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xz201389233430--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被冰冻了100年》全集【精校版】

作者:瓶子里的铃铛


第1章 苏醒

我推开身上的容器盖子,醒来就发现我身处于一个破旧的类似于实验室一样的地方,到处都是灰尘、蜘蛛网……

“有人吗?这是什么鬼地方?”身体上未着寸缕,我心底毛骨悚然,情不自禁的大叫,可是只有传来的我的回音,还有扑簌簌掉落的灰尘……

我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了这里,我记得我因为钓虾岛的事件心生气愤去京都杀了RB大使而被判了死刑,为什么没有执行死刑呢?

我就这么赤裸着身体站在这间看起来好多高科技但是却破旧的实验室里,思考着,我头好痛……

噢!想起来了,我记得判决之后我就在牢房里吃了最后的一顿晚餐,接着有两个穿着白衣服的人来到牢房给我打了一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为什么醒来我就在这里?人呢?

实在是想不起来了,我的脑子一片浆糊,头疼欲裂,身体也出现了恶心不适的情况,而此时“咕咕”乱叫的肚子告诉我,我好饿……

这间肯定是实验室了,很多高科技的仪器我看不懂,但是我看到墙边有很多很多矗立着的柜子,而我就是从其中一个柜子里走出来的,我细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20个。

这些银白色的柜子上面都是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而我看到,柜子里面竟然是一具具腐烂的尸体,妈呀,吓死我了!

好不容易稳定了心情,我逐一看了过去,从第一个柜子开始腐烂的程度最深,越往后越浅,而我出来的柜子是最后一个位置上亮着红灯的一个,而我旁边的柜子里,一个中年男子的尸体浑身赤裸的躺在里面。

“滴……”一阵细微的电子声响起,终于越来越弱了,我才发现我的柜子上亮的红灯逐渐的变弱,最终没有了声息。

随着“啵”的一声微弱电子声后,实验室里陷入了黑暗之中,原来这间实验室的备用电源耗尽了,陷入了深深的黑色中,我的心又不由自主的打起了鼓。

沉寂在黑暗中我就这么呆呆的抱膝坐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思考,总是要出去的,出去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而我打量了四周,赫然发现门就在不远的地方,那是一道密封门。

等等!这么黑暗的地方,我怎么能看到周围的一切呢?我确认这间是密封的房间,而随着备用电源的耗尽没有任何一丝透亮的物体,而四周触目可及的一切,让我清晰的看在眼里。

我大脑顿时再次陷入了当机,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能力?

我站起身来,四处寻找着一切可以解谜的东西,除了在柜子上看到了我的名字“张扬”和一个编号“H9527”之外,还有角落里一具骨架旁散落的一些笔记本和资料文件。

2012年9月10日,15点30分。

我和刘明教授接手了第十七批死囚,共计20人,开始为期1825天的人体冰冻实验,上一批365天成功的20个冰冻实验体仅存活七人,希望这一批实验体的存活率能高一些,这样可以继续我们下一步的M计划。

这是我打开的日记本的第一页记录的内容,我情不自禁的看了下去。

2012年9月11日,10点20分。

编号H9508——H9527实验体顺利入厢,这次注入最新型也是副作用最为微小的冰冻针剂,20名实验体成功进入冰冻期,开始为期五年的冰冻实验,而我将是负责这批实验体生命体征监控的人选,可怜我刚出生三个月的女儿,你要五年见不到爸爸了,可是,为了祖国的一切,我毅然决定坚守在这里。

2012年10月1日,8点整。

今天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刚和老婆通完电话,她们都在孩子外婆家,我很放心,因为今天RB宣布要和朝国开战,作为我身处的国家我肯定也会陷入战争中,而老婆告诉我,国内的宣战声音极高。

2012年11月18日;9点。

战争爆发了一个多月终于结束了,听老婆说朝国在RB投了一颗原子弹,面对这样疯狂的国家谁都不敢再战斗下去了啊,而朝国也死了很多人吧?这可恶的战争。听说国内很混乱,物价疯涨,幸亏我是国家公职人员,否则她们娘俩还真难以生活啊。

2012年12月29日,15点。

听说暂时休战后的RB在M国的帮助下又要进行第二次侵略袭击,而这次RB则在研制生化武器,联合国禁止使用核武器,那朝国这次要玩完了。

2013年2月10日,9点。

今天是大年初一,老婆刚打来电话,本该团团圆圆的过新年,可我要在这实验室里坚守岗位,观察这些该死的实验体。老婆打电话说RB那边研制的生化武器出了失误,RB国内流传了一种奇怪又恐怖的病毒,现在全国都戒严封锁了,严防这种病毒混入国内,国内的媒体对此报道不一。

2013年2月15日,6点。

这么早老婆就给我打来了电话,国内竟然流入了这种可怕的病毒,据说被病毒感染的人会有一些狂犬病的征兆,而他们会疯狂的咬人继而传染这种病毒,被咬过的,无一幸免。希望老天保佑我的妻子和孩子。

2013年2月20日,9点。

和妻子断了五天的通讯,今天终于再次联系上了,得知她们娘俩没事就好,我都想脱掉这身实验服冲出实验室去找她们了,可是外面有把守的军人,这里是国家实验室,不能乱来的。老婆说,国内的病毒感染极为迅速,目前不知道死亡了多少人,有多少人被感染,而妻子她们被政府军集中了起来,有军队的保护,我很放心。听说,全球都有很多地区不同程度的感染这种病毒,该死的RB人!!!

2013年4月1日,8点。

和我的妻子失去联络这么多天了,希望她们娘俩能够平安。基地刚才下达了戒备通知,说我们上面的军队基地被感染病毒的人围困袭击,不过我不担心,身处地下百米深处的国家实验室很安全,虽然是二级戒备,但是我相信我们能挺住的。

2013年4月7日,12点。

今天刘明博士召集我们开会,我才知道我们面临的多么严峻的情况,我们实验室的地面上已经遍布感染体,整个国家实验室已经和外界的军队联络不上,这样来说我们就是孤军奋战了,开什么玩笑?我们只有几十个科学家和一百名值守的特种军人,刘明博士的意思是说我们要做好长期奋战的准备,基地一级战备启动。

2013年7月18日,1点。

基地里的口粮和饮水已经不够我们这么多人食用了,听说今天上去寻找食物的第二小队军人仍旧没有回到基地,很可能是遇到不测了。好饿,今天就只吃了一根火腿肠,我忍不住,真想把剩下未来七天的口粮都吃掉,我还有10根火腿肠,七天就靠这些了。我真想给自己打一针冰冻剂冰冻起来。我的妻子,我的女儿,你们还好吗?

2013年8月10日,13点。

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写日记了,基地里不知被哪个该死愚蠢的人打开,引进来一些感染体,刘明博士他们被这些恐怖的怪物扑倒的样子现在还在我眼前回旋,而此时这些可怖的家伙就徘徊在我的门前,我把密封门关上了,哈哈!他们总不知道密码是80613我妻子的生日吧!老婆、女儿,不知道你们还活着吗?反正我是活不久了,现在我好饿,我出不去,笔都拿不动了……

算了,不写了,我想睡一会……

后面再也没有了新的日记,我拿着日记本的手不自禁的簌簌发抖,地上那具尸骨,想必就是日记的主人了,这个可怜的科学家,活生生的饿死在了这里。

第2章 废墟城市

我缓了好半天才缓过劲来,这么说,我是作为死囚犯被弄到这里当做了冰冻实验体,进行为期五年的冰冻实验。

难道说?我真的被冰冻了五年吗?既然是五年,那为什么这里的一切成了这个样子?看着眼前的一切,我心底越来越冷,越来越冰凉,腐烂的尸骨,尘封的实验室,这一切告诉我,时间不会过去了五年那么短,也许是10年,也许……

我不敢再想象下去!根据尸体腐烂的程度和这里的一切,我不知道我在冰冻实验下沉睡了多久。但,既然我醒来了,我就要继续的生存下去!活下去,才能知晓所发生的一切。

外面会发生那么严重的病毒感染,世界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日记里所说的那些恐怖的感染体会不会还在外面徘徊呢?反复思考挣扎了半天,我最终狠下了心。不管了,我只知道我的肚子好饿,给我一头牛我都能烤了吃下去!

我瞥到了一侧的密封门,这里就是我的出路!我现在就要出去!

从实验室里找到了破败腐朽的一件衣服套在身上,我摸到了密封门前,一侧有一块输入密码的号码板,擦拭掉上面的浮尘,输入了日记本上的那一串密码80613。

千万要成功,千万要成功!我紧紧的盯着密封门,心底在不住的祈祷。

“喀拉拉”……一阵机械声响起,密封门动了,缓缓的向两侧开启,扑簌簌的灰尘掉落下来,我连忙用胳膊遮住了脸,防止跌落的灰尘迷了眼睛。

机械响声戛然而止,密封门开了一半终于由于电力不足不动了,我连忙闪到一边,警惕的注意着一切动静。密封门外吹进来一股新鲜的空气,我情不自禁的深吸了两口。门外没人,很安全,一片寂静。

走廊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腐朽的尸骨,我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察看,从破败尸体上腐烂的军服可以看出这些多数都是军人。我心里惊喜,因为我发现,尸骨旁边有冲锋枪,连忙捡了起来,拿到手里却傻了眼,除了军工塑料的手柄,枪管处都生锈了,我扣动了一下扳机,“啪嗒”锈迹斑斑的扳机却掉到了地上。

捡起另外的两把手枪,也是一样,仿佛博物馆里的陈旧货,中看不中用了。

幸运的是,我在一具死尸的军靴上拔出了一把军用匕首,试了试刀刃,果然好钢就是好钢,虽然刀柄有一些腐蚀,但是刀刃仍旧很锋利,勉强用来防身了。

一路小心翼翼的沿着通道走,只有地上一些腐烂尸骨,没有发现任何一个活物,更没有日记中所说的感染体。

地下实验室很庞大,通道两侧的房间我没有耐心去查探,我只想着尽快的脱离这个鬼地方。沿着通道一路前行,各处都是大门洞开,如果再有一处门关闭,那我可就要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哭都没处哭去了。

通道尽头是一个电梯,绕过电梯口的几具残骸我进了电梯里,傻眼了!地下实验室已经没有电力维持,这座电梯怎么还能运行呢?

爬上去吧!无奈之下只能做了这个决定,搬了些杂物站在上面,我用匕首撬开了电梯顶部,上面是细长的缆绳直通到顶。咦?这里有消防梯,在电梯通道的石壁上,有一条铁梯直通上面,看来,能省一些力气了。

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期间休息了三次,我在用了约一个小时候终于从上百米的消防梯爬了上来,顶部的建筑已经成了废墟,梯口直接就暴露在了阳光下。从实验室里爬出来,四肢再也无力支撑身体,我大口喘着气躺到了地上。

摆脱了过度耗力后头晕的症状,我缓缓睁开了眼睛。天,好蓝!丝丝白云飘荡在蓝天上,空气清新的让我不自禁的联想到了美丽的西城,那里也是这般的蓝天白云。国家实验室该不会是建设在偏远的西城吧?我脑子不禁涌起这样的念头。

站起身来,环顾四周时,我却呆住了,眼前是一片破败的景象!四周的景象是残垣断壁,一栋栋倒塌破损的高楼大厦,废弃的生锈汽车,我身处于一座废墟般的城市中,起码这里曾经是一座城市。只不过眼前的一切都仿佛蒙上了一层灰色,整座城市一片荒凉,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

火烧过的街道,破损遗弃的旧汽车,裂开的道路上有着厚厚的尘土和散落的石块,街道上的一些不知哪个部位的尸骨。

国家实验室上面是一座军事基地,而我爬出来的消防梯,则直接处于这座城市的边缘,此时的我,就站在一条不知名的街道上。眼前的一切仿佛电影般中的末世景象,而我,则成了电影中的主角,我情愿这一切是个梦。

破旧的城市废墟,没错,这就是一座废墟城市,一座废都!我看到了昔日熟悉的银行,从名字上我才知道,原来这里竟然是我家乡不远的城市SD省JN,曾经北方大省的省会城市。

我悲哀的笑了,这座城市已经成了死城,它像一个吞噬生命的怪兽张着大嘴,我无力的迈步向前走去,不是身体的无力,更多的是从心底。

“有没有人!妈的!有没有人啊!”我扯开喉咙放声大喊着,泪水不自禁的沿着脸庞滑下,我无助的像疯子一般的大喊着,沿着破损的街道前行:“人都死哪里去了?出来啊!出来啊!”

“出来啊……”“出来啊……”空旷的回音在昔日的高楼大厦间回荡,我的声音显得那么的孤单无助。

真是可笑!我想起了观棋烂柯这个成语的主人公王质,去打柴时,他看到一童一叟在溪边大石上正在下围棋,于是把砍柴用的斧子放在溪边地上,住足观看。看了多时,童子说“你该回家了”,王质起身去拿斧子时,一看斧柄已经腐朽了,磨得锋利的斧头也锈的凸凹不平了。王质非常奇怪。回到家里后,发现家乡已经大变样。无人认得他,提起的事,有几位老者,都说是几百年前的事了。原来王质石室山打柴误入仙境,遇到了神仙,仙界一日,人间百年。

而我呢?我他妈幸运的冰冻了若干年,醒来发现留给我的是一个破败的世界,我是这里最后的生命吗?如果是,那太可悲了……

颓废的我仿佛融入了这座废墟般的死城,我就这么走着,不住的寻找周围的一切。曾经的道路两旁的绿化树木已经长成了一颗颗参天大树,我就走在道路的阴凉里,也不用担心头顶的烈日。

这个季节,是夏季,一如以往的炎热,只是没有了城市里的喧嚣和大气污染的空气。

“是谁?有人吗?”蓦地,前方街道尽头传来一个空罐子被踢走的声音,当啷啷的易拉罐滚在寂静的道路上,划破了这里的沉寂,我圆睁着大眼向声音传出的方向望去,带着心底的一丝期盼惊喜的喊着:“是谁在那里!?”

回应我的只有一片沉寂……

没有人?我迟疑着向前走着,为了保险起见,我手里紧紧攥着那把军用匕首,小心的向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过去,一边走一边大喊:“有人吗?是谁在那里?”

“吼!”耳后生风,低沉的类似野兽般的低吼在我身后响起。糟糕,不好!显然我是遇到了偷袭,大惊之下的我转身的同时把手里的匕首用力向身后划去,“噗”的一声匕首入肉,我被袭击了,但是我也用刀捅到了对方。

第3章 首遇丧尸

随着一股惯性加上我身体无力,袭击我的家伙很轻松就把我扑倒在地。是什么人要袭击我?趁着摔倒之机我才看清了对方,看清之后我只感觉毛骨悚然,一股凉气从脚下浸染了全身。这是一张恐怖的脸,一张恐怖的脸近在咫尺,大张着嘴低吼着要向我咬来。

是感染体!不用多想我就知道这个东西的身份了,匕首插在它的身体里一时抽不出来,看到它咬来的嘴巴我只好抬手遮挡,锋利的牙齿咬在我的胳膊上,传来一股剧痛。

“啊……”大喝一声,我鼓起劲一脚把它踢了个筋斗,捂着受伤的左手臂我站了起来,簌簌发抖的看着眼前的感染体。

灰色的皮肤上遍布血丝,身体未着寸缕,猩红色的眼睛带着嗜血的光芒看着我,嘴里的牙齿极为锋利,它舔了舔嘴唇上的血丝,一脸的回味之色,发出嗬嗬的吼声。

眼前的仿佛少年般体型的感染体和昔日看过的电影里的丧尸的身影重合,只是有些不尽相似之处,那就是眼前丧尸的手臂狭长,手指和脚趾都长出来好大一截。

这个少年体型的丧尸胸腹被我的匕首划开了一道大口子,露出了里面青色的内脏,就连流淌出来的血液也是黑红色的。它瞥了一眼我手里的匕首,再次扑了上来。

那一刹那我看出它看我手里匕首的畏惧之色,面对着再次扑上来的丧尸,我只能再次举起了匕首。

身体再次被丧尸扑倒,它锋利的指甲很快把我围在身上腐朽的衣服划开,手臂也瞬间被抓伤了多处。我用一只手顶住了它的脑袋,不让它咬到,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了!一咬牙匕首顺势就捅在了丧尸的脖子上,用力一拉,丧尸半边的喉咙被我割开,黑红粘稠的血液顿时溅了我一头一脸。

黑红的血液从丧尸的喉咙处“汩汩”的冒了出来,被划断的气管处发出嘶嘶的声响。一脚踢开身上的丧尸身体,我连滚再爬的闪到一边大喘着粗气,丧尸抽搐着身体,脑袋诡异的向后耷拉着,这一刀用尽了我最后的力气,丧尸脑袋几乎被我切下。

眼见丧尸活不成了,解除危险的我也终于脱力委顿在地,一动也不想动。刚才从地下实验室爬上来就几乎用了所有的力气,这一番垂死挣扎已经是我的底限。

刚刚大喘了几口气,突兀般响起的几声低吼让我瞬间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听这声音就知道,丧尸再次出现,而且,不只一个。果不其然,很快,我就见到了从四面八方围过来的十几个丧尸的身影。

完了完了!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算了,放弃吧!我实在没有力气了,让我醒来干嘛?一直沉睡下去多好,起码也不会这么痛苦,我已经幻想到我被这群丧尸撕裂身体的场景了。

“嗷……”其中一个明显有着女性丧尸体征的丧尸看到了地上的丧尸尸体哀嚎一声就率先向我扑来,其他丧尸们也加快了速度,我闭上了眼睛。再有一会,顶多十几秒,我也许就会成为它们的午餐,或许,用不了那么久。

“呯!”一声枪响,扑来的丧尸们的脚步顿时停住,我惊讶的睁开了眼睛。

一只被一枪爆头的丧尸的尸体噗通倒地,看着丧尸们停住了脚步虎视眈眈的看着我的身后,我也不由得顺着它们的目光看去。

街道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两个人,穿着破烂的衣服端着枪,一男一女,确切的说,是一个灰白胡子的老头和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女孩。

“滚开!”灰白胡子的老头身材略显肥胖,举着一把老旧的来复枪,枪口还冒着烟,显然刚才这救命的一枪是他发射的,身旁的女孩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身材高挑,她两手各拿着一把左轮手枪,一头长发乱蓬蓬的搭在肩上,仿佛一年没有洗脸,脸上脖子上都沾满了油污,一双发亮的眼睛看着我。

丧尸围在了一起,发出一声声低吼,却慑于枪械的威力没有敢上前一步。“呯”又是一枪响起,只不过这一枪是那个女孩射击的,这一枪射在丧尸脚前的地上溅起了一圈灰尘,女孩威胁的冲着丧尸们扬了扬手里的枪。

“嗷呜……”那只明显是女性体征的丧尸低吼着走到一边,抱起刚才被我一匕首砍断脖子的少年丧尸尸体,和其他丧尸一起跑远了。我分明听到了它吼声中的那一丝悲愤……

“谢谢你们……”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向二人道谢,这种逃出生天的感觉真好。

“快走吧!它们很快就会回来的……”灰白胡子老头一把扶起我,一脸冷静的看着我。

“爷爷!”女孩一枪抵在了我的太阳穴上,制止了灰白胡子老头的行动:“爷爷,你没见他被丧尸咬了吗?他会变异同化的!”

被枪指着我不敢行动,听到女孩的话我禁不住吸了一口气,抬起左胳膊,心底一片黯然,刚才被丧尸袭击遮挡了一下,手臂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伤口。我会变成那种怪物?我可不要!我心底无声的喊着,用近乎哀求的眼光看向了灰白胡子老头。

“嗯!我看到了……”我受不了灰白胡子老头看待我的眼神,那仿佛就是看待一个死人一般:“对不起了小伙子!我想我们帮不了你了,你自生自灭吧!唉……”

“救救我……”我想大喊出来,张开嘴却是嘶哑的,看着爷孙俩走远的身影,我一咬牙,用蹒跚的步伐跟上去。就算死我也不能死在这里,那被我砍断脖子的少年丧尸看起来像是那个女性丧尸的孩子,谁知道我会不会被它们折返回来蹂躏到死?而且,这个世界对我如此的陌生,让我恐惧,我任何地方也去不了,只能跟着他们。

“站住!”女孩回过头来,手里的左轮手枪瞄准了我:“再跟上来你就死定了!我不介意浪费一颗子弹……”女孩满是油污的脸上,那双明亮的眼睛满是杀气的瞅着我,我丝毫不怀疑她会随时开枪打爆我的脑袋。

“小雪,算了!”灰白胡子老头制止了叫做小雪的女孩,对她说道:“不要管他了!节省我们跟任家部落换取的最后一些子弹。唉,早知道是一个准感染体,说什么也不过来救他了……”灰白胡子老头说完自顾自的向前走了。

爷孙俩远去了,我拉远了距离不敢再靠近,生怕女孩会回过头来浪费一颗子弹把我给干掉。

走了约半个小时,我们已经远离了城区来到了一片荒野上,没有了高楼大厦的隔阻视线,我能看到远处的群山,JN市是一个山区城市,敢情爷孙俩要去那片大山里?

正思考着,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由远及近,远处驶来三辆类似卡车的东西,之所以不能确定是不是卡车是因为这三辆车子仿佛就像是几部车东拼西凑而来的,每辆车后的车厢里都站着人,近了才看清原来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武器。

“坏了!小雪你快跑!”看到三辆车驶近,老头焦急的一把将女孩扯到身后,手里的来复枪端了起来向驶来的车辆射击。“呯!”子弹打偏打在了空地上,再想扣动扳机时,却传来“咔咔”的声音,没有子弹了!

“爷爷,要走一起走!”小雪握紧了左轮手枪,毅然站在灰白胡子老头的身旁,并肩站在了一起。

第4章 被俘

“哈哈!放心,一个也走不了!”卡车上传来一股嚣张至极的冷笑,三辆车很快驶近,对于老头和女孩的这点火力,对方显然没有看在眼里,因为我看到,每辆卡车上都站起来几个精壮的男子,他们手里端着一把把的机枪,虽然没有见过的样式,但是一看就知火力很猛。

三辆车把我和那爷孙俩围了起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我们,老头叹了一口气,和小雪扔掉了手里的武器。

“老头,你们从废都过来?”看到对方缴枪,车上一个精壮光头汉子跳下了车,显然他是这群人的带头人:“啧啧,三个人就敢去废都里找死?找到什么好东西了吗?”说着眼睛里闪过一丝贪婪。

“狩猎者?!你们这些自由民里的败类!就知道强抢掳掠,就是找到陈货我们也不会交给你!”灰白胡子老头暴怒的喝斥,却被光头汉子一巴掌甩倒在地,叫小雪的女孩急了要和光头拼命,却被几个手下调笑着扯到了一边。

“呸!”光头汉子瞅了瞅女孩,看到女孩一脸的油污不屑的骂道:“臭娘们身材倒是不错!看来今天找到三个低等货色,也罢,好歹还能换点金子,都给我捆了装车。”

光头汉子叫过来一个手下,说道:“你不是和第九联邦的巡防队碰上头了吗?我们这次问问这批货他们要不要,不要的话……”光头嘿嘿一笑,摸了摸下巴:“不要的话我们就只好贱价卖给大东他们了。”

听到光头汉子的话语,老头和女孩都是脸色大变,老头叹了口气,看到我也被他们捆住了双手绑到车上,疑惑的盯着我看了几眼,悄声问道:“你怎么还没有变异同化?按理说这么长的时间你也该变异了啊?”

额,是啊!我怎么还没有变异?我纳闷的问道:“难道被咬了都要变异吗?”

看到这爷俩白痴般看我的眼光我不自禁的讪讪一笑:“额,我是小白……”

“小白?小白是什么意思?”看到女孩疑惑的眼神,再看了看同样一副眼神的灰白胡子老头,我不禁叹了口气,这个曾经多么流行的词汇他们竟然不知道,瞅着老头脏兮兮的胡子,心里嘀咕道:“老头,别看你胡子长,我可比你大了不知道多少岁……”

这种明显是改装过的卡车上坐满了人,都是像我们三个一样被捆住了手,一个个绝望的坐在车厢里木然无语,四周则是持枪看守的人,光头汉子这群人也都是着装十分破旧,只不过他们的武器却是火力强大,几乎人手一把机枪,而且每人看起来也都是彪悍十足。

“老人家,咱们这是要去哪里?”我和这爷孙俩挤在车厢的角落里,我低声问老头。

“唉,小伙子!自由民部落怎么出了你这么个白痴,咱们都成了奴隶了,还能去哪?”老头显然没有聊天的欲望,讥讽了我一句,颓废的说道:“当然是被拉去卖了……”

卡车就这样载着我们向前驶去,不得不说这种交通工具确实方便,我们沿着曲折的山路行走,有很多难以行驶的路段也可以顺畅的通过,巨大地轮胎此时显示出了它的作用,只是苦了车上的这些奴隶们,颠簸的很。当然,也包括我……

与老头的交谈中,我得知了一些情况,原来车上的这些衣衫简陋的人们都是属于自由民,而我们将要去的地方是有着鹰城之称的第九联邦。老头的名字叫做张大民,女孩叫做张雪,是他的孙女,爷孙俩来自张氏部落,而这个看似不起眼的老头还是张氏部落的首领。

现在的世界已经完全没有了格局,没有了国家疆域之分,在历经了数十年的病毒洗礼之后,人们摆脱了濒临灭绝的危机,顽强的繁衍存活了下来,再经过数十年的发展才有了今天的格局。

由于交通闭塞,目前张大民已知的有十三个联邦城市,这还是经过血与火的洗礼和权力的交替后的产物,这些虽说是联邦城市,但是起初都是选择了一些山区或者易守难攻的地势建立城市,久而久之发展壮大,据说大的联邦城市里拥有各种先进的武器和数千万人口。

在联邦城市里的人们都是张大民他们口中所说的上等联邦民,而这些游走于联邦城市之外山野和原野之中的人们,则被称之为下等的自由民,自由民们也相互成立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部落。

听到张大民说的这些,我沉默了,更让我震惊的是,以前的繁华都市城区成了绝对的禁区,那里面有着恐怖的东西,说起这些张大民爷孙俩都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显然那是他们不可匹敌以及难以想象的。

昔日的城市,在人们的口中有着新的名称——废都。

张大民和孙女张雪是为了到废都的边缘寻找有用的物品才到了禁区边缘,他们把以前城市的人们遗弃的物品叫做“陈货”。尽管如此,那些边缘的丧尸也是十分恐怖的。经过这么多年,丧尸也逐渐有了进化,它们从一开始的活死人逐渐变的有了智力,而且它们也会繁衍,据说丧尸的繁衍能力很强,这些对人类来说,都不是好事,人类的生存空间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的被压迫剥夺。

“小伙子,你该不会是从联邦城市里逃出来的高富帅二代吧?”张大民灰白色的胡子一翘一翘,疑惑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