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和反派离婚之后[穿书]-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穆深清醒过来只有短短的十六分钟。
  短暂的十六分钟,算上脱衣穿衣,麻烦的前奏,如果沈穆深那方面没有任何的问题,那么,就证明他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第三天,沈穆深的秘书把离婚协议书送到了她面前,协议书上请清楚的的写着她骗婚的行径,所以沈穆深对她的惩罚是她净身出户,一分钱都不能拿。
  而今天早上齐悦和沈穆深的律师代理到了民政局,办了离婚的手续。
  没想到今早刚刚离婚,晚上就因为去赴海澜的约遇上了,齐悦肠子都悔青了,她非要凑什么热闹,就应该好好在家里面收拾的。
  回了包间,顶着巨大的压力坐到了前夫的身旁,谁知道这屁股一沾椅子,右侧肖小鲜肉立马又靠了过来。
  肖哲拿着手机问齐悦:“我刚刚翻了你的朋友圈相册,发现你这副画挺合心意的,有没有卖出去,要是没有卖出去的话,明天可以带到我店里面,我可以买下来。”
  齐悦看了一眼,那副画是她上个星期画的,觉得画得在水准上,也就发了朋友圈。
  刚刚已经被警告的齐悦,委婉的拒绝:“有时间的时候我再送过去吧,我这几天感冒刚好,有点不舒服,想要先回去了。”
  肖哲看了眼时间,“现在都八点了,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齐悦正想要拒绝,她左侧的沈穆深看向肖哲,似笑非笑,“肖先生,我看你刚刚喝了不少的红酒,是打算酒驾?”
  齐悦非常清楚,沈穆深绝对不可能好心提醒,他这是在警告自己。
  齐悦暗中给了个眼色海澜,海澜随即站了起来,“我反正也没有喝酒,我就送小齐回去吧。”
  这回沈穆深没有说话。
  离开了包间之后,闺蜜两人纷纷松了一口气。
  “我坐在沈穆深身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齐悦真的是一点都不夸张,她刚刚坐在沈穆深身边的时候,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海澜没有接齐悦的话,而是把手放到了齐悦的肩膀上,抖着声音,“你扶着我点。”
  齐悦不明所以的扶住了她,问:“你喝了酒?要是喝酒了,我们还是打车回去吧。”
  “不,我并没有喝酒,我被你前夫的气场震得腿软。”
  ……
  “你是不知道你刚刚去洗手间那会,我叔为了讨好格列佛先生,也注意到了肖小鲜肉搭讪你,就开着玩笑的让我撮合你和肖哲,就那一瞬间,你前夫用淡淡的眼神瞥了眼我,那一眼就好像是举着大刀却面无表情的刽子手,我差点都吓尿了好吗!”
  齐悦终于明白为什么沈穆深会突然出来警告她了。
  “算了算了,我以后就歇了给你介绍第二春的想法,你还是安安心心的做你的离异单身女吧。”
  “你活该。”
  “我活该?我活该还不是想说给你找个有车有房有颜的好对象,就不用那么辛苦了,有我这么好的闺蜜,你就知足吧。”
  “是是是,知足了。”
  “朋友,你敷衍了。”
  作者有话要说:  ~( ̄▽ ̄)~你们还会继续留评的对吧。
 

  第4章 准备公布小修)

  沈穆深离开饭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身上带着酒气,坐在后座上,靠着窗户托着下巴,看着车窗外光怪陆离的灯光出神。
  宋秘书从后视镜看了眼自己上司,“副总你今天的特意安排,海特先生不仅没有发现,而且还很满意,这单生意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说到这,宋秘书不得不佩服自家的老板,调查出来大客户海特喜欢画,也特别仰慕格列弗画家,经过缜密的调查得知格列弗最近在国内有画展,收买了海天画廊员工,从海天画廊的员那里得到消息说他们的老板今晚和格列弗在希尔顿饭店有饭局。
  没有任何意外,真的见到了格列弗,但唯一的意外就是碰上了他老板的前妻……
  沈穆深没有把宋秘书的话听进去,反而说:“宋秘书,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副总你问。”
  “什么情况之下,一个女人费尽心思的想要和你结婚,结婚之后,却很轻易的和你离婚了?”
  这么明显的问题,宋秘书再愚蠢也能联想到自家老板和前老板娘肯定有什么,所以斟酌了一下才回答:“那要看在什么情况之下了。”
  沈穆深对这个话题起了兴趣,挑了挑眉。
  “说说看。”
  “一种是有目的性的,比如说是为了钱,当然这种是建立在对方男人又老又丑的情况之下和男人结婚,然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所以就离婚了,而另外一种可能是爱得太累了,对方不爱她,她也就看淡了,放下了这段感情。”
  宋秘书觉得自己说得这么明白,老板应该明白自己是后者了吧?
  沈穆深略一沉吟,“原来是为了钱。”
  宋秘书:……
  老板,你逻辑不通呀,齐小姐可是一分钱都没有拿走,你怎么就不想想齐小姐是为了你的颜!?
  怕扣工资,宋秘书闭紧了嘴巴,不敢解释。
  沈穆深骨节分明的手指很有节奏的点着车窗,继而看出车外。
  原文齐悦爱钱又虚荣物质,从她第一天进沈家的时候沈穆深就看得透彻,自此之后沈穆深从来没有认真的审视过齐悦。
  唯一让沈穆深想不明白的,为什么齐悦那么轻易的答应了他的离婚,是因为怕他的报复?怕沈家知道她做过的那些荒唐的事?
  ………………
  齐悦在家里面闭关画画了一个月,买菜也是直接到网上购买,无论是海澜约她还是肖哲想要约她,她一概都说沉迷艺术无可自拔。
  实际上她是真的怕了,她怕自己一出门还会继续遇上前夫,
  画得正投入,手机突然响了,没有看来电显示,带着蓝牙耳机直接按了接听。
  “喂,你好,哪位?”
  “齐悦。”
  从耳机中传来熟悉而威严的女声,齐悦手一顿,分辨出声音的主人是谁,手中的铅笔从手中滑落。
  “妈……”
  对方不是别人,正是间接导致齐悦和沈穆深离婚的沈母。
  齐悦这声妈,叫得有些飘,她和沈穆深已经离婚了,再喊妈,就奇怪了,但目前她不清楚沈穆深有没有把他们离婚的事情说出来,所以也先只能喊着。
  “齐悦,你和穆深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去了别墅,却听别墅的佣人说你一个月前就已经搬出去了?”
  “其实……”还在齐悦想借口的时候,沈母打断了她。
  “我不管你们之间那点破事,但我必须告诉你们,后天的家族聚餐你们必须全部出席,老爷子似乎有什么事情要交代。”
  还说不管她和沈穆深之间的破事,那么请解释一下一个月前那碗加了料的热汤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然,齐悦不敢质问,若是说沈穆深像谁,那就是像他的母亲,总是可以做到不怒而威。
  听沈母的话,齐悦清楚了,沈穆深并没有和沈家的人说出他们已经离婚了。
  沈穆深还没有和沈家的人说这件事,那她是不是该和他商量一下?
  “另外,你都和穆深结婚都快两年的了,要是在今年还不怀上孩子,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沈母以前不喜欢齐悦,但因为沈家老爷子喜欢,所以也赞成沈穆深娶齐悦,可后来才发现两个人结婚之后就没有同过房,所以才有那一出。
  话说完了之后,沈母就挂断了电话,齐悦看了半天的手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婆媳关系自古水火不容,到了她的身上,还是没能逃过这个真理。
  现在沈母都打电话给她了,那她是不是应该沈穆深说一声?
  把一旁椅子上的手机拿了起来,翻出了备注为“沈先生”的号码,思索再三,还是小心翼翼的点了拨打。
  拨通后,几乎快要到断了,电话才接通,但接电话的不是沈穆深,而是他那位二十四小时服务的秘书。
  刚才沈穆深那么久没有接电话,齐悦觉得大概是不想听到她的声音,然后让宋秘书来接。
  “齐小姐,请问你找老板有事情吗?”
  齐悦放柔语气,“麻烦让沈先生接一下电话,谢谢。”
  齐悦声音轻轻柔柔的,还很有礼貌,礼貌到宋秘书都不好意思直接说他的老板就在一旁看着,就是不肯接电话。
  宋秘书停顿的片刻,齐悦也猜得出来沈穆深就在宋秘书的身旁,或许还开了扩音,就直接的说:“刚刚你妈打电话给我了。”
  电话的那边停顿了一会,随后从手机里面传来低沉而冷冰冰的嗓音:“你和我妈说了离婚的事情?”
  “没有。”
  “没有就暂时什么都不要说,后天的聚餐,你和我一起出席,离婚的事情,我会在那天宣布。”
  “好。”
  听到沈穆深说要宣布离婚的事情,齐悦松了一口气。
  挂了电话之后,宋秘书不解的问:“老板,像齐小姐这么漂亮还温柔还善解人意的妻子,你都不喜欢,你喜欢什么样的?”
  漂亮?
  温柔善解人意?
  沈穆深把手机放回口袋中,抬眼看向自己的助理,蹙眉。
  “怎么?宋秘书想要追求她?”
  宋秘书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立马狂摇头:“不不不,一点想法都没有!”
  沈穆深笑了笑,笑意有那么一丝凉飕飕的,“没有?但我看你有这个冲动。”
  “绝对没有!”这种念头一刻都没有想过,或许谁都有胆子敢追老板的女儿,但绝对不是谁都有胆敢娶追老板前妻的。
  “事情都做完了?下周的会议记录都做好了?”
  宋秘书:“……”
  这绝对是公报私仇。
  “我立刻去做。”
  宋秘书刚出了办公室把门带上,但下一瞬间,又开了门。
  “还有什么事!?”沈穆深不耐烦的扫了眼他。
  “老板,我只是想问一句,像齐小姐这样长得漂亮又不会让人讨厌的女人,一离婚肯定就会有一大批的追求者,真不用现在去提醒一下齐小姐,让她注意一下?。”
  沈穆深眼神微眯,冷飕飕的:“看来你想去印度分公司去了是不是?”
  宋秘书一愣。
  “老板,我们在印度好像没有分公司。”
  沈穆深微微一笑:“很快就有了,CEO是你,员工也是你。”
  沈穆深话音一落,宋秘书瞬间变脸。露出了一抹职业笑容,非常真诚的,“比起升职,我更喜欢在老板你的身边做秘书。
  沈穆深冷削了宋秘书一眼:“滚出去工作。”
  宋秘书关上了门,沈穆深继续处理邮件,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受到宋秘书那些话的影响。
  …………
  后天的家庭聚会,齐悦沉溺在画画中,直到宋秘书打电话过来,她才记起来,衣服没换,澡还没洗,便让宋秘书先等二十分钟。
  宋秘书不仅在自己的上司面前是一个得力的好助手,在女性面前也是一个好绅士,所以当齐悦让他先等二十分钟的时候,语气温柔:“齐小姐,没关系,慢慢来。”
  比起自己老板,宋秘书更加像个花花公子。
  快速的洗澡换衣服,五分钟时间化了个淡淡的妆。
  二十分钟后,齐悦准时准点的出现,大抵是跑得有点急,呼吸有些急促。
  上了车的后座,系着安全带的齐悦很抱歉的向宋秘书道歉:“不好意思,今天画画都忘了时间。”
  宋秘书从后视镜看向肤白貌美气质佳的齐悦,看起来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绝对不会让人想到她的城府那么深。
  因为沈穆深的一些事情都是由宋秘书代理办理的,所以对于齐悦做的事情,宋秘书也非常的清楚。
  但笑面迎人向来是他们做秘书的职场技巧,所以对上前老板娘,宋秘书依旧保持着最职业的笑容。
  “没关系,反正我也是刚到没多久。”
  宋秘书这话刚刚说完,手机就响了,接了电话:“副总,大概今天是周末,路上有点塞车,可能会晚二十分钟到。”
  听得一清二楚的齐悦默默了看了眼前方一路畅通无阻的道路。
  ……
  难怪都说秘书是骗子,果然没有错。
  “好的,我明白了。”
  挂断了电话之后,透过后视镜,宋秘书向齐悦露出一抹温和而又不失尴尬的笑容。
  “齐小姐你明白的,作为老板都是急性子。”
  齐悦笑了笑,沈穆深是不是急性子,她不知道,因为她不了解他,虽然过去他们是夫妻,但同时也是彼此认识的陌生人。
  约好是七点到沈家的老宅,而齐悦从家里出来都已经六点了,但宋秘书却是在六点五十八分准时把齐悦送到了沈家的老宅。
  以小说的角度来说,沈家做为传统的反派之家,家底肯定丰厚得让人羡慕,他们所居住的老宅,是百年老宅,沈家的太爷在军阀时期是一方大元帅,为人好财,但有非常懂得审时度势,自然为沈家后代积累了无数的财宝。
  到了餐厅,所有的人都已经落座,就只差沈穆深和齐悦这对在上周已经离了婚的夫妻。
  齐悦深吸了一口气,已经做好了迎接一场暴风雨的准备了。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赠送红包O(∩_∩)O
 

  第5章 突生变节

  沈家一共七口人,人口简单,但关系却不简单,老爷子有过两任妻子,两任妻子分别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一个是沈穆深的父亲,一个是还比沈穆深小了一岁的沈小叔沈孟景。
  而沈穆深的母亲和现在的沈老夫人以前是好朋友,这好朋友成为了自己的婆婆之后,就已经注定是敌人了。
  “来了还不坐下。”本来就不怎么待见齐悦的婆婆,在齐悦差点迟到之后,更是沉着一张冷脸。
  家族聚餐的气氛向来都是这样的低气压,齐悦早已经习惯,又说了一声抱歉,在沈穆深的身旁坐下。
  在齐悦坐下的那一瞬间,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从身旁传来了沈穆深自身出来的冷气。
  齐悦是个保守的人,保守了这么多年,不明不白的和一个反派睡了,虽然法律上他们那种行为是属于合法的,即使已经过去了一个月,饭店的时候也坐在一起了,但现在坐在沈穆深身旁,齐悦还是感觉到浑身的不自在。
  “小悦这段时间应该是很忙吧?”说话的是坐在沈老爷子身旁,穿着一身红裙的沈老夫人,虽然被称为沈老夫人,但本人一点也不老。
  大概是五十岁的年纪,因为保养得好,比齐悦的婆婆看起来还要年轻,她是沈穆深父亲的继母,按辈分来说,齐悦还是要喊她奶奶。
  “今天画画画得太投入了,所以忘了时间。”
  “就为了这不正经的事情忘了时间,没半点时间观念。”沈母依旧是沉着一张脸,虽然脸上没有半分的尖酸刻薄,但教训起人来却是丝毫的不留情。
  “倩云,别这么较真嘛,孩子有个喜欢的事情,那不是很好吗,对吧老爷子?”沈老夫人带着笑意看向自己的丈夫。
  表面上,沈家老夫人和大儿媳之间相处得很和谐,但齐悦很清楚两人不过是表面上没有撕破皮而已,她们暗地里不知已经交手过多少次了。
  高手过招,自己还是默默的不出声降低存在感就好。
  沈老爷子重重点头,非常豪气道:“喜欢画就画,又不是养不起,就是要开一家画廊也尽管去开,钱我们沈家多得是。”
  爷爷呀,你要是知道我和你孙子离婚了,你还能说出这种话吗?
  话题到了沈老爷子这里也就止住了,人齐了,也就开始用餐了,而沈老爷子要公布的事情,应该是要等到餐后。
  可齐悦觉得,今天她和沈穆深离婚的事情公布了之后
  餐桌上只有刀叉碰到碟子的声音,没有一个人说话,都安安静静享用食物,但齐悦嚼着口中的牛排却是形同嚼蜡,索然无味。
  她在想沈穆深要到什么时候才公布他们已经离了婚的消息。
  偷偷的侧过头看向沈穆深,似乎有所感应一样,沈穆深也转过了头,看向她,只是眼神……
  冷得能冻死个人。
  一个字都没有说,高冷的转回头,继续切着他碟子中的西冷牛排。
  齐悦的目光落在他的手,用美学的角度来评价,沈穆深的手非常的符合审美观,骨节分明,修长有力,比例恰到好处,和她说是谈钢琴的一双手,她也会信,但不知道是不是齐悦的错觉,总觉得他用着这双好看的手切的不是牛排,而是切着她的肉……
  他该是有多恨她。
  大概十分钟之后,沈穆深放下了刀叉,用一旁的毛巾擦手,一直注意着沈穆深一举一动的齐悦感觉得出来。
  他是要公布了。
  无可厚非的紧张,齐悦已经可以预测得出来再过一会是什么样一幅场面,也做好了接受的准备。
  然而却在沈穆深准备站起来的时候,坐在他对面,沈小叔突然先他一步站了起来。
  “爸,妈,大哥大嫂,穆深,侄媳。”沈家小叔沈孟景除了他那个混血模特妻子之外,全部人都喊了一遍。
  所有人放下餐具看向他。
  “什么事?”沈老爷子问。
  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沈孟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我和洁西卡离婚了。”沈孟景宣布了一个重大磅的消息。
  齐悦一时像傻了一样,目光呆滞的看着沈孟景,她怎么感觉自己出现幻听了?
  包括齐悦在内,大部分人既错愕又震惊,向来以真爱之上的夫妻俩居然离婚了?
  倒是沈穆深冷眼的看着沈孟景,似乎觉得两人离婚也是迟早的事情。
  沈孟景当初可是不顾沈家人的反对,闹得满城风雨都要娶身为模特的洁西卡,现在才两年就离婚了?
  爱情就像龙卷风,去得也太快了。
  一分钟的时间,愣是像过了半个世纪那么久,沈老爷子一掌拍到餐桌上,桌面上的餐具被震得铛铛的响。
  “胡闹!想结就结,想离就离,真把婚姻当儿戏了?!”老爷子怒目的瞪着沈孟景,中气十足的朝着他咆哮。
  “爸,我和洁西卡没有感情了,是和平离……”
  “闭嘴,混账东西!”爆脾气的沈老爷子直接拿起餐桌上面的调味瓶向小儿子扔去。
  沈孟景也没有躲,脑门直接被调味瓶子砸中,额头凸起来一块青紫,但愣是一声都没有吭。
  齐悦单是看着也觉得自己的额头隐隐做痛,真不知道如果她和沈穆深先公布了离婚,那瓶子时砸沈穆深还是砸她?
  齐悦心虚的看了一眼沈穆深,沈穆深却是警告的瞥了她一眼,意思很明显,就是让她先不要说话。
  这种情况之下,确实是不适合再提离婚的事情,不然沈老爷子会被他们活活给气死的。
  “一个个都不能让我这个老头子省心!”沈老爷子怒指着沈穆深的父亲骂道:“还有你,尽在外面养些不三不四的女人!”
  说到这个,沈母脸色一沉,脸色黑得可怕。
  “还有你!你要是敢和齐悦离婚,你就从沈家滚出去,老头子我的遗产,你一分都别想继承!”
  不管是儿子还是孙子,通通都被沈老爷子数落了一遍。
  “滚,都滚,不想见到你们这群碍眼的混账!”沈老爷子气血上涌,身体一晃,扶住了桌面,其他人脸色一变。
  “老头子……”
  沈老夫人想扶住他,却被沈老爷子一把推开:“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咳咳咳……”
  沈老爷猛烈的咳嗽,满脸的怒红,一口气没上来,在众人的目光之中往后倒去。
  “老头子!”
  “爸!”
  “爷爷!”
  ………………
  沈老爷子被送往医院,做了检查之后,从急救室出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医生,解开了脸上的口罩,看向守在急诊室外的沈家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爸现在怎么样了?!”沈孟景脸色着急。
  “二弟,离婚的时候怎么没想过爸会怎么样,现在爸都躺在病房里面了,你知道着急了?!”沈穆深父亲沈孟柏冷冷的讽刺。
  “大哥,对不起。”一旁的洁西卡向沈孟柏道歉。
  沈孟柏冷哼了一声,并不想理会他们俩。
  同父异母,岁数相差了二十多岁,又加上有沈家这庞大的家产,所以两兄弟的感情向来都不好。
  “老爷子之前动过心脏手术,我已经和你们交代过了,千万不能受刺激,你们还偏要惹老爷子生气。”
  “那爷爷现在怎么样了?”沈穆深问。
  “情况是稳住了,但最好还是不要太刺激老爷子,尽量要老爷子保持愉悦的心情。”
  何医生看向沈孟景,“孟景,你这段时间还是少点出现在老爷子视线,老爷子一见到你,情绪起伏肯定很大。”
  听了何医生的话,沈老夫人脸上的表情一滞,却没有说什么。
  何医生交代了一些要注意的事情,沈老爷子身体状况也稳住了,让一个人留下来守夜就好了。
  这种事情,虽然有人想要去做,但沈老夫人在,也不会有人自告奋勇。
  离开了医院,打了的回到自己的小窝,齐悦瘫在了沙发上。
  “完了,这回公布离婚的事情好像遥遥无期了。”
  沈穆深虽然不怎么把他不负责任的父亲当一回事,但对于自己的祖父,却是很尊敬的,他不可能冒这么大的风险,把对于他来说不怎么重要的一件事情公布出来。
  齐悦深深的感觉到了来自命运对她的捉弄。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了O(∩_∩)O
 

  第6章 谈判

  为了错开沈穆深和沈家的人,齐悦这几天去看望沈老爷子的时间都是在晚上九点,老爷子晚上九点半就得休息了,白天该来的也来了,晚上下班来看的,也该走了,九点钟这个时间点正好。
  有几次沈老爷子都问齐悦为什么她自己一个人来,沈穆深呢,齐悦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来,给了沈老爷子小两口吵架的错觉。
  今晚齐悦来探望沈老爷子的时候,老夫人回主宅子拿东西还没有回来,而病房内之有齐悦和沈老爷子。
  齐悦在给鲜花剪掉多余的根茎,沈老爷子也不例外的问了句:“你们还在闹? ”
  齐悦和沈穆深这对夫妻冷淡得在家族聚餐上都不会有太多的交流,他们之间的关系,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有多差。
  沈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语气无奈,“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孟景那混小子是怎么想的,原本聚餐的晚上我准备宣布要是你们两对夫妻谁先怀孕,就给谁百分之五的股份,谁知道他倒好,整了这么一出。”
  沈老爷子因为沈小叔的事情,好像更加的苍老了。
  齐悦默默的把剪好了根茎的鲜花放到了花瓶中。
  这几天被催孕催得太过频繁了,频繁得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和穆深好好的过日子,就当是安慰老爷子我也好。”
  齐悦转回身,倒了一杯温水递给沈老爷子。
  “爷爷,你先别想这么多了,先养好身体,其他的事情可以慢慢来。”
  坐在病床上的沈老爷子接过水,“我也没几年了,就是想闭眼之前抱一抱重孙。”
  ……
  为什么又回到了孩子这个诡异的话题上?
  齐悦无奈的笑了笑,“爷爷……”
  聊了一会,齐悦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九点半了,就和沈老爷子说:“我就不打扰爷爷休息了,先回去了。”
  “先等等。”沈老爷子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穆深快到了。”
  齐悦微惊。
  “他也过来了?”
  “是我喊他过来接你的。”
  ……老爷子,你真的确定你喊你孙子过来是接我,不是喊他过来抓人的?
  九点半整,沈穆深准时出现在了老爷子的病房中,依旧是一身一丝不苟的西装,从认识沈穆深到现在,齐悦还真的没见过他除了西装之外还穿过别的衣服。
  当然,穿衣服和没穿衣服不是一个概念的。
  沈穆深来了之后,病房内的暖气仿佛坏了一样,一下子冷了许多,好像只有齐悦感觉到了。
  面无表情的瞥了眼齐悦,随后向沈老爷子喊了声“爷爷。”
  沈老爷子对着沈穆深挑眉,不太高兴的问:“太晚了,齐悦一个人不安全,让你来接,有意见?”
  “没意见。”
  沈老爷子脸一沉,凶神恶煞的,“没意见你板着一张脸给谁看!”
  有时候齐悦都有种自己才是沈老爷亲孙女,而沈穆深是入赘的的错觉。
  沈穆深淡淡的回了一句,“是爷爷你在给脸色我看。”
  “老头子我都病倒在床上你,你小子是不是还想气死我!”沈老爷子捂住了心口的位置,露出了难受的表情;只是表情略显浮夸。
  很明显,沈老爷子是在演戏。
  “你们赶紧走吧,看到这小子,我呼吸都不通畅了。”
  喊人来的是他,赶人走的也是他。
  齐悦跟在沈穆深的身后出了病房,一直走到了医院门口,两个人愣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就在齐悦思考着要不要礼貌性的道个别的时候,宋秘书就把车停在了沈穆深的前面。
  而沈穆深也看了过来,齐悦一下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讪讪的说:“那我先走了。”
  正要转身,沈穆深突然说:“上车,我送你回去。”
  齐悦愣了三秒,觉得自己的听觉出了问题。
  沈穆深微微拧眉,“上车。”
  这下齐悦确定是没有听错了,齐悦看了眼车,又看了眼沈穆深,微微后退了一小步。
  笑得牵强,“不用那么麻烦,我坐地铁也挺快的。”
  沈穆深扯了扯嘴角,略带讽刺,“怕我把你带到荒郊野岭,谋杀肢解弃尸?”
  齐悦打了个激灵。
  看了齐悦的脸色,又抬头看了眼夜色,意味深长的说:“夜黑风高,确实挺适合干这种勾当的。”
  ……
  老板,你是魔鬼吗?宋秘书从车里边同情的看了一眼齐悦。
  齐悦还是屈服在了沈穆深的淫威之下,她觉得她要是不上这车,才是最危险的。
  有沈穆深在的地方,就能把方圆十米的气压降低,低得让齐悦觉得呼吸困难。
  虽然是豪车,车内的空间也挺宽敞的,但对于齐悦来说,却是那么的狭小。
  沈穆深坐在左边靠窗的位置,齐悦坐在后座右边靠窗的位置,中间隔了一个空位,齐悦还是觉得离得太近了,近到齐悦想下车坐到前排去。
  但现在想要挪位已经晚了。
  车上加上宋秘书,一共是三个人,但却安静得好像这车里面就只有开车的人。
  就这么安静了一会之后,因为齐悦穿得单薄,车内空调又调得低,齐悦有些忍受不了了,往前排倾身,压低声音对着宋秘书说:“能把空调调得高些吗?”
  宋秘书从后视镜看了眼自家老板,沉默三秒之后,“已经是最高的了。”
  从刚才宋秘书的那个眼神和那三秒钟的沉默来看,齐悦瞬间听明白了宋秘书和空调的心声。
  空调说它不背这个锅,散发冷气的不是空调,而是和齐悦坐在后座的人形空调。
  对不起,打扰了。
  为了避免这种尴尬,宋秘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