我们掩藏在草丛里,温政标茫然问了句,拿起手里的夜视镜去看。

“一只丧尸猪,很长的牙啊!”我看的很清楚,那只丧尸动物仍旧没有摆脱猪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一只脱了毛的野猪,獠牙很长,月光下白森森的,又是一声惨嚎响起,丧尸猪的獠牙拱进了一只丧尸的体内。

“你怎么看的那么清楚?”温政标疑惑的看着我,透过夜视镜,他才能看到那只丧尸猪的模样。

“我视力好嘛!”说完我紧盯着前面混乱的场面,那只瘦弱的丧尸不知跑到了哪里,仔细的搜寻了半天才发现这家伙竟然爬到了一颗茂密的大树上隐藏了起来,黑暗之中很难发现它的身影。

虽然丧尸猪生猛,但是还是架不住丧尸多,蚂蚁多了还能咬死象呢!丧尸猪用锋利的獠牙把一只丧尸扯成了碎片后被丧尸们一拥而上,掀翻在地一群丧尸就争先恐后的扑了上去,用锋利的牙齿撕咬丧尸猪的身体。

丧尸猪的惨嚎在月夜里显得极为凄厉,身受重创它再也无力抵抗,任由丧尸撕咬下它身上的血肉咀嚼,声音越来越微弱。

蓦地,草丛中又蹿出三个黑影,又是三头丧尸猪,这三头丧尸猪体型比那只大了一倍有余,一个个像水牛般粗壮,显然是被第一只丧尸猪的惨叫吸引过来的。

三只丧尸猪的加入战团让丧尸群再也围困不住,不时有丧尸低吼着被扑倒,丧尸猪沉重的身躯踩踏在躺倒在地的身体上,顿时骨裂筋折,鲜血四溅。但是丧尸的生命力是很顽强的,断了胳膊断了腿仍旧不减它们的凶性,用残余的肢体仍旧参与撕扯,场面极为血腥。

“这种丧尸猎食的场面可是不多见,不过胜利者肯定是它们!你看……”温政标一指那个瘦弱的丧尸,它已经从树上跃下,直扑战团。

这只瘦弱丧尸明显是以速度为主,它在乱糟糟的尸群中左冲右突,敏捷的身躯很快绕到了那只体型最大的丧尸猪的身旁,它挥出了双臂,双手蓦然多出一把弧形的刀刃,“哧”的一声刀刃轻松的穿透了丧尸猪厚厚的皮肤。

“是一只绿级丧尸!”温政标沉声说道:“那是它进化出的武器——骨刀!”

正说话间,这只三级丧尸已经加速了奔跑,带动插在丧尸猪身体里的骨刀,顿时将这头丧尸猪的身体划开了一道致命的伤口,肠子内脏从伤口流淌出来,撒了一地。

“嗷……”丧尸猪惨嚎一声顿时倒地,失去了战斗力的它很快被丧尸们肢解。

“很聪明啊!”我暗叹一声,这只三级丧尸已经有了极高的智力,就这么片刻之间,另外两头丧尸猪也被它用同等方法瞬间制服。

死了三只丧尸,换来四头丧尸猪肥硕的尸体,丧尸们纷纷大口撕扯咀嚼着丧尸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