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和反派离婚之后[穿书]-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
  晚上七点半回到了老宅,从进门的时候开始,齐悦感觉到了空气中散发着微妙的气氛。
  和沈家人打了招呼,但似乎每个人的笑容都很淡,包括沈老爷的。
  在餐桌上,齐悦发现少了一个人,少的这个人是沈穆深的父亲。
  以前每次家族聚餐的时候,无论是谁都会回来,除非是在国外的,但据齐悦所知,沈父还是第一次缺席,稍作联想,也不难猜测出来,这微妙的气氛是因为谁。
  虽然猜测得出来这其中肯定发生过了什么事情,但齐悦还是装作没看出来。
  饭过半响,沈母问齐悦“最近如何?”
  齐悦点头“很好,没有什么大问题。”
  沈老夫人带着淡淡的笑意,说“听说穆深这一段时间非常的忙,没有因此忽略小悦你?”
  一听到沈穆深最近忙得似乎忽略了齐悦,作为已经很久不管公司的董事长,也就是沈老爷子看向沈穆深。
  “最近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忙,忙到连你怀孕的老婆都不管了?!”沈老爷子的语气带着怒意。
  像是因为沈穆深生气,却又像是牵怒于沈穆深。
  齐悦淡淡的看了眼沈老夫人,微微一笑。
  “并不会,每天都会一起吃早餐,午餐通话,晚上虽然会忙到很晚,但还是互道晚安,对,穆深。”齐悦转头看向沈穆深。
  ——我都已经配合说到这个地步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沈穆深嘴角微勾,忽然对齐悦露出一抹笑意,齐悦微微一怔,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忽然就握住了她的手,从餐桌的桌面上拉到了桌底。
  这一个小动作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沈老夫人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脸上的笑意略微停顿了一下,随后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笑意。
  沈穆深定定的看着齐悦,黑眸沉如水“当然,我们的关系非常好。”
  刚刚,齐悦还觉得沈穆深的笑容差点闪瞎了她的眼,但现在……听他这话再配上了他刚刚的笑容,她感觉到了这笑里面像藏了一把刀。
  总觉得即将会有什么不祥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被握着的手微微发烫,齐悦想不透像沈穆深这么冷漠的一个人,手竟然是温热的。
  齐悦脸色不变,微微挣扎了一下,沈穆深也立刻松开了手,松开手之后,微微摩挲了一下手心。
  软软的,像被挠了一样。
  这下,沈老爷子的眼神中都带着诧异,在他的印象之中,他的这个孙子天生凉薄冷漠,感觉谁都捂不热他的心一样。
  即便和齐悦结婚之后,也一如既往的冷淡,就上一次回来的时候,还是一副冷漠的表情,也没有见他对齐悦有太大的改变,怎么这一次改变这么大?
  真转性了?
  沈老爷子的带着怒意的表情微缓“工作虽然要紧,但比起齐悦和肚子里面的孩子而言,工作你可以松一下。”
  “看来,穆深和小悦的关系真的变了。”沈老夫人优雅的把切好的牛油果放到了沈老爷子的碟子中。
  齐悦看向她。
  得,又一个笑里藏刀的大神。
  齐悦觉得自己就是存活在这狼窝里面的羊,待得再久一点,迟早会变成他们盘子中的晚餐,她的智商,估计玩不过他们。
  沈老爷子看了眼沈穆深,再看了眼齐悦,因为沈老夫人的一句话,眼神中露出了怀疑。
  “真不是为了哄我这个老爷子开心,而演戏给我看的?”
  沈母端起桌面上的果汁喝了一口,淡淡的说“爸,你还不了解穆深,他什么性格,难道你不清楚?”
  沈老爷子点头,脸上出现了笑容。
  “是真的就好,真的就好。”
  沈穆深垂下眼,继续用餐,淡淡的说:“李女士似乎很关心我和齐悦的关系。”
  李女士是沈穆深对沈老夫人的称呼。
  李女士从容回应:“一家人当然要关心。”
  沈穆深淡淡的笑没有再说话。
  一餐饭,高手们已经不见血腥的过了好几招。
  晚上齐悦坐沈穆深的车回去,在车上,齐悦问“为什么没见到你父亲?”
  沈穆深表情平静的说“你当然见不到他,就在昨天晚上,被老爷子赶出家门了。”
  齐悦微怔“为什么?”
  沈穆深冷笑了一声“他想把私生子接回家来。”
  私生子……
  “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他有私生子,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他以为老爷子认血统,就摊开了说,老爷子也没有发火,直接让他滚出家门。”
  “昨天你在?”
  “家里的佣人还是比较靠谱的。”
  齐悦沉默了片刻,似乎在想用什么话来安慰他,但下一刻沈穆深冷淡的说“不要试想说煽情的话,对于他,不过就是留着相同血液的陌生人。”
  沈穆深冷淡的性子是怎么来的,齐悦突然有些明白了,在这种家庭环境中长大,能有乐观向上的人生观才有鬼。
  “ok,那我什么都不说。”齐悦默默的闭上了嘴。
  过了一会,齐悦看了眼路边的小道。
  “这是……我住的地方?”
  沈穆深点头。
  “不然你让我在附近找个地铁站把你这个孕妇扔下去?”
  齐悦“……”
  记忆力真好,一个多月前的对话他居然还能记得。
  因为告诉过宋秘书自己住在哪里,所以齐悦并不奇怪沈穆深为什么这么清楚她住在哪里,住在哪栋楼。
  从楼下开过,却没有立刻停车,齐悦看着自己住的楼栋从自己的眼前过去可,愣愣的问“不停吗?”
  “找个停车位再停。”
  “……为什么?”齐悦觉得自己的智商不够用了,明明在楼下就可以把车停了,让她下去。
  沈穆深没有回答齐悦,找了个停车位,把车子停了之后,解开安全带,看了一眼齐悦“你不下车吗?”
  齐悦略呆的点了点头,然后解开安全带下车。
  下了车之后,看着沈穆深走在自己的前面,快步的追上去。
  “你要去哪里?”
  沈穆深瞥了她一眼,理所当然的回答“当然是回家。”
  “可是你的家并不在这里呀?”
  沈穆深轻描淡写说“我搬家了,难道你不知道,我还以为你已经猜到了。”
  “猜到……”
  齐悦眼睛忽的一瞪,对了,窗帘!还有搬过去的那张床!
  那张床,齐悦当时没太在意,但她现在回想一下,真的很像沈穆深房间里面的那一张!
  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就是那个有钱闲得没地方花,买了我对面房子的人?!”
  沈穆深眼神微眯“请把前面那段话去掉,虽然我确实是买了你对面房子的人。”
  齐悦脚步停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问“为什么要这样做?”
 

  第37章 理由

  “为什么要这样做?”
  沈穆深也停下了脚步; 转身看向齐悦; 默念了一遍齐悦的话; “为什么要这样做?”
  随即双手插进口袋中; 向齐悦走过去,停在了一米之外。
  “想搬就搬了,说再多的理由也都是借口; 如果你确定想听这些借口的话; 我现在就可以说出十个来。”
  齐悦嘴角微抽。
  “你不是一个无聊的人,到底为什么要搬家,而且还搬到我家对门……”齐悦略微停了一下,随后露出带着怀疑和微惊的脸色,同时指向自己的心口“难道因为我?”
  说出这话; 齐悦打了个冷颤。
  虽然是自己说出来的话,还是觉得有那么点的毛骨悚然。
  沈穆深这么一个争分夺秒挣钱的人,如果无聊到因为她而搬家,这绝对是一件让人想想都会起鸡皮疙瘩的事情。
  沈穆深没有回答齐悦的话; 而是定定的看着齐悦,目光深沉得让气氛逐渐怪异和紧张了起来; 齐悦更是因为这忽然紧张起来的气氛而绷紧了神经。
  “齐悦。”
  “……嗯?”
  沈穆深叹了一口气; 语重心长的说“自恋过头并不是什么好事。”
  ……
  齐悦忍不住默默的吐槽; 这绝对是说的是他自己,说到自恋; 谁能比得过他?
  沈穆深没有真的点头; 齐悦也就松了一口气; 但同时也皱起了眉。
  “那这到底是为什么?”
  沈穆深转身“要答案请参考我倒数第三句话。”
  这人真的是……
  突然生出想打一顿这个自大的人的冲动是怎么回事?!
  ………………
  站在自家门口前,带着满肚子疑惑盯着正在对门开锁的沈穆深。
  沈穆深开了门,转身看向对门的齐悦,若无其事的问“你不进去?”
  “我不问你为什么要搬到这里来,但我只要求一件事情。”齐悦也放弃追问他原因了,他不想说,没人能逼得了他,就算逼他说了,如他方才所言,借口多了去了,不见得是真实的原因。
  而且沈穆深的决定,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动摇得了的,他想搬哪就是哪,她还能说什么?
  有钱就是大不了。
  “什么事?”
  “能不能不要把我们的关系说出来?”
  要是让别人知道了,难以避免会有各种议论和怪异的目光,会生出许多的困扰。
  沈穆深笑了一声“你觉得我有那个闲工夫去和别人说你是我前妻?”
  齐悦一点也不意外沈穆深这么说,但还是说“沈先生,你现在的搬家的行为显得你非常的没有说服力。”
  沈穆深耸了耸肩“有一点你是可以确定的,我没有和左邻右舍聊天的习惯,当然你只是个例外。”
  倨傲如沈穆深。
  在公寓住了一个月,齐悦还真的没见过他和左邻右舍打过招呼,而且在那种高级住宅区,基本上很少会碰上邻居,就算碰上了,也只会冷漠的当做陌生人。
  “那我也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再见。”
  齐悦转身,准备回屋,身后的沈穆深忽然喊了一声。
  “稍等。”
  齐悦转回身看向进了房子的沈穆深,等了大概一分钟左右,沈穆深从房子中拿出来了一个红色的精品袋子。
  长臂一伸,递给齐悦。
  齐悦看着精品袋子,微微一愣,抬眼看向沈穆深,问“这是什么?”
  “这是在英国的时候宋秘书挑的,他说孕妇看到这东西,能让心情变得愉悦。”
  “无功不受禄,我……”
  “你还想我伸多久?只是手信,并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
  闻言,齐悦只好接了。
  “拆开来看看。”
  齐悦默默的把里面的盒子拿出来,打开盒子,看到了一条非常精美的手链。
  “好看?”
  “很好看。”
  “那么看来宋秘书的眼光还是非常不错的。”
  但随后齐悦从把盒子盖上,放回到了袋子中,把袋子递回去给沈穆深。
  沈穆深略微不悦“什么意思。”
  “我还是知道一些国际大牌的,盒子上面是卡地亚的lo,这礼物太贵重,我不能收。”
  没有接过齐悦递过来的袋子,而是淡淡的看了眼齐悦“我连礼物都懒得挑,你却让我把这东西拿去退?你要是不喜欢,随便你送给谁都好,就是你要扔了,也无所谓。”
  沈穆深一副货已送出,概不负责的样子。
  “东西也送到了,再见。”沈穆深直接转身进屋,把门关上,留下拎着个袋子的齐悦。
  见过勉强别人送礼的,就没见过勉强别人收礼的,沈穆深还真的是与众不同。
  进了屋,齐悦把东西都放到了桌面上,看了一眼红色袋子,叹了一口气,依照沈穆深的行事作风,他肯定不会收回这东西的,无奈的发了一条微信给他。
  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拒绝不了,她还真能把这贵重的东西扔了?
  既然不能,那也只能笑着接受了。
  沈穆深淡淡的回了个嗯
  聊天的时候,对方如果给你回复单字,例如嗯,哦,噢等,话题到这里基本上可以结束了。
  齐悦最后发了一张中规中矩的表情给沈穆深,表情图上配有谢谢两个字,她也以为话题到这里就停止了,但齐悦却没有想到,自己洗完澡出来,手机震了震。
  还是沈穆深。
  孕妇要有点孕妇的自觉,早点睡。
  齐悦轻笑了笑,沈穆深不会和你好好的说话,连打出来的字都觉得带着他独特的语气。
  齐悦回,晚安,好梦。
  和沈穆深结束了简单的聊天,齐悦还是没忍住,给宋秘书发了信息,但一开始还是客气的。
  宋秘书,你挑的手链很好看,我很喜欢,谢谢。
  而这个时候,齐悦不知道宋秘书盯着信息沉默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齐悦说的是什么礼物,表情略显怪异。
  但为了配合自己的上司,宋秘书斟酌的回信。
  齐小姐你喜欢就好。
  我想问一下,宋秘书你知道你上司为什么会搬到我家对面吗?
  齐悦想,沈穆深基本算是一个生活废,搬家这种事情肯定不会是他亲自操作,这个时候就需要用到无所不能的宋秘书了。
  若是说做坏事的时候,和沈穆深一起狼狈为奸的人是谁,齐悦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宋秘书。
  对方宋秘书……
  这个问题他就知道是避不开的。
  又斟酌的半会,这个时候直接发了语音过来。
  “副总是个非常孤寂的人,齐小姐你应该从副总居住的地方可以看得出来,冷冷清清,第一眼感觉就不像是个正常人住的地方。”
  齐悦……
  宋秘书,你上司知道你这么说他吗?
  齐小姐我知道你是不会告诉副总的。宋秘书发了个坐姿乖巧的微笑。
  随后又继续发语音过来“回国的第二天,我去找副总的时候,那屋子冷冷清清的就好像是无人居住的环境一样,我猜副总是习惯了齐小姐的存在,习惯了屋子有生气的感觉,所以耐不住寂寞,就搬到了齐小姐附近。”
  齐悦略微沉默。
  因为耐不住寂寞搬来了她家对面?这个形容真的是非常不符合沈穆深高岭之花,冷漠高傲的人设呀……
  大概透过屏幕也知道齐悦想什么,宋秘书为了掩盖了自家上司那点小心思,继续煞费苦心的编造。
  “其实这很好理解,暖和过的人,没几个人会喜欢冰天雪地的,副总这个人虽然孤寂冷漠的,但也还是个有感情变化的人。”
  齐悦听了宋秘书的话,再联想今晚的在沈家的事情,突然也觉得宋秘书说得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齐悦对现在的沈穆深已经有所改观,沈穆深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也不是什么恶人。
  但沈家的人,说实在的,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是能和好人沾上边。
  爷爷娶的第二任妻子是沈穆深母亲的朋友,而小叔比自己都小,这后奶奶和小叔都在暗地里算计着他,给他小鞋穿。
  然后是沈穆深的父亲,从来就没有给予过他半分父爱,母亲性格又比较冷淡,在这种家族环境之下,确实会形成孤寂,冷漠的性格,同时还强大得不易受到外部的伤害。
  如果说她在他公寓住的那段时间,让他习惯了,然后在她走了之后,公寓恢复了之前的冷清,他有所不习惯,搬到了她对面,那也勉强算是说得过去。
  齐悦和宋秘书结束了话题,放下了手机,拍了拍了自己的脸,躺到了床上。
  自言自语的说“算了算了,我想那么多干嘛,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没花到我的钱,睡觉。”
  但大概是因为还没有适应新床,所以辗转了很久才慢慢入睡。
  第二天齐悦醒得很早,经过客厅的时候,走到了门后,从门上的猫眼观察着对门,没有任何的动静。
  看着看着,不免生出疑问。
  沈穆深这家伙该不会要在这里住到她孩子出生,然后看着孩子长大?
  如果真的是,那这也太让人无语了,离婚离成这样的,她还真没见过。
  一点都不干脆!
  齐悦正想离开,但突然对面的门打开了,齐悦看了眼,发现依旧一身黑的沈穆深从屋子中出来之后,停驻在门口外,表情平静的盯着齐悦的家门看了半响。
  那瞬间让齐悦以为他知道她就站在门后。
  沈穆深只是看了一小会,就走了。
  齐悦从门后离开,脸上满是怀疑。
  虽然宋秘书分析说沈穆深是因为不习惯她搬走后的冷清,才会搬到这地方,但齐悦还是觉得奇怪,但具体又说不出来是哪里奇怪。
  沈穆深的行为举止从英国回来之后,都让她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实在是让人费解。
  ………………
  早上九点左右,齐悦吃完了早餐,在客厅铺了瑜伽垫,因为孕早期前三个月还不能做瑜伽,所以也就是坐在上面静坐,吐纳呼吸。
  放在一旁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拿过手机,发现是海澜给她发的微信,点开了之后,只见海澜发了一张相片给她。
  但是相片上的人却不是海澜,而是一个身穿着白色毛衣,半身裙,绑着马尾的女人,看起来非常的年轻。
  照片拍的是侧面,虽然是侧面,也不难看出,这个女人颜值似乎挺高的。
  这是谁?
  凌越的c,本文女主,齐暖。
  齐悦略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因为沈穆深出国出差和搬家的琐事,她还没有和沈穆深说清楚这件事呢。
  关于她顶替了女主的身份,住进沈家的事情。
  略微思索,她决定晚上约沈穆深把这事交代清楚了,以免夜长梦多。
  原文女主都出来了,剧情是会继续接下去?
  但齐悦很清楚,因为她和海澜的出现,蝴蝶效应早就已经产生了。
  虽然不怎么记得剧情是怎么样的,但大体的人物关系还是记得的。
  女主好像有几个章节喜欢过沈穆深,但因为沈穆深那张嘴,以及不像好人的行为,成功把女主推向了男主那温暖而又霸道的怀抱之中。
  然后主角光环超级强大的女主就开始帮着男主一起对付沈穆深。
  但事实上,齐悦和海澜看书的时候,都有相同的感受,作者大概是想把女主塑造成一个娇气包,柔柔弱弱,可萌可萌的类型,但用力过猛,导致女主给人的感觉就是,吃不了苦,而且遇事就只知道委屈,可怜兮兮的窝在男主的身后。
  所谓的帮助男主对付反派,那其实是因为作者赋予了女主想对付谁,谁就倒霉的技能,不需要出手,锦鲤运就能帮她达成心愿。
  永远不要对一篇臆想自己在小说中万人迷的同时也为了泄愤,抒发心中不满的小说抱有太大的希望。
  穿书是一件倒霉的事情,但都已经发生了,齐悦只能庆幸这小说中的人物没有像小说中描写得让人觉得那么的智商堪忧,人物各自丰满了性格,如她之前和海澜说的,这或许早已经脱离了小说,成为了一个独立的位面世界。
  视线最后回到那张照片上。
  齐悦微愣,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似乎在女主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熟悉感,就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但再细看,却又很确定在记忆中,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而都说大多作者会把自己代入小说,代入女主,所以可能在小说女主的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作者的特征。
  写这本书的作者,齐悦和海澜一致认为是和她们有过过节的熟人写的。
  那这原文中的女主会不会是因为有着作者的特征,所以才会让她产生熟悉感?
  这事情好像因为女主的出现而变得有那么点复杂了。
 

  第38章 坦白

  暮色降临; 齐悦家温馨的小客厅客厅非常的安静。
  因为女主的出现; 不用过多久,齐悦假冒沈老爷子故友孙女的事情就会被爆出来; 所以齐悦提前和沈穆深说了。
  大概是因为有种莫名的信任,信任他会帮她。
  两人相对而坐。
  氛围沉沉的。
  因为沈穆深的目光锐利而直接,没有半点移开的打算; 所以齐悦也被看得颇为的不自在; 干巴巴的问“你要喝水,还是说要喝饮料?”
  沈穆深盯着齐悦; 缓缓的摇了摇头,而后不疾不徐的指出事实“齐悦,我很清楚,你告诉我这些; 是在求自保。”
  在沈穆深锐利逼人的目光之下,齐悦诚实的点了点头; 她确实是想要自保,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沈穆深笑了一声; 略带揶揄“我是不是该夸一下; 夸你是个诚实的孕妇?”
  齐悦低下头; 音量因为底气不足; 所以减小了许多“当然,我欺骗了你们沈家; 你可以对我生气。”
  静了几秒之后; 沈穆深语气淡淡地反问“我为什么要生气?”
  齐悦抬眼瞄了他一眼; 随后又快速的低下来。
  “因为我欺骗了你们所有人。”不管是谁欺骗的,是她也好,是书中齐悦也好,但现在继续隐瞒的人是她。
  齐悦这算是直接把自己的老底给掀开了,没有谁会掀得理直气壮的,包括齐悦。
  听了齐悦的话,沈穆深忽然一笑“比起你骗婚那挡事,这不算什么。”
  一说起骗婚的事情,很难不让人去想在老宅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齐悦微赧,抬起头,认真而严肃地说“这是两码子的事,能不提吗?”
  沈穆深在齐悦的脸上扫了一眼,勾了勾嘴角,不可置否的说“被骗婚一次大概是让人终生难忘的事情,就算不提,也不能当没有发生过一样。”
  齐悦无言以对。
  ……行,你是受害者,就你有理。
  “那,你到底是气还是不气?”沈穆深的态度让齐悦捉摸不透。
  沈穆深微微扬眉。
  “齐悦你是不是电视机看多了?”
  齐悦疑惑不解的的问“为什么这么说?”
  沈穆深伸出手,点了点桌面,看着齐悦,“水呢?”
  齐悦无奈的看了眼他,“我现在希望你把我当成矫情的孕妇。”
  沈穆深对着其余微微一笑,“如你所言,孕妇没那么矫情。”
  果然是个魔鬼。
  齐悦拿沈穆深没辙,只好起身倒了一杯温水过来,放到他的面前,想起他大冬天喝冰水的习惯,提醒了一声“冬天喝冰水,对身体不好。”
  沈穆深抬眼看了齐悦一眼。
  “我只有在特殊情况的时候才会去自虐。”嗓音略沉,且话中有话。
  齐悦也没有去猜测他话里话的意思,坐回了原来的位置,看着沈穆深喝了一口水,迫不及待的问“快告诉我。”
  放下杯子,沈穆深“呵”了一声。
  “你还以为你是豪门遗失多年的千金,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一个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人,是真的还是假的,对我有什么影响?”
  沈穆深的举例,让齐悦略微抽了抽嘴角。
  “下次可以不要用这种不恰当的关系来形容吗,你知道的,这种形容放在我们身上,有那么点的……那个。”齐悦难以启齿。
  沈穆深似乎低笑了一声,徐徐的吐出了“乱。伦”这两个字,替齐悦没有说出来的那个词语。
  齐悦瞪了一眼他。
  沈穆深真的没有“羞耻心”这个东西,就上次看古装电视剧来说,如果真有了儿童不宜的镜头,他绝对还能和她一本正经的评论别人这个尺度的问题。
  沈穆深回到正经事上,继续说“你假冒老爷子故友的孙女住到沈家来,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直接、间接性的影响,我的利益更不会因为你的假冒而产生任何的损失,同时,除了老爷子外,沈家中,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在意你到底是不是老爷子故友的孙女。”
  齐悦默默听着沈穆深的分析,听到最后也觉得沈穆深说得对,她也不是什么至关重要的人,对于沈家的人来说,不会去在意她是真的还是假的。
  但这其中并不包括沈老爷子。
  “我的事情,是不是应该直接和老爷子直接说清楚比较好?”虽然沈家其他人不会在意她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他们可能会利用她的身份来给沈穆深穿小鞋。
  沈穆深略微怀疑的看了一眼齐悦:“当初隐瞒的是你,为什么不一直隐瞒下去,突然醒悟了?”
  齐悦摇头:“怕纸包不住火,死得更惨。”
  “有这种觉悟的人一般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
  齐悦不怕沈穆深探究出什么,毕竟她也是如假包换的齐悦。
  “可能有一段时期我是比较愚蠢。”
  沈穆深点头:“不错的觉悟。”
  “那我是该说了?”齐悦问。
  沈穆深扫了一眼齐悦小客厅中的开放式小厨房,微微一笑“听说你请了阿姨做饭?”
  沈穆深这个听说,当然是从宋秘书这个包打听那听来的。
  齐悦皱眉,不解“为什么突然说到了这个?”
  话题转得让人猝不及防。
  “我是个挑剔的人。”
  齐悦点头,赞同的回“这个我知道,但这和要不要告诉老爷子有什么关系?”
  “以后,早餐晚餐我会到你这解决。”
  ……这么理所当然的语气,她欠他什么了?
  齐悦脸上露出了拒绝的神色,正要委婉拒绝的时候,只听到沈穆深不疾不徐的继续说“当然,这是我替你解决所有事情的报酬。”
  被他这么一说,还真觉得是欠了他的。
  不就是早餐和晚餐么,又不是她做,反正多做一个人的和少做一个人的,都是一样的钱,只不过是多给一些卖菜钱而已
  没有了无油烟厨房之后,齐悦最近这段时间是真的沾不得厨房,所以就问了房东,房东给她介绍了同一栋楼的刘阿姨,刘阿姨在帮女儿带孩子,也想赚一点外快,所以很有意愿。
  一日餐,中午和晚上的,菜钱除外,一个月给一千二,对于一天只需要做两个小时的刘阿姨来说,非常的轻松,同时这也是一笔非常不错的收入。
  “好,成交。”
  沈穆深嘴角微微的勾起,似乎达成了某种目的一样,心情颇为愉悦,只不过齐悦并没有太过留意。
  至于是什么样的对策,沈穆深只是说,让齐悦该如何就如何,不用特意去解释,也不用担心她的事情被爆出来之后会如何,只是肯定的说“天塌不下来,塌下来还有我顶着。”
  嘴角噙着笑,语气非常的认真。
  齐悦微微一怔,心头微热。
  沈穆深人狠话还狠,但真的有让人能安心的能力。
  ……………………
  第二天一早,沈穆深七点准时敲了齐悦的家门,提醒齐悦该履行昨晚的诺言了。
  除了中午和晚上那两顿,齐悦没有让刘阿姨一早过来做早餐,而是自己来做,早餐都是五谷杂粮煲的粥,每天换一下,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提前放到锅里,然后预约,第二天一早醒来就可以喝了。
  因为要准备沈穆深的份,所以齐悦特意煲了小米薏仁粥,但显然这位挑剔的沈先生并不是很喜欢。
  坐在餐桌前的沈穆深,看着面前碗中盛放的粥,呈黄色的粥,眉头紧蹙。
  看了小半会之后,抬头看向齐悦,露出了怀疑之色,“这种看起来让我没有食欲的颜色,你觉得味道会好?”
  语气中的嫌弃倒是一点也不施加掩饰。
  齐悦真想怼他一句爱喝不喝,但忍住住了?
  “我没有放糖,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