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权妃枕上世子-第3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虞韶容抿了红唇,转头看他。

    明靖辰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放大的脸,顿时就一笑。

    虞韶容伸出两手,托起了他的俊脸,下一秒,将他的脸扳正,让他看外面的雪景而非坐在他身边的自己。

    明靖辰反应过来,一笑。

    虞韶容嘟囔了一下,表示自己的不满。

    她也转头然后看向外面的雪。

    “冷不冷?”冷不防明靖辰问道,他已经努力将小糖人都吃完了,而且还用丝帕擦了擦自己的嘴。

    虞韶容转头看了一下他,见他已经吃完那小糖人,倒是一笑,又扬起还在自己手中的小糖人,“给。”

    “又吃?”明靖辰惊愕了一下。

    “吃不吃?”她问道。

    “吃。”她问,自己肯定不会拒绝的。

    “真乖。”虞韶容颇有戏谑的味道,将小糖人塞进他的手中。

    他立即拿着,但是他另外一手已经将虞韶容揽入自己的怀中,“我想与你一同分享这份甜蜜。”他说着倒是将那小糖人放在她的唇边。

    虞韶容惊了一下。

    “给你吃的,你倒是不吃?”但是她立即就道。

    “你吃一口。”他执拗道。

    虞韶容只好咬了一下,然后伸手就要将那小糖人拿回来,“拿回来,我不给吃了。”

    明靖辰摇头,倒是将那小糖人塞进自己的嘴里,一边吃一边认真地看着她,“你吃了一口之后,我再吃,这就是分享这一份甜蜜。”

    虞韶容听着微微怔愕一下,她看了看他此时似是很享受的样子,心中微微摇头。

    明靖辰此时一伸手,然后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他也大胆靠近她,虞韶容刚想着找什么借口拒绝一下他,可是没想到,他放在她腰际的大手收得更紧。

    “韶容,你看。”明靖辰指着外面的风雪,“风雪依旧,我们依旧。”

    虞韶容红唇微微一抿,然后随着他的目光而去。

    “外面银装素裹,秋末的初雪竟然也能够下得如此大。”

    “我曾近听闻,天降异象,必有不凡的事情发生。”虞韶容看他。

    “我也听听闻过。”他看她,嘴角淡淡一笑。

    虞韶容此时也是抬头看他。

    明靖辰看她的眸色里带着温柔,他伸出手轻轻地抚上她的脸,然后自己凑前,靠近。

    虞韶容知道他想做什么,她没有拒绝,也没有多大的表示。

    明靖辰双眸里满是柔情,他轻轻地吻上她的红唇。

    软软的感觉。

    明靖辰试探性地吻她,他看着她,观察着她的变化。

    虞韶容嘴角一笑。

    笑他既然开始,为何还害怕她?

    他真的怕自己。

    虞韶容轻轻伸出舌头轻轻地碰了他的。

    明靖辰当下打了一个激灵,他眸子里的那一份激动瞬间变大,她竟然回应他。

    他抱着她入怀,慢慢地加深了这个吻。

    良久,明靖辰才放开她,她面上有些红晕,那红唇微微张开喘着气,他看着心中都醉了。

    他的手握紧了她的柳腰,又啄了啄她的唇。

    虞韶容将头枕在他的肩膀上,不语。

    说不出的情愫,道不明的心思。

    也许自己还真也沦陷进他的甜言蜜语和爱里面。

    “夜深了,我们回去吧!”明靖辰用手抚了抚她的肩膀,“冷不冷?”

    “不冷。”他今晚都问了自己这个冷不冷的问题不下三遍了。

    “我们走。”明靖辰说着牵起她的手,带着她一同走出这亭子,往古大将军府走去。

    此时那风雪更加大了一些,周围的世界都已经变成了白色雪的海洋,而两人的身上都落满了雪。

    这初雪,也是大雪。

    一路无话。

    他却频频侧头看她。

    想是怕她消失一般,炽热的眼神,不舍的眼神。

    她不明白,他哪来的这么多情绪。

    终于到了古大将军府门前,果然这府上都是习惯了他们在一起疯的,所以依旧安详,那些侍卫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丝毫不受他们影响。

    明靖辰看她,上前给她整理了一下她的衣裳,他看她,“你看,雪如此多,将我们都弄得白头。也许到我们老的时候,我们就是这般白头。”他说着指了指一下自己的身上、头发,也同时指了指她。

    “这是白头到老。”他认真道。

    虞韶容看他,眸儿微一笑,“白头到老……”

    “是。”明靖辰一声轻叹,将她再次拥进自己的怀中。

    虞韶容任由他抱着,他抱着自己久了,手不禁也抱回他,轻轻地一拍他的后背,“你最近怎么了?”

    “不懂风情。”明靖辰低沉一声,将她放开,然后带着她进了府里。

    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雪依旧在下着。

    虞韶容此时躺在床榻上,仰头看着天花板上方。

    明靖辰已经回去了。

    跟他所发生的一切,可以用四个字形容,细水涓涓。

    虞韶容轻声一笑,回想起在布庄看到的那个李胖子。她摸向自己的腰间的修罗弯月刀,下一秒,她快速起身。

    接近黎明的雪夜静寂无声。

    而最为喧闹的,自然是那寻欢作乐之地。

    “来呀,公子,来呀!”

    “公子好俊俏,可来喝一薄酒御寒?”

    “今夜初雪呢,公子与奴家共度一晚,乃能天长地久呢!”

    ……

    各种声音涌入耳膜里,那欢声不知是真还是假,总之铃儿叮当似的不知外面几何。

    一处雅间里,传来断断续续的一些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公子,您好厉害!”

    “还有更厉害的,呵呵!”

    两人忘我地做着他们的事情,俨然不知已经有靠近!

    “啊啊,啊啊……啊!”那女的在上面搔首弄姿,连叫几声,到最后却是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栽倒在李胖子的身上!

    李胖子惊骇,“啊!”

    虞韶容嘴角冷笑,从那女人后背抽出自己的修罗弯月刀,一手扬起,已经将那锦被盖住了那恶心男女。

    李胖子惊魂未定!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债主上门了,便立即喊道,“饶命,饶命!我欠的钱我马上还!”

    “你那是欠了命,不是钱。”虞韶容冷笑,她悠闲地背对着他,然后走在那桌旁,冷酷坐下,而一抬手,带血的修罗弯月刀立即被她放在桌面上!

    李胖子三魂不见了六魄,赶紧一手推开死在自己的身上的女人。

    他看到了,竟然是修罗弯月刀!

    曼陀罗王妃!

    李胖子那瞳仁放大了,满身心的都是惊恐!

    她还是回来了!

    李胖子顾不得被吓缩了,滚爬下来朝着这黑衣蒙面女子磕头,“饶命,饶命!王妃,王妃饶命!”

    “给你一杯酒的功夫,否则,下一秒,你跟赵篙那阉狗一致!”虞韶容冷笑一声,抬手开始给自己倒酒。

    李胖子听着赵篙这个名字,瞬间脸色惨白,“你,你是,你是谁!”自己记得的是,七八年前,曼陀罗王妃一怒之下,亲手切了还不是太监的侍卫赵篙!

    当时赵篙可是千阳漠身边的红人,可是曼陀罗王妃怒了一刀闪过去!赵篙恨死了那个女人,经过千阳漠调整之后,赵篙成为了服侍他的太监!

    赵篙……能如此提及赵篙的,只有那死了七八年的曼陀罗王妃!

    虞韶容已经慢慢地倒了一杯酒了,然后放到自己的鼻孔下微微闻了闻,而另外一手已经握上了那带血的修罗弯月刀!

    李胖子看着惊骇,“啊!饶命,饶命!”他说着赶紧胡乱套自己的衣裳。

    虞韶容并没有喝这手中的酒,她放下来。

    而此时,李胖子已经套好了衣裳,跪在虞韶容面前,“饶命,饶命!”

    “侬邑在哪里?”虞韶容低沉一声问道,她摸上了自己的修罗弯月刀。

    “侬大人,侬大人他死了!”侬邑就是这么交代自己的!

    他说,李胖子,若是有朝一日那个女人从地狱里爬出来找你了,你告诉她,侬邑死了。

    “死了?”虞韶容听着冷笑起来,“呵呵,呵呵,哈哈哈!”她似是控制不住自己一般,冷笑变成肆无忌惮地狂笑!

    李胖子整个人有些瑟瑟发抖,他不敢抬头看面前这个女人……

    侬邑说过,她的怨恨那么深,她驰骋疆场那么狠的一个女人,阎王爷肯定不敢收她。

    阎王爷不收她,那她势必归来,到时候,她绝不饶恕这苍天。

    “死了?你竟然说他死了!”虞韶容突然收住了那狂肆又有些凄凉的笑容,瞬间已经到了李胖子的面前,她一手修罗弯月刀就架在李胖子的脖颈上!

    “你说他死了!”虞韶容大声厉喝,她那一双眼睛瞪得通红圆大,面目狰狞,一手提起李胖子的衣襟,一口好刀架在李胖子的脖颈,她厉声,“我还没有找他算账,他怎么可以死!”

    李胖子看着面前这个陷入疯狂无法自拔、满身杀气、怨恨通天的女人,瑟瑟发抖,“他,他……啊!”

    虞韶容一刀偏过,顿时,李胖子的一只耳朵飞了出去!

    “不说,我就将你身上的零件一个个地切下来!”虞韶容冷冷开口。

    李胖子惊恐万分,捂着自己的带血耳朵,“小的,小的真的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当时,当时他是吩咐小的说,若是王妃问起,就说,他死了!”

    虞韶容冷笑,“这不失为一个逃脱的好办法呀!”

    “快,快!”这时候,门外呼喊声响起,“嘭”的一声,门一脚就被人踢开!

    ------题外话------

    已经补文完毕!昨天不够时间写,今日补上这个了,么么!希望大家见谅!

 086 知道这恨到底有多深!(订阅!宰文

    虞韶容冷冷抬眸,一脸冷漠,却镇定万分,她的修罗弯月刀依旧架在李胖子脖颈上。那修罗弯月刀还染血,刀锋锋利无比,寒光闪闪!

    而李胖子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那被削的耳朵伤口,宛若是一块肥肉,任由宰割!

    那床榻上卷着一条女子尸体,那是这楼中的姑娘。

    这屋里,还弥漫着不曾散去的糜烂气息。

    见如此情形,进来的人无不面色惊恐。

    原来店小二上来打酒,却不想听到了这里似是杀人,所以立即禀告给这里的妈妈。

    这冯妈妈立即纠集了十几个壮汉拿着刀剑前来。

    可即使这自己人多,但看到如此凶悍凶狠的一个女人,也不由得不怕!

    冯妈妈看着虞韶容凶狠,退后一步,“你是什么人,怎么在此处行凶!”

    虞韶容抬眸,万分不屑地看了他们一眼。

    “这是我跟李胖子的私事,劝你们少管,喜欢寻欢作乐的继续,若是想留下拦我,也可以,不过得要做好下地狱的准备!”虞韶容冷冷开口。

    周围的人听着心中又是一骇。

    “可是,可是你怎么杀了貂蝉姑娘!”冯妈妈喊道,“你这是杀人!”

    “呵呵,那是她自己该死。”虞韶容阴森抬眸,“我数三声,你们不走,下场跟她一样!”

    冯妈妈冷不防看到她的那眼神,瞬间一股寒气从脚底往心头窜进去!一定是鬼,这个人一定是鬼!

    冯妈妈向后退了几步,“别,别弄脏了这,这地方!求,求你了!”

    周围的人听着冯妈妈这般说,都震惊!

    “冯妈妈救救我!快,快去报信,她是曼……啊!”不等李胖子回神报着说“她是曼陀罗王妃”,虞韶容已经手起刀落,切了他的另外一只耳朵!

    瞬间,那地方喷血而出!

    “啊!”有一些跟着前来的女子看着立即尖叫!

    虞韶容看着他们那惊骇的面容,嘴角倒是笑了!

    “你可以继续跟他们说救你,我会好好考虑下一秒卸掉你身上的哪一部分。”虞韶容轻声一笑。

    这周围因为这事情而变得都安静下来的,此方听着虞韶容这话,无不毛骨悚然!

    冯妈妈三魂不见六魄,“走,我们走!但,但还请,还请小姐莫要脏了这地方!”

    “你这地方难道不脏?”虞韶容冷冷开口。

    “脏,脏,脏!”冯妈妈立即点头,只怕她愤怒杀人!

    虞韶容冷笑,而那冯妈妈已经和那几个人都离开。

    周围又只剩下李胖子和虞韶容。

    虞韶容低笑起来,她一手修罗弯月刀就往李胖子的脖颈上挨去,阴森一字一顿地慢慢道,“你方才是想让冯妈妈他们去报信?说我是曼陀罗王妃是不是?”

    “不是,不是,小的怎么敢这么做!”李胖子两只耳朵的地方痛死了,可是却不得不一直留意着虞韶容,自己可是从来没有想到这今日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若是有重来,自己打死都不要留在这阕都!

    “当时的曼,曼陀罗王妃已经死了,你,你怎么又活了?”李胖子实在是不明白。

    “你以为我是活着的?”虞韶容冷笑了,她再次一把揪住李胖子的衣襟,“我可没有这么多耐性了,你若是再不告诉我,侬邑到底在哪里,我立即让你去见阎王!”

    “饶命饶命啊!”李胖子整个人惊慌之际,竟然尿了!

    虞韶容黛眉紧蹙,瞪红了眼睛!

    而李胖子也是惊骇,可终究还是忍受不住虞韶容的威胁和强势,跪在地上两股战战,“饶命啊!”

    “既然如此,那你也没有什么价值了。”虞韶容低沉一声,手中已经变幻了那刀法,一刀就要结果李胖子!

    “啊,救命,救命啊,小的真的是不知道侬大人去了哪里呀!”李胖子大喊道。

    虞韶容不再多废话,直接扯着李胖子往楼下走去。

    “给我好好走了,若是不好好走路,就代表你不想要这双腿了,我会成全你!”虞韶容冷笑,她说着将自己手中的修罗弯月刀收好。

    李胖子着实的害怕,可是他现如今不得不听虞韶容的。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了这万花楼,然后往街道那边走去。

    自己可是记得赵篙有一处私人府邸,不知道今日他可是在那里?

    虞韶容冷笑,但她逼着李胖子一同往赵篙的私人府邸走去。

    夜色更加深沉了一些,此时雪地上早就没有什么人。

    李胖子时刻想着要逃走,他趁着虞韶容跟在他身后不注意的时候撒腿就跑。

    虞韶容瞬间掷出自己腰间的修罗弯月刀,“唰”一声切菜声音,李胖子的一只手臂飞了出去!

    “啊!”李胖子一声惨叫,手臂被削,整个人痛得跪在地上!

    虞韶容飞身上前,一把从那远处的树干上拔出修罗弯月刀,然后飞身快速回到了李胖子的面前。

    她居高临下地里看着他,“怎么样?滋味还好受?”

    “曼陀罗王妃,求您放过小的吧!”李胖子猛地磕头,眼泪都要蹦出来!

    “说出侬邑的下落,我就饶你不死!”虞韶容说着看了一下不远处的赵篙的府邸,“我们去见见赵篙,也许他会给你一些启示。”

    “饶命啊!”李胖子大声呼喊。

    虞韶容一把就点了他的穴道,拧着他往赵篙的府邸走去。

    虞韶容看了一下这高墙,然后看了一下李胖子,然后她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一颗药丸,“吃下!”

    “什么来的……啊!”李胖子已经吞下了虞韶容给的药丸。

    “你中的可是我的独门毒药,若是你逃走,你肯定会在五个时辰之内毒发身亡!”

    李胖子惊得脸色煞白。

    没一会儿,李胖子和虞韶容一同进了赵篙的这个府邸里。

    虞韶容今日目的就是血洗赵篙这府邸,遂也不废话,直走赵篙的书房,而沿路一直斩杀数人。

    而此时,赵篙的书房里,倒是有一个人长剑指着赵篙的喉间。

    “我说过,今日是你的忌日。”明靖辰淡淡开口,“自己了断吧!”自己不曾想过要杀什么人,但,他竟然如此欺负虞韶容,这自己决不允许!

    “靖世子,你如此胆大枉为,你会得到报应的!”赵篙扯着嗓子,怒瞪着他。

    明靖辰轻笑,“我被你们逼至如此,却能够忍耐到如今,你不觉得我已经很能忍了么?”

    “哼,你跟虞韶容那个贱人,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赵篙冷哼一声道。

    明靖辰听着眸色一沉,手中的墨玉剑一划,顿时,赵篙“啊”的一声,脸上一道深深的血痕!

    明靖辰冷冷地上前,墨玉剑更是逼近赵篙的喉咙,“你一定知道七年前,关于尧之玉和颜舜华、还有当今皇上的事情,说出来,我考虑饶你不死。”

    赵篙心中一怔,这个明靖辰竟然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的?

    “这个,这个老奴不太清楚,这个,还得问当时的人啊!”赵篙眼珠子转动,心中想着要如何才能够将这一切都糊弄过去。

    明靖辰剑柄一拧,顿时,赵篙那头上的头发被削掉,立即,赵篙满头散发!

    赵篙大骇!

    “我要知道当年的事情真相!”明靖辰眯起眼睛,道。自己固然知道他不会说真话,但是自己就要要求他说实话!

    就看他怎么编!

    赵篙整个人有些瑟瑟发抖,“是尧之玉和和……不是,是尧之玉勾引了曼陀罗王妃,然后,然后他们两人……好上了!”

    明靖辰眸色一眯。

    “老奴说的是真的,真的!”赵篙还是跪下来,磕头。

    “是么?”明靖辰冷冷开口,“既然不说实话,那,我就送你下地狱!”他说着举起了手中的墨玉剑!

    “慢!”冷不防,外面一声清冷的声音传来。

    赵篙以为是有自己的救兵,赶紧看过去,可是没想到,来人竟然是一个黑衣蒙面女子,而那蒙面女子带来的人,正是自己的认识的李胖子!

    这李胖子不是已经消失了吗?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虞韶容一晃手,顿时手中多了一把修罗弯月刀!

    赵篙看着瞪大了眼睛,他猛地向后一退,整个人跌倒在地!

    虞韶容微微抬头看他,一脚就将没了两只耳朵、被削掉一只手臂的李胖子踢过去!

    “啊!”赵篙一声惊呼!

    他瞪大此时摔倒在地上的李胖子,“你,你,你们!”赵篙抬头看向虞韶容,慢慢地将目光转移到她手中的修罗弯月刀上,“你,你是曼陀罗王妃!”

    虞韶容冷笑起来,她无视明靖辰还在场,三步并作两步就已经到了赵篙的面前,猛地一刀就架在赵篙的脖颈上!

    “你错了,我可不是曼陀罗王妃。”虞韶容轻声一笑,她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修罗弯月刀,冷道,“你看到这修罗弯月刀,肯定就以为我是曼陀罗王妃。可是你忘了么?曼陀罗王妃早就死了呀!她怎么可能是我?”

    站在一边的明靖辰紫瞳深沉,他握紧了手中的墨玉剑,眼神也一直盯着虞韶容。

    她一定也知道七年前关于尧之玉和颜舜华的事情,只是,自己却不敢多问她。

    但,她亲口说,她不是那颜舜华,自己当真的宽心多了。

    在墨玉剑给自己看到的尧之玉的记忆中,自己看到颜舜华对尧之玉的那种歇斯底里,那种疯狂!

    颜舜华,一个如此高贵的女人,是尧之玉的挚爱,而颜舜华对尧之玉,从不爱,到歇斯底里疯狂,这期间是要经过多少事情?

    但是就冲着这些,自己不会也不想插足与他们之间。

    有很多自己尚不明白,但,对于横刀夺爱的事情,自己做不到。

    赵篙看着她,心中依旧惊恐,“那,那你想要做什么!我知道你是虞韶容,你就不必蒙着脸了!”

    “呵呵呵呵……”虞韶容听着冷笑起来,她摘掉了自己的面纱,下一瞬笑声戛然而止。她盯着赵篙和此时跪在地上的李胖子,冷冷开口,“曼陀罗王妃死之前让我帮她复仇,我答应了。而今,我就是替她来向你们索命!”

    赵篙和李胖子都惊愕!

    明靖辰眸色一沉。

    “我再问一次,侬邑在哪里?”虞韶容一手修罗弯月刀指向他们两人!

    “不,不知道!”李胖子猛地磕头,但求虞韶容能够饶他性命,“饶命啊!”

    “是么?赵篙,你说。”虞韶容转眸看向赵篙。

    赵篙心头一怔,“老奴也不知道侬大人在哪里!这一点,应该甄真皇妃比较清楚啊!”

    “呵呵,好,放心,我自会亲自找甄真问个究竟!”虞韶容冷笑,她扬起手中的刀,嘴角淡笑,但刚要说话的时候,她转头看向在一边站着的明靖辰,“靖辰。”

    “韶容。”他立即应了一声道。

    “我听到外面似是有什么声响,你赶紧看看。”虞韶容道。

    明靖辰浓眉一皱,“怎么我没有……”

    “有。”虞韶容打断了他的话,眸色里淡漠,又冷绝。

    明靖辰无声叹了一口气,他看向她,“好,我去看看。”他说着还是走了出去。

    “靖世子,不要走,不要走啊!”此时,赵篙才感觉到最危险的不是明靖辰,而是面前这个女人!

    自己还是被虞韶容这个女人的演戏给糊弄过去了!

    而且之前以为厉害凶狠的是明靖辰。

    可是现在才发现大错特错!

    明靖辰不会拐弯抹角,万不得已不会杀人,就算是刚刚他想杀自己,可是却没想到会折磨人。可是虞韶容这个女人不同,她喜欢虐杀!

    明靖辰转头看了一眼虞韶容,薄唇微张,但想说什么的时候,却不知道说什么为好,他看着她,然后转头还是走了出去。

    虞韶容眸色很冷,她见明靖辰离开,然后看向赵篙和李胖子,“既然都说不出侬邑的下落,那,着实留着你们都没用。”

    “饶命!侬大人,侬大人在秘密执行皇上给他的任务,所以老奴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啊!”赵篙这会儿当真的慌张了,口中有些语无伦次,跪在地上猛地磕头。

    虞韶容冷笑,“秘密执行任务,这个不错。”

    “是,是,还请王妃饶命啊!”赵篙又磕头,“老奴所做的一切,都是甄皇妃所授的,而且,而且皇上是默认了,老奴才敢做的!王妃,饶命,饶命啊!”

    虞韶容手中比划了一下那刀,“你们可还记得曼陀罗王妃是怎么死的?”

    赵篙和李胖子脸上煞白!

    “赵篙,你将她的眼睛挖了。”虞韶容修罗弯月刀的刀尖立即抵在赵篙的喉间,然后又抵在他的眼球前!

    “不,请娘娘饶命,饶命!”赵篙惊骇无比,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他跪在那地上,被点了穴道而不能动,他盯着虞韶容,“这是甄皇妃的主意,是她的主意!”

    “哈哈,哈哈!”虞韶容大声笑起来,“是主意又如何?不是主意又如何?”虞韶容咬牙,“这是你做的!你做的!”她说到最后,大声厉喝!

    赵篙面色惨白,他看着虞韶容,看她已经提刀上前,他惊恐万状!

    “求速死!速死!”赵篙看着只差零点一厘米的刀尖,大声喊道,“皇上,皇上!”

    虞韶容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手中一运力!

    “啊!”赵篙凄厉一声叫喊!

    虞韶容冷笑起来,整个人疯疯癫癫的,她看着那挖出来的眼珠子掉在了地上,嗤笑,“赵篙,什么滋味,你告诉我?”她刀尖指向赵篙,大声叫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滋味!”

    赵篙只感觉自己痉挛起来,整个脸都是血!痛感无不存在!

    “当时你可是这般的将颜舜华的眼睛一只又一只地挖出来!”虞韶容大声嘶吼,提刀指着他,“如今,我让你们尝尝这些滋味!”

    自己犹记得那是什么滋味!自己当时浑身是痛!脚趾头痛得都蜷缩起来,然后,却被他们一只只地敲碎!

    自己的十只手指,一只只被甄真命令他们用夹子夹爆夹碎!

    这一切,自己都会一一讨回来!

    赵篙恨不得立即死去!他蜷缩着,喘息着,他恨不得立即自己撞墙撞地撞死算了!可是他动弹不得!

    在一边的李胖子只感觉自己满骨悚然!他从来没有看过如此凶狠又疯癫的女人!

    虞韶容冷笑,手中抓着的刀,刀上还滴答着血。

    她冷不防转身,“李胖子。哈哈!”

    听着这样一声呼喊,李胖子浑身一颤,立即跪在地上猛地磕头,“饶命,饶命啊!”

    虞韶容眸色低垂看他,“你跟在侬邑身边随着他做事,最起码有七八年了,呵呵,他倒是好,还给千阳漠执行秘密任务了。”

    她停顿了一下,站在原地,神色有些安然,回忆轻声道,“我记得,当时颜舜华的孩子已经六个多月了。发育很好的一个孩子,当时太医给诊断的时候,说,那一定是个男孩,很健康的一个男孩……哈哈,哈哈哈!”

    赵篙和李胖子都惊愕了,停下了。

    而外面偷偷返回来已经听了有些时间的男人也惊愕了!

    他感受到了一个为人母的那种心碎!

    绝望!

    “颜舜华身怀六甲,依旧替他征战千里,得胜归来的时候,她满身是血几乎晕阙,可是她硬生生的挺了下来。她几乎都以为自己腹中的孩子不能够保住了……”说到此,虞韶容那眼眶中的泪水终究忍不住倏倏落下,她哭着道,“真的以为孩子会保不住的……”

    “那时候,她心中很自责,她觉得她自己不是一个好母亲……她觉得连一个孩子都保不住,该是多么对不起她的男人!”

    虞韶容哽咽,她慢慢抬起手中的刀,她突然又破涕而笑,“可是苍天可怜她,孩子竟然保住了!她征战千里晕着回来,可孩子还是保住了!”

    外面的明靖辰心头一痛,手不禁更加握紧了手中的墨玉剑。

    “可是,哈哈,哈哈哈!”虞韶容冷笑起来,她将修罗弯月刀一把指着地上的赵篙和李胖子,“可是,侬邑割开了她的小腹、将她的孩子从腹中拉了出来!”

    “啊!”虞韶容一声叫喊,“侬邑将她那六个月有余的孩子拉了出来!”

    明靖辰顿时胸口一阵剧痛,他猛地捂着自己的胸口!

    赵篙和李胖子都惊了,忘了身上的痛!

    “呵呵呵……”虞韶容龇牙冷笑起来,她一飞身,将一边挂着的架子上拿过了一把长剑,猛地掷在赵篙的脚下!

    赵篙一惊!

    “我一定会让侬邑尝尝将他肚子里的东西拉出来的滋味!”虞韶容嘶哑一声!

    在场的人无不惊骇!

    “现在,赵篙,我命令你割开李胖子的小腹,将他里面的东西拉出来!他一定要在死之前看到他的那些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