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公主快跑,太傅追来了-第7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白溪的目光转到了林云笙的身上,林云笙没有想到杜孟然会突然将话题说道他的身上,他只是停了自己手上的动作,而后又继续吃他还没吃饭的饭菜。都没有理会他们,也不管他们说什么用什么眼光看待他。

    在说了他有没有做什么,林云笙隐约记得,自己好像对苏小了什么,此后就忘了苏小小这人。根本就不记得了,现在杜孟然说起苏小小他才记起。

    白溪很惊讶的是林云笙居然跟着杜孟然到了花楼里,他不是一项都不去那种地方的吗,记得之前的时候。他和杜孟然还联合起来让林云笙去那里面看看。

    他识破了他们两个的诡计,硬是不上当,最后他们还是没能成功。这都不是白溪最生气的,他生气的是杜孟然居然上花楼不叫上他。

    要是他让人来叫他,他也不至于在家里受到白竹的折磨,他一直是很想出来。可是一直没有找到借口理由,现在他们两个背着他一起去花楼。

    白溪越想越觉得生气,他们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

    “杜孟然,你什么意思,到底有没有没有当我是朋友。”他一下子就吼了出来,还拍了桌子,将上面的被子碰到了地上。

    杜孟然很现在真的很懵啊,这是咋的拉,白溪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现在咋就生气了。他好像是没做什么事情吧,不就是去了一趟花楼吗,有必要这样?

    杜孟然是不懂得白溪在家里的痛苦,他之所以不知道苏小小的事情,根本就是没有时间去听别人再说什么。以前吧,他有的是大把的时间,现在呢就不同了。

    他自从跟林云笙出去一趟之后,就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一回来就要搬林云笙训练沈耀,训练完成之后。她以为就没他什么事情了,结果呢,等他计划出走的时候,沈耀又出了事情,白竹要他保护沈耀。

    现在他好了又当上了状元。这样总该好了吧,结果呢,结果呢。现在又出了这挡子事情,雪灾又让他放弃了出门的计划。

    如今只好等着过了年,再计划以后出行的日子,他在家里骨头都快没磨平了。还没人找他,杜孟然这个家伙居然干这样的事情,还不带上他。这可不就是不将她当成朋友吗,只是气人啊。

    “行了,差不多得了啊,我今天不就带你去吗。”

    白溪看了林云笙的脸色,他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白溪也就没有动作。等着他们赶紧吃完,他很想见见杜孟然说的‘才女’苏小小。

    他看着林云笙,希望他能吃快一点,这样他就能早点见到苏小小了,可是被林云笙就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偏偏就不那样子做。依旧慢悠悠的吃饭,沈耀像是看了他们一下,知道他们等一下是要喝酒的。

    现在多吃点,免得到时候没喝两杯就醉了,那到时候那就不看好了。

    他们几个吃完饭天已经黑完了,索性当时没有下雪,所以就好走一点。他们重新走的一条大道,怕到时候原先的小巷被雪封了走不通。

    他们路上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白溪一直在跟杜孟然打打闹闹的。沈耀心想,果然是有什么样的性格就会有什么样的朋友。

    这杜孟然跟白溪简直一个样子,他就纳闷了,怎么他们能结交到林云笙这样的朋友,他可不像苏孟然他们那样。

    就在他想问题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到了那花楼的门前。这次他们来可不像上次那样,有两个姑娘站在门口。这回他们没有见到姑娘反倒是看到了两个大汉站在门口。

    他们这样做也不奇怪,毕竟最近的难民比较多,这样做也是情有可原的。他们直接朝着楼里面走去,一到门口就可以听到里面喧嚣的声音。

    当他们走到里面去的时候,才发现里面的人很多。而且那些姑娘们都穿得很厚。这到是刷新了沈耀的世界观,可能是被电视给洗脑了吧。

    所以他一直以为这青楼里面的姑娘就是应该穿着暴露的,然后坐在客人的腿上,为他们喝酒什么的。

    结果他走进来才发现,里面几乎没有这样的现象发生。

    沈耀不免多看了两眼,他们这些青楼的姑娘在靠着自己的才艺养活自己。直到后来杜孟然跟他解释说,这青楼里面的姑娘,是自由身的。

    他们要是愿意跟客人发生关系,他们青楼是不管的。而且他们来去自由,不过到他们这里来卖艺的人,都是要给钱的,是他们客人打赏的一半。

    沈耀走在后面,跟着前面的杜孟然到了一个包间里面,里面的场景很雅致,一点庸俗的感觉都没有。

    他们之前就跟花妈妈说过,苏小小今天来陪他们,结果他们等了半天都没有见到人。之后最,杜孟然实在是忍不住了,他就走了出去,门口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阵呼救声。

    杜孟然仔细一听竟然是苏小小的声音,他们扭头看向沈耀他们,他们像是一愣,然后走了出去。林云笙本来是没有想要去看看的大顺,最后他听到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

    最后他忍不住心里的好奇,然后还是走了出去,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影撞进了他的怀里。

    林云笙一愣,他下意识的把怀里的人往前推开,可不是她就是一个劲儿的往他怀里钻。然后看了一眼,发现怀里的人居然是苏小小,她的头发凌乱,看不清她现是什么样子。

 第二百一十三章端倪1

    “娘子这是去哪里啊,哪里可不是你该待着的地方。”

    苏小小一听见那个男人的声音就忍不住的往林云笙的怀里靠。出现在林云笙连忙面前的是一个长相粗狂的男人,他身上穿着的衣服就可以看出,他家里是有钱的。

    他带着几个家仆,堵在林云笙的面前,调笑的看着苏小小。白溪本来是想出手的,看到林云笙没有动作也就没有动手,就看着那个男人颤颤悠悠的站着。

    脸色通红,一看就知道是喝多了的缘故。

    他知道这个时候他们可以不说话,而且他们这种身份要是在这花楼里买了出了什么事情。那么明天一大早的京城里所有的人都会知道,就类似于新闻头条一样。

    他们没有动作,而苏小小只是看了一眼前面气势汹汹的人,最后扭头躲进了林云笙的怀抱。她没有感受到林云笙的手,只是自己一个劲儿的往他怀里钻。

    “你们是谁,给我滚开,她今儿个晚上是我的。”

    只见那个男子伸手就想去抓苏小小的肩膀,嘴巴里面还时不时的发出几声淫笑,眯着眼见看着楚楚可怜的苏小小。她越是这样,那男子就越兴奋,有种戏弄猎物的感觉。

    就在那个男子的手快要接触到苏小小的时候,林云笙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显然那个男子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想要自己的手来回来,但是奈何沈耀的手抓得太牢靠了,根本刘挣脱不了。

    他猛地睁开眼睛,断断续续的说道:“你可知可知我是谁,竟然敢拦着我,行不行我让你家少一条命。”

    周围的人都将目光放在了阁楼上,饶有兴趣的看着上面发生的一切,这还是一场好戏啊。他们认识那个醉酒的男子,是苏家苏夫人的一个亲戚,仗着苏家的名头,没少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他们就好奇了。这苏小小是苏家的大小姐,这个男子不会不知道吧,他居然还这样对待自己家里的亲戚。现在有林云笙他们在,底下的人都想看看林云笙会作何动作。

    站在靠外面的白溪就笑了,他看着杜孟然一样,讥笑道:“哟,我还真就不知道你是那位,居然想害人性命,谁给你的胆子。”

    白溪装作不知道想求饶的样子,他不认识这个男子,他就是想知道他的后台是谁,又是谁给他的胆子能这样对他们说话。

    简直是喝多了吧,睁开眼睛都不认识他们。男子身边的下人虽然喝了几杯混酒,看到他们这么大的阵仗,酒劲儿早就被吓没有。

    他们赶紧将男子拉回来,可惜那男子的酒劲儿上来了,硬是拉不动他。

    “嘿嘿,小子。现在知道害怕了,只要你们跪下来给爷爷我磕几个响头,爷爷我就饶了你。”男子十分得意的抖抖腿,还真就以为他们是怕了他,表情甚是得意,都有点得意忘形的意思了。

    林云笙看着他,眼里的寒意也来越重,他心里不是很想发火。他不是没有脾气,只是他是看他喝多了,不想跟她计较。

    白溪本就是一个不会忍让的人,听到他这样的语气说话,心里自然是不舒服的。于是他实在是忍受不住想要动手,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手,花妈妈带着楼里的下人赶到。

    将他们隔成了两堆人,就怕他们到时候真的打起来。她是个做生意的,要是有人在她的场子上发疯,那她是不会客气的。

    只是这两个来了都不是好惹的,一个处理不好。以后这个花楼就别想再开了。他们一个是白家的少爷,杜家的少爷。再加上当今的太傅和今年的状元。

    个个都不是好惹的,尤其是这林云笙。对面醉酒需要来了扶着的男子也不是个甚事的人,他有苏家撑腰,他们这里也不能怎么样。

    “哎呦呦,这都是怎么了,大家都是来寻开心的,就被沮丧个脸好不啦。这样,今天我做东,全场免费好不好。”

    那个男子一听显然就不乐意了,他奋力挣脱下人的束缚,冲到了林云笙的面前。怒气冲冲的说道:“哪里有这等好事,今天小爷我就是不依,要是他们不给我跪下磕头道歉,我就讲这店子给砸了。”

    花妈妈很为难的看着两队人,她心里是有苦说出去啊。这个楼虽然不是自己的,但是她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怎么舍得这里的一砖一瓦啊。

    突然花妈妈想到一件事情,要是苏小小出了什么事情,她就是万事难辞其咎的。所以她不怕这些人,只要自己没做什么对不起国家的事情,没有触犯晋国国法的事情,朝廷就不会不管。

    尤其是在林云笙他们这些当官的身上,更是不用怕那个男人。这里在场的人都看到了,是这个男子先招惹的林云笙,所以一切的过错都在他们身上,跟这里没什么干系。

    林云笙将苏小小拉了出来,把她拉到自己的背后。他倒是想看看这些人要怎么样,他们能做些什么。

    男子看他们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心里很是生气。对着后面的下人说道:“你们给我上啊,就看着我被人欺负啊。”

    他的手下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都没有一个人刚上前去。他们不是不认识林云笙,只有白溪。就是有苏丞相撑腰,他们也不敢对林云笙动手啊。

    男子见他们都不懂,于是自己的走上前去,准备自己亲自动手,让他们见识见识自己的实力,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拳头好说话。

    苏小小站在一边,眼里打量着林云笙的动作。之见那个男人举着拳头就朝着林云笙冲过来,在还没有接触到林云笙的一瞬间,白溪出手了。

    他才不想让林云笙为了这个人渣败类而脏了手。这种事情就让他来干吧,免得说林云笙仗着自己是朝廷命官,在民间干着欺负百姓的事情。

    白溪一脚踢在了男子的肚子上面,他一下就倒在了一米远的地上。吃痛得捂着自己的屋子,脸上扭曲的表情说明他是真的很痛。

    打人者白溪就很不满意他这样的行为,他根本就没有尽全力,用的力气也不过是三层的样子,他就这样摔倒了。这不是很不给他面子嘛,他可没那么暴力。

    花妈妈惊讶之余,赶紧叫下人将那个男子带走。她是受不了了,刚才白溪踢他的时候,将那门都提了一个大洞。这修理门是要钱的,这提坏门倒是没什么,只是这要是出了什么认命,他们这个店可是得倒闭了。

    “好了好了,这爷消消气啊,为了这种人生气不值得的。你们不是要找雪莲吗,她就在这里,就在这里。”

    花妈妈给苏小小使了一个眼色,她立马就会意,知道她想表达的意思。

    另一边花妈妈让那个男子的下人将他拉出去,免得他在这里丢人现眼。扫了他们的兴致,显然花妈妈是跟林云笙成了一路人。已经站在了林云笙的这一边,聪明的人就是不一样,她就懂得看人脸色。

    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又在什么时间做什么样子的事情。

    白溪不想因为那个男子而扫了他们的兴致,本来他们的来这里就是为了放松心情的,现在闹出这样一场。他也不想再说什么,只能是当做是被狗咬了吧。

    苏小小已经恢复了以往的状态,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贵家小姐的气质。然而从未开口在一边看她的沈耀倒是有了惊人的发现,虽然说苏小小装淑女的样子很想那样一会事。

    只可惜她暴露了一点,那就是她被人追着的时候,是准确无误的钻进了林云笙的怀里,明明杜孟然就是距离她最近的一个人,偏偏她就是选中了林云笙。

    这一点并有什么,这是刚才他看到苏小小嘴角微微上扬的笑脸,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刚才苏小小做的一切,就跟以前在现代时候第一次遇见自己一样,就连发生的事情都一样。

 第二百一十四章端倪2

    沈耀打量着眼前的苏小小,他不敢看得太仔细。因为要是这个苏小小不是以前的那个的话,他也不敢贸然暴露自己的身份,在说了苏小小本来就是一个很有心思的女孩。

    她是苏锦州的女儿,跟他们是对立的敌人。她现在是柳世卿的人,到底是有自己的立场,不能因为她是一个女子就放松警惕。

    苏小小的心思再林云笙的身上,她并没有发现沈耀打量的目光,一想想着的是林云笙。刚才她做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林云笙,在他们进到这里开始,就有人跟她讲。这段时日她花了很大的精力和时间,从别人那里打听他的情况。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要想将他收入囊中那必须要深刻的了解他啊,不然要怎么行动。

    但是这段时间她是认真的了解了,和分析了林云笙,到后来她发现林云笙的性格实在是让人难以捉摸。他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喜爱,也没有交往很深的人。没有喜欢的事情没有什么话题。

    这是让苏小小伤透了脑筋,不过她并不担心,只要可以接近他,还怕以后不能找到他们的共同爱好,共同语言吗。

    就是真的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那她也可以往林云笙喜欢的那里靠近不是吗。兴趣什么的都是可以培养的,比如说原来的沈耀,他们之前不也是什么都没得聊。

    最后他那么高傲的人都被自己给征服了,这就说明了她的实力。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是。

    苏小小假意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让自己的侍女将自己的琵琶拿过。

    杜孟然是个联系美人的,他安慰苏小道:“苏小姐不必介怀,你放心,那个人一定不会再来骚扰你的。”

    苏小小点点头,然后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杜孟然。“谢谢公子搭救。”

    杜孟然听到苏小小这样说,心里得到了很大的满足。他现在就很享受被人感谢的感觉,很舒服,他心猿意马的对着苏小道:“不必客气。”

    他让苏小小做在凳子上,手刚要接触到苏小小的时候,就被她躲开了。自己抱着琵琶到了座位上做好,她心里想的是林云笙开安慰她,并不是这个杜孟然。

    杜孟然个苏小小的感觉就像个富家子弟,没什么实力很是游手好闲的感觉。所以说她并不喜欢这个杜孟然,连带着也不喜欢他的献殷勤。

    杜孟然很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他就是知道苏小小不是一个肤浅的人,没事,她有她的性格,是一件好事。

    面的眼前这个叫苏小小的女子,白溪并没像杜孟然那样,凑近了在人家跟前。他就是想看看这个苏小小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竟能将杜孟然这个人给迷得神魂颠倒的。

    现在看来,她的确是个美人不错,只是可惜了,是个有心思的人。怕是要让他失望了,可惜了。

    林云笙没有在苏小小跟前晃荡,他救苏小小完全是无意的,而且并不是他的本意。他在那个男子被拉走后就离开了门口,一个人慢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他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拿起上面的酒就开始干起来。沈耀坐在右边,没什么动静,就静静的点着桌子上面的东西看。

    沈耀本就是闲着无聊,就开始打量周围的事物,看房间里面的装饰。这时候他才发现,这里的装饰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因为这里的装饰风格是苏小小喜欢的,就连摆件,颜色什么的都是苏小小喜欢的。

    “沈耀,你看什么呢,来来喝酒。”

    就在沈耀发神的时候,白溪突然叫了他的名字,他扭头就朝着白溪的方向看了过去。白溪正盘着腿,然后手里对他举着酒杯。

    沈耀拿起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朝着他的方向抬了抬手,然后一饮而尽。

    苏小小本来是要开始弹琴的,结果听到了白溪的声音,他说到了一个她熟悉的名字。苏小小手上一时间忘了动作,就弹错了一个音,一个刺耳的声音跑进了他们的耳朵里。

    随之而来的就是琵琶弦断裂的声音,白溪他们抬头看着苏小小,就连一直没说话的林云笙都抬起了头,疑惑的看着苏小小。

    “抱歉,是我一时失手,帮我换成筝,我不想再弹琵琶了。”

    她身边站着的婢女点点头,然后就走了出去。白溪站起来说道:“不用了,这弹琴什么的就不用了,我之前听杜孟然说你这里又好玩儿的,还是我们没见多的。你就拿那个东西,来给我们见识见识就行了。”

    白溪是不想再听这些东西了,实在是一点新意都没有,就知道弹琴。从刚才都现在,白溪实在是没有看出苏小小又才在哪里里。

    难道说会弹弹琴,唱唱歌跳跳舞就可以被称为京城第一名妓了?那也太差劲了吧,一点内涵都没有。更加可笑的是,她刚才居然将那琴弦给弹崩了。

    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谈什么有才。

    白溪对苏小小的才能很是怀疑,他都以为这京城第一名妓的头衔是她自己给自己封出来的。其实杜孟然说苏小小是有才,那是有真凭实据的。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苏小小,在此之前他就见过苏小小。

    自己被柳家陷害的时候,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还是苏小小告诉他的方法。让他解决了那个麻烦,还提醒他很多后续的事情。

    所以说她是个聪明的人,而且她还很有才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她可以陪你聊天聊地,什么方面她都了解一点,跟她说话都可以从她的话里面,知道很多东西。

    一点也不像以前遇到的人那样,就知道想法设法的将自己讨好。为了的就是那些要庸俗的东西。苏小小就不一样了,她一点讨好的意味都没有。

    沈耀心里有个强烈的感觉,,眼前的这个苏小小就是穿越而来的苏小小。他刚才说话的语气都跟那个苏小小一样,尤其是在她听到自己的名字时,他可以肯定,苏小小他是因为自己而失手的。

    他表面会上没什么特殊的表现,而且并没有往苏小小那里看。沈耀能感觉到,苏小小在看他,大概也是在打量自己的表现吧。先看看自己是不是也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

    沈耀暂时不想让苏小小知道自己是不是穿越过来的,他先前就听李安乐说起过,他们上一辈子的事情,所以他犹豫了。

    要是苏小小真的就像李安乐说的那样,他这个时候就暴露了身份,那以后就对李安乐他们都有影响。还有可能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他不敢冒这个险,这个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

    再看看就好,苏小小心里很是疑惑,她看了沈耀的脸。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名字而多看她两眼,而且也没有特舒的表现。

    苏小小不禁感到很奇怪,要是他真的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那么他再怎么也会看自己一样吧。他好像就只是在她刚才弹琴的时候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就对着杜孟然开始敬酒,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

    大概是因为自己盯着沈耀的目光太过炽热了吧,沈耀居然转头看着她。苏小小先是一愣,然后就不知道干什么,她就看着沈耀对着自己笑了笑。

    苏小小更加困惑了,究竟眼前的这个沈耀是不是以前的那个沈耀,她有点搞不清楚。一时间也找不到任何验证的事情,这个时候刚刚离开的婢女走了进来。

    顿时苏小小想到了一个办法,她让婢女拿的东西是现代才有的东西,叫做扑克牌。要是眼前的这个沈耀是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那么他就一定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苏小小走到他们面前,将婢女手里的东西放在他们面前。

    白溪拿起一张纸牌放在眼前看了看,最后问道:“这就是你们说的新鲜的玩意儿?”

    他说完就将那纸牌丢在了地上,他想不到这个纸有什么好稀奇的。不就跟他平时写字的纸张没什么两样吗,就是厚了一点,上面有些图案,看不懂。

    林云笙他们也都看了看,实在是没有想到这有什么好稀奇的,想法跟白溪的一样。可是苏小小没有在乎他们想什么,眼睛却是盯着沈耀的表情。

    他看了看就放在了桌子上面,反应跟他们没什么两样,很好奇的看着她。苏小小不死心,她认为这个叫沈耀的人应该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

    “公子可认识这是何物。”

    苏小小眼睛盯着沈耀,就看他有什么不同于其他人表现。

    沈耀知道她这是在试探他的表现,所以就镇定的看了一眼,抬起头说道:“姑娘可否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东西。在下愚钝,在乡下生活了许久,前段时间才到这京城。实在是没有见过这是何物。”

    “就是,这东西我倒是没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同,不就是两张纸吗。上面有图案,就是不知道这表示的是什么意思。”

 第二百一十五章打牌

    苏小小很失望,因为沈耀没有反应,其实她认为沈耀就是她想的那个人,但是他的反应实在是令人失望,难道她真的想错了吗。

    算了就这样吧。

    苏小小调整好状态,解释说道:“这个叫做扑克牌,我今天就教你们完一种游戏,你们会了就知道其中的奥秘了。”

    白溪就是个很喜欢新奇玩意儿的东西,听她这样说倒是提起了自己的兴趣。。

    “行吧,我倒是想看看这玩意儿有什么好玩儿的。要是真的有你说的那样子好玩儿,我就讲这玉佩送与你。”

    白溪将要将的白色玉佩拿了出来,然后放在桌上面。这玉佩可是块好玉,是白溪在西域商人那里买来的,还损失了一把宝剑。才将这玉佩买来的,仔细往里面看,玉佩里面还有一个小小的羽毛。

    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这样价值千金的玉佩够做赌注了吧,白溪笑着说道:“如何?”

    苏小小拿起桌上面的玉佩看了一眼,的确很好看。而且价值很高,她其实也不在意这些东西,关键是这玉佩里面的图片,她一眼就瞧上了。

    “可以,到时候白公子可别舍不得哦。”

    苏小小俏皮的朝着白溪笑了一下,她是势在必得的。这玉佩她是要定了,所以嘛,白溪就等着将这玉佩送到自己手里吧。

    白溪不削的抱着手臂,他可不是那样容易被打动的。毕竟他走南闯北见过的东西可不少,他倒是想看看她苏小小用什么样的说法说服他。

    “本公子可不在意这东西,行了,开始吧。别啰啰嗦嗦的。”

    沈耀心里为白溪默哀,在现代,这玩意儿可是让很多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跟这里的赌博倒是有得一拼,要知道苏小小皎洁的笑容,她就是有十足的把握。

    白溪啊,他就等着将这个玉佩交给苏小小吧。

    “白溪你不是说这玉佩是给小竹子的吗,怎么就用来做赌注了。万一小竹子知道了,你就惨了。”

    白溪一听就用眼神望了过去,他就不懂了。杜孟然就这么想看到自己输了这个玉佩吗,真的被美色给冲昏了头脑。还拆他的台,我要是赢了呢。

    “切,我会怕她,可笑。”

    白溪给了苏孟然一个白眼,只有沈耀、林云笙他们三个知道,他不过是在故作逞强,白溪要是不怕白竹,那为什么听到白竹的名字被会慢半拍。

    沈耀他们都不说话,心里都在集体鄙视白溪。

    “行行行,你就逞强吧,我什么都没说。”

    “这样好了,既然是作为赌注,那么我要是不投点进去岂不是不公平。这样吧,我就将这个东西作为赌注如何。”

    说着苏小小就从腰间拿出一个小珠子,放在桌上面。白溪并没有看出这个珠子是什么做的,有点像翡翠的质感,但是又有白玉的通透。

    “这是何物。”

    杜孟然拿起那个小珠子问道,他实在是没有看出这个东西是什么。心里不免得好奇,毕竟她不可能将一个廉价的东西拿出来做赌注,好歹苏小小还是苏家的大小姐不是。

    “夜明珠。”

    苏小小一说出口,白溪就惊呆了,他之前是见过夜明珠的。只是那不是自己的,而是李安乐的。他求了李安乐好久,但是她就是不愿意忍痛割爱的给自己。

    他想,大概是因为她的那颗夜明珠是林云笙送给她的吧,难怪他觉得这个小珠子很眼熟。不过李安乐的那颗夜明珠要比苏小小的这颗要大上一点。

    “好,既然如此我们就开始吧。”

    白溪早就想要这个东西,现在好不容易看到了,怎么会让它就这样从自己的手里面溜走呢。他才不管那么多,要是赢了就将这话夜明珠送给白竹,然后将自己的玉佩给了苏小小,那也不上是欺负她了。

    “白溪你这不是在欺负人吗,你那玉佩有苏小姐的夜明珠值钱吗。”杜孟然就看不去了,直接就开始拆他的台,说他不公平,欺负人。

    还没等白溪开口说话,苏小小就开口说:“这没什么,不过是个彩头罢了。我也不怎么稀罕这个玩意儿,不过我倒是很喜欢白公子的这块玉佩。”

    杜孟然还行说什么的,结果白溪就抢在他前面说道:“你看看你,人家苏小姐都没说什么,也就是你在这里说个不停,像什么一样。”

    白溪跟杜孟然比,他一定是输家,因为他跟白溪吵架从来就没有赢过。杜孟然被他说得哑口无言,就愣在那里,喘着粗气,他是被白溪气得不轻啊。

    “别理他,我们继续,继续。”

    苏小小点点头,将下人搬了一个较大的桌子。他们围做在一起,然后苏小小就开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