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狐狸,你是我的劫-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先向车夫说出地址,后上车对着我们点头抱拳,便安静的坐在华楠右侧一言不发。我惊疑的看着他,再看看狐狸,他竟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车子驶动起来,我急了:“华……华公子,我们这是去哪?”碍着陌生人在场,我未用质问口气。

狐狸扫我一眼,懒懒哼道:“去见一个人。”

杰森手抓背包,对狐狸道:“如果华先生去会面朋友,我们就在这里分开走吧。”

我以为狐狸会反对会耍个无赖拒绝,没料到,他嘴角一扯,漾出浅笑:“好,若你要走就走吧。”

心中大喜,看来果真是有要紧事不能让我们跟着,杰森冲我眉毛一挑,抓起背包喊了一嗓子:“停车!”

车停了,杰森跳下去了,我却没能如愿。

屁股刚想欠一下,斜靠在角落的狐狸竟突然伸出一条腿压到了我的膝盖上。我怒火中烧,用力将他那大长腿掀了下去,当着陌生人,他也能干出这等人神共羞的事情,脸皮真真厚到无可比拟的地步了。

“华公子,请你自重!”我说话带了颤音,“我要走了。”杰森已在车下叫我。

狐狸嘻嘻笑着:“我说黄毛可以走,没说你可以走。”

我呆了一秒,这是什么话?

“我……我不可以走?华公子,你有何道理限制我的自由?”

狐狸欠起背,倾身向我,低笑道:“我不舍得你走,这算不算理由?黄毛要走就让他走好了,反正我也讨厌他,你好好呆在我身边,哪里也不许去。”

声音再低,那中年男也可以听得一清二楚,微咳了一声眼睛看向车顶,假装没听见。

任我再顾面子,此刻也忍不住豁出去了,冷笑道:“你是我什么人?你凭什么不让我离开?莫做的太过分,我不想与你争吵。”

“啧啧”狐狸匝匝嘴,“吵吧,天下所有的娘子总是喜欢与相公吵架的。”

厚颜的话激得我又满脸通红。杰森探进头,向我伸出手来:“三三,快下来啊。”

我再次愤然起身,未挪一步,右手腕猛被扣住,用力将我拉坐下来,他贴近我脑侧,轻声威胁道:“你若敢下车,我立刻杀了黄毛!”

杰森的手还向我伸着,我僵硬的坐着,脸不红了,心不跳了,血液也不流动了,看着狐狸的恶魔表情,无耻言语,我抖了一下,因为冷意侵心所致,阴险毒辣如他,视人命犹如草芥,如果是个不知底细的人我也许不会信这混话,可眼前这人,身负多宗命案,双手沾满鲜血,由不得我不信。

狐狸对着车门不耐烦道:“赶车!”

我反应过来,忙伸手去拉杰森:“上来,快上来!”

杰森顿了半晌,还是爬上车来,疑惑问道:“三三?”

车子继续前行,不知将会去到哪里。我看了一眼狐狸,他又是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靠在拐角,懒洋洋似没有骨头一般,我压抑着心尖的冷意,淡淡说道:“我们先跟着华公子去看看他朋友,之后再走,没有马车总是不行的。”

杰森没再说什么,情绪却明显低落下来。狐狸不时用他那勾魂眼瞄瞄我,见我愤然瞪他,立刻就会露出几丝欠扁的笑意。

走了半个时辰,车子停在一所宅院门前。这处离昆明府有多远我不晓得,但这宅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突兀的建在一片柳树林中,若是夜间来此,很容易将其误认为鬼屋。

华楠起身下车时很自然的牵起我的手,我很不自然的将手摔开,其人不恼不怒,再次自然牵我的手,不过力气却加了几分。回望杰森的眼睛里已经喷出火来,我愈发憎恨自己的懦弱胆怯,心道待这人办完事情我一定要好好找他谈一谈,无论如何要问清楚他为何非要留我。

中年男将我们引至院内,进去通报了,一会儿功夫,院里侧门闪出一人,远远见着华楠便抱了拳,嘴中说道:“华公子终于来了。”

狐狸倒没有失了礼数,放开我的手,回了一抱:“见过三太子。”

我诧异盯着此人,更面熟,他不就是前几日去到王府求见小沐的那个……蔡少寅么?三太子?什么太子,康熙儿子?绝对不是,康熙现年才多大岁数,怎么能生出个四十多的儿子来?他和狐狸一样,都蓄着全发,面色焦黄,小眼睛闪闪发亮。

那蔡少寅看见我与杰森,立刻也施礼抱拳:“又见姑娘和这位……这位公子了。”

见他礼貌,杰森点点头,我微躬了躬腰,算是回了礼了。

蔡少寅道:“请几位去厅内说话。”

狐狸看看我们:“他们就不必去了,留在此处等候吧。”说罢随着蔡少寅往房子走去。

正合我意,我瞧见他和那三太子越走越远,心里高兴,冲杰森道:“我们快走!”说罢拽起杰森转身欲溜,惊见中年男垂手立在身后,口道:“华公子请二位在此等候,若要走还是先告诉他一声。”

狐狸原来早派了他看着我们,对我如此重视,我是不是该受宠若惊一下?可我只感觉沮丧万分,按说我们在这里无亲无故,无旅游目的,无必做之事,跟他在一起也不是不可,可我偏偏就见不得他那狡诈的嘴脸,总觉得他能害我一次,就能害第二次,谁知道这狐狸哪日犯起畜性来会不会把我们宰了?

走不脱,只好在院子里转着圈子溜达,不大的院中除了几棵没开花的梅花树外,也无景色可看,中年男亦步亦趋的跟在我们身后。

杰森不满道:“三三,他为什么还不让我们离开?”

我回头望望中年男,凑近杰森悄悄道:“我也怀疑他是在打什么坏主意,他刚刚威胁我,要是敢跑就要杀了我们!”

杰森惊叫道:“啊?那我们去报告官府。”

“小声点!”我赶紧扯他胳膊,中年男离我们的距离可近得很。

杰森小声道:“他是一个杀人凶手,我们不能和他在一起。”

“嗯”我点点头,“现在走不了,我找机会和他谈谈,看看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杰森闷了半晌,又开口道:“三三,我觉得他很喜欢你。”

“啊?”我呆了呆,“你胡说什么哪。”

“是的,他看你的眼睛……眼光很不一样。”

我笑了:“是啊,是不一样,想着怎么整治我的眼光嘛,我见过多次了。”

“不是的,那……那是一种感觉,我说不清楚。”杰森语带惆怅。

“说不清楚就不要说了,”我再回头望望,中年男没有看我们,背手低头慢慢踱着。“我们啊,找到机会就逃跑,还不能事先表露出要逃的意思,等他麻痹大意的时候再逃。”

“虚以委蛇。”

“哦?”我有些高兴起来,“虚以委蛇你也知道?”

杰森见我笑了,也皱皱小雀斑道:“我会的中国成语很多呢,自言自语,自作聪明,自以为是,自作自受,自……”

“好了好了,”我忙打断他,笑道:“你会的还真不少,不过怎么都是‘自’字开头的?”

“因为我来之前就学到这个字母,说到哪个字母,我能背出一些以它开头的成语”

“哈哈哈”我开怀大笑起来,扯着杰森的胳膊前后荡了荡,“你可真好玩,外国人说成语太有意思了。”

杰森的眼睛里闪着大海一样的蓝色光芒,笑道:“三三,你知道我想到什么吗?我会画画,我可以在街上给人画素描像,便宜一点,一个银子一张好了,我们就有钱吃饭了。”

我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开心极了:“哈哈,一个银子!只怕没有人要你画呢,人家看到你的样子都会害怕你的。”

“哼哼,不错,最重要的是你恐怕没这个机会了。”阴森声音身后响起。

我咯噔止住了笑,狐狸来了。

他晃到我身边,伸手拉了拉我的辫子道:“说画画也能让你这么高兴?”我不说话,好心情瞬间没了。

杰森严肃道:“华先生,我和三三能走了吗?”

“不能!”狐狸想也没想就拒绝了,“沐剑声嘱我保护你们,我怎能食言呢?不过……”他眯起眼睛盯着杰森又道:“你,我就不想管了,谢三毛绝不能走。”

“三三为什么不能走?”杰森生气了,碧蓝幻深蓝,怒潮已涌现。

狐狸嘿嘿笑了:“因为我喜欢她,我要她做我娘子,如何?”

“华楠!”我吼叫,实在抑不住爆怒,不假思索扬手就向他那妖气十足的脸挥去,挥到半路便被他一把抓住,俯首在我耳边轻道:“我说过的话你不要忘了,想溜就是找死!”

直起身子又笑起来:“你的脾气可不太好,竟想打你未来相公?”

“放开三三!”杰森摔开背包来拉他扣住我的手,狐狸脚步一动,闪电般出手一点,杰森手伸到一半定住了,满脸痛苦表情。

我尖叫出声:“杰森!华楠你做了什么?”眼泪霎时涌了出来,不明白只短短几分钟时间,局面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狐狸假意无奈的摇摇头:“唉,只不过想带你们到处走走,怎么都不领情呢?”

我抓住他的袖子:“你快放了他!”

他笑嘻嘻道:“你听话不?”

我点头如捣蒜:“听,一定听,你不要伤害他,快放开他啊!”

状似满意的点点头:“就是,早听话我何必费力气。”对着杰森腰侧又是一拍,杰森痛叫出声,我忙上前搀扶住他。华楠再次逼近杰森狠道:“现在你还想走么?”

此时一人远远叫道:“华公子怎能如此对待贵客?”我抬头一瞧,是那蔡少寅来了。他大步流星走进,满脸……关心之色?

狐狸朝他拱拱手道:“我们就此告辞了,京城再与三太子会合。”

蔡少寅几步走到杰森跟前,对他抱拳道:“华公子也是一时情急,杰森公子无恙吧?”

杰森根本不看他,只望着我,碧蓝海色里盛满忧伤,我拍拍他的背,心里戚戚然,我们这些不会武功的在这个时代,可不就只有受气的份吗?

狐狸突然道:“我带我娘子上路,黄毛就请三太子带去京城吧。”

我大惊失色:“为什么?我不能和杰森分开。”

他笑道:“你瞧他那眼睛瞪的,快要把我吃了似的,路上我只怕自己会再忍不住干出些让娘子不高兴的事,若娘子不介意我动手,那就一路好了。”

赤裸裸的威胁!他到底想做什么?我现在越来越疑惑了,方才说要到处走走,这又明说了要去京城?那蔡少寅不住地看着杰森,脸上陪着笑,总想伸手去搀扶他,被杰森避开了。他为何对杰森这样关心?狐狸又为何突然要分开我们?

我平复心情,靠近狐狸身边轻声道:“我跟着你,你放杰森离开。”

“好。”狐狸笑着点头:“你问问他愿不愿意走?”

我看向杰森,他坚定的摇头,我皱眉,老外又不聪明了,先跑掉去找小沐来救我啊。华楠可别忘了,他姐姐还在沐王府呢。一再使眼色,杰森仍是摇头。

狐狸又哈哈大笑起来,对着蔡少寅道:“我早说过,不会错的,三太子好好招呼他吧。”说罢拉起我的手往外走去,我紧紧拽着杰森的手,脚步顿着不愿前行。糟了,现在性质变了,对话已不再平等,狐狸尾巴已经露出来了!

狐狸回头看我,眼中狠意又起。蔡少寅挂着满脸笑容道:“杰森公子,莫再去惹华公子了,他的手段可厉害的很哪。你同我一路上京,月余就可再见谢姑娘。”

我瞧着这人对杰森说话,心里甚不舒服,那眼神看起来比狐狸还狐狸,小眼里闪着盘算的精光。杰森硬道:“你们这是绑架,我不会和三三分开的。”

狐狸放开我的手,一步冲到杰森跟前抓住他的前襟道:“黄毛我警告你,想谢三毛平安,你就给我老实的跟着三太子,听话点!”

听得这话,我脑中电光一闪,犹如醍醐灌顶顿时清醒了过来,三太子!康熙青年时期出现过的三太子只有一个!张口便问:“你是朱三太子?”

蔡少寅一愣,没有答话,看向狐狸。狐狸再次拉起我,快步向门外走去,边走边道:“废话就不要讲了,黄毛不会死,你可以放心跟着我。”

杰森叫道:“三三!”

我被狐狸拉的踉踉跄跄,拼命回头望去,中年男和蔡少寅挡在他面前,杰森想拨开他们冲出来,可那两人依旧“礼貌”的阻拦着他,没有丝毫让开的意思,我嘶喊道:“没事!你好好照顾自己,我们一个月后再见!”

狐狸笑起来,一把搂住我的肩道:“这才象话,相公我不会亏待你的。”

事情发生的太快,我需要好好的理理头绪,此刻我最担心的就是杰森,身为一个外国人,对这个时代的很多事情都不了解,他与那老奸巨滑的三太子一路同行,会不会遇到危险?会不会因为不听话而挨打?担心使我的胸口像堵了一团泥巴,对未知的恐惧情绪接踵而来。

坐上马车行了半日有余,我一句话也未同狐狸说过,晌午吃饭时,他将干粮递到我眼前,我一动不动,眼睛也不眨一下。他也不恼,收回手自己开吃,吃完后又恢复那懒模样斜靠着厢壁,闭着眼睛似在睡觉。

车已出了昆明府地界,奔驰在山郊野道上。狐狸睡饱了觉,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看我垂着眼帘呆呆坐着,弓身挪到我身边,将脑袋歪到我眼前问道:“准备坐化成佛?”

我抬起眼睛盯住他, 哑声道:“杰森他不会武功,又是个异国人,你们预备让他去做什么?”

他索性蹲了下来,蹲在我的腿前,双手放在我的膝盖上,我一颤,抖了两下却没将他的手抖下去。他笑道:“谁说要让他做什么?我不过是不想他来打扰我们。”

我摇头无奈道:“你莫当我是傻子,你觉得我真的会认为你是喜欢我才留我在身边的?你早看出杰森不愿和我分开,带我走,是为了挟制杰森替你们做事对吗?”

他静静盯我半晌,叹口气道:“随你怎么想。”

望了一阵他那黑亮的妖媚的凤目,我垂下眼道:“我们对你一点帮助也没有,只求你到了京城快些放了我们罢。”

“若我不放呢?”对这种无赖话我渐渐开始免疫。

我苦笑,缓声道:“朱三太子没有成功,下场就是被康熙皇帝杀了,你跟着他没好处的!”

他眼神一凛,沉声道:“你说什么?”

我见他面色严肃,心道定是吓住了他,便冷道:“是不是后悔跟错了主子?”

他倏尔妖媚一笑,眯着眼睛,将脸抬高贴向我道:“他死不死与我无关,只是……他的下场,你是怎么知道的?”

问答的游戏

我傻了!仅仅是表情,大脑迅速开始高强度运转。

他善于找到重点,问的一针见血。我随意挖了一个坑,自己先掉下去了。我怎么知道朱三太子会被皇帝杀掉?因为我会看面相,他长了一副被砍头的衰样;因为我未卜先知,掐指一算就知道他的命运;因为神仙昨天夜里给我托梦,说明日你会见到一个叫蔡少寅的,他将来会被皇帝砍了脑袋。

这三个答案我说出哪个来狐狸都不会信,因为他比我聪明。所以傻了一阵之后,我决定什么也不说,故弄玄虚装傻充愣以图蒙混过关。

“你说什么?”第一招,装没听清问题。

“我问你朱三太子的下场你是怎么知道的。”

“嗯?我怎么知道的?我知道什么?”第二招, 装没听懂问题。

“知道朱三太子会被皇帝杀了。”

“哦!这个啊,对啊,我是怎么知道的呢?”第三招,太极推手,我推!

“我问你,你反问我?”

“说不清啊,真的说不清,有很多事情很难解释的,我解释了你也不会明白。”第四招,八卦兜圆,我兜!

“你且解释来听听,未解释又怎知我不会明白呢?” 他没有不耐烦,仍旧慢声细语的问话。我心神不宁,招数不管用,他是死缠烂打不到黄河心不死型的,不从我嘴里听到满意答案看来不会罢休了。

我拧眉作思索状,索了半晌认真地说道:“你知道人是由什么变的么?”第五招,跑题!

他原本严肃探究的脸上爬了一丝笑意,撑着我的膝盖站起身,又坐到我身边,很自然的将胳膊搭在我肩上,将我往他那侧搂了搂,道:“你不想告诉我?”

他这一搂,让我突然找到了跑题的好路子,猛地爆跳起身,脑袋“砰”地撞到了车顶,皮球似地被撞回原位,顾不得揉揉,我强忍着疼痛,用食指指住他的鼻子大叫道:“你怎么这样不自重、不要脸面、不知羞耻?总是对我一个女儿家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我骂的够狠,这几个词以前我可从来都是腹诽的,今日为了转移注意力我也顾不得了。人已经站起来了,手已经指出去了,只盼他接了我的话,我好继续将跑题进行下去。可他不语,恢复了一贯吊儿啷当的模样,往斜角一靠,双手抱着臂,扬着嘴角望我,那表情竟像是在欣赏好戏。

等了半天等不到他的回骂,若是我现在收了手转身坐正显然太突兀,只有继续开口,底气已明显不足:“你……你自己不知羞耻也就罢了,你不要害……害的我跟着你一起丢人。”

他还不接茬,我已想不出还能骂些什么了,声音愈发的低下去:“你以后不要再对我这样了,被人……被别人看到会误会的。”

他终于出声了,却是嘿嘿笑了起来,边笑边摇头,叹道:“谢三毛啊,你怎么这么有趣?”

我皱眉望着他,什么有趣,调戏妇女是很严重的罪名,要严肃对待这个问题。

狐狸笑着看我一阵,突然挺身,一屁股挪到我身边与我挨着,双手一圈将我拢住,轻轻抚摩上我的后脑,柔声道:“撞疼了吧?”

我一个寒战之后张大了嘴,这人怎么突然换上这副嘴脸?刚刚还满带戏谑之意的凤眼,此刻竟脉脉含情,刚刚还说着讽刺之词的薄唇,此刻竟吐出关心之语。速度之快不亚于他出手点穴,技巧之高不亚于他以往的每次变脸。

他的脸离我不过小半尺,看着我瞪目呆滞,他唇边又起媚气笑容,勾魂眼波妖意流转,嗔道:“傻女人,撞出响来了也不晓得揉一揉。”那手在我头顶侧后方温柔的摩挲着,摩的鸡皮疙瘩如千军万马横扫战场般横扫了我的皮肤。我口吃的症状已许久未曾严重犯过,此时再现江湖:“你……你……你想……想干……干什么?”

他似嗔似怨的冲着我一笑:“我关心我娘子有错么?”说着将我的脑袋往他肩膀按去,“趴下,你坐的这么直,给你揉的胳膊都酸了。”

我反应过来,这人又想调戏我,一定是有目的的!我用力将脑袋后顶,双手拼命推他前胸叫道:“放开我!”

他不但不放,还猛地使劲将我搂的更紧,身子与我贴的更近,男人的气息再一次全面笼罩了我。我的心咚咚乱跳,似要跳出心房,双手被死死固在他胸前,拳头顶着自己的下巴,狐狸脸眼见着就到我鼻子尖了,嘴中柔道:“做什么这么害怕我?我可是你未来相公!”说着话,薄唇微张就欲贴上,我的脸皱成一团,闭上眼睛惊怕的大叫:“放开我!放开我!我什么都告诉你!”

身子蓦然轻松了,我喘着粗气呼哧半晌才睁开眼睛,那人又靠回原处,抱着胳膊跷着腿,懒洋洋的模样似刚才根本没有非礼过我一般,脸上仍旧挂着可恶笑容,冲我一扬下巴:“说吧。”

我双手捂住脸,用力上下搓了搓,心乱如麻!狐狸好可怕,好恐怖,他竟然使用美男计来迫使我妥协,那俊脸,那媚眼,那温柔的手,那男人的胸膛,我……我不能否认,刚刚那一刻,我的心跳的很厉害。

狐狸也不急,静等着我开口,我镇定了好大一会,心潮慢慢退却,愤怒节递升腾,卑鄙小人!从遇到他开始就没有过好事情,虽然我倒霉,可没有他,我自少活的还算自在,现而今时时担惊受怕,一防再防还是落入他的圈套,我要自保只能靠我自己,指望他放我一马是没可能了。对我使美男计是么?我不会使计,就会装傻!

平静下来,我眼望对面车窗,缓缓开口:“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个人无论活到多大岁数,总还是有很多不懂不明不会的事物,如果能做到活到老学到老,那这个人的一生也就没有白活。”

他又直起身,疑惑的望着我。

我继续道:“人的起源,是个很深奥的问题,很多人终其一生的寻找着这个问题的答案,提出了很多推论,但都没有成立,直到一位叫做达尔文的异国人提出了……”

话没说完,狐狸又欺近我身,一把捏住我的下巴,捏的很用力,两侧骨头疼痛难忍,我被捏成了个猪嘴,口中呜呜不停,脸憋的通红,“放……放……”我语不成句。他眯着眼睛看了我半晌,还是放开了手,咬牙切齿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托着下巴,左右活动着大口喘气,断续道:“我就……就想告诉你……人是……是猴子变的。”

^^^^^^^^^^^^^^^^^^^^^^^^^^^^^^^调戏分割^^^^^^^^^^^^^^^^^^^^^^^^^^^^^^^^^^^^^

马车不停奔驰在山间小道,天色暗了,我们没能到达县府,露宿了荒野间。

车夫在山坳一处停下了车,找了个避风口生了一堆火,我不想下车,狐狸把我拖下去了。名曰:透气。

车夫相当“知情识趣”,见我二人落座火堆旁,居然跑回车上去呆着了。

狐狸坐在火堆边,这天一点都不冷,他也不怕烤得慌。我找了块石头靠着,离他足远了三四米。他拿着棍子挑了挑火,掏出干粮布包冲我抖抖:“你还不吃东西?”

见我靠在石头上很久没动静,他将手放下了,自己拿出米饼吃起来。我一直看着他慢条斯理的吃完,掏出帕子擦擦嘴。只觉得自己腹内空空如也,饥声如鼓,我饿了,我赌人的气为什么要与食物过不去?可是刚才没动,现在没法再动了,忍着吧。

塞回帕子,狐狸起身一步三摇的晃向我,一副痞子模样。不知道为什么,我竟希望他是来给我送吃的,虽然这个可能性不大。下午我东拉西扯的就是不回答他的问题,他没有追问,也没有对我再使这个计那个计,倒让我觉得不安了,他不是几个拙劣的招数就能对付得了的人。

“坐在黑地里做什么?过来!”他将手伸向我,语气不容抗拒。我自然不会去拉他的手,自己拍拍屁股站起来了。跟着他走回火堆旁坐下。

山野夜间万籁俱寂,除却火堆几声噼啪作响外再无二声。我坐下半晌,他也没有要给我东西吃的意思,尴尬加无聊,对着火堆,我下意识地将两手乍着翻来翻去,似在烤火,其实很热。

“你冷么?”狐狸在身侧低声道。

我瞅他一眼,火光映着他的侧脸,腮骨清秀,下巴尖尖,睫毛半垂,线条此时看起来没有了戾气,很英俊,很柔和;很……温雅,竟让我脑子一浑产生了“此人好相处”的幻觉。摇摇头道:“不冷,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唔。”

“杰森会不会有事?”

他将脸扭过来看我,表情没变,语气却带了些不快:“你与他是什么关系?这样关心他。”

“朋友。”我迅速答话,想也不想,“他是我的第一个好朋友,我们一起来这里,他对我很好。”

“哦?对你很好?怎样对你很好?”

我也转过脸面对他,蹙眉道:“很好,很关心我,我只想知道他会不会有危险。”

“如果我说他会有危险你又怎样?”无善意的口吻又出来了。

我“腾”地起身,激动道:“他什么也不知道,根本帮不上你们的忙,如果他有危险我一定要去救他,而且……”我盯住他的脸,狠声道:“如果杰森有事,我会恨死你,恨死你们!咒你们一辈子!”

他板着脸听我诅咒,口气不善:“救他?就凭你能救得了谁?”

我冷笑:“是,我也许没本事救人,但我至少能陪着他,是我把他带来的,我要对他负责,要走一起走,要死也一起死!”

他怔怔地望着我,目光凝注,神色复杂。半晌才缓了脸色,抬手拉住我:“坐下,这么激动做什么。”

我坐下,心里仍起伏难平,接着道:“你不觉得利用无辜的人很可鄙么?我们只是来中土看看风光,过些日子就会回家,你把我们拖下水,万一杰森有个三长两短,我又怎么能独自回去!万一他的父母向我要儿子,我怎么交代?”

“你的家在哪儿?”他问了一个我最不想回答的问题。

我没好气:“我说了你也不知道,何必要问!”

安静了一会儿,“好了,”他往我身侧又挪了挪,柔声道:“莫生气了,黄毛不会有事的。”

我斜视他:“你若不打算伤害他,为什么还要把我们分开?”

“呵”他轻笑起来,“谢三毛你的问题真多,可我想知道的,你到现在也还没告诉我。”

我也嗤笑:“哼,你不愿把实话告诉我,我也绝不会告诉你,杀了我我也不说。”

“呵呵呵,”他笑的更开心,“你在沐剑声面前一副知书达礼的模样,为何在我跟前就如无赖一般?”

我冷冷回过去一句:“跟你学的。”

“好!”他突然正色,眼神一定,认真道:“我可以回答你三个问题,你想问什么只管问,但是问完了就必须说出我要知道的!”

我默不作声,看着他严肃的表情,思量着他是否又想戏弄我。

“问吧!”

既然给了我机会,那我跟他客气什么?张嘴便道:“你们要杰森去做什么事情?”

“进入皇宫。”

“啊?”我大惊失色,“要他进入皇宫做什么?”

“哼,当然是……”他突然顿了一下。

我立时犹如被一盆凉水兜头浇下,颤声叫道:“刺杀皇帝?你们要他去刺杀康熙?你们莫不是疯了?”

他在我面前伸出手掌,一二三四五依次攥下手指:“你一共问了五个问题,我答了你两次,现在只能再答你一次,你要我答你哪个?”

我猛然清醒,他果然还是在玩我,赶紧道:“不对,你第二个问题没有回答我,先答第二个。”

他嘿嘿笑了:“你倒是记的清楚,好,我就告诉你,三太子预备要他扮做异国画师进宫画图。”

“画图?画什么图?你怎么知道杰森会画图?”

他不吭声了,歪着嘴角笑眯眯地看我。我气极又叫道:“还有一个,还有一个问题没回答!”

他摇头叹气:“欠娘子的债,相公总是还不完的,好吧,画图、画什么图、你怎么知道杰森会画图,你要我回答哪一个?”

我拼命稳住心神,狐狸太狡猾,一不小心就要上当,我要细心考虑一下。狐狸知道杰森会画图不奇怪,他早先就见过,让杰森进宫,不会是画地形图吧?

“就……就回答画什么图?”

“呵呵,问的不错,”他笑意加深,将手搂在我肩膀上,道:“画皇帝的像!”

我僵滞住了,原来如此,这些反清复明的家伙不是要杰森画出故宫地形图,而是要找出谁是康熙。

消化半晌道:“你们真是可笑,皇帝难道不穿龙袍不带帝帽吗?难道不住在寝宫吗?紫禁城入夜之后是不会有外臣在的,还需要特地去画一张像辨认?”

他扳过我的身子,两只手全搭在我肩膀上,眼波柔情似水,轻声道:“娘子,该你回答相公的问题了。”

我张口结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