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xz201389233430--第10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两人各退三步站定,和五倍的初级武君力量硬碰硬竟然平手!势均力敌!

“初级武君?”阮博淳震惊的看着我,满脸不可置信的样子:“不可能!如此年龄怎么会拥有初级武君的实力?”

我不置可否的一笑,刚才我是故意想衡量一下与初级武君的力量差距,结果很满意,我的身体各项素质差不多达到了初级大武师境界,看起来比起其他的初级大武师还要胜出许多!刚才这一击我也失去了出奇制胜的机会,这阮博淳很明显慎重起来,把我当成了同级别的对手。

“再吃我一斧头!”阮博淳怒吼一声,右手的玄铁战斧再次当头劈了下来,这一往无前的气势彷如能将高山一劈两半似的。

刚才我可是没有外放金元力,看准阮博淳的玄铁战斧劈来,精铁枪再次刺了过去,这次枪尖处却是涌出了炫目的金光。

“哧!”意想中的金铁交鸣声没有响起,却发出了一声沉闷的脆响,包裹着金元力的精铁枪竟然将阮博淳手中的玄铁战斧刺出了一个孔洞!

“啊?”阮博淳整个人都惊呆了,他根本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如此不符合常理的事情,比精铁坚硬百倍的玄铁竟然被刺透了!阮博淳这一斧的力道已经被我化解,精铁枪透过玄铁战斧一时间僵持在了我的头顶上,我要的就是这一瞬之机,心念一动石环中又一条精铁枪出现在手中,闪电般就朝着阮博淳的胸口刺去。

“砰!”这惊天一枪刺在了阮博淳的胸口,无坚不摧的金元力登时刺穿了阮博淳的护体战气和战服,在他身上透胸而过。

“你……咕……”阮博淳圆睁着双目,整个人直到倒下死去也没有想明白我另一把精铁枪是从什么地方拿出来的。

“阮博淳?!”莫世生失声惊叫起来,就连他身边的那些师兄弟也没有想到,我竟然在两招之间杀死了拥有初级武君实力的阮博淳。

“好小子!扮猪吃老虎,我还真看走了眼!”莫世生勃然变色,惊声说道:“王准师兄,我们联手杀了他!”

莫世生所说的王准师兄,也就是神木门的那个内门弟子,冷然说道:“区区武君境界,有什么大不了的?看我杀了他……”

王准冷冷一笑,手中捏了一个奇怪的指诀,顿时周围的木元力汹涌的波动起来,我心中一惊一个闪身躲避了过去,扭头一撇间暗道好险,原来刚才所站的地方从地里钻出了手臂粗细的几根绿藤,那几根绿藤满是尖刺就像活了一般朝我横卷过来。

这木系灵门内门弟子果然不是吃素的,这地里生出绿藤的术法我曾见莫世生使过,只是捏的指诀要麻烦许多,单单速度上就落了下乘,更何况王准所发的绿藤法术无声无息,就连这几根绿藤也恐怖灵活多了。

擒贼先擒王!这几根绿藤灵活诡异,在澎湃的木元力催动下能够随意生长,用蛮力是无论如何也破不掉的,只要杀了这个神木门内门弟子王准,法术自然就破了!

一瞬间我就衡量出了结果,挺起长枪朝着王准刺了过去。

“哼哼……”王准嘴角挂上了一丝不屑的冷笑,再次一捏指诀,一道朦朦青光从他的身体里涌了出来,瞬间就把自己笼罩了进去。

“嘭!”我骇然发现,精铁枪刺在王准体外的青光上竟然穿透不过,枪尖陷入了无尽绵软之中却怎么也刺不进分毫了,这是怎么回事?

瞥见身后那几根绿藤如狂蛇乱舞一般纠缠过来,我急忙撤枪往一旁闪避过去,堪堪躲了过去。倏地,一点绿光从王准手中飞了出来,这点绿光我没有防备,闪电般就钻进了我的身体里。

“什么东西?”我失声惊叫起来,只感觉这一点绿光入体后,身体周围的木元力疯狂的朝我身体汇聚过来,我急忙内视。

刚才那点绿光是从我的肩头钻进去的,内视下,那点绿光融入了体内的血管中,在木元力的吸收催化下竟然在我的血管中繁衍生长起来,眨眼间就将那条血管胀裂,而与此同时剧烈的痛苦从我的肩头传来,我扭头看去亡魂皆冒,却见肩头处一簇绿芽钻出了皮肉,并且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生长着。

“哈哈哈哈!中了我的血生木法术,你就等着爆体而亡吧!”王准嚣张的肆意大笑起来。

“喀喇喇……”几条绿藤灵蛇一般将我缠绕了起来,手臂大腿各处瞬间就被缠绕了起来,让我动弹不得。我的心逐渐的沉了下去,血生木法术?好诡异的木系术法!

“王准师兄的木灵盾练到了二层了吧?竟然连初级武君的一击都能够硬挡,师兄真是天资纵横,内门四代弟子中唯王准师兄为马首啊!”一旁的莫世生肉麻的拍起马屁来,周围几个外门弟子连声陪笑,一时间谀辞如潮。

肩头的绿芽翠绿喜人,可我却没有这欣赏的心思,因为随着这绿芽的生长我感觉到了身体那处气血的流失,内视下才发现,这绿芽的生长竟然是依靠吸食体内鲜血的!

好狠毒的血生木法术!一时间我心慌意乱六神无主,恐怕此时放出苏诺和南宫问天等人也无济于事,这王准法术高深,一旁还有六个外门弟子虎视眈眈,甚至很有可能搭上他们的性命。

怎么办?难道要放出灵虎咬死他们吗?

第三百四十五章 内门弟子王准 加更

“呵呵,是不是一个人管你屁事?”我呵呵一笑,心里暗想,人都在我封印环里,等会弄出来吓死你们。“心晨是不是在山洞前面?”莫世生眼中闪过一抹轻蔑,说道:“你守在这里,末世小队想要包场么?自不量力……”

我一怔,这才明白过来,这家伙一定是以为我守在这里是不允许其他人进入的,他还以为月心晨等人都在前面猎杀血兽呢!

我摇了摇头,不置可否的说道:“月心晨在哪里跟你无关,不过……我倒真的没打算放你们过去!”

前面那么多的变异嗜血银狼,还有一头五级的变异嗜血银狼王等着我,那可是数万的积分和金币啊!傻子才舍得拱手送人呢,更何况这是位列猎杀排行榜第二位的神木小队,更不应该放他们过去了。

“呵,不自量力的东西!”莫世生眼睛微阖,邪邪笑道:“阮博淳,杀了他!”

“是!”阮博淳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拎着两柄玄铁铸成的战斧一步步的走了过来,看待我的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这么看不起我?”我嗤笑起来,抖了抖手中的精铁枪,虽然玄铁比起精铁强了百倍,但是能够收发金元力的我来说就是用一根木棍我也能在他的玄铁战斧上戳个洞!

“来吧大个子!用你的两把大斧头弄死我吧!”我充满挑衅的大笑起来。

“找死!”看到我张狂的样子,阮博淳怒喝一声就扑杀过来,那巨大的身体带起一股罡风声势骇人,初级武君的实力可是不容小觑!

这阮博淳很显然是力量型的进攻方式,单看他这对数百斤重的玄铁战斧就能一眼看出,普通人别说用了,就是拎也拎不动这两柄玄铁战斧。

金元力锤炼我的身体,让我身体坚韧的同时各项能力也在逐步缓升,要是按照单纯的身体实力来说,我差不多是初级大武师的境界。初级大武师中级大武师高级大武师再到初级武君,我与阮博淳之间差了三级,看对方有了战气护体,很显然修炼到了四级战气,四级战气练成全身将形成护体战气,而且作用在武器上的战气可以外放发射出去一段距,也就是说阮博淳能够发挥出自身五倍的力量。

我是三级战气二叠之境,能发挥出七倍的身体力量,不知道比起阮博淳的五倍初级武君实力又如何呢?

我心中起了对比一下的念头,看到阮博淳厚重如山的玄铁战斧当头劈来,默运体内力量挺枪刺出,看到我不闪不避反而硬顶,阮博淳露出了残忍的笑容。“锵!”精铁枪的枪尖刺在了阮博淳的玄铁战斧斧刃一点,发出了一声金铁交鸣的居响,而一股大力从玄铁战斧和枪尖处传来,我和阮博淳都被一股大力震退了出去。

两人各退三步站定,和五倍的初级武君力量硬碰硬竟然平手!势均力敌!

“初级武君?”阮博淳震惊的看着我,满脸不可置信的样子:“不可能!如此年龄怎么会拥有初级武君的实力?”

我不置可否的一笑,刚才我是故意想衡量一下与初级武君的力量差距,结果很满意,我的身体各项素质差不多达到了初级大武师境界,看起来比起其他的初级大武师还要胜出许多!刚才这一击我也失去了出奇制胜的机会,这阮博淳很明显慎重起来,把我当成了同级别的对手。

“再吃我一斧头!”阮博淳怒吼一声,右手的玄铁战斧再次当头劈了下来,这一往无前的气势彷如能将高山一劈两半似的。

刚才我可是没有外放金元力,看准阮博淳的玄铁战斧劈来,精铁枪再次刺了过去,这次枪尖处却是涌出了炫目的金光。

“哧!”意想中的金铁交鸣声没有响起,却发出了一声沉闷的脆响,包裹着金元力的精铁枪竟然将阮博淳手中的玄铁战斧刺出了一个孔洞!

“啊?”阮博淳整个人都惊呆了,他根本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如此不符合常理的事情,比精铁坚硬百倍的玄铁竟然被刺透了!阮博淳这一斧的力道已经被我化解,精铁枪透过玄铁战斧一时间僵持在了我的头顶上,我要的就是这一瞬之机,心念一动石环中又一条精铁枪出现在手中,闪电般就朝着阮博淳的胸口刺去。

“砰!”这惊天一枪刺在了阮博淳的胸口,无坚不摧的金元力登时刺穿了阮博淳的护体战气和战服,在他身上透胸而过。

“你……咕……”阮博淳圆睁着双目,整个人直到倒下死去也没有想明白我另一把精铁枪是从什么地方拿出来的。

“阮博淳?!”莫世生失声惊叫起来,就连他身边的那些师兄弟也没有想到,我竟然在两招之间杀死了拥有初级武君实力的阮博淳。

“好小子!扮猪吃老虎,我还真看走了眼!”莫世生勃然变色,惊声说道:“王准师兄,我们联手杀了他!”

莫世生所说的王准师兄,也就是神木门的那个内门弟子,冷然说道:“区区武君境界,有什么大不了的?看我杀了他……”

王准冷冷一笑,手中捏了一个奇怪的指诀,顿时周围的木元力汹涌的波动起来,我心中一惊一个闪身躲避了过去,扭头一撇间暗道好险,原来刚才所站的地方从地里钻出了手臂粗细的几根绿藤,那几根绿藤满是尖刺就像活了一般朝我横卷过来。

这木系灵门内门弟子果然不是吃素的,这地里生出绿藤的术法我曾见莫世生使过,只是捏的指诀要麻烦许多,单单速度上就落了下乘,更何况王准所发的绿藤法术无声无息,就连这几根绿藤也恐怖灵活多了。

擒贼先擒王!这几根绿藤灵活诡异,在澎湃的木元力催动下能够随意生长,用蛮力是无论如何也破不掉的,只要杀了这个神木门内门弟子王准,法术自然就破了!

一瞬间我就衡量出了结果,挺起长枪朝着王准刺了过去。

“哼哼……”王准嘴角挂上了一丝不屑的冷笑,再次一捏指诀,一道朦朦青光从他的身体里涌了出来,瞬间就把自己笼罩了进去。

“嘭!”我骇然发现,精铁枪刺在王准体外的青光上竟然穿透不过,枪尖陷入了无尽绵软之中却怎么也刺不进分毫了,这是怎么回事?

瞥见身后那几根绿藤如狂蛇乱舞一般纠缠过来,我急忙撤枪往一旁闪避过去,堪堪躲了过去。倏地,一点绿光从王准手中飞了出来,这点绿光我没有防备,闪电般就钻进了我的身体里。

“什么东西?”我失声惊叫起来,只感觉这一点绿光入体后,身体周围的木元力疯狂的朝我身体汇聚过来,我急忙内视。

刚才那点绿光是从我的肩头钻进去的,内视下,那点绿光融入了体内的血管中,在木元力的吸收催化下竟然在我的血管中繁衍生长起来,眨眼间就将那条血管胀裂,而与此同时剧烈的痛苦从我的肩头传来,我扭头看去亡魂皆冒,却见肩头处一簇绿芽钻出了皮肉,并且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生长着。

“哈哈哈哈!中了我的血生木法术,你就等着爆体而亡吧!”王准嚣张的肆意大笑起来。

“喀喇喇……”几条绿藤灵蛇一般将我缠绕了起来,手臂大腿各处瞬间就被缠绕了起来,让我动弹不得。我的心逐渐的沉了下去,血生木法术?好诡异的木系术法!

“王准师兄的木灵盾练到了二层了吧?竟然连初级武君的一击都能够硬挡,师兄真是天资纵横,内门四代弟子中唯王准师兄为马首啊!”一旁的莫世生肉麻的拍起马屁来,周围几个外门弟子连声陪笑,一时间谀辞如潮。

肩头的绿芽翠绿喜人,可我却没有这欣赏的心思,因为随着这绿芽的生长我感觉到了身体那处气血的流失,内视下才发现,这绿芽的生长竟然是依靠吸食体内鲜血的!

好狠毒的血生木法术!一时间我心慌意乱六神无主,恐怕此时放出苏诺和南宫问天等人也无济于事,这王准法术高深,一旁还有六个外门弟子虎视眈眈,甚至很有可能搭上他们的性命。

怎么办?难道要放出灵虎咬死他们吗?

第346章 祸福相依

“桀桀,小子不要徒劳挣扎了!中了我们神木门的血生木法术,你就等着全身长草爆体而亡吧!”莫世生得意的阴笑起来,又不失时机的拍了王准一个马屁:“王准师兄一定能够在这次内门弟子大赛中夺得魁首,有王准师兄这样天赋惊人的儿子,长老一定会很高兴的……”

“嗯!”王准眼中的一丝得意一闪即逝,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这血生木法术极为损耗元力,不过你们几个只要表现好加入内门也会有机会学到的,好好表现哦……”

“那是自然……”身旁莫世生等人再次奉承起来。肩头处的绿芽已经生长的成型了,而且有几处皮肤再次钻出了几根绿芽,血生木的法术实在是太恐怖了!到底怎样才能破解掉呢?由卝文卝人卝书卝屋卝整卝理

蓦地,我心念中灵光一闪,金元力也贮存于我体内,不知能否将这血生木的法术破解掉呢?

想罢就做!内视下,我运转双臂经脉中的金元力朝着生长出绿芽的身体部位涌了过去。这绿芽在我的血管经脉中其实也只是以木元力的形式存在的,感觉到汹涌的金元力攻来,这些木元力仿佛感觉到了天敌一般,竟然沿着我的经脉逃走了!

咦,真的有效果!我心中大喜,再次凝神调转金元力追击“凶手”,体内经脉相通,这木元力狡猾的像条鱼一般凝成了一小束青光,从肩头的经脉朝着其他经脉逃去,而凝为实质般的金元力紧追不舍,恐怕一追上就能把这束青光吞噬殆尽。

我悄悄看去,肩头等部位的绿芽消失了,失去了木元力支撑这法术也就破了,只是体内的那束木元力可不能放弃,一旦停下来很难保证会不会再次生长起来。我一边故作挣扎一边凝神调动体内的金元力追击,这一番争斗是外面看不见的,但却是凶险万分!

这束木元力凝成的青光“狡猾”的在我体内经脉四处流窜,一遇到金元力追击就仓皇逃走,仿佛有灵性一般。青光游走逃窜的经脉都在我的双臂间,而这双臂处的二十四条经脉恰巧是入微九叠彻底贯通的二十四条,贯通十二条则能够达到入微一叠之境,贯通二十四条则可以达到入微二叠之境。

金元力在这二十四条经脉中凝如实质,就像混入了血液中一般的粘稠,此刻这二十四条经脉中的金元力全都被我调动起来,朝着这束青光包围剿杀过去。感觉到灭门之灾,这束青光在逃到了第二十五条堵塞的经脉处停了下来,稍作停顿之后,这束青光竟然诡异的朝前钻了起来,第二十五条经脉的堵塞就像清淤一般逐渐被青光打通。

“嗯?”我惊疑起来,金元力难以打通的淤塞经脉这束青光竟然可以顺利的打通?这真是太不可意思了!

我狂喜的想到,如果说我用金元力追赶紧逼着这束青光的话,那是不是它就能够帮我打通这些淤塞经脉呢?彻底贯通三十六条经脉,则能达到入微三叠之境!贯通四十八条经脉,达到入微四叠之境!六十条经脉,达到入微五叠之境……

贯通了全身的一百零八条经脉的话,我就能够达到入微九叠大成!九叠之境,发挥出自身十倍的力量!十倍的力量哇!!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谁能想到被那王准的一个血生木法术,竟然能够被我察觉出如此妙用?这实在是天意了……

假如说我只能像普通灵门弟子,比如说苏诺他们一样从单一的经脉中吸纳元力,那么我将不会做到这一步!而我做到了,因为金髓塑体让我身体各个部位都可以吸纳金元力,手、足、头、胸腹、后背甚至……屁股……

假如说我没有强悍的精神力,没有内视能力发现血生木法术在体内肆虐的话,我完全将束手无策的等死!而我做到了,有了内视能力我指挥着经脉中的金元力剿杀着这“外来者”……

成功不是侥幸!发现仅仅是偶然!

我浑身都在兴奋、激动的剧烈颤抖着,而这一切看在王准和莫世生他们眼里却是更让他们得意,他们认为我这是在忍受着极端的痛苦。不错,我承认血生木法术的神奇诡异,但是在有了金元力这一克星后,一切威胁全都迎刃而解。

我放缓了金元力追击的脚步,让金元力在那束青光后不紧不慢的追赶,就像驱赶羊群的牧羊犬一般的悠然自得。为了不被王准他们瞧出破绽,我不时挣扎几下,间或发出几声“哦……哦……哦也……哦买噶”之类的呻吟,因为身体外全都缠满了绿藤他们看不出我身体的变化,听着我似痛似爽的呻吟,几人嚣张得意的大笑起来。

羊群……哦不,是那束青光,那束青光在金元力的驱赶下拼命的挖掘着淤塞的经脉,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为了不被金元力吞噬,它卯足了劲的干!而我的经脉,也在这疯狂的木元力的开掘下逐渐贯通……

第二十五条经脉,唰!通了……

第二十六条经脉,唰!也通了……

第二十七条经脉,唰!又通了……

第三十六条经脉,通了……继续挖!继续通!给老子使劲通!我心里爽歪歪的不得了,口中的呻吟声更大,短短一小会功夫竟然就打通了十二条经脉,三十六条经脉贯通,此时的我赫然进入了入微九叠的三叠之境!三叠四重劲!

暴风雨能来的更猛烈一些吗?我一边暗爽一边心中虔诚的祈祷,那束青光继续为了“活命”而清理淤塞的经脉逃亡,打通经脉的工作继续中,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

“咦?王准师兄、莫师兄,这小子怎么还不死呢?”就在我爽歪歪不得了的时候,莫世生身后的一个家伙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纳闷的问了起来。

“是啊!邪门了,这小子怎么能撑这么长的时间?”王准和莫世生面面相觑,一时间搞不清状况了。

此时我的经脉已经打通到第四十六条经脉了,还差两条经脉我就可以贯通四十八条经脉达到入微四叠之境,四叠五重劲!

“该死!”我心中暗骂,内视下那束木元力凝成的青光在连续不断的“清淤工作”中也已经缩小到了豆粒大小,恐怕王准他们没有发现异常也无法打通第四十七条经脉了。

我心思电转,突然破口骂道:“王准我去年买了个表的,你有本事再给你张扬爷爷我发一道血生木法术啊!我还能撑,我还……死不了,哇,好痛……好痛……有本事你再来,你没本事你就是乌龟王八蛋的孙子小小乌龟王八蛋……”

“操!”王准被我气得七窍生烟鼻子都歪了,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愤然道:“好小子,敢情刚才的力道还不够哇!我不让你全身开遍鲜花我王准就不姓王了我……”

—文—王准气呼呼的捏了个指诀,又是一束青光朝我疾射而出,闪电般钻进了我的身体里。

—人—“哦也……我去年买了个表的,好痛……好痛!”我故作疼痛的嘶声大喊起来。

—书—“嗯?他说的我去年买了个什么?”王准眨巴了眨巴小眼,一脸茫然的看着周围同样一脸茫然的莫世生他们几人。

—屋—“呃,不知道!”莫世生皱起了眉头,愕然道:“我去年买了个表,好像是‘表’……这‘表’是啥玩意?”

“wqnmlgb!”我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翻译道:“我去你妈了个逼!”

“好小子!好小子!”王准气得浑身颤抖,脸色惨白的看着我:“莫……莫世生,待会把这龟孙子的尸体碎尸万段!”

第347章 破敌

“扑通……”在发出一声无力的惨嚎后,变异嗜血银狼王如小山般的身躯轰然倒地,一枪击杀,死的不能再死了!

“老大,好样的!”覃风几人兴奋的大声叫好,手底下的力气也无形中增加了几分。用了近乎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才将这片地下小广场里的变异嗜血银狼群全部斩杀,战斗虽然激烈凶险,但是战果也是十分丰硕的。又用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才把这一地的尸体清理完,尸体脑中的晶核统统都挖了出来。

数千枚绿色晶核堆积如山,最顶上那枚红色晶核格外醒目,这些晶核能够换到数万枚金币,比我们上趟枯木荒原之行收获还要丰富。虽说莫世生的神木小队实力大减,可是我们丝毫没有掉以轻心,谁知道莫世生会不会做出什么其他举动,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还有十来天就到了颁奖期限,这个第一我们稳拿了!

对于莫世生和王准两人的逃走,其实我的心底很担忧,且不说莫世生太武城城主之子的身份,单是那什么神木门就不是好相与的,灵门对于世俗来说可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我把顾虑向苏诺一说,苏诺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师弟你多虑了,只要那个内门弟子未死,那神木门就不会大动干戈的追杀你!单凭几个外门弟子是不足挂齿的,只是你修炼了金元力一事却是木元星的大忌,恐怕王准他们会在这上面大做文章,以后你还是尽量小心行事……”

我点了点头,纳闷道:“师兄,为何木元星和金元星这么敌对?”

“五行各有克制,因为五行元力的特异性,所以木系灵门中人始终在金系灵门中人面前矮一头,金克木的本质让木系灵修者永远处于挨打的境地,所以金元星和木元星之间根本就没有传送通道,一旦有金系灵修者出现在木元星上,就会遭到群起而攻之!”苏诺语气有些沉重,一脸担忧的说道:“这也是我让你多加注意的原因!不过你是我水系灵门中人,那些金系灵门中人知道了也就不会明目张胆的攻伐你……”

“五行克制?”我皱起了眉头,如果这么说的话,那我以后可真的要小心一些了,我岂止是金元力修炼,我全身还都是金元力的祖宗金髓所化呢!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这是五行相生……”苏诺解释道:“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这是五行相克的特性!”

“你小子可真是怪胎,同时能够修炼两种五行元力的人我可是从未听说过!”苏诺笑道:“至于你所说的木元力打通经脉一事不算什么奇怪的!木元力代表生命和绿色,你说的那个王准被你刺在胸口一枪未死,就是因为他用了特殊的木系法术保住了一条命,木元力在人体内打通经脉是最合适不过的了,所以你能够极端的时间内打通这么多的经脉!”

“原来是这样!”我这才恍然明白了过来,灵门中人广纳天地元力于丹田气海,最终凝出五行种子,经脉对灵修者来说根本就用不上,哪有人愿意浪费时间用元力来开拓经脉呢?恐怕能够用金元力驱赶木元力开拓经脉的人我是破天荒第一个了。

经过二层的那个入口,我们地下深入了一层来到了恶灵山洞的第二层。进入二层没多久就遇到了一只硕大的蜘蛛,这蜘蛛有牛犊般大,长相怪异不说浑身坚硬如铁,那一身银色的甲壳一般人还真的伤不了它。这大蜘蛛就是恶灵山洞二层的血兽变异银甲蜘蛛!

虽然和变异嗜血银狼同样是三级血兽,但防御力不是变异嗜血银狼可比的,好在我那无坚不摧的金元力可以外放,灌注到精铁枪中几乎是一枪刺死一只。这变异银甲蜘蛛行动太慢了,根本就是个活靶子。

“你们看,这里到处都有开采过的痕迹,看着石壁间的黑色矿石……”苏诺指着一大块凹进去的石壁说道:“那就是玄铁原矿,看来这里果然是曾经的矿石开采地!”

“这样的石头我在一层也注意到了,只不过很明显没有这里的多啊!”我点了点头,说道:“这矿洞难道是越往下层矿石材料越多?”

“是的,玄铁、赤铜、秘银、精金,这些都是炼器的材料,俗世间各大武门也用其制作成神兵!听师傅他老人家说过,还曾经有灵门中人在这里找到过五行灵石呢!”苏诺看我一脸感兴趣的样子,加了一句:“水灵石对我们来说即是启动传送阵的物品!其他的还有土灵石、木灵石、金灵石、火灵石,灵石是五行元力亿万年形成的,一颗小小的天然灵石中所蕴含的五行元力是十分恐怖的!如果能在这里找到一两块水元力充裕的灵石,那我就能够用灵石启动传送阵了!”

我闻言一震,心里兴奋起来,苏诺的那几块灵石正是水灵石,只不过里面的元力都被我那未曾谋面的师傅师伯们耗尽了,苏诺灌输了五百多年的水元力也没有灌满可见天然灵石的吸纳量有多么巨大。利用传送阵找到地球的功法星辰河图我已经深深印在脑中,只要能够找到水灵石,我就能立马开启通往地球的传送通道,到时……

“大家快走吧!我都等不及了……”头一次见我这么猴急的样子,大伙都善意的哄笑起来,一行人在恶灵山洞二层展开了探险。

……

恶灵山洞的二层比起一层面积小了许多,二层的千余只变异银甲蜘蛛用了小半天的时间被我们清理掉了,幸运的是这二层也有一只变异银甲蜘蛛王,五级的血兽,力量速度还有甲壳的硬度都是普通变异银甲蜘蛛的数倍,只不过面对我九倍力量外放下的金元力,这变异银甲蜘蛛王也逃脱不了一枪爆头的命运。

猎杀了这么多的血兽我们末世小队的积分已经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字,相信回到猎杀组织报到处,不知要惊掉多少人的下巴。苏诺的话给了我杀戮的动力,金币、积分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寻找灵石成了我在恶灵山洞中最主要的目的,可是我们在这偌大的二层,也仅仅只是找到了少许的赤铜和秘银,更高一级的精金却一点都没有发现,更何况是灵石了,看来想要有新的发现就要再下一层了。

一进入恶灵山洞三层,一个黑影就从头上拢了过来,那是一只身长五公尺,高三公尺的怪物,鹰头狮身,背后一对钢骨铁羽伸展开来足有近十公尺,看起来威猛狰狞,正是恶灵山洞三层的血兽变异恶灵狮鹫!

“小心,这是四级的血兽!”南宫问天大声示警道,语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