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和反派离婚之后[穿书]-第3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从来没被自家老板正儿八经认可过的宋秘书刚好就看到了这眼神,不仅没有一点的兴奋,反而觉得有那么点的忐忑。
  ……这眼神怎么看着让人有点心慌慌,就好像他永远摆脱不了宋秘书这个称号一样……
  ……………
  就在齐悦觉得沈穆深的美男计有点悬的时候,可事实胜于雄辩。
  沈穆深还是对的,不仅是对的,还一石二鸟了。
  不知齐暖怎么想的,她和陆俊燮的绯闻原本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没有出面澄清,过了差不多两个星期了,居然在微博上面自拍了一段视频,说她和陆俊燮只是普通的朋友,请大家不要给陆俊燮先生带来困扰。
  这一波操作,肯定没有和陆俊燮商量过,商量过之后肯定不会那么的草率。
  现在各种版本的八卦都有,最夸张的说他们两个是炮友,能睡能玩的普通朋友,毕竟那些照片拍得那么的亲密,没几个人会相信只是普通朋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假装在一起一段时间,然后再说性格不和,然后分手了。
  可能陆俊燮的经纪公司也是这样提议的,但是齐暖显然不想这样做,她现在最在意的,应该就是凌越的看法了,怎么可能还去闹绯闻。
  现在满网络都是黑她和陆俊燮的黑子,比起齐暖,陆俊燮的黑子更多,多数人都质疑他是一个渣男。
  齐暖在这一点上,无疑是自私的。
  这事没过两天,海澜就和齐悦说,齐暖连续两天都没上班了,她探了凌越的口风,好像齐暖已经爆了。
  因为没问太明白,也不知道怎么爆的。
  齐悦好奇,等沈穆深一下班,进门之后,立马去倒水,等他坐下之后,把水端到他的面前:“你忙一天了,也累了,先喝口水。”
  沈穆深微微挑眉。
  “我再给你捏捏肩,给你疏通疏通。”说着捏上了沈穆深的肩膀,“听说坐多办公室的人都容易得颈椎病,你整天这么忙,要小心点,别让自己太累。”
  如同看穿了齐悦那点小心思,沈穆深笑了笑,说:“我有运动,也有去做按摩。”
  齐悦一听,愣了一下。
  “你那来的时间运动?”她怎么觉得以前他在沈氏的时候,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睡觉的六个小时,吃饭干啥的又去了两三个小时,剩下的十四五个小时,她都觉得他都在忙工作的。
  “你还真以为我在沈氏的时候,真的是不要命的工作?”
  齐悦想都不想就直接点了头,她见过他工作,连周末都没有休息的意思。
  “我还不至于豁到这个地步,我的时间向来都安排得很正常。”
  ……一天工作十个小时以上,这还算得上安排得正常,每天待在家里,这让那些朝九晚五的人怎么想?
  “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最近好像真的没有怎么健身了,该在书房装些健身器材。”
  “嗯,对,不用去健身房……”等等她想聊的话题不是这个呀。
  “咳咳,你要不要先洗了澡,我去给你放热水?”
  “别忙了,想要什么直接说。”沈穆深抬眸,似笑非笑的看向齐悦。
  齐悦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真聪明。”
  “我能不聪明?想想看,你还真没对我这么殷勤过,要不是有求于我,还能是什么,不过,下次记得换个方法。”
  齐悦愣了愣,问:“什么方法?”
  沈穆深邪魅一笑:“比如在床上更加的热情一点。”
  齐悦:……
  脸色顿时热了,红得一塌糊涂。
  沈穆深总是直接了当把这种事情挂在嘴上,齐悦的脸皮又没他厚,不红才奇怪。
  轻咳了两声,缓和脸色,然后才问:“齐暖,陆隽的事情办成了?”
  沈穆深笑了笑,似乎早就知道齐悦想问这个。
  “办成了。”
  “怎么办成的?”竟然这么顺利,顺利得她和海澜连一点风声都收不到。
  “收拾个齐暖,这还不简单?”
  齐悦嘴角微抽,好,你王者的段位,你说简单就简单。
  “就是让凌越和她吃了几顿饭,她就以为凌越对她有意思,前天我和陆隽打了一个赌,我说他在齐暖的眼里,什么都不算,就是利用的关系,不信的话,就把齐暖约出来,我证明给他看。”
  齐悦想了想:“然后齐暖和他暧昧不清,这个时候凌越就那么凑巧的来了,再然后齐暖当着陆隽的面,着急的和领域也解释她和陆隽什么关系都没有,解释得有撇清关系的嫌疑,然后彻底伤透了陆隽的心了,是不是?”
  看到沈穆深点头,齐悦呵呵的笑了两声:“这招哪想的?”
  沈穆深微微一笑:“看了你那本小说,有感而发。”
  齐悦:……
  她就知道。
  她并不是什么小说都看,她之前看的小说,都是一些玛丽苏的小说,想着看了一样狗血套路的小说,或许还能再想起些什么来,不过现在也不看了。
  “可是陆隽会这么轻易放弃齐暖?”她看了那么多的玛丽苏小说,几乎所有的男配,在知道女主只是利用自己,他们心中的白月光只喜欢男主的时候,还深情的守候。
  沈穆深冷笑了一声:“陆隽一个天之骄子,当着所有人的面被齐暖下了脸面,如果他这都还能深情以待,只能说他是个傻子。”
  说不定还真是个傻子,不过,但也有另外一个可能,凌越不再喜欢齐暖之后,再加上齐暖的人设已经崩坏,或许陆隽对于齐暖感情也没有那么的深厚了。
  感情的事情,谁都说不定。
  就像她和沈穆深,再有海澜和凌越这两个情况不明的人,感情的事真的说不定,也说不清楚,其中变故也是谁也预料不到的。

    第97章 
  
  沈穆深和凌越; 是真正的强强联手,他们联起手来; 不仅速度快得可以; 成效也惊人。
  原本齐悦还在想沈穆深让凌越出马勾/引齐暖是杀鸡用牛刀,但现在是看来; 他目的不在对付齐暖; 而是借齐暖的手来对付了陆隽。
  搞政治的人; 最忌讳的就是风言风语。
  沈穆深和陆隽的打赌看起来非常的幼稚; 但沈穆深却是看中了陆隽的那股子自信; 那股子清高。
  所以陆隽这条鱼也就上钩了。
  齐暖伪装被摘掉的那天晚上,有人录下了一小段视频,开头是一个男人从饭店包间出来的背影,随后齐暖也从包间中追出来,朝着那个背影追过去; 一边追着一边大声解释着什么“你听我解释; 我和他真的只是普通朋友,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男人的背影; 齐悦仔细看了几眼之后,拿着手机问一旁的海澜,问她这是不是凌越; 海澜瞄了一眼后只“嗯”了一声; 然后继续逗孩子。
  还真的是呀,齐悦又继续看视频,接下来偷拍的人往包间里面拍; 才拍到一个男人的背影,立马被服务员一声呵斥声给喝住了。
  “这里不能随便拍照,不知道吗?!”
  视频总共就十来秒,估计是拍得非常匆忙,但却是非常清楚的看到了齐暖的脸。
  这应该不是沈穆深干的,他不可能自找麻烦。
  毕竟录下这视频,有曝光凌越和陆隽的风险在,如果真的是他曝光的,那还不得和陆隽和凌越起正面冲突……
  虽然他之前也和凌越有不少的正面冲突,但好歹当初有沈氏这背景,现在公司刚起步,他也不至于狂妄到以为自己能扛得住两个大佬的打压。
  所以说这真的就是巧合了,大概是不久前齐暖才在网上火了一把,在饭店的时候被人认出来,认出来的同时还拍了视频。
  这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齐暖前不久才在网上解释了和陆俊燮之间的关系,这视频又在这个节骨眼上被传到了网上去,可想而知有多找骂。
  这边和大明星有暧昧,那边又一脚踏着两条船,妥妥的渣女无疑了。
  事情出来之后,没有特意的压下去,而是持续发酵,或许陆俊燮和陆隽都知道自己被利用了,所以两边没有都任何帮忙的打算。
  齐悦不够聪明,算计别人,反而把自己算计进去了。
  男配和反派都不站她那边了,她的女主光环也就灭了。
  按照原著的时间线来算,齐悦也大概记得,过了沈穆深被判刑的情节,小说基本上也快完结了。
  那之后的剧情齐暖是不知道的,既然她不知道,那她现在也没有什么能威胁得了沈穆深的了,也没有什么金手指了,要是她不想强求那么多的话,应该也会像普通人一样过下去,但就怕她还不甘心呀。
  “虽然齐暖没有什么靠山了,可,我觉得她还是会到你们公司继续闹,你别那么轻易掉以轻心。”
  海澜冷哼了一声,鄙夷:“之前看她是女主,觉得她和男主本来就是一对,我也就不说了,但现在她三观不正,黑化了还怪我把她逼成这样的,多大的脸,只要她不招惹我,我也就懒得理她,她要是再招惹我,我就把她给揍清醒了,大清早亡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觉得全世界就该围着她转呀。”
  确实,这思想挺可怕也挺中二的,偏偏当事人还没有这种自觉。
  网上的舆论那么强,陆俊燮的粉丝中很多都认为是齐暖滥情,欺骗了他们家偶像的感情,追星是盲目的,所以有粉丝组织直接就去凌越的公司楼下堵人,严重的影响到了公司的正面形象。
  齐暖的上司直接提出让齐暖自动离职,齐暖又怎么肯,拖着拖着,也就直接被开除了。
  后来齐悦问海澜:“她就没有去缠着凌越?”
  海澜嗤笑了一声:“凌越早几天出国了,没半个月不会回来。”
  “你不是她秘书吗,你怎么没去。”
  海澜默了几秒,才答:“我也怕被齐暖烦,也早就休假了。”
  所以说……齐暖还真的是自己一个人在唱独角戏,要怪还是怪她自己,现在这剧情就像是脱了缰的野马,没有谁和谁是一定是女主,男主,也没有什么作者安排的剧情,一切都是自己选择出来的路。
  自己选的路,结局是怎么样的,那就自己去承受,怪不了任何人。
  齐暖,就算是有心也无力再使什么阴招,因为没有人帮她,除非她真的无所畏惧。
  过了一段时间,网络上的舆论非但没有因为时间而消退热潮,依旧如火如荼,大概是承受不了这种舆论,齐暖不敢出现在凌越的公司了,躲起来了,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起码在舆论消失之前不会再出现。
  …………
  风平浪静了许久,沈穆深成立的kvw公司终于接到了第一笔订单,沈穆深把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这句俗话体现得淋漓尽致。
  这单生意合约还真的签订了三年,这个客户还是沈穆深在沈氏的老客户,之前英国的大客户。
  对于之前沈穆深在英国海关遇上的事情,这客户都知道,原本都认为沈氏要赔偿违约金,他的货也不会如约的交接,但是,就在合约期限的最后一天,沈穆深却是非常准时的交货了,让客户深刻的记住了他,也认可了他的能力,所以在和沈氏的合约期一到,就立马找到了沈穆深。
  没有价格的打压,没有特意的为难,直接签订了三年的合约。
  这……完全是出乎了整间公司的意料,都在说自己的老板之前那么坐得住,原来都料到了有大客户。
  合同已经签了,就是后续的事情了,宋秘书把资料拿到沈穆深的办公室。
  “资料已经全部整理好了,请查看。”把文件放到了桌面上。
  沈穆深正看着电脑,“嗯”了一声。
  “还有一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你。”
  沈穆深从屏幕上抬起了视线:“什么事?”
  “沈孟景,被逼得卷款逃出国了。”
  沈穆深闻言,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眼神冷漠,没有半点的吃惊,似乎早已经料到。
  不是似乎早已经预料到,而主导这一切的,就是沈穆深自己。
  挖坑给沈孟景跳,他还真跳了,他以为他借的钱是高利贷的,恰恰相反,这钱都是从沈穆深这里出的,更不知道借给他的这些钱还是沈穆深把股份抛售的那些钱。
  沈孟景挪用公款来还债,还利息,沈穆深又继续把这钱借给他,最后,利滚利,直接翻了一倍,他还不起了,就卷走了沈氏的运行资金逃跑了。
  或许用沈氏股份抵换的那一大笔钱都打了水漂,但对于沈穆深来说,从沈氏带出来的钱,再对付沈氏的敌人,花得物超所值。
  花得他通体舒畅。
  “沈氏没有主事的人,现在都乱成一团了,刚刚沈氏董事会中有个别的股东联系了我,希望老板你能回去主持大局。”
  沈穆深嗤笑了一声:“这群老家伙,白日梦还没做醒呢?”
  沈穆深站了起来,走到了落地窗前,双手插进裤兜之中,看着窗外楼下的车水马龙,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丝冷漠而轻蔑的笑。
  完全不同于在齐悦,在小慕齐面前的样子,这股气势,让人胆寒,让人敬畏。
  “沈氏,这夕阳也该下去了。”
  新的沈氏,正准备旭日东升。
  宋秘书看着自家老板的背影,也是敬畏,确实,这个老板虽然没有什么仁慈心,但实力超群。
  “对了,之前老板你因商业城被诬陷关进去的时候,有人在暗中帮助我们,我查了一下,是凌氏出的手。”
  闻言,沈穆深转回身,目光有所疑惑。
  “之前在最后一次竞标之前,我和凌越有过协议,我说我会退出竞标,我也会成立自己的公司,但前提是,他不能动任何的手脚,而且并未让他出手帮助。”
  宋秘书想了想,说:“难道是良心发现。”
  沈穆深凉凉的瞥了一眼宋秘书,冷笑:“良心是什么?”
  宋秘书默默的闭上了嘴巴。
  好吧,不管是自家的这位老板,还是凌氏那位老板,都是没有良心这玩意。
  要说有的话,也就两年前的凌越,那时候的凌越商业手段还没有现在这么的狠绝,果断,不留任何余地,现在的手法和沈穆深的手段如出一辙。
  沈穆深微微眯眼,凌越变了许多,变得更加的狠绝,果断,他看得出来,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以前他们都是针锋相对,绝不给对方有活路走的敌对方式,却是从两年前开始,这敌对方式好像就渐渐弱了下来。
  到底是什么引起这种变化的?
  实在让他想不通。
  就在这时候,沈穆深的电话响起来了。
  接起电话,脸色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
  挂了电话之后,宋秘书问:“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沈穆深点头,拿起桌面上的车钥匙,说:“老爷子昏迷进医院了。”
  沈穆深几乎同时和齐悦到了医院,医院的vip病房外站了许多的人。
  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
  除了沈母外,沈老夫人,沈孟柏,都在,唯独不见沈孟景。
  沈穆深一眼都没有看那两人,拉着齐悦的手走到了沈母的身边,问:“怎么回事?”
  沈母面露担忧:“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到佣人说老爷子听到你小叔卷走了沈氏的运行资金,跑出国了,然后就昏过去了。”
  沈穆深闻言,眼神瞬冷,瞥了一眼坐在长椅上低头啜泣的沈老夫人。
  “哼,我就说这沈氏被那混小子掌管,迟早要毁在他手里。”亲生父亲还在昏迷中,生死不明,沈孟柏却只顾着指责沈孟景这个败家子。
  沈穆深抬起视线,冷漠的扫了一眼沈孟柏。
  沈家,从根里腐烂了。
  更加的握紧了齐悦的手。
  齐悦感觉到他的力道,轻轻拍了拍他的背,轻声安慰:“放心吧,老爷子这一年来身子骨很好,不会有什么事的,这次一定能平安渡过。”
  沈穆深点了点头。
  目光与齐悦对上,淡淡眼神里泛起点点的笑意。
  在这腐烂的沈家中,他也是一员,他也濒临腐烂到泥潭深处,陷入家族争夺中,变得更加的黑白不分
  但好在从这泥潭中出来了,算起来,还是齐悦把他从其中拉出来的。
  没有什么轰轰烈烈,只是细水流长的,一点一滴的渗透进他的生活中。
  遇见齐悦,应该是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第98章 
  
  老爷子还在昏迷中; 医生得出的诊断是刺激过大,心脏承受不了这个刺激; 一下子就昏迷了。
  沈穆深听着医生的诊断结果; 不动声色。
  出了医院之后,齐悦就问他:“你怀疑什么?”
  刚刚在听医生诊断的时候; 沈穆深没有一句疑惑; 什么都没有问; 表情沉着; 那会齐悦就猜出沈穆深应该是有什么怀疑的事情了。
  “先去找何医生。”
  何医生; 一直以来都是老爷子的家庭医生,对于老爷子的病情,他最清楚不过了。
  沈穆深打了何医生的电话,约了时间,就直接过去找他了。
  “老爷子两个星期之前才做过身体检查; 身体报告显示一切都很正常; 心脏的各项指标也趋向健康指数。”
  “如果趋向健康数值的话,那么就算受了刺激; 在短时间内如果能及时服用药的话,应该不会陷入昏迷,对吗?”齐悦问; 沈穆深能来找何医生; 就说明他也有这个疑惑。
  何医生点头:“昏迷不醒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但是深度昏迷的话,这个可能性非常的小; 除非……”
  “除非什么?”沈穆深微微眯眼。
  何医生看向他,脸色凝重。
  “除非没有按时服用医院开的药,但之前老爷子都按时服用一年的时间,不可能在这一个月就忽然忘记服用药,也更不可能停用。”
  沈穆深眸色一深,思索之间,脸色也越发的暗沉。
  “如果说,关于沈孟景做的事情,老爷子早就有所察觉了,而我期间也数次透露出沈孟景挪用公款的事情,为的就是让老爷子有心理准备,等沈孟景闯祸的时候,老爷子也不会受太大的刺激。”
  沈穆深的话,让齐悦和何医生都露出了诧异的表情,两人心里边似乎都浮现了一个不好的想法。
  沈穆深扫了一眼他们两人,目光最后落在何医生的身上:“何医生,能不能动用一下你医院的关系,让人秘密检查一下老爷子的身体,如果正大光明来检查,只怕不会顺利。”
  似乎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何医生点头:“好,我看看怎么来处理。”
  从何医生的家里出来,到了车上,沈穆深的表情都阴郁黑沉,但却忽然对齐悦说:“估计接下来我会有些忙,小慕齐就让你多操心了。”
  齐悦明白他即将要忙什么,“嗯”了一声之后,还是多提醒了一句:“小心一点。”
  如果老爷子重度昏迷的事情,真的是有人动了手脚,那无疑的就是故意伤害罪了,或者更严重,是蓄意谋杀,连杀人的事情都干得出来,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
  沈穆深点头:“你也小心,别让人钻了空子,公寓的安保虽然还可以,但最近这一段时间,还是得多加注意。”
  …………
  晚上,老爷子的私人律师把文件都整理好了,准备第二天召集沈家的人,把这份遗嘱先行公布。
  老爷子的意思,如果他不省人事,或者神志不清的时候,都可以公布遗嘱,不必等到他进了棺材再公布遗嘱。
  把文件放入文件袋,正要发短信通知沈家人的时候,拿在手中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因为都存有沈家人的电话,来电显示是沈老夫人。
  看到来电显示,律师皱了皱眉,现在在老爷子陷入重度昏迷的时间段给他打电话,让人忍不住多想。
  想了想,还是接起电话。
  “老夫人,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的另一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律师的脸色一变:“老夫人,你这什么意思?!”
  沈老夫人笑了一声:“也没有什么意思,只是想要告诉你,你手上那份遗嘱,我希望它不会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绝不可能!”
  “那就试试看,看你公布得快,还是我安排在你儿子身边的人快。”
  律师有一个儿子,在国外留学,一听到沈老夫人提起自己的儿子,脸色登时大变:“你!”
  “你要是不相信,你打个电话去国外看看,看你的儿子现在是在家里边,还是在学校,或者说两处都不在。”
  手机的另一边传来沈老夫人冷笑的声音:“遗嘱最好不要急着公布,先看看我说的这些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说完这句话,沈老夫人立马挂断了电话吗,挂了电话之后,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阴阴深深的。
  丈夫和儿子都靠不住,那还能靠谁?
  那只能靠自己了。
  既然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那么再绑架个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等老爷子的遗产变现,一到手,她就立马出国。
  过了一个多小时,电话响了,似乎猜到是谁打过来的,冷笑了一声。
  …………
  四天过去了,老爷子依旧陷入昏迷,还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老爷子的私人律师就把沈家其他人都喊来了,包括了沈孟柏那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至于见到这个从未谋面的“弟弟”,沈穆深扫了一眼,就被那小子就狠狠的瞪了回来。
  沈穆深眼一眯,再睁眼,眼神中散发出锐利的冷气,八岁大的小子蓦地被吓了一跳,立马瑟瑟发抖的躲到沈孟柏的身后,沈孟柏似乎也察觉到了沈穆深的冷意,把“亲儿子”推到自己的身后,挡住他的冷意,冷漠的瞪了一眼沈穆深。
  沈穆深勾唇冷声的嗤笑了一声,眼神露出了讥讽。
  讥讽又带着一丝耐人寻味的嘲笑,似乎知道点别人不知道的事情。
  律师十点准时出现在病房当中,环视了众人一眼之后,从公事包中拿出了一份文件,说:“这是老爷子一个月之前立下的遗嘱,说如果他那天遭遇不测,昏迷不醒,或者神志不清了,就公布这份遗嘱。”
  老爷子有立下遗嘱,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律师拿出遗嘱,直接念了出来:“若是我遭遇不测,个人财产由律师清算,做以下安排,我的妻子陈云继承全部遗产百分之六十,曾孙沈慕齐继承全部遗产百分之十,沈奇继承百分之十……”
  念到这里,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跟在沈孟柏身后的那个八岁小男孩。
  沈老夫人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让私生子继承的遗产和沈慕齐一样多,她就是要膈应沈穆深,打量了一眼沈穆深,却发现他一点怀疑,一点怒意都没有表现出来。
  这让沈老夫人心情非常的不爽。
  “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捐给基金会。”
  念完之后,律师把遗嘱递给沈老夫人,说:“遗产会在一个星期内清算好,如果没有人提出异议,下周一会分配好遗产。”
  遗嘱之中没有沈穆深,更没有沈孟柏,沈孟景的名字,在场的沈穆深和沈孟柏都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
  沈孟柏了解他自己的父亲,他父亲的为人,一狠起来,儿子都不算什么,至于沈穆深……
  看了他一眼,他猜是沈穆深自己心高气傲,自己和老爷子说不会继承遗产的。
  拉住了沈奇,笑了笑,看来老爷子心里边还是有这个孙子的。
  最后又看了一眼沈老夫人,大概是真的不知道沈老夫人母子对沈穆深做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这母子俩和老爷子闹僵了,所以也没有多加怀疑。
  从医院出来,沈母和沈穆深,还有齐悦走在一块,沈母表情疑惑:“老爷子不可能立下这种遗嘱的。”
  齐悦也点头,就算是念夫妻旧情,但也不可能在给了沈氏之后,还会把这么大的一笔财产交给陈女士。
  沈穆深眼神清明,没有半点疑惑。
  “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不着急。”
  沈母和齐悦相视了一眼,沈母问:“你知道些什么?”
  沈穆深没有和她们解释,摇了摇头,然后只是看向自己的母亲,喊了一声“妈”。
  表情认真而严肃。
  齐悦知道他们母子两个有话要谈,就说:“我先去停车场等你们。”
  沈穆深“嗯”了一声。
  齐悦走了之后,沈母心情凝重了起来,问沈穆深:“你有什么想和我说?”
  沈穆深深思了片刻,语重心长的说:“找个时间,和那个人把离婚的事情办了。”
  沈母微微皱眉。
  “有些事情也该有个交代了,就怕到时候有些人死皮赖脸。”
  沈母似懂非懂:“你说他?”
  沈穆深点头:“离了婚,让他高兴几天,然后再给他一个打击,我帮你出口气。”
  沈母噗嗤的笑了,比谁都看得开,无所谓的说:“那就离婚吧,既然儿子想要帮我出口气,那就出吧。”
  这一声笑,有种如释重负后的舒畅。
  现在孩子长大了,也从沈家这个泥潭中抽身出来了,她已经没有任何的顾忌了,婚确实也该离了。

第99章 九十九
  
  沈穆深的办事效率; 除了在床上之外,不管是在公事上; 还是在生活上面; 向来都是非常有口碑的,不仅办事迅速还有保障。
  公布遗嘱到现在; 不过才四天; 就已经让自己的母亲和沈孟柏离了婚; 不要一分钱的赡养费; 但唯一的要求是作为儿子的沈穆深; 对于沈孟柏这个名义上的父亲,在今后也不会出一分的赡养费。
  难得哄小慕齐睡了,沈穆深躺在沙发上,齐悦窝在他的臂弯中,听到他说早上他妈就和沈孟柏离婚了; 有些诧异。
  “这么顺利的就离婚了?”乍一听到沈母和沈孟柏已经离婚了; 齐悦有些难以置信。
  这才公布遗嘱才几天,速度这么快?
  “谁提出的?”
  沈穆深看着她; 似笑非笑:“你觉得呢?”
  齐悦迟疑了一秒:“你提的?”
  如果不是他提的,怎么可能会这么顺利,不过能这么顺利的就离了婚; 也在意料之内的事情; 老爷子现在处于昏迷状态,而沈孟柏身边的那个女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还生了个儿子; 无论如何都想要扶正来,即便不是作为沈家的儿媳妇。
  沈穆深挑了挑眉,“显而易见是我提的,如果不是我提的,你觉得能这么快?”
  瞧他那得意劲,如果她再夸,他岂不是要飘起来了?
  “那现在沈家就除了老爷子和陈女士没离婚的,其他人都已经离了一次婚了,包括你和我。”
  还真没见过那一家豪门离婚率会这么高的,就算老爷子和陈女士,等老爷子醒过来之后,估计也快了。
  沈穆深眼神一亮,看向齐悦:“这么说,你是有和我复婚的打算了?!”
  齐悦:……
  复婚……?
  就现在,算是求婚吗?
  但求婚求得这么随便,她但凡有点骨气,都不会答应。
  直接别开脸,冷漠:“我只是在担心我们沈家的名声不好,会影响以后小慕齐娶老婆。”
  齐悦确实也有为小慕齐担心的成分在,如果她生的是一个女孩,她绝对不会把女儿嫁到一个祖孙三代都离过婚的家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