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公主快跑,太傅追来了-第10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她的这份主动是柳世卿从未感受过的,所以苏小小一下子就将他体内压抑的感觉勾了出来。他将苏小小抱着,到了床边。大手一挥就将床头的纱幔放了下来。

    之后的后的事情就只能听到一些不和谐的声音,拿了酒回来的临风很是尴尬的往外面走,实在是太丢脸了。但是站在门口的火凤却没有任何动静,依旧不动如山的站着。

    走到一半的临风又拿着酒回来,一把将火凤的手拉着往外走。但是被火凤挣开了,她不满的问道:“你干什么。”

    临风黝黑的脸一下子红得更加厉害了,他小声的吼道:“你是不是个女的,这种时候还能站在那里。”

    火凤知道临风说的是什么事情,但是她还是满不在乎,这种事情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而且只是声音而已,又不是在她面前现场直播。

    在训练的时候,她就已经对这些麻木了,以前这种事情她见过不少,所以就是亲眼看也不会怎么样,因为在她眼里,不过是两具有温度的尸体罢了。

    “走啊,还愣在干嘛。”

    “我为什么要走。”

    听到火凤说这样的话,临风简直就要吐血了,这真的是个女人吗。他一个大男人听到这种声音都会忍不住脸红,况且她还是个女的。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还这么淡定的站在门口守着。

    火凤不明白临风一个大男人为什么会脸红,就随口说了一句。

    “你该不会是吧。”

    本来临风的脸就有够红了,但是听到火凤用探究的眼神看着自己,还说自己是个雏。他的脸瞬间红得跟落日的红霞一样,爬满了他整张脸。

    “你你说什么。”

    看着嘴角带着笑意的火凤,临风瞬间就明白了过来,原来火凤是想啊看她的笑话啊,那自己怎么会如了她的愿。他眼睛一转用平常的口味对她说:“我是不是个雏你要不要试试,到时候就知道是不是了。”

    面对反应过来的临风,火凤闭上眼睛轻声说道:“这就算了,你的童子之身就留着吧,说不定哪天遇到鬼了,还能用一用。”

    这话让临风瞬间气炸了,这女人怎么就这么不可爱呢。真是的,她这是跟谁学的,居然这么没羞没躁的。还说什么童子之身,什么遇到鬼还能用。

    我呸,这根本就不是个女的。

    “你别走啊,不是说我是个雏吗,来啊,我们去试试。”

    火凤是知道没皮没脸的临风是什么样了,他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受到刺激了吗。真是没话说了。“你走开点,我还要守夜,要是闲得慌,就去逛窑子都可以。”

    她被临风缠得实在是没有办法,早知道就不应该说这些话的,是知道这些他都没有办法忍受,居然还说什么去试试。她还看不上临风呢,像个无赖一样。

    “守着干什么,现在都下半夜了。林云笙他们想着不敢轻举妄动的,李安月在我们手里,他们不敢轻易来这里抢人的。”

    临风恢复到以往的模样,说话的口气也是满不在乎的样子。而且就想他说的那样,要是林云笙他们要来暗杀柳世卿和苏小小的话,早就来了。

    何必要等着,一直在外面观望。再者说苏小小他们明显是不会出来了啊,她守在这里有什么用,难道听他们夜夜笙歌吗。

    “难道你不想睡觉吗,现在这么晚了。”说着他还打了一个哈欠,要不是因为手中的酒他早就困了。不是他不想睡觉而是以为火凤都没有休息,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先睡呢。

    这不可能嘛,但是周围一片寂静什么动静都没有,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给他做的话,也不至于会这么困啊。所以他想了一下决定让火凤去休息,苏小小他们肯定要明天才会醒的,这个时间段没什么危险不危险的。

    在次之前柳世卿就已经让他在柳家的周围布满了杀手组织的人,要是有什么危险他们会第一个冲出去,还能用得着她一个小女子来保护他们吗。

    “哦,那我去休息了。”

    火凤说了一句之后就往外面走了,这下换做是临风愣住了。还能这样做吗,就说一声就完了啊,不是应该对他说一声谢谢吗。

    “喂。”

    临风气冲冲的往火凤离开的方向看过去,嘴里还喊着她的名字。火凤实在是受不了临风这个样子,早知道就不要理会他就好了,结果就说了两句话,他就变成了这个模样。

    火凤用最快的速度找到自己的房间,然后走了进去,顺便将门用力的一关。将追来的临风阻隔在了门外,火凤这一关门差点就把临风的鼻子给撞到了,还好他躲的快。

    不敢这鼻子一定得肿起来不可,没办法。临风只能站在门口,因为他进不去啊。要是为了一点点小事而硬闯进去的话,火凤发起脾气来可不是好惹的。想想还是算了,都这么晚了,她也该休息了。

    为了将自己失去的面子给找回来,他对着里面的火凤说道:“我知道你一定是害羞了,是不是,哼。”

    里面的人没有一点动静,只有临风一个人在外面笑呵呵的。因为他是真的将火凤对他的不耐烦看着是她不好意思。

    其实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样,回到房间的火凤将门一关,在黑暗中准确的找到了床的位置,然后就倒床睡觉了,根本就没有关门外临风的事情。

    这天她也是累了,在临风的叫唤声中直接睡着了。门外的临风只觉得没什么趣味就走了,这事情还是等明天再说吧,反正她一时半会儿的也跑不了。

    想到这个他喝了一口酒,然后打着哈欠回了自己的房间,倒头就跟火凤一样,很快就进入了深度的睡眠。

    而苏小小他们却刚刚结束,柳世卿躺在床上,将苏小小搂在怀里。而累极了的苏小小闭着眼睛,一动不想动的枕着柳世卿粗壮的胳膊。

    脸上还未退去的红潮可以看出,刚才他们是有多么的卖力。相比较苏小小来说,柳世卿现在可谓是神采奕奕啊,一点疲惫的感觉都没有。

    要不是看苏小小累了,他才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她睡觉。这几天可是把他憋坏了,不过饭不能一次吃到撑,不然这后果可是不敢想象的。

    苏小小已经开始接纳他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将她的心完全转移到自己的身上。所以他还得忍着,但是当他看到苏小小的脸时,心里平息的火气一下又上升起来。

    还没等他做出动作,就听到苏小:“你老实一点,我累了,想睡觉。”

    很明显苏小小是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变化,这次柳世卿是真的老实了,他看苏小小出气很均匀以为她是睡着了,没想到她居然这样说。

    柳世卿深吸一口气,将心里的火气硬生生的憋了回去,自己冷静一会儿之后对闭眼的苏小道:“小小我很高兴,知道为什么吗。”

    闭眼的苏小小没有回答他的话,看她的样子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睡着了还是没有睡着柳世卿微微一笑又自顾自的说:“你能这样主动是不是就说明你心里是有我的,对吧。”

    怀里的苏小小身体突然僵硬了一下,虽然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柳世卿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他不明白苏小小这个反应说明了什么,是真的像他说的那样,苏小小心里开始有他,还是有别的意思。

    苏小小反应,但是柳世卿却知道,她并没有睡觉。只是在静静的听他说话罢了,不过这样也好,她难得会这么静静的听自己说话。

    “睡吧,我们明天还要商量事情。”

    柳世卿本来还有事情要跟苏小的,但是他话到嘴边却被苏小小这句话给挡在了喉咙。苏小小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脑袋下面拿了出来,将身子转到一边,用光滑的背部对着柳世卿。

    她要睡觉了,这次是真的要睡了。就在她迷迷糊糊没有意识的时候,一双手搂在了她的腰间,一个温暖的物体静静贴在她的后背,苏小小知道,那是柳世卿的手还有胸膛。

 第二百九十五章起来了

    “小姐你起来了。”

    苏小小慢慢睁开眼睛,眼睛就看到进来的火凤。她手上还端着一个水盆,应该是让她洗漱吧。她眼睛下意识的往周围看了一眼。

    火凤知道她这是在找柳世卿,于是说道:“公子已经在处理事情了,他让我在这里候着,等你起来之后再带你去找他。”

    苏小小撇了一眼之后就准备起来,火凤立马走上前去,将她挂在架子上的衣服拿下来,帮她穿上。苏小小一起来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反而很清爽。

    也没有腻腻的感觉,想必柳世卿帮她清理过,不然也不会是穿上衣服的样子,等她一切都弄完了之后,苏小小才出门。

    与此同时身在地牢的李安月也醒来了,她用手捂着发痛的脑袋缓缓站起来。看了看四周的情况,但是环视一周之后却没有看到沈耀的影子。

    要是她没有记错的话,沈耀是跟她一起被抓来的吧,为什么没有跟她关在一起。李安月扶着墙走到门口,看着一把大锁锁着大门,周围都是墙,只有一扇很小的窗户透着一丝光亮,其他地方都是一片黑。

    这里的情况跟在皇宫的地牢不一样,因为她之前到地牢里面看过,哪里是又脏又乱,而且一股恶心味道飘散在周围。

    这里就不同了,虽然说味道是一股霉味,但是比皇宫的地牢好太多了。至少没有那些很脏很乱的地方,不过这里还是比不上在皇宫里舒服。

    “沈耀,沈耀你在这里吗。沈耀。”

    李安月试着叫沈耀的名字,但是周围空空的就只能听到她说话的回应。从一个地方飘到另一个地方,然后再飘回来。过了一会儿,就消失不见。

    李安月感觉这里就只有她一个人似的,他不知道现在沈耀如何了,因为她受了很重的伤,要是,要是不治疗的话,就怕他会死掉。

    原本要不是她出宫的话,也不会被人抓住,而且现在他还拉着沈耀也一起陷入了危险当中。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原因,可是现在能怎么样呢,事情都发生了。

    李安月无力的坐在地上,用手捂着脸将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面,她是没有哭,以前她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也不会那么不成熟,遇到困难就知道用哭来决绝问题。但是要换做以前的话,她可能早就鼻涕拉蹋了,那还能这么冷静的坐在这里。

    如今她最担心的还是沈耀,以及他的病。

    就在她毫无头绪的时候,一个很小的声音静茹了他的耳朵。这个声音让她的沉重的心放了下来。

    “乐儿我没事,就在你的后面一个房间。”

    李安月跌跌撞撞的跑到发出声音的那面墙旁边,将耳朵贴在墙上。而房间的另一边,沈耀用没有受伤的手匍匐这往李安月的方向靠近。他身体有开始发烧的迹象,而且头重重的意识也迷迷糊糊的。

    很难受,用了很长的时间才爬到李安月所在的位置,用跟李安月相同的姿势将耳朵贴在墙上面。

    “沈耀是你吗,沈耀。”

    李安月很是激动的问道,她很怕刚才听到的声音是幻觉,但是她问的时候却没有再听到任何的声音,这一下李安月的心像是跌入了万丈深渊似的。

    “乐儿我没事,没事。”

    沈耀忍着身上的痛,努力的用平稳的声音回复他的话。其实他现在身体很难受,在说话时,他将自己腰间的药瓶拿了出来,吃了一颗药丸。看着瓶子里面所剩无几的药丸,沈耀很是无奈啊。也不知道这些药丸能支持多久,林云笙他们现在应该知道他们被抓了吧。

    虽然沈耀已经将自己的声音放到很缓慢的地步,也和平常的没什么两样,但是李安月依旧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不对劲。

    她问道:“沈耀身上的伤有没有事。”

    “乐儿我真的没什么大碍,身上的伤也已经被处理了,真的没什么,你别担心。”

    李安月是不相信沈耀说的话,他就是这样,总是将事情藏在心里也不说出来。说话的语气就是很不平稳,虽然他竭力控制自己的语气,但是她还是听出来了。

    就在她着急的时候,突然发现这墙上有一个很小的洞,可以透过这个洞口看到沈耀那边的情况。她换了一个姿势让自己能更好的看到对面的人,李安月摆正姿态调整了几个姿势,终于能看到沈耀的情况。

    因为周围视线比较弱的原因,沈耀身上的伤根本就没有被处理过。

    “沈耀你骗我,你身上的伤什么时候被处理过了。”

    李安月的声音突然增加,倒是将另一边的沈耀吓了一跳,他这才发现李安月居然通过一个小洞看向自己这边。难怪她会知道自己的情况。

    “乐儿我真的处理过了,你看。”

    沈耀特意将自己处理过的手臂拿给李安月看,他身上的伤就只是简单的处理包扎了一下而已,也没有药可以涂上。

    李安月看到他真的有包扎过心里就放下了,她回到自己最舒服的位置坐下,很安静的盯着角落里面的老鼠到处乱跑,她一点都不怕这些东西,因为在那次出宫被抓她就已经见识过了。

    “乐儿你害怕吗。”

    难得能在这么安静的时候与她对话,想想现在林云笙一定在想办法救他们。但是苏小小能留他们多久,说实在的,他还真的说不再准啊。

    但是他会想办法将李安月救出去的,要不是为了回来救她,李安月也不会被抓来。她也是傻啊,就是救了自己又能有什么用处呢,反正他都是要死了的人。

    “我不怕,就像我之前跟你说的那样,我已经是活过一辈子的人了,就是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就是有点不舍的我皇兄他们,现在想想应该多陪陪他们。”

    沈耀有点语塞,他现在也很想念他的爸妈,要是有可能的话。要是自己死了,他很想回到现代,多陪陪父母。

    “没事的乐儿,我带你逃出去的。”

    李安月没有再说话,静静的盯着那一缕投进的阳光。地牢里再次陷入了平静,只有那老鼠稀稀疏疏的老鼠声音。

    在柳家苏小小的房间里,火凤将苏小小带到饭厅,柳世卿已经在哪里等着了。苏小小很自然的就坐在柳世卿的对面,她现在很饿,很想吃东西。尤其是看到桌子上这么多吃的的时候,她肚子已经在打鼓了。

    “小小这是饿了吧,快些吃,吃完我带你去看看李安月。”

    柳世卿含笑看着低头不语的苏小小,昨天累了这么久,她应该早就饿坏了。他倒是没觉得很饿,看着苏小小吃饭,柳世卿觉得和满足。

    “来多吃点。”

    他拿起桌前的筷子给苏小小夹菜,在不知不觉中苏小小的碗前就已经堆满了菜。对此苏小小很是无语啊。

    “够了,我已经吃饱了。”

    说着她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碗筷放下,眼睛盯着柳世卿那笑脸。柳世卿将苏小小吃剩下的饭菜端到自己的面前,拿起筷子就开始吃。

    没两下他就先将苏小小剩下的饭菜都吃光了,还一脸的满足。

    “我们现在可以去关押李安月的地方了吧。”

    苏小小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个时刻。她昨天晚上从柳世卿的口中得知,李安月他们就关在这个柳家,但是具体在在那里他们却不知道。

    “好啊,我们走。”

    不知道什么时候临风也都赶着来了,他们走到柳家后院的一个假山中,柳世卿家的后院很大,总得比起来就跟差不过柳家宅子的二分之一。

    苏小小就跟在柳世卿的身后,她很疑惑,柳世卿这是要带他们去哪里。不说要去去看李安月的吗,为什么到现在只是在往院子里走。

    “我们这是在干嘛,为什么要一直在周围转悠。”

    苏小小想都没想就对身边的柳世卿问,柳世卿停了下来,对苏小小解释说:“小小有所不知,我们身处的位置是一个阵法,要是一旦走错了,那可能就走不去去,被困在这里不能出去。”

    火凤看了看后面走的路,难怪她觉得这么奇怪呢。而且现在看看这周围的景象,是有些不对的。因为四周出现的景物都跟先前的一模一样,一点差别的没有。

    想要找到一点破绽很难,反正她是没有看出来。

    “这可是公子找一个大师做成的,哪有这么容易就被你看穿了。”

    临风环抱着自己的手,轻声在火凤的耳边说着,那模样很是神气。火凤就奇了怪了,要说这阵法的确是厉害,但是这又不是他做出来的,他在这里有什么神气什么。

    苏小小点点头不再问他其他的事情,柳世卿见她没有疑虑之后就走在前面为他们带路。这条路他已经走了很多次了,就是闭着眼睛都很走出去。

    但是没有任何经验的苏小小和火凤就不同了,她们这还是第一次走,万一走错一步,很有可能会出现危险。

    这周围四处都有机关,别看周围一片祥和,但是隐藏在祥和底下的可是危险。

    “你们跟紧了,跟着我的步伐走。”

 第二百九十六章叫住

    在经过一片水塘的时候,他叫住后面的人。因为这里的水塘底下可是陷阱,万一没踩好掉下去就死定了。

    尤其这些木头桩子,也不是想踩就能踩的。

    “还有多长时间能到。”

    苏小小是个急性子她实在是等不及要见到李安月,想看看她现在这个狼狈的样子。所以她现在一刻都等不及。

    “过了这个水塘就到了,小小别急。”

    柳世卿很有耐性的跟苏小小解释,他自己现在也觉得这个地方实在是太绕了,也难怪苏小小会很着急了。苏小小没了声音,静静的跟着柳世卿。

    火凤一直都在留意周围,等走了一会儿才到关押李安月的地方,那是一个假山。柳世卿走在前面,只见柳世卿用手摸到一个凸起的位置,然后用力的按压下去。

    假山里面就出现了一道门,而那假山流下的水潭四周出现一条小道,是用石头做出成的。就在柳世卿动手将门打开的一瞬间,流下的水也都停了下来。

    一个黑漆漆的大门矗立在假山的一侧,苏小小知道,这里面关押的就是李安月和沈耀两个人。不过她身为一个现代人,当看到古人有这样智慧的时候。

    她还是忍不住为之惊叹,这种机关什么的要是换做在现代,也几乎铸造不出来吧。毕竟这里没有电,用的都是机关。能带动这些东西的运行,不得不说真厉害。

    为之惊叹的还有火凤,她是有见过这样的机关的,但是柳家这个她还真的没有见过。尤其是在这么隐秘的地方,不但有阵法还有这些机关。

    当初建造这个的时候,柳世卿是怎么想的。他是早就料到这里会用来关押人的,还是说这里就关押了一个重要的人。这些她都只是想象的而已,看着里破旧的程度,应该很久没有用过了吧。

    “还愣着干嘛,走啊。”

    临风推了一下前面站着不动的火凤,知道她这是被这里的机关阵法给惊讶到了。想她来这里也不过半年时间,没见过是应该的。要是她见过,那就怪了。

    “为什么要公子会在这里建造一个暗室。”

    火凤想了半天都没有想明白,要是说在书房等地建造一个密室什么的,她倒是可以理解,但是这里劳心费神的造一个暗室,她就不懂了,而且还这么隐秘。

    看周围杂草丛生的样儿,很久没人进来过这里吧。这院子边缘四周倒是有见到一个家丁在打扫和整理这些花花草草的,为什么他们又没什么事情。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里的暗室是关押一个重要的人的,但是可惜两年前已经死了,结果就荒废下来了。这不用来关押李安月他们。”

    临风很自然的说着,语气中透着些许自豪的感觉。本来也是,当初柳世卿为了建造这个暗示花费了多大的精力,结果那个人居然在进来不久之后就死了。但是这回也没什么,毕竟那个死老头本就活不了多久。

    死了就死了吧,起先他还以为这个地方再也没什么用处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它的用武之地。用来关押李安月,量他们也不会知道李安月被关在这里吧。这柳家暗室现在就只有么几个人知道。

    就是在柳家呆了很久的人都不知道里面的奥秘,他们只晓得这里不能随意进出。以前也有些胆子大的进来过,但是他们已经来就死在了里面化作一堆肥料。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他们口中的禁地。

    所以现在看着这周围都是野草,他们走过的路还都是先前他来弄出来的。不然这里根本就不能过人的,可是累死他了。

    “关押的是什么人。”

    火凤很自然的就问了这样一句话,当然了她说话的声音很小声,前面的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听到。临风挠挠头不知道该不该说,火凤大概是知道他很为难吧,就没有再问。

    随口说了一句道:“算了这与我无关,不想说就算了。”

    并不是临风不想说,而是他在考虑要不要告诉火凤,那个老头子死了死了就死说一下也没什么,而且柳世卿都将她带到了这里,就说明他是信任火凤的。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将关押的人跟火凤说一下。

    “这以前关押的是柳老爷子,就是公子的父亲。”

    火凤一愣,这柳家父子的事情她以前有听说过,传闻说柳世卿和柳老爷子向来不和,但是在五年之前就死了。然后这柳家就到了柳世卿的手上,但是刚才临风却说柳老爷子是两年前死的。

    这又是为什么,难道他并不是真的死了,而是被柳世卿给囚禁起来了。

    “你想的不错,柳老爷子真的就是被公子给关押的。不过他也是活该,想到初他是如何对待夫人和公子的。没给他一个痛快的也算是对得起他,死了也是倒是解脱了。”

    临风看火凤一句话不说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解释之后就他叹了一口气,说:“算了,这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不说了不说了。”

    “临风你们快些,别磨磨蹭蹭的。”

    柳世卿他们走在前面,过了一会儿才发现临风跟火凤居然还在后面走在,看临风一直再跟火凤说话,而火凤脸色不太好。

    他就以为是临风在骚扰火凤,苏小小最见不得的就是男人这副模样。于是拉了拉柳世卿的袖子,让他叫临风他们快些。

    柳世卿当然是照做了,所以才朝着后面的人喊着。临风闭着嘴巴往柳世卿的方向看了一眼,拽着她的手臂就往前面小跑。到了苏小小这里的时候,火凤将手臂从临风的手中抽了出来。

    很自然的就站在苏小小的身侧,苏小小沉着脸道:“放规矩点,现在火凤是我的人。”

    说完她就带着火凤往前面走,柳世卿倒是没有苏小小那样的神情,朝着很囧的临风笑了笑。他大概是知道临风想的是什么了,他小子可能是看上人家火凤了吧。

    只是可惜了,小小好像不太喜欢临风啊。

    临风很无奈的看着他们几个人的背影,刚才公子那一个笑是什么意思。我也没有骚扰火凤啊,他只是在跟她解释而已,又没有做什么。

    “临风没对你做什么吧。”

    苏小小冷冷的问着身边的火凤,虽然说她苏小小不是什么很好的主子,但是火凤这个人很合乎她的胃口,要是遇到什么麻烦,她是会出手相救的。

    火凤平静的回答说:“没有。”

    “小小前面就到了,火凤你扶好小姐别让她摔倒了。”

    火凤点点头,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扶着苏小小的手臂。她发现这里越往里走,越是黑暗。看来这里不止一个初入口把,不然的话,被关在里面的人恐怕早就死了。

    尤其这里还如此潮湿,被关在这里有个月恐怕就半死了,还别说是关上一两年的时间。所以火凤断定,这个暗室一定还有其他的暗道。

    在打量的过程中她,他们到一扇门前。柳世卿将手放在一个不到什么地方,然后门就发出剧烈的响动。之后他们前面的门就开始缓缓打开。

    里面的李安月和沈耀被这个声音给惊醒了,李安月恢复了一点体力,她知道来这里的人一定是苏小小他们。她很警惕的对墙另一边的沈耀说“沈耀你小心点,苏小小和柳世卿他们可能来了。”

    沈耀扶着墙站起来,缓缓的走到他们可以看到外面情形的地方。进来的苏小小站在门口,她来这里之前以为关押苏小小的地方很脏乱,没想到空间还挺大的。而且除了一股霉味其他还算好。

    从一进门她就看到了关在里面的李安月,还有扶着墙站在的沈耀。他们两个人的眼睛都往向自己这边,苏小小微微一笑,扶着火凤的手走下台阶。

    “怎么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我很怕的。”

    苏小小假意将自己的手放在胸口处,装作很害怕他们的样子。火凤推到一边,这里已经很平坦了,根本就用不着她来扶着苏小小。

    柳世卿接替了火凤的位置,将苏小小搂在自己的怀里,眼睛盯着被关着的李安月和沈耀。他这是第一次见到李安月,发现她哪有别人说的那么漂亮。

    现在李安月穿得是一身男装,但是整个感觉却是觉得她有些俊朗而已。就她那模样,就是换了一声女装也绝对比不上苏小小这模样。

    看来那个人说的都有假啊,那林云笙也是瞎了眼,居然会选择一个废物公主。让他心爱的小小受伤,的确该死。

    苏小小看着柳世卿说道:“表哥你们先出去,我有事情问问李安月。”

    柳世卿松开苏小小对火凤使了一个眼色,她立刻就会意。转身就往外面走,而临风则是将怀里的钥匙递给了苏小小。

    “你自己小心点啊,我在外面等你。”

 第二百九十七章亲吻

    说完他就在苏小小的脸上亲了一口,转身往外面走去。

    在柳世卿离开之后,苏小小很是厌恶的将柳世卿刚才亲过的地方用力的擦了擦。因为柳世卿是转过身的,所以根本就没有看到这一幕。

    苏小小用钥匙将门给打开就没再管它,以为李安月现在跑不了。先别说柳世卿他们在外面跑不了,就是不在。她同样走不掉的。

    因为从李安月被抓开始,就别临风喂了药,这个药不会害她死亡,而是让她无力而已。所以李安月到现在都没什么力气,站在都只能扶着墙,不然根本就坚持不了多久的时间。

    “怎么李安月很恨我?”

    苏小小走到李安月的面前冷眼盯着李安月,她就像看李安月现在这个表情,想要杀了她却能为力。只可惜她李安月也活不了多久了,不然等她出去了就是她人头落地了。

    “我只是觉得你很可怜罢了。”

    李安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