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公主快跑,太傅追来了-第6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知为什么,她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也没有想过现代的什么人。就好像自己以前就在这里生活过一样,一切都显得那么从容。

    她现在就想在这古代闯出一片天,这里的钱有了,名有了最重要的身份和靠山都有了。她苏小小最差的就是一个机会,这个穿越到古代也不是谁都能经历的,现在她经历了当然就不会平平凡凡的生活。

    不过在这发展的过程中她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做,那就是替死去的亲人报仇。这苏锦州她也是迟早会将他碎尸万段的,不过首先嘛就是收拾那得意忘形的苏夫人秦燕,她也的蹦跶不了几天了。

    “父亲可以先让人去杜浩然哪里搞点事情,让他无暇照应京城的事情。这样做主的不就是他杜大老爷了。”

    苏锦州点点头,他最近没休息好,脑子都转不过弯了。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有想到,真是亏了这么多天吃的饭菜,都白吃了。

    “那杜老爷子很好搞定的,上次听管家说,因为柳世卿抢了他家的货导致了杜老爷子突发疾病,好像差点就抢救不过来。现在我们给了他们杜府一个机会,他们怎么会想那么多是不是。”

    苏小小没再说话,手里紧紧的撰着那木头盒子,既然事情都已经给他解决了。自己得到的好处也不是一星半点的,今天的运气不错啊。

    就是不知道那秦燕知道府里一半的家财落到了自己的手上她要作何感想了,想到她晓得自己掌权的消息后会不会气得起不了床的。想想就痛快啊,这还是她的第一步,以后的时间还长着呢,慢慢来嘛。

    下一个人就该是她最宝贝的女儿苏君怡了。

    苏锦州心里都是满满的兴奋,他恨不得马上就飞奔到杜家,一点都没有留意到一旁的苏小小是个什么样的神情。

 第一百七十四章酝酿的阴谋

    “父亲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苏小小看着苏锦州的脸就觉得滑稽,他那老气横秋的脸满是褶子,还笑得那个那样子。

    苏锦州收了了收自己脸上的笑容然后清了清自己的嗓子,他倒是忘了今天叫她来的目的。不是为了教训她的吗。

    不过算了,看在苏小小为自己出出主意的份上就算了吧。苏锦州脸上还是有喜悦的神情,尽管他很想憋着,但是这种高兴是由内而外的,挡都挡不住。

    “你以后少到那些地方去。”

    苏小小当然知道他所说的那个地房是哪里,那花楼可是重要情报的来源之一。她才不会听苏锦州的话,那花楼她待的好好的,每天又可以认识那么多有权势的人。以后这些人还都是要为自己所用的。

    她现在又怎么能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资源,至于苏家的名声那就更与自己无关了。她就是要制造出自己和苏家不和,不过她本来跟苏家的关系就不好,她这次回来不就是为了搞垮苏家吗,那为什么要在乎苏家的名声呢。

    苏小小本来是要转身走的,听到她这话就不爽了,这苏锦州到底是用什么身份跟自己说话的。父亲?他可每当自己是他的女儿,他的女儿就一个那就是苏君怡。

    她的脸色微怒,不客气的说道:“我每天依旧会去,这件事情你管不着。”苏小小正好看到苏锦州要发火的样子。

    她也不怕,这苏锦州的实力是很强,但是他有不少的把柄在自己手上,他不敢也不能把我怎么样。苏锦州忌惮的不只有林云笙还有柳世卿,只要柳世卿一动动手指苏家旗下的商铺当铺都得关门。

    而柳世卿向着的是谁,他当然向着的是我,而不是苏锦州。他们苏家,尤其是秦燕。跟柳世卿母亲去世的事情有关联,所以绝不会为了苏锦州而放弃自己。

    这一点他有绝对的自信。

    苏小小赶在苏锦州说话之前又接着说道:“我告诉你,你是管不了我的。若你想以父亲的名义管我,那你还是趁早省省吧。我没有父亲,你苏锦州也不配当我的父亲。”

    话到深处,苏小小不自觉的就举起了她的手指,一直指向没话可说的苏锦州。而苏锦州一副有话要说但是又无从开口的样子,最后还是决定不再开口。

    这时候苏小小又开口了,刚才说的事情她根本就没有说完,她放下手指,将手垂放在身体的一侧,另一只手拿着木头盒子。声音降了不少,苏小小的眼神没有离开过苏锦州的身体,就看着他。

    “我之所以要回到这个苏家,完全就是为了我母亲当时对我的期望。她不希望我离开这个家,所以我告诉你苏锦州,我并不是想死皮赖脸的贴着你苏家不放。”

    说完苏小小就转身离开了书房,准备往回走。推开门见到外面的时候,苏小小紧绷的心放松了不少。在那个书房里实在太压抑了,里面说的事情同样如此。

    还是在外面好啊,能见到外边的景色。

    门口守着的侍卫依旧抱着一把剑,看那剑的剑鞘就知道是个价值不菲的东西。柳世卿是个有能耐的人啊,从哪里找到的一个高手给苏锦州,可惜了。

    苏小小从他身边经过,就感受到了一种肃杀之气。这种杀气并不是针对她的,而是由那个侍卫自身散发出来的。可见他不是一般的高手,留在他剑下的亡魂一定不少。

    侍卫没有看苏小小,但是他知道苏小小在打量他。他自己不过是柳世卿花了大价钱请来的侍卫,做了这一单他就可以一两个月不用开张。

    她要打量就打量吧,反正他无所谓。自己跟这苏家就是一笔交易,其他没话说什么可以图的。

    苏小小打量了几秒钟就离开了,这短短的几秒就可以从一个人身上找出他的特点。这还是沈耀交给她的,一直以来她都是用这种方法来打量一个人的,这个方法第挺好用的。

    侍卫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感到很奇怪,不过奇怪在哪里他本人不是很清楚。总而言之这苏家的人个个都是心思不凡的人。

    在这种地方生存跟他在刀口上舔血的日子挺像的,不过相比较这里的生活,他还是觉得自己的生活要简单很多倍。至少没有这么多的勾心斗角,,城府极深的人在自己的身边。也不用随时随地的防着是不是有人害自己,这样太累了。

    在苏小小推开门的时候远处的一个丫头将眼前的一切都看在眼里,直到苏小小离开那里她才扭头离开。她是苏夫人的一个丫鬟,专门来看看这苏小小的情况的。

    她回到苏夫人的院子,将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所给了苏夫人听。苏夫人听说苏小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心里不由的怒了。她用力一拍桌子,上面的茶水顺着桌子就掉落在地上,将地上的地板都给打湿了。

    丫鬟们见状立马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很害怕的跪在地上一动不敢动,低着头不敢看她的脸。生怕苏夫人一个不高兴就拉她出去挨板子,这么冷的天伤口是不容易好的。

    “你说那苏小小一点事情都没有?”

    “是是”小丫头害怕极了,头紧紧的贴在地上,她差一点就要哭出来了。、

    苏夫人恨得牙痒痒,这先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回事她苏小小一点事都没有的就这么从书房里出来了?她明明就看到苏锦州很生气很生气的,那苏小小到底干了什么,竟然就让生气的苏锦州消了气。

    苏夫人实在是想不明白在书房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东西,早知道她就不应该离开哪里。她倒是想看看苏小小耍了什么花招,可惜这一切又不能再次发生。她不甘心啊,自己流了这么多的眼泪。

    就连她身边的丫头也受了伤,偏偏苏小小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凭什么。

    就在苏夫人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庄贤儿带着一个丫鬟走了进来。她伏身在苏夫人的耳边说了很么,之后苏夫人就勃然大怒。

    气得将面前桌子上面摆的糕点茶水什么的统统推倒在了地上,要不是因为桌子太重的原因,她大概是想要把桌子个掀翻在地吧。随着剧烈的摇晃,苏夫人头上的沾花摇晃不止。

    头上的发髻也松散了,掉落几缕头发垂在眼前。样子可怕极了,脸上也是狰狞的样子,屋里面除了庄贤儿所有的下人都跪在了地上。

    他们从未见过如此生气的苏夫人,就是以前她和琴姨娘斗气也不至于这样子。自从苏小小回到这个苏府,他们就经常看得见苏夫人发脾气,现在他们这个院子里面的人都提心掉胆的。

    而且苏夫人现在的脾气也变得易怒,前两天的一个事情,就因为给她梳头的一个丫鬟,吧她的头发多弄掉了几根,苏夫人扭头就给了那个丫鬟两个巴掌。到现在那个丫鬟的脸都是青的,肿的到现在都没有消。

    下面做事的人比平常都要细心很多,就怕哪里出了一个纰漏就惹得苏夫人不高兴。她要是不高兴就是苏老爷帮你,也难逃厄运。整个院子里的人都逃不了。

    庄贤儿紧紧的捏着她的手,事实上她是表现得很镇定的样子,裙子里面藏着的腿都在发抖。只是别人看不见罢了,她整个人都处于很紧张的状态。

    她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尽量不要颤抖,这样让苏夫人听到大概会朝她发气。她可不想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被打,很丢面子而且还很疼。

    要是她顶着那个被打丫鬟那样的脸在苏家走来走去,她自己都恨不能跳进湖里死了算了。

    “夫人别太动气了,小心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

    苏夫人真的是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整个人都是出于将要爆发的状态。她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面,不断伏起的胸脯说明她正处于一个爆发的边缘。

    这个时候所有的下人想的都应该是有多远就走多远,他们可不想成为苏夫人发泄的一个沙包。庄贤儿在苏夫人身边这么久了,她什么秉性庄贤儿是知道的,这个时候是不能和苏夫人用温和的语气说话的。

    就应该跟着苏夫人的节奏,尽自己的所能将苏小得是一无是处的那个样子。只要他们说的苏夫人高兴了,那么这场危机自然不就解除了。

    庄贤儿站到苏夫人的背后轻轻的给她顺气,让她舒服一点。然后给跪在地上的丫鬟下人使了一个眼色,下人们慢慢的起身一个个的就出了门。

    这时候苏夫人自己已经冷静了不少,她摆摆手示意庄贤儿不用再给她顺气了。这个院子里面最得苏夫人意的就是庄贤儿,她最能讨苏夫人的欢心。

    庄贤儿走到苏夫人的身边,轻轻地伏在她的脚边,轻声的说道:“老爷将那一半的铺子交给苏小小一定是有他的道理,不然怎么会就轻易的给了她。”

 第一百七十五章说动杜老爷子

    苏夫人想了想是这个道理没错,但是心里还是很生气。简直快要气炸了,无什么苏锦州就是没有跟她说一下就这样草率了决定了。

    现在她被沦为了笑柄,苏锦州既没有惩罚苏小小反而将家里一半的铺子交给了苏小小,这不是打她的脸吗。

    当初她管苏锦州要这个铺子的时候,他什么说都不肯将铺子的掌权交给她。不过还好,苏锦州倒是将这铺子每日赚取的银两给了自己,这算好的结局。

    如今就不一样了,这都手的银子就跟打了水漂一样,没了,就这么没有了。以前她还能私自吞一点在外边置办些些东西,以后好为自家女儿置办嫁妆什么的。

    现在可好,虽然苏锦州没有将府里所有的铺子交给苏小小,但是自己的到的银子就少了。她苏小小现在还不知道这么看自己的笑话呢,她又怎么可能将那铺子赚取的银两交给自己,那不是痴人说梦吗。

    而且苏锦州将一半的铺子交给苏小小,说不定就有第二次将剩下的一半都交给她,这还不是最坏的打算,要是苏锦州脑子坏到了,最后把整个苏家都交给苏小小。那么这苏府还容得下他们母女三人吗。

    那苏小小还不上天啊,以后要看她的脸色过日子,日子还过得下去?她如若知道她娘亲是自己害死的,还不得将她生吞活剐咯。

    想想那以后的日子,定会生不如死啊。不行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她不为自己着想还得为了她两个孩子想不是。

    庄贤儿见苏夫人发着呆,火气也消了不少。就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竟然这么入迷。她在考虑要不要叫她的时候,苏夫人自己回过了身。

    她站起来走了两步,转头看向庄贤儿。庄贤儿很懵啊,苏夫人看着她做什么,还用这种眼神,看着就让人害怕。

    “贤儿过来,我有事吩咐你。”

    庄贤儿走过去,苏夫人神神秘秘的趴在庄嫣儿的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什么,然后就看到庄贤儿笑眯眯的,对着苏夫人点了点头,然后就让她下去了。

    等庄贤儿走了之后外面就进来了连个丫鬟,将房间里的东西都收拾了出去。转身离开的时候看见苏夫人独自站在窗口,余光看见苏夫人嘴角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看样子挺渗人的,丫鬟赶忙离开了房间。

    不知道什么人这么倒霉,让苏夫人露出了这样可怕的笑容。

    苏锦州在苏小小离开后没多久也出了门,让家里的下人准备了不少礼品。管家就很纳闷啊,老爷刚回来的时候不是挺生气的吗,怎么现在是咋的啦。居然这么高兴,脸上还洋溢着笑容,心情不错的样子。

    他一个下人也不好问什么,只能按照苏锦州的意思去准备东西。过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管家就将物品准备好了,就等着苏锦州了。

    等苏锦州出了府门,管家问了句。

    “老爷这还是要将这些些东西送给谁?”

    马车里面的是苏锦州给杜老爷准备的赔礼,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快定到杜家了。管家见苏锦州没有反应,也没有回答他的话,也就没再开口。

    就不用再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了,只是人就是这样,心里就很好奇啊。马车里面的物品价值的银两就不少啊,苏锦州到底是想送给谁,出手尽是这么大方。

    “老爷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管家骑在马上,问着里面坐着的苏锦州,他自己都不知道苏锦州要去哪儿,难不成就在这儿京城里面瞎转悠?

    半响过后苏锦州回答他的话了。

    “去杜家。”

    管家不是很清楚,他们去杜家干什么。前几天他们苏家不是才和杜家闹了矛盾吗,这怎么又上赶着去杜家,难不成这些东西都是苏锦州带去给苏老爷子赔罪的?不应该啊,他不是一项不与人赔不是的吗。

    管家带着满脸的疑问到了杜家,在门口敲了他杜家的门。开门的下人看了一眼,那眼神让管家很尴尬,人家好像就不想理会他一样。他们这府里的人基本上都认识管家,因为前些日子就是他带人上门挑衅啊。

    能给他好脸就怪了,下人也知道这苏家的人是不能轻易得罪的,回应了一声就关上门进去通报了。过了没一会他就出来打开了杜家的门,他带着苏锦州一行人到了大厅。

    然后满脸鄙夷的离开了,这些人也真是奇怪了,前些日子跟着柳世卿一起来打压他们杜家和白家,现在又上赶着赔礼道歉。一定没什么好事情,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苏锦州走进大厅就看见杜老爷子坐在那前面,一脸的不高兴。看样子是被前些日子的事情气得不轻,看到苏锦州到了,也没有站起来。

    也没有当他是个客人招待他坐下,苏锦州也不生气。本来这次就是有事情求他来的,难不成还要很心高气傲的样子嘛,他自己找了一个凳子坐下,管家就站在他的身边。

    “你来干什么,有何贵干。”过了半响没有理会苏锦州的杜老爷子开口了,他的语气不是很好,显然书不欢迎苏锦州的。

    苏锦州赔礼的笑了笑,说道:“杜老弟可是还在生我苏某人的气啊!”

    杜老爷子将脸转到一边,看也不看苏锦州那副嘴脸。看着就生气,他不客气的回复说道:“我杜焱难能和你丞相大人生气,这不是自讨苦吃吗。你今日若是来看我杜家的笑话的,那么你现在看打了,可以走了。”

    杜老爷子指了指门口的位置,示意他可以自己走了,他们杜家不欢迎。

    反正就差一句送客了。

    苏锦州看了看,然后说道:“杜老爷子何须日此生气,我这不是亲自登门道歉了嘛。我也是被逼无奈嘛,你们应该知道的我那不孝的女儿一直在柳世卿那里。是他逼着我干的,不然我那女儿她就惨了。”

    苏锦州看着就要流泪似的,说的跟真的一样。不得不说他们苏家的人都会演戏,一个比一个演得好。杜老爷子不是一个没有理智的人,他知、道苏锦州这次来就一定有什么事情,不然他怎么回来杜家。

    他也不想跟他多说什么废话,也不想看他演戏。干脆直接就问道:“你说吧,今日到我府上到底有什么事情。”

    既然杜老爷子都已经开口了,苏锦州也不想拐弯抹角的跟他说些废话。浪费的是彼此的时间。

    “我想让你去杀掉柳世卿。”

    苏锦州很直截了当的说出了此行的目的,不过这回换做了杜老爷子想不明白了,这苏锦州是不是疯了。他不是和柳世卿是一伙人嘛,怎么现在有想要杀了柳世卿,苏锦州到底在搞什么鬼。

    “苏丞相怕是想多了吧,我们杜家可没那个实力能杀得了柳世卿。”苏老爷犹豫了一会儿觉得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杜老爷子是不是在想,我和柳世卿就是一路人,为何现在又让你去杀掉柳世卿?可是?”

    他说的这个正是杜老爷子心里所疑问的根源所在。

    苏锦州对个事情做出了解释,他说:“那商铺的事情的确是我苏某人做的不厚道,但是我为什么要与你合作杀掉柳世卿是有原因的。”

    “柳世卿做事不厚道,将我参与的事情告诉了闫廉,让他在皇上面前参了我一本。害得我家的店铺损失惨重。你也知道我家里面的那些存货,要是卖不掉的话损失比你杜家还要惨重,现在他柳世卿不顾往日情谊,竟然将我的店铺施压。我”

    这些说辞被苏锦州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杜老爷有些迟疑,他刚才和一个大人聊过。说苏锦州今天被弹劾了,弹劾的人就是闫廉。可见苏锦州说的事情是真的。

    杜老爷心里的确很恨柳世卿,面对这么好的一次机会,他有些动心。

    苏锦州不知道杜老爷子在想什么,见他没有说话。猜想他应该是有所动摇,现在就应该趁热加火,让他的疑虑全部消失。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这次刺杀的事情就由我掏钱,其他的事情都不用你管。只需要你去将那杀手请到就行了,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这柳世卿的身边可有不少的高手。”

    苏锦州心里泛着嘀咕,按道理说着杜老爷不应该立马就同意了他的要求吗,他对柳世卿的恨意不亚于对他自己的,怎么这么好的机会摆在他的面前,他就想了半天没有回应他,莫不是他发现了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过了半响,没说话的杜老爷子开口了,他很疑惑,为什么不是他苏锦州去找杀手,反而来找他。这一点很让人怀疑啊,既然钱都是自己出,为什么就不能是他自己去请杀手,还特意的告诉他,柳世卿身边有告诉。

    “既然你都如此恨那柳世卿,为何偏要找我一起合作,在我看来这完全就是没有必要的事情,简直多此一举。”

    苏锦州心里想,这杜老爷子还是有点头脑的,能想这么多。

 第一百七十六章实施计划

    不过这样也说明,杜老爷子是有意向跟自己合作。

    苏锦州立马给杜老爷子做出了解释,他说:“这个我是有原因的,要我那不孝女在柳世卿的手上,我又如何能找你合作不是。我这女儿是我亡妻留下的孩子,前些时候因为一个误会,你们应该也大都听说了,然后柳世卿救了她。”

    “现在就一心跟着柳世卿,现在没办法啊。我不能让她发生点什么意外,我的儿子已经不在了一个,现在可不能让这个女儿又没了。”

    苏锦州说的那叫一个诚恳啊,这些事情他们都只是听说而已,并不会气调查事情的真伪。杜老爷子犹豫不决的样子让苏锦州很着急啊,这杜老爷子是唯一一个合适的人选,要是他不同意,那就找不出下一个人了。

    杜老爷子做这最后的挣扎,他又问道:“你为什么偏偏找上我,不是还有秦家和白家。他们都与柳世卿有仇,这些仇恨可以点不亚于我的。”

    他要是不问个清楚,怎么知道苏锦州是不是在找他麻烦,把自己当做抢使。

    苏锦州脱口就说出了原因。

    “我与白家就是对头,你知道的,白家的独子白溪跟林云笙走得最近,他是不会和我成为盟友的。还有你说的秦家,那就更加的不肯能了,因为我那亡妻的娘家人就是秦家,他们家对我苏家有怨言。”

    他等了一下,拿起桌上的茶杯轻轻地喝了一口,然后接着说道:“当初就是因为秦瑶的去世,他们秦家跟我苏家断绝了关系,这件事情在当时也有不少的人知道。而且闹得沸沸扬扬的,所以他们秦家对我的恨一定超越了对柳世卿的恨。”

    “而且他家做的生意跟柳世卿的不冲突,所以谈不上什么有多大的仇恨。他们自然不会同我合作,那么四大家族最有实力的就只有你们杜家。”

    听了苏锦州的解释,杜老爷子在里面发现了不少猫腻。这不就是将他们杜家当做他苏锦州的枪吗,要是以他们杜家的名义去暗杀柳世卿,就是柳世卿去世了。那留下的柳家也比他们杜家强,打压他们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杜老爷子当即就怒了,他站起身,使劲的拍着桌子,生气的怒视着苏锦州。苏锦州懵了,这刚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现在又如此的生气。

    “好你个苏锦州,竟然打着这样的主意,你是想让我们杜家灭亡啊你。明知道就是柳世卿死了,那他柳家的矛头不就指向了我杜家。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他们柳家要搞垮我们杜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到时候你不就渔翁得利了。”

    苏锦州没有料到事情会转变成这个样子,不应该啊。应该是杜老爷子想太多了,他还想说什么,杜老爷子就想着将他赶出去。苏锦州可不是那么轻言放弃的人,事情变成这样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他的赶紧解释清楚,看杜老爷子态度如此强硬,他只能让那侍卫帮忙了。那侍卫接到指示,立即将杜老爷子拦起来,这下杜老爷子更加生气了。

    “苏锦州这是我杜家,可不容许你撒野,你给我滚出去。”

    苏锦州见他好话不爱听,就摆正了自己强硬的态度,说道:“杜老爷话都没听我说完就急着将我赶出去这样不好吧。不并不是要你们杜家做出头鸟,要是柳家知道我与你杜家有所关联,你觉得他们柳家会放过我们苏家吗。”

    杜老爷子渐渐冷静下来,他被扶着坐在了凳子上。苏锦州见他没那么激动了才继续说道:“不知杜老爷子可知道这世间有个杀手组织。”

    说实在的苏老爷子行商多年还真就没听说什么杀手组织,他只知道这江湖上有一种雇佣兵,他们拿钱办事。

    苏锦州见他一脸的茫然就解释说:“杀手阁你可曾听说过。”

    他这么一说,杜老爷子脑海里好像是有点印象的,他好像听什么人说起过,但是又记不太清楚是谁说的。

    “杀手组织里面有一个头目,名字叫做夜枫。只要你给的钱足够公道就可以让他杀任何一个人。他的武功比白溪可要高得多,而且这杀手阁有个规矩,他们是不会随便将发布任务的买主身份信息给泄露出去的。”

    “这是真的?”杜老爷子有点不敢相信,是个人都会怕死,哪死的话就会做出一些事情。他怎么能证明就如苏锦州说的那样呢,这有些假。

    苏锦州知道让杜老爷子不是很相信,毕竟他没有了解过这个杀手组织。他也不想跟他解释什么,就说:“反正你听我的就对了,只要杀了柳世卿,不管是你们杜家,还是秦家白家,收益的是你们。而且他们杀手阁就没有失手过,这一切你都不用担心。”

    杜老爷子心里还是很纠结,自己到底要不要听苏锦州的话,说实在的,他对柳世卿的恨真的不是一星半点的事儿。就是因为他们秦家,到处去抢他家的生意,所以导致了他们现在这个局面。

    而且柳世卿为人处事真的可以称作是阴狠狡诈的,他不管是谁家的铺子,能好好跟他谈价格的就好,不能详谈的就只能用强硬的手段。

    京城里面很多商户都叫苦不迭,有些人都倾家荡产了。

    杜老爷子狠了狠心,他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要是说他被那杀手供出来了,他苏锦州也不会好过,这样她也放心了很多。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的保证我杜家不会受到什么牵连。”

    “我保证。”

    杜老爷子摆了摆手,将下人赶了出去。留下的就只有两个人的心腹。他们在里面说了很久,就是在商量这其中的过程。

    最后大概过了一个时辰的样子。大厅的门终于开开了,苏锦州和杜老爷子同时走了出来,看样子两个人谈得很好啊。

    他们的计划就定在明天晚上,先让杜老爷子去找那杀手阁的人。

    杜老爷子经过查找终于找到了杀手阁的人,他要求见到夜枫。这时候得夜枫并不知道自己被人给盯上了,他现在正在一个房间里面研究他拿到的血液呢。

    这几天他伤透了脑筋,就是没有研究透这些东西结合起来有什么特殊的。他百无聊赖的躺在椅子上面,脑子里面一团乱。

    这时候管事的一个人敲门进来了,夜枫用手抵着脑袋听那个人怎么说。

    “阁主,现在又一个人想要见你,就在下面。”

    夜枫来了兴趣,他问道:“可是点名的要见我?”

    “是。”

    夜枫笑了,这到底是谁,发布个任务还非得见自己,反正最近也是无聊,见见就见见吧。说不定还有些乐子呢。

    他摆弄着自己的头发,管事的人低着头半天没有听到夜枫的动静,就说到:“要不要将他赶出去。”

    “不用,你且说说,见我的那人什么来路。”

    “那人自称是杜焱,是四大家族里的人。”

    “有意思,你先让他上来,我倒想知道他找我能有什么事情。”

    管事的人离开了房间,过了一会儿,他就将杜老爷子带了上来。苏老爷子被带到一个房间里面,面前有一道红纱遮掩着,看不清里面有什么。

    但是透过薄纱,里面一隐约有个人影,这时候他发现身边的黑衣人不见了踪影,门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