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化的皇帝陛下-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能有什么麻烦?大不了就是弄错尺寸,再换一个就是。”黄氏不以为然地道:“再说了,作坊的人不知道那是给陛下寝宫做的窗户么,谁敢不尽心?真要算起来,都是府里的老人了,还能比不过你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

    玳珍顿时哑口无言,支吾了半天,才小声嘟囔道:“憋在家里头闷得慌,才想出去转转么。娘,您都不会觉得闷吗?”

    “真要闷了,过几天你爹去天津,你就跟着一道儿去散散心。”黄氏忽然抛出个重磅炸弹,玳珍先是一愣,然后欢喜得一骨碌蹦了起来,“真的吗!您肯让我去天津?真是太好了,我做梦都想出京走走,到时候您和我们一起去吗?”

    黄氏摇头而笑,“我可不能去,若是一家子人全都出去了,这府里头岂不是空了。再说你大哥还得考试呢,总不能不管他全都跑光了吧。”

    “对对对,大兄还得科考呢。”玳珍猛地一拍脑门,“真可惜,原本还想跟大兄一起出门的。有他在,我就什么都不用操心了。”仔细想想,一大家子人出门也确实麻烦,尤其是双胞胎弟弟还年幼,若是奔波劳累生了病可就麻烦了。

    “阿爹什么时候决定要再去天津的,怎么之前一点风声也没有?”

    “是为了造船厂的事儿。”黄氏解释道:“今儿早上才说定的。厂子就定在天津,朝廷出了一半的钱,太子、我们家,还有相熟的几家也投了银子,一个个急得不得了,陛下也在催,所以你爹才决定亲自去一趟天津,胡家大郎也一道儿。原本你爹还想让二郎也跟过去长长见识,那混小子不肯,说要读书,准备下场。你说他多大,就着急下什么场?你爹也不管管。”

    玳珍哈哈地笑,“您还不知道二郎的脾气啊,他一门心思想要考个三元及第给我们家争光呢。”瑞昌有时候看起来呆呆的,甚至有些迂腐,其实是个特别有想法有主意的人,他去考科举其实也并不一定是想要做官,相比起走仕途,他对格物之道其实更感兴趣,可他却考虑得十分长远,若是身上没有功名,将来发展势必受限。他若是考个前三甲,甚至三元及第,将来不管做什么,别人提起他来都不敢指指点点。就算他去研究格物,人家也只能说他视功名利禄为粪土,有高人隐士的格调。

    黄氏倒也知道瑞昌是个有心眼的,可心里头到底还是放心不下,叹气道:“他才多大,成天地窝在国子监读书,连门都不出,我是真担心他把自己压得太厉害。小孩子家家的,就该多动动,多玩玩。”

    她说罢又看着玳珍长叹了一口气,“你也是,从小到大也没缺过钱花,怎么就一门心思掉钱眼里头了。你爹和我都会挣钱,不会亏了你们几兄妹的聘礼嫁妆。”

    玳珍挽着黄氏的胳膊撒娇,笑嘻嘻地回道:“兴许是我上辈子缺钱呢,反正就觉得有意思。”她无比庆幸自己生在辛家,虽说大梁朝民风还算开放,女孩子也能出去走动,但像她这样在外头抛头露面做生意的却实属罕见,反正整个京城玳珍都没瞧见谁家姑娘像她这么自由,而今黄氏更是主动提起让她去天津,光是想一想玳珍就一阵兴奋。

    “你也别光顾着高兴。”黄氏提醒道:“这次出去可不仅仅是散心的,你爹说了,天津设了海关,过不了多久就会热闹起来,让你过去也是提前探探路,好把家里的生意开到天津去。”

    “知道了,阿爹不说我也会留意的。”玳珍说罢又惋惜道:“可惜不能陪大兄科考,回头我去庙里给他求个护身符带上。”

    母女俩说说笑笑,一会儿双胞胎午睡醒了,下人们牵着俩孩子过来,见了玳珍,双胞胎一把冲上前抱住玳珍的腿就要抱。

    玳珍原本还想一手一个,结果才刚刚抱起三郎,胳膊就垮下去了,“哎哟,小三郎你吃什么了,怎么胖了这么多,姐姐都抱不动了。”

    三郎勾住玳珍的脖子不撒手,奶声奶气地回道:“我……我就吃了饭,没长胖。”

    四郎在底下急得直跳,一边喊着“姐姐”,一边伸长了胳膊去拽三郎的腿,黄氏也不阻拦,在一旁看得哈哈直笑。

    玳珍到底抱不动这已经长成团子的小双胞胎,只得把二人放到榻上,自己也坐了上去,三郎和四郎总算满意了,一个抱着玳珍的腿,一个勾住她的脖子趴在后背,姐弟三人玩得不亦乐乎。

    因为要出京,临走前玳珍将生意理了理。太极宫里的玻璃窗已经装上了,广告效果好得可怕,作坊接订单接到手软,生意已经排到了两个月后,还不断地有人上门寻辛一来拉关系走后门。

    皇帝陛下到底不好徐庚和他俩人享受,便从内库掏钱把太后寝宫的窗户也给换了,至于别的宫殿,皇帝陛下表示自己没钱。后宫里头别的妃嫔也就罢了,独有谢贵妃气得不轻,只因依旧在禁足不敢吭声。

    这日慧王妃进宫,见了太后羡慕地道:“到底还是母后这里舒服,瞧瞧这屋里多敞亮。”

    太后瞥了她一眼,“你又不是花不起银子,说这种作甚?没来得让人家瞧不起。”

    慧王妃挽着她的胳膊撒娇道:“谁不舍得花这点钱了,这不是还没轮上吗。我们就慢了一下子,结果居然排到了下个月,那辛家的掌柜简直就是个榆木疙瘩,连通融一下都不肯,王爷都生气了。”

    太后面色不变,低头轻哼,“让他最近老实点,别给我惹出什么事来。上回天津的事我还没骂他呢。不就是多等些时日,怎么就不能等了?既然知道那是辛家的铺子就老实点,要把辛家那老狐狸给惹怒了,他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慧王妃原本想告状,不料却被太后借故训斥了一通,颇觉委屈,偏又不敢狡辩,只得窝窝囊囊地回了王府,跟慧王大吵了一架。

    慧王府的完全影响不到出京的节奏。相比起上一次来,这次去天津的队伍人数之多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太子殿下又跟过去了。除了徐庚之外,京城里还有不少世家也派了人跟着,美其名曰增长见识,实际上大多存着与玳珍一般存着过来探路的心思。广州和泉州虽然也有海关,可毕竟离得远,而且建得也慢,而今都还没建成,大家的目光自然全都集中在天津。

    因玳珍是个姑娘家,辛一来特特地给她单独弄了辆马车好让她自在些,只可惜他虽然想得周到,真上了路,根本拦不住那些热情洋溢的少年郎们。别人也就罢了,黄家的两个表兄却是晓得玳珍这个“点金小能手”的,刚出城门就借故过来寻玳珍聊天来了,言辞间颇有请教之意。

    “你们俩怎么都跟了出来,不用科考么?”玳珍狐疑地问。

    黄家大郎笑道:“以为谁跟你们家人似的一个顶一个聪明,我这才将将考上秀才呢,家里长辈说学问还不够火候,不准去丢人现眼。又说我那作的文章虽是花团锦簇,外表好看,却全是虚话,每一句在点子上,所以才赶了我出来走走。俗话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该到处看一看才好。”

    二郎也抢着道:“我是读书不行,挨了不知道多少打,还是读不进去,干脆就学着打理府里的庶务,以后大哥入仕也轻松些。不过我也是头一回跟着学,许多地方不懂,还得靠表妹多指点。”

    玳珍连忙客气,“二哥千万别这么说,我也就是跟着阿爹胡闹,你要是有兴趣,就和一起跟着我爹到处转转。他才是真正的行家呢。”

    “就等你这一句了!”黄二郎拍手笑道:“老实告诉你吧,我可是一直打着个主意想跟在姨夫身边,就是不好意思开口,所以才拉了大哥过来找你帮忙。”

    “其实你直接跟我爹说一声就成,我爹他可好了。”

    “咦——”黄二郎和黄大郎对视一眼,齐齐地发出不认同的感叹,“呵呵”。

    辛一来回京前,黄家两兄弟对这个姨夫的印象一直都是个斯文和气的老实人,甚至还有点迂腐的书生气,可真见了面,才觉得自己以前真是年幼无知,这分明就是个披着羊皮的老狐狸,跟斯文温柔一点也沾不上边。虽然辛一来对他们兄弟十分慈祥和蔼,可黄家两个小郎君依旧对他犯怵,就连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双12买了件中式的羊毛大衣,卖家秀各种美,各种气质,到手一看,哇,质量真不错,手感好,羊毛含量高,觉得真是赚大发了。套上身一看,妈呀,哪里来的饼脸矮冬瓜!!!

    虽然我姐说,衣服大得能塞进俩孩子不被人发现,可我还是决定留下了……

    我真是善于挑战自己啊!!!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中午的时候,队伍停下来休息用饭。黄家兄弟早就准备了东西来讨好玳珍,不仅带了炉子热了饭菜,还有点心和滚烫的茶水,服务得十分周到。

    玳珍晓得他们俩意在辛爹,也没推辞,毫不客气地笑纳了,一边吃还一边与两位表兄说笑谈天,好不融洽。

    徐庚远远地看着,心里怪憋得慌,只觉得面前的食物全都没了味道。金子见他一副食不下咽的样子,担忧地问:“殿下可是觉得东西不和胃口?要不要奴婢让随行的厨师重做一份?”

    “不用了。”徐庚端着面前的汤碗狠狠喝了一大口汤,目光又忍不住挪到玳珍和黄家兄弟那一处,“他们在聊些什么,说得这么开心?那俩人是谁啊?”

    金子凝神看了看,“似乎是黄家大郎和二郎。”他顿了顿,又解释道:“是辛家太太的亲侄儿,黄大郎去年刚刚考中的秀才,名次不错。”

    徐庚愈发地不喜,撇嘴面露鄙夷之色,“瞧着比辛家大郎年纪还大,怎么才刚考中秀才,脑子恐怕不大好使。”

    金子傻乎乎地接话道:“也不大,才十九呢,去年的秀才里头他还算年轻的。”

    徐庚没好气地瞪着金子,“你到底帮谁说话呢。”

    金子不知所措地看着徐庚,“奴……奴婢……”他到底说什么了?好好的怎么就把太子殿下给惹恼了呢。

    徐庚继续斜眼盯着黄家大郎挑刺,“既然是要科考的,怎么不好好呆在京城里读书,跑出来作甚?本来就不像辛家几个郎君那么聪明,还总往外跑,哪有时间读书,是打算一路考到七老八十岁吧。那个小的又是干嘛的,什么事儿说得这么高兴,还手舞足蹈,一点世家子弟的气度也没有,就不怕被人见了笑话……”

    金子低着脑袋不吭声,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听到。

    徐庚吐槽了半天,偏偏玳珍和黄家兄弟恍然无察,依旧说得高兴,他实在忍无可忍,把手里的茶杯让地方一放,起身抖了抖衣服,朝玳珍她们走了过去。结果,还没到呢,就被几个没眼色的人给拦住了,讨好地用各种借口和话题搭讪。

    “殿下这是去消食?”

    “殿下去过一次天津,不知那边现在怎么样了?”

    “……”

    徐庚都快呕死了!

    这要是换了以前,他想都不用想就让人把这些没眼力的混蛋拖下去了,现在可不成,太子殿下还得顾忌他这大半年来才慢慢树立的平易近人的形象,硬生生地挤出一丝笑容跟来人寒暄,好不容易把他们打发走,定睛一看,咦,小三郎人呢?

    “太子殿下在找人?”辛一来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站在徐庚身后不远处笑眯眯地看着他,笑容很是高深莫测。

    徐庚无端地心中一虚,僵着脸笑笑,“刚刚吃多了,出来走动走动。辛先生不如一起。”

    辛一来从善如流地点点头,“也好,我也吃得有点多。”

    然后,徐庚只得硬着头皮陪着大叔辛一来在附近溜达了一圈,还得时不时地回答辛一来突发奇想的各种问题,那叫一个心塞。

    好在天津并不远,队伍走得也快,两天的工夫大部队就到了天津城。

    严举早就被撸了下去,天津知州换了鸿嘉帝的心腹,得知太子要驾到,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还把自家宅子清理了出来请徐庚入住,却被徐隆婉拒,“我住会馆就好,不必兴师动众,弄得大家人仰马翻。”

    他热情地邀请辛一来和他同住,“反正地方大,我们带的人也不多,先生不如就在隔壁院子里歇下,总比在外头舒坦自在。”

    辛一来却摇头拒绝,“多谢殿下好意,不过下官早与顾将军打过招呼,码头那边也有我们家新盖的房子,建好后还没去住过呢。若是下官一个人也就罢了,可这回不是带了三郎和长锦么,还有两位表亲,到底不方便。”

    哪里就不方便了,明明就很便宜啊!徐庚在心中大喊,面上却还要摆出一副“没关系,我不在意”的脸,真是痛苦死了。

    等辛一来领着玳珍和胡长锦一走,徐庚就像忽然泄了气似的蔫蔫地往榻上一倒,胸口闷得很,有些喘不上气。他觉得问题好像有点严重,这不对头,一点也不对头!

    “殿下,您怎么了?”金子见他脸色忽明忽暗,一会儿阴沉得吓人,一会儿又呆呆的像个傻子,不由得十分担忧,“您是不是身上哪里不舒服,要不,去叫个太医给您看看?”

    徐庚猛地坐起身,揉着额头道:“没治,治不好。”

    “哈?”金子吓得不轻,脸色唰地变得煞白,“那……那可如何是好?”

    徐庚仿佛没听到,自顾自地小声嘀咕,“我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大正常呢。辛先生难道也看出来了,不然,以前那么好说话的,怎么今儿都不肯住在会馆里。”

    “还是不大方便吧。”金子小声解释道:“到底带着家里的小娘子呢,若是跟殿下一起住,旁人恐怕要议论的。”

    徐庚整个人都傻住了,一双眼睛瞪得溜圆,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金子,半张着的嘴都忘了合上。

    金子被他这副样子吓得不轻,慌忙上前去扶他,声音都急得发抖,“殿下您没事儿吧,您这是怎么了?”

    “你刚刚说什么娘子?谁家娘子?”徐庚做梦一般地呓语,“哪里有小娘子?”

    “就……就是辛家的小娘子啊。”金子被徐庚看得浑身不自在,哆哆嗦嗦地小声解释道:“辛侍郎家的娘子,跟辛家二郎是龙凤胎,殿下您不是老见她么?”

    “她……她她不是小三郎吗?什么时候变娘子了?”徐庚都快疯了,从榻上跳起来大叫,“你都知道了为什么我还不知道?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啊啊啊……”害得他险些以为自己……算了,还是不说了。

    金子被徐庚这疯魔的反应吓得不轻,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才小心翼翼地道:“奴婢以为您早就知道了呢。您跟辛侍郎一向走得近,还总往他府上跑,怎么会不知道辛侍郎膝下有一对龙凤胎?这事儿朝臣们大多都知道吧。”

    “不是……”徐庚抓了抓头顶的乱发,不一会儿就把它挠得跟鸡窝似的,“辛先生家里头不是有两对双胞胎么?”

    “对呀,还有一对双胞儿子,才两岁。”

    徐庚觉得自己真是个傻瓜!

    可是,再仔细想一想,这似乎是个不错的消息,他应该高兴才对。不过,这么大的事金子怎么能不提醒他呢?徐庚还是生气地把金子痛批了一顿,金子虽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十分坦然地承认了错误,“是,都是奴婢的错。”

    不对呀!小三郎要是个娘子,那黄家两兄弟岂不是……徐庚都不敢往下想了,霍地跳起身大声吩咐道:“快去打热水,我要沐浴更衣。”他得赶紧跟到辛先生那边去,可别让黄家兄弟趁机占了什么便宜。

    黑色太沉闷不够活泼,紫色太风骚肤浅,蓝色太艳丽不够稳重……徐庚挑了半天,很是生气,“怎么就带了这么点衣服?”

    金子看看屋里的三个大柜子没吭声。最后,徐庚还是选了件平日里常穿的半新不旧的藏青色长袍,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觉得还算顺眼,这才出了门。

    他乘着车往码头方向走,出城之初路上还比较冷清,可越往码头码头方向便越是热闹,徐庚认不出掀开车帘往外看,不由得吃了一惊,“这才多久没来,居然就这么热闹了?”

    金子也颇觉意外,附和道:“可不是,上回过来的时候只有三三两两的工人,现在这一路看过去,什么样的人都有。殿下您往那边看,路边都盖房子了,这一排还挺多的。”

    徐庚干脆让车夫把车停下,自个儿要了匹马骑了上去,一边走一边朝四周打量,“还真是日新月异啊。”

    他的目光落在远处的山脚下,黛青色的山峦下方是一片白色的房子,建得很是规整,样子倒没什么出奇,不过大老远瞧着明显比寻常房子要高上不少。那地儿离码头有点距离,也不是水泥厂的方向,会是什么地方?

    他开口问,很快便有人过来回复说是军营,“顾将军领着人新盖的小楼,才盖好呢,还没搬进去住。大家不知道多眼馋。”

    徐庚又惊又喜,“这才多久的工夫连小楼都盖起来了,顾兴真够本事啊。”

    “听说是从工部那位大人那儿学来的法子,好多人都想去看呢,被顾将军赶出来了,没瞧见。后来再去看热闹,那房子都盖好了,两层楼,可结实了。”说话的人一脸艳羡。

    徐庚直觉那位工部的大人就是辛先生,愈发地欢喜,两腿一夹马腹,拍着马臀飞快地朝码头方向冲去。

    码头外的路修得特别宽,全用水泥砌成,干净又平整,光是走在上头心情都不由自主地好起来。路边还种了树,应该是刚从山里挖出来的,除掉了枝桠,只剩一截光秃秃的树干,不过春天马上就要到了,徐庚能想象等它们长开后的美景,再这么发展下去,这码头倒比京城还要整洁漂亮。

    路边陆陆续续盖了些房子,还有不少工人在忙碌。辛家的房子在码头背面,是个小小的别院,拢共才三进院子,因刚刚盖好来不及修葺,看起来还颇有些野趣。

    听说徐庚到了,辛一来颇觉意外,“他不是住会馆吗,怎么来这里了?”他脑子里忽然闪现出瑞禾曾经说过的话,不会被那小子给说中了吧?

    与此同时的京城里,瑞禾正气呼呼地向黄氏抱怨,“怎么能让阿珍也一起过去呢,两个表兄就算了,好歹一个已经订了亲,另一个已经在议亲了,可太子也跟着,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黄氏哭笑不得,“你怎么就总是跟太子殿下过不去?那孩子我看着挺好的呀。”

    “谁跟他过不去,是他自己心思不正。”瑞禾义正言辞地道:“您和阿爹就是太单纯了,一点都不知道防着点人。太子都已经十六了,正是情犊初开的时候,成天跟阿珍在一起,没点什么心思才奇了怪了。您没瞧见他总往府里跑,还总是找阿珍说话吗?”

    黄氏忍俊不禁,“说到情犊初开,人家十六岁都开了,怎么你都十八了,还一点动静没有啊。”

    “说阿珍呢,您把话题转到我头上来干嘛?”瑞禾气恼道:“那可是您亲生女儿,真要被太子给拐走了,到时候您就哭吧。”

    “我是不担心。”黄氏淡然地道:“有你爹看着呢,怕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给包子买了新玩具……它已经不跟我玩了/(ㄒoㄒ)/~~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

    辛一来警惕地打量着缓缓行来的太子殿下,洗了澡,换了衣服,头发也梳得整齐,托他那身半旧长袍的福,徐庚的样子看着清清爽爽,倒也不像是特意打扮过的样子。

    也许是自己想太多了,辛一来满腹狐疑,但没有因此放下戒心。

    “殿下怎么来这里了,会馆住得不舒坦么?”

    “就是出来走走,听说辛先生在这边盖了房子十分好奇,所以绕过来看看。”徐庚十分敏感地察觉到辛一来的警惕之意,顿时心虚,偏偏自己都没想明白到底心虚个什么劲儿。他一心虚,言行间便注意了许多,状似随意地朝院子打量了一番,笑着打趣道:“先生这院子似乎还没修葺好,瞧着有些乱。”

    “是,房子才刚盖好没多久,屋里的家具也是前两日才刚从城里送过来的,不过好歹能住人。到底是自家的地方,就算暂时比不得会馆,住起来却自在许多。”辛一来一边说话一边引着徐庚进正厅坐下。

    下人们赶紧奉上茶水,徐庚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应是辛一来从京城里带来的茶叶,口感鲜爽,香馥若兰。

    徐庚强压下心头的不适,脸色一如寻常,十分客套地向辛一来请教道:“船厂的地址先生可选定了?现在要招到能造船的工匠恐怕不容易,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开工?方才过来的路上我瞧见了顾将军的军营,一溜儿白色的小楼房,真是气派。听说是辛先生教他们盖的房子……”

    辛一来果然是工作狂,注意力迅速被这一长串问题所吸引,沉声一一地回答。二人说了一会儿话,下人过来问是不是摆饭,辛一来稍一犹豫,便开口留徐庚在家里用晚饭。

    徐庚心里头巴不得,立刻应下,又笑着道:“赶了两天的路,别说还真是有些累。我一向是越累就越能吃,一会儿先生见了可不准笑话。”

    辛一来果然放松下来,脸色愈发地和蔼,“殿下说笑了,您吃得多可不正说明我们府里厨子手艺好,下官高兴还来不及呢。”说罢,又起身引着他往饭厅方向走。

    二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屋,玳珍她们早就在桌边候着了,见他们进来,玳珍和胡长锦还好,毕竟与徐庚常见,算是熟络,黄家兄弟俩却是吓了一跳,慌慌张张地要见礼,被徐庚一脸和气地拦了下来,“又不是正经朝见,不必行此大礼,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随便到辛先生府上走动了。”

    他说话时又面带微笑地将黄家兄弟细细打量了一番,单就外貌来说,这俩兄弟都生得不错,眉目清秀,气度不凡,眼神也都十分清澈,看得出来是心思端正的人。兴许是年长的缘故,大郎的气质看起来要稳重儒雅些,二郎则显得有些跳脱,眉眼间颇有灵气。饶是徐庚心中存着挑刺的心思,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俩人没什么好挑剔的地方,若是他有个妹妹,也会放心地把她嫁给他们。

    大家到底年岁轻,黄家兄弟又不是拘礼之人,说了一会儿话后很快便放开了,黄家二郎甚至还兴致勃勃地与徐庚商议起造船厂事务,又道:“这船厂我们家就算是跟风,姨夫说了,船厂投入高,回报慢,不过风险小,又能看得长远,实在合适不过。此次我与大兄特特地来天津,一是为了增长见闻,第二则是想要看看这边有什么买卖可以做。不瞒太子殿下,说起黄家,京城里的人大多数人都觉得是世家大族,总该不缺钱花,可但凡是大族,谁家里不是一摊子人,麻烦事儿也多,这一年两年的下来,渐渐地入不敷出,眼下都靠着老底子撑着,要是再不想办法,过几年都该喝西北风了……”

    原来黄家二郎是打算管理府中庶务的,倒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徐庚脸上露出真情实意的笑容,“谁说不是呢,要不是朝中缺钱,我也不会赶着这春寒料峭的时候出京了。朝中总有些迂腐的老古板,张口闭口就是圣人之语,说什么不能与民争利,好像这钱朝廷不去挣就能落到普通老百姓手里了似的。国库若是空虚,什么事都没法做了,别的不说,军饷第一个就要受影响,总不能让那些出生入死的士兵们寒了心。”

    黄家二郎笑道:“殿下说得对,正所谓国富民强,若国库不充盈,咱们大梁朝还谈什么盛世气度。不过,那些成天在朝上反对得要死要活的也不一定都是老古板,说不好里头藏着些什么人呢。”他到底年纪轻,心里想到什么就直说了,换了朝中的老油条,是绝对不会开这种口的。

    徐庚立刻就明白了他这话的潜在含意,顿时觉得这黄家二郎十分有意思,虽说他心里对这黄家二郎有些顾忌,可方才进屋到现在也不见小三郎跟他们兄弟俩有什么特别亲近的地方,徐庚的心里就舒坦多了。仔细想想,他手底下还真缺这样的人——总不能每次有赚钱的差事儿都自己亲自出面吧。

    于是徐庚点头笑笑,若有深意地道:“二郎倒是看得透彻。”

    辛一来见他对黄家二郎颇有好感,赶紧趁机把帮腔道:“这孩子虽然读书不怎么出众,脑子却机灵,处事也圆滑,就是年纪小了点。不过年轻又年轻的好处,比我们这些老头子有进取心,也有冲劲儿。”

    说实话,他眼下带的就是一群孩子兵,最大的瑞禾也才十八岁出头,胡长锦跟他差不多,徐庚过了年勉强能说是十六岁,就更不用说瑞昌和玳珍了。虽说这几个孩子都挺聪明稳重,可年纪轻了到底经验不足,辛一来就算有什么事儿也不敢轻易托付,以至于他现在忙得一个脑袋两个大。

    徐庚闻弦歌而知雅意,立刻顺杆而上,“若是二郎不嫌弃,不如暂且在我詹事府做事?先前瑞禾也是詹事府做过一段,只是他要准备春闱,年后才回了府。他一走,我就忙得焦头烂额的,到处找人帮忙。旁人倒是也有举荐的,可我实在放心不下,二郎是辛先生的侄子,自然不同寻常。”

    黄家二郎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徐庚招揽,顿时呆住,傻乎乎地看着徐庚,一时竟忘了回话。好在黄家大郎反应快,一边偷偷拽了二郎一把,一边朗声替他应道:“能在殿下身边做事实乃二郎之幸,不说能进詹事府,便是做个寻常的小兵他都要高兴死了。”

    二郎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应承,“多谢殿下栽培,我真是……受宠若惊。”他确实被这天上掉下来的大饼砸得头晕眼花,连话都不会说了,愣了半晌才回了这么一句,黄家大郎气得都想打他。

    也不怪二郎如此,他自幼就是个惫懒淘气的,虽然被长辈们逼着读了些书,可到底不出众,不说跟大郎比,就是族中其他寻常子弟恐怕都有所不如,因为这个他不知挨了多少打骂,偏生一直没有长进。

    好在黄家老太爷开明,见他实在读书不成,便召了他来问是否愿意打理府中庶务,二郎仔细斟酌后便应了下来,这一个好字事实上也基本断了自己的仕途,二郎便绝了这方面的念想。不料这才刚出京竟然就遇到了这样的好事,真真地柳暗花明又一村,黄二郎这都高兴傻了。

    好在徐庚并没有因此表现出不满,反而笑着与辛一来道:“我再也不用担心顾詹事三五不时地来找我抱怨了。”

    辛一来笑道:“二郎机灵是机灵,不过到底没正经办过差,刚进詹事府恐怕还得适应一段时间。”说罢,又叮嘱二郎道:“顾詹事是个特别正派严肃的人,不用担心要怎么讨好他,把事情办得漂亮,他一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