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权妃枕上世子-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的伤?”明靖辰说着努力从床榻上撑着起身,虞韶容一把两手就按住他的两只肩膀,顿时四目对望。

    虞韶容盯着他的紫眸,嘴角微微一笑,暖道,“奴婢的伤没事,谢谢世子关心。世子好好照顾好自己,躺下好好休息。”

    明靖辰看着她的明眸,从她的眸光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瞬间有些痴迷了。微微两秒之后,才低头整理了自己的情绪。他低头,由虞韶容扶着重新躺好在床榻上,他的眸看着她,“韶容。”

    “世子若是有事儿就尽管吩咐。”虞韶容又是微微一笑。

    明靖辰只感觉浑身的伤痛已经被她这春风笑容带走一大半,他微微张开口,“谁在算计你?”

    虞韶容摇了摇头,这些事情自己去处理就好。自己就是瞪着他醒来,确认他没事了,才去逐月那里算账的。

    不过,逐月还真是不敢担保没有出事,毕竟这样的棋子,没用了肯定会被抛弃,可惜这就可能不能挖出她身后的人。

    明靖辰浓眉皱了皱,她还是不说……她只是对自己是婢女对世子的关爱和职责,根本与爱无关……

    明靖辰喉间叹了一口气,想着要闭眼歇息一会,可是一闭眼就想起千阳漠的事情,他立即睁开眼睛看向虞韶容,“魔帝他们如何?我,我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皇上当时来看您,可是没有看出什么事情来,所以他就走了,不过,他还是将墨玉剑赐给了您。”虞韶容道,然后看了一下外面,示意墨玉剑就放在外屋里。

    千阳漠赐给明靖辰墨玉剑,必定是认为他跟尧之玉或者是墨玉剑有关,毕竟,明靖辰可是说出那十四个字来……对,自己要问一问他这个问题!

    明靖辰听着墨玉剑这三个字,心中又是一颤,“墨玉剑?”他说着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怎么听到墨玉剑这三个字,自己的头就痛。

    “世子,你是否曾经看过墨玉剑?”虞韶容上前一步,道。

    “不,我不知道这把剑。”明靖辰摇了摇头。

    “可是,世子当时可是念叨出‘墨玉一剑碎魂魄,堕入地狱十八挫’这句话来,世子忘了么?”虞韶容紧紧地盯着明靖辰,不放过他脸色上的一丝一毫变化。

    “奴婢靠你得近,所以当时听到了你的叨叨,当时奴婢可是纳闷这是什么话,可是当拿到那墨玉剑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那上面的十四个字,所以,奴婢心中很好奇……”虞韶容明明知道他可能不太会相信,但是也尽量说得有理有据一些。

    明靖辰拧眉,“那个,我也不太记得,当时我的心头太痛,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说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就连刚刚的梦,现如今醒来了,也不太记得清楚。

    自己到底跟梦境里的男人和女子有什么关系?实在是不明白。

    虞韶容看着他,嘟了嘟嘴,“世子果真不记得了?”这件事情没准儿就是跟他沉睡了七年有关。

    明靖辰摇了摇头,“我何必骗你?”

    “那就罢了。”虞韶容收拾了一下,然后起身,“世子,您需要看一下墨玉剑吗?”尧之玉的剑啊,现如今到他手中……明靖辰,你若不以性命护着这把墨玉剑,我颜舜华,定会亲自送你下地狱!

    虞韶容看向明靖辰。

    明靖辰微微想了想,“好,你替我取来。”

    “是。”虞韶容赶紧出去。

    虞韶容看着放在剑架子上的墨玉剑,喉中不禁哽咽了一下。她看了一下周围,确认没人,才伸出手来就爱那个墨玉剑取下,只是,当握上这墨玉剑的时候,虞韶容眸框里忍不住盈满了泪水。

    她紧紧地将墨玉剑抱在自己的怀中,不禁无声哭泣。

    之玉,之玉,你一直在我身边的是不是?你如今靠我肯定很近很近,你的墨玉剑……我紧紧地抱着你的墨玉剑。你送给我的修罗弯月刀,我一直都藏在自己我身上……

    之玉,如果你在天有灵,一定要看着我斩杀前路魑魅魍魉!

    虞韶容玉手轻轻地抚了抚墨玉剑上的琉璃花纹饰,确切而言,是白色曼陀罗的花纹,那是他一生钟爱的花朵,也是自己一生钟爱的花朵。

    这时候,内室里传出明靖辰咳嗽的声音,虞韶容赶紧回神,立即警惕地看了看周围,周围都没人了才擦掉眼泪。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然后才捧着墨玉剑进了内室。

    “世子,您的墨玉剑。”暂时是他的。

    明靖辰此时撑着自己的身子,坐起来靠在床头处,虞韶容看着立即放下墨玉剑上前扶着他,“世子慢一些。”他精神貌似还不错,不必让他继续睡着了。

    “剑。”明靖辰指了一下她放在桌子上的墨玉剑。

    虞韶容捧起墨玉剑,然后送到了他的手中。

    当墨玉剑靠近明靖辰的时候,明靖辰的心头隐隐又开始痛起来,他忍着胸口上的痛,还是握上了这墨玉剑。

    虞韶容见他脸色惨白,不禁道,“世子,不如先放着这剑吧?”

    明靖辰摇了摇头,那淡漠的紫眸看着这墨玉剑剑身,“噌”的一声,明靖辰将长剑拔了出来。

    虞韶容一直盯着他。

    “咳咳,咳咳!”明靖辰又咳嗽了两声,他的眸光看向那剑身,寒光闪闪的剑身上,刻着白色曼陀罗花纹,以及,还有那小小的十四个字。

    那白色曼陀罗花纹,不正是像梦中所见到的那个男人送给小女孩的那朵一般么?

    “你可知道,这墨玉剑曾经属于何人?”明靖辰说着看向她。

    虞韶容蹙眉,“奴婢不知道。若是世子想知道,奴婢可以去打听打听。”

    明靖辰摇了摇头,“他们听到墨玉剑的时候,都是惊讶的眼神,这墨玉剑一定有什么问题。”

    虞韶容盯着他,“那世子可知道,皇上执意赐给你这墨玉剑的意思?”

    “大概是因为,我胜了逍遥王。”明靖辰看着她,“我竟然会武功。”

    虞韶容一怔,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对,他貌似不知道自己竟然会武功不然,怎么会问她如何气运丹田等等。

    这,甚是可疑。

    “我忘了很多事情。”明靖辰见她似是在沉思,立即就道。自己不想被她知道自己是穿越过来的事。

    虞韶容点了点头。但是这忘记之前发生的事情情有可原,可武功也忘了怎么使?

    这时候,门外一声大喊,“四人啦,死人啦!”

    虞韶容一惊,立即冲到外屋去,打开门的时候,却看到地上趴着一具尸体!

 050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求收!追文

    “逐月?”虞韶容赶紧上前,然后一把将逐月从地上拉起来,当看到她七孔流血已经断气了的时候,虞韶容惊了一下。

    刚刚那呼喊的小丫鬟已经不知道跑去哪里了,而此时,步莲急匆匆从外面进来,当看到这场景的时候,惊愕得瞪大了眼睛,“这,这怎么回事?!”

    虞韶容摇了摇头,“不知道。”

    而此时,蔡老太妃由宣嬷嬷扶着进来,她才走到辰西园的门口处,一眼看着趴在地上的逐月,就惊了惊,“怎么回事?”说话间,已经赶紧前来。

    虞韶容微微一想,还是放下逐月,然后给蔡老太妃行礼,“老太妃。”

    蔡老太妃盯着地上的逐月,立即看向虞韶容,“是你杀了她?”

    虞韶容怔愣了一下,这话都不问多几句,就说这是她杀了逐月?

    这时候有丫鬟已经请来了仵作,仵作正匆匆赶进来这里。

    “奴婢一直都照顾着世子,并无什么害人时间。”虞韶容低头道。

    “肯定是她杀了逐月!之前奴婢看到逐月跟她一起洗衣服的,可是貌似说话貌似不太好,所以她杀人灭口!”这时候一个小丫鬟在后面嘀咕道。

    “直接走出来说,不要就这般的嘀嘀咕咕!”蔡老太妃立即冷道。

    宣嬷嬷赶紧使了一个眼色,顿时,几个粗使婆子立即上前将刚刚说话的那个小丫鬟揪了出来。

    “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一一说来!”宣嬷嬷立即就指着这黄衣服小丫鬟道。

    “是,奴婢当时经过浣衣房,看到她跟逐月一同在洗衣服,可是貌似逐月身子很不好,她一直没少给逐月好脸色看!当时她们两人还好像是有些争执,具体奴婢没有听清楚,也不敢多听。老太妃明察,嬷嬷明察。”黄衣服丫鬟立即就给蔡老太妃行礼。

    虞韶容眸色一冷,这分明是几个人合计来弄死她吗?

    “虞韶容,你有什么话好说的!”蔡老太妃冷道。

    “人不是奴婢杀的,奴婢一直在照顾世子,世子可以作证。”虞韶容看了一下周围,目光落在那黄衣服丫头的身上,“说假话的人,会死得很惨!”

    黄衣服丫头听着一怔,看着虞韶容的目光有些凶狠,立即低头不感觉不敢看。

    这时候,有人推推搡搡,一阵吵闹声从外面又走进这院子里来。

    这一院子里的人都往外面看过去,几个粗使婆子正押着一个带着包袱走的女子前来,当靠近的时候,众人看清楚了,这人正是虞韶容名义上的四妹虞效凡!

    几个粗使婆子押着虞效凡就跪在蔡老太妃的脚下,其中一个藏蓝色衣服的嬷嬷冷道,“老太妃,这贱蹄子竟然想着要逃出府里去!被我们几个奴婢抓住了!”

    蔡老太妃似是惊愕了一下,盯着虞效凡,而虞效凡此时鼻青脸肿,看样子应该是挨打了一顿。

    虞效凡看着蔡老太妃,立即跪着就磕头,“老太妃,饶命,饶命,奴婢也不想离开明王府的,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蔡老太妃厌恶地白了她一眼,只差一脚踢过去!

    虞韶容黛眉一蹙,这个虞效凡,还真是哪里有枪撞哪里!想死也不用这么猴急!

    虞效凡磕头了几下,已经是泪流满面,她看向虞韶容,然后又朝着蔡老太妃磕头,“老太妃饶命,饶命!”

    “你若是说出个原因来,就饶了你的命,如果说不出来,按照规矩,杖毙!”蔡老太妃那个叫做“威严”,整个人神气得不得了,像是将所有生杀大权都抓在手中一般!

    虞效凡磕头,头都磕破了,然后又朝着虞韶容看了一眼,“是,是大姐说让奴婢赶紧逃的,她说,她之后就会跟奴婢会见。”

    虞韶容听着冷眸一沉,死死地盯着虞效凡。

    虞效凡似是万分害怕,赶紧低头。

    “继续说!”蔡老太妃冷哼一声,她冷冷扫了一眼虞韶容。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虞韶容冷笑。

    “大姐说,如果奴婢不赶紧逃,可能就,就说奴婢杀人!”虞效凡说着声色颤颤,她抬头,当看到逐月的尸体的时候,立即“啊”的一声,捂着嘴!

    “不赶紧逃,就说你杀人?”虞韶容冷冷疑问。

    “大姐,我知道你不喜欢逐月,可是,您也不应该杀了她呀!她到底是条人命,大姐,你赶紧求老太妃吧,我们逃不掉的,求老太妃饶过我们两姐妹!”虞效凡说话间已经跪着上前,拉着虞韶容的裤脚就扯开了说。

    “原来真的是你!”步莲愤恨咬牙,似是义愤填膺地盯着虞韶容。

    虞韶容眸光凌厉一扫向步莲,步莲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蔡老太妃眯起美眸,她看着虞韶容,“人证都有几个了,虞韶容,你还想狡辩么!”

    虞韶容对上蔡老太妃的眸,“逐月到底是怎么死都没有说出来,就一直说奴婢是杀死她的凶手!老太妃觉得这没有丁点的疑问吗?若是传出去,说蔡老太妃不问死者因何而死,却直接就将所谓的凶手揪出来,让一大堆的人去证明,却拿不到一个物证等有利的证据,这不是贻笑大方吗?”、蔡老太妃听着迟疑了一下,要物证,那赶紧扔出个物证来啊!

    “死去的逐月不就是最好的证据了吗?”这时候宣嬷嬷冷哼一声,道,“逐月为什么就不死在别的院子?却要熬到了这辰西园才死?就是因为她想告诉大家,凶手就在这辰西园中!这辰西园中,方才就只有你一个,你不是凶手,那凶手还能是谁!”宣嬷嬷似是说的有理有据,看向虞韶容都多了一分的底气似的。

    “是呢,熬到了辰西园才死在这里。嬷嬷或者可以猜想一下,逐月是被一些人谋害逼死的,她不得不走到这辰西园才自尽!”虞韶容冷哼一声,看宣嬷嬷。

    宣嬷嬷听着皱纹脸抽了抽,她立即看向蔡老太妃,“老太妃……”

    “仵作,尸体验得如何?”蔡老太妃此时问仵作,道。是,虞韶容说的话没错,要验尸一下……反正都是自己的人,还怕她虞韶容一个人不成!

    仵作施礼之后,道,“老太妃,这个丫鬟应该是被人逼迫喝下毒药,然后才到了这辰西园中死的。”

    “什么时候的事情?”蔡老太妃眼眸瞪向虞韶容,似是在说,这就给你证据!

    “大概是一个多时辰前喝下的毒药。”仵作看了逐月尸体一眼。

    “一个多时辰之前?奴婢记得一个半时辰之前,奴婢看到虞韶容这贱蹄子在熬药!估计就是那时候给逐月下的毒!”宣嬷嬷立即抢先道。

    “大姐,事实已经摆在面前,您,您就承认了吧!”虞效凡说着泪眼晶莹地看着虞韶容。

    虞韶容冷眸看着虞效凡,真想上前一巴掌扇过去!

    这满院子里的人,都是串连起来诬陷她!

    “你还有什么话可说!”蔡老太妃瞪着虞韶容,“来人,将虞韶容拖下去,杖毙!”

    “慢着!”冷不防,屋里传来一声低沉,“人不是她杀的,是……我杀的。”

 051 以性命保护世子周全!(作者有话说

    周围的人都惊了惊,虞韶容立即转身看着正从内室里慢慢走出来的男人。他……也不用说逐月是他杀的吧!

    “靖儿,你瞎说什么呢!步莲,快扶世子进内室里休息。”蔡老太妃看着明靖辰,立即给步莲示意。

    步莲赶紧回神应了,“是。”说完急匆匆上前要去扶明靖辰入内室。

    明靖辰根本不要步莲触碰,他一把甩开步莲伸过来的手,他低沉一声,“滚!”然后眸光看向虞韶容,目光转而温和了,“杵在那里做什么?赶紧来扶我。”

    虞韶容怔愣了一下,还是立即上前几步,低头,“是。”说话间赶紧扶着他。

    明靖辰看着虞韶容扶着自己,嘴角扬起一分微笑,“真乖。”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听着这一句话,全都怔愣了。

    虞韶容脸上微微有些尴尬,这本来是想着要揪出杀害逐月的凶手,可是没想到竟然歪到这个地步上。

    蔡老太妃瞪了虞韶容一眼,都是这个贱蹄子,竟然将明靖辰迷成这个样子了!

    “靖儿,你才刚刚醒来,什么事儿都不知道,就不要瞎搀和了。赶紧回榻上歇着吧!”蔡老太妃给宣嬷嬷使了一个眼色,立即宣嬷嬷赶紧上前几步,笑脸嘻嘻,“世子,您就听老太妃的话,这些事儿不用您管,您好生歇着休养。”

    “我说,人是我杀的。”明靖辰此时脸上已经冷峻多了,他扫了一眼那地上的逐月的尸体,心中到底还是怔了一下,没想到,一条人命就没了……虽然自己不认识那个丫鬟。

    听着明靖辰这般一说,顿时所有人都不知道该如何说什么了。

    毕竟一个做主子的,杀一两个丫鬟又有什么关系?这院子里的人不全都是他的人么?

    “她想要进来对我下毒,我就逼迫她喝掉了她所带的毒,她就死在我的辰西园了。”明靖辰眸光看向蔡老太妃,“奶奶,这样想着要毒害我的人,该不该死?”

    蔡老太妃听着怔愣一下,但还是点头,“应该。”她那美眸一沉,然后又立即看向明靖辰,“靖儿,你当真是确定这丫鬟要给你下毒?”

    “难不成我会说大话欺骗大家?”明靖辰反问一句,“奶奶不信我?”

    “不是,怎么可能不信你呢!只是,不想你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罢了!”蔡老太妃说着冷冷地瞥了虞韶容一眼。

    明靖辰也看了虞韶容一眼,她扶着的是他的右手,此时他伸出左手轻轻地拍了拍虞韶容扶着他的手的小手,低声似是安慰,“一切有我。”

    虞韶容怔愣了一下,一切有我……

    七年前,尧之玉在城墙上拥着她的那一刻,第一句话是,“小颜,别怕,一切有我。”

    那时候的尧之玉,面容被毁、双目已瞎、手脚筋被他自己划断,却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紧紧地拥抱着她,“……一切有我……”

    然后他开天眼入魔为她出生入死,然后发生后面的种种……

    虞韶容抬眸看向明靖辰,红唇微动,“谢谢,谢谢你。”

    这是她第一次对明靖辰说谢谢。

    明靖辰看着她的眸,嘴角弯弯一笑。下一瞬,他眸光扫了一圈站在这里做戏的那些人,“散了。”

    蔡老太妃见此,只好抿了一下那红唇,没什么好说了,明靖辰护着虞韶容,暂时无法动她。现在还不能够跟明靖辰正面翻脸。罢。

    “慢着。”虞韶容看了一下明靖辰,他不想多生事端,可是,他这般放过这些人,他以为这些人会感激他?从此对他放开一路?

    “韶容,我累。”明靖辰看向她,眸色低沉了一下,自己知道她肯定很怨那些要加害她的人,但是自己不想这些东西去劳累她的心她的身,自己往后会替她好好教训那些人便是。

    “容奴婢说几句,然后奴婢去服侍您休息可好?”虞韶容抬眸看向他,那是征询的语气。

    明靖辰终是点了点头。

    “既然世子说了逐月是他杀的,但是,为何会有你,还有你,”虞韶容说着指了一下还在那里站着的刚刚指证是她杀人的几个小丫鬟,最后,虞韶容盯着虞效凡,“还有,四妹,我压根都没有跟你有过一丁点的交流。是谁指使你故意逃离府上,然后又故意抓回来,现如今不惜各种磕得头破血流来说是我让你逃离出府的,还让我承认我杀了逐月?呵呵,四妹,来解释解释一番,如何?”虞韶容说到后面,倒是语气都变轻松了。

    虞效凡整个人怔愣了一下,美眸里的都是惊讶,然后变成了惊慌,她立即看向周围,周围的几个小丫鬟也惊慌失措起来,纷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向宣嬷嬷和步莲,然后又看向蔡老太妃。

    虞韶容好笑地看着这般戏剧化的一幕,眸光转向蔡老太妃,“胆敢在老太妃面前做戏、撒谎,还真是嫌命长!你们还不赶紧跪下求饶命?不然,杖毙恐怕是免不了!”

    蔡老太妃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虞韶容这个是给她台阶下,可又何尝不是打她的脸“啪啪啪”?谁敢指使这么多丫鬟去弄死虞韶容?而且虞韶容这般一说,就是要自己去惩罚这些人……

    这往后谁还敢一心一意给蔡老太妃他们做事?

    虞效凡和那几个小丫鬟听着立即朝着蔡老太妃猛地磕头,“老太妃饶命,饶命!”

    “老太妃是个德高望重的长者,是非曲直,肯定会辨认清楚,奖惩,也势必明明白白,公公正正。”虞韶容不等蔡老太妃开口,已经抢先又说了。

    蔡老太妃恨不得上前立即将虞韶容的那张嘴给撕了!

    “当然,韶容你放心,她们诬陷你,奶奶一定还你公道。若是奶奶不还你公道,我替你主持公道。”这时候明靖辰开口,紫眸扫向蔡老太妃。

    蔡老太妃黛眉紧蹙,下一瞬,摆手,“来人,竟然敢闹事诬陷?来人,将这些贱蹄子都拖下去,杖责五十,明日跪着做事!罚月银三个月!”她说着立即给宣嬷嬷使眼色,宣嬷嬷赶紧招手,“速速拖下去!”

    立即几个粗使婆子赶紧拖着虞效凡和几个丫鬟下去。

    “大姐,大姐,大姐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大姐,救救效凡啊!”虞效凡之前可是又被挨打挨骂,然后又是磕头磕出血来,这方的又要去杖责五十、明日跪着做事,这不死都只剩下半条命了。

    虞韶容冷冷地扫了虞效凡一眼,如果自己狠心,她想肢体健全?想活着在那里嚷嚷?!

    蔡老太妃狠狠地剜了虞韶容一眼,“好好服侍世子,若是世子出现什么意外,你十条命都不够死!”

    “奴婢一定以性命保护世子周全。”虞韶容低头道。

    明靖辰抿了抿薄唇,他看向虞韶容,左手不禁放在她的手上轻轻拍了一下,却不敢再多造次,“这是你说的。”

    虞韶容听着一怔。

    这是自己应对蔡老太妃的话而说的……

    “我信了。”明靖辰再次低沉一声,眸子弯弯一笑。

    虞韶容抬头看他,自己可不可以解释一下?

    “扶我进去。”明靖辰宛若这世界只剩下自己跟她一般,根本当其他人不存在。

    蔡老太妃冷哼一声,带着众人离开。

    “奶奶慢走。来人,赶紧把这尸体葬了。”明靖辰不忘吩咐。

    夜色静下来。虞韶容坐在明靖辰床榻边,看着他安静地睡得香甜,戒备心什么的,全都放下了。

    夜色更加深沉,内室里只剩下一盏烛灯轻轻摇曳。

    明靖辰睡得很平稳,只是,脑海中不断地放着穿越过来之后的一幕幕。虽然身子不太好总是痛,但是却有个女子在自己身边一直照顾自己,那种感觉,分不清楚。

    不过有个问题,貌似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了?是因为她?

    明靖辰惊了一下,猛地睁开眼睛。

    他看向周围,想着找虞韶容身影,可发现她不见了,与此同时,他听到似是一阵压抑的呜咽声,明靖辰心头一窒,赶紧起身。

    ------题外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本文的男主是总裁穿越的关系,水忏的这个文当真没有多少人愿意点击、收藏。

    可是自问当真花费很多心思,以及这个霸道腹黑总裁穿越+第一温柔暖男设定也自问新颖。

    可是到底可能因为在520小说创新的文总是扑得惨一些,死得僵硬一些……

    所以本文的点击和收藏都不见怎么好,泪奔。

    这个故事,开文之前给了作者朋友看,她们都说比水忏所写的以前的文有大大进步……

    水忏也觉得,只要看了前三章,80%的美妞都会被本文所吸引(水忏自信)

    尧之玉是妞们的温柔点,千阳漠是我的爆发点,明靖辰是我的杀手锏。

    但是无论如何,水忏希望如今追文的人能够继续追文,支持水忏5。13的上架。

    而且希望更多的美妞(大家可以去跟一些你们的读者朋友们介绍)喜欢本文。

    么么。

 052 一不小心把你放心里。(已补刷新看)

    明靖辰也许因为本身内力雄厚关系,这会儿听得那压抑的呜咽声断断续续,心中也忍不住地抽了抽。

    他屏住自己呼吸,尽量扶着周围的床架或者是桌椅慢慢走出去,他小心翼翼,不敢弄出丁点声响,怕的是惊醒了那呜咽声。

    可当他靠近那呜咽声再近一些的时候,却突然全都静寂了,明靖辰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警惕地看着周围。

    周围静得可怕,明靖辰浓眉皱了皱,还是继续向外面走。

    明靖辰走到外面,然后又走到偏房那。

    “韶容?”明靖辰看向黑漆漆的周围,忍不住喊了一句。

    周围静悄悄。

    明靖辰站着看了小会,又一声喊道,“韶容?你在哪?”

    “世子是在找奴婢么?”冷不防,一声阴森森的回应在背后响起。

    明靖辰重重打了一个冷战,寒气从脚底直窜上心头。他慢慢转身,看向虞韶容,虞韶容身形隐在黑暗当中,一双美眸不再明亮,却宛若一汪枯泉,眼窝沦陷,目光黯淡,整个人与毫无生命力的人偶无异。

    “我,我就想看看你。”明靖辰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才好。以往自己在现代,演讲不下百次,不说口若悬河,最起码称得上是能侃侃而谈,可是到了这里,面对面前这个女人,自己变得越发不会说话了。

    明靖辰回神,看向虞韶容,自己还是第一次看这样的虞韶容,阴森得令人可怕,却又令自己生出怜意来。

    “世子已经看到奴婢了,您好好回去休息吧!”虞韶容像是不想明靖辰再靠近,语气淡淡,似是不在乎明靖辰的丁点儿关心。

    明靖辰不太确定那个呜咽声是不是虞韶容的,但是也不敢去问她。明靖辰想了想,道,“你……不在我身边守夜,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可需要我帮忙?”

    帮忙?是,自己一定会让他帮忙的,可是现在,虞韶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她摇了摇头,“不必。世子,夜深了,奴婢服侍您睡下吧!”

    “……好。”明靖辰略微一顿,还是道,“你守着我……可好?”

    虞韶容眸色一冷,袖子下的手不禁微微聚力。

    “韶容,看着我的眼睛。”明靖辰忍不住握上她的手腕,虞韶容内心隐隐有些抗拒,但她没有甩开他。

    “我知道你高贵,可能……我配不上你,但是,我想让你知道,”明靖辰另外一手捂上自己胸口的位置,紫眸深沉地看着她,“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不小心你就在这里了。”

    虞韶容眸色依旧淡淡,嘴角却在黑夜下微微扯出一丝弧度。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其他动作。

    男人呐,是不是都是看着得不到的,却想着去得到?可是当得到的时候,是不是却不知珍惜?

    以前,也是有个男人如此对着自己甜言蜜语,自己可是要听腻了呢!真是可笑呐!

    明靖辰心中一颤,“你,不信?”她就这么怀疑他的感情吗?虽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自己就是想着告诉她,自己对她似是很熟悉……可是又说不上。

    这种感觉,困扰了自己很久,最后还是觉得,喜欢就喜欢,别的都不重要。

    “奴婢从进府上开始,就是世子的人,世子说什么,奴婢信什么。”

    明靖辰听后盯着虞韶容有小会儿,面上有些尴尬,“好。”自己发现自己一点都不懂她,有时候以为她靠自己很近,却殊不知她离自己最远。她的故事一定很多很深沉,可是自己靠不近,更别说得到她。

    “世子睡不着?”虞韶容此时倒是问了,没等他回答,又继续道,“若是睡不着,奴婢不如跟你说些故事,也许你就能睡着了。”

    “是你的故事,我就听。别的,不听。”明靖辰赶紧道。

    “还真不是奴婢的故事。”虞韶容说着牵上他的手臂,扶着他就往他内室中走。

    明靖辰怔愣了一下,还是跟她走,“我想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