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权妃枕上世子-第3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皇上,她,她已经死了,臣,臣希望皇上莫要多想以前的事。”沐哲跪在地上,重重磕了一个头。

    千阳漠眸色一眯,他慢慢转头看向沐哲,手中已经凝聚着一股强大的力量,霎时间,他已经在椅子上起来,已经到了沐哲的面前!

    沐哲心中一惊,可是下一瞬,脖颈一痛!

    千阳漠竟然一手扣住沐哲的喉咙!

    “她的心在朕这里,你说,她死了?”千阳漠手中的力道不断加大,扣着沐哲的喉咙将他从地上提起来!

    沐哲面色开始泛白,呼吸困难,他看着此时面色狰狞、异常愤怒的千阳漠。

    千阳漠此时双瞳血色,死死地盯着他,那眼神恨不得将沐哲撕碎!

    沐哲不禁心中一痛,眸中露出凄苦之色,竭尽全力摇头。

    千阳漠深深一呼吸,瞬间扯掉手中的力道,沐哲猛地摔在地上,发出闷哼一声。

    沐哲大口大口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抬头看向千阳漠,见千阳漠已经坐回到了那椅子上,神色淡然,动作优雅地品着手中端着的茶水。

    仿佛刚刚的一切,与他无关。

    仿佛刚刚几欲杀人的,不是他千阳漠。

    沐哲眸色闪闪,从地上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之后,朝着千阳漠拱手,“臣失言,请皇上责罚。”

    千阳漠慢慢地品了一口茶,将茶杯放回到那桌上,“退下。”

    沐哲行礼,退下。

    明靖辰牵着虞韶容的手进了新房之后,让她坐在那新床榻上。

    他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你好生歇着,我去去就回来。”他说着要转身离开,可是虞韶容一把就将明靖辰的手拉住,急切喊了一声,“靖辰。”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明靖辰轻声一笑,牵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薄唇边,绅士一吻。

    “今日是我们的大喜之日,何必急于一时跟他反目?”虞韶容喊道,“莫要让他……破坏了这良辰吉日才是。”

    “无碍。我与他并非反目。”明靖辰笑了,走过来与虞韶容坐在一起,然后慢慢地掀开她的红盖头。

    四目对望,有着说不出的味道。

    明靖辰抚上虞韶容那小脸颊,细细地摩挲了小会,轻声道,“我只是想告诉他,并非所有东西是他想得到,就得到,想摧毁,就能摧毁的。”

    虞韶容看着明靖辰的那容颜,看着他的那双紫瞳,抿了抿红唇,“我的心,有点不安。”

 093 你的夫君会变成魔帝!【国庆快乐!

    明靖辰眸色一沉,“有些不安?”他将虞韶容的手牵得更加紧了一些,摇头,“不会的,我都已经娶了你,要与你牵手共度一生,不会再生其他枝节的。”

    “我不知道,但是我的心里总是感觉,有那么的一点点……靖辰,你不要去和他喝酒了。”虞韶容到底的心中不安,她握上了明靖辰的手,认真地看着他,“靖辰,他很狡猾,他很奸诈,很阴险,你不是他的对手,不要跟他喝酒。”

    明靖辰紫眸盯着虞韶容看了许久,浓眉皱着,他轻轻地摸了虞韶容的脸,“别怕,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既然娶你,此生就不会让你再受半点伤害。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我是男人,言出必行。这酒,我一定要去喝的。”

    “为什么你不听我的?”虞韶容黛眉紧蹙,她一把将放在自己的脸上的他的手拨下来,“靖辰……”他根本就不知道千阳漠到底是怎么样的人。

    “我不是不听你的,而是……我不想让你一个人面对这一切。你有你的方式,我也有我的方式。我是爱你的男人,我绝对不可能让你一个人承担的。”

    明靖辰看着她,笑了一下,“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事情来不及跟我说,我会等你说的。我说过,让你欺负我一辈子的,今天才是第一天才是开始呢,来日方长。”

    “欺负你一辈子,一辈子。”虞韶容眼神有些定定地看着他,拉着他的手没有放开。

    明靖辰笑了笑,“是,一辈子。”他仰头笑了,笑了之后,又转头看向外面天色,外面已经是傍晚了。

    他转头,看回虞韶容,“韶容,今日我们大婚,没有别人般的热闹,你介意么?”

    虞韶容摇了摇头,“我喜静,这般正合我意。”前世自己作为曼陀罗王妃,那年大婚热闹非凡,可是热闹背后,又潜藏着什么?

    只是相同的一点是,那一年自己大婚,尧之玉不在,今年自己这大婚,尧之玉也不在。

    不过也好,他不在,看不到自己大婚,也就不会太过于伤心了。

    “世子,世子……”这时候,外面有人轻声喊道。

    明靖辰立即就怔愣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虞韶容,“我得要出去了,我这般逗留太久,不太符合规矩。”

    “别喝这么多。”虞韶容又立即拉住他,她抬头看向他的眸,“很多事情,并非你所想的这么简单。”

    “我明白。”明靖辰笑了笑,他拥了拥虞韶容一下之后,起身离开。

    虞韶容黛眉紧蹙,眼神一直都放在他的身上,直至他走了出去,然后关好了门。

    总是感觉,有点不安。

    虞韶容将手摸向自己的腰间,她拔出那修罗弯月刀,然后从怀中取出丝帕来,慢慢地擦拭着刀身。

    明靖辰到了正堂的时候,正看到千阳漠正坐在那堂中,一人独自喝茶,看着外面,而沐哲一直站在他的身侧,一动不动,宛若玉雕。

    “来人,上酒。”明靖辰吩咐一声,然后进去。

    千阳漠当然知道他前来,但依旧坐在那椅子上,浅饮慢酌,慢慢品茶。

    明靖辰上前拱手行礼,“皇上。”

    “坐。”千阳漠头也不曾抬起,就直接说了一个坐字。

    “是。”明靖辰示意了一下侍卫,侍卫立即又搬来了另外一张椅子,明靖辰就坐在千阳漠的对面。

    而立即的,有几个丫鬟端上精致的点心和美酒来。

    明靖辰亲手给千阳漠倒酒,将酒杯捧给千阳漠,“皇上能够驾临我明王府,参加主持我明靖辰的婚礼,靖辰感激涕零,请。”

    千阳漠听着抬头看他,此时正见得明靖辰一身红色长袍喜服,一脸俊朗,紫眸黑沉地看着自己。

    千阳漠见他眼神,不禁浓眉皱了皱,这眼神,甚是像尧之玉!

    “好。”千阳漠低沉一声,拿过明靖辰端来的酒,然后示意了他一下。

    “先干为敬!”明靖辰端起了自己的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千阳漠也不多言,直接将酒灌入口中。

    “皇上豪气,靖辰佩服!”明靖辰浓眉一挑,伸手再给千阳漠倒酒。

    “朕知道明王世子身子恢复如初,就是不知道剑术可有进步?靖世子,可有心思与朕一同切磋切磋?”千阳漠低沉一句,问道。

    “这……”

    “你大可放心,今日是你的大喜之日,朕不会伤你半分。”千阳漠浓眉一拧,低沉一句。

    明靖辰薄唇网上微微一翘,“臣是怕伤了皇上。”他说着立即低头拱手。

    千阳漠怔了一下,下一瞬立即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靖辰就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笑,什么话都没说,继续抬手给他倒酒。

    “之前见你舞剑,就想与你切磋一场,而今正是时间。点到为止,不伤彼此。”千阳漠势要与他对比,转头就道,“沐哲,取朕的剑来。”

    沐哲怔了一下,立即行礼,“是。”

    明靖辰浓眉皱了皱,这可真是要真的与他对打一番?

    “你用墨玉剑。”千阳漠颇带命令的语气,他瞟了明靖辰一眼,然后接过沐哲恭敬呈上来的龙渊剑。

    龙渊剑,相传春秋时楚王令欧冶子、干将师徒铸铁剑。而千阳漠的生母楚贵妃,相传则是楚王后裔,从楚地而选妃入宫,后,封为楚贵妃。

    龙渊剑后被千阳漠命宫廷铸剑师改造,以千年玄铁和血浆铸浇,成为一把嗜血之剑。若拔剑,见血方可收。

    明靖辰自然不懂得这其中关系,而沐哲也奉君命行事拿了千阳漠的剑给千阳漠而已。

    堂中的人都站在边上,而明靖辰和千阳漠已经面对面,手持长剑地站在堂里。

    千阳漠慢慢拔出龙渊剑,那双阴鸷的黑瞳死死地盯着明靖辰,手中紧紧地握着那剑柄。而明靖辰面色平静,也握紧了手中的墨玉剑。

    而新房里,虞韶容等了许久,她左思右想之后,还是决定将自己的红盖头掀开,可是这时候,却听得外面一阵脚步声,虞韶容立即盖着红盖头,然后端正坐好。

    可是脚步声之后,却是感受不到有人进来。

    虞韶容立即一把掀开自己的红盖头,抽出腰间的修罗弯月刀直接就架在来人的脖颈上!

    黑衣人眯起黑瞳,冷冷地直视虞韶容,“虞大小姐!”

    “大哥?”虞韶容美眸一敛,端详着颜陌华,但是她并没有将自己的修罗弯月刀收回,而是继续架在他的脖颈上。

    虞韶容低沉一句,“你来干什么?”

    颜陌华黑瞳也是一直都幽深地盯着虞韶容,他看了一眼自己脖颈上的修罗弯月刀,然后又看向虞韶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圈,“你真美。”

    “我问你,你来这里是做什么?!是要坏我跟靖辰大婚?”虞韶容眸色冷冷,手中一拧,“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你赶紧离开!”

    “你方才喊我一声大哥……我次次听你喊我大哥,我就想起舜舜……你对着我说,说你就是舜舜!”颜陌华那独眼盯着虞韶容,幽深,又带着一丝的希冀。

    虞韶容怔了怔,她看着颜陌华,红唇咬了一下,还是摇头,“大哥,我已经跟你说过,我不是她。曼陀罗王妃已经死了,死在我面前!也是她救了我,所以,她未曾完成的事情,我来替她完成!她喊谁大哥,我就喊谁大哥!”

    “你这意思,是说,你不是舜舜。”颜陌华薄唇微动,看着虞韶容。

    虞韶容看着他,他一直在反复问自己到底是不是颜舜华,可是这一切,又有什么意思?

    “大哥,舜舜当时叮嘱我,不要让大哥再参与进这场复仇之中……大哥,你找个地方,然后安歇下来好不好?你是颜大将军府最后的希望了。我不想你出事。”虞韶容上前一步,看着颜陌华。

    颜陌华摇了摇头,他盯着虞韶容看了会儿,又摇了摇头,“你不是舜舜,就无权过问我的事情。”

    “她和我一样担心你。”虞韶容眸中噙着眼泪,又忍住,“大哥,你不知道,当你出现的时候,当我知道大哥没有死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颜大将军府,还有希望!我会保护你的。”

    颜陌华低眸看着她,冷笑,“韶容,保护我?”

    “是。舜舜想保护的人,我都会保护。”虞韶容喉中哽咽了一下,“她告诉我,她对不起你们,对不起。”

    “说这些有什么用?!”颜陌华眸色一沉,他看着虞韶容,“罢了,我也不怪她。我也有责任。”

    虞韶容眸中带泪,然后看着他。

    颜陌华眸色也深沉地盯着虞韶容看,良久,感慨一声,“你是多么像她。”

    虞韶容眼泪倏倏落下,但是摇头,“我不是。”

    颜陌华喉中也酸涩了一下,“那你为何落泪?”

    “我只是替她感觉心痛,若是当初,她没有爱上……爱上那个人,颜大将军府就不会变成这样,大哥也不会变成这样……她,都是她的错不是么?”虞韶容擦了一下眼泪,但是眼泪又落下来。

    颜陌华听着倒是笑了,但是下一秒,他面色一变,猛地跪在地上。

    “大哥!”虞韶容心中一惊,立即上前来扶着他,“大哥!”

    可是颜陌华一把反手,瞬间就点了她的全身穴道,然后从手中抖出一颗药丸来,直接塞进虞韶容的口中,让她吞下!

    虞韶容惊得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都懵在那里!

    颜陌华大手捏上了虞韶容的下颌,看着她那惊愕的双瞳,清冷开口,“既然你不是舜舜,那我,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虞韶容转动眸子,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他竟然刚刚欺骗了她!

    “舜舜既然救了你,你感激她,为她做事,那,就一直做下去,为我颜大将军府效力。”颜陌华大手轻轻抚着虞韶容的脸颊,轻轻地摸着,看着她那瞪直的眼神,“舜舜会感激你的,我也会感激你。”

    “你想干什么?!”虞韶容咬牙,极力忍着眼泪不让落下,总算问出一句。

    “你忘了我曾经说过什么话了么?”颜陌华右手指腹轻轻地在虞韶容的脸上滑动。

    虞韶容心中大吃一惊,她记起来颜陌华之前说过什么事情了!

    “明靖辰和魔帝正在堂中决斗比剑,明靖辰拿的是墨玉剑,而魔帝手中的是龙渊剑,你说,他们谁赢?”颜陌华那嘴角微微带笑,看着虞韶容。

    “不!”虞韶容大叫一声,眼泪顿时就崩了下来,“不会的,靖辰不会有事的!”

    “魔帝在这种场合,的确不会杀了他,但是,明靖辰一定受伤!”颜陌华缩回了自己的手,然后执起虞韶容的手,细细地看了一下,“而你的夫君,会变成魔帝。”

    “不!不是!”虞韶容心中大骇,“不是,我不会嫁给千阳漠的!”

    “轮不到你说不。”颜陌华放下她的手,看着虞韶容那满脸的泪水,微微闭上眼睛,“我知道明靖辰极为爱你。”

    他顿了顿,然后睁开眼睛,盯着虞韶容,慢慢地靠近虞韶容的耳边。

    虞韶容心中嘭,嘭,嘭直跳,他想干什么!

    颜陌华在她耳边轻轻说出一句话,嘴角的笑容慢慢荡漾开去。

    虞韶容整个人懵了,宛若雕塑。

    “不!”下一秒,虞韶容喉中发出歇斯底里的一声尖叫!

    ------题外话------

    是不是很激动呢,哈哈哈哈哈哈~

    每日更新哈,尽量的。

    咱注重质量,别嫌少哈,跟着水忏来追文~

 094 最大谎言就是他爱她!【开始日更

    “你要的,不是这般么?”颜陌华低沉一声,捏着虞韶容的下颌,迫使她抬头看向自己,“你那温温吞吞的方法,怎么行?我帮你。”

    虞韶容摇头,眸色里甚是愤恨,“你以为,你这样的方式,可以欺骗得了魔帝?你以为?我的计划就是这样?”他们这些人,始终将她当成是棋子不是么?呵呵!

    “他想舜舜,想了七年了,他时时刻刻,恨不得舜舜出现在他面前,然后任他凌辱!你说,他怎么可能不上当受骗!”颜陌华一把拂袖,愤恨道,“他也配想念舜舜!”

    虞韶容听着心头一怔,他想自己?他会想她?是想着找到她然后碎尸万段然后挫骨扬灰吗?!

    “那个人渣!我是不会放过他的!”颜陌华又是一声痛斥。

    “呵呵,呵呵呵!”虞韶容内心万般痛苦,她苦笑起来,“你以为美人计可以迷惑他?呵呵,送我给他凌辱?你们这方法……呵呵呵……可笑,可笑!”虞韶容大声吼道,“他恨的是颜舜华,不是我!”千阳漠恨颜舜华,很恨,非常恨!

    “你现在就是颜舜华!”颜陌华也大声吼道。

    他死死地盯着虞韶容,指着虞韶容的鼻子,怒道,“从此刻开始,你就是颜舜华!虞韶容,我警告你,别给我花什么花样!”

    虞韶容龇了龇牙,歇斯底里吼道,“滚!你给我滚!”

    他们的意思自己怎么可能不懂!可是,自己要的是在补偿明靖辰的同时,然后施展自己的计划!凡事都得忍,自己已经忍了七八年了,现在还不是一直在忍吗?为什么不过问她的意志,为什么要利用她的所有,然后按照他们设定好的走?!若非晔帝早在当时不听信自己的话,以至于落得如此苟延残喘的下场?

    现在千阳漠羽翼丰满,魔功深不可测,他们倒是想用她一个女人就蒙骗他?也未免太可笑!凡事讲求循序渐进,他们如此急功近利,怎么可能成功!

    “我会对付魔帝,但是,不是现在,也不是这样的方法。大哥,要攻破魔帝的防线,不能如此草率!”虞韶容道,“我现在即使在魔帝榻上,魔帝要了我又如何?你以为他会信我?你以为他会因为和我一夜之后将我册立为妃?然后信任我?别开玩笑!”

    “主子自有主子的意思,岂是你我能够猜测?我劝你不要白费心机,乖乖接受。”颜陌华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然后又转头看回虞韶容,“大小姐,你可知道,当年的曼陀罗王妃,对于他而言,是多么重要,他若是知道你就是他一直找的曼陀罗王妃,他会多么疯狂!”

    “不是!”虞韶容立即喊道。

    “呵呵,我实话告诉你,不是他信不信的问题,而是他会不会疯癫的问题。我一直相信他对舜舜的感情……如果不是爱太深,怎么可能恨她如此!”颜陌华冷哼一声道。

    “住口!”虞韶容额上青筋暴起,她瞪着火眸盯着颜陌华,厉声喝道,“世人尽说魔帝深爱颜舜华,可谁知道,这是天底下最大的谎言!你们这些人,怎么懂得他的心思!怎么懂得!”

    “挖心挫骨毁容废了她的所有,这难道是爱?!利用她夺得万里江山,却到头来连她腹中的孩儿都不放过,这难道是爱?!你们这些人,懂什么,懂什么!”虞韶容眸子血红血红,愤恨不堪地瞪着颜陌华,“我告诉你,他永远都不配说爱!”

    颜陌华怔愕了一下,那独眼看着虞韶容满身杀气和冷冽,向后退了一步,“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虞韶容看着颜陌华,心寒如冰,冷笑起来,“爱?爱?你认为这是爱吗?!呵呵呵呵……”

    颜陌华怔愕地看着虞韶容那张狂又凄苦似的笑,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似是有那么的疑问,若是这人不是颜舜华,为何笑得如此凄苦如此令人心碎?但若是她,也不可能,毕竟虽然毁容,但是也多少还有一些痕迹,可是,这人无论从身形还是从其他看,都不是颜舜华。

    只能说,有点点像而已。

    但是要自己去认为这是自己的舜舜,自己还真认不下。

    既然如此,也不过外人。

    许是颜舜华与她说事的时候,感染了她的性情……

    如此而言,行动的脚步更加不能停!

    诚如她所言的,颜舜华受了这么多苦,颜大将军府受了这么多苦,那就更加应该消灭千阳漠!

    思至此,颜陌华沉声道,“既然大家如此痛恨他,欲要讨回当初一切,那,依据计划行事就是了!”他说着立即推搡着虞韶容走。

    “但是我的计划不是随着你们这般来!”虞韶容喝道,“你们有你们的计划,我有我的计划,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便是!何必要将我圈入你们之中!”

    颜陌华冷笑,“这是主上的命令,你我不得不尊!”

    “你敢?!”

    “呵呵,你可知道,你吃下的是什么?”颜陌华面容有些狰狞,低沉一声道。

    “什么?”虞韶容心底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深。

    “让你忘了自己是谁的药。”颜陌华再次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还有其他,你自己往后好好体会!”

    虞韶容几乎银牙咬碎,她想着运力,却内心一阵痛楚,而且动弹不得!

    “没用的,这药会在三日之内暂时封住你的功力,你现在就是一个弱女子。”颜陌华摸上了自己的那瞎眼的地方,然后又看着她,想起以前种种,脸上闪过一丝的残忍,“没有人能够不付出代价而!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

    虞韶容愤恨地抬头看他,“我是不会任由你们摆布!”

    “你们虞大将军府早应该在七年前随着我们覆灭,可是如此苟延残喘七八年!你们,也该付出代价!”颜陌华冷哼一声,一个手刀直接砸晕了虞韶容。

    “你要付出代价,明靖辰,也要付出代价!”颜陌华眸色冷冷,将虞韶容扛在肩上,窜入了暗室里面。

    ……

    明靖辰战斗到紧要关头,却脑子里一痛,浑身一抖,手中握剑不稳,被千阳漠一剑刺伤了手臂!

    “哐当”一声,墨玉剑掉在地上,明靖辰猛地向后退了几步,他右手捂着自己受伤的左手,血滴了一滴在地上。

    明靖辰喘了喘气,抬头看着千阳漠。

    千阳漠看向龙渊剑,龙渊剑嗜血之后,那声响安静下来。他见此,收了龙渊剑,嘴角上扬,“明王世子承让了。”

    “靖辰技不如人,甘拜下风!”明靖辰忍着手中的疼痛,抱拳拱手行礼。

    “好好养伤,至于其他,你就省着罢!”千阳漠低沉一声,意思很明显,让他省着,就是指的明靖辰的新婚之夜。

    明靖辰咬了咬牙,“皇上所言,靖辰会记住!”

    “回宫。”千阳漠冷冷瞥了他一眼,将龙渊剑扔给沐哲,沐哲立即稳稳地接过。

    明靖辰看着他们两人离开,浓眉紧拧。他抿了抿薄唇,见着他们背影消失之后,弯腰将地上的墨玉剑捡起来。

    整个堂里静悄悄的,独留明靖辰一人。

    明靖辰努力撑着身子,深深一呼吸,将腰杆挺得笔直,他环顾了一下这周围之后,看向外面,“韩伯。”

    韩伯在外面收拾东西,此刻听得明靖辰一声呼喊,赶紧进来,当看到明靖辰的手臂有血痕的时候,立即惊了,赶紧上前,“世子,这,您怎么受伤了?”

    “我无碍。”明靖辰摆手,“不要告诉韶容说我受伤的事情。”

    “是。”韩伯赶紧要扶着明靖辰坐在椅子上,可是明靖辰摇头,“不是,去取药来,赶紧,我还要去看韶容。”

    “是,是,是属下糊涂了。”当下明靖辰想要的当然是去看看新娶的世子妃呀!

    韩伯赶紧去取药,而明靖辰拿着墨玉剑攥紧了。

    他想起方才跟千阳漠比试的情形,千阳漠的剑法,令自己怎么看都看不透。大概自己的确不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而且自己这剑法武功也是太拙。

    可是,有朝一日,自己一定会赢千阳漠!

    韩伯很快就将药和绷带取来了,明靖辰赶紧给自己的手臂处理了一下,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赶紧往院子里走去。

    不知道她会不会等急了。

    只是,估计她也不会让自己碰她……也罢,她有朝一日一定会接受自己的。

    明靖辰有些胡思乱想,快步进了院子里,他站在那新房的门口,想着要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却又迟疑了一下。

    他看向自己的左手,左手无名指上正是戴着个戒指,是她给自己戴上的。

    她是自己的妻子了。

    明靖辰心中给自己打气,想着进去之后,会怎么样。

    由于明靖辰对于古代的成亲没有多少概念,所以不知情地直接让那些什么媒婆福贵夫人之类的都领赏下去了,他道,自己会掀她的红盖头,然后会继续按照成亲的那些事情做下去。

    明王府上自是明靖辰说了算,故而那一大堆人自然没有什么异议,讨了赏钱就离开。

    “韶容?”明靖辰轻声喊道,然后敲了敲那门。

    但是里面静悄悄,没有丁点儿的声音。

    明靖辰看了一下外面的夜色,入秋夜色已经入骨生冷了。

    “那我进来了。”明靖辰收敛了自己所有的情绪,满身心的期待,轻轻地推开了那门。

    原以为她枯坐那床榻上,会累,所以听不到他的敲门声,也听不到他的呼喊请求。

    可是没想到,明靖辰进去之后,根本就没有看到一个人!

    “韶容!”明靖辰大吃一惊,大声喊起来,“来人,世子妃不见了!”

    顿时,明王府热鼎沸腾,全都手忙脚乱的翻找虞韶容!

    明靖辰一个个搜查,然后又询问府上的人可有看到虞韶容,可是却都无果。

    “怎么会?!”明靖辰一个趔趄,差点跌倒,他站在那庭院中,看着府上周围的人在寻找,神色不禁恍惚。

    他想起虞韶容拉着他说,“靖辰,我的心,有些不安。”

    “不会的!是他?”明靖辰瞬间紫瞳一眯,立即冲进了新房里。

    既然没有人看到她出门离开,那就是那新房有问题!

    可是就在这时候,一支羽箭从夜空中飞过来!

    明靖辰一把飞身躲过,那羽箭顿时刺进了那门上!

    明靖辰立即飞奔出去查看,可是根本已然没有了踪影。

    他转身,将那羽箭从门上拔了下来,果然,看到了那箭头上的纸张。

    明靖辰赶紧打开。

    “凤雀宫。”明靖辰惊了惊,凤雀宫……不就是甄真皇妃的寝宫么?

    明靖辰紫瞳深沉,将纸张慢慢地捏入手中,又慢慢捏碎。

    “韩伯。”明靖辰走了出去,喊道。

    “世子。”韩伯立即上前来行礼。

    “可知道,甄皇妃?”明靖辰看向他。

    韩伯听着面色一惊,“她,她是当今圣上的宠妃!”

    “还有呢?”明靖辰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澎湃,尽量保持平和的语气,“心肠如何,歹毒?”

    “属下不敢妄议!”韩伯低头拱手。

    “命令他们全都停下查找。还有,韩伯,替我联络明王旧部!我要在明日巳时见到他们!”明靖辰浓眉紧皱,看着那夜色出神。韶容,你忍一忍,我很快就来救你!

    韩伯一怔,却下一秒眼前一亮,行了一个大礼,“是!”

    夜色更加深沉了,寒风微起。

    御书房的烛灯依旧明亮,映着御案前的男人身影,颀长,又挺拔,却万分孤寂。

    千阳漠感觉自己的确倦了,他放下朱笔,慢慢闭上黑瞳,向后仰了靠在龙椅上。

    冷不防,一阵风吹过,夹杂一声清冷飘过来,“漠。”

 095 物非人非,舜华归来?

    千阳漠恍惚之中一怔,瞬间惊醒,他绝对的没想到还会听到如此的一声,这声音是多么的熟悉,多么地令自己魂牵梦萦!他立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在龙椅上坐直了身子。

    只是,怎么是“漠”,怎么是“漠”呢?怎么不是“千阳”?“千阳!”她喊自己“千阳”的!

    可是,这是她的容颜,是自己梦中一直出现过的容颜。

    千阳漠双瞳幽沉地盯着来人,他的心几乎就要跳到嗓子眼上!

    只见一名女子身穿红衣,头上别着朵白色曼陀罗,红唇妖艳,步履轻轻地走过来,她笑着看向千阳漠,“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千阳漠浑身一怔,他盯着她的容颜。

    他呆愣了。

    他死都不会忘记这样的一张脸!

    这张脸,他无法用一言一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