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和反派离婚之后[穿书]-第2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沈穆深随意挑了一部评分高的北美电影电影,也没看简介,直接播放。
  放了之后,去关热牛奶的火。
  把牛奶倒入了杯子之中,电影的片头也过了,随后进入电影剧情。
  只是……
  下一秒钟,电视机中就传出女人放肆的呻吟声,倒着牛奶的沈穆深手一顿,那呻吟声持续高涨,让看不到屏幕的人浮想联翩。
  一阵风划过,危机意识非常强的沈穆深放下小锅,迅速的转身,动作利落的接住了朝着他迎面袭来的抱枕。
  拿开枕头,看向坐在沙发上又羞又恼的齐悦。
  “你就让我一个孕妇看这种片子!流氓,变,态!”
  伴随着女人高声尖叫,齐悦也恼羞成怒的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
  沈穆深快速走了过去,瞥了眼电视机屏幕,激情部分已经过去,是男主抱着女主在床上各自抽着一只烟。
  该死的北美电影!
  齐悦拉住了把手,同时一只大手覆盖住了她的手。
  身后传来人体的热度,齐悦感觉得出来,沈穆深离她非常非常的近。
  “松开!”
  “齐悦,你冷静点!我是那么恶劣的人吗!?”
  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你是!”
  “……好,就算我真是恶劣的人,我还没龌蹉到这种地步,这是个意外。”费力的把人带进窝里,还把人气走,这单生意一点也不划算。
  不免放柔了声音“这真的纯属就是个无心的意外,外面那么冷,你现在能去哪?手机没有,钱包也没有,冷到了脚,对孩子不好。”
  孩子就是齐悦的软肋。
  握住的手,似乎有所松动。
  这时沈穆深的才注意到自己握住的是齐悦的手,小小的,软软的。
  柔若无骨,说的大概就是像齐悦这样的。
  大概齐悦体比较寒,手冰冰的。
  沈穆深把齐悦的手从门把手上拿开,身形一转,背抵在了门上,近距离的看着齐悦。
  “把手松开。”齐悦的语气没有刚刚那么冲,但依旧是冷着的。
  沈穆深为了不激怒她,只好不舍的把她的手松开。
  “牛奶给你热的,你先喝了。”
  齐悦深呼吸了一口气,才转身重新走回去。
  激情戏码起势很高,看齐悦的反应就知道了,绝对是露点了。
  虽然这激情戏没有了,沈穆深还是把它关了,把遥控器递给齐悦。
  “这次你来选。”
  齐悦接过遥控器,脸色偏红。
  最后,保险起见,齐悦选了宫崎骏的《哈尔的移动城堡》,一个动画电影,温馨,美好的电影。
  很久以前齐悦就看过,现在算是重温了。
  齐悦安静了下来,沈穆深松了一口气,把牛奶还有毯子递给了齐悦,随后也坐到了沙发上的另一端。
  齐悦瞥了眼他,不说话。
  她敢说,他不用看十分钟就会失去耐心。
  果不其然,没两分钟,沈穆深就兴趣恹恹的,舒展着颀长的身体,倚在沙发背上刷手机。
  夜色渐深。
  时常差不多两个小时的动漫电影,快十一点的时候,沈穆深看了眼时间,微微的挑眉。
  “已经很晚了,去睡觉。”
  齐悦看得津津有味,虽然期间打了好几次哈欠,但却依旧坚持。
  “还有半个分钟,我先看完。”虽然是重温,也知道结局,但时隔十年再去看,不一样的感受,有很多遗忘和没有注意到的细节都注意到了。
  沈穆深无奈,只好让她看,自己去洗澡。
  看得专注,齐悦也没有再在意沈穆深浴室的墙壁是不是磨砂玻璃。
  洗完澡出来,电影也已经到了尾声。
  齐悦伸展了一下手臂和脖子,站起来,突然脸色微变,扶住了沙发的扶手。
  “怎么了?”沈穆深快速走了过来。
  齐悦抬眸看了他一眼,“腿麻了而已。”
  看了快两个小时,都没有起来走走。
  沈穆深把手中的毛巾一扔,直接把齐悦给打横抱了起来。
  齐悦蓦地瞪大了眼“你做什么?!”
  洗完澡之后,属于沈穆深的那种禁,欲而灼热的气息更加的浓重,这种温热的气息完全笼罩住了齐悦,让齐悦惊慌,不安。
  沈穆深低眸看她,嘴角略勾“显而易见,抱你。”
  ……
  她当然知道!但以他们目前的关系来说,绝对不适合做出这么亲密事情来!
  “你抱我干什么,放我下来!”
  沈穆深无视她,把她抱到了床边,“现在就放你下来。”说着把齐悦放到了床上。
  被放到了床上的齐悦,久久不能平复。
  半响之后,怔怔的抬头看向沈穆深。
  “说句实话,你是不是真的,真的……对我有什么想法。”不然她实在想不明白沈穆深为什么一而再的做出让人费解的事情来。
  想一想,最简单的,几个月之前,他能把她丢在咖啡馆,几个月之后的现在,却低声耐着脾气的把她哄回来……
  这么大的反差,别说是齐悦,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诧异。
  沈穆深双手抱胸,俯视着齐悦,随后勾唇轻笑了一声。
  就在齐悦认为他准备毒舌的时候,他却说“原本不打算说的,怕你睡不着觉,但既然你问了,那我就说了。”
  齐悦的心突的一跳,突然不想听了。
  她是怕了,退缩了。
  “你不想说就别……”
  “我看上你了。”直接了当。
  齐悦话语一顿,听到了沈穆深说完话的那一刹那,脑子有点懵,眼神有两秒的涣散,随即蓦地瞪大。
  开玩笑的!?
  “我没有开玩笑,至少,不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低沉的嗓音就在齐悦的耳边响起。
  空气似乎因为沈穆深的话而慢慢的凝结。
  ……
  ……
  ……
  齐悦的心情,何止是单单“惊恐”这个字所能概括得完的。
  沈穆深的眼神依旧锐利逼人,同时也无比的幽深。
  附下身,近距离的与齐悦满是惊慌的眼神对视上。
  认真而严肃,“我只是在告知你,你拒绝也没用,我还是会以我的方式去接近你。”
  张狂、自大、霸道依旧的沈穆深。
  沈穆深一切的行为好像就完全解释得通了。
  这哪里是在告知她,分明就是恐吓她。
  齐悦嘴唇颤抖着,想说出些什么来,但好像什么都说不出来,完全被吓傻了。
  沈穆深……向她表白了。
  一个冷漠,独来独往,生性凉薄的反派,竟然向她这个骗人又骗婚的角色表白了。
  齐悦想,这肯定是她做的梦,只有在梦里才会发生这么不切实际,荒唐的事情来。
  但,偏偏沈穆深就是要把她从噩梦中拖出,拖回了让人更加恐怖的现实中来。
  所谓受惊的老鼠,说的大概就是齐悦,一受惊,就想快点逃离,回到了自己的小窝中。
  意识一点一点的回笼,齐悦待不下去了,想要下床,沈穆深却按住了她的肩膀。
  脸色不变的威胁她“你要是不躺好,我就躺在你旁边盯着你。”
  ……
  前一秒告白的人,后一秒继续威胁着你。
  这人就是齐悦面前的沈穆深。
  “……我们不合适呀。”憋了半天,齐悦才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静默半响,沈穆深黑色的眼眸中浮现一抹极淡的笑意。
  “身完全契合,心那就慢慢磨合。”
  齐悦一愣,遂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身完全契合。
  什么惊慌失措,全部在他这一句话出来后没了,拿起枕头直接砸去。
  恼怒的吐出了一个字,“滚。”
 

  第52章 五十二章

  凌晨十二点; 两个人依旧僵持着。
  本该去睡觉的孕妇,却是在床上的角落中抱着一个枕头,而脸上和眼神中写满了戒备; 同时戒备的眼神中又夹带着怒意。
  沈穆深站在床尾; 双手抱胸; 因为齐悦的震惊与抵抗出乎了自己所估计的范围之外; 脸色略沉。
  知道齐悦会被吓到,却没想到吓到了这个地步。
  心情烦躁。
  “不用表现得这么害怕,你这段时间是最安全的; 毕竟……”目光扫了一眼被枕头挡住的腹部,“我还没禽兽到对孕妇做出什么无下线的事情来。”
  谁知齐悦的目光瞪得更加的凶狠。
  要是不是她还记得去孕检的时候; 他没扔掉那本《孕期中夫妻可参考的安全姿势图册》的小册子; 反而放到了口袋中,她差点就相信了他!
  齐悦指着沙发的方向; 说“你过去。”
  沈穆深表情略微一怔; 随后微微挑眉; 黑眸紧紧锁在齐悦的身上。
  “你; 在命令我?”
  齐悦再次厉声的说“过去!”
  语气认真,没半点的气弱,就好像沈穆深不过去,她就会自己过去。
  沈穆深定定的看着齐悦; 半响之后; 眉梢扬起; 眼里露出了笑意; 勾起嘴角“这么快就学会恃宠而骄了,我很满意。”
  齐悦……
  她拒绝和这个没脸没皮的人交流。
  沈穆深走到了齐悦所指的地方,而后看向齐悦。
  “我按照你的意思做了,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爽快,还这么心甘情愿的顺从别人的命令。”
  齐悦听得出他想要表达的意思,大概是想说他到底有多么配合她,她又是有多么的荣幸。
  向来不会说粗口的齐悦,在心底骂了“放屁”
  这个词。
  他配合?他怕不是想要气死她。
  她现在不需要别的,就希望他能闭嘴。
  因为齐悦的长相和好性格,所以高中到大学,也有过不少的人和她表白过,但是,就沈穆深这个人的表白,让人几乎想要把他的嘴巴缝上去。
  想和她复婚?那这辈子他还是注孤生!
  深吸了一口气。
  “以沙发的顶端为界,不许逾界。”沈穆深现在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能离多远就离多远。
  “逾界了呢?”
  听语气,好像打算逾界。
  “我走。”齐悦说得果断。
  “这个惩罚,让两个人都遭罪,亏本买卖”沈穆深像是经过深思熟虑一样,过了小半会,点头,“那就不过去了。”
  说完之后,躺到沙发上。
  齐悦盯了整整三分钟之后,才躺下,拉起被子。
  心,依旧焦虑而慌乱,对于沈穆深突如其来的表白……我看上你了,暂且把这句话算进了表白的行列之中。
  对于他的表白,她暂时想不出任何应对的办法来。
  你说不彼此不合适,他能扭曲是非曲直,把两个不字抹掉,变成了彼此合适。
  你说无法喜欢他,他绝对会说,我都能看上你,你怎么可能看不上我。
  就好像,他喜欢上了一个人的几率是多么的渺小,最不可能的契机都发生了,还是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好,道理再多。也永远没有沈穆深的多,说得再说,都是无法把他给说服的。
  沈穆深的想法,没有谁能轻易的说改变就能改变。
  今天的夜晚似乎过得格外的漫长。
  屋内的灯光在齐悦看电影的时候已经调到最舒适的亮度,所以就算现在不关灯,也不会刺眼。
  无论是床上的人,还是沙发上的人,都还没有睡着。
  沈穆深闭眼沉思。
  他决定还是不要把人逼得太死,齐悦不是他的员工,承受不了工作压力的,就直接给她们走人,然后再重新招新。
  齐悦就一个,能让他心动的也就这么一个,是独一无二的。
  他不想要的,他会不屑一顾,是走是留,是生是死,和他有什么关系,但是他迫切想要的,他会不遗余力,使用一切阴招损招去争取。
  这也是沈穆深不想做一个好人的原因,做坏人简单了许多。
  所以对于齐悦,抱歉,他没有任何松手的念头。
  …………
  清早,齐悦睡到了十点半,昨晚毕竟失眠了,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起晚了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站在衣柜前找衣物沈穆深,齐悦心情极为复杂。
  半响之后想起之前自己邋遢的形象,齐悦还是坐了起来,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沈穆深从衣柜中拿出了一件毛衣,直接套进去,动作因为他的颜值,还有颀长的身姿,套衣服的姿势也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沈穆深知道人已经醒了,所以穿了衣服之后转身看向齐悦。
  刚刚睡醒的齐悦,还是在自己屋子中,在自己床上醒过来的,这些让沈穆深心情变得更加的愉悦
  嗓音轻快得如同音律的说“你家的门已经开了。”
  齐悦和沈穆深没有任何的目光交接,在他说完之后,毫不犹豫的下床穿上鞋子,拿着自己的外套,快速的从沈穆深的身边走过。
  走到门口前,还是转回身,目光有所游离,但还是出言警告“不许跟过来!”
  随后拉开门,如同逃走一般。
  回到自家中,齐悦彻底的就慌了,拍着自己的脸嘴里念叨着“要疯了,沈穆深竟然喜欢我,真是疯了,我怎么现在才看出来!”
  几个月之前,沈穆深态度恶劣,眼神几乎都能把她杀了好几遍,但没过多久,他的态度慢慢改变,她没有深入细想,因为她原本就不够了解他,所以也不知道他真实的为人是怎么样的。
  齐悦细细的回想这几个月发生过的事情,发现自己其实只要大胆一点,就会有所察觉的。
  减压培训中心课程,入室盗窃的事情,英国带回来的礼物,搬家,按点下班,早餐晚餐在她这里解决,还有平安夜发生的事情以及那个拥抱。
  细数下来,他真的做了非常多,但为什么她现在才发觉呢?
  想到最后,齐悦觉得,是因为沈穆深那张得理不饶人,能把活人气死的嘴巴,还有他人设。
  毒舌有余,人情味不足。
  ………………
  齐悦想要避开沈穆深,出去躲一段时间,但目前的情况来说不允许。
  过完今天,明天就是大年三十,她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是选择躲起来,不陪沈穆深回老宅,让他自己找借口解释她为什么没回去。
  二则是静观其变,和他一起回去。
  最后齐悦还是选择了后者,现在让人纠结的事情不仅仅是沈穆深告白这件事情上面。
  还有协议的问题。
  这几天刘阿姨回老家过年了,齐悦也就开始了自己做饭,加上冰箱还有菜,所以齐悦一天都没有出门,怕自己一出门,就被对面门的家伙给蹲点。
  沈穆深似乎在给时间齐悦消化,所以一整天都没有来打扰齐悦。
  联系齐悦的时候,是大年三十的下午三点左右,发微信告诉齐悦,四点回去。
  四点之后,齐悦才迟迟的从家里出来,沈穆深已经等在了门外。
  齐悦让自己暂时忘记昨天晚上的事情,抬起头,和嘴角噙着笑意的沈穆深对上了目光,尽量让自己更加的镇定和自然。
  “可以走了。”
  沈穆深看着齐悦,笑意更浓“我以为你会逃跑的,但事实证明,你是个很理智很聪明的女人。”
  对于沈穆深难得的夸奖,齐悦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一路上,齐悦都没有说话,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缓解只有她自己一个觉得的尴尬气氛。
  老宅装扮得很喜庆,红红火火的。
  喜庆归喜庆,但人冷漠,所以再喜庆,也凸显冷清。
  被沈老爷子赶走的沈孟柏也回来了,总归还是自己的亲儿子,人老了,过年还是想要一家人团团圆圆的。
  去年下半年,沈家还是发生了不少的事情,沈孟景离婚,沈孟柏要把私生子接回家。
  虽然是如此,大家今日也还是都娴熟的带上了微笑的虚假面具,沈穆深和齐悦也不例外。
  晚饭过后,沈穆深和沈孟柏还有沈孟景都被喊道了老爷子的书房,沈母则是让齐悦陪自己走走花园。
  温室花园,完全不需要露天缩着脖子散步。
  这个温室花园平时好像都是沈母打理,也是她消磨时间的地方。
  在进入花园的时候,一个园艺工人从里边出来,告诉沈母里面已经没人了。
  那一瞬间,齐悦总觉得沈母要她她说什么重大的事情,有点慌。
  这母子俩怎么就那么心有灵犀,这是要把她吓傻的节奏吗?
  慢步在花草之间,沈母收敛了刚刚在吃饭的时候露出的微笑。
  齐悦也笑不出来,因为在猜测沈母即将要和她说的话。
  “昨晚,穆深打了电话给我,告诉了我一个消息。”沈母语气淡淡。
  齐悦微愣,沈穆深说了什么?说了对她告白的事情。
  不,绝对不可能是这件事。
  沈母瞥了眼齐悦,无奈的一笑“他说,在还没知道你怀孕之前,你们就已经离婚了。”
  齐悦脚步一顿,目光中带着震惊。
  沈穆深竟然说了……?
  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样,沈母呼了一口气“难怪我总是放心不下,总觉得你们两个人像是在掩盖什么,只是我没有往哪方面想。”
  随即看向齐悦。
  “穆深说,是他做的决定,也是你的选择,让我不要左右你和他的决定和选择。”
  过了小半会,齐悦回过神来,目光复杂的看向沈母,迟疑的问“妈你知道离婚的理由是什么?”
  沈母点头。
  “沈家没有能够一直隐藏下去的秘密。”
  “生气吗?”齐悦小心翼翼的问。
  沈母转身,看向小道两边的植物,目光却是很遥远。
  “我以为我会生气的,因为你阻挡了穆深的路,但是奇怪的是,比起生气,我更觉得像是解脱了一样,你和穆深做了我做了我一直以来都没有去做的事情。”
  齐悦讶异,完全没有想过沈母会说出这种话来。
  “为了孩子,没有避免勉强彼此。”沈母的语气中带着无奈。
  “为什么?”沈母的反应,是齐悦始料未及的。
  “以前为了孩子,我勉强了我自己,留了下来。”
  齐悦闻言一愣,但还是继续听着沈母的叙说。
  在二十几年前的那个时候,人的思想是比较保守的,沈母说她的娘家基本上是把她买进了沈家,没有任何人援助她,要是离婚了,穆深就必须留在沈家。
  那时候,穆深不过才一岁多,他的小叔也刚刚出生,沈家关系复杂,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她要是把沈穆深留在了沈家,绝对是害了他。
  他的父亲整天花天酒地,因为怀疑不是他的儿子,所以从沈穆深出生之后,连正眼都没有瞧过他一样,哪怕最后亲子鉴定是亲的,但也也没有任何的改变。
  父亲不亲,不久可能还会有一个不知为人的后妈。
  同时还有一个城府极深的继祖母,哪怕沈老爷子是想要护他的,谁又知道孩子长大了之后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说到最后,沈母说“因为我的严格要求还有沈家的环境,穆深从小就过得非常的压抑,有父亲,却像没有父亲一样,我性格冷漠,能给他的爱,也让他感觉不到,别的孩子懵懵懂懂的在母亲怀里撒娇的时候,他就已经能自己起床穿衣,自己去吃早餐,不需要任何人照顾,也反抗任何人照顾他,小小年纪,虽然稳重但却像没有灵魂一样。”
  在这种家庭环境中长大的沈穆深,心智能强大到别人摧毁不了,同时还能进行反摧毁程度。
  凄凉的身世和强大的心智,沈穆深不是反派,谁还能成为合格的反派?
 

  第53章 五十三

  最后; 沈母表示; 如果想要给这个孩子一个普通童年的话,或许跟着齐悦; 是最好的选择。
  毕竟齐悦带; 好过待在沈家; 更好过待在自己的亲生父亲的身边。
  穆深像她,都对周围的事情表现得太过冷漠; 怕他和她一样; 爱他,却不知道怎么表现出来。
  从温室花园中出来,就见沈穆深站在了外面,显然是在等他们。
  沈母看了眼自己的儿子; 与其点了点头,随后就走开了; 但却留下了齐悦,就好像知道; 自己儿子等的人不是她; 而是齐悦。
  前天,沈母和沈穆深通电话的时候,他不仅把离婚的事情告诉了她,还把打算和重新和齐悦开始的决定也说了出来。
  听到这两个信息的时候; 沈母是诧异的。
  她的儿子虽然和自己不亲密; 但她了解。
  无论做什么事情; 他都会做到最好; 不允许自己出现差错,就算事情在进行当中出现了什么差错,他都会在第一时间快狠准的解决差错,最终得出的结果会和他原来预估的相差无几。
  离婚是他先提出来的,而离了婚,又决定重新开始,这无疑就是否决了自己做的决定。
  如果不是非常的想要和齐悦复合,那么他就不会轻易说出这种话来。
  因为觉得亏欠,所以沈母一直以来都支持他的决定,包括他十二岁的时候提出出国留学要求,更包括他十八岁之后搬出沈家的决定。
  除了亏欠,她更明白,这些事情,他能自己处理好。
  感情的事情,也不会错的。
  她从没有见过他对谁这么执着过,齐悦也好,别人也好,她还是希望他能过得好。
  沈母的身影逐渐消息,齐悦收回目光,看向沈穆深,大概今晚听了沈母说的那些往事,有些触动到她了,所以眼神不自觉的多了一丝的柔软。
  “你谈完了?”齐悦问。
  沈穆深把手放进了口袋中,神色淡淡的说:“不过是老话重提,一如既往的陈旧乏味。”
  齐悦感觉得出来沈穆深心情不怎么好,大概不仅仅是老话重提这么简单,但他没有说的打算,齐悦也没有追问下去。
  走回老宅的那一段小路,两人并排而行。
  “你为什么把我们的事情告诉了你妈?”
  当然齐悦只是问问,并没有质问的意思在。
  沈穆深侧头瞥了眼齐悦,轻哼了一声:“所以你在提醒我,我违背了协议?”
  齐悦很诚实点头:“有那么一点。”
  沈穆深笑了一声:“违背协议这种愚蠢行为,我怎么可能会犯,我不是违背协议,而是在履行协议。”
  齐悦微默,他怕不是觉得她真的一孕傻三年?
  不然他就真的以为她那么好忽悠,他怎么不直接说是在帮她。
  “我也是在帮你。”
  ……
  还真的很直接。
  “好,那你说说看,怎么算是帮我了。”
  “我不认为这里是说话的地方。”
  院子寒风凛冽,不仅冷,吹打在脸上,还带着丝丝的刺痛。
  进了屋子,暖和了许多。
  沈穆深进了房间后,脱了身上的外套,挂在门边上的落地衣架上,黑色的马甲,白色的衬衫,哪怕是过年,依旧散发着精干利练的沉着气息。
  回头看向站在门口外的齐悦。
  “你不进来?”
  齐悦略微一愣,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进了房中,只不过脸色发烫。
  大概是印象太过深刻,所以再次旧地重游,总能把人深刻的记忆一下子就勾了出来。
  沈穆深走到了沙发前,拿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电视中播放着春节联欢晚会,齐悦当然不会认为沈穆深会去看春晚,他只是开了电视机,把电视机的音量调高了,然后把遥控器扔到了一旁,颀长的身姿以舒适的姿势坐到了沙发上,靠着沙发。
  齐悦努力的让自己把注意力全放到其他方面上,才不会去想沈穆深坐着的那张沙发,在几个月之前,她和沈穆深在上面都干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走到了单人沙发前,坐了下来,比起刚才,齐悦镇定了许多。
  看向沈穆深,问:“你现在可以说了。”
  沈穆深看了眼自己所坐着的四人沙发,眼神微微一暗,这空余的地方明明还能再坐四个她,她却是挑了一个最远的位置。
  看来,再次消除她的戒备,任重而道远。
  视线回齐悦的身上,微微一笑:“协议的最终目标,难道不是解决了你我最终关系,让沈家同意你抚养孩子?”
  齐悦一愣,突然明白了沈穆深这么做的目的。
  “我妈已经同意了,现在不过就剩下老爷子一个人的意见了,难道这不算是在帮你吗?”
  在还有六个多月的期限,沈穆深竟然已经开展了计划,同时也实施了计划。
  这么快的速度,让齐悦感觉到其中有炸。
  “你前天才向了……”齐悦话语微顿,斟酌了一下,委婉的说:“向我说了那些话,难道不应该是费尽心思把人留住,以此来威胁吗?”
  她觉得任何一个有坏心思的人都会这么做,更别说是他。
  沈穆深轻笑了一声:“谢谢你的提醒,但遵守协议和我想要追求你,两者互不相干。”
  齐悦不明所以。
  唇角微扬,眼里噙着笑意,“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也公之于众了,更能让我大张旗鼓,无所顾忌的去把自己想要的拿回来。”
  和沈穆深不想做好人是同一个道理的,耍着手段的时候,不用顾彼忌此,小心翼翼。
  这一瞬间,齐悦也忽然明白了前天沈穆深为什么突然的和她表白了。
  他的眼神目光灼灼,不带任何的修饰盯着她,俨然直接的眼神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他想要的,是她。
  把一切挑明了,不给她半点装傻的机会,也让她措手不及。
  这……
  真的是他的作风。
  齐悦微微叹了一口气。
  “你有权力……追求,但我也有权力拒绝。”
  与他说不配,不搭,不合适,不喜欢,这些措辞,不过是在浪费口水,他也不会因此而改变自己的目的。
  与其这样,还不如在她不动摇的情况之下,随意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她也无法制止他。
  …………
  因为是身体不方便,齐悦也不打算守岁了,在十点多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
  花了好长的时间才适应,说服自己不去在意。
  提前给海澜发了新年祝福,海澜也回了祝福,同时也问了齐悦在哪里。
  齐悦如实的告诉了她。
  海澜闻言,发了一张吐血的表情给齐悦。
  【你看看周围有没有能防身的东西,放到枕头底下,他要是有半点的图谋不轨,你也好有武器防身。】
  齐悦发了点头的表情过去,并没有告诉海澜,前天晚上她还在沈穆深的家里住了一个晚上,还是共处一室。
  她同时也没敢太早告诉海澜,沈穆深和她告白的事情。
  要是告诉了海澜,海澜绝对会疯的,毕竟她对反派的成见,丝毫不亚于对凌越的成见。
  大年三十,有这么一个习俗,要把家里的灯全部打开,直到过了十二点才能熄灭。
  放下了手机,侧头看向未盖任何东西,抱胸躺在沙发上的沈穆深。
  略微迟疑,才开口问:“要不和佣人说,多加一床被子?”
  这房间内就齐悦身上盖的一床被子,并没有没有多余的被子毯子之类的。
  沈穆深虽然闭着双眼,但并未入睡。
  “现在所有人都醒着,我出去,太突兀。”大概是因为寒冷,所以嗓音略微带着低哑。
  齐悦看了眼门口落地衣架上面挂着的外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