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公主快跑,太傅追来了-第8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走在前面的白竹听到了随言的话,然后就停下了脚步。疑惑的望着他,因为他刚才说话的声音太小了,她只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他前面说了怎么自己根本就没有听到。

    “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说。”

    白竹撇撇嘴,不说算了,反正他也不会说些不好的事情,不然沈哥哥是不会放过他的。随言刚才说的话一字不落的都进了沈耀的耳朵,他只是不吭声而已,也没有作出什么回应。只是眼神望了随言一眼,那个眼神让随言一颤。

    这是要出事的节奏啊,随言心里大叫一声不好。也怪自己嘴碎,说就说嘛还让正主给听见了。他这回去肯定不会好过的,他脑海里浮现的倒不是沈耀如意和如何的责骂他。

    而是满桌子的书经,这些都要他抄写。他最烦的就是这些文绉绉的东西,还不如来点打骂得好。偏偏沈耀告诉他,抄写这些东西是为了让他平神静气的。

    在白竹上了马车之后,沈耀就说道:“这后面的事情就不用我交代了吧。”

    随言皱着眉头,他就知道会是这样。他无奈的说道:“公主能换一种责罚吗,你知道的我”

    “两本。”

    “可是我”

    “三本。”

    “好好好,我写就是,别在加了。”

    他现在无比的后悔啊,真的是报应啊,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自己吧。他没办法,沈耀交给他的事情他如若是不干,更加没有好日子过。

    所以说他还是认命的到沈耀的书房里面,开始纸笔抄写。而沈耀则是在案上面开始做自己的事情,随言是不是的往沈耀的方向看。

    他还没有来得及收回自己的眼神,就被沈耀逮了个正着,沈耀说道:“你写完了?”

    “没有,没有。”

    随言立刻就收回了眼神,他怕沈耀再给他加书。

    “这些书你要是没有抄完,那么今天就留在这里写完了再睡觉,若是没有写完,那么你就不要睡觉了。”

    沈耀没有抬起头看他是什么样子的表情,而是低着头处理自己的事情。

    随言欲哭无泪的咬着笔头,然后认命的抄书。

    这一连几天沈耀都让他抄书,现在他只要看到书就头晕。今天他倒是的见识到了沈耀的威力,他不会不发火,而是这样的冷暴力。实在让他承受不了,这以后还是闭紧自己的嘴巴得了。

    白竹的画像也在第二天给画好了,沈耀在去白家的时候,就一并带来了。这画还是白竹让自己的丫鬟交给他的,至于为什么不是她亲自来,就是因为白老爷不让她出门,就是白夫人也是如此。

    说她现在大了,应该待在家里,然后多学学规矩。

    白竹是想着要偷偷溜出来的,结果白老爷看得严,愣是没有找到一个空子。这几天她都被勒令待在家里,不能外出。

    最近还出了一件事情,因为谢玉曾成在边关立了功,所以他回来了。当时京城的大街小巷都挤满了人,就是为了看看这边关的将军。

    只是在知道这归来的将军是谢玉成之后,人走了将近一边多。留下来的都是看热闹的人,他回到京城之后就到了宫里,接受皇上的表彰。

    为此苏锦州还得意了很久,看人的眼色都得意了不少。

    在接受完皇上的表彰之后,为了庆祝他的归来,宫里准备举行一场盛宴。还让众位大臣的子女都来,算是一个很大的宴会了。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本来这个宴会就会专门来庆祝谢玉成归来的。

    而且宫里也是很久没有举行过什么很大的宴会,也算是顺便帮他庆祝了。

    但是在回来的将军里面,沈耀并没有发现有刘毅的身影。

    就是周将军也没有在其中,他对此倒是充满了好奇。

    下了早朝,沈耀到了大学府处理事情当时闫廉就在里面。他是周将军的好友,因该知道他们的事情吧。

    “闫大人这次回京的为什么就没有周将军的身影,他不也应该回来才对吗。”

    闫廉停下手里的笔说道:“你不知道也是理所应当的,这次皇上派你去赈灾,你这一去就是一个月。宫里的事情你也不知道,那周老头之所以没有回来,是因为他受了伤。”

    “受伤?”

    闫廉缕缕胡子,然后说道:“这也是因为边关不断的有蛮夷人的进犯,这次之所以会受伤,不还是因为那谢玉成嘛。”

    沈耀静静的听闫廉娓娓道来。

    原来他们没能回来的原因是因为谢玉成判断的失误,导致了粮草部队受到袭击。一只军队直接就被全军歼灭了,这要不是刘毅提前从谢玉成手下听到了点什么。

    他都不能及时的赶到,可是他恰好中了敌方的奸计,被他们团团围住。因为刘毅之前出来营救谢玉成的时候提前跟周将军打了招呼的。

    所以援军很快就到了,本来他们都已经赢了的,可是同样是因为谢玉成的原因。蛮夷一个领头人别人射中了一箭,但是他并没有死亡,而是昏迷了。

    之后在他们收拾残局的时候,那个人突然就醒了,他拿起身边的箭。都已经瞄准了谢玉层,但是这一切都被谢玉成看到了,说他机智的躲过了一截。

    但是射出去的箭落在了周将军的身上,他的肩胛骨受了伤。这一切明明都是可以避免的,偏偏谢玉成一声不坑,等到箭已经落在了周将军的身上,他才回应,说自己根本就没有看到到。

    但是这一切都被刘毅看在眼里,他在看到那箭要落在周将军的身上时,已经尽力去挽救了。可是他的动作没有那只箭快,所以他没能免除周将军受到伤害。

    “你也知道的,周老头年纪大了,所以你那好兄弟刘毅就主动的留了下来,照顾受伤的周老头。他也是有心的,哪里像谢玉成那个混蛋。”

    闫廉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都是喷火的,他是真的很生气很生气。若不是因为他,自己现在应该和周老头在酒楼里面畅饮,说说彼此的事情,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啊。

    这也只能说周老头倒霉吧,偏偏就站在那谢玉成的前面。

    沈耀点点头表示明白,看来他是错过了很多事情啊。不过他很奇怪,这一切明明就是谢玉成的错,为什么他会回来接受表彰。

 第二百六十一章回来了

    “那为何谢玉成回来了。”

    闫廉摇摇头,他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这不是周老头受伤了吗,刘毅本来是要回来的,可是他自动请缨,说要留下照顾周将军。”

    “他现在也是个副将,在在边关立了不少的功勋,这次回来的该是他。”

    沈耀露出欣慰的笑容,然后说道:“他母亲若是知道了,必定高兴。刘毅去了那么久,他娘也是时常念叨他,对邻里说到刘毅的时候,脸上都泛着光。”

    闫廉很看好刘毅,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周将军都说了他前途无量。

    “他母亲现在身体如何,我都没有去看过她。真的很想去见见她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居然能养出这样优秀的儿子。”

    “闫大人有空可以去看看,她就住在西口的一个市场里边。”

    闫廉没在说话,只是点点头,然后开始做自己的事情。沈耀拿了自己需要的东西之后就离开了,他没有跟闫廉打招呼,因为他在专心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他也不好打扰。

    宴会的时间就定在两天后,苏家里正想着要谁去皇宫里面,他们大臣里边就只能让一个子女去。那苏夫人自然不会让苏小小去皇宫里,这次宴会,到场的一定都是富家公子。地位一个比一个高,说不定就可以看到一个适合苏君怡的人呢。

    所以她提前就去了苏锦州的书房,他一般下了早朝就会到书房里面去。她自然就带着上苏君怡到了书房,然而她们母女两个刚到书房,然后就看到苏小小在里面。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苏锦州脸色不太好,他皱着眉头。苏夫人用手肘碰了碰女儿的肩膀,示意她开始说话。苏锦州平时最喜欢的就是苏君怡是,所以要她来说,成功的几率会大很多。

    “爹爹,君怡想要去宴会。”

    苏君怡柔弱的对苏锦州说着,她还看了一眼苏小小。而苏小小也在打量她,眼里却是不削的。那苏君怡看苏小小的眼神还是有些害怕的,感觉她要干些什么情一样。

    “君怡,这次的宴会就让你姐姐去吧,下次,下次你再去好不好。”

    苏锦州看到苏君怡的眼光都不一样,而且说话的而声音也很柔和,哪里像跟苏小小他们讲话的样子。那苏君怡在苏锦州的心目中地位不一样,这至于是为什么嘛,只能说苏君怡给苏锦州挣够了面子。

    苏君怡本来就不想去宴会,她又不会一个物品。以前她就经常被苏夫人带去各种宴会,她知道这就是变相的相亲罢了,在宴会上,自己就跟一个东西一样,被人评论。

    这样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可以说是讨厌这种感觉,她就不喜欢参加这些宴会,虽说这是皇家办的,可是和其他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她知道自己的母亲看不上柳世卿,觉得他就是个商人,想要自己嫁给官员,或则是官员的儿子。苏君怡可不想沦为联姻的工具,不过还好,苏家对柳世卿的感觉不错,要是她能嫁给柳世卿,也不枉一桩好事。

    如今却被这回来的苏小小给搅了局,柳世卿对苏小小的殷勤她看在眼里,但是苏小小看不上柳世卿这个也很明显。若是这次苏小小在宫里被人看上,或者是看上了哪个人,这还对她有利。

    “那好吧。”

    苏君怡装作很失落的样子,苏小小却很鄙夷,因为苏君怡眼神都不对劲,哪里有失落的样子啊。明明就有一丝窃喜,若不是这苏夫人将她带来,她苏君怡怕是不会到这里的。

    苏锦州倒是没有看出来,他只是很欣慰,自己的女儿能这样识大体。他拍拍苏君怡的肩膀说道:“这次是爹对不起你,你说,想要什么。爹给你钱,你去买。”

    苏君怡却摇摇头说道:“这没有什么,姐姐她是苏家的嫡女,去也是应该的。”

    苏锦州往苏小小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一眼倒是让苏小小看到了一丝厌恶。她一点也不在乎苏锦州是如何想自己的,反正他也蹦跶不了多久了。

    那沈耀已经做到了他的成诺,虽然他做的这个事情很不能让他满意,不过也算是可以了。现在她就的想想以后的事情,听苏锦州说,这次宴会,大臣都会到场。

    说是宴会为谢玉成接风洗尘,但是这其中的缘由却不止这一样。这李昊泽是想要给林云笙选择一个看一个夫人,还让她们这些女子来个比赛,就是看谁能入了那林云笙的眼。

    而且这次李安月也会在其中,她是作为陪衬的。至于惨不惨与其中的比赛她不得而知,反正对于她来说,这是一个机会,能到的林云笙青睐的机会她都不会放过的。

    而且她这次去也不会让李安月好过,在外出的时候,林云笙为了她,都跟自己的关系疏远了。他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林云笙的行为却出卖了自己的想法。

    这些不会是苏锦州的猜想,并不是李昊泽亲口说的。帮林云笙选择夫人这个事情应该是天后想出来的,以为她可能也发现,李安月对林云笙有些想法吧。

    她可能看不上林云笙,或责是其他什么事情。

    这件事情林云笙是不知道的,李昊泽有这个想法也是在林云笙他们离开京城的时候表示的。万一有一个人能得到林云笙的青睐,李昊泽当场就可能给他下旨。

    不过她想,这一切还是得看林云笙自己的想法,就是李昊泽真的给他下旨,让他娶亲。按照他的性格,应该也是会抗旨的,就是太后或者还李昊泽,他们都阻止不了的。

    不然也不会瞒着他,干出这样的事情。

    “行了,既然事情都说好了,我就先回去准备明晚的事情。”

    苏小小看了他们一眼,根本就不想跟他们这些人多说些什么,实在是虚伪。在这苏家大院里,哪个人不是带着面具过日子,他们都得把说出口的话再三思量,不然被什么有心之人听到了,可能就因为一句话而死无葬身之地。

    为人都要处事圆滑,这能活下去的唯一准则,当然了还有另外一种,那就是你有足够的权利。

    但是你得每天祈求,万一有一天自己下马了。那么接二连三算计你的人就会层出不穷,那个时候你就惨了。

    也没有等苏锦州他们回话,苏小小就迈着步子往门外走,她是不想留在这里的。这难得的父子情深,只可惜啊与她无关。

    自己也没有必要看他们这样上演这种戏码。

    “老爷你看她,这是什么态度啊。”

    苏夫人闹着,人家苏小小都已经走远了,看着苏小小态度真的是把她这几天憋着的气都惹出来了。

    苏锦州也是在看了她一眼,其余的什么都没有说。反倒是苏君怡不停的安慰自己的母亲,让她消消气。“行了别哭哭啼啼的了,君怡你送你母亲回去,我现在要做事了。”

    苏君怡点点头,然后拉着苏夫人离开了。苏夫人也不想在这里闹,本来自己的印象在苏锦州这里就不好了,若是再闹下去,恐怕就要如了那苏小小的意了。

    看来他得将这个计划提前了,今天晚上谢玉成会来这里吃饭。这是他回京之后第一次来苏家,这今天就是最好的机会,苏夫人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就开始打点周围的一切事情。

    要想做到万无一失,就得小心一点。现在的苏小小已经不像之前那样了,所以还要做好十二分的谨慎,免得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君怡,你先回去休息,今天晚上你爹啊哟请你表哥吃饭,到时候你就不要出来了。”

    苏君怡听到表哥,就以为是柳世卿,她问道:“是柳表哥吗,娘。”

    “不是,是谢玉成。他今天一早就打好招呼,说晚上会来这里吃饭,你就不要出来了,听话啊。”

    苏君怡一开始还挺高兴的,可是听到是谢玉成,脸一下子就冷下来了。她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个表哥了,在京城里谁认识他啊,臭名昭著都可以用来形容他。

    而且他看自己的眼神也不一样,总是色眯眯的,看着就让人作呕。要让她配谢玉成吃饭,那还是算了吧,她哪里吃得下去啊。

    “知道了娘亲。”

    苏夫人拉着苏君怡的手说道:“君怡你对柳世卿的感情我知道,你放心,娘会帮你的。”

    苏君怡倒是有些奇怪,娘亲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了。她不是不喜欢柳表哥吗,如今怎么说要帮我。

    她也没多想,有了母亲的支持也是好的,至于帮不帮她,又怎么帮她。自己就不知道了,苏君怡点点头然后说道:谢谢娘亲,没事的话女儿就先走了。”

    “嗯,去吧。”

    苏夫人摆摆手就让苏君怡离开了,在她离开后,苏夫人就变了脸色,然后就冷着脸说道:“贤儿你过来。”

    庄贤儿上前一步走到苏夫人的面前,伏身将耳朵靠近苏夫人的嘴巴。

    苏夫人跟她说了什么之后,她点点头。然后就离开了房间,留在房间里的苏夫人冷笑着。

    “苏小小你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第二百六十二章你过来

    “嫣儿你过来,我有事情跟你说。”

    庄嫣儿停下手里的事情,然后跟身边的丫头说了一声然后就到了姐姐的身边。庄贤儿将庄嫣儿拉带一边,左右看了一下。

    庄嫣儿很奇怪,她姐姐要跟她说什么事情,干嘛要搞得这样神秘兮兮的。

    “姐姐这是做什么,神秘兮兮的。”

    庄贤儿小声的对庄嫣儿说道:“今天晚上你好好看着小姐,别让她到处跑。”

    庄贤儿说道:“夫人今晚会给谢玉成下药,她准备撮合谢玉成和苏小小。”

    “你说什么?谢玉成是怎么样子的人姐姐不知道吗,你要帮着夫人算计苏小小。这不是要毁了她吗。”庄嫣儿一脸的不可思议,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苏夫人会这样对苏小小,这就是想要毁了她的意思啊。

    “你小声点,这关你什么事情,嫣儿。姐姐知道你心性善良,可是这件事是夫人下得命令,我们这些做女婢的只能照着做。”

    “姐姐也不想这样子,将好好的一个姑娘就送入虎口,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庄贤儿苦口婆心的劝着庄嫣儿,她这个人就是太善良了,平时看着比较凶,不过这并不是她的本性。跟她相处久了之后就会发现,她人和性格其实很好。

    “知道了姐姐,我会看住小姐不让她乱跑的。”

    “知道就好,姐姐先走了,你好好的啊,等这件事情过了,姐姐就带你回去看看。”

    庄嫣儿点点头,挤出一个违心的笑容。

    直到庄贤儿都之后她都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嫣儿你站在哪儿干什么呢,还不快过来帮忙,若是没有将这些东西都收拾好,别怪小姐我不给饭吃哦。”

    从里屋出来的苏君怡手里拿着一个香包袋子,后面的呃丫头手里拿着针线,这是苏君怡还没有绣好的香包。她说是送给柳世卿的,所以做的格外用心,这荷包也快要完成了,就差一点就能完工。

    苏君怡的声音将发呆的庄嫣儿拉了回来,她一脸纠结的走到苏君怡的身边。一副想说又不想说的样子,愣愣的就站在。

    “怎么了,刚才是贤儿来过了吧,她是不是批评你了,你跟我说,我让娘亲收拾她,帮你报仇。”

    苏君怡停下手里的动作,将庄嫣儿拉到自己身边,让她坐下。她说这话当然是假的,这府里的人都知道,庄贤儿对庄嫣儿是出来名的好。

    从前到想着,只要有什么好东西,庄贤儿第一个想到的时就会自己的妹妹。有什么人欺负她,那后果是不敢想象的。

    “没有,我就是在想些事情。”庄嫣儿忘了一眼竹编上的干花,小心的翻动着。心不在焉的样子让苏君怡来了兴趣,她将手上的东西放在丫头的手上。

    摆正的只是,让庄嫣儿对着自己。她拉着庄嫣儿的手,对着她说道:“说吧在想什么事情,都心不在焉的,”

    庄嫣儿看着苏君怡,不知道该不该将自己姐姐跟她说的话告诉苏君怡。她考虑了半响还是觉得不告诉得好,万一自己告诉了她,小姐就跑到夫人那里去说。那么受罚的就是她的姐姐,自己受点罚倒是没有什么,但是姐姐不行了。

    所以还是不说了吧,她等了半响,最后笑着想说道:“小姐为了柳公子这样费心的做这个香包,嫣儿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小姐都没有为我做过。”

    她将这个话题转移到了苏君怡做的这个香包上面,她知道,只要小姐说道柳世卿的时候,她就会往别处说,自然就不会盯着自己的事情了。

    “真的?就为了这件事?”

    苏君怡有点不相信,着刚刚明明就是因为庄贤儿的到来,她才变了样子。所以这应该是与庄贤儿有关,或者说是跟自己母亲有关系。

    庄嫣儿不知道怎么时候,居然都移不开小姐的注意力,她只能无奈的说道:“好吧,还是瞒不过小姐啊。”

    “小样儿,就你这个样子,哪里能骗过我的眼睛,说吧,出了什么事情。”

    苏君怡得意的笑着,然后等着她的下文。

    庄嫣儿低着头说道:“还不是因为姐姐,她下前答应过我,要带我回家看看的。结果她刚才来告诉我,说现在回不了,我就不太高兴。”

    “原来就是以为这个原因啊,那你得多理解理解贤儿了,她这也是迫不得已。最近呢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母亲身边又没有两个得力的助手,只能多依仗贤儿了。”

    庄嫣儿知道,小姐是相信了她的说辞。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生出了一丝歉意,小姐待她这样好,自己却要骗她。

    “行了,你姐姐不带你去,那小姐陪你去可好啊。”

    苏君怡以为她只是想家了,这个家并不是庄嫣儿父母亲的家,而是她大娘的家。从庄嫣儿和庄贤儿被买进苏家,这后来出现的大娘就时不时的给她们姐妹两个送吃的喝的。

    若不是这个大娘,她们两个妹怕是熬不过去。所以庄嫣儿姐妹两对着大娘一直很好,跟亲娘一样。她们会时不时的回去看看。两个月一次,这次都快三个月了,但是庄贤儿有事情,就一直没有回去。

    再加上,她们听说大娘生病了,所以庄嫣儿心里就很担心。

    大娘的年纪大了,身边又没有儿女照顾,他们担心也是情有可原的。

    “这可使不得,小姐哪里有时间陪嫣儿回家看看啊,时间都给了柳公子了。”

    苏君怡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她笑骂道:“就你话多,什么事都敢说出来。信不信我不让你回去了。”

    “可别啊,小姐,我不说了,不说了。”

    “现在知道求饶了,哼,早干嘛去了。”苏君怡将脸转到一边,然后冷眼看着她,一脸不留情的样子。

    庄嫣儿讨好的向苏君怡撒娇,直到苏君怡笑了她才罢休。

    “行了别再摇了,小姐我的骨架都被你摇散了。”

    “我就知道小姐最好了。”

    “别贫嘴了,赶紧将这些东西弄好,不然我就收回刚才说的话。”

    庄嫣儿立即开始动手,将那些花都弄好。她表面上没有什么不同的,可是心里还是在想,这件事情该不该跟苏小一下,她看了一眼苏君怡然后说道:“小姐,嫣儿想问你一个问题。”

    “行啊,你问吧。”

    “如果你知道有个人要害一个人,那你会告诉那个被害的人嘛。”

    苏君怡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看着庄嫣儿问道:“你说的是谁?”

    庄嫣儿低着头摆弄着竹编上面的干花,说道:“哎呀,我就是想问问,没有别的意思。前段时间不是听我姐姐说起大娘那边的事情吗,就突然想到了,就想听听你是怎么想的。”

    “我啊,若是我的话。应该会告诉吧,以为我自己也希望,若是有人害我的话,也会有人帮助我。将心比心吧,这种事情我会选择告诉。”

    “哦,还是小姐善良,但是姐姐告诉我,那个人也会像小姐一样,跟被害的人说了,然后就避免了一场悲剧的发生。”

    “呵呵,你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苏君怡低头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没有再开口说话。

    既然小姐都这样说了,那么还是告诉苏小小吧。她不也在自己危难的时候救过自己吗,再这么样,自己也不能忘恩负义不是吗。

    在夜幕降临之前,庄嫣儿找了一个空挡,跑到了苏小小的院子里面。那时候苏小小还没有回来,听她身边的人说,她是去外面采买去了。

    是为了准备明天的晚宴,所以至今都还没有回来。庄嫣儿找到了当时救自己的那个下人,跟他说了苏夫人的计划,让他告诉苏小小自己注意点。

    她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东西,其他的自己也无能为力。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若是苏小小还不能幸免,那么也怪不了自己了不是。

    “多谢嫣儿小姐特来提醒,不然我家小姐就会遭此大难。”

    那下人作揖道谢,庄嫣儿却不是很领情,她本身就不和苏小小是一队的,这次帮她也不过是报了她的救命之恩,所以这就算是两清了。

    “你不必谢我,我之所以会这样做并不是想要站在你们这边,我不过是不想恩将仇报罢了。”

    下人连忙说道:“是是是,不过还是要谢谢嫣儿姑娘,待我将这事告诉小姐,她一定会赏你的。”

    庄嫣儿摆手说道:“我已经跟你说了,我做这些事情不过是报恩,以后我与大小姐就再无瓜葛了。”

    她的脸上有些不耐烦,说完之后就拂袖离去,没有再理会那个下人,至于后面的事情她就不知道了,反正自己该说的都说了。

    庄嫣儿按照姐姐的指示,留在房间里看着苏君怡,就是告诉了苏小小,她觉得今晚还是有一场恶战。

 第二百六十三章吃饭

    “小姐,老爷叫你去堂屋吃饭。”

    苏小小的丫鬟进门跟苏小了苏锦州交代的事情,而苏小小则是慵懒的站起身,将手中的口纸放在盒子里面,她今天这个样子也算是盛装了吧。

    “小姐你打扮得这样好看干嘛,不是说不去那饭局吗。”

    跟在苏小小后面的丫鬟说道,她之前就听到苏锦州派人来跟苏小了,让他晚上来吃饭,为的就是提前给谢玉成接风洗尘。当时说的饿时候,苏小小就已经说了不去。

    如今却是盛装打扮,很漂亮。她不知道苏小小究竟想怎么样,反正看她的表情一定没有什么好事。

    “叫你办的事情你可都办好了?”

    出神的丫鬟突然一激灵,立马回答说:“都办好,小姐放心,今天绝对是一场好戏。”

    “这样就好,呵呵,我就要看那秦燕要怎样收场。”

    苏小小嘴角微微上扬,眼神里透着寒气。

    先说话的那个丫鬟都不知道他们两个在说什么事情,难道是自己错过了什么吗。她总是但觉苏小小会干一件事情,这件事情还不会小。

    她好奇的小声问着身边方才说话的那个人。“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都听不懂。”

    那个丫鬟还还没有说话,苏小小就斜眼看着她,。被问的那个丫鬟看了苏小小一眼,就没有再说话,将到最的话给吞进了肚子里。那个问的人则是觉得事情不太对劲啊,她朝着给她使眼色的方向看过去。

    正好对上苏小小的眼睛,她下意识的低下头不在说话。在裙子里面的双腿都在抖,她可是见过苏小小发脾气的,那场面,她是不想再经历了。更别说是自己当主角了,那那下次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知道什么事情该问,什么事情不该问。你都在我身边呆了这么就了,就没一点觉悟吗?”苏小小只是停了一下,瞟了一眼低头的那个丫头。

    扭头往前面走着,那个丫头一句话不敢说,只能低着头往前面走。她就是一时得意忘形的,看苏小小心情不错,就大了些胆子。

    现在被苏小小这样说,她心里是很害怕的。这还是今天她心情好嘛,若不是心情好,恐怕自己的下场就跟那个丫鬟一样了。

    死都知道是怎样死了,她到底是不敢抬头,也是怕了。

    “事情知道得越多的人,死的也就越快,你是想活着还是”

    后面的话苏小小没有说完,就听见那丫鬟跪下的声音,她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奴婢再也不敢多嘴了,求小姐饶了我。”

    她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