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权妃枕上世子-第3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心口很痛,这是彻彻底底地割心滋味!

    他看着她那狠戾的身影,慢慢低头,心口的位置已经染满了血迹。

    他猛地抽出腰间的长剑深深刺在地上,用长剑勉强撑着自己的身子,却终究还是单膝跪下。

    千阳漠重重喘了一口气,他抬头,虞韶容此方还用修罗弯月刀指着他,目眦欲裂,满眼的都是仇恨!

    千阳漠喉中哽咽了一下,“阿华……你果真恨朕入骨。”

    “她临死的时候说,托我让你尝尝去目剜心的滋味!让你尝遍这世间万种痛苦,让你堕入地狱永无翻身之地!这一切,我都会替她完成!”虞韶容刀柄一拧,滴答一声,修罗弯月刀锋口上的血滴落在地。

    那是千阳漠的血。

    “你不是阿华?”千阳漠低沉一声,阴鸷的眸紧紧地锁着虞韶容,他用剑撑着身子,慢慢起身。

    “我是替她讨回一切的人!”虞韶容冷眸一沉,她想着要提刀上前,可是却见得他满身是血!

    ——“阿华,这一辈子,我只想牵起你的手,只想带你看尽这天地浩大。”

    ——“此生,千阳漠只爱颜舜华一人。至死不渝。”

    虞韶容猛地收了抵在千阳漠喉间的修罗弯月刀,她深深一呼吸,冷冷开口,“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死的!绝不!”虞韶容说罢,猛地一脚踹过去,千阳漠整个人摔在地上!

    虞韶容不再逗留,飞身狂奔离开。

    “噗……阿华!”千阳漠吐出一口鲜血,趴在那地上,急急地了一声。

    虞韶容狂奔着离开,她只感觉自己跑了很多路之后,才扶着面前的那一堵墙。

    “千阳漠,你不配呼喊我的名字!”

    “这是第一步,第一步!我所受的一切,尧之玉所受的一切,我都会在你身上讨回来!”

    “我不会让你便宜死去!我要好好折磨你,一定,一定!”虞韶容将手中的修罗弯月刀紧紧地握在手中。

    ……

    千阳漠有些痴呆地看着虞韶容离去的背影,黑眸闪烁了两下,他那伸出的手慢慢地收了回来。

    他此刻的表情有些僵硬,不是,应该是说他此刻当真不知道自己是何种表情比较好。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是如此狼狈。

    千阳漠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仰面躺在那地上,他看着夜色上空,漆黑无月无星,周围寂静无人无风。

    他抬手,摸向了自己胸口那刀口,用力点了穴道止住那血,手便无力垂下来。

    “回来了……阿华,你终于回来了……”

    “我感觉是你。”

    “真的是你……”

    “你的性子,依然是那么烈。”

    “刀偏了……你始终对我有情……呵呵,有情……”

    “真好,我等了七年多,等了七年了……”

    “终于……等到你了……”

    千阳漠那黑曜石般的黑眸一闭。

    “皇上!”不远处,沐哲一声疾呼传来。

    ……

    千阳漠非常讨厌这旷野无边的草原,因为他不能够也没有时间去策马奔腾。

    他妒忌在这旷野无边草原上奔腾的那一对男女。

    他讨厌他们那欢声笑语!

    千阳漠冷绷着脸,指着在远处跟那个男人嬉笑的小姑娘,“将颜玉氏放出来。让梁嬷嬷告诉她,她的母亲颜玉氏已经找到,让她离开这里。”

    “是,王爷。”

    千阳漠骑在马背上,冷冷地看了不远处的小姑娘一眼,策马离开。

    她是他的,怎么轮到一个不知来路的野男人夺走她的心!

    那日,千阳漠就在远处,看着尧之玉送颜舜华离开,也听到了那独有的天籁之声,“你抬眸,我低头,赠你一朵白色曼陀罗,白色曼陀罗,天上的花朵,愿我白头你白头,笑语晏晏曼陀罗,曼陀罗……”

    那是他最讨厌的歌曲,没有之一!

    千阳漠手中的拳头死死紧握着,背对着无数的黑衣人,“动手!”

 083 你与韶容坐实了关系!(题外话通知

    不一会儿,周围响起无数的喊杀声,还有,小姑娘那一声声尖叫哭喊的声音!

    千阳漠冷冷站在那里,看着那暗杀的一切。他慢慢地抽腰间的软剑,找准了时机,飞身一剑刺死那欲要杀死颜舜华的黑衣人!

    那一刻,颜舜华睁大了眸定定地看着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大哥哥。

    那一刻,他看到了她眸中的惊慌,还看到她眸中的激动与感恩。

    那一刻,他的脑海闪过一丝念想,她的九族该死,可是她……自己是否可以考虑放她一马?不,不是,她只不过是一颗棋子而已,怎么配饶恕?

    她紧紧护着已经晕死过去的颜玉氏,小脸都哭花了,“求求你,救救我娘,救救我娘……”

    千阳漠冷漠的眸看她,摆手,“给她找大夫。”

    “谢谢大哥哥!”颜舜华哭着朝着他行礼,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千阳漠几步到了她面前来,冷酷地看她,而她也是泪眼看他。

    他低眸,朝着她伸出手,淡漠一句,“孤带你回去。”

    “嗯。”劫后余生,他救了她,自然她信他。

    他护着她骑在自己的马背前,以胜利者的姿态往回走。

    “你可以告诉我什么名字么?”她扭头,那大眼睛看着他。

    “千阳漠。”他的薄唇很冷,但他最起码低头看了她一眼。

    “哦。”颜舜华稚嫩一声,低头,不再说话。

    良久,她抬头,“怎么你不问我名字?”

    千阳漠冷笑,她是谁自己不知道么?

    他不理她。

    她着实没见过这般冷酷的男人,又感激又敬畏,不发一言继续正襟危坐。

    千阳漠看着那晚霞越发消散,想起她在草原上与尧之玉驰骋的事情,眸色一沉,手中已经多了一只小虫,他凑上前,拉进了她跟自己的距离,那带着小虫的手握上她那小手,瞬间,那小虫已经进了她的体内!

    颜舜华瞬间瞪大了眼睛,惊慌得险些摔在马下,“千阳哥哥!”

    之玉哥哥,千阳哥哥……呵呵,她倒是挺喜欢哥哥呀!

    千阳漠一把握着她的小腰板,在她耳边低沉一声,“把哥哥二字去掉……从南洛救你回来的,是孤……别无其他!阿华,你给孤记住了。”

    颜舜华扭头看他,下一秒整个人晕在他怀中。

    千阳漠低声笑了起来,整个人癫狂,又肆傲,“呵呵……”

    成者为王败者寇,只要能够独步天下,能够血刃仇人,有何不可?!

    ……

    终于等到和她的大婚之日,他站在那高楼上,从所未有的愉悦,明日即要与颜舜华大婚。自己想拥有她。

    虽然她父族死不足惜,可自己不得不承认,有点喜欢她。

    不是爱,自己不敢爱。

    只是有点点喜欢,看她的时候总觉得比看别人顺眼一些。

    再者,按照计划,娶她是必走的一步棋。

    既然目的一样,那就无所谓去追究是爱还是不爱。

    他在想,今晚是否要去偷偷看她……以往自己控制着自己不在夜里寻她,她怨言颇多,若是今日反其道而行之,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是否感觉惊喜?

    自己是否需要给她这个惊喜?

    再者,她紧张么?

    明日就跟自己成亲了,自己还真是有些紧张。

    千阳漠嘴角淡淡笑了笑。

    “王爷,一切准备好了,是否需要看看?”

    “嗯。”他转身,到了密室里。

    他看到了那新房中布满了白色曼陀罗花,她既然喜欢白色曼陀罗,那自己就随她喜欢吧!

    这是密室内的新房,自然是要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再给她惊喜带她来看的。

    她一定喜欢。

    自己这就去看看她。

    可是万万没想到,千阳漠偷偷到了颜大将军府她的闺房后,她竟然不在。

    他站在那夜风当中等,心中想着她是不是紧张得到处乱跑了,自己当真担心,但不敢惊动其他人……

    千阳漠想到了风中楼阁,毕竟那风中楼阁是他跟她再次见面的地方,自己相信她的感觉。

    恰好此时,沐哲赶来战战兢兢伏地而拜,“殿下,王妃,王妃在风中楼阁……”

    “嗯。”千阳漠一时间没有注意沐哲那敬畏那颤抖,却万分开心地赶往风中楼阁。

    他在想,颜舜华在等他吧!

    可是不曾想,赶到的时候,正看到颜舜华竟然跟尧之玉拥抱在一起!

    尧之玉紧紧地抱着她,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什么话!

    而她不拒绝!

    千阳漠瞬间火冒三丈!

    她说爱自己的!

    可如今她在干什么?!

    和自己大婚前夕竟然到这风中楼阁来与另外一个男人拥抱?是在告诉他千阳漠,她本就不喜欢自己?

    千阳漠站在那远处,拳头死握,他恨不得上前将这一对狗男女给撕了!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凝聚着一大股内力,想要杀了他们,沐哲一把扑在他的脚下,“殿下,兴许是,是有什么事情误会了,您,您不要生气!”

    “王妃她一直以来都跟在您的身边,一直护着您的……请殿下三思!”沐哲跪在他的脚下,死命磕头,“而且那是南洛太子,若是南洛太子死了,恐怕会引起战事!”

    “难道你认为孤无法赢他?”千阳漠怒气冲天,一手拂去,顿时沐哲被强大的内力震飞出去。

    千阳漠冷漠地看了一眼远处的他们,转身离开。

    “颜舜华!有朝一日,孤会当着你的面,踩着他的头碾在地上!”

    那一夜,他平生以来第一次大醉,醉得心碎,醉得人鬼不分,醉得他将自己亲手设计的密室新房内的白色曼陀罗毁了个彻底!

    毁了那白色曼陀罗新房,也毁了他的渴望。

    但翌日,洗了脸之后,他还是穿上喜袍出去迎娶她。

    他绝不退让!

    爱与恨是他的事,他岂会被这些儿女私情坏了自己的大事!

    千阳漠记得,自己曾经答应她,只要她牵上自己的手,日后定用百里红妆尽铺阕都,让她一眼望不尽这满城嫣红。

    他做到了。

    千阳漠坐在那新房里,抿了一口口脂。

    他想起最后一次见自己的母妃楚贵妃的时候,自己记得她也是如此坐在那铜镜前,贴花黄,抿口脂。

    “母妃,您这口脂抹在母妃的唇上很好看,好美。”千阳漠笑着站在一边,黑瞳看着楚贵妃。

    楚贵妃听着一笑,她转头看他,“这口脂,是为了心中最喜欢的人才抹上的。”

    “母妃的意思是,今日父皇会到咱们这里来?”千阳漠听着心中欢喜,他上前来,“正好今日儿臣画了一幅《富丽山河图》呢,正好呈给父皇看看。”

    “《富丽山河图》?”楚贵妃立即问道,“哪来给母妃看看。”

    “是。”千阳漠跑到偏殿里取出那《富丽山河图》给楚贵妃看,楚贵妃看了不禁点头,“真好,若是你父皇看了这幅《富丽山河图》,一定会很开心的。”

    千阳漠点点头。

    不料到,这时候一名宫人急匆匆进来,给楚贵妃行礼,道,“娘娘,皇上传话,颜贤妃今日身子不适,皇上就不过来您这里了。”

    颜贤妃,大将军颜驰誉的嫡系亲妹颜辰依,与楚贵妃同年入宫。

    楚贵妃听着怔愕了一下,千阳漠也是万万想不到,他呆呆地看着楚贵妃。

    楚贵妃当时还拿着千阳漠那幅《富丽山河图》,她眨了眨眼睛,努力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好,本宫知道了。”

    宫人立即退下。

    千阳漠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他看着楚贵妃失落,上前手放在楚贵妃的手背上,“母妃,您还有儿臣呢!儿臣会好好保护你的。”

    “是,我还有漠儿,我还有我的乖漠儿。”楚贵妃微微失神,她将千阳漠拥在自己的怀中,抱着他,“我的漠儿,会是这阕都中最出色的皇儿。无论是文韬武略,还是治理朝廷,我的漠儿将来肯定是那佼佼者。”

    “嗯。”千阳漠认真点点头。

    可是没想到,却听得楚贵妃一声“额”的闷哼声!

    千阳漠立即查看,可是万万没想到,楚贵妃满口的鲜血喷在她手中拿着的《富丽山河图》上!千阳漠看呆了!

    “母妃!”他大声喊道。

    楚贵妃整个人蜷缩跌倒在地,两只美眸凸出想外翻着,口中不断涌出鲜血,浑身抽搐!她一手死死地抓着千阳漠所画的《富丽山河图》,另外一手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漠……漠儿!”

    “母妃!母妃!”千阳漠大声叫喊,他看着楚贵妃跪在她面前,用小小的身躯抱住她,“来人!御医!御医!”

    “母妃!你怎么了?你不要丢下漠儿不管!”他哭着抱着楚贵妃,看着她那不断抽搐、万分痛苦而变得狰狞扭曲的面容,心如刀绞!

    “颜……颜……颜……”楚贵妃眼眸一直盯着他,口中念着个“颜”字,而下一瞬,她的手无力松开。

    “母妃!”千阳漠一声大吼,泪如雨下。他紧紧地抓着楚贵妃的手,那泪眼盯着她的面容。

    扭曲面容,死不瞑目。

    楚贵妃死不瞑目!

    千阳漠呆愣了大半晌,缓缓在她尸体前跪直了。

    ……

    “母妃,母妃!”千阳漠口中喃喃,躺在那龙榻上极为不安,梦中的一切宛若眼前,一刀刀切碎他的心!

    甄真就坐在床榻边,她看着他在梦中呼喊,不禁靠前握上他的手,“漠。”

    千阳漠猛地心头一怔。

    他脑海中想起自与颜舜华入宫偷了那鲛人泪之后,自己中了晔帝的羽箭,却不料到晔帝的九弓弦箭甚是厉害,他躺在那床榻上高烧不退,病危将死。

    颜舜华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伏在他耳边,“千阳,说好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你是要食言么?”

    “不是,不食言,我不食言!”千阳漠喃喃,“阿华,我不食言!”

    甄真整个人都惊愕了,千阳漠竟然握着她的手,呼喊颜舜华的名字!

    而且说,不食言!

    他承诺过颜舜华什么!

    “那你还不醒来?鲛人泪……鲛人泪有延年益寿的能力,但是如果没有你陪着,没有任何意义。”颜舜华似是继续在自己的耳边轻轻说道。

    “阿华……”他轻声喃喃。

    “再不醒来,我可走了。”颜舜华下一秒板着脸,万分不悦,她起身,抽开了千阳漠的手。

    与此同时,甄真心中愤恨无比!七年有多!他竟然还忘记不了那个他说恨之入骨的女人!甄真满身怒气,奋力扯下千阳漠那牵着自己的手。

    千阳漠心中一惊,一把紧紧握着,“阿华别走!”他猛地从床榻上坐起来。

    他醒了。

    甄真微微带怒的美眸看着千阳漠,千阳漠那黑沉又阴鸷的黑瞳死死盯着甄真。

    自己记得的是,在那城墙上看到那个身穿夜行衣的女子,她说她不是颜舜华,可是自己认定她就是颜舜华!

    她痛斥自己,最后还用修罗弯月刀刺伤了自己。

    此时,他还紧紧地牵着甄真的手,自己在梦中竟然将她错认为是颜舜华。

    而她,似是知道自己的心中秘密!

    千阳漠浓眉一拧,右手松开她的手之后,立即要运气,可是没想到,胸口处顿时一拉扯!瞬间,千阳漠脸色更白,内力一撤,人已经倒回床榻上!

    他看了自己的身上一眼,伤口处已经包扎了,血也不留了。

    甄真紧紧地盯着他,眼皮直跳,心跳动极快,有些惊恐!他方才满身杀气,是要杀了自己!

    过了小会儿,千阳漠才缓过心神来,他那深沉的黑眸眯成一条线,低沉一句,“方才你听到什么?”

    甄真浑身一怔,赶紧伏低了姿态,给他行礼,“回禀皇上,臣妾方才什么都没听到。”

    他听着薄唇微抿,“让花满堂来见朕。”能将自己的伤口包扎成这样,只有花满堂。

    “是。”甄真缓了缓心绪,赶紧行礼退下。

    ……

    哗哗哗!

    深秋的雨下得反常的大,入骨透心冷。

    虞韶容慢慢地走在那街道上,往古大将军府走去。

    可是不料到的远处传来那急促的喊声,“韶容,韶容!”

    虞韶容眯起美眸,见一名身穿白袍的男人撑着雨伞,莽莽撞撞地四处走,扯着嗓子喊,“韶容,韶容?”

    虞韶容惊了惊,将抽出修罗弯月刀放回自己的腰间。

    来人急匆匆地跑来,当看到被雨水打湿全身的虞韶容时,心中一惊,匆匆上前将雨伞撑在虞韶容的头顶,“韶容!”

    虞韶容抬眸看了一下他,“世子怎么夜里出来了?”

    “你这傻女人,赶紧跟我回去!”明靖辰忍不住吼道,他摸了摸她的手,然后又摸了摸她的肩膀,“我说了,你想做什么,我替你去做,你就是不听!出来淋雨,浑身都凉透了!”他颇为怒气,万分心疼她的不爱惜自己。

    他搓了搓她的手,然后又呵了呵气,希望能够让她热一些。

    “我没事。”虞韶容淡淡一声。

    明靖辰看了她一眼,然后牵起她的手,往古大将军府走去。

    虞韶容看着他,欲言又止,手被他牵着,然后朝前走,可是终究慢下来。

    明靖辰回头,他上前,将雨伞放进她的手中,“拿着。”

    虞韶容凝视着他。

    “杵着做什么?”明靖辰浓眉一皱,他往她手中塞好了雨伞,在她面前蹲下来,“我背你,上来。”他说着拉了拉她的手。

    虞韶容看着他,心中不知道什么滋味,但终究还是上前,然后趴在他的背上。

    明靖辰立即背着她起身,然后往前继续走。

    虞韶容趴在他的背上,手慢慢地滑下来,那雨伞就掉落在地上。

    明靖辰怔愣了一下,立即停下来,他也不多问,改为将她抱在自己的怀中。

    他低眸看她,低沉道,“你真让我心痛。”

    虞韶容浑身一怔,她抬眸看他。

    明靖辰长叹一口气,快速往前走。雨水打在他的身上,可是他丝毫不管。

    可是雨水终究的多,深秋之夜终究的冷。

    雨水从明靖辰的头发流下来,透进他的衣服里。他打了一个冷颤。

    “冷不冷?”他低头柔声问道。

    “不冷。”虞韶容抿了一口红唇。

    明靖辰摇了摇头,慢慢将她放下,然后迅速扯开了自己的衣裳,然后露出整个胸膛来。

    “你做什么?”虞韶容黛眉一蹙。

    他再次将她抱起来,紧紧地抱着,就靠近他胸口的位置,“我的体温比较高,我怀里比较热比较暖,你靠近一些,不会太冷了。”

    虞韶容瞬间愣了。

    “傻丫头,别呆愣。”明靖辰嘴角淡笑,将她抱紧一些。

    虞韶容更加靠近了他的胸口位置,她抬眸看他,“世子。”

    “叫靖辰。这是我的名字。”明靖辰冲着她又是一笑,抱着她运起内力跑起来。

    “你怎么出来找我了?”虞韶容靠在他胸口,问道。

    “想你。”他微微顿了顿,“心中有些空空的。可是到了古大将军府发现你不在房里,所以我出来找你了。”

    “那府上可有派人找我?”

    “没有。我不让他们找,我说你跟我玩,让我出来找你。好歹我是个世子,我说不,难不成他们敢反抗?”

    虞韶容眸色微敛,“爷爷呢?”

    “他很相信我可以把你带回去。”明靖辰看了她一眼,笑。

    虞韶容看着他,嘴角动了动,扯了点弧度,“那你为什么不问我这么晚了在呢么还出来?”

    “我想你主动与我说。”明靖辰此时已经将她抱到了古大将军府后门,放下她,“我们偷偷进去,不要打扰他们。”

    虞韶容嘴里嚼着这字眼,“主动。如果我不主动,你是不是也不会主动问我?”

    “我会等你开口,可是不代表我不会去调查。”明靖辰很坦白,看了她一眼,道。

    虞韶容明白地点点头,“我心情有些郁闷,然后出去逛了一圈。”

    “嗯。”明靖辰回头看她,“我信你。只是,我想,往后你能不能郁闷出去的时候带上我。”

    虞韶容轻声一笑,他真是想得好。

    明靖辰牵着她的手偷偷进了后门,守后门的侍卫看着他们两人进府,心中惊了惊,但是明靖辰立即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守卫点头,都不动。

    明靖辰送她进了里面,“你进房里换衣服,我稍后就来。”

    “你干什么去?你衣服也是湿的。”虞韶容喊住他。

    明靖辰淡笑,“无碍。我不会生病的。”他说着转身离开。

    虞韶容黛眉紧蹙,但一时间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所以只好赶紧进了自己的屋里换衣服。

    换好衣服之后,虞韶容依旧没有等到明靖辰。

    心中到底有些担心他,遂,虞韶容还是走出去。

    侍卫已经不见多少个了,而且如今还是深夜,秋雨刚停。

    虞韶容披着一件长袍出来,手中还拿着一套男装衣裳,他估计是没有换衣服的。虞韶容问了几个侍卫之后,才知道明靖辰去了膳房。

    他给自己做姜汤了?

    不会吧,一个世子爷,之前是那么的废物无能,而今即使开窍也不会想到这个什么姜汤之类的……虞韶容朝着膳房走去。

    可是没想到,膳房的门没有关,虞韶容离远就是看到一个赤着上身的男子正在那膳房内忙碌,不过,他的那动作也甚是笨拙,他生火,都不怎么会,弄得自己满头大汗,才勉强将那火生起来。

    虞韶容怔愕了一下,她无声靠前,然后站在那门口处看着此时正在那灶头处忙碌的明靖辰。

    明靖辰擦了擦自己额上的热汗,继续加了一点火。

    他看着那小炉子里的水快要沸腾的时候,赶紧去挑了一块姜,认认真真地在那水中洗干净,又放在那砧板上,用刀细细地切。

    虞韶容眸色微微沉了沉。

    他待自己,真的不错。

    最起码,他对自己是真心的。

    虞韶容抬眸,继续看明靖辰。

    明靖辰细细地切好了姜片之后,然后放到水里慢慢地熬成汤。

    他一边看着那火,一边认真地看着那姜汤。

    自己也不太会厨艺,除了做个面条,还真的不太会做其他的东西,至于这个姜汤,自己多少听闻过,这是自己第一次做的姜汤。

    简单。

    但是希望能够因为有自己的爱心在内而变得美味一些。

    明靖辰笑了笑,他继续看着那火。

    虞韶容也不打扰他,他在那里熬姜汤,虞韶容就站在门上看着他熬。

    他待自己,热中带暖,他是一个很懂得体贴的男人,他像是一团火一般,慢慢将他浑身的热也燃在自己身上。

    跟他在一起,也许不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但是,他跟自己的感情,就像是细水长流一般,却说不定就流到心中去了。

    过了一小会儿,明靖辰看着已经熬好了那姜汤,赶紧去盛。

    盛好了之后赶紧端着就出去,“不知道韶容会不会睡了,我这龟速……”

    可是没想到,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虞韶容!

    明靖辰猛地抬头,“韶容?”

    虞韶容抿嘴,她看了他一眼,然后进去,“既然做好了,那就一起来喝吧!”

    明靖辰听着惊了惊,但是赶紧端着姜汤上前,然后放到虞韶容的面前。

    他靠前来的时候,他l裸l露的上身胸口处醒目可见他似是有一道浅浅的伤痕。

    浅浅的。

    虞韶容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将手中的衣服给他,“你去换掉湿了的衣裳,赶紧。”

    “好。”明靖辰笑了笑,她在关心自己,真好。他拿着那衣服,“你先喝姜汤,不用等我。”

    “好。”虞韶容点头。

    明靖辰立即去换来一身干净衣裳才出来,但是出来后看到她并没有先喝了那姜汤,他赶紧坐在虞韶容的身边。

    “韶容,你,我不是故意让你久等的。”明靖辰解释道,“我已经很快熬姜汤了。”

    “我没有怪你。你对我很好,做姜汤给我喝。”虞韶容道,“好到连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才好。”

    明靖辰听着笑笑,将勺子放到她的面前,“来,喝了姜汤之后,你赶紧去休息。”

    虞韶容看着自己面前的这碗姜汤,笑了一下,她知道他熬的这姜汤只有一碗,他不曾喝,却着急端给自己喝。

    她搅拌了一下那姜汤之后,舀了一勺放到自己的唇边吹了吹。

    明靖辰就在她的身边,他的眼神一直都是看着颜凤华的。

    颜凤华舀了一勺放进自己的口中,然后喝了。

    然后又要舀了一勺姜汤,当放到自己的唇边的时候,她抬头看他,“靖辰。”

    “嗯?”明靖辰立即道。

    “来,你来喝一口。”虞韶容将勺子里的姜汤放到他的唇边。

    明靖辰怔了一下,他看着她,“你……”

    “你也是受了风寒的,你跟我一同喝了这碗姜汤。”虞韶容抬眸看他,道。

    明靖辰听着终究是点了点头,他张开那薄唇。

    虞韶容喂他吃了一口姜汤,然后才给自己舀了一勺。

    来来往往,她自己一勺,而又喂给他吃了一勺。

    明靖辰眸色深沉,看着她,“你待我,真的很好。”

    虞韶容摇了摇头,自己待他如何,自己的心中有数。

    自己这方的,只不过是弥补心中对他的愧疚罢了!而且在更多情况上,不排除自己依旧在继续欺骗他的感情,利用他。

    很快,一碗的姜汤就已经被他们两人喝完了。

    明靖辰牵起她的手,带着她出了这膳房。

    送她进了房里之后,明靖辰才独自离去。

    翌日清晨,虞韶容将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用丝帕慢慢擦拭着手中的修罗弯月刀。

    这时候,门被人敲了敲,“韶容,你可在?”

    “爷爷。”虞韶容立即藏了那修罗弯月刀,才去开门,“爷爷,您下朝回来了?”她说着稍稍侧身,“爷爷坐。”

    “爷爷有几句话不得不说一下。”古川军说道。

    “您说。”虞韶容搬来了凳子,让古川军坐下。

    “今日老夫上朝,朝中竟然有人提出,请皇上广纳后宫,多诞子嗣。”古川军道,“而且,刘尚书府、魏国公府、甚至李刑部侍郎等人特意提出,让你入宫为妃伺候皇上。你说来是虞大将军府大小姐,身份地位不一样,而且虞大将军的事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