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权妃枕上世子-第4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

    里,却有这样来之不易的待遇。

    到底是他的福气不是么?

    虞韶容看着他,停了下来,“你有些奇怪。”

    “是么?”明靖辰笑。

    虞韶容摇头,舀了第二勺粥给他吃。

    他也不语,安安静静地吃了那粥,只是那眼神,一直都看着虞韶容。

    可是看着看着,明靖辰脑海中却是闪过一个画面,画面中,似是……尧之玉!

    明靖辰顿时捂着自己的头,一闭眼睛,尧之玉给昏睡中的颜舜华喂粥的情形一闪。

    “怎么?”虞韶容见他似是有些不对劲,立即问道。

    “没,我没事。”明靖辰低咒一声,到底这怎么回事,尧之玉的记忆怎么可能在自己这原身主人明靖辰的脑子里!难不成,又是那墨玉剑?

    明靖辰抬头,正看到墨玉剑放在床榻边。

    “你……”

    “我真的没事。”明靖辰打断了她的话,抬眸看她,“我只是感动,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喂我吃粥。”

    虞韶容听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抿了一下红唇,继续舀了一勺粥给他,“吃。”

    明靖辰顿时一笑,点头,继续吃。

    虞韶容看着他的笑容,倒是眼前晃过一人的身影,但又看不清楚。

    明靖辰注意力只在那吃粥上面,并没有发觉虞韶容的那一瞬不妥。

    终于吃完之后,虞韶容简单收拾了一下,便上前要伺候明靖辰喝药。

    明靖辰摇了摇头,“我有事情跟你说。”

    “你说,我听。”她说话间已经将药放在他的唇边,“一边吃药,一边说也无妨。”

    “那个,你可知道你中的蛊?”

    虞韶容点了点头,抬眸看他。

    “明日取蛊,不然,我怕那些人又要来控制你。”明靖辰道,“等你无碍,我才有心思去做别的事情。”

    “嗯。”虞韶容只淡淡两个字,对于取蛊,自己当然愿意配合。被人控制?呵呵,笑话!所有人的一切,自己都看在眼里好么!

    也就只有面前这个男人,总是那么笨傻的样子而已。

    明靖辰听着,笑着点头,“好,那就好。”

    ……

    翌日清晨,明靖辰早早就醒来,一睁开眼睛,便看到虞韶容正趴在那桌旁睡着。

    明靖辰坐直了身子,起床,将边上的自己的外袍轻轻地披在她的身上。

    虞韶容黛眉蹙了蹙,却还没有醒来,依旧睡着。

    明靖辰看着她的倦容,知道她整晚都守着自己,遂,还是点了她的睡穴,上前抱着她上了床榻。

    给她盖上锦被,坐在床边,明靖辰就如此安静地看着她。

    过了好会儿,庭院的声音才慢慢多了,热闹了。

    明靖辰听着外面有脚步声,便起身穿衣,然后走了出去。

    打开门,正看到花满堂和宁玉城往这边走来。

    明靖辰上前,“真早。”

    “额……”宁玉城转头看向花满堂,“明王世子他是否应该继续躺在床榻上休息为好?”

    花满堂摇头,示意了一下他手中端着的药。

    “给我的?好。”明靖辰直接上前就将药捧起来喝了。

    宁玉城看着无话可说,“我先回府看看,取蛊的时候,告诉我一声。”

    明靖辰立即看向花满堂。

    花满堂郑重点了点头。

    ……

    宁玉城一边与宫中的暗人取得联系,知道了宫内的一切,但,始终不明白千阳漠的真正心思。

    但,相安无事过了三天。

    这三天中,花满堂的随从冯弘将南洛的草药采了回来,利用引诱之法,以草药和明靖辰的血为引子,成功将虞韶容体内的蛊虫取出。

    只是,虞韶容的恢复还需要些时间。

    越发的临近九月初九,千阳漠也下了皇令,九月初九大祭祀之后,全城庆贺,而且由国库拨放抚恤银,以让全国上下能够保证度过即将到来的秋冬。一时间,举国上下热闹非凡,无不在歌颂千阳漠的圣明。

    至于册立李蔓华为贤妃的事情,以李内阁学士府突然覆灭、李蔓华不幸身死而结束,这事情很快就已经消散在风中。

    九月初九很快就到来。

    清晨,明靖辰早早起来,洗漱之后,立即往偏房走去。


章节目录 114 无论生死,都陪着你!(订阅!)

    当打开偏房的门的时候,明靖辰看到虞韶容正靠在那窗口下,看着外面的世界,不知道在想什么。

    前些天的时候,花满堂给她取蛊,见她痛苦的样子,自己愿意当成她的发泄物,被她狠狠地咬了一顿。之后,她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经过几天的休息之后,她才醒来。

    而今如此精神,也是第一次。

    但,这一切都是可喜可贺的不是么?

    明靖辰想到这里,嘴角一笑,敲了敲门,“韶容。”

    虞韶容转头看向他,眸色有些清冷,就只是盯着他而已。

    明靖辰难以从她的眸子里看到别的情绪,她的心,可能真的如此波澜不惊。自己还是无法走进她的心呐……

    “我可以进来么?”明靖辰心中叹了一口气,收敛了所有的情绪,又笑着看她。

    她应该恢复了之前的所有记忆了吧?

    明靖辰看着她的明眸,不禁又想到。

    虞韶容“嗯”的一声,点了点头。

    明靖辰笑了笑,进来,到了虞韶容的面前,“身子好些了么?”

    “好些了。”她的语气有些淡,她看了他一眼,转头又看向外面。

    明靖辰见她又沉默,自己也不好再说,只能是和她一样,看向外面。

    外面一棵老槐树栽在那,老槐树可能已经上了年纪,而且深秋,树上的很多叶子都掉光了,未曾掉下的叶子也已经泛黄,似是告诉众人,它的生命可能就如此到头。

    “明靖辰。”冷不防,虞韶容喊了一声。

    明靖辰浑身一怔,转头看她,“嗯。”她不曾如此喊过自己全名,而今,又是为何?

    “在你心中,我是什么?”虞韶容语气不变,她看向外面,眸色眨都不眨。

    明靖辰浓眉一皱,他转头又看向那老槐树,“我愿意做那槐树的土,助你一臂之力之外,还会无论生死,都陪着你。”

    虞韶容心头一怔,她转头看他,“无论生死都陪着我?”

    “是。”明靖辰转头认真地看着她。

    虞韶容抿了一下红唇,“你会后悔的。”

    “绝不。”明靖辰看着她。

    两人对视,皆是沉默。

    良久,虞韶容低眸,“你会的。”她说着转身就往内室里走去。

    “你想起曾经的一切了是不是?”明靖辰朝着她的背影喊道。

    “……”虞韶容刚想回答“是”,可是,话到了嘴里,却怎么都说不出去。

    她停下脚步,转身抬眸看他,“明靖辰,我想问你,你为什么喜欢我?”

    明靖辰神色一怔,为什么喜欢她?

    是啊,为什么?

    她对自己很好么?

    她喜欢自己么?

    难道自己看不出来,这一切,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难道自己看不出来,自己所做的一切,微不足道,也可笑之极?!

    可笑的是,自己竟然在这里为了一个女人,而忘记了自我!

    而且,还是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

    但,这一切,自己真的不知道是为何。

    自己也想知道为何。

    总是情不自禁,总是难以控制自己。

    这是原身明靖辰对自己的左右么?

    “我不知道。”明靖辰轻声道,“要问为什么,大概是因为这颗心。”他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是的呢,这是一颗兽心,一颗兽心竟然也能够无条件爱上个女人。

    呵呵,难不成自己还真是禽兽?

    虞韶容呆愣了小会。

    他的心……

    他的心……兽心,一颗带着善意的兽心。

    比有些人心好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

    如果没有之前的事情,也许,说不定自己还真会爱上这样的男人,最起码,会给他一个回应。

    “今日玉城他承袭王位,所以我要到宁王府一趟。你好生在这里休息,哪里都别去。”明靖辰打破了沉默,笑了笑,然后转身往外面走去。

    虞韶容目送他,“那你何时承袭王位?”

    “需要魔帝首肯。”明靖辰低沉一声,但又随即提高了一下分贝,“可在我看来,承袭不承袭,又何妨?”他说着加快了自己的脚步,走了出去。

    虞韶容不再说话。

    他应该是去宁王府,可是,怎么能够少了自己这个世子妃陪他呢?

    只是,自己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希望能够赶得及!

    虞韶容速度换了一身行动方便的衣裳之后,提着修罗弯月刀,躲开明王府的人的守候,出了明王府之后,直走一处宅院。

    之所以往那边走,是因为……直觉。

    明靖辰和宁玉城将颜陌华他们称为是“界”。

    全城都在搜寻这个“界”的人,可是,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下一个藏身之处到底在哪里。

    但,虞韶容想到了一个地方,也大概只有自己一个人才有资格到那地方!

    不一会儿,虞韶容已经转入了一条小巷,她穿过小巷之后,总算是看到那废弃的府邸。

    那府邸上面的牌匾,写着的两个字是“颜府”。

    这是,自己从小就生活的府邸!

    当时,繁荣,门庭若市,而今,无人问津,蜘蛛网爬满了整个府邸,一切都黑森森,无人敢再靠前。

    虞韶容看着,又握了握拳头。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

    着,又握了握拳头。

    永远忘记不了那日,府上的每一个人都被拉出来,然后押到刑场的那一幕。

    根本就不用审,赵篙得了千阳漠和甄真的令之后,直接监斩颜大将军府的人。

    虞韶容银牙紧咬,看了一下周围,见没有人之后,便迅速地往颜大将军府走去。

    进了大门,虞韶容看着这熟悉的一切,心中又不禁被揪紧。

    “大哥,你出去练功?带上我呗!”颜舜华一把将手搭放在颜陌华的身上,拦住快步走的颜陌华。

    颜陌华听着转身,笑着看她,“舜舜,我这可不是简单的练功。对了,漠王正在风中楼阁中吃酒,你若是闲着,可以去看看。”

    “漠王?”颜舜华听着面上一红,将搭放在颜陌华肩膀上的手缩了回来,低头道,“可是,我不知道贸贸然的去,他会不会不高兴。”

    “舜舜放心,他会很开心的。他若是敢骂你,大哥就……大哥就打他!看他敢欺负舜舜不成!”颜陌华说着一笑,然后走了出去。

    颜舜华嘟了嘟嘴,“大哥敢打漠王么?”

    颜陌华依旧笑着,但走了几步之后,又折回来。

    颜舜华睁大了眼睛看他,怎么回来了?

    “给。”颜陌华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一个盒子,放到颜舜华的手中。

    “嗯?什么来的?”颜舜华惊了一下,抬头看他。

    “前几天,我经过集市的时候,看到这口脂似是不错,所以,买了下来,送给舜舜。”颜陌华说着就笑了,那黑眸弯成了弯月,整个人明亮,又帅气,又和善,“别人只知道你好厮杀,可大哥知道你其实只是个小姑娘而已!”

    “大哥……谢谢大哥!”颜舜华笑着抓着这盒子,扑在他怀里,“谢谢大哥!”

    “见漠王的时候,适当用一些口脂,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哦!”颜陌华笑着看她,伸手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去吧!”

    颜舜华瞬间就脸红了,一把推开颜陌华,赶紧就跑开,“谁说我要去的!”

    “哈哈哈,哈哈哈!”颜陌华看着她害羞,大声笑着出门。

    ……

    虞韶容倒吸了一口气,忍住了眸框中的眼泪。颜陌华……当时是多么的爱她,呵护她,可是,到头来……自己对不起他,对不起这府上的人。

    正因为如此,自己当真的不想颜陌华再踏进这复仇之中了!

    千阳漠,自己一定会向他讨回当初的一切!

    虞韶容眸色敛了敛,穿过了这正堂,走进内院当中。

    全都是灰尘,蜘蛛网。而庭院中,都是杂草丛生,有些草已经长得比人还要高。

    七年了。

    虞韶容看着喉中有些哽咽,她咬牙捂嘴看着这一切,往自己曾经住的桃花园走去。

    原本不叫桃花园,而是燕园,之所以改名为桃花园,是因为里面的一棵桃花树。

    一进桃花园,就看到庭院中的那棵桃花树。

    桃花树已经比虞韶容还要高了,树叶有些衰败,但是依旧还有不少生机。明年开春的时候,一定能够开出灿烂的桃花来。

    这是颜陌华在她出嫁前夕给她栽培的。

    “舜舜,这个燕园,我一定会为你保留下来。看,这是我亲手种下的桃花树。你每每回来咱这的时候,你就看看它。”颜陌华笑着指着这桃花树,“我知道你喜欢曼陀罗,可是,我喜欢桃花呢!送我喜欢的东西给你,算是给你的新婚礼物,可接受?”

    “接受!”颜舜华笑着看他,上前看那桃花树,“好矮呢,才到我的腰,它能成长起来么?”

    “当然。若干年后,你若是回来再看它,它一定比你还要高。”颜陌华笑了,“嗯……这个院子,改名为桃花园吧!你觉得呢?”

    颜舜华笑了,自己出嫁之后,这里的一切对于自己而言,就只是一个娘家而已,但,她知道,这个地方,是随时都可以回来哭的地方,这里的人,随时都当自己是大小姐。而颜陌华,永远是自己的好大哥。

    这府上,颜陌华迟早会继承所有的一切,他说改这个燕园名字为桃花园,就肯定会改,自己原本没有任何的说话权,可是他却来征求自己的意见。

    他说,他喜欢的是桃花,送他喜欢的桃花给自己。

    “大哥说改,就改。”颜舜华笑着看他。

    “真好!”颜陌华笑了,他略微想了一下,道,“舜舜,听我说听我说,等你跟王爷生了小世子之后,带他回来这里,那时候,桃花一定开得茂盛。”

    “大哥……”颜舜华面上一红,“那些事情,远着呢!”

    “不远不远。我会替你照顾好这桃花树的,等你回来这里就能够看到。”颜陌华笑着点了一下她的额头,“舜舜,我想让你知道,除了白色曼陀罗花美丽之外,桃花也是很不错的哦!”他说着笑得剑眉都弯了。

    虞韶容看着面前比自己还要高的桃花树,忍不住地伸出手抚上那树干。

    “大哥……”她低声喊道。

    这一声,不可闻,瞬间就随风而逝。

    但是下一秒,虞韶容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将手缩了回来,然后看向这桃花树。

    她看了小会之后,转身又看向这庭院。

    也许没有人注意,但是自己可以确定,这里有人来过,而且,他在照顾这桃花树,一定是颜陌华。

    颜陌华没有食言。

    如果之前都无法阻拦他,那,就用最后这个办法阻止他。

    也算是自己报答一下这个深深爱着自己的好大哥。

    之前的……自己不怨他。

    虞韶容收敛了一下情绪,转身往屋里走去。

    她看了一下这屋里,屋里的一切,还是七年前的摆设,依旧没有变过。

    灰尘有,但是比其他的地方薄一些。说明之前是有人打扫的,可是,那打扫的人也很久没有到过这里来。

    虞韶容看了一下,走进自己的内室里。

    自己曾记得,颜陌华送给自己的口脂,自己爱惜非凡,但,也尤为喜欢。

    所以,那口脂也用完了,留了个空盒子不舍得丢。

    新婚那日因为心急,忘了让丫鬟带上,而今,如果没有人拿走的话,应该还在梳妆柜子里。

    虞韶容上前几步,到了那梳妆镜前,她伸手,拉开了那梳妆柜。

    而与此同时,脖颈上一凉,虞韶容一转眼珠子,看到了架在自己脖颈上的长剑。

    下一秒,她倒是笑了。

章节目录 115 重阳,解决一件大事!(订阅!)

     “来得正好!”颜陌华冷哼一声,一个刀柄就要往虞韶容的脖颈砸去。

    可是虞韶容的身手更快,她一个偏身躲过,飞身抽出修罗弯月刀往他的长剑一挡,“噹”的一声,颜陌华的长剑猛地被虞韶容的挡了回去。

    颜陌华猛地向后退了几步,他扎着马步,眼神犀利地看着虞韶容,“李大小姐?”自己应该称呼她什么为好?她怎么会找到这个地方的?这里,应该没有几个人会来,即使是千阳漠,也没有想到他们会在这个地方!

    可是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知道这个地方,而且方才看到她似是站在那桃花树下看什么?

    “大哥。”虞韶容握紧了手中的修罗弯月刀,抿嘴看着他,一字一顿道,“收手吧!”

    颜陌华听着浓眉一皱,果然,明靖辰和花满堂他们真的是将她的蛊虫取了出来,而且,她应该是恢复所有记忆了。

    只是,依然称呼他为“大哥”,而且自己从她的眸中读不出一点恨意……这是对下蛊的人应有的神色表情和称呼吗?

    难不成,是她的阴谋?

    方才自己听到的是,她竟然说什么“收手”?真是可笑!

    颜陌华伏低了身子,握紧了手中的长剑,既然不为自己所用,而且还有可能阻碍自己,那,唯有杀了!

    “大哥,收手吧!”虞韶容这时候看着他,黛眉紧蹙,“颜大将军府,只有你这么一丁点的血脉了。”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颜陌华握紧了手中的长剑,那双黑瞳阴鸷宛若秃鹫,盯着虞韶容,“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而且,你怎么会来这里?”

    “这里,是我从小就生活的地方,大哥你说,我怎么会来这里?”虞韶容看了一眼这周围,张开双臂转动了一个圈,然后又面对着颜陌华,“我是舜舜。”

    颜陌华听着一怔,惊愕得嘴巴都要掉地上。

    他睁大眼睛锁定虞韶容,眸子里写满的都是不信。

    她怎么可能是颜舜华!

    之前使劲问她是不是颜舜华的时候,她死咬着不是,现如今突然出现这里,却轻松说出她就是颜舜华?

    当他是傻瓜吗?!

    一定是阴谋!

    “是要找死么!竟然敢冒充舜舜!”颜陌华咬牙,眸中怒火燃烧,他下一秒,已经飞身朝着虞韶容刺过去。

    虞韶容一个偏身躲过,“普天之下,谁还能够将修罗弯月刀用得如此极致!”她说着,大喝一声,直接握着修罗弯月刀劈向颜陌华!

    颜陌华大吃一惊,向后退去的同时,也用长剑去挡!

    “咔嚓”一声,修罗弯月刀竟然将颜陌华的长剑劈断,而且那修罗弯月刀直接架在颜陌华的脖颈上!

    颜陌华倒吸一口冷气,他看着架在自己脖颈上的刀,脑子里不禁想起当时的情形。

    军中比试,颜舜华凭着一己之力,手握修罗弯月刀,直劈迎战的三十名将士!

    三十名将士甘拜下风!

    而在那域北战役当中,颜舜华即使身怀六甲,依然一手握着修罗弯月刀杀敌突围而出!

    当年的曼陀罗王妃,那是何等英勇,何等的叱咤风云!

    可是,终究抵不过那个负心汉啊!

    颜陌华浓眉紧皱,他抬眸看向虞韶容,看着她此时的面容,压根跟颜舜华差之千里!

    难不成……

    “易容术?”颜陌华脱口而出,那独眼锁定虞韶容。真的是她吗?如果真的是她,那,那之前自己……那之前她跟自己说的?

    这些怎么算!

    不……

    “不是易容术。”虞韶容看着他,“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可是,我颜舜华命不该死,我活下来了!”她双瞳阴冷,直视颜陌华,“大哥,我是舜舜。”

    “哈哈,哈哈哈!”颜陌华听着冷笑起来,他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虞韶容看着他,抿着红唇,没有说话,但,手中的修罗弯月刀依然架在颜陌华的脖颈上。

    “虞韶容!”颜陌华突然朝着她大喊一声,他停下所有小声,眼神定定地盯着她,他厉声一字一顿道,“你当我是傻子一样戏耍吗?!”

    “之前不肯说出真相,是因为我不想让大哥趟这浑水。”虞韶容清冷地扫了他一眼,“我想以我一己之力去讨回一切。可是,我发现,我错了。因为大哥的背后还有人,所以,即使大哥被我说动了不报仇,也会因为你背后的人所不容,你背后的人可能会杀了你,可能会继续做出一些愚蠢的事情!”

    “闭嘴!”颜陌华浓眉一拧,分明地不太信她的话,他低眸看了一下自己脖颈上的刀。这修罗弯月刀有多锋利,自己是知道的,如今架在自己的脖颈上,还真是让人头疼!

    “你利用我,不惜让我中蛊,以控制我,想着让我入宫为妃,然后勾引魔帝,然后杀掉他。可是,你以为,魔帝是如此容易受到蛊惑的吗?我即使入宫为妃又如何?!即使他知道我是颜舜华又如何!难不成,他会任由我去杀了他?”虞韶容看着颜陌华,咬牙狠道,“不会!”

    “那个恶魔,他恨我入骨!岂会容易被我所惑!”虞韶容冷哼,“再者,”虞韶容重新看向颜陌华,颜陌华此时的眸子里写满的都是不信。

    他不信面前这人真的是颜舜华。

    颜舜华当时可是惨死了。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

    时可是惨死了。

    很惨。

    自己当时知道的时候,呆愣在原地,根本就不知道身在何处!

    自己的妹妹啊,自己最爱的妹妹啊!

    自己残了一只眼睛不要紧,至少还活着,可是颜舜华……剜心剖腹,筋脉俱断!

    那种痛苦,自己想都不敢想!

    “我怎么可能再次入宫为他的妃子!”虞韶容美眸里燃烧起火焰来,她咬牙,“颜大将军府只有你一个人了,大哥,剩下的事情,我来做好吗?”她低眸看向颜陌华。

    颜陌华被她的眼神看着,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恰好此时,一阵风从虞韶容的方向吹来。

    颜陌华闻到了一股腐朽尸体的味道,瞬间脑子里不禁有些惊恐。

    “你,你说,你真的是舜舜?”颜陌华带着几分惊恐盯着虞韶容,讪讪开口问道。

    “是呢!”虞韶容倒是一笑。

    颜陌华瞬间宛若石雕,真的是?真的是?

    “大哥还打算将我交给那个恶魔么?”虞韶容收了自己的修罗弯月刀,抬头看他。

    颜陌华惊了,懵了。

    “怎么……怎么可能?”颜舜华明明……

    “天不亡我。”一切只能够用这四个字来说。

    虞韶容看着颜陌华,清冷道,“想必大哥应该不会再对我用蛊送给那个恶魔了吧?”

    “舜舜……”颜陌华带着不信,带着几分愧疚地看着她。

    “晔帝在哪里?”虞韶容直接问道。

    颜陌华一惊,难不成她是想着要找到晔帝,所以才……

    “七年前不信我,所以酿成如此悲剧,难不成七年后,他还不信我么?”虞韶容瞟了颜陌华的一眼。的确,七年前是自己的责任,是自己误信了千阳漠,可是,如果不是晔帝迟疑,千阳漠也不会血洗后宫杀了晔帝而登基为皇。

    颜陌华听着她的话,沉默了。

    如果这真的是颜舜华,那,那自己是不是应该开心一些?她毕竟没死呢!

    可是,自己怎么开心不起来?

    “大哥还在迟疑吗?”虞韶容此时提高了分贝,愤恨道,“七年前,我的确大错特错,可是现如今,我已不是当年的颜舜华!柳琵琶、方芯、林钏海、赵篙、李胖子!他们一个个,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往后的,侬邑,沐哲,文元,以及千阳漠!甄真!我会看着他们亲自堕入地狱!”

    颜陌华听至此,不得不承认,面前这女人,的确是颜舜华。

    只是,真的变化太大。

    变得自己都不敢信!

    当时第一次见她的时候,自己有过怀疑,可是,自己不信!

    “晔帝,你为何想见他?”颜陌华缓和自己的语气,低声问道。

    “因为,我不想让大哥再冒险了,这一切,我会收拾好。”虞韶容看着他,“大哥,让我见见晔帝。”

    颜陌华摇了摇头,“你见不到他的。”自己也不能够让晔帝知道她就是颜舜华。

    若是知道了,她岂不是危险了么?

    “有谁知道你就是舜舜?”她究竟如何变成而今的虞韶容,自己不想去深究,而今,自己的责任就是一定要保护好她!

    是自己的错,才差点将她送到那个渣男的手中。

    但是,自己绝对不会再这样做了。

    虞韶容眯了眯美眸,盯着颜陌华,“我知道江南有个地方,那里民风淳朴,大哥可以在那里娶妻生子,度过一生。”

    颜陌华一惊,“你什么意思?”

    虞韶容嘴角一笑,“晔帝在哪里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大哥现在站在我的面前!”她说着,已经一个手刀将颜陌华砸晕了。

    颜陌华倒在地上,眼眸一闭,“舜舜……”

    “大哥,颜大将军府不能没有希望,你就是我们颜大将军府的最后希望。往后崛起,还需要大哥。”虞韶容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一颗红色的药丸,直接塞进颜陌华的嘴里,然后让他吃了下去。

    虞韶容看了一下这周围,确认没人之后,背着颜陌华直接往屋里走。

    进了暗室,又穿过了暗室的廊道,走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一处废弃的城隍庙中。

    那里已经等着一名赶马车的车夫,那车夫见虞韶容前来之后,立即迎上来,“姑娘。”

    “麻烦了。”虞韶容将颜陌华扶着上了马车,然后从自己的袖子里摸出十两银子,交给那车夫。

    那车夫点头收了银子,赶着马车慢慢离开。

    虞韶容看着他们离开,心中虽然有着失落,但,却也放了放松心情。

    今日乃是重阳,明靖辰和宁玉城他们的集中力不在自己的身上,所以今日是送走颜陌华的最佳时机。

    接下来,就是要血刃某些人了!

    虞韶容扫视了一下周围,往街道那边走去。

    到了主干道上,人渐渐多了,也热闹起来。

    刚刚缓过弯的时候,迎面正走来一人。

    “韶容!”明靖辰见是虞韶容,立即惊喜一声,飞快地就跑来。

    虞韶容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