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xz201389233430--第1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珍宝阁里的好东西真是不少,看得我眼花缭乱,可是我遍寻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寒灵草,正纳闷间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金统领,玉屏公主让我来取玉露瓶!”

说话间走进来一个面色白净的男子,这男子面白无须再看他这身打扮就知道是一个太监,他所喊的金统领正是那个初级武帝级的高手,只听金统领笑道:“还劳烦齐公公亲自来取,差个人来就是了……”

两人客套了一番,金统领就朝着我这里走了过来,我急忙闪身避开屏住了呼吸,虽说这家伙感觉不到我的存在还是离他远一些的好。

金统领径自去一个架子上取了一个玉质小瓶,递给了齐公公,说道:“算起来再用不了一年就能结果子了,那东西也真奇怪,非要深夜这个时辰浇三滴玉露,也不让人睡个好觉……”

“本来就是玉屏公主寄放在珍宝阁的东西,皇非要一并算作嫁妆,结了果子价值立马翻了百倍!”齐公公又啰嗦了半天,告辞道:“您慢慢儿守夜吧,杂家得回去复命了……”

“齐公公慢走!”金统领急忙恭谨的送出了珍宝阁大门,一队衣甲鲜明的守卫打着灯笼给齐公公护送照明,看着这个太监一行即将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我一时好奇心大起,听他们又是结果又是浇水的,我心中一动起了跟上去瞧一瞧的念头。我可以确定寒灵草不在这珍宝阁中,既然紫荆皇把寒灵草作为嫁妆之一陪送,大不了来演一出戏,让南宫问天他们打一场打赢了拿了嫁妆走人就是。

闪身出了珍宝阁,我就尾随在齐公公他们身后一路追了过去,我本以为公主的宫殿会是非常恢弘奢华的,却没想到越走越是偏僻,穿过了小桥流水竟然到了一个宛如幽谷一般的地方,百花盛开间一栋朴素的木制阁楼出现在眼中,那阁楼上挂着一块牌匾,看那字迹明显出自女人之手,上面只有三个字“漱玉阁”。

“公主,玉露瓶给您带过来了!”齐公公在阁楼前站定,恭谨的说了一句。

“知道了,拿进来吧!”里面传来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阁楼的木门竟然应声打开了。

我透过大开的门口看进去,只看到一袭随夜风飘荡的黄纱帘幔,在摇曳烛光下一个曼妙的身影映照在黄纱上,陇着一层薄薄的暖黄光晕,朦朦胧胧,有着说不出的美感。齐公公小心翼翼的进了屋子,将那个玉露瓶放在了一个小木圆桌上就退了出去,告退一声就带着那队守卫离去了。

一只纤纤素手抬手撩起帘幔一角,洁白纤细的手指在橙黄帘幔的映衬下,更显得莹白如玉,黄纱帘幔后的身影走了出来,一个身着一袭绣有彩凤图案织锦红袍的女子走了出来,这就是紫荆国玉屏公主么?

看到此女的样子我不由暗赞一声,单凭相貌来看比起我那几个老婆也毫不逊色。那浓密长睫如扇,双唇殷红如春日枝头初绽的樱花瓣,透着一种极致的纯美诱惑,纤腰束起,愈发显得不盈一握,衣袍长长的拖尾铺在身后洁白的地砖之上,柔美的红弧随着她优雅的步伐缓缓的向前移动,如同名家笔下一幅流动的彩色水墨,被注入了无限的生命,看起来极为赏心悦目,满头长发没有任何束缚,随意的倾泻而下,飘摇着散发出乌亮的柔美光泽,细微的风,扬起她额边一缕墨丝,轻拂过她的面庞。不愧是皇族中身份尊贵的公主,举止间的从容不迫,以及骨子里透出的那股高雅不俗的气质,已是无与伦比。

玉屏公主走到木桌前,怔怔的看着桌子上的那个玉露瓶喃喃自语道:“父皇只知为我寻得一处归宿,却不知凡夫俗子怎能入我眼?世俗才俊青年又怎么能够理解我那个世界的美妙……”

玉屏公主幽幽叹了口气,不知想起了什么嘴角挂上了一丝笑意,自语道:“宗门平辈中都没有能够打赢我的,和父皇的这次打赌他是一定会输的!以后,他再也不会头痛着给我安排亲事了吧……”

第368章 大师兄

听到这玉屏公主的自语,我不禁心中感慨,这历朝历代的公主虽然身份尊贵无比,但是她们最缺的一样东西就是自由,以前看电视剧很多都是讲什么什么公主追求自由啥的与皇权抗争,看这玉屏公主弄出了这么一块世外桃源般的地方居住,很明显她想过的只是平淡而自由的生活。其实人就是这样,想要拥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不随意任人践踏,就要拥有扭转这一切的能力,懂得观看形势,把握最佳时机和利用手上的筹码为自己争取想要的东西。特别在这个皇权至上、人命为草芥的时代。

很明显玉屏公主很成功,明天再坚持一天的打擂她就能够完成和紫荆皇的赌注,给自己争取到自由,只可惜……我心中默默一笑,打赢了拿了寒灵草走人,倒也不耽误她的“幸福”。

玉屏公主嘟哝完了,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身上一袭织锦红袍迎夜风舞起,就好似月中嫦娥的舞姿,美不胜收,纤手一挥间,突然一道青色光芒闪过,我惊奇的看到玉屏公主面前的木桌上突然多了一株古怪植物。

那植物有一尺多高,种植于一个精致的白玉碗中,那玉碗底座长龙盘卧,碗沿刻有凤舞图,雕工精细,玉质晶莹剔透,流光四溢,一看便知是世间罕有的稀世珍宝,看到那白玉碗中的古怪植物我心中一颤,差点就失声叫了出来。那株如同蒙上了一层寒霜般的尖叶植物,不正是我要寻找的寒灵草么?

寒灵草的样子我听莫月说起过,如今亲眼见到愈发的感觉到了不凡,生长于木元力充沛的神木岭中的灵草就是不同凡响,谁也没想到这株寒灵草竟然在玉屏公主的手中,她又是从哪里将这株寒灵草变出来的呢?

难道是……她也拥有类似于封印环的东西!!

在玉屏公主那肤色入雪般的指间,赫然带着一个样式古朴的绿色戒指,一定是那个戒指搞的鬼!我呼吸一滞,如果那玩意真的是拥有储物功能的戒指的话,那这么说玉屏公主岂不也是灵门中人?

怪不得……莫月探知的情况就是这样,神木岭中的灵草是无法在这俗世间生长的,紫荆国皇宫中有这么一株罕见的寒灵草,应该就是那什么玉屏公主的师傅给她的吧!只有玉屏公主是木系灵门中人的解释才说的过去了……

看这株一尺多高的寒灵草,已经结出了几个小骨朵,那金统领不就是说这玩意要生出果子了么?真的是好奇妙的灵草,竟然还需要这么一个稀世珍宝的白玉碗盛放,想必是用白玉碗保留其中的灵气。

玉屏公主拿出了这株寒灵草后,就提起齐公公送来的那个玉露瓶,往白玉碗中滴了三滴葱郁的绿色液体,这三滴之后寒灵草发散出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闻起来令人感觉到浑身清爽,通体舒畅,给人精神振奋的感觉,真是好东西啊!

“要不要现在就动手呢?”我迟疑起来,瞄准那株寒灵草琢磨起来,要是动手的话就要接近她给她来个趁其不备,否则一旦被察觉让她收进储物戒指中那我可就要硬抢了,这个丫头听说可是个中级武尊的高手呢!

趁着玉屏公主凝视着寒灵草怔怔出神的时候,我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夜风吹来玉屏公主身上那淡淡的幽幽体香随风飘来,在我瞅准那寒灵草就要下手的时候,玉屏公主倏地一惊:“是谁?”

玉屏公主这一叫惊得我心脏猛地一跳,这丫头竟然发现我了?我戒备的急往后退,却听到外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不愧是小师妹,我收敛了全部的气息竟然都能够发现我……”

说话间,门外走出来一个白衣男子,这男子大约二十八九岁的年纪,身上穿了一件白色暗纹绸缎锦衣,腰间一根细长的带子松松的系住,仿佛轻轻一勾,便会散落开来,玉冠束发,面容俊美,身材修长,手中一柄玉骨折扇拢合,在掌心处轻轻拍打,举止之间流露出一股轻佻的感觉,单看这面貌倒真是风流倜傥,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范俊一?”玉屏公主秀眉微蹙,旋即施礼道:“倪苏菲见过大师兄!”

叫做范俊一的白衣男子风度翩翩的走了进来,他挑了挑眉,斜目细细打量了玉屏公主一会,调笑道:“有些日子没见,小师妹愈发漂亮了……”

看到范俊一眼中的轻佻意味玉屏公主脸上闪过一丝不虞,低头避开了他那灼热的目光说道:“大师兄深夜来访,是有什么事情么?”

“没事就不能来了么?”范俊一轻笑一声,看到木圆桌上的寒灵草,讶然说道:“这就是当年师尊给小师妹的寒灵草吧?想不到如今已经长得这么大了,看样子用不了一年就能结出寒灵果了,小师妹真是有福气!”

“大师兄谬赞了,区区寒灵果能入得了大师兄的法眼么?师兄有什么事快说吧!这么晚了……好像不方便久留吧!”玉屏公主一触白玉碗,寒灵草倏地收进了储物指环中,看得我是连连摇头暗叹,看样子想要强夺已经不可能了,只能等到明天的比武招亲再说了。

范俊一望着玉屏公主那张俏脸,有些微的恍惚,说道:“小师妹,二代弟子中,你是最得师尊宠爱的,而你的实力也在二代弟子中仅次于我,除了我还有谁能够配得上你?”

“大师兄,如果没有别的事就请离开吧!”一听范俊一这么说,玉屏公主的脸立马拉了下来,如罩寒霜的说道:“我要睡了……”

范俊一双眸之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咬一咬牙说道:“小师妹,你明知道我是喜欢你的!你为什么要弄什么比武招亲?那些凡夫俗子怎么能配上你?”

“大师兄,请你矜持点!”玉屏公主翻了翻白眼,说道:“你喜不喜欢我那是你的事,跟我无关……我弄比武招亲怎么了,俗世间还有谁能够打败我?况且三十五岁之前的灵门高手也极少有比得过我的吧?纵是斗术法我也不怕!”

“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范俊一矫揉造作的说道:“世间隐世高手众多,谁能保证不会出事呢?万一真的被一个样貌丑陋的男子打败了你,那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所以,我决定了!”

范俊一一脸大义凛然的说道:“为了拯救小师妹于水火,我决定明天跟你比武,打败你之后你我不就能在一起了么?况且,师尊他老人家一直有这么个意思……”

看着范俊一眼中的那一丝狡诈,玉屏公主立马急了,慌忙说道:“不行!大师兄你怎么越来越无耻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婉师姐的事情,大师兄,我希望你以后不要骚扰我……”

“你……”范俊一语气一滞,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狠狠的说道:“我不得到你也不会让其他人得到你的!”

“请回,不送!”玉屏公主冷冷的说了一句,冲着门外伸着纤手做了个请滚蛋的手势,范俊一悻悻的看了她一眼,说道:“师尊让我给你带句话,天残山脉那边有异动,让你尽早处理完事情回宗!哼,我走了……”

范俊一说罢一甩袖子,灰溜溜的离开了,我看他走的时候那个架势明天很明显要打擂了,不过我倒是不怎么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小子再厉害还能厉害到哪里去?

不过他所说的天残山脉是怎么回事?我沉思了半响,心想这事苏诺一定清楚,看玉屏公主要脱衣就寝的样子,我急忙闪身出了房间,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啊!

离开了紫荆国皇宫与众人会合,我将所见所闻都向大伙讲了讲,听完我的话之后大伙都沉默了下来,男男女女面上表情不一,不过统一的是一股异常的气氛弥漫了开来,而且看大伙的眼光矛头好像都指向了我。

我一头雾水,纳闷道:“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

“哼,比武招亲!紫荆国玉屏公主诶……”黎若晴表现的最夸张,酸溜溜的小声嘟囔道:“一个龙城公主还不够么,还要再来一个公主……”

“啥?你说什么?”我满头大汗,这才意识到莫月、紫冰儿、张雪和黎若晴几女都误会了,怪不得其他几人看我的眼神里有一丝笑意呢!看覃风和南宫问天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容,我恼火道:“笑个屁,你们两个明天打擂!”

第369章 比武招亲

“嘎……啥?”覃风和南宫问天两人的笑容立马石化了,两人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苦笑道:“老大,不带这么玩的啊!中级武尊的实力啊,闹着玩的么?”

“靠,中级武尊又咋了?你们两个现在不都已经到了高级武尊的境界了么?还有你们的入微九叠,不也已经进入了一叠两重劲,加上五层战气的六倍力量,你们现在都可以发挥出自身八倍的实力!”我一瞪眼,说道:“那还打不过一个中级武尊么?”

“不是那回事啊!”南宫问天苦着脸说:“那叫做倪苏菲的什么玉屏公主不还是灵门中人么?”

“嗯!是啊,那又怎么?”我戏谑的看着二人,心里暗爽不已。

“灵武双修啊!老大你都打听到了,一个高级武尊都打不过那丫头,肯定是她暗中施展了什么法术!”覃风无奈道:“我们对付一般的武者是没什么问题了,可是对付那灵武双修的玉屏公主,一定是拿不下来……”

老实巴交的李二牛劝慰道:“老大你是我们里面最厉害的,你上不就行了?你看,三十五以下,合格……额,嫂子们你们那么看着我干嘛?我只是说说,反正又不是真的就娶公主了,哎呀,嫂子你别打我的头……”

动手的是黎若晴,就连易木木都在一旁帮她,在紫冰儿、莫月和张雪等人不善的眼神中,李二牛落荒而逃。

“你们也看到了,这事我还真不能参与……”我耸了耸肩,现在这个场合来说我真的是没有什么话语权,就算是演一出戏那也不行。

“呵呵,师弟,我看这事还是得你上!”突然间,苏诺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苏大哥,你……”几女连忙将不善的眼神转移到了苏诺身上,就连我和覃风、问天、二牛都愣住了,小灰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你看你们,要不这事我上……”

我一头黑线的敲了小灰一个爆栗,说道:“大人说话小孩少插嘴!”

小灰揉着头,苦笑道:“我已经成年了,别忘了我们丧尸早熟……”

我又瞪了他一眼,对苏诺说道:“师兄,别乱开玩笑啊,你这叫玩火知道么?”

苏诺摇了摇头,一板正经的说道:“师弟,你怎么关键时刻想不到妙招了?师兄给你出个主意,你忘了我教过你我们玄水门中的一个术法镜水术么?”

“怎么不记得?镜中之花、水中之月,镜水术是我们玄水门弟子改变容貌的神奇术法,不过……跟这事有关么?”我眼睛一亮,突然想通了,大叫一声好,欣喜道:“哎呀,师兄你真是好办法!你让我上去打擂,但是用镜水术变幻容貌!”

“不错!我就是这么想的……”苏诺见我想通了,也跟着笑了起来,说道:“你变成覃风或者问天的样貌上台打擂不就成了,虽然这镜水术耗费水元力颇多,但是凭你目前不弱于神动期高手的境界支撑个把小时是没问题的!”

“啊?别变成我们的样子……”覃风和南宫问天急忙摆手,指着李二牛说道:“变成二牛的样子也行啊!”

“啊?”李二牛和易木木同时瞠目结舌,两人竟然同时摆手道:“不行不行!”

“为什么不行?”覃风和南宫问天结成了同一阵线,易木木一叉小蛮腰,柳眉倒竖道:“不行就是不行,总之就是不能变二牛的样子……”

“靠,小风、问天,你们怎么那么多事?”我佯装发怒道:“心晨现在还身处危险之中,你们怎么能这么不仗义?”

“就是就是,又不是真的让你们娶公主……”一旁的易木木立马帮腔,得意的瞟了两人一眼,说道:“就算真娶了又怎么地?一个公主诶,跟了你们还不乐意么?”

“咳咳……话不能这么说!”南宫问天一声叹息,道:“想当初我就是因为家族与天武国纳兰皇室的姻亲才离开,我可不想再沾什么公主了……”

“好了,别墨迹了!”我皱眉道:“小风,就你了,明儿我变你的样子去打擂!好了好了都去睡觉吧!”

“老大,这……”覃风愁眉苦脸起来,拿哀求的眼神看向覃苏晴,覃苏晴只顾着掩嘴笑,在她看来这倒是无所谓的事了。

……

玉屏公主比武招亲的擂台就在紫荆国皇宫前,公主比武招亲不论是在地球上还是在这木元星上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单凭这股子不服输不认命的精神我就听佩服玉屏公主的,只是命中注定她不能如愿了,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打擂成功,因为那关系着月心晨的生死安危。

第二天当我们来到擂台处时,这里早就已经是人山人海聚满了看热闹的老百姓,因为人多那些小商小贩也寻找到了商机,纷纷带着小吃等物过来兜售,有的甚至还小赚了一笔,昨儿我们还以为这里是一处集市根本就没注意,没想到是闹得这么一出。

直到快近午时的时候,皇宫里才走出了一队队衣甲鲜明的皇宫卫士,彩旗飘飘间一名身着龙袍、眉目冷峻的男子在群臣的簇拥下走了出来,朱色绛纱袍,双龙戏珠白玉冠,这就是紫荆国的最高统治者紫荆皇。一见紫荆皇出来身旁人群顿时鼎沸,我也伸长了脖子看去,长这么大还真是头回见活的皇帝呢,尽管这是外星的,可外星的皇帝更稀罕不是?

紫荆皇五官似刀刻般棱角分明,半开半阖的双眼带着洞察人心的犀利,明明那双眼中没有任何表情,可却分明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令场中百姓不由自主的生出些微的紧张,呼吸也急促了起来,这就是那专属于帝王的威仪。

跟在紫荆皇身旁小步前行的正是紫荆国公主,今天的女主角玉屏公主,我昨晚上听她自称叫做倪苏菲,后来南宫问天也向我证实紫荆皇的确姓倪。

群臣簇拥着紫荆皇和玉屏公主上了高台,这才有人出来宣布今天的比武招亲开始,顿时现场气氛更是热闹了起来,擂台边老百姓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等待有人上台挑战,但是绝大多数还是来看传说中的玉屏公主的,有很多好色之徒已经一脸痴迷的猪哥相,下巴上全都是口水都犹未自知。

今天玉屏公主穿着一袭大红贴身的女士武者服饰,看起来英姿飒爽,小身材被这身衣服衬得更是凹凸有致,就连南宫问天等人都不由多看了几眼。

“我来请教公主的高招!”一个声音在人群中响起,紧接着一个五短身材的中年汉子嗖的一下蹿到了擂台上,看到这位哥们的尊容顿时全场嘘声四起,莫月紫冰儿等人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全场如潮水般的嘘声让那矮胖汉子顿时面脸通红,本来就发黑的脸膛更是憋得发紫,梗着脖子嚷道:“嘘什么嘘什么?我赵赶驴今年刚好三十五岁,至今未婚,我上来打擂你们嘘什么?想我十岁那年,一脚踢出,就可以踢断碗口粗的杨柳树,一拳打出,就可击破尺八厚的土坯墙,已是一个了不起的练武神童,后来练功出了岔子才成了这个样子……”

“我草,这哥们身残志坚,有骨气!”我不得不冲他伸了伸大拇指,顿时惹得身边几女又是娇笑不止。

见到第一个打擂的就上来这么一个极品,紫荆皇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玉屏公主抿了抿嘴,说道:“喂,大叔!你现在自己下去还好些,等会我动手可就不那么客气了!”

赵赶驴不服气的说道:“我赵赶驴追求爱情,对玉屏公主仰慕已久,今天我一定要打败你让你当我的老婆!”

第370章 打擂

“有志气!”全场人大多数都竖起了大拇指,玉屏公主憋不住,终于抢先出手,她这动作极快,如电如风残影一闪;瞬间便来到赵赶驴身前,众人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不敢相信,有人的速度能够快到如此地步。

在玉屏公主欺身过来之后,猛地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让赵赶驴感到一阵泪奔的痛楚之后,这才突然旋身一绕,然后拎起拳头便胡乱的朝着玉屏公主打将出去,也不管有没有打中她,他那矮胖五短身材在舞台上像个矮冬瓜一般滴溜溜乱转。

玉屏公主自然没有那么轻易被打中,在赵赶驴眉毛胡子一把抓的时候,玉屏公主一个后仰,躲过赵赶驴的右拳攻击,随即一脚横扫,只听得“砰”的一声,那赵赶驴顿时脚下一软整个人便立即到底。

我摇头叹道:“这家伙上去找虐呢!区区初级武君级别就想吃天鹅肉,太不自量力了……”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一旁的小灰说出了一句差点把众人雷倒的话。

说话间只听到赵赶驴“啊”的大叫一声,整个人像个炮弹一般直接从擂台上飞起,朝着十几丈之远的人群中坠去,眼看赵赶驴飞了起来,擂台下的围观者下意识的闪开了一片空地。

“砰砰!”

一声巨响,赵赶驴终于摔在了地上,姿势是趴着的,痛的他哎哟哎哟趴在地上半天也没有爬起来。全场众人齐声爆发一声欢呼,经过矮胖汉子赵赶驴这一闹,寻常武者倒真的不敢上去捋虎须了,又上去了几个实力高一些的家伙,无一被玉屏公主揍下了擂台。

这丫头用的也是一把长枪,只是她与人交手的时候我看得分明,她很明显是偷偷用了木系灵门法术缠住了对方,有时候明明能闪避开的时候偏偏被一枪扫在身上抽飞了出去。

“还有没有人来挑战?”玉屏公主娇喝一声,扫视台下倒是颇有威严,一时间台下数万观众鸦雀无声。

“慢!”就在我耐不住性子准备跳上擂台挑战的时候,突然传来两个声音,两个身影竟然同时跳上了擂台,我眼睛眯了起来,跳上来的两个青年其中一个正是玉屏公主的大师兄范俊一,而另外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身材壮实,身高足有两米开外,一身肌肉错节纠缠,显得极为粗犷,一看就知道是个憨厚老实的人,瞟了一眼台下黑压压的人群颇有些腼腆的说道:“李文元特来请教公主高招……”

“范俊一特来挑战!”范俊一不屑的瞟了那叫做李文元的青年一眼,轻笑道:“大个子,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李文元看起来比李二牛还要木讷,低头想了半天,说道:“其实我就是想找人打架,要不咱俩先打一场!”

一听李文元这么说,台下好事之徒立马吆喝起来:“打!打一场!谁赢了再跟玉屏公主打……”

“大师兄,你真的要来凑这个热闹?”玉屏公主恼怒的看着范俊一,说道:“我回去一定要告诉师傅!”

范俊一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条件合格,为什么就不能上来打一场?大个子,只要你能够打赢我,公主就是你的了……”

李文元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喜欢她,但是我就是想和你打一场!”

范俊一脸色一冷,冷笑道:“不解风情的傻大个,既然你想自讨苦吃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

“呼!”李文元憨厚的一笑,招呼也没打竟然就冲了出去,这么大的个子身形灵活得很,看上去非常飘逸,眨眼间便冲到了范俊一面前,范俊一冷冷一笑,身体外爆出一团青光,竟然就这么消失不见了,在众人的一片惊叫声中,刚刚陡然消失的范俊一,身形一闪,突然出现在李文元的身后边,抬手对准李文元的后背挥出一拳,他的拳头上蒙着一层青光,很明显使出了木系灵门功法,这平平的一拳却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就在众人以为这一拳就要击在李文元后背的时候,李文元身体突然矮了下去,范俊一的这一拳堪堪划了个空,这一下全场百姓都惊叫了起来,因为众人都看到李文元的双腿竟然诡异的沉到了擂台里!

“土系灵门中人!”苏诺失声叫了出来,我心中暗凛,那擂台都是坚硬的青石铺就,这李文元竟然直接像与青石融合了一般,这就是土系灵门中人的本领么?果然神奇!

一击未中,范俊一惊惧的闪到了一旁,而此时李文元也已经将双腿脱离了擂台,安安稳稳的站在那里,此时看着范俊一的眼中满是强烈的战意:“你也是灵门中人!太好了,我这次来木元星就是想试试木系灵门中人的本事!”

见到擂台上两人的表现,紫荆皇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惊喜莫名的盯着擂台上二人,在他看来纵使没有尊贵的身份拥有了强悍的实力也是一样算是乘龙快婿了,更何况这同时出现了两名灵修,这已经不是普通武者之间的对决了!对自己爱女的本事,紫荆皇也是摸不清深浅的……

玉屏公主眼神复杂的看着对峙中的李文元和范俊一二人,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有全场的数万百姓都沸腾了起来,这可是传说中的灵修啊!拥有通天彻地法术的奇人,在场诸人纷纷大叹没有白来一场,有的愚昧平民干脆跪地叩拜起来。

范俊一也是一样,根本就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土系灵修,而且看样子对方的实力很强大,遇到了这样的对手范俊一也很无奈,本来算得上是手到擒来的事被人横插了一脚,不由的脸色有些铁青,说道:“木克土,土系灵门一向在我们木系灵门面前矮一头,你想要挑战我,那就尽管来试试!”

说罢,范俊一一捏指诀,一道青色光芒从掌心放出,到了半空中竟然成了一片荆棘布成的绿网,朝着李文元当头罩来。

李文元不敢硬接,身体下坠像个土行孙一般整个人没入了青石擂台中不见了,那片荆棘绿网直接罩在了空地上,见到这样仙人般的手段全场的老百姓尽皆惊呼出声,就连紫荆国的武者和群臣也不禁动容,一个个眼睛里满是惊骇。这……就是武者与灵修之间的差距!

李文元消失不见,范俊一如履薄冰,紧张的戒备四周,突然间腾空而起,一只手臂从他刚才站立的地方诡异的出现。范俊一腾空而起躲避过了李文元的这一偷袭,瞅准他的手臂就放出了一道术法,木元力化作一道绿藤缠住了李文元的手臂,硬生生的将他从青石擂台里拽了出来。

“哗……”李文元一被拽出来,全场数万人齐声哗然,我倒吸了一口气,这李文元浑身上下都已经变了样子,身上满是深浅不一的沟壑,两米开外的身躯配上一身夸张隆起的大小不一的石块般的肌肉,无不给人一种望而生畏的感觉,此时李文元的样子像极了我们在枯木荒原里遇到的五级血兽变异石猿兽!

“石化术!”苏诺眼中神采连连,赞道:“这李文元很不一般,竟然修成了土系灵门的高级术法,单是境界已经比范俊一的清灵期高了一层……”

“那这么说……”我皱起了眉头,说道:“他已是神动期?”

“不错!”苏诺笑了笑,说话间李文元已经如一个天神般朝着范俊一扑了过去,高大的身躯挟着一股强大的威势如泰山压顶一般。

范俊一彻底慌神了,手里的各式木系法术接连甩出,绿藤、木刺、荆棘绿网、化木术,道道术法撞击在李文元加持了石化术的身体上,都没有伤害到对方,反而直接被李文元以蛮力破去,这小子看样子竟也是灵武双修,武者等级以不亚于初级武尊!

“有意思啊!是个强悍的对手……”我暗暗点头,这家伙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